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愛拯救——我與乳腺癌擦肩而過

2018年07月10日

日本 雅子

我出生于一個軍人幹部家庭,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我從小就很自信。從小學開始我就是學校的優等生,家裏的奬狀也是成摞地放在那裏,我自認為重點中學、重點高中非我莫屬。高中畢業後,我又以優异的成績考取了男女比例20:1的高等軍事院校,接受高等教育和嚴格的軍事化訓練,取得這些成績使我自信地認為:我的命運在我的手中掌握。

大學畢業後,我順利進入了一家外企公司。因着我的家庭、學歷和自身的成績,我成了公司重點培養的對象。當時,一個有着多年工作經驗的老會計師經常找我麻煩,但我靠着自己的努力,很快獲得了公司領導的認可。半年以後,領導就把財務部門交給我管理,我再一次用自己的能力證明: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

一年後,我放弃了外企的高薪工作到日本留學。當時家人和朋友都不能理解我的選擇,認為我現在工作那麽好,何必要去留學吃苦。但我認為,只要我肯努力,無論去到哪裏我都可以生活得很好。半工半讀的生活當然是清苦的,但我從來没有向家裏伸手要過一分錢。六年的留學生活結束後,我以留學生首席的成績順利取得了學位。從畢業至今,我無論在哪個公司上班,我的能力和我的工作態度都得到了公司領導的認可,甚至有的公司對中國留學生的印象不太好,但自從我加入公司後,他們都説以後會繼續用中國留學生。這一個又一個的成就讓我更加堅信: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靠自己没有辦不了的事情。

2014年下半年,我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一天,我的左側胸部持續有不適和刺痛感,後來一直時有發生疼痛,但因為忙,我抽不出時間去醫院檢查。直到有一天,孩子看到我因疼痛在按摩的時候,便哇哇大哭,害怕地問我:「媽媽是不是得了乳腺癌?我不想没有媽媽。」當時我不清楚一個七歲的孩子從哪裏聽來的乳腺癌,甚至知道會致命。但我突然感到有些害怕,我是不是真的得了癌症,是不是快死了?這時孩子哭,我也跟着哭。看着兩個年幼的孩子,我對自己説,我不能死,我絶對不能死,于是我决定去醫院做檢查。

第二天,我一個人坐在電車上,覺得既孤單又不安,眼泪一次又一次地模糊了我的視綫。好像眼前的一切喧鬧都静止了,我彷佛什麽都聽不到也看不見,有的只是擔心、害怕,如果真的是癌症我該怎麽辦?孩子怎麽辦?到醫院後,我心裏更感到一種莫明其妙的凄凉和害怕。

乳腺B超檢查後,我一個人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等待結果。我心裏一陣陣煎熬,想趕緊知道結果,但又很害怕知道。没一會兒,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告訴我:「結果是良性,但是在你感到疼痛的位置出現了隨時會癌變的水泡組織,它們將會一直存在于你的體内,并且會不斷地成長。即使始終保持是良性的,但在水泡組織長到3cm以上時也必須通過手術進行摘除。」聽到這個結果,我一下子傻了,彷佛被判了死刑一樣。但要强的我不會輕易向任何事情低頭,我要盡力地扭轉這個結果,便問醫生:「怎麽樣才能治好?我該做什麽?」醫生説:「没有任何辦法,只能等它長大了切除,半年後來複查吧。」聽到醫生的話,我感到很氣憤,心想:「什麽叫没有辦法?感冒可以吃藥,癌症還可以化療,怎麽我的病就没有辦法?」

雖然醫生這麽説,但我不可能就這麽等着。回家後,我去圖書館借來各種醫學書籍、數據了解這方面病情,上網查詢這種症狀的治療辦法,甚至連續幾天不睡覺學習乳腺癌的相關知識,恨不得去學醫把自己治好。折騰了一番得到的答案和醫生説的没有什麽區别,我的心裏暗暗涌出一絲凄凉和恐懼,但我仍没有放弃。我想:「家裏有人脉,認識那麽多專家醫生,那麽多好的醫院,總有人能給我一個治療方案的!」于是我啓用各方面的人脉,找權威專家諮詢、再診。然而最終我得到的答案都是相同的,除了等待,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療方法。幾番努力下來竟是這樣的結果,我感到絶望和無助,醫生給的等待的答案對我來説簡直比病痛還殘酷,我感覺自己這次真的是被判了死刑,心裏第一次有了無能為力的感覺。

