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運送書籍遭受的酷刑

2023年04月16日

中國河北 郭强

2015年冬天的一個晚上,當時已經是深夜了,我開着車去運送神話語書籍。在盤山道上的一個拐彎處,我看到遠處有警察在查車,旁邊還有三輛警車。當時,我心裏咯噔一下:「壞了,我車上有上百本書,要是被警察查到的話,肯定往死裏整。」但是晚上車燈特别明顯,如果我現在停車或者掉頭的話,警察肯定會過來查我,再加上正好趕上下雪,盤山道特别滑,路又窄,根本不好掉頭,只能這麽往前走。當時,我心裏很緊張,趕緊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能够安静下來。我又想到我身上還帶着跟弟兄姊妹聯繫的手機,我就趕緊减慢車速,把手機和手機卡拿出來毁掉扔了。當我到了警察跟前的時候,一個警察問我車上拉的是什麽,我説是土豆。這時候就過來兩個警察,爬上了貨車。我從後視鏡裏面看到,那兩個警察把那些土豆一袋一袋地掀起來,發現了藏在最底層的箱子,從裏面拿出了幾本書。當時,我腦子「嗡」的一下,「完了,這下被發現了!這些神話語書籍對我們信神追求真理太重要、太寶貴了,我就是豁出性命也得保護好這些書,絶對不能落在警察手裏。」于是,我猛地一挂擋,一脚油門踩到底,想要衝過去,但是因為下雪路滑,車輪打滑根本就跑不動。這時候,警察從警車裏拿出個東西,直接扔過來砸碎了我的擋風玻璃。車兩邊的警察一把抓住車門,敲碎了車窗,打開車門之後,拿着警棍就朝着我的頭和身上一頓亂打,一邊打一邊把我往車下拽。一個警察上了車之後直接一脚把我踹下車,然後把我的手和脚都銬在一起,接着又是一頓狠打。當時是冬天,警察穿的都是那種特别硬的厚底警靴,踹在我身上,感覺肉就像被撕下來一樣。然後,警察把我塞到了警車裏,我的手脚還是被銬着,頭朝下被卡在了前座和後座之間的縫隙裏,我感覺脖子就像要斷了,疼得我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

我當時心裏很亂,不知道接下來警察會用什麽酷刑來對待我,我會不會被打死、打殘呢?會不會被判刑坐牢?還能不能再見到我的親人?我越想越害怕。想着想着,我忽然意識到,臨到逼迫患難的時候我考慮的都是自己的肉體,考慮的是自己的安危,却没有站住見證滿足神的心。我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哪,我怕挨打,怕被判刑坐牢,求你加給我信心,我願意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完之後,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語詩歌

試煉中需要有信心

1 在經歷試煉的同時,不管人軟弱也好或者裏面消極也好,對神心意不明白或對實行的路不太透亮,這都正常,但總的來説你得對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約伯一樣不否認神。……

2 ……在人的肉眼看不見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觀念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在你對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這個立場,站住這個見證。當約伯達到這個地步的時候,神向他顯現、向他説話了。就是説,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見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

當時我就想,我也要效法約伯,把自己的一切都交在神的手中。雖然現在我落到了警察手裏,但是没有神的許可,警察也奪不去我的性命。我得對神有信心,不管受多大苦,就是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

後來,我被帶到了派出所,有兩個警察一個人拽着我一隻脚就這麽拖着往前走。被拖着的時候,我是整個後背着地,身體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了手銬上,手銬已經卡進我的手腕和脚腕的肉裏了,我感覺手腕就像被勒折了一樣。他們把我拖到一個屋子裏之後,就像扔麻袋似的把我重重地扔在墻角,我感覺五臟六腑都疼,疼得我喘不過氣來。一會兒又過來兩個警察,狠狠地朝着我的頭和身上又踢又踹,還駡駡咧咧地説:「你真牛,敢送信神的書,看我不打死你!」接下來那段時間裏,不斷有警察進來對我拳打脚踢,一邊打一邊駡髒話。他們穿的都是那種厚底的警靴,每一脚踢在我身上都是鑽心的疼。我手脚都被銬着,想躲也躲不了,只能任由他們打。我想到神的話説:「你當知道現在是末世,魔鬼撒但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八篇》憲法明文規定宗教信仰自由,我只是運送神話語書籍,并没有觸犯任何一條法律,可這些警察抓住我就往死裏打,共産黨真是抵擋神的惡魔呀!他們這麽折磨我,就是想讓我做猶大背叛神,我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不管受多大苦,我都要依靠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

