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在撒但施行詭計時你是怎麼追求真理為神站住見證的(有聲讀物)

35

伊 諾

神話說:「彼得在我面前盡忠多少年,不曾發過怨言,不曾有過埋怨的心,就是約伯也不及他,而且歷代聖徒都遠遠落後於他,他不僅追求認識我,而且是在撒但施行詭計之時來認識我。這樣,導致多少年的事奉都是合我心意的,因而不曾被撒但利用。他吸取約伯的信心,但看清了他的短處,約伯信心雖大,但在靈界的事他缺乏認識,所以說出了許多不合實際的話,說明他的認識仍然是膚淺,仍然是不能達到完美。所以彼得一直注重摸靈中感覺,一直注重觀察靈界動態,所以不僅我的心意他能略有體察,而且撒但的詭計他也略知一二,從而是歷代以來最有認識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八篇說話》)從神的話中看到,彼得之所以能在各種試煉中不發怨言,為神站住見證,是因為他在經歷中注重尋求摸神的心意,在撒但施行詭計時追求認識神,因而才不被撒但利用。從彼得的經歷中我明白了信神靈裡得細嫩、敏銳,得注重在現實生活中反省自己每天的心思意念、敗壞流露,分辨哪些是出於聖靈作工的,哪些是出於撒但作工的。對攪擾破壞人與神的正常關係,讓人軟弱、消極、下沉的各種反面事物及撒但的詭計得會分辨,還得尋求真理解決,這樣才不會陷入撒但的試探中被撒但利用。同時我也認識到,人沒有真理隨時隨地就會中撒但的詭計,甚至收留一個不對的意念,就會失去與神的正常關係,不但自己的生命受虧損,還會耽誤盡本分,甚至打岔神家工作。真理是撒但詭計的唯一剋星,只有憑真理對待周圍的人事物才能蒙神保守,不誤入撒但的試探。

