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的天格外晴朗(上)

2017年09月07日

中國 田英

我原是中國三自教堂的信徒。在我剛參加聚會時,牧師經常給我們講:「弟兄姊妹,聖經上記載:『因為人心裏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裏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我們因着信稱義了,信耶穌就得救了,信别的都不能得救……」牧師的話我牢記心懷。于是我熱心追求,積極聚會,就等着主來接我進天國。後來,教堂裏陸續發生了一些不法的事,讓我對在教堂裏聚會産生了厭煩。不但牧師之間分幫分派,各立山頭,搞獨立王國,而且牧師講道都得聽統戰部的,統戰部不讓講啓示録,説是擾亂民心,他們就不講;牧師還常講奉獻的道,説誰奉獻多得神的祝福就多……看到教堂這樣的光景,我心裏很納悶:教堂為什麽會變成現在這樣?牧師不是信主嗎,為什麽他們不遵守主的話,一點敬畏主的心都没有呢?從那以後,我就不想再去三自教堂聚會了,覺得他們不是真信神的,是打着信神的旗號謀取弟兄姊妹血汗錢的假牧人。

1995年下半年,我毅然離開教堂進入家庭教會(因信稱義派)。起初,我覺得他們講道不受國家政府的限制,而且結合啓示録講末世、講主的再來,等等,比教堂裏的牧師講得好,在這裏聚會比在三自教堂裏聚會有享受,我很高興。可一段時間後,我發現他們同工之間也是嫉妒紛争、搞分裂,弟兄姊妹也都活不出主的要求,没有了以往的愛心……看到教會和三自教堂没有什麽太大的區别,我很失望,但又不知上哪兒能找到有聖靈作工的教會。無奈,我只好留在了因信稱義派裏,依然堅持聚會。因為牧師和講道人都説「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只要忍耐到底、為主勞苦作工、守住主的道就能進天國」,所以那時我想:不管别人如何,只要我堅持信主耶穌,不離開主的道,主回來了,我就有機會被提進天國。

轉眼到了1997年下半年,神的國度福音擴展到我們這個地方,教會裏就像炸開了鍋。帶領李某某對我們説:「現在出現一夥傳『東方閃電』的人,他們到各宗派裏偷好羊,并且説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已經得救了,只要我們忍耐到底,到主來的時候一定能被提進天國。所以,我們一定要注意,千萬别接待傳『東方閃電』的人,誰接待就將誰開除出教會!另外,他們的話千萬别聽,他們的書千萬别看……」大小同工幾乎每次聚會都講這些内容,弟兄姊妹聽後,心裏對「東方閃電」不知不覺就産生了抵觸、防備,我更是謹小慎微,生怕被「東方閃電」偷走,失去進天國的機會。

然而,就在1998年正月的一天,我意外地碰上了全能神教會的人,并且有幸第一次聽了「東方閃電」的道。那天,姐姐打電話讓我去她家,她本村的胡姊妹也去了,見了我就笑着説:「正好你來了,我的一個信主的遠房親戚在我家,咱一起聚聚會吧。」我高興地答應了。不一會兒,胡姊妹帶着親戚來了。姊妹見了我們熱情地打招呼,我雖然没見過她,但心裏對她有一種親切感。姊妹交通説:「教會現在普遍荒凉,講道人没什麽新鮮東西可講,每次聚會除了講怎麽抵制『東方閃電』,就是聽聽磁帶、唱唱歌,這就是聚會了。同工嫉妒紛争、拉幫結夥,都特别自是,誰也不服誰;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信心、愛心也没了,許多人離開主回世界挣錢去了。」我深有同感地點點頭,對姊妹説:「我們那裏也是這樣的光景,原先我們一個聚會點每次聚月會都有二三十個人,現在只有幾個老年人,連講道人都到世上挣錢去了!聚會没有一點享受。」姊妹點點頭,説:「這種情况已不是個别教會,而是宗教界普遍的現象,這就説明教會裏已經没有聖靈作工了,所以不法的事總是不斷地出現,這就是主來的預兆。就像在律法時代末期,聖殿成了販賣牛羊鴿子、兑换銀錢的場所,就是因為神已不在聖殿裏作工了,而是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在聖殿以外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我認真地聽着,不時地點頭。她接着説:「姊妹,路加福音17章24至26節説:『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弃絶。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這幾節經文你是怎麽理解的?」我認真想了想,尷尬地笑笑,説:「姊妹,這幾節經文不就是講主來嗎?」姊妹回答説:「這幾節經文是講主來的事,不過不是指當初主耶穌來,而是指末世主再來,這裏的『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弃絶』,這個『又』字就證明是主再來。姊妹,現在教會信徒信心冷淡,消極軟弱,就是因為神又道成肉身來作了新的工作,神的工作向前推移了,凡跟不上神新工作的,就失去了聖靈作工……」當我聽到姊妹説主耶穌已經回來了,馬上猜到她是傳「東方閃電」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臉上的笑容也没了,帶領封鎖教會的話立刻浮現在腦海裏:「信耶穌就得救了,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不要接待『東方閃電』的人!……」想起帶領的話,我就想趕緊回家。當我這個意念出來的時候,主開啓我想起一句詩歌:「耶穌是我們的避難所,有了難處往他這裏躲,主與你同在你還怕什麽?」是啊,有主與我同在,我還怕什麽?有害怕的意念不是從神來的,是從撒但來的。這時,姊妹説:「咱心裏有什麽問題,儘管敞開心説,神的話能解决我們一切的問題和難處。」聽了姊妹的話,我心想:我的問題你不一定能解答,今天我就聽聽「東方閃電」到底講的是什麽道,能把那麽多「好羊」都偷走了。

