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家人軟禁的日子

2022年08月15日

泰國 敬尋

我是2019年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的。通過讀神的話,我看到全能神揭開了神拯救人類三步作工的内幕,神道成肉身的奥秘,審判工作的意義,還有撒但是怎麽敗壞人,神是怎麽拯救人的,人怎樣才能達到潔净,有美好的歸宿,等等。這些話特别有權柄,是我從來都没聽過的,我感覺特别新鮮、實際,得供應,能解决我靈裏的乾渴。我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我特别激動,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能迎接到主耶穌的再來,我太幸運了。之後,我就常常參加聚會,傳福音,每天都過得很充實,有享受。但兩個月後,弟弟和弟媳知道了我信神的事,因我弟媳是中國人,在政府部門工作,所以我弟弟也跟她去了中國。弟弟就打電話駡我:「你信全能神,是被中國政府逼迫的,你信主耶穌我不反對,就是不能信全能神。你信的是一個人,不是神。」我一聽就知道弟弟説的是謡言,因為在尋求考察的過程中,我看到很多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受中共政府迫害的視頻,知道自古真道受逼迫,神來作工肯定要受到撒但勢力的逼迫,就像主耶穌來作工時一樣,也遭到了宗教界領袖與羅馬政權的瘋狂抵擋和迫害。我就對他説:「我信的是神,不是信人。神來到地上作工拯救人類,必須得道成肉身成為人子,我們才能靠近他。神既然成為人,肯定要有出生的家庭,有正常人的生活。全能神外表是一個普通的人,但他有神的靈内住,他的實質是神,全能神發表了許多真理,作了潔净拯救人類的工作,這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就如主耶穌外表看是一個普通的人,但他的實質是神,他能發表真理,能救贖人類,這也是普通人做不到的,你能説信主耶穌是信一個人嗎?你不懂就不要亂説,褻瀆聖靈的罪是今生來世不得赦免的。當初法利賽人就論斷主耶穌是靠鬼王趕鬼,褻瀆主耶穌,最終遭到了神的懲罰、咒詛。你不信我不勉强,我信神你也不要攔阻!」我的話他根本就聽不進去,我越反駁,他駡得越凶。看到弟弟被中共的謡言迷惑,毁謗褻瀆神,我對他很失望。第二天,弟媳也打電話勸我不要信了,還恐嚇我:「你信全能神在中國是違法,是要被槍斃的,你要在中國信神早就被抓了,中國政府對你們教會的人是發現一個抓一個,一個都不剩。」弟媳這樣説讓我更看到中共抵擋神、迫害基督徒的事實真相,也理解中國弟兄姊妹信神的艱難處境。同時,我也感到奇怪,以前我信主八年,家人從來不干涉我,為什麽我一信全能神,他們個個都要逼迫我,對我的態度也很冷淡?這時,我想起弟兄姊妹交通過,自古真道受逼迫,神在哪裏作工,撒但就在哪裏攪擾。我明白了家人的逼迫是撒但的攪擾,他們越逼迫我,我越要跟隨全能神,不中撒但的詭計。

之後,弟兄姊妹給我分享了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争戰。《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通過讀神的話我明白了,這是一場屬靈的争戰,神拯救一個人,撒但就要竭力地攪擾、攔阻,要拉我們和它一起下地獄。今天臨到的事,表面上是我弟弟和弟媳在攔阻我,其實這是撒但的攪擾。以前我和他們的關係很好,弟弟也很聽我的話,現在他們聽信中共的謡言,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用各種詭計軟硬兼施逼我離開神,説的話讓我寒心。我在泰國信神,他們都要管我,我要是在中國,肯定被他們報警送到監獄了。我看到撒但太邪惡了。我和他們走的不是一條路,表面上是親人,其實靈裏根本不相合,没有共同語言,不是一類人,和他們也没有以前的那種親情的感覺了。晚上,我看了一個經歷見證視頻,弟兄姊妹遭受中共的酷刑折磨,不管肉體受多大苦,都要堅决跟隨神,靠着禱告神、靠着神話的開啓帶領,他們就能勝過肉體的軟弱,有的甚至犧牲性命也要站住見證。他們的經歷很激勵我,他們在那樣痛苦的環境下還能堅持信神,不向撒但妥協,我遭受這點逼迫不算什麽。這時,我對接下來要面對的環境更有信心去經歷了。

