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福夢醒了

2024年05月23日

中國黑龍江 安静

1994年,我母親信了主耶穌,三個月後母親嚴重的冠心病好了,這讓我看到了神的大能和祝福,覺得只要好好信神神就會保守我們一家人平平安安、没病没灾的。就這樣,我隨母親一起信了主。從那之後,我積極參加聚會,做生意的時候也看到了主的祝福,我心裏特别地感恩。

2002年6月1日,我聽到了主耶穌再來的福音,知道了神這次重返肉身作最後一次拯救人的工作,我覺得自己太有福了,我得把握住這最後的機會好好盡本分。11月份,我就放下木材生意全時間投入到了盡本分當中,我心想只要我好好信神,為神跑路花費,神會祝福我一切平安順利的,因此我樂此不疲、起早貪黑地在教會裏忙碌着。2012年,我把兒子也帶到了神家,之後兒子和我一起在教會盡上了本分。我心想這些年我和兒子撇下一切全時間為神花費,肯定能得到神保守和祝福。可正當我為得着更大的福氣而熱心花費時,一件突如其來的事打破了我的得福夢。

2020年10月17日晚上六點多鐘,我接到兒子的電話,兒子聲音低沉地説:「媽,我生病了,你快來吧!」當時我還不太相信,我説:「中午見你還好好的,這才幾個小時,咋就生病了呢?」兒子急切地説:「媽,我病得挺嚴重,你趕緊過來吧!」我趕緊打車到了兒子那兒。一進屋,兒子就説:「媽,我站不起來了,我的下半身一點兒知覺都没有了。」我看到不能動彈的兒子,一下子矇了。一旁的小弟兄連忙説:「趕緊去醫院吧!」我這才回過神兒來,和小弟兄架着兒子準備下樓,可兒子的腿就像麵條一樣軟,一步也挪不動,没辦法只好叫來120去了醫院。大夫説:「這症狀好像是『格林-巴利綜合征』,但這種病不好治,前段時間我們本院一個護士得的就是這個病,花了六七萬也没治好,還是死了。」聽到這話簡直是晴天霹靂,我腿一下子就軟了,心裏也特别緊張,「兒子咋突然得了這要命的病呢?我和兒子離開家到這兒來盡本分,怎麽會臨到這事呢?神咋就没保守我們呢?」我不敢相信這個事實。醫生讓我們趕快去省城醫院,到那兒治愈的希望大一些,我心裏燃起了一綫希望。可回到病房後看到兒子躺在那兒,我心又揪起來了,現在手裏就兩萬,也不够治病啊!我不禁又有些埋怨:「我離家盡本分這麽多年了,教會安排我啥本分我從來没有説個『不』字,自己這樣付出花費,神怎麽還讓我兒子臨到這事呢?」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腦袋不停地在想:「神不會讓我兒子死吧?没準是神在試煉我,檢驗我們的信心呢,或許天一亮兒子就好了。」就這樣思來想去熬到了第二天,我簡單交接完本分就把兒子送到了省城醫院。值班的醫生查看了我兒子的病情後對我説:「從表面症狀上看好像是『格林巴利』,但得等到明天確診後才能針對性用藥,今晚你要特别注意,如果他一口氣上不來就容易過去。」聽後我傻眼了,我兒子真就難逃一死了嗎?我真害怕這一晚孩子都挺不過去。我越想越害怕,就趕緊向神默默地禱告:「神哪!求你救救我兒子,你是全能的,你要是搭手的話他就不會死。神哪,我不求别的,只求你保守他能活下來……」禱告後,我心裏能稍稍平静一些。那一夜我不停地禱告神,眼睛一直盯着兒子,只要聽到他喘粗氣了,我就趕緊喊他醒過來,怕他憋過去。第三天早上,我兒子被確診是急性横貫脊髓炎。主任説:「這病不死也很容易成高位截癱或植物人。」聽了大夫的話,我都要崩潰了,心想:「成癱子或植物人,我兒子後半生不就完了嗎?」這時主治醫生告訴我,用激素藥會有很多風險,讓我在風險通知書上簽字。當時我感覺我的手都在抖,「簽吧,害怕用藥後留下後遺症,兒子的後半生就完了;不簽吧,就等于放弃治療等死了」,我有些猶豫。這時,我腦海中想到「神是全能的,任何事都在神的手中,何况我兒子的病了,我還是安静下來把這一切都交托給神吧」,我就把字簽了。用上激素後,第二天我兒子的腿脚就有點知覺了,第三天腿就能稍微動一點了,我特别地激動,心裏不住地感謝神。可讓我没想到的是,第四天的早晨,我把手機遞給兒子,他的手突然無力,手機「咣噹」掉床上了。看到這一幕,我一愣:「這是咋的啦?怎麽突然就嚴重了呢?」我趕忙喊醫生,醫生説:「這種病毒侵入到哪兒哪兒就癱,現在已經侵入到上肢了,再往上一點就侵入到腦袋了,照這樣下去很可能成植物人,你可得有心理準備啊!」聽到這話我腦子「轟」了一下,心想:成植物人那不就完了嗎?我心裏特别地害怕,就趕緊向神默默地禱告:「神哪,我兒子還這麽年輕,這些年一直在教會盡本分,願你保守他,我把兒子交給你了,死活都是你説了算。」