前段時間,我們負責的工作中存在一些偏差,我就和姊妹們一起商量解決這些問題。那天晚上,我們互相探討,每個人都暢所欲言,交通自己的解決方案。當我說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議時,有的姊妹指出我的建議有不合適的地方。剛開始我還能順服下來,知道這個環境是神擺設的,發現自己的缺少趕緊尋求進入,但姊妹們都紛紛說這裡不合適,那裡不合適時,我的心就像針扎一樣難受,覺得自己素質太差了,什麼問題也看不透。唉!我這不是個累贅嗎?不但幫不上忙,還耽誤事,姊妹們肯定也看不起我。那幾天,我在本分上不斷地出現問題,這讓我感到特別蒙羞、痛苦,心想:「我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顯明,怎麼還總是出問題呀?姊妹們都比我強,就我最差,再怎麼夠也夠不上,我永遠是在犄角旮旯裡呆著的人。就我這樣的人還有什麼資格在這兒盡本分呢?我看自己從盡本分到現在也沒什麼長進,我不能在這兒佔個位置了,還是趁早回家吧……」那段時間,我總是否認自己、定規自己,認為自己不行,活在了消極被動的情形裡。之後,我盡本分也處處受轄制,對本分中存在的問題即使有觀點、看法也不想說。一天,我的工作又被檢查出有問題,我看了看,覺得這不算什麼問題吧,但轉念一想:「姊妹在看問題方面比我看得透,我素質差發現不了問題,她的建議肯定是對的,我還是趕緊接受過來吧。」當時我想都沒想,就按著姊妹的建議對有問題的地方處理了一下,可沒想到第二天,姊妹卻跟我說她過後又仔細衡量了一下,那個地方沒問題,不需要處理了。聽她這樣說的時候,我感到特別意外,想到那天姊妹讓我看信件時我也覺得那個地方沒什麼問題,可我為什麼不敢發表自己的觀點呢?這段時間我的情形到底是怎麼了?盡本分總不得釋放,總有種受轄制的感覺,與神的關係也越來越不正常,心裡也摸不著神了,我感到挺迷茫的。這時一個姊妹提醒我,說我總定規自己素質差,情形不對了。過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人裡面有一種不好的情形,低沉,消極,軟弱,或者脆弱,或者窩囊,或者總有一些卑鄙存心,或者總是被臉面、私慾、利益這些東西困擾,或者認為個人素質差,有一些消極情形,總被這些困擾,你活在這些困擾的情形裡,你很難獲得聖靈作工;很難獲得聖靈作工,你裡面積極的東西就很少;積極的東西很少,你就很難得著真理。人總憑意志克制,克制來克制去,那些消極的情形、反面的情形擺脫不了。擺脫不了一方面有人的原因,人找不著適合自己實行的路途。另一方面,也是一個要方面,就是人總陷在這些消極、下沉、墮落的情形裡,聖靈不作工,就是偶爾給你一個開啟,但是不大作工,所以人做什麼事就很吃力,看什麼事就很不容易看明白,很難得著開啟光照,很難有亮光;因為你裡面消極的東西、反面的東西、下沉的東西太多了,把你佔滿了。所以說,人得不著聖靈的開啟、得不著聖靈作工就不能從這些情形裡走出來,你這個消極情形沒法轉變,聖靈不作工,你找不著路途。由於這兩方面原因,你很難進入積極的、正常的情形裡。」(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人如果落在撒但的權勢之下,裡面對神就沒有愛心,以前的異象、以前的愛心、以前的心志都消失了。以前總覺得為神受苦是應該的,現在總覺得為神受苦是個恥辱,而且生發不少怨言,這就屬於撒但作工,是人落在撒但權下的表現……」(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人若沒有信心與神配合,將會有被撒但擄去的危險,這是實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五篇說話的揭示》)對照神的話我才意識到,最近我一直活在了定規自己的情形裡,總覺得自己素質差,不適合盡這個本分,就認為神要顯明、淘汰我,連與神配合的心志都沒有了。我越認為自己素質差,工作中存在的問題越是看不出來,盡本分也越來越吃力,就形成了惡性循環。我還把聖靈在我身上作工達到的果效完全否掉,認為自己一無是處,活在了對神的誤解、埋怨中破罐子破摔。藉著反省,我才意識到這些消極、黑暗的東西佔有了我,導致聖靈沒有機會在我身上作工了,尤其看到神說「很難得著開啟光照,很難有亮光」這些話,我才意識到自己的情形已經到了這麼危險的地步,我早已中了撒但的詭計,落入撒但權下了。

如何分辨撒但的詭計

後來,我又反省:為什麼自己的情形變得如此消極?為什麼臨到事還能中撒但的詭計呢?我想起講道交通中說:「人的小信,人能聽信魔鬼撒但的,這是人類的悲哀呀!亞當、夏娃在伊甸園裡本來挺幸福的,順服了神聽見神的聲音,後來因為什麼犯了罪呀?就是神跟他們說完話之後,偏偏就來個撒但,說了幾句試探的話,他們就矇了,就栽那兒了;栽那兒以後呢,一下子與神斷絕了,神再不跟他們說話了,向他們掩面了。這是不是人類的悲哀呀?(是。)」(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三十輯》)從交通中看到,人順服神、聽神的話,才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中,活得幸福快樂,但因為人沒有真理,沒有分辨,當撒但來試探、引誘人的時候,人識不破撒但的詭計,聽了撒但的話背叛了神,人就失去了神的保守,活在了黑暗之中。想到這一段時間,我就是因著不明白真理,不憑神的話看事,對撒但的詭計不會分辨,一直認為自己素質差,不適合盡现在的本分,認為有素質、有特長的人才能盡好這個本分,活在觀念想像中中了撒但的詭計。