我弟弟和弟媳看勸不動我,就煽動我丈夫來攔阻我,説我信神就會不要孩子、不要家。牧師也散布一些謡言謬論迷惑我丈夫,説我信的是一個人。丈夫聽後就跟着他們反對我。他看我參加網上的聚會,瀏覽全能神教會的網站,就經常把家裏的網綫拔掉,把房門關了,不讓我進去,想盡辦法地攪擾我,讓我不能好好地聚會、讀神的話。我知道這是撒但的攪擾,我不能妥協。丈夫看我不動摇,就説:「你要再繼續信全能神,我們就離婚!你離開這個家,今天就要作個選擇。」我説:「如果我不信神,早就跟你離婚了,你之前在外面找小三,我是信神了才不跟你計較的。我信神没幹壞事,你為什麽要攔阻我?既然你要離婚趕我出去,我也没辦法,就是離開這個家,我也要信神!」于是,我就拿起衣服去了朋友家。當時,我也不知道以後的路怎麽走,想到孩子還小,我心裏很捨不得。于是,我就跟弟兄姊妹聯繫説了我的情形。姊妹給我發來了神的話:「在神的作工中,從開始到現在,神對每一個人,可以説對每一個跟隨他的人都給了大小不同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家庭弃絶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惡劣環境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被抓捕與酷刑折磨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面臨選擇的試煉;有的人面臨了地位、錢財的試煉。總的來説,各種各樣的試煉都臨到了每一個人。那神為什麽要這樣作事呢?為什麽要這樣對待每一個人呢?他要看到什麽樣的結果呢?這就是我要告訴你們的重點:神要看這個人是不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這個意思就是説,當神試煉你的時候,讓你臨到一個環境的時候,神就要測驗你這個人是不是在敬畏神,是不是在遠離惡。《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讀了神的話我明白了,今天我臨到家人的逼迫,對我也是個檢驗,看我是滿足神還是滿足撒但。我意識到自己必須要面臨選擇了,但是心裏還抱有一絲希望,如果丈夫能回心轉意就好了。可這時我丈夫和妹妹他們找到了我,他們輪流説我:「你别去信什麽全能神了,你看你信神以後,孩子、家人都不要了!」我氣憤地説:「我從來没説過不要孩子、不要家,是你逼迫我,不讓我信神,還要和我離婚,難道我連一點信仰自由都没有嗎?」這時,爸爸也打電話説:「哪有神?不要信了,跟丈夫回家好好過日子!」我很生氣,跟他們講理説:「我信神没有錯,你們憑什麽控制我的人生?」我爸看我態度很堅决,就在電話裏讓我丈夫把我綁起來打,打死後果由他負責。丈夫没打我,但把我的銀行卡給没收了,把我的電話、電腦都砸了。之後,丈夫和妹妹强行拉我上車,帶我回了家。一路上,他們坐在我的旁邊,個個都對我很凶,這讓我感受到中國弟兄姊妹被警察抓捕的那種感覺。我覺得他們根本不像我的親人,我對他們也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了。不知道家人接下來會用什麽手段逼迫我,我在心裏默默禱告,求神帶領我能够作出正確的選擇。到了晚上,我心裏很難受,平時這個時候,我已經在傳福音了,可現在我什麽都做不了。想到自從家人知道我信全能神以後,就聯合起來逼迫我,因為我弟媳在中國政府上班,有錢,家人都對她言聽計從,在她的教唆下用各種辦法逼迫我,恨不得把我打死也不讓我信神。這時,我看清了他們抵擋神的真面目,他們就是屬魔鬼一類的,是神的仇敵。我又想到約伯臨到那麽大的痛苦試煉,他都没有埋怨神,而是安静在神面前禱告尋求神的心意,我也應該依靠神站住見證,無論臨到什麽環境都不向撒但妥協。