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麽去面對每一天,經常提心吊膽,忙的時候就忘記自己是個病人,疼的時候心裏就感到恐懼不安,就會想水泡是不是在癌變,是不是在增長?那段日子對我來説簡直是度日如年。

2015年的一天,我女兒同學的母親小楊給我傳福音,并給了我一本書。我雖然没有拒絶,但從小被無神論思想薰陶的我,只是把信神當成一種宗教信仰,所以在和姊妹接觸的時候也没有提起自己的病痛。

半年後,我準備做第二次檢查。檢查的前幾天我開始焦躁不安,總是想:「那些水泡組織如果真的發生了癌變,我該怎麽辦,孩子們該怎麽辦……」後來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指着B超片子説:「這個位置有一個相對大的水泡組織,體積比半年前增長了一倍,而且細胞成分十分渾濁不清,憑着多年的臨床經驗來看,這不是個好現象,必須立刻擷取活細胞化驗!」于是醫生讓我躺在床上,等待穿刺擷取細胞。躺在病床上我的眼泪順着眼角「嘩嘩」地往下流淌,心裏的孤獨和無助不能用語言來形容,突然感覺到:我真的救不了自己了!當針頭扎入身體的瞬間,我緊緊地閉上了眼睛,那一刻我才感覺到自己是如此的軟弱、渺小,我所擁有的一切都不能使我在這一刻變得堅强,更不能使我脱離病痛的折磨。抽取結束後,醫生告訴我一周後來聽結果。一周的時間并不長,但對于一個等待是否是癌症的結果的人來説,是多麽的漫長和焦躁不安。每天晚上躺下之後,我都會胡思亂想,我會得癌症嗎?我會死嗎?第一次感覺到死亡離我竟然近在咫尺,而我一點辦法也没有。

萬般無奈之中,我想到了神,于是我和弟兄姊妹一起正常聚會了。一次聚會中,我和梁姊妹説起自己的病痛,當時姊妹和我交通説:「起初的亞當、夏娃生活在伊甸園中,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快樂地活着,没有病痛,没有死亡,後來撒但用謊言引誘他們,他們聽信了撒但的謊言背叛了神,從此人就活在了各種痛苦中,隨之也有了病痛的折磨。撒但是邪惡的,它引誘人的目的就是為了控制人,讓人背叛神,遠離神的看顧保守,活在它的愚弄之中。神不忍心看着人活在撒但權下被它苦害,所以一直在人中間作着拯救的工作,從律法時代到恩典時代,一直到末世,神為了徹底把我們拯救出來,再次道成肉身來在人間發表話語拯救人,讓人從神的話中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能够識破撒但的詭計,弃絶撒但,重新來到神面前獲得神的看顧保守,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擺脱痛苦,獲得真正的幸福。」

接着姊妹給我讀了兩段話:「無論你的背景怎麽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麽樣,總之,没有一個人能逃脱上天的擺布與安排,没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着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是人生命的源頭》萬有之首全能神,寶座之上掌王權,掌管宇宙和萬有,正在全地帶領咱。時時和他有親近,安静來到他面前,一時一刻别錯過……疾病面前别灰心,屢次尋求别放弃,神會光照來開啓。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裏就是病,活在靈裏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第六篇説話》