後來,兒子脱離了生命危險,同時也控制住了病毒侵入大腦。這時我看到了希望,流着泪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就這樣維持了半個月,醫生建議我們接下來去康復醫院恢復身體機能。到了康復醫院,醫生説:「這病康復的最佳時間就是前三個月,看你兒子病的程度站起來的機率不大。要是這三個月站不起來,以後就永遠站不起來了。」一天,我陪兒子做完項目,看着兒子癱痪躺在床上滿臉愁容,我心裏更是難受,心想:「我滿心歡喜地信神,只希望神能保守我和兒子平平安安的,没想到兒子突然倒下了,不能動了,能不能站起來還不好説呢,這可啥時候是個頭啊?」我想起一個姊妹提醒我的話,「你兒子突然臨到這麽重的病不是偶然的,有時神就是藉着一個環境來潔净我們裏面的敗壞性情」,我就琢磨:神的心意到底是什麽呢?我打開手機看到一段神的話:「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着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别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并不求來世得着什麽。當我將憤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踪影了。所以,我説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論到「信」,你怎麽認識》神話語的字字句句都敲打着我的心,神揭示人信神的觀點不正,都有自己的存心和目的,就是為了從神得恩典、得好處,向神索取、向神討求。想想自己正是這樣的人,當初就是看到我媽信主之後嚴重的冠心病好了,我親眼看到神的祝福,這才信神為神撇弃花費,也想讓神保守我一切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不管是有病有灾還是遇到什麽難事我都向神求救,我把神當成了避難所。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我就更願意為神跑路花費,覺得自己這樣追求一定會得到神更大的祝福。可當看到兒子得重病面臨癱痪甚至死亡時我就接受不了,就埋怨神,跟神講理翻舊賬,數算自己以往的付出花費,并以此為資本來要求神為我兒子治病,還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我就像宗教人一樣,把自己當成是神手中的小寶寶,把神當成了有求必應的只是賜給人恩典祝福的神,只要我向神提出要求神都會滿足我。我雖然跟隨全能神了,但我這樣的信法不還是跟宗教人一樣嗎?就像恩典時代主耶穌用五餅二魚喂飽那五千人,這些人只想從神得到好處,他們不認識神,對神發表的真理、神的作工從來不感興趣,神對這些人也不搭理,只是滿足他們的肉體需求,不在他們身上作任何的拯救工作。末世神作的不是醫病趕鬼的工作,而是發表真理來審判人、潔净人,使人脱去敗壞達到蒙神拯救。可我信神多年都是為了得福得利,這樣的追求與神的作工背道而馳,怎麽能達到蒙拯救呢?我也明白了,孩子臨到病痛有神的許可,有我該尋求進入的真理,可我對神的作工不認識,不尋求神的心意得真理,只想讓神保守祝福我兒子的病盡快好起來,我和宗教裏那些求餅得飽的人一樣,實質就是不信派呀!我不能再無理智地向神提要求了,不管以後孩子的病情發展到什麽程度,我都願意順服下來去經歷神的作工。