第二天,丈夫和爸爸把我帶回了娘家。我媽和嫂子怕我逃跑,一見面就對我搜身,讓我交出身份證。他們還不給我獨處的機會,我洗澡、上衛生間,媽媽都在外面守着,還讓我侄女跟我一起睡覺來看着我,晚上我要開燈,媽媽馬上就來敲我房門,看我在做什麽,叫我關燈睡覺。更讓我受不了的是,凌晨三四點,我媽她又吵、又吼,又敲門,我真的是欲哭無泪啊。白天,他們看得更緊,不許我找别人聊天,就連隔壁大媽都不能跟我説話,鄰居看我的眼神都好像不認識我一樣。我每天做什麽都得聽家人的安排,他們把我當犯人一樣來對待,天天看着我,我感覺自己就像在坐牢。家人這樣對待我,都是因着聽信中共的謡言和弟媳的話,他們要斷掉我和弟兄姊妹的聯繫,讓我慢慢放弃信神。我每天都很難受,很想念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的時光,眼看神的工作要結束了,我聚不了會,吃喝不上神話,也盡不上本分,那我不就要被淘汰了嗎?我心裏特别着急,只想盡快逃離這個環境,能自由地信神。我躲在洗澡房向神禱告,求神給我開闢出路。後來,父母讓我跟着哥哥嫂子去橘子地幹活,讓他們監控我。我嫂子不太攔阻我信神,白天幹活的時候,我就拿嫂子的手機上網聽神話,我從心裏感謝神給我開闢了出路啊。

記得當時看的神話讓我特别受感動。「經歷了這兩次的試煉,約伯的人生有了更豐富的閲歷,這『閲歷』讓他變得更加成熟、老練,讓他變得更加剛强、更加有信心,也讓他更加堅信自己所持守的純正的正確性與它的價值。耶和華神對他的試煉讓他深深地體會、感受到了神對人的顧念之情,也讓他感受到了神愛的寶貴,從此在他對神的敬畏中多了對神的體貼與愛。耶和華神的試煉不但没有將約伯拒之千里之外,反而讓約伯的心與神更近了。當約伯所承受的肉體的疼痛達到頂峰的時候,約伯所感受到的來自耶和華神的眷顧讓他不由自主地咒詛自己的生日,這個表現不是他早已計劃好的,而是他發自内心的一種對神的體貼與寶愛的自然流露,他的這個『自然流露』是來自于他對神的體貼與寶愛。也就是説,因着他恨惡自己,因着他不忍心也捨不得讓神受痛苦,所以他對神的體貼與寶愛達到了忘我的地步。此時的約伯將自己對神多年以來的仰慕、渴望、依戀都升華到了體貼與寶愛的地步,同時也將他對神的信、順服與敬畏升華到了體貼與寶愛的地步。他不容許自己做絲毫的傷害神的事,不容許自己有任何讓神傷痛的表現,也不容許因着自己的原因給神帶去任何的難過、傷心甚至不愉快。在神的眼中,約伯雖然還是先前的那個約伯,但他的信、他的順服與他對神的敬畏讓神得到了完全的滿足與享受,此時的約伯達到了神所預期要達到的完全,他成了神眼中名副其實的『完全正直』的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約伯臨到撒但的試探、攻擊,失去所有兒女,家産也都被奪走,全身還長滿了毒瘡,痛苦到極限,因他有敬畏神的心,不隨便説話做事,而是第一時間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神的心意。他體會到神的心在陪伴他受痛苦,感受到神對人的顧念,約伯不忍心讓神受痛苦,他寧可咒詛自己生日也不埋怨神,最終站住了見證,説出了羞辱撒但的話:「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記1:21)不管約伯的朋友和妻子怎麽譏笑他,約伯都持守住對神真實的信。他的見證讓撒但蒙羞退去,再也無法控告他了。想想自己在這個經歷中,不會依靠神識破撒但的詭計,也不去尋求這個環境中神的良苦用心,反而抵觸、埋怨,讓撒但笑話。我一邊揣摩神話,一邊禱告神,裏面就有信心了,接下來不管臨到什麽環境,我都要學習約伯,為神站住見證,讓撒但蒙羞。