當時,我被打得經常處于半昏迷狀態。後來,不知道什麽時候警察打開了我的手銬,我醒來時發現我的左手和左脚被捆在了一起,右手和右脚捆在一起,還有一條繩子從我脖子後邊繞到大腿,捆了好幾圈,整個人捆得就像個粽子似的側倒在墻角,我感覺渾身酸疼,喘不上氣來,而且頭也脹痛。警察還是不斷地進來暴打我。有時兩個警察站在我兩邊,像踢球似的,這邊一脚把我踢過去,那邊一脚又把我踹回來。我被打得迷迷糊糊的,他們打得輕的時候,我身上已經没有知覺了,打得特别重或者打在之前受傷的地方,我的腦子才會激靈一下,就好像過電似的,偶爾清醒的時候,我發現身上没有一個地方是不疼的。我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又渴又餓,渾身都疼,我就想:「警察這樣不停地毒打,什麽時候是個頭啊?與其被他們這麽折磨,還不如死了痛快,死了就不用遭這些罪了……」就在我迷迷糊糊、胡思亂想的時候,腦海裏面忽然很清晰地想起了一首詩歌《跟隨基督是神的命定》:

        跟隨基督經歷試煉患難是神命定的

        真心愛神就應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經歷試煉患難是神的祝福

        而且神説所走的路越是崎嶇

        越能顯明我們的愛心

        今走上這路是神預定好的

        我們跟隨末世基督是最大的福氣

        …………

——《跟隨羔羊唱新歌》  

是啊,人這一生該走多少路、該受多少苦都是神命定好的,人逃脱不了。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外表上看不是好事,但實際上對我的生命長進有益處,能成全我的信心。想到之前因為有很多危險的環境都經歷過來了,我就覺得自己已經有身量、有信心了,也能為神受苦花費,但是今天一面對警察的酷刑折磨,我就害怕被打死打殘、害怕被判刑坐牢,看到我考慮的都是自己肉體的利益,考慮的都是自己的安危,甚至痛苦到一個地步還想以死來解脱,這時候我才看見自己信心太小了,没有真實的身量,更没有愛神的心。藉着這樣的逼迫患難,我也更加看清了大紅龍邪惡、凶殘的惡魔本性。共産黨對外鼓吹宗教信仰自由,但實際上却瘋狂地抓捕殘害信神的人,把信神的人都當作仇敵來對待。我們人都是神造的,人信神、敬拜神是天經地義的,但這些警察抓住我們信神的人就往死裏整,共産黨真是抵擋神的惡魔啊!我對共産黨的實質更有分辨了。神的話説:「神冒着高于恩典時代幾千倍的危險降在大紅龍群居的地方來作他自己的工作,費盡心思,救贖這班貧苦之民,救贖這班在糞堆裏的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四》以前我也讀過這話,但没有什麽實際的認識,這一被抓捕,我才感受到神在中國作工拯救人真是太艱辛了。我只是信神、跟隨神,盡本分,就遭到共産黨這麽殘酷的折磨,那對道成肉身的神,這幫惡魔得凶殘到什麽程度啊?在這麽危險的環境中,神還一直發表真理竭力拯救人,神對人的愛太大了!揣摩着神的愛,我裏面就特别受感動、受激勵。我暗立心志:不管接下來大紅龍用什麽手段折磨我,我都要依靠神站住見證,如果有一天我能活着出去,我還要跟神走,盡好本分滿足神。有了神話語加給的信心、力量,我心裏平静了很多,也不再胡思亂想了,雖然肉體還是很痛苦,但是我心裏感覺特别平安踏實。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警察進來踹了我兩脚,看我死了没有。當時,我被捆得像粽子一樣蜷縮在墻角,頭也抬不起來,只能看到一雙脚。那個警察問我:「你知道你拉的是什麽書嗎?」我説:「知道。」他説:「你信神嗎?」我説:「信。」接着,他就反覆逼問我,那些書是從哪兒拉來的,要送到哪兒去,我跟其他人是怎麽接觸的,一共拉了多少趟,等等。見我不説,警察過來就踹了我兩脚,説:「叫你不老實!趕緊交代了就放你走,免得挨打!」接下來幾天,他們不斷地審問我這些問題,得不到答案,他們就不停地打。記得有一次審問的時候,我抬頭想看看他們長什麽樣,結果警察對着我的臉就是一拳,然後抄起桌上的警棍朝着我的脖子一棍打下去,我當場就昏死了過去。那些天,我也不知道昏死了多少次。除了打我,他們還羞辱我,不讓我上厠所。有一次,我想上厠所,就喊他們,結果又招來一頓毒打。警察惡狠狠地説,「拉褲子裏!尿褲子裏!」然後就走了。没辦法,我只能硬憋着,肚子脹得生疼,後來憋到肚子已經麻木得没有知覺了,不知道什麽時候就尿褲子了,感覺身子底下濕了一大片,冰凉冰凉的,當時就覺得太丢人,也太受羞辱了。