後來,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說:「得著真理跟一個人的素質、文化、出生背景、年齡大小、家庭環境,跟一個人的特長,跟一個人所掌握的技術,跟一個人的長相有沒有關係?跟這些是不是統統沒有關係?基本上沒有關係。有些人素質差,但他實在,做事總是踏踏實實,人看他做事挺笨,但是他做事卻出了個訣竅,做出來成果還不錯。大夥都想不到,覺得不可思議,他這個人素質挺差,怎麼能做出這樣的成果呢?有的人就嫉妒,嫉妒管用嗎?不管用。這事誰說了算啊?這一切都在神手中,你得看清這一點,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你得相信這個。神賜給人恩典,讓人明白真理,不看一個人長相如何,會不會打扮,會不會說話,文化高低,素質好不好。有的人說:我這個人拙口笨舌的,看人家那嘴多靈巧,像鴿子。我這人長得這麼難看,個頭兒也不高,這不完了嗎?這種思想怎麼樣?具備這種觀點的人裡面的情形怎麼樣?是不是對神有誤解?是不是不明白神的心意啊?具備這樣觀點的人是悖逆,不明白神的心意。他認為神成全或者拯救、開啟、引導的人都是長得好的,能說會道的,文化知識高的,那都是才子啊,是那些會寫會畫、會唱會跳的人。這是不是對神的誣衊?太不理解神的心了!人總說神是公義,神察看人心肺腑,但是一臨到事就誤解神。現在明白點了嗎?神看人的什麼?神看人的心。人所表現出來的都是受人的心支配的,你的心誠實,你就有好的人性,你就能夠逐漸明白真理,在一定程度上明白真理,達到滿足神的要求,能夠體貼神的心意。你的心太詭詐,封閉,剛硬,自私自利,沒有好的人性,這樣的人怎麼樣?在觀念裡想像神這麼作那麼作,臨到事的時候就誤解神,總也不理解神的心意,那他能得著真理嗎?(得不著真理。)到最終得不著真理是怨自己還是怨他人,還是埋怨神說神不公平?(怨自己。)」(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從神的話中我才明白,人能明白真理盡好本分完全是靠聖靈作工,是神的恩待,而不是憑人自己的素質、恩賜、特長能達到的。神是公義的,神看的是人的內心,而不是人的外表,只要人追求真理,喜愛真理,哪怕人拙口笨舌,神也不偏待人,還照樣開啟帶領人。而在我的觀念中一直認為神就喜歡那些有恩賜、有特長、有素質、有文化的人,這些人才是能蒙拯救的對象,像我這樣素質差的,又沒什麼特長、沒什麼文化,就算能盡點本分也沒啥培養價值,神也不會喜歡的,最後可能也就是個效力的。通過讀神的話我才明白,原來這都是我偏謬的領受,我是在誤解神,更是在污衊神,這些想法根本不符合神心意。其實想想,神家也有很多有素質、有特長、有文化的人,但有些人因著本性不喜愛真理,絲毫不追求真理,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憑自己的素質、恩賜作工,一個勁兒地追求名利地位,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把人都帶到他自己面前,這些人因著走的道路不對不都被神顯明淘汰了嗎?而身邊有些弟兄姊妹雖然文化素質一般,但能真心地依靠神、仰望神,盡本分腳踏實地,獲得了聖靈的開啟帶領,最後本分也達到了好的果效。從這些事實中看到神是公義的,神不看人素質好孬,而是看人追不追求真理,臨到事能不能實行真理,有沒有依靠神、仰望神的心,因為人憑素質能做的都是有限的,只有依靠神獲得聖靈作工才能盡好本分。可我的看事觀點跟神的話一點也不相合,我注重素質、崇拜素質,還想憑著素質盡本分,當看到自己素質不如別人,語言表達能力差時,就認為自己盡不了這個本分。現在想想,我活在消極的情形裡,讓撒但鑽了空子,中了撒但的詭計,不都是因著自己的錯誤觀點導致的嗎?我盡本分不依靠神而是憑素質,那我不是在偏行己路嗎?這樣下去不就是失敗嗎?

