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争名奪利的日子

2022年03月08日

中國河南 趙凡

2020年6月份,我負責教會的澆灌工作。因着缺少澆灌人員,澆灌新人的工作受到影響,我心裏很着急,心想:要是再找不到合適的人,帶領會不會説我不作實際工作?我正發愁的時候,帶領給我提供了一個人選,説從外地剛轉到我們教會的小丹姊妹作過澆灌工作,我心裏很高興,這下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于是,我趕緊約小丹見面,安排她澆灌新人。

為了盡快把姊妹培養出來,提高澆灌工作的果效,我又趕緊安排人幫助她熟悉新人的情况。没多久,帶領來信説,因視頻工作的需要,視頻工作負責人周諾姊妹想讓小丹去學做視頻,小丹也同意了。看到來信,我一下愣住了:從聯繫小丹到安排她澆灌新人,都是我安排的,本想着盡快把她培養起來,提高工作效率,却被周諾半路挖了墻脚。想到小丹一走,我還得再找澆灌人員,要是找不到合適的人,新人得不到及時的澆灌,帶領會怎麽看我呀?我之前為了培養她下的那些功夫不都白費了嗎?不行,我得想法把小丹留下來。于是,我就趕緊給帶領回信,説現在澆灌人員也緊缺,培養人才得根據工作需要和特長來衡量,并强調説小丹以前澆灌過新人,讓帶領跟周諾好好談談,還讓小丹澆灌新人。兩天後,帶領回信説小丹有製作視頻的基礎,她也有些悟性,而且本人也願意做視頻,綜合衡量她還是製作視頻更合適一些。看完信,我很失落,心想:「要不是周諾去跟小丹談,小丹怎麽會想去做視頻呢?現在事情已成定局,我還是趕緊再找人培養吧,不然工作果效再下滑,帶領肯定會説我不作實際工作。」接下來,我又把教會人員篩選了一遍,發現有幾個姊妹比較追求,素質好,是可培養的對象,其中楊明意姊妹比較有親和力,新人都願意和她一起聚會,楊明意很適合澆灌新人。我很高興,準備重點培養這幾個姊妹,特别是楊明意。我心想:這次我得跟緊點兒,争取早日把楊明意培養出來,讓大家看看我還是有工作能力的!

雖然已經有幾個澆灌人員了,可我還是想把小丹找回來。一天聚會,另一個帶領問起小丹的情况,我心裏又隱隱作痛,心想:「我得把周諾安排小丹做視頻的事跟帶領説説,讓帶領對付對付周諾,幫我把小丹要回來,要是能把她要回來,那澆灌工作就多了一個人手,工作果效能更好。」于是,我就把周諾安排小丹做視頻的事詳細地説了一遍,還刻意强調小丹是我先培養的,却被周諾調走了。帶領聽後説:「教會是一個整體,不分彼此,不管把小丹安排到哪裏都是為了工作,製作視頻更需要人,咱們不應該争,既然已經安排小丹製作視頻了,那咱就應該順服。」看到帶領没站在我這一邊説話,我心裏有些失望。

後來,新培養的幾個姊妹中有兩個可以獨立澆灌新人了,我很高興,覺得這段時間的付出總算没白費,帶領了解工作時,我臉上也有光了。可讓我没想到的是,一天,配搭李向真姊妹告訴我,楊明意也被周諾安排去做視頻了。我一聽,一股無名火一下就上來了:「明明是我先培養楊明意的,咋又被周諾拉去做視頻了?周諾先是調走小丹,現在又調走楊明意,我忙活一場,最後人都被她搶去了,我却啥也落不着,這不是白忙活了嗎?」我心裏翻江倒海,氣憤地衝李向真説:「你咋不跟周諾説,楊明意已經開始澆灌新人了,讓她另外找人培養啊?」李向真為難地説:「視頻工作和澆灌工作都很重要,視頻工作更不好找人,咱們還是再商量一下接下來的工作怎麽安排。」我心想:「還商量什麽呀?我看中的人都被周諾挖走了,我連自己培養的人都看不住,弟兄姊妹會怎麽看我呀!不行,這次無論如何,我都得把情况跟帶領説説,找帶領評評理,不然太丢面子了。」

