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徒見證:她不再與人爭名奪利了

78

李 琳

淳真坐在公交車上,漫無目的地望著窗外來來往往的車輛,有些心不在焉。

最近,淳真剛來這邊教會盡本分,在新的環境中,面對教會的一些實際難處,她感到有些發矇,而跟她一起盡本分的程心在工作上卻得心應手,交通真理滔滔不絕,弟兄姊妹有問題都找她解決。淳真看到這一切心裡很不服氣:「我的素質不比程姊妹差,工作能力也具備一些,只是剛來這邊盡本分還不熟悉罷了,我再努努力也會成為教會的焦點!」淳真在心裡暗暗使勁兒一定要超過程心。

今天淳真早早地來到聚會點,推開房門,她看到程心和其他的姊妹們有說有笑,心裡很不舒服:「哼!一會兒聚會時我好好交通,大家肯定會高看我的!」

可是事與願違,聚會交通時,淳真大腦一片空白,說話也不打點。「怪了?明明腦子裡已經打好了『講道草稿』,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真是丟死人了!」淳真感到納悶。看到弟兄姊妹們認真地聽程心交通,淳真坐在一邊躍躍欲試,心裡乾著急,想交通但又交通不出來,對程心滿了嫉妒。

淳真跟程心還有教會其他幾名執事一起商量工作。淳真對程心特別「關注」,認真地聽著程心說的每一句話,一旦聽出點問題,她第一時間就給提出來,即使不是什麼大問題,淳真也會借題發揮把涉及到的問題都說出來,然後談出自己的「高見」。從其他人贊同的目光中,淳真心裡一陣竊喜,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有時程心軟弱了,淳真外表上也會扶持幫助,可她心裡卻暗自高興:「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弟兄姊妹肯定不會再高看你了,第一是我的!」

後來程心被選為教會帶領,淳真依然是教會的一名執事,她哪能服氣,想超過程心的野心慾望在心裡更加膨脹。

一次,淳真跟程心去扶持一個姊妹,程心剛談了點對神話語的領受,還沒等談自己的經歷認識,淳真就在旁邊「善意」地提醒程心,不要講字句道理,得結合自己的實際經歷來交通,程心一時很尷尬,也有些受轄制,不知該怎麼繼續往下交通。

回來的路上,淳真口無遮攔地對程心說:「程姊妹,咱們相互提提建議啊。我發現你最近不管是聚會,還是扶持弟兄姊妹,感覺你有些狂妄,說話站地位,咱都有這方面的敗壞性情,但是得注重解決,要不就會轄制人啊!」程心微微皺眉,自責地點了點頭。

兩人的身影逐漸遠去……

慢慢地,在淳真的強勢排擠下,程心更受轄制了,平時除了把教會的工作安排一下,話越來越少了。這時終於有了淳真的「發展空間」,當程心聚會不說話時,她就「跳」出來佔主導了。不管在哪個聚會點,淳真都高談闊論,滔滔不絕。

敞開心交通神話

一段時間後,淳真似乎成了教會「名副其實」的帶領,而真正的帶領卻被排擠到一邊去了。此時的淳真已被野心慾望沖昏了頭腦,她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心裡不由得有些沾沾自喜。她並沒有意識到作為一名基督徒,自己該怎樣遵行神的道,實行神的話語。

「淳真啊,教會帶領跟教會執事的職責是不一樣的,咱們得按原則辦事,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最要緊。對於教會的工作咱是得有負擔,但還得跟教會帶領商量著來,大家和諧配搭、同心合意地盡本分,教會的各項工作才能作好啊!」教會裡一名年長的姊妹提醒淳真。

淳真礙於臉面口頭上應付說「是的,是的」,但心裡卻想:「你沒看見教會帶領一點負擔也沒有嗎?我這是有責任心,是在維護教會工作。再說了,我安排事的能力也不比程心差啊!」淳真並沒有因著姊妹的提醒反省認識自己,照樣我行我素。

程心雖然話少了,但並不是淳真認為的沒負擔,她對教會的問題看得還是挺準的,也能解決弟兄姊妹的實際問題。而淳真雖然外表熱心,但靈裡卻感覺枯乾,也解決不了弟兄姊妹的問題,越是這樣,她對程心的嫉妒心越強,總想著怎樣能把程心徹底比下去就好了。

