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行真理不能憑情感

2023年05月04日

中國廣西 佳明

2017年7月的一天,我收到帶領的來信,説教會正在清理不信派一類的人,讓我寫一下我弟弟的表現。我感到有些驚訝,也有點緊張,「是不是要清除我弟弟了,不然怎麽現在讓我寫他的表現呢?」想到我弟弟平時有空也不看神的話、不聚會,總是和朋友吃喝玩樂,隨從世界潮流,對信神的事根本就不感興趣,他還勸我别總是信神,讓我和他一樣追求世界。我給他交通神的話,他不但不聽,還厭煩地説,「不要説了,老是説這些有什麽用,我都聽不進去!」然後就跑去睡覺了。弟兄姊妹針對他這些問題多次交通幫助,勸他多讀神的話、參加聚會,但他絲毫不接受,還説信神很受約束,總得抽時間聚會,當初信神是迫不得已,是為了應付我媽才信的。這些都是他的一貫表現。這樣看來,他確實屬于不信派,如果教會要清除他,這也符合原則。可我們倆關係一直挺好,從小到大,他有什麽好吃的都會留一些給我,誰給他錢他也會分一半給我;上學時,有一次我被老師處罰留堂,他還難受得哭。我們村很多兄弟姐妹的感情都没有我們倆好。想到這些,我就不忍心寫他那些不好的表現,不想破壞這份感情。如果我如實寫他的表現,到時候教會把他清除了,那他蒙拯救的希望不就没了嗎?我這樣做是不是太殘忍、太無情無義了?如果他知道我寫了他不好的表現,會不會再也不理我了?我還是稍微寫得好一點吧,就寫他平時也會看一些神的話,雖然不聚會了,但心裏還是相信有神的,這樣也能給他留點餘地,到時候帶領看到這些表現,可能還會再找他交通一下,或許他還有可能不被清除。但如果我不如實寫,這就是説謊,隱瞞事實真相,還會誤導弟兄姊妹,攪擾教會工作的正常進展。一邊是教會的工作,一邊是我弟弟,我該怎麽辦?我心裏很難受,盡本分心也安静不下來。一想到要寫我弟弟的表現,我就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怎麽下筆。我越想心裏越亂,就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想公正地把我弟弟的表現寫出來,可是我受情感轄制實行不出來,願你帶領引導我不憑情感對待這事,能按你的話去實行。」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説:「那些把根本不信的兒女、親屬拉到教會裏的人都是私心太大的人,都是獻好心的人,這類人只講愛心,不管他們信不信,也不管是否是神的心意,有的把妻子拉到神面前,或者把父母拉到神面前,不管聖靈是否同意,不管聖靈是否作工,他們一味地為神『收養人才』。你對這些不信的人施好心有什麽益處呢?這些没有聖靈同在的不信派即使是勉强跟隨也不能像人想象的能蒙拯救,蒙拯救的人并不是那麽簡單就可得着的人。不經聖靈的作工與試煉也不經道成肉身的神的成全根本不能被作成,所以這些人從開始挂名跟隨就没有聖靈的同在,因為根據他們的條件與實際情形根本就不能被作成,聖靈也就不打算在其身上花費太多的精力,也不作任何開啓與引導,只是任其跟隨下去,到最終顯明其結局就可以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我總想把我弟弟的表現寫得好一點,讓他能留在教會,有機會蒙拯救,這只是我一厢情願的想法。神的話很明確地告訴人,不真心跟隨神的、挂名信的是不能蒙神拯救的,神拯救的是喜愛真理、能接受真理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獲得聖靈的同在與作工,才能明白真理、得着真理,最終蒙神拯救剩存下來。而不信派的實質是厭煩真理,從來不接受真理,不管信多少年,他的看事觀點、人生觀、價值觀都没有絲毫的改變,還是跟外邦人一樣,這樣的人神不承認,根本無法獲得聖靈的開啓帶領,就是跟到最後也不可能有生命性情的變化,没法蒙神拯救。想想我弟弟的表現,他就是不喜愛真理、厭煩真理,平時跟外邦人一樣注重吃喝玩樂,根本不看神的話,也不聚會,更不願意盡本分,他還總説「信神没什麽意思,信和不信都一樣」,不管誰給他交通,他都聽不進去,交通多了就反感抵觸。從我弟弟的一貫表現看,他就是不信派,神根本不承認他,他也不可能獲得聖靈的作工達到明白真理,即使我把他的表現寫得再好,把他留在了教會,他也不可能蒙拯救。現在,我已經確定了他是不信派,如果我還憑情感袒護、包庇他,想把他繼續留在教會,這不是明顯違背原則嗎?要是我不根據事實公正地寫我弟弟的表現,誤導了弟兄姊妹,導致該清理的人不能被清理出去,這不是攔阻了教會工作嗎?我意識到這樣做的嚴重後果,我得放下情感,根據原則實行,把他的情况如實反映給教會,這樣才合神的心意。于是,我就把他的表現寫下來交給了帶領,感覺心裏踏實了許多。最後,教會按原則把我弟弟清除了,我也坦然接受了這個結果。幸虧神話語的引導帶領,我才没憑情感袒護我弟弟,能客觀公正地評價他,我心裏很感謝神。