我每天跟着哥哥嫂子去地裏幹活,看到哥嫂夫妻恩愛,每天早出晚歸,我心裏不由自主地就會羡慕他們,為什麽我就不能有正常的家庭生活呢?想到這些,我心裏有些想妥協。特别是做晚飯的時候,看到哥嫂一家其樂融融,自己却孤孤單單在一個角落裏,心裏就軟弱,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我意識到這是在體貼肉體,又想到神末世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來潔净人、拯救人,現在是追求真理的關鍵時期,而且我丈夫逼迫我信神,我們没有共同語言,勉强在一起也没有幸福。想到這些,我心裏就不那麽難受了。我跟嫂子借了手機,小聲地放神話詩歌,剛好聽到《當為真理捨一切》:

1 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你别因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丢掉真理,别因為一時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嚴、你一生的人格。

2 你應當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義的人生的道路。這樣庸俗地活着而且一點追求目標都没有,這不還是虚度嗎?你能得着什麽呢?你應當為一個真理而捨弃一切的肉體享受,你不應該為一點點享受而丢掉所有的真理,這樣的人没有人格,没有尊嚴,没有存活的意義!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這個時候讓我聽到了這首歌,我心里特别受激励。我不能為一點肉體的享受而放弃追求真理,現在神作末世的審判工作,徹底結束這個時代,人得不着真理就會失去蒙拯救的機會,最終都要落入灾難中被毁滅。家庭再幸福又能怎樣呢?不都是暫時的嗎?得不着真理才是最大的痛苦、損失。想到這些,我心裏釋放了許多,就好像跟神面對面一樣,心裏特别地踏實有享受,也不再覺得孤單了。

在娘家住了三個星期之後,一天,我趁家人不注意逃了出來,暫時住在酒店。但是我侄子和我哥哥很快找到了我,把我帶了回去。之後,我父母就把全村人叫到我家吃飯,讓他們幫忙看着我,以後誰再發現我跑了,就馬上抓住我。丈夫帶着五歲的兒子來看我,勸我不要信神了跟他回去。兒子不敢靠近我,我問他為什麽,他説:「爸爸説你有神經病,會殺了我的。」我聽了很氣憤,孩子這麽小就被這樣灌輸,那以後兒子跟我的感情肯定也不好。後來,我給他買糖吃,兒子才敢跟我説話。我心裏很難過,要是家人不逼迫我多好啊!我意識到這樣的想法不對,他們都是仇恨神的,是不會回轉的。丈夫還是想要説服我,父母也在一旁勸我不要信了,我説不信神我做不到,丈夫看我還是這麽堅决,就帶着兒子回去了。