接下來,兒子每天都要做六個項目的康復訓練,每做完一個項目都累得大汗淋漓。大概半個月左右,兒子的上肢下肢都有點知覺了,我彷佛看到了希望,天天盼着奇迹出現,盼着哪一天兒子能站起來。可事實不是我想象的那樣。

一天,我陪兒子做項目,兒子就拉褲子裏了。當時看到這場面,我心裏特别難受:「兒子雖然脱離生命危險了,但是每天提着尿袋,帶着尿不濕,這樣活着太痛苦了!我兒子才三十多歲,還這麽年輕,以後的日子可怎麽過呀?」我的心又有一些消沉,我就來到神的面前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哪!我兒子要是生活不能自理,以後的日子可咋過呀?神哪,我相信你的大能,如果我兒子能重新站起來,我一定會更加努力好好盡本分。」我意識到自己這樣禱告不合神心意,我也反省自己,我都説了願意順服神的擺布安排,怎麽又向神提要求了呢?這時,我想起神的話:「你們很想討得神的喜悦,而你們自己却離神很遠,這是怎麽回事?你們只接受他的説話,却并不接受他的對付修理,更不能接受他的每一樣安排,更不能完全相信他,這又是怎麽回事?説到底,你們的信都是一個空鷄蛋殻,永遠都不可能有小鷄出現的。因為你們的信没有給你們帶來真理、得來生命,而是給你們帶來了一種夢幻一樣的寄托與希望。你們信神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個寄托與希望,而不是為了真理與生命,所以我説,你們信神的過程無非就是低三下四、不知廉耻地討好神的過程而已,根本談不上什麽真信,這樣的信怎麽會有小鷄出現呢?也就是説,這樣的信怎麽會有成果呢?你們信神的目的就是在利用神達到你們的目的,這不更是觸犯神性情的事實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讀完神的話,我感覺臉上火辣辣的,這話就好像神在當面審判我一樣。回想大夫説兒子這病治好的機率不大,我就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神的身上,説好聽的話討好神、溜鬚神。當神保守我兒子脱離生命危險了,我滿心歡喜地感謝神;兒子的命保住了,又面臨癱痪成植物人,我又要求神保守我兒子别成植物人,甚至還得寸進尺地要求神,只要讓我兒子能生活自理,我一定會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看到自己不知廉耻地討好神都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我真是太卑鄙了!我把神想成和敗壞的人一樣也喜歡聽討好的話,只要我説點好話,神高興了就能給我好處,就能醫治好我兒子的病。神是聖潔、信實的,神要的是人能用心靈和誠實來敬拜神,能有一顆真心來對待神,可我為了個人的目的恭維神、討好神,這是讓神厭憎的呀!這時我體會到了神的良苦用心,如果神不擺設這樣的環境,我永遠認識不到自己信神多年就是為了追求平安祝福,這樣信神一輩子也得不着真理生命,這樣的環境對我是極大的拯救和憐憫。認識到這兒,我流下虧欠自責的泪水,懊悔自己太悖逆神,討好神、利用神,不把神當神對待,但神没有按我的所做所行來對待我,還用話語來帶領我明白神的心意,此時我更愧對神對我的愛和拯救。我向神默默地禱告:「神哪,無論我兒子以後能不能生活自理,我都願意順服下來,從中尋求真理經歷你的説話作工,在這個環境中學功課。」