程心生病了,淳真外表上也關心照顧她,幫著端茶倒水,心裡卻希望程心最好是得個什麼不好的病就不能盡這個本分了,這樣她就沒有競爭對手了,還有可能被選為教會帶領,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成為教會的第一了。

最近,上層帶領來聚會談到教會工作時,指出了程心本分上的一些缺少,淳真表面上不動聲色,心裡卻在暗自揣測:「程姊妹是不是該撤換了,她要是被撤換就好了,教會帶領就是我的了。」

淳真整天想的不是如何盡好本分,而是盯著帶領的位置,想著怎麼能把程心比下去自己取而代之。因著淳真一直活在爭名奪利的情形裡,盡本分也沒有果效,她的種種做法無形中給教會工作帶來了打岔攪擾。

失去了神的帶領,淳真靈裡越來越黑暗,心裡感到壓抑、痛苦,絲毫感覺不到神的同在。淳真很茫然……

沒過多久,淳真執事的職務被撤換,教會安排她先在家裡靈修反省。

淳真坐在書桌前,眼睛注視著電腦,漫無目的地滑動著鼠標,情緒很低落。她在心裡問自己:「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到底是怎麼造成的呢?」淳真不明白,便向神禱告,尋求用真理解決自己的問題。

第二天,淳真看到一段神的話,「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讀了神的話淳真清醒了,神揭示的「你爭我奪」不正是自己嗎?與程心配搭盡本分的一幕幕情景就像過電影一樣浮現在淳真的腦海,是那麼清晰……淳真想到自己來到這邊教會後就跟程心爭、比:看到程心素質、領受都挺好,對教會也有負擔,弟兄姊妹有問題都願意問程心,淳真心裡就不服氣,滿了嫉妒,總想藉著聚會交通神的話時顯露自己超過程心;當明著比不過程心時,淳真就開始暗中使壞,商量工作時程心提出的建議,她就故意挑毛病,藉此談出自己的「高見」,把自己「推薦」出來,讓別人看到她比程心高;程心被選為教會帶領,淳真的地位心更是受到了衝擊,爭強好勝的心也更加強烈了,為了把程心比下去,淳真藉著給程心提盡本分中的缺少故意抓她的把柄,變相地打擊她,導致程心受轄制,盡本分也被動了;當程心受轄制在聚會中不太說話時,淳真並沒有因此而反省自己,反而藉機跳出來,不知羞恥地站在帶領的位置上發號施令,讓教會中的弟兄姊妹都聽她的,以此來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看到程心身體不好,淳真雖然幫助她但也是假慈悲,其實心裡希望程心得個不好的病盡不了帶領的本分才好呢!

想到這兒,淳真心裡一驚,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爭強好勝的心這麼強,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竟能流露這樣惡毒的想法。此時,淳真還想到當上層帶領說到程心工作上的問題時,她根本沒想著憑愛心去幫助程心,而是希望程心被撤換她好取而代之。

淳真越想越覺得自己太卑鄙、齷齪,為了把程心比下去,把自己樹立起來,竟然這樣不擇手段。神的話「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觸動了淳真的心:「是啊,我只是糞土中的蛆蟲,低賤得一文錢不值,可我卻不認識自己的身分地位,總跟人爭、比,就是地位再高,人再高看又能怎麼樣呢?能改變我原有的實質嗎?」淳真默默地揣摩著。

淳真看到自己人性太陰險惡毒,心中自責、懊悔,感到不安。她向神禱告:「神哪!你高抬我在教會盡本分,可是我不務正業沒把本分盡好,整天與姊妹爭、鬥,總想把她比下去,活在這樣的敗壞性情中,給姊妹帶來的是傷害,給教會工作帶來的是打岔和攪擾。神哪!我這哪是在信神、盡本分啊?簡直就是在作惡!神哪!我錯了,我願向你悔改認罪,不再和姊妹爭名奪利了,願你再給我一次盡本分的機會,使我在新的環境中與弟兄姊妹同心合意盡好本分,也能追求變化活出正常人性。」