依靠神識破撒但詭計

我又看到神話說:「人的肉體敗壞最深,成了抵擋神的東西,甚至公開抵擋否認神的存在,敗壞的肉體簡直是頑固不化,肉體的敗壞性情是最不好對付、最不容易改變的。撒但來在人的肉體中攪擾,利用人的肉體來攪擾神的工作,破壞神的計劃,從而人也就成了撒但,成了神的仇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結合神的話反省自己為什麼會中撒但的詭計,主要原因是我身上還有各種撒但的敗壞性情,撒但利用這些敗壞性情來苦害我,讓我處處中它的詭計。因著我本性爭強好勝,追求出人頭地,當看到自己盡的本分中存在許多問題,比其他姊妹都差,自己的名利地位心得不到滿足時,就開始消極、軟弱,後退;自己本性又特別詭詐,當聽到姊妹嘆氣時,我便猜疑她們是看不起我、嫌棄我,我就更感到自卑,盡本分也處處受轄制;當看到自己盡本分總出錯時,又受前途命運、得福存心的轄制,認為自己什麼也做不了,到最後也是被淘汰的對象,因此誤解神,活在消極軟弱的情形裡破罐子破摔。也看到撒但特別邪惡、卑鄙,它知道我的致命處是名利、地位,就利用我的軟弱點來攻擊、試探我,想方設法破壞我和神之間的正常關係,讓我一步步中它的詭計,活在對神的誤解中自暴自棄,讓我失去聖靈作工,失去追求真理的心志,把我拉入地獄,這就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就像神話所揭示的:「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與它一同行惡,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平時你們常常說撒但多麼邪惡、多麼壞,你們看見了嗎?人只看見人多壞了,沒看見真的實實際際的撒但多壞……撒但與神爭戰,尾隨神後,它的目的就是想拆毀所有神要作的工作,佔有、控制神要得著的人,它想把神要得的人全部滅了,如果不滅的話,歸它所有,被它所用,這就是它的目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在這個過程中,我也看到自己的名利地位心太重,在盡本分中追求出人頭地,高居人上,想得到人的高看,就因自己有這些敗壞性情,所以才會常常隨從撒但,被撒但利用。看到自己無論是積極也好,消極也好,都是在追求名利地位,都想在人群中成為佼佼者,我做事的存心、出發點已經錯了,當我得不到這些時,就會軟弱、消極。在經歷中我體會到,不追求真理,總是追求名利地位,就會被撒但利用,一旦得不到名利地位時就會抵擋神,甚至公開與神較量,最終受到神的懲罰。看到追求名利地位就是一顆定時炸彈,隨時就能把人帶向死亡。藉著這次的經歷,我真實地看透了撒但的邪惡、卑鄙,也讓我看到了靈界爭戰的激烈,我們臨到的每一件事在外表看好像是人與人接觸,或自己在思想、考慮一件事情,但我們說的話、心思意念裡很可能帶有撒但的詭計,而神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要我們的見證,我們要是能尋求真理識破撒但的詭計,實行真理滿足神,撒但就會蒙羞失敗,要是我們中了撒但的詭計,就會成為撒但的笑料,落入撒但的網羅裡。