回家後,我就迫不及待地給帶領寫信,可剛提筆,就不知道怎麽寫了。我心想:「算了,乾脆直接約楊明意談談,讓她還是澆灌新人,這樣不就能留住她了嗎?」于是,我又準備寫信約楊明意,可大腦一片空白,一個字都寫不出來。我心裏有些不平安,不由得回想這段時間發生的事。為什麽得知自己培養的人被周諾調走我會這麽氣憤,甚至要寫信向帶領告狀呢?為什麽我一定要把楊明意争回來呢?我向神作了個禱告,然後静下心來尋求,看到神的話:「在神家,只要是追求真理的人,在神面前就是合一的,不是分散的,都是為着一個共同的目標:盡好本分,作好自己分内的工作,按真理原則辦事,按着神的要求去做,滿足神的心意。如果你的目標不是為了這個,而是為了自己,為了滿足自己的私心,那就是撒但敗壞性情的流露。在神家盡本分是按着真理原則,外邦人行事是受撒但性情支配,這是截然不同的兩條路。外邦人是各揣心腹事,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打算,每個人都是為自己的利益活着,所以他們是分利必争、寸利不讓,他們是分散的,不是合一的,因為他們為的不是共同的目標。他們做事的存心、性質是一樣的,都是為了自己,這裏面没有真理掌權,全部都是撒但敗壞性情掌權、當家,都被撒但敗壞性情控制,身不由己,結果在罪中越陷越深。在神家,你們做事的源頭、動機、原則、方式如果跟外邦人一樣,也受撒但敗壞性情的擺弄、控制、操縱,做事的源頭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名譽、自己的臉面地位,那你們的盡本分與外邦人做事就没有什麽區别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看完神的話,反省自己這段時間的表現,不正是活在為臉面地位與人争鬥的情形中嗎?知道小丹要來我們教會,我首先想到的是把她培養起來以後,能提高澆灌工作的果效,證明我有工作能力,好得到帶領的認同,所以我不辭辛勞地下功夫培養她;當得知小丹被周諾調走去做視頻時,我擔心澆灌人員培養不起來,工作果效下滑,自己在帶領面前失去顔面、地位不保,就對周諾産生成見,還找帶領評理,想讓帶領把小丹要回來;當聽到剛培養的楊明意也被調走時,我就生氣發火,甚至想寫信跟帶領告狀,要把人争回來,好保住我的臉面地位。我的所做所行就和外邦人一樣,為了自己的名譽地位與人争鬥,活出的都是撒但的醜相。想想神家培養各類人才,是為了讓弟兄姊妹發揮各自的特長,為福音擴展獻上自己的一份,而我却把培養人當成了謀取自己名譽地位的途徑,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總想與人争鬥,哪有一點兒正常人性?我不由得反思:為什麽我總是為了自己的臉面地位與人争鬥呢?我就繼續尋求,後來看到神的話:「敵基督為了争奪教會帶領的地位與在神選民中的名望采取了各種手段打擊别人抬高自己,他不考慮神家工作與神選民的生命進入受多大虧損,他只考慮自己的野心欲望能不能得到滿足,自己的地位與名譽能不能得到保障。他們在教會與神選民中間所扮演的角色是魔鬼、是惡人,就是撒但的差役,絶不是真心信神的人,也不是神的跟隨者,更不是喜愛真理、接受真理的人。在他的存心目的還没有達到的時候,他從來不反省認識自己,不反省他的存心目的是否合乎真理,從來不尋求如何走追求真理的路達到蒙神拯救。他不是存着順服的心態來信神,來選擇自己該走的路,而是絞盡腦汁地琢磨:怎樣坐上帶領工人的位置?怎樣與教會帶領工人争鬥?怎樣迷惑控制神選民把基督架空?怎樣争奪教會中的地位?如何保證在教會中站住脚跟奪取地位,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最後達到控制神選民搞獨立王國的目的?敵基督心裏朝思暮想的就是這些東西。《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三)》敵基督對待真理原則,對待神的托付、神家的工作,或者對待臨到的事應該怎麽處理,他是有考量的。他不是考慮怎麽能够滿足神的心意,怎麽能不損害神家的利益,怎麽能够讓神滿意、讓弟兄姊妹得益處,他考慮的不是這些,他考慮的是什麽?是他的地位名譽能不能受到影響,他的名望能不能下降。如果按照真理原則做,對教會工作有利,弟兄姊妹也能得着益處,但他個人的名譽就要受到損失,很多人就知道他的真實身量與他的本性實質了,那他肯定不按照真理原則做;如果作點實際工作能讓更多的人高看他、仰望他、佩服他,能有更高的威望,能使他説話有權威,能讓更多的人折服,那他就選擇這麽做,否則的話,他是絶對不會考慮神家利益、考慮弟兄姊妹的利益而選擇放弃自己的利益的。這就是敵基督的本性實質。這是不是自私卑鄙?無論在什麽情况下他的地位名譽都是至高無上的,誰也不能跟他争。《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三)》神的話揭示敵基督特别自私卑鄙,他把自己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誰要是影響到他的名譽地位,他就能絞盡腦汁地與人争鬥,絲毫不考慮教會利益和弟兄姊妹的利益。反省我的表現流露不是跟敵基督一樣嗎?我安排小丹和楊明意澆灌新人,就是為了利用她們提高我的工作果效,好得到帶領的認同。周諾把人調走後,我擔心工作果效受影響,會危及到我的名譽地位,就與她争鬥,想把人奪回來,絲毫不考慮是否會損害教會的利益。我心裏裝的全都是自己的名譽地位,特别自私卑鄙,没有人性理智。弟兄姊妹不是哪一個人的私有財産,他們有哪方面的素質、特長,都是神命定好的,是神為了他的工作而預備的,没有「這個人是你的人,那個人是我的人」或者「先下手為强」的説法,教會工作哪裏有需要就應該把人往哪兒調,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周諾根據原則和弟兄姊妹的特長為教會培養人才是正當的,也是合情合理的。可我却認為小丹和楊明意是我先選出來培養的,誰也不許動,甚至打着為教會培養人才的旗號利用弟兄姊妹,讓她們成為我的左膀右臂為我所用,滿足我被人高看的野心欲望。看到周諾做的對我的名譽地位不利,我就使用各種手段攔阻、打横,發泄不滿,這不是和宗教裏那些牧師長老説的「這是我的羊,誰也不許偷」這話的實質一樣嗎?宗教界的牧師長老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竭力抵擋、定罪神的末世作工,攔阻信徒尋求考察真道,把人都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裏。我為了得到帶領的認同和弟兄姊妹的高看,就想把這些可培養的弟兄姊妹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把他們當成自己的私有財産,不允許别人調動。我和宗教界那些牧師長老有什麽區别啊?我走的不正是與神為敵的敵基督道路嗎?認識到這兒,我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看到自己自私卑鄙,盡本分絲毫不維護教會利益,盡維護自己的地位,完全被名譽地位蒙蔽了雙眼,實在太危險了。想想那些敵基督,不就是在盡本分時總追求名譽地位,死不悔改,最後作惡多端導致被開除的嗎?我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最後肯定跟他們的結局一樣啊!