懺悔的禱告

不久,淳真盡上了新的本分,她很珍惜神給的這次機會。與淳真配搭盡本分的安靜姊妹,她們之前就認識。剛看到安靜時,淳真心裡很高興,想著安靜盡這個本分時間長,她得學學安靜的長處,一定得好好與安靜配搭,同心合意把本分盡好。

一段時間後,淳真傳福音的果效明顯沒有安靜好,她心裡有些不舒服。

「最近,又有十幾個尋求真道、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終於回到神家了,真是感謝神啊!」

「是啊,安姊妹對這些新人可有愛心了,真是沒少給他們交通真理啊!」

「看來還是安姊妹明白真理,有工作能力啊!」

當聽到弟兄姊妹誇獎安靜時,淳真心裡特別難受,爭強好勝的心又出來了,她心想:「我才剛盡這個本分,還看不出誰比誰強呢,再說了,我之前在教會當執事時,安靜只是個普通信徒,也比我強不到哪兒去。現在只要我多操練操練,肯定不會比她差的,到時候大家就不會低看我了。」

不久,教會帶領安排淳真跟安靜一起配搭澆灌新人,正巧安靜有事需要出去幾天。一聽安靜要出去,淳真別提多高興了,她心想:「這回可好了,趁這幾天你不在,我可得鉚足了勁兒盡本分,在你回來之前,我一定得把這幾個消極軟弱的新人扶持起來,到時讓你看看我這兩把刷子還是挺有能耐的,也不比你差,弟兄姊妹再也不會覺得我不如你了,上層帶領肯定也會高看我的。」

昏暗的路燈下,一個騎著自行車的身影由遠及近——是淳真,她剛扶持新人回來。

進屋後,淳真疲憊地坐在沙發上,目光中透出一絲焦慮。最近,淳真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在這幾個新人身上,話沒少說,路也沒少跑,可是新人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淳真喝了口水,繼續思索著:安靜過幾天就要回來了,我一定得趕在她回來之前把這幾個新人扶持起來。

幾天後,安靜回來了,淳真帶著安靜和教會帶領去給新人聚會,她們走在路上說著話。

「淳姊妹啊,這幾個新人的情形怎麼樣?他們今兒能來聚會嗎?」

「他們聚會都挺積極的。最近,我可沒少在這幾個新人身上下功夫,也沒少給他們交通真理,雖然忙點兒,不過還好,他們領受都挺好的。」淳真迫不及待地說。

「感謝神!」教會帶領跟安靜異口同聲地說。

可是,來到聚會點後的情況讓淳真有些失望:本想著新人都來聚會了,這就是自己的「成果」,可新人聚會時提了好幾個問題。淳真心裡很不悅:「這讓帶領跟安靜怎麼看我啊!她們肯定認為我沒有工作能力,又不明白真理,連新人的問題都解決不了。」她長長地嘆了口氣。

「安姊妹,你跟淳姊妹根據新人提出的問題,憑愛心多幫助幫助,多給他們交通交通吧。」聽了教會帶領的話,淳真覺得顏面掃地,好像沒有安靜自己扶持不起來這些新人似的。

淳真心裡的抵觸寫在了臉上,她不想與安靜一起配搭,更不願承認自己不行,只想一個人澆灌這些新人,以此證明自己比安靜強。淳真按捺不住內心的想法,主動提出她和安靜分開澆灌新人。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淳真加班加點地給新人聚會,可新人的問題還是沒能解決。在事實面前,淳真心裡清楚自己明白真理太膚淺,也想和安靜一起去幫助新人,但又不願開口,她不想低頭承認自己不如安靜。

不知不覺,淳真感到盡本分越來越吃力,給新人聚會交通也乾乾巴巴的,沒有亮光,什麼問題也看不出來,加上最近她的後背也開始疼,她意識到自己的心離神遠了,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她。這時,她才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反省自己。

晚上,淳真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她回想這一段時間自己盡本分外表也挺忙碌,但是心卻沒用在本分上,總擔心自己做不好就會落在安靜後面,活在和安靜攀比的情形中,比不過就難受、痛苦,靈裡黑暗、下沉,一點也不得釋放。