實行真理滿足神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在痛苦的熬煉之中,人最容易落在撒但的權勢之下,在這時的熬煉中你該怎樣愛神?激起你的心志,使你一顆心擺在神面前,把最後的光陰都獻給神,不管神怎麼熬煉,你還能實行真理來滿足神的心意,能主動尋求神,主動尋求交通。在這時你越被動就越容易消極,越容易退後。需要盡功用的時候,雖然你盡不好,但你盡上你的全力了,你只憑著愛神的心去做,不管別人怎麼說,或說你做得好或說你做得不好,但總的來說你存心對,你也不自是,因你是為著神。在別人誤解你的時候,你能禱告神:神哪!我不求人能寬容我,也不求人能原諒我,我只求心裡能愛你,心裡踏實,良心得平安,不求別人誇我、高抬我,我只追求從心裡滿足你,我盡這功用是盡上我的所能了,雖然我愚昧、素質差、瞎眼,但是我知道你可愛,我願意把自己的所有都獻給你。這樣一禱告,你愛神的心就出來了,心裡就踏實多了,這也叫實行愛神。在經歷當中,有兩次失敗,有一次成功,或者有五次失敗,有兩次是成功的,這樣經歷經歷,在失敗之中才能看見神的可愛,發現自己的不足,當你再遇到這些事時就當謹慎自己,約束自己的腳步,加緊禱告,你對這些事逐漸能勝過去了,這就是禱告達到果效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看了這段神的話,我心裡特別受感動,看到神實實際際地在給我指明道路,我不願再去和人比、和人爭了,也不願再追求得到人的高看、滿意了,只願把自己放在一個最小的位置上,默默無聞地盡好本分。雖然我身量小、素質也差,在本分中還有很多偏差和失誤,但是我願意活在神面前,接受神的鑒察,不再注重別人怎麼看自己,用心盡好自己的本分滿足神。至於在本分中有什麼問題或偏差,我願意去改进,盡上自己的全力。後來,在盡本分時我就注重解決自己的痞性與應付糊弄,注重在本分上用心、求真,做每一樣事,我會審查自己的存心對不對,也會反覆地查看是否還存在問題,當遇到看不透的問題時,就跟神禱告尋求,找相關的原則對照,或者找弟兄姊妹共同交通。當我這樣實行時,心裡感到特別踏實,而且藉著禱告不知不覺和神的關係近了一些,我在盡本分中依靠神、仰望神的成分多了,本分也有了明顯果效。看到了神的帶領,我心裡特別高興,認識到神並不是只要事物的結果,也不看人能作多少工作,工作中有沒有偏差、漏洞,神最終要作成的也不是一個專業技術特別精湛、優秀、有特長的人才,而是希望我們在盡本分時能追求真理,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在凡事上依靠神、仰望神,獲得聖靈的作工。當我們往這個方向與神配合時,神就會開啟帶領,我們在本分中的難處、問題也會得到解決。正如神話說:「你得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人只是配合,人如果有真心,神會看到,神會為你開闢一切出路,什麼難處都不是難處,得有這個信心。所以說你們沒必要有什麼顧慮,你只要盡上你的全力,盡上你的心,神不會給你出難題的,不會趕鴨子上架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最重要的是生命進入》)

另外,通過這次的經歷,也扭轉了我錯謬的觀點。以往我在盡本分時害怕出錯,怕自己臉上沒光,不被人高看,有時一出錯,就認為神要顯明我。後來才認識到是自己不務正業,把臉面地位看得比什麼都重要。其實,神擺設這樣的環境顯明我,也是對我的保守,藉著發現自己的缺少、不足,我才會踏實下來,不再張狂、故步自封。以往盡本分時,因著我看稿件比弟兄姊妹發現的問題多,盡本分有些果效,不由得就狂妄自大、沾沾自喜,看不上弟兄姊妹,而今天神顯明我的缺少,是為了促使我進入更多的真理實際,這裡有神的良苦用心,是神對我的拯救啊!上面的交通中說:「要想盡好本分,人老得學,幹到老學到老,不學新東西不行,不學就要落後啊!總學新東西,就能進步,就能做點實事,做點成功的事;總也不學東西,故步自封,還總覺得自己什麼都行,覺得自己是音樂家,是奇才,其實什麼都不是,什麼成品也做不出來,還一個勁兒覺得自己挺有能耐,這不是坑人嗎?學點真東西,學點真本事,能做點實事,這個有意義,這個實際啊!」(摘自上面的交通《要盡好本分就得不斷進取》)神的心意就是讓我不要滿足現狀,得不斷進取,能吸取弟兄姊妹的長處補足自己的缺少,每天學點真東西,往忠心盡本分上夠。這時,我才認識到神藉著這樣的環境使我明白真理,既對撒但的卑鄙、邪惡有了真實的分辨,又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有了一些認識,還對神的心意及實行的路途有所明白,真是看到「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啊!我願意在以後的經歷中注重抓自己的敗壞流露、心思意念,在撒但施行詭計時,注重追求真理、認識神,能更多地憑神的話活著,盡好本分滿足神。

感謝您的聆聽,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掙脫錢財的枷鎖,我自由了
是神的作工使我活出了人樣
在審判中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