後來,我看到一段神的話:「當你心裏總有争奪地位的意念、欲望時,你得能意識到這種情形如果不解决必然會釀成怎樣的惡果,就得趕緊尋求真理把争奪地位的欲望化解在萌芽狀態中,然後用實行真理來取代。當你實行真理的時候你争奪地位的野心欲望就减弱了,就不會對教會工作形成攪擾了。這樣你的這種行為在神那兒看是蒙紀念的,是蒙神稱許的。《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三)》神的話指出了實行路途,發現自己想為個人的利益與人争鬥時,應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背叛自己,放下自己的野心欲望,尋求真理原則,按原則盡本分。其實,不管教會安排小丹和楊明意盡哪方面的本分,都是為教會培養人才,最終目的都是為了讓弟兄姊妹發揮自己的特長,能盡好本分見證神,我應該感到高興,而不是為了自己的名譽地位去争、去奪。另外,教會培養人都是有原則的,一方面是根據教會工作的需要,另一方面是根據個人的特長。哪個人適合盡什麽本分,應先根據他的特長來衡量,如果這個人有幾方面的特長,那就根據本分的需要,哪項工作急需人配合,另外也應該根據他本人的意願安排他盡哪方面本分。就拿培養視頻人才來説,具備這方面特長的人不是很多,而澆灌人員只要領受純正,對神作工异象方面的真理比較透亮,對人有愛心、有耐心,就可以勝任,澆灌工作選人的範圍比視頻工作要廣泛得多。小丹學過製圖,具備製作視頻的特長,她本人也喜歡做視頻,安排她製作視頻合情合理。小丹和楊明意被調走了,我還可以在教會裏找其他弟兄姊妹培養,只要多花點時間、精力,還是能找到合適的人的。明白這些後,我向神作了一個禱告,願意擺對存心,根據原則來盡本分,不再為自己的臉面地位去和周諾争了。