淳真的背有些難受,她打開台燈,坐起來靠在床頭上,繼續思索著:為什麼自己總要與人爭、與人比呢?爭強好勝的心怎麼就那麼強烈呢?淳真想不明白,她心裡感到很苦。

一縷暖暖的陽光照在客廳裡,讓人感到十分愜意。淳真跟教會帶領周姊妹敞開心說自己的情形。

周姊妹讀了一段神的話:「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樣一個人,有這些表現,他的本性是什麼?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他的表現,這與本性有什麼關係呢?他的本性是什麼?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從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周姊妹說:「淳姊妹,還有一段交通講道,你讀吧。」

淳真動了動鼠標,看著電腦讀道:「神說,保羅『他已學會了「作工」,也學會了忍耐,但他的舊性——爭強好勝、唯利是圖的本性在他身上仍是存留著。』爭強好勝是什麼性情,什麼本性啊?(狂妄自是。)狂妄自大,自高自是,誰也瞧不起,總覺得自己行,別人誰也不行,不服任何人,這是不是狂妄自大呀?(是。)在保羅狂妄自大的本性裡爭強好勝特別突出,那他爭強好勝的性情流露出來,我們看得最明顯的是什麼地方?就是他對其他的使徒誰也不服啊,好像其他的使徒都不如他,他總見證自己高過其他使徒,讓人在眾使徒當中高看他,這是不是爭強好勝啊?(是。)這是保羅本性裡流露出來的,從書信裡我們就能看見這個問題。那在當時那個時代,保羅跟他的同工配搭事奉神的時候,如果別人講點道交通點亮光比他高了,他能不能服下來?如果別人身上有什麼優點、長處他能不能學會學習、接受啊?如果有一些人特別崇拜別人、高看別人,他心裡能不能接受啊?(不能。)他不能接受,他會產生什麼樣的作法呢?要跟別人爭,要跟別人比,非得把別人比下去,讓大夥高看他才算達到目的,保羅就是這麼作工的。」(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五十八輯》)

神的話和交通講道讓淳真感到扎心,她認真地揣摩著……

周姊妹若有所思,交通道:「神的話揭示保羅的性情狂妄,爭強好勝,讓我也想到了自己。前段時間,我被選為教會帶領後,看到配搭姊妹各方面都比我好,我心裡就著急,就怕自己被姊妹比下去,失去了地位。那段時間,我活在了爭名奪利的敗壞性情中,一個勁兒地作工、講道,就是想超過姊妹,想證明自己,想讓弟兄姊妹都聽我的,都圍著我,當神的審判刑罰臨到,我失去了聖靈作工活在黑暗中才反省自己。後來,我從這段神的話和交通講道中看到,保羅為主作工多年一直不認識自己的身分地位,還能憑著狂妄自大、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高舉自己、樹立自己,最後說自己活著就是基督。我這才看到自己也是因為本性太狂妄就總跟人爭、跟人比,這樣的性情不解決真是太危險了,只能走上保羅敵基督的道路,被神淘汰。」

淳真聽後心有餘悸,表情憂慮地說:「這段時間我能再次活在爭名奪利的敗壞性情裡,也是因著性情太狂妄了。剛開始盡本分時,我看到安靜傳福音果效比我好,又聽到弟兄姊妹誇她明白真理,我心裡就不服氣,暗自跟安靜較上勁兒了;後來跟安靜澆灌新人時,我趁她有事不在,就趕緊加班加點地扶持新人,表面上打著忠心盡本分的旗號,其實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證明我不比她差;解決不了新人的問題時,我還不服氣,還想爭,還想比,只想甩開她一個人單幹,心中已經完全沒有神了;沒有了聖靈的作工帶領,我解決不了新人的難處問題,明知自己明白真理膚淺還不願低頭承認,更不能放下自己向安靜尋求交通;後來病了,我這才來到神面前反省自己。」