從被抓以後,他們一直不給我飯吃。剛開始我還感覺非常餓,後來就不知道餓了,只感覺身上很疼,特别難受。當時,我的眼睛已經腫得睁不開了,就感覺有人捏着我的嘴往裏面灌凉水。開始我還喝點兒,後來我喝不下去了,他們就硬往我嘴裏灌。我已經渾身一點兒力氣都没有了,我眼睛努力地睁開一條縫,模模糊糊地看見一個警察。他一拳打在我的胸口,喝問我説:「你説不説?」我説:「我該説的都跟你們説了,你們還讓我説什麽?」警察氣急敗壞地對我又是一頓拳打脚踢。我感覺身上的肉就像被撕下來一樣。他打了有十多下,有一脚直接踹在我的胸口,我感覺心臟像被一把揪住一樣,疼得我喘不過氣來。警察又抓住我的衣領,把我頂到墻角,一拳一拳地照着我的頭、胸口和小腹猛打,也不知打了多少下、打了多長時間,就覺得時間很漫長。他越打越凶,我當時昏昏沉沉的,已經不知道疼了,就感覺從胃裏往上返水,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就一口一口地往外噴。我迷迷糊糊地聽到那個警察喊:「快來人哪!咋吐血了?」後來,我就昏死過去,什麽都不知道了。當我再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褲子和衣服上有很多血。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什麽時候又失去了知覺。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連動一下的力氣都没有了,而且渾身疼得像散了架一樣,我感覺自己可能活不了了,心裏特别難受。就在這個時候,我特别清晰地想起一句神的話,神説:「我是你的後盾,我是你的盾牌,一切都在我的手中,……《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篇》是啊,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我會不會死也是神説了算。我想到約伯臨到試煉的時候,撒但攻擊約伯,讓他渾身長毒瘡極度痛苦,但是神不許撒但傷害約伯的性命,撒但就不敢越過這個界限。回想我被抓的這些天,雖然警察不停地毒打我,而且我自己也不知道昏死過多少次,但是現在我還活着,這都是神的看顧保守啊!我真切地看到,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神不許可,撒但也奪不去我的性命。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哪!我願意把我的生死都交在你的手中,順服你的主宰安排。」

那些天,我一直在死亡綫上挣扎,面對死亡,我最放心不下的還是妻子和孩子。2012年,警察因為我信神到我家去抓我,幸好那天我没在家,但從那天起,我就不敢再回去了,到現在已經有三年没見他們了。我心想:「如果我死了,就再也見不着他們了。這幾年,我都没有在家好好照顧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怎麽樣了,孩子還有病,他們娘倆以後這日子咋過啊?」一想到這兒,我就想哭,但是當時連哭的力氣都没有了。後來,我想起了經常唱的一首詩歌《可嘆人間凄凉悲慘》:

        …………

        人有安樂之居,神無枕頭之地,獻出所有又有幾?

        嘗够人間的冷漠,受盡人間的磨難,竟難得到一份同情!

        朝夕為人憂慮,人中間來來去去,誰能體恤他安危!