想到這裏,我就先發制人,説道:「我們帶領一直説,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就已經得救了。經上記着説:『因為人心裏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裏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我們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了,只要我們忍耐到底,等主再來的時候一定能被提進天國,這是主對我們的應許。所以,我們不需要接受神作的新工作了。」

姊妹聽後笑着對我説:「很多信主的人都認為主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已經用生命的代價將我們救贖回來了,我們就已經得救了,認為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了,只要忍耐到底,等到主再來的時候就一定能被提進天國,不需要接受神作的新工作了,這種觀點到底對不對呢?到底合不合主的心意呢?其實,『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主再來時就可以被提進天國』,這只是人的觀念想象,根本不符合主的話。主耶穌從來没説過『因信得救的人就可以進天國』,而是説『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得救』和『遵行天父旨意』是不一樣的,『因信得救』,這個『得救』是指罪得赦免説的。也就是説,按律法人是該死的,但當人來到主的面前向主悔改,接受主的救恩,主就赦免人的罪,人就脱離了律法的定罪,不再被律法處死了,這就是『得救』的真意。但得救并不是説人就脱離罪惡得潔净了,這個我們都深有體會,雖然我們信主多年,常常向主認罪悔改,也享受了罪得赦免的平安喜樂,但是我們還能常常身不由己地犯罪,受罪的捆綁,這是事實。就如:我們身上的狂妄、詭詐、自私、貪婪、邪惡等敗壞性情依然存在;還都喜歡追求世界潮流、錢財名利、肉體享受,貪戀罪中之樂;為了維護個人利益,還能常常説謊搞欺騙;等等。所以説,『得救』并不代表就是蒙拯救了,這是事實。經上記着説:『……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11:45)神是聖潔的,神能允許常常犯罪、抵擋神的人進天國嗎?如果説因信得救就能進天國,那主耶穌為什麽還説『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説:「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异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説:「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為什麽還説主來要分别山羊綿羊、稗子麥子呢?所以説,『因信得救就能進天國』這種説法根本不成立!完全是與主耶穌的話相背離的!是抵擋主話的!所以,如果我們不接受、相信主的話,而是持守牧師長老散布的謬論,按着自己的觀念想象來信神,那我們永遠也達不到主的要求,永遠不可能被提接進天國。」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我會分辨真假基督了(有聲讀物)

美國 傳揚2010年,美國的冬天讓我感到特别寒冷,除了風雪交加帶來的嚴寒,更嚴重的是我的心也被「寒流」侵襲了。對我們做裝修行業的人來説,冬天是最難熬的,因為一入冬,我們就很少有工作,甚至會面臨失業。這一年是我來到美國的第一年,初來乍到,我覺得什麽都是陌生的,租房子、找工作都不順利…

我迎接到天主再來(有聲讀物)

美國 Amy 「與天主重逢是每個信仰天主之人的最大盼望,蒙神的恩待,我迎接到了天主的重歸,心裏對天主充滿了感恩...」夜晚,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户灑進卧室,暖黄色的燈光下,Amy正在鍵盤上快速地打着她迎接到天主重歸的經歷。想到神對她的愛與拯救,Amy起身輕輕地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圓圓的明…

我喝到了生命河的水

韓國 仰望我出生在一個三代基督徒家族裏,從小就與家人一起去教堂敬拜主,成年後我在教會裏擔任過執事、勸士、會計等事奉的職務,一直仰望神走過了七十年的歷程。到了2013年,我發現教會越來越荒凉,牧師、長老講道老生常談,没有新亮光,我們聽了解决不了實際問題,臨到事還是無路可走,他們還經…

找到真教會 乾渴的心靈得到飽足

美國 尋求如今的宗教界,教派林立。教堂普遍外表火熱、内裏荒凉,講道人無道可講,信徒生命得不到供應,同工之間勾心鬥角、嫉妒紛争,越來越多的信徒隨從世界潮流...面對如此光景,我們該如何尋找合主心意的教會,獲得聖靈作工,生命得以長大呢?隨着本文筆者的經歷,我們一起尋找答案。往昔温暖不再…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