淳真心裡有些難受,停頓了一下,她接著說:「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讓我看到自己的性情太狂妄了,跟保羅一樣,不服任何人,總想讓人都高看我,都圍著我轉,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爭名奪利、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的確成了我的本性,成了我的生命,活在這樣的敗壞中,我只覺得自己好,不會吸取別人身上的長處,更不會跟人好好配搭、同心合意地盡本分。看到自己一點也不顧及神家的利益,不是為了滿足神而盡本分,更沒有體貼神的心意把新人澆灌好,而是利用盡本分顯露自己、證明自己,我真是沒有人性,太卑鄙了!」淳真感到蒙羞、自責,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流出來,她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接著說,「經歷神這樣的審判刑罰,我現在才看到自己信神多年,仍被狂妄自大的本性控制著,總想高居人上,總想為首不願為尾,實質和保羅一樣,是在與神爭奪地位,走的是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神的性情聖潔公義,不容人觸犯,保羅一直與神對抗,至今仍活在神的刑罰之中,如果我再硬著頸項不向神回轉,甚至不惜損失神家利益也要與姊妹爭、鬥,必然會觸犯神的公義性情,結局和保羅一樣,就是沉淪滅亡。」

認識到這些後,淳真感到有些害怕,這時她也清楚地意識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性情太狂妄,需要神的審判刑罰來潔淨變化自己。是神藉著周圍的環境及人事物的對付、顯明制止了她作惡的腳步,體會到神的拯救太實際,淳真默默地在心裡向神禱告悔改。聽了淳真的交通,周姊妹感同身受,點點頭說:「你能認識到這些,都是聖靈的開啟帶領。感謝神!我們再來讀一段神的話吧。」

周姊妹讀道:「在神的眼中,你永遠都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無論你的能耐與本領有多大,無論你具備多少恩賜,然而你的一切都在造物的權下。……所以造物主與受造之物的關係是永遠都不可能改變的。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周姊妹交通:「我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太渺小了,是神給了我們這口氣息,我們才能活著。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神命定我們生活在地上,那我們就應該老老實實地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聽神的話,實行神的話,完成神交給的託付,這才是我們該追求的。」

淳真認真地點點頭,說:「是啊,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無論神把我安排在什麼樣的環境裡,與哪個姊妹配搭,我得站好自己的位置,把心用在盡本分上,走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性情變化的路,這樣實行才合神的心意啊!」

倆人繼續交談著……

清晨的空氣格外新鮮,淳真打開窗戶,坐在書桌前靈修,她讀了一段神的話:「正常情況下,沒有哪一個人對什麼事都是精通的,沒有『萬事通』這樣的人,就是你大腦再發達,你見識再廣,總有你不明白、不知道的地方,不知道的行業或者技術,就是在各行各業當中或者在做各項工作當中總有你不知道的死角,總有你夠不上、達不到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神話才能達到性情變化》)「本來弟兄姊妹在一起配搭就是一個取長補短的過程,你用你的長處彌補他的短處,他用他的長處又彌補你的不足,這就叫取長補短、和諧配搭。只有和諧配搭,人在神面前才蒙祝福,這樣就越走越順,越走越光明,心裡越來越踏實。」(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談談和諧配搭》)

神的話使淳真的心裡亮堂起來,她把聖靈的開啟亮光記錄在電腦上。

安靜的房間只能聽到「噼里啪啦」的打字聲,一個個字就像音符似的跳了出來,淳真寫道:「神是公義的,神給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長處,沒有哪個人是完人,沒有哪個人是全才。是啊,神把我和弟兄姊妹安排在一起盡本分,是讓我們互相取長補短,互相補足,這樣才能逐步有長進。我以前沒操練過澆灌新人,教會安排我盡這個本分,不是我有能力,而是因為我有缺少、不足,神要藉著這個本分加給我很多我原本沒有的真理。安靜比我明白真理,交通真理也比我透亮,神把我們安排在一起,讓我吸取她的長處來補足我的缺少,這是神對我的愛。如果我還故步自封,頑固地持守自己明白的那點字句道理,是永遠不會有長進的,這不是辜負了神對我的良苦用心嗎?」淳真抬頭望了望窗外,心裡對神滿了感激,她終於明白神把自己安排在不同的環境中,背後飽含著神多少的愛和拯救啊!在神話語的引導帶領下,淳真的心態一點點開始扭轉了,她從心裡不願再與姊妹爭,與姊妹比了。

一天,淳真把她裡面流露的這些敗壞、不對的追求觀點跟安靜敞開說了,藉著彼此的交通,她們都對神有了些認識,看到神的公義聖潔,人憑敗壞性情活著,爭名奪利,爭強好勝,是讓神厭憎的,聖靈也不會作工,最終只能打岔攪擾教會的工作,讓教會利益和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受虧損,淳真跟安靜向神獻上禱告,把新人的難處也向神交託。當她們同心合意配搭在一起時很快看到了神的祝福,新人通過讀神的話、看神家的福音電影,不明白的問題很快就解決了。