兩天後,周諾來信説從其他教會調過來兩個製作視頻的人員,可以讓小丹和楊明意回來,根據特長安排盡其他本分。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更感覺蒙羞慚愧。隨後,我就安排兩個姊妹來澆灌新人。不久,我聽説教會帶領準備安排楊明意去繪製圖片。我心想:「楊明意善于澆灌新人,怎麽能安排她去繪圖呢?她要是走了,那我不是白花精力培養她了?我得趕緊去跟楊明意談談,讓她繼續澆灌新人。」這些想法冒出來的時候,我意識到我又想為自己的名譽地位争了,就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帶領我能背叛自己,擺對存心,以教會利益為重。最終不管安排楊明意盡什麽本分,肯定是根據工作的需要,我不能為自己的名譽地位去争了,應該順服下來。這樣想的時候,我心裏平安踏實了很多。後來,我見了帶領,她説:「楊明意擅長繪圖,根據原則衡量,楊明意更適合盡這方面本分。」聽到這個消息,我没有生氣、失落,反而笑着説:「感謝神,如果是以往,我肯定會為了自己的名譽地位和你們争,但是這段時間藉着神的顯明和神話語的揭示,我認識到這樣做人太自私卑鄙,讓神厭憎,也明白了教會安排人盡什麽本分都是根據原則來衡量的。楊明意有繪畫的特長,安排她盡這個本分符合原則,我没意見。」帶領聽後也笑了。

經歷過來,我真實地體會到,臨到事多考慮教會利益、弟兄姊妹的利益,不為自己的名譽地位去争、去奪,這樣做人心懷坦蕩,心裏也踏實有享受。感謝神!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神的審判刑罰對人是最大的拯救、最真實的愛

我是個本性特别狂妄自大、喜愛追求名利地位的人,與人接觸總願意被人高看,喜歡讓人注重自己。多年來,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我不知受了多少撒但的苦害與折磨。後來,藉着經歷全能神在我身上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我才一步步從撒但的捆綁中超脱出來,真正得着了釋放自由,活得輕鬆愉快起來。多年前我…

保全自己坑害了教會工作

韓國 鄭鄴我在教會作視頻工作。李彬是我們的負責人。剛開始與她接觸,看到她盡本分能受苦付代價,經常熬夜審核視頻,我心裏還挺高看她的。可接觸一段時間,我發現她比較狂妄自是,盡本分獨斷專行,不容易接受别人建議。我們提出視頻中有問題需要修改,她常根據自己的思路來否定我們的建議,説「這些問…

我不再因着拙口笨舌自卑了

菲律賓 方尋 我從小就是一個性格比較内向的人,表達能力也差,和陌生人接觸時不太敢説話,人多的時候就感到很緊張,總怕自己説話表達不清楚丢人現眼,為此我常常感到很自卑。2023年8月,教會安排我澆灌新人。盡這個本分需要經常和新人聚會,還要和其他澆灌人員一起交流,面對這些場合我常常感到…

灾難中有神同在比什麼都幸福

山西省 進深 2012年7月,我經歷了兩次大洪水,第一次我兒子家和鄰居家都進了水,只有我家没事,這都是神的保守。半個月後,也就是7月27日早上,洪水再次襲來,這是60多年來最大的一次洪水,那驚險的場面如今回憶起來仍舊令我心有餘悸。 記得那天早上我正給工人們做飯,只聽見外面雷聲不…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