        春來冬去苦奔波,為人捨弃了所有,無人問津他的寒暖。

        只知道向神索取,怎肯為神心意多點思慮!

        人皆享有天倫之樂,為何總是讓神把泪流?

        …………

——《跟隨羔羊唱新歌》  

這首歌感動了我的心,我感覺特别虧欠神。神為了拯救我們,道成肉身來到大紅龍國家顯現作工,遭受了共産黨的逼迫追捕,被世代弃絶,没有枕頭之地。神是造物的,那麽至高、尊貴,為了拯救我們受盡了天大的屈辱,為我們付出了一切的代價,神對人的愛太大了!我信神這麽多年,享受神那麽多話語的澆灌供應,臨到逼迫患難心裏却没有神的地位,不是想着怎麽能站住見證羞辱撒但,而是顧念肉體、顧念家人,還覺得受苦挺委屈,看到自己一點兒都不體貼神的心意,太自私卑鄙了!其實,受這些苦對我的生命有益處,能讓我看見自己的敗壞、缺少,對神的信心也增加了。揣摩着神的愛,我特别受感動、受激勵,我立下心志:我要為神活一回,為滿足神活一次,不管受多大苦,就是死也要依靠神站住見證。

為了逼問出結果,警察對我軟硬兼施。記得有一天,警察給我端來了半碗米飯、半碗西紅柿,對我説:「你看你都這麽多天没吃東西了,每天受這麽大苦、挨這麽多打,這是何苦呢?你没殺人又没放火,每天挨這麽多揍,我都替你不值。你看看你現在比要飯的還臭,你趕緊交代就不用再受這些苦了,還可以早點回家跟老婆孩子團聚。」他又説,「你這些書是從哪兒拉來的?要送到哪兒去?你只要説一頭,我們立馬放你走。」我還是什麽都不説,警察又踹了我兩脚,駡道:「一堆臭肉,我看你就是欠揍!話都説不清了還不交代。」當時我就想:「不管怎麽樣,我是絶對不會出賣弟兄姊妹、不會做猶大背叛神的。」他們看什麽都審問不出來,只好走了。那段時間,我的手脚一直被這麽捆着,只能像個球一樣蜷縮在墻角,任由他們不停地凌辱、暴打,時間長了,我就覺得特别的痛苦、軟弱。因為我被打得傷得很重,經常是一陣清醒一陣糊塗,清醒的時候我就向神禱告,經常能想起一些神話語的片段,有兩句神的話我印象特别深刻,神説,「神帶領我們走的路不是直綫上升,而是曲折度大而且是坑坑窪窪的路,而且神説所走的路越是崎嶇,越能顯明我們的愛心《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路…… 六》,「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揣摩着神的話,我就感覺神與我同在,神在帶領我。是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撑了過來,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哪!我能活到現在,這都是你的看顧保守,我感謝你!」

又過了一天,警察看我快不行了,就把我架到了一個屋子裏,用水槍給我沖洗乾净,又拿出一張紙讓我簽字。我的視力看東西已經很模糊了,只能大概地看到一行字,看到他們給我定的罪名是:運輸違禁品,信仰邪教,擾亂社會秩序。我不簽,警察就抓住我的手,强行讓我摁了一個手印。後來,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給我戴了一個頭套,塞到警車裏,把我拉到一個地方之後就一脚把我踹下了車。等我爬起來摘掉頭套,警車已經跑得很遠了。我走了幾步,實在没有力氣走不動了,只能坐在路邊。之後,幾經周折,我才回到了租住的房子。當時,我走路很困難,坐車的時候只能一點一點地往車上挪,再加上當時鬍子拉碴的,司機還以為我是個老大爺,説要攙着我。後來,當我翻看日曆的時候,才知道我在派出所裏面被折磨了八天。如果不是神的保守,我根本不可能活下來。我回到住的地方以後,只能在床上躺着,渾身疼得厲害。看到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用手一摸裏面好像長了瘤子似的,一塊一塊的,摸的時候稍微用一點力就鑽心地疼。我一直躺着,到了第十天才能下地走路,到了第十五天,我才有力氣拿起神話語書來看。剛開始一頁都看不完,因為坐着腰疼,躺着又没有力氣拿書,每次只能看三四分鐘。