一個星期後的一天早上,我大哥從外面回來,手裏拿着一件我的衣服,他説:「今天我一大早就去找驅魔師給你驅魔。」這時,我爸也出來了,他駡着讓我趕緊把這件衣服穿上,説穿上衣服病就好了。我説:「我不穿,我身上没有鬼,我也没有病,我信的是獨一真神。」爸爸看我不肯接受他們的「治療」,就讓我坐在椅子上,手裏拿了一根手臂粗的棒子,拉着臉説:「今天我就要看看什麽人我教不了,這麽不聽話,我以前從來没打過你,今天我就讓你嘗嘗我打人的滋味,我要打就往死裏打,打到你不信神為止!」我從小到大都没見過我爸這麽生氣,我很害怕被打,那棒子那麽粗,要真打下來,我的骨頭可能要斷了。趁爸爸讓我换衣服的時候,我就趕緊向神禱告,無論臨到什麽事,不能向撒但妥協。又想到撒但幾次試探、攻擊約伯,約伯都持守自己的純正站住了見證,最終讓撒但蒙羞失敗,徹底放手了。雖然我和約伯差得很遠,但我知道,撒但也在對我窮追猛打,要一點點摧垮我對神的信心,讓我對神灰心失望,最後背叛神,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于是,我就向神禱告立心志:「神啊,即使被打死,我也不向撒但妥協,不能放弃信神,一定要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不再害怕,我豁出去了。當時,我腦海裏一直清晰地記着一句歌詞:「我不能放弃自己的這個願望、心志,我放弃就等于是對撒但妥協,放弃就等于是毁自己,放弃就等于是背叛神!」《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常常活在神面前才能與神有正常關係》這句神話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和力量,我絶不能向撒但妥協。這時,爸爸手裏拿着棒子靠近我要打我,他看起來就像魔鬼一樣,但我心裏一點兒都不害怕。這時,我丈夫和媽媽正好從地裏回來,老媽撲倒在我前面擋住了我爸,然後勸我不要信了,我説:「我信神又不是去偷去搶,我也没有去破壞别人的家庭,我就是聚聚會,我做錯什麽了你們要把我往死裏打?你們還是我的家人嗎?」侄子不屑地説:「姑,你看人家有車有錢,你信神,你的神給你什麽了?」我説:「那些東西有什麽用處啊?大灾難來了這些東西能拯救人嗎?只有神才能拯救人。你要追求那些東西,我不攔着你們,我信神,你們為什麽要干涉我呢?」侄子生氣地説:「你不打算放弃信神,那就别怪我們無情了,把你吊起來三天三夜,看你還信不信!」全家人都同意把我吊起來,直到我放弃信神才放我下來。我很氣憤,這哪是我的家人哪?跟魔鬼一樣。當時,我心裏也有點害怕,我就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這時,丈夫勸我説:「我信主耶穌就是個信仰,你幹嘛那麽認真,别信了。」我説:「你不接受主耶穌回來拯救你,我不勉强,你也别勸我了,我跟隨全能神跟定了!」我向家人堅决表態以後,他們不再説什麽了,我知道是撒但妥協了,我心裏有一種從未感受過的甘甜的滋味,我心裏一個勁兒地感謝神!

之後,我家人還是一直軟禁我,但我心裏不再埋怨了,願意順服下來在這個環境裏學功課。平時,趁家人不注意的時候,我就拿着嫂子的手機上網聽每日神話。我常常禱告神,願意順服神的擺布安排,我什麽時候能出去都有神的時候,我願意等待。慢慢地,家人盯我不那麽緊了。有一次,村裏有户人家辦喜宴,我家人都去吃宴席了,我就趁機逃了出來。之後,我聯繫上了弟兄姊妹,離開了家。現在,我終于可以自由地信神盡本分了。這段時間經歷家人的逼迫,我雖然受了一些苦,但收穫了許多,對中共的邪惡和家人抵擋神的實質看得更清楚了,我實實際際地體會到神就在我的身邊,作我的依靠。每次我消極軟弱時,神都用話語開啓、帶領我,加給我膽量和智慧,我才有信心站立得住。感謝全能神!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衝破迷霧見光明

這是一場靈界的爭戰啊,神末世發表真理來拯救我們,可撒但想方設法藉著兒子、兒媳和中共政府的打壓、逼迫來攔阻我信神、跟隨神,它就是害怕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明白真理,對它邪惡醜陋的撒但惡魔實質有了分辨而背叛它、棄絕它,得著神的救恩。

我看清了牧師的真面目

菲律賓 諾拉(Nora)我剛開始信主的時候,教會裏的牧師夫婦就很看重我,他們不僅提拔我做贊美小組的組長和主日學的老師,平時還特别關心我,每一次我遇到難處了,或者是軟弱了,他們都會為我禱告。他們對其他弟兄姊妹也都很關心,誰若是消極或者軟弱了,他們都會交通聖經來幫助、扶持。那時候,我…

謠言在真相中倒下(上)(有聲讀物)

網上說的那些都是謠言啊,這起駭人聽聞的案件跟全能神教會沒有一點關係,這一切都是中共為鎮壓、取締全能神教會而精心策劃的。中共為了穩固它的獨裁統治製造此案件並嫁禍於全能神教會,真是太卑鄙了!想到以往在中國我常常跟爸爸一起看新聞聯播,記得媒體經常報道中共政府對人民有多好多好,人民在黨的帶領下生活得多麼安康、富裕等一些粉飾太平的話,但實際上中國民眾都處在水深火熱的困苦生活中,甚至有的人吃不上飯也沒人管、沒人問。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