姊妹繼續和我交通:「神的權柄主宰一切,宇宙萬物都在神的主宰之下,疾病也在神手中掌握,人是生、是死都在神的擺布之下。我們應該效法約伯,不管遭遇什麽痛苦、患難應該相信:『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神要藉着這個環境使我們明白真理,也是檢驗我們的信心,我們要多看神的話,來到神面前多多禱告,依靠、仰望神,相信神會帶領我們的!」我雖然明白了姊妹的意思,但對于我這個在「無神論」思想灌輸下,一直相信「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來説,依靠、仰望神,我覺得很渺茫。可是眼下我也没有什麽别的指望了,不管禱告管不管用,我也只能試試看了。于是,我嘗試着向神禱告:「神啊!我的命運在你手裏掌管,我能不能得癌症也在你的手裏,我願意順服你的擺布……」就這樣我常常向神禱告,有時候一天禱告很多次。

一周後,家人陪我一起去醫院聽結果,活細胞化驗結果是良性。我手捧着檢查結果,眼泪不自覺流了下來,似乎在靈魂的深處隱隱約約感受到了神的存在和神對我的憐憫,這事也堅固了我對神的信心。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一直堅持跟弟兄姊妹一起聚會。

轉眼到了2016年上半年,第三次檢查時,醫生很高興地告訴我:「水泡細胞維持了半年前的狀態,没有增長,也没有惡化。」我似乎看到了希望,心裏的壓力在一點點减輕,心情也好起來了。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姊妹也多次提醒我要真心和神禱告,學會仰望、依靠神。雖然我不知道姊妹説的真心禱告具體是指什麽,但每當我想起病痛的時候,我就向神禱告。每次向神禱告後,我感到心裏踏實,有時候甚至感覺疼痛似乎减輕了,漸漸地,我學會了跟神説心裏話。

到了2017年1月份,馬上就要第四次檢查了,檢查之前我向神作了一個順服的禱告。做完檢查等結果時,我心裏感到從未有過的踏實、平安,聽着醫院播放的舒緩的音樂,我彷佛忘記了自己是來做檢查的。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醫生叫我的名字,進去後醫生看着我的檢查結果激動地説:「恭喜你!水泡組織不僅没有惡化,體積反而比半年前還縮小了!這太讓我意外了。」聽到醫生的話,一瞬間我的泪水奪眶而出,心裏特别清晰地知道這是神的作為,是神的權柄、能力!我在心裏喊了一聲:「神啊,你太愛我了!」醫生繼續説:「根據你之前的情况,按照正常規律來推算,現在應該給你安排手術了,第三次檢查能維持没有惡化已經很難得了,體積縮小幾乎是不可能的,這是我從醫幾十年來都没有見過的現象……」醫生的話還没有説完,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雙眼。從醫院出來,我打開手機看到很多朋友給我留言。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動,撥通了姊妹的電話,把這個令人興奮的結果告訴了她,姊妹也激動地説:「感謝神!感謝神!」

回家的路上,我回想着自己經歷的一幕幕,從小到大没有人和我説過有神,我只相信知識,相信自己,如果不是藉着這次病痛親身經歷神這樣奇妙的作工,我不會相信神的真實存在,更不會對神的全能、主宰有真實的體會,感謝神拯救了我。

後來,我看到了神對「人生六關」奥秘的揭示,神説:「一個人的父母、親人是誰,周圍人事物是什麽,人不能選擇,而他與周圍人事物的關係如何,周圍人事物在他的成長過程中對他有怎樣的影響,同樣都是人不能選擇的。那麽這一切都是由誰决定,由誰來安排的呢?既然不是人能選擇的,也不是人自己决定的,當然更不是自然形成的,那麽這一切人事物的形成不言而喻就都掌握在造物主的手中了。造物主為每一個人安排了特定的出生背景,當然也為每一個人安排了特定的成長背景。……人所能接觸到的各種人事物,所能學到的各種常識、知識、本領與人被影響、灌輸、薰陶的各種思想,都將主導與影響一個人一生的命運。《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看了神的話我才知道原來我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養成了什麽樣的性格都是神的命定,在我成長的過程中遇到的各種人事物也都是神的安排。回想起來的確是這樣的,大學畢業前夕,剛好家人認識了一位外企老闆,我才有機會進入外企公司;到日本之後,一個初次見面的老闆就願意幫助我,并給我發展的機會;這次我雖然生病了,但我從中知道了人的病痛是從撒但而來,是人違背神的話抵擋神、背叛神後,撒但給人帶來的痛苦,也明白了人類要想擺脱痛苦,活得幸福快樂,只有來到神面前俯伏敬拜神,把自己的一切交在神手裏,讓神主宰安排與帶領。并且在這實際的經歷中我真實體嘗到了神主宰一切的權柄與能力,也知道了神主宰我們人類的命運,依靠神并不渺茫。