我被釋放後一直處在被監控的狀態,警察經常打電話騷擾我。記得有一次,我母親病了,我回老家看她,結果第二天警察就打電話來,問我昨天回老家幹什麽去了。想到我傷得很重,又接觸不上弟兄姊妹,什麽本分都盡不上,心裏就特别地難受,不知道以後的路該怎麽走。就在我特别痛苦的時候,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全能神説:「神所説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裏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麽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説的得勝者了。……所説的聖潔靈體、貞潔童女獻給神,就是在神面前持守一顆真心,人的真心就是貞潔,能對神真心的就是持守住貞潔了。這就是你該實行的。該禱告的時候你就禱告,該聚會交通的時候你就聚會交通,該唱詩的時候你就唱詩,該背叛肉體的時候你就背叛肉體,盡本分時不應付糊弄,臨到試煉時站立得住,這就是對神忠心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心裏敞亮多了。不管大紅龍接下來怎麽逼迫我,也不管我能不能接觸上弟兄姊妹、盡上本分,以後的結局如何,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

因着警察的酷刑折磨,我的身體留下了後遺症。醫生説我心瓣受損、心肌缺血,肝、膽、脾、腎都有問題,説我的整個身體就像個破篩子似的。其實,我以前很健康,但現在即使是空手爬到二樓,都已經喘不上氣了,心口也跟着疼。剛被放回來的時候,我的頭頂就像被掀起來似的,特别疼,碰一下更疼。後來,我喝了八十多副中藥,頭疼病才好了一些。我還感覺小肚子往下墜着,疼得厲害,有兩天還連續尿血。當時,我也没有錢看病,心想這回可能真的活不了了,于是我就向神作了一個禱告:「神哪,我的生死都在你的手中,不管我能不能繼續活下去,我都感謝你。」没想到,吃了三天的消炎藥就不尿血了。

經歷了共産黨的抓捕、酷刑,雖然我受了一些苦,但是我的收穫很大。這八天的地獄生活,讓我看清了共産黨就是抵擋神的惡魔。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基督徒,遵紀守法、安分守己,只是想信神追求真理蒙神拯救,力所能及地盡到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但中共警察抓住我就往死裏整。共産黨妄想用暴力、用殘酷的迫害來嚇倒信神的人,讓人都不敢信神、跟隨神,以此來破壞神拯救人的工作,但它越是這樣迫害,我們越看清了它的邪惡凶殘,從心裏更加恨惡它、弃絶它,更加盼望光明,盼望神的國度早日降臨,公平公義在地上掌權。我也感受到了神的愛,如果不是神的保守,不是神話語的帶領,我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那個魔鬼地獄。我從心裏感謝神,願意好好地追求真理盡好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上一篇: 我從魔窟逃出來了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命懸一綫

中國黑龍江 王芳2008年,我在教會負責運送信神書籍。這在有信仰自由的國家,只是一項很普通的事工,但是在中國,却是非常危險的本分,按照中共的法律,若運送信神書籍被抓捕,要被判刑七年以上。所以,盡本分的時候,我和弟兄姊妹都特别地小心謹慎。8月26日那天,我走在路上,突然被好幾輛警車…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與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險些喪命,但這兩次不平凡的經歷卻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堅實根基。在痛苦患難中,全能神給了我最實際的真理澆灌與生命供應,不僅讓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嘴臉,認識了它瘋狂抵擋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領略了神話語的威力與權柄。我能兩次從中共魔爪中死裡逃生,這全是神愛的眷顧與憐憫,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何時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麼危險患難,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積極傳揚神的話、見證神的名,以自己真實的奉獻來還報神的愛。

是誰讓她連父親的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湖北省 陳妮 編者按:陳妮是一名基督徒,她因信神被中共警察追捕被迫離家,四處逃亡,甚至在父親病危時,也沒能和父親見上一面。悲痛欲絕中,陳妮是如何經歷的?下面讓我們走進陳妮的故事,透過她的經歷了解中國大陸基督徒遭受迫害的事實真相。 2017年5月的一天,在外躲避中共抓捕的陳妮收到姐…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