陽光明媚

接下來,淳真跟安靜一起盡本分時,安靜說的觀點淳真不能很快就接受,也會流露敗壞性情,但淳真能意識到她把眼光盯在安靜身上是不對的,就趕緊把心安靜在神面前求神保守她能不憑敗壞性情活著。淳真看到一段交通講道說:「盡本分的時候跟誰配搭,咱就跟誰好好配搭,人家有什麼長處咱就學;咱們有什麼不明白的就跟人交通、尋求就完事了。……跟誰配搭就看人家長處,就學人家長處,就能正確對待人家,該尊重的尊重,該順服的順服,誰說的對,咱都聽啊!就一個『誰說的對,咱就能聽』這一條如果人實行出來,那就差不多。」(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五)》)淳真有了實行的路途,誰說的對就聽,這就是接受真理的一種態度,有了這樣的態度才是有人性的人,才能把本分盡好。

後來,淳真在澆灌新人時主動把不明白的問題提出來跟李姊妹交流。李姊妹很耐心地幫助她,她們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真理原則。很快,淳真的缺少得到了補足,對以前不明白的真理也更加透亮了。有了這些收穫,淳真心裡很得安慰。

沒過多久,淳真與小潔姊妹配搭盡本分,小潔大學畢業,年輕、素質又好,剛接觸姊妹時,淳真心想:不知小潔明白真理怎麼樣,澆灌新人會不會比我好、比我強?當閃過這樣的意念時,淳真知道自己又想與姊妹爭、與姊妹攀比了,就趕緊向神禱告,願神帶領她能背叛不對的存心意念,不憑敗壞性情活著。想到神把她們安排在一起,必有她當學的功課。這樣實行後,再面對小潔時,淳真心裡很坦然。

但沒過幾天,淳真看到小潔交通真理比她好,心裡多少有些難受,也想超過小潔。當淳真這樣想時,一段神話語浮現在她的腦海,神的話說:「不管素質差、素質好,能接受事實,接受正面事物,接受別人的意見,這都是學本領、充實自己的好的方式,好的進入的路,這麼做不會低人一等的。人性情不好,無知、狂妄,就總覺得多聽別人的話或者承認自己不能、不行丟臉,不能那麼做人,那麼做人沒尊嚴。其實正好相反,你狂妄,自是,什麼也不學,在各方面你都不精明,都沒什麼見識,沒什麼見地,沒什麼思想,這才丟臉,這才喪失人格,沒有尊嚴。」(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神的話再次讓淳真有了清晰的路途:能承認自己的缺少,向別人學習,接受別人的意見,這不是丟人的事,這是學功課的好時機。

淳真心裡感到愉悅,她主動向小潔尋求、交流自己不明白的問題。藉著小潔的交通,淳真的問題得到了解決,她也明白了自己沒有小潔交通得好,是因著對相關的真理不透亮,通過跟小潔的溝通淳真心裡特別釋放,她感謝神的恩待!

經歷幾次的審判刑罰後,淳真在與姊妹們配搭盡本分的過程中,明顯感覺到自己爭名奪利、爭強好勝的心能放下一些了,也能與姊妹們和諧配搭了,她在澆灌新人的本分上也明顯比以往有了長進,這都是神作工在她身上達到的果效。

淳真深知,是神把她從追名逐利的敵基督道路上一點點帶上追求真理的路,這背後傾注著神太多的愛,太多的心血代價,淳真真實地感受到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看到神的實質真是太美善,神在她身上所作的這一切都是愛,都是拯救!她的心被神的愛溫暖著,但她深知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撒但的本性已經成為她的生命,她還需要經歷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才能得著潔淨變化。淳真從心裡體會到,神的審判刑罰是她生命的需要,更是人蒙拯救得潔淨的路。

淳真滿面春風,迎著朝陽,騎著自行車行走在盡本分的路上,她哼唱著神話語詩歌:「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

相關內容

站好自己的地位 心裡有享受
基督徒日記——神愛帶我走出爭名奪利的痛苦日子...
落選後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