接着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話:「當人有了財産的時候,人便覺得金錢就是人的依靠,就是人活着的本錢;當人擁有地位的時候,人便死死抓住地位,寧願為其捨命;而當人即將撒手離去的時候,人才知道人傾其一生都在追求的東西原來都是過眼雲烟,没有一樣能抓得住,没有一樣能帶得走,没有一樣能讓人免去死亡,也没有一樣能成為一個孤獨靈魂歸途中的安慰或伴侣,更没有一樣東西能拯救人超脱死亡。……原來人的生命不是金錢與名利能换來的,不管人擁有多少財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樣的貧窮與渺小;金錢不能買來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無論是金錢還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壽命延長一分一秒。人越是有這樣的感覺,越是渴望能繼續活着;人越是有這樣的感覺,就越懼怕死亡的臨及。此時,人才真正地發現人擁有的生命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人也真正地發現一個人無論是生是死都不是人能説了算的,都不是任何人能掌控的。《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這些話使我不由得回憶起一路走過的歷程,在没有臨到病痛之前,我一直認為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堅信「人的命運在自己手中掌握」,我有着優越的家庭後台,很高的學歷,還有各種人際關係,更重要的是我覺得自己有實力,所以我可以掌管自己的命運,不會輕易在任何困難面前低頭。但當我多方查詢仍舊找不到治療自己病痛的方法時,當我得知自己體内的水泡組織正在惡化,并且誰都無能為力時,我才意識到自己所擁有的錢財、勢力、名望都不能對我的疾病起到任何的作用。我也第一次意識到,即便我擁有了這些讓我驕傲、有自信的條件,但是在面對癌症時我依舊是那麽的無助、孤獨,任何一樣東西都不能使我變得堅强,反而是神帶領我走了過來,給我安慰,給我力量,是神拯救了我。想到這裏,我心裏滿了對神的虧欠,在我完全不知道有神的情况下,神已經為拯救我作了這麽多,而我却一直悖逆神,認為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其實我靠着自己所走的路是虚空、痛苦的,除了忙就是累,從來没有真正的平安、喜樂。如今,我在教會正常地過教會生活,心裏感到無比甘甜,因為我找到了真正的依靠,認識了創造萬物、主宰萬物的獨一真神!

感謝神!一切榮耀歸于神!

上一篇: 原來我是這樣的人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病痛中體嘗神恩浩大

美國 祈遠突如其來的疾病使我活在了痛苦中讀高中的時候,一次我去醫院檢查身體,檢查後護士對我説:「哎呀,從檢查報告上看,你得了『大三陽』,趕緊上樓找醫生看看吧!」聽了護士的話,我的頭「嗡」的一聲,只感覺全身的血都在往上涌,心想:「完了,奶奶是得癌症死的,大伯也是得肝癌死的,他們離世…

神的審判刑罰對人是最大的拯救、最真實的愛

我是個本性特别狂妄自大、喜愛追求名利地位的人,與人接觸總願意被人高看,喜歡讓人注重自己。多年來,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我不知受了多少撒但的苦害與折磨。後來,藉着經歷全能神在我身上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我才一步步從撒但的捆綁中超脱出來,真正得着了釋放自由,活得輕鬆愉快起來。多年前我…

全能神將我們從危難中救起

山西省 感恩 我是一名教會帶領,2012年7月27日一場突如其來的特大洪水席捲了我的家。若没有全能神的拯救我們一家人早已被大水吞没了。那驚心動魄的一幕如今回想起來仍舊令我心有餘悸。 那天洪水來勢很猛,我和兒媳正準備往外跑,但眨眼間洪水就沖進了我家的院子,已經來不及了,我趕緊關上…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