一天,我陪兒子做完項目,不自覺地開始回憶起信主以來的一幕幕:從我媽嚴重的冠心病好了我就向主要祝福,做生意的時候也希望主保守我生意順利,接受神的這步工作後我有點撇弃花費還是為了向神索要恩典祝福。這時,我想起一段神的話:「人的性情已惡毒到極處,人的理智已麻木到極處,人的良心已經全部被那惡者踐踏,早已不是原來的良心了。人不僅不能感謝道成肉身的神賜給人類如此多的生命、如此多的恩典,反而因着神賜給人的真理而對神産生厭憎,因着人對真理并不感興趣,所以人對神也産生了厭憎之感。人不僅不能為道成肉身的神捨命,反而從他身上『擠油水』,向神索取高于人自己給神幾十倍的利息。如此的良心、如此的理智人還不以為然,還認為自己為神花費得太多,而神賜給他的太少。有的人給我一碗水便伸手索取兩碗牛奶的金幣,我在其室借宿一晚便索取超過這幾倍的住宿費,就你們這樣的人性、就你們這樣的良心還想得生命?真是卑鄙的小人!人這樣的人性、這樣的良心才導致道成肉身的神各處飄零,無有寄居之處。若真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别説道成肉身的神作了如此多的工作,就是他不作什麽工作人也該敬拜他,也該一心一意地事奉他,這是理智健全的人該做的,是人的本分。多數人事奉神還講條件,他不管是神還是人,他只管講自己的條件,只管追求滿足自己的欲望。你們給我做飯要手工費,給我跑路要跑路費,為我作工要作工費,給我洗衣要洗衣費,供應教會要補身體的營養費,説話的要説話費,發書的要發書費,寫字的要寫字費,甚至我對付過的人還衝我要補償費,打發回家的人還要名譽費,不結婚的人還衝我要嫁妝費、年輕費,殺鷄的要殺鷄費,炒菜的要炒菜費,燒湯的要燒湯費……這些就是你們高尚而又偉大的人性,是你們那温暖的良心支配你們做的事,你們的理智在哪裏?你們的人性在哪裏?告訴你們!若你們這樣下去我是不會再作工在你們中間的,我是不會對着一班衣冠禽獸作工作的,我是不會就這樣為着你們這樣一班人面獸心的人而受苦的,我是不會為着這樣一班毫無拯救餘地的畜生而忍耐的。我向你們背轉之日就是你們死亡之日,是黑暗臨到你們之日,是光明弃絶你們之日,告訴你們!我是不會向你們這樣一班連畜生都不如的人大發慈悲的,我説話作事有我的分寸,就你們如此的人性、就你們如此的良心我是不會作更多的工作的,因為你們太没有良心了,你們傷我心太多了,你們的卑鄙行為太讓我噁心了!如此没有人性的人、如此没有良心的人是永遠也没有蒙拯救的機會了,我是不會拯救這樣的狼心狗肺的人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以前看這段神的話我從來不跟自己對號,甚至看不起這些人,覺得信神還向神索取、跟神算賬那得多没人性啊!今天看到這話,我臉有些發燒,就像被打了一巴掌,特别蒙羞,我不就是這樣的人嗎?回想信神後我就認為神能保守我的一家人平平安安、没灾没禍,為了得到更大的祝福我撇下一切,無論盡什麽本分我都能甘心,我就認為我付出花費了神就應該給我恩典祝福。就如同在世上為自己買了一份保險,我拿出本金投保了,我的人身利益就有了保障,就該得到我應得的那份紅利。同樣的,只要我為神付出花費神就得滿足我的一切要求,我把盡受造之物的本分當成向神索取的資本,甚至要高出自己付出花費的幾十倍的祝福。就如我兒子有病了,我就盤算着這些年的付出花費,認為神一定會給兒子醫治的,又得寸進尺地要求神顯神迹讓兒子站起來,能生活自理。我認為只要我信神了神就得管我,就得滿足我的一切要求,否則神就不公義。我就這樣不知廉耻地要挾神,理直氣壯地向神索取,真是没有一點兒人性理智!我想到恩典時代的保羅,他傳福音受了許多苦,但他不追求真理、不追求性情變化,他把受苦付代價、勞苦作工當成進天國的條件、資本,向神索要公義的冠冕,説什麽「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摩太後書4:7-8),保羅認為神不給冠冕神就不公義,這是在公開與神叫囂,結果觸犯神的性情受到神的懲罰。想想自己所走的路不正是和保羅一樣的嗎?信神不追求真理、不追求性情變化,只追求從神得恩典祝福。看到自己多年的撇弃花費、勞苦作工,還有兒子信神之後捨弃青春、婚姻盡本分,就以這些為資本來要挾神,神没滿足我的欲望我就質問神,與神對抗叫囂,我真是太無耻了!越反省越覺得自己的表現已經觸犯神的性情,激起了神的怒氣,我感到害怕,如果我再不悔改肯定和保羅一樣遭神懲罰。我就趕緊向神禱告悔改:「神哪,這些年我没有用真心來敬拜你,一直把你當成利用的對象,讓你滿足我的得福欲望,我真是太卑鄙了!神哪!我願意向你悔改,不管我兒子是死是活,還是癱痪,我不再埋怨,我願順服你擺布的一切環境,做一個有理智、有人性的受造之物,來報答你的愛、安慰你的心!」

之後,我也跟兒子説:「咱把心態擺對,順其自然吧,不能要求神給咱醫治,咱倆就學順服的功課,就是癱了永遠站不起來了,咱也别説埋怨的話。」兒子説:「是,人什麽時候生、什麽時候死都在神的手中,神早都命定好了,我願意順服神!」從那之後,我和兒子就不再那麽痛苦了,我也不再要求神讓兒子的病快點好,就順其自然地經歷。没想到没多長時間我兒子的病一天天好轉了。有一天,我兒子和往常一樣坐着輪椅在走廊裏來回滑動着,當時我有點睏,就進屋休息一會兒。我剛躺下,就聽到走廊裏有人大聲喊着説:「快看哪,那個男孩站起來了!」我聽見喊聲推門一看,原來是我兒子站起來了,我就像做夢一樣,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我心裏不住地説:「神哪!我感謝你!我贊美你!我兒子能站起來,這是你的大能,是你的作為呀!」漸漸地,我兒子大小便也都有知覺了,還可以自己坐輪椅去衛生間。一天,一個病人的家屬羡慕地對我説:「我家孩子和你兒子是一樣的病,都花一百多萬了,到現在還没站起來呢!」我心想:「我兒子今天能站起來那是神的作為,只有神才有這樣的大能!」還有的人説:「你家孩子這病能恢復到這種程度是萬里挑一啊,你們真幸運!」我笑着點點頭,心裏不住地感謝神!幾天後,我們就辦理出院回家了。

我現在已經跟隨全能神21年了,回想起這一步步都是神帶我走過來的,只是自己太悖逆,總帶着附加條件來信神,就是為得恩典、得祝福,跟神搞交易,若不是神藉着兒子得病把我顯明,打破我的得福夢,我還認識不到自己信神的錯謬觀點,看到自己信神的目的太醜陋、太卑鄙了!經歷神這樣的作工,讓我感受到兒子的病對我和兒子都是一個極大的拯救,不僅恩典祝福是神的愛,疾病痛苦、刑罰審判、試煉熬煉更是神對我們真實的愛,都是為了潔净變化我,也讓我體嘗到了神公義美善的實質。現在我兒子身體恢復得很好,想想兒子是被醫生判過死刑的人了,現在不僅能生活自理,還能幫我幹點活兒,這是我都不敢想的事。看到萬事萬物都是神在主宰安排,人的生死大權都是在神的手中,是神在掌管着這一切。感謝神!

下一篇: 走出自卑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對顯露自己的反省

緬甸 歐琳 2020年8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聚會交通,我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後來在聚會的時候,組長問我一些問題我都能答上來,組長誇我領受好,我聽了很開心。當弟兄姊妹遇到問題時,組長就讓他們找我解决。時間一長,弟兄姊妹都知道了我的名…

家庭破裂的背後

中國江蘇 小秋2012年5月份,我和丈夫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那時候我們經常在一起讀神的話、唱詩贊美神,心裏感覺特别的充實、快樂。不久,我在教會盡上了本分,經常出去聚會、傳福音,丈夫也挺支持我的。後來,因着共産黨的逼迫,家人開始攔阻我信神。從那以後,我們家原本和睦、平静的生活就…

患難中如何堅守本分

中國安徽 吴凡 那是2022年的6月份,我得知有三十多個弟兄姊妹被警察抓捕了,其中還包括幾個帶領。很多弟兄姊妹和聚會的家都有隱患,神話語書籍也急需轉移,帶領就安排我和兩個姊妹去晨光教會作善後工作。我心想:「我以往被抓過,有案底,而且這些年共産黨從未停止對我的追捕,這要是作善後工作…

發表正確觀點為何這麽難

中國安徽 唐一凡 去年3月份,我在教會澆灌新人。剛開始跟大家一起交流、討論問題,我心態還好,能積極發表觀點,有時説錯了也能正確對待,覺得自己剛操練,看問題存在偏差也正常,過後總結扭轉就行。隨着盡本分的時間長了,我就開始考慮自己的臉面地位了,特别是跟大家一起討論問題需要發表觀點時,…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