2021年7月份,教會帶領又讓我寫我媽的評價。我想起前段時間,我媽不按原則傳福音,導致弟兄姊妹差點被抓,弟兄姊妹指出她的問題,她不接受,還活在是非中糾纏不休,弟兄姊妹都不敢再給她指點問題了。其實,我媽這樣胡攪蠻纏不是一次兩次了。一次聚會,帶領讓一個姊妹讀神的話,没讓她讀,她就散布説帶領打壓她,是假帶領。一姊妹看到她在聚會時大吵大鬧,就提醒她聲音小點兒,注意環境,我媽竟然説姊妹是找她的碴兒,讓姊妹下次不要來了。她經常為一點兒小事跟人争論不休,在聚會中胡攪蠻纏,對教會生活已經形成了打岔攪擾。弟兄姊妹多次交通幫助、修理對付,希望她能認識自己趕緊悔改,可誰説她都不服,她還歪曲事實,説她只是説錯一句話,就被人抓住不放,一點兒都不接受真理。根據她這些表現,按原則應該隔離反省,以免她繼續攪擾,影響弟兄姊妹正常聚會,我也應該盡快把她的表現反映給教會。可我又想到我媽臉面很重,脾氣又比較暴躁,誰一説她的問題,她就抵觸不搭理人,要是她知道我反映了她的問題,她能不能接受呢?看到連我都這麽評價她,她會不會感覺没臉見人了?會不會消極,甚至退去不信了?我越想越難受,腦海裏開始浮現出她關心照顧我的一幕幕。記得我小時候半夜發高燒,她背着我跑到隔壁村的醫生那裏看病。當時,我燒得很厲害,醫生不敢接,我媽就連夜背着我跑去鎮上的醫院。平時生活上的事,她也幫我處理得妥妥當當,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她是生我養我的母親,還給我傳福音讓我來到神面前,她還支持我盡本分。她對我這麽好,我要是揭露她,這不是太没有良心了嗎?不是太傷她的心了嗎?要是讓别人知道是我親自揭露她攪擾教會生活的表現,會不會指責我對自己的親媽都能這樣狠心,太冷血了?會不會説我是個六親不認的逆子?雖然我知道我媽是個不接受真理的人,但我還是想到她對我的好,顧念她是我的親媽,所以儘管帶領一催再催,我還是遲遲不想寫我媽的評價。回想以前我們一家人都信神,一起唱詩歌,一起禱告,一起讀神的話,一起談心,覺得挺幸福的,這些畫面時不時地浮現在我腦海裏。現在,我弟已經被清除了,我媽也面臨被隔離反省,我心裏很難受,不知道該怎麽面對,盡本分也没心思,弟兄姊妹有什麽難處我也没負擔去尋求真理解决,聚會就是應付糊弄走過程,心不在焉,也交通不出什麽,每天渾渾噩噩的,感到特别痛苦。我知道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帶領引導我從消極情形中走出來,能不受情感的轄制。

過後,我看到神的話説:「涉及情感的問題有哪些?首先是對自己的家人怎麽評價,對他們所做的事怎麽對待。這個『所做的事』當然就包括家人打岔攪擾教會工作、背後論斷人,還有一些不信派的做法,等等。這些事你能不能公正地對待?需要你寫評價的時候你能不能客觀公正地評價他們,不帶有情感?這是怎麽對待自己的家人方面。另外,與你比較合得來的人或者曾經幫助過你的人,你對他有没有情感?對于他的行事為人,你能不能客觀、公正、準確地看待?如果他打岔攪擾教會工作,你發現後能不能及時地反映或者揭露?《話・卷五 帶領工人的職責・帶領工人的職責(二)》比如,你的親人或父母是信神的,因着作惡攪擾或者絲毫不接受真理現在被清除了,但你對他們没有分辨,不知道他們為什麽被清除,心裏非常痛苦,總埋怨神家没有愛心,對人不公平,你就應該向神禱告尋求真理,再根據神的話來衡量這些親人到底是哪類人。如果你真明白真理,就能給他們一個準確的定位,你就能看見神作的都是對的,神就是公義的神,這樣你就没有怨言了,你就能順服神的安排了,也不會為親人、為父母打抱不平了。這不是要撕裂你們之間的血緣關係,只是定性他們是屬于哪類人,讓你對他們有分辨,知道他們是因為什麽被淘汰了。如果你心裏真看清楚了,你的觀點正確,合乎真理,你就能跟神站在一邊了,你的看事觀點就與神的話完全相合了。如果你不能接受真理,不能根據神的話看人,你還是站在肉體的關係上、角度上看人,你就永遠也擺脱不了這一層肉體關係,還會把他們當自己的親人來對待,甚至比弟兄姊妹都親,那你對待親人的看事觀點就跟神的話産生矛盾了,甚至相抵觸了,在這種情况下,你就不可能站在神的一邊,還會對神産生觀念、誤解。所以,人要達到與神相合,首先得在看事觀點上合乎神的話,能根據神的話看人看事,能接受神的話是真理,能放弃人的傳統觀念,不管對待什麽人、對待什麽事,你的看法、觀點都能保持與神一致,都能達到合乎真理,這樣你的觀點、你對待人的方式就不會跟神敵對了,你還能達到順服神,達到與神相合,這樣的人就不可能再抵擋神了,正是神要得着的人。《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怎樣分辨保羅的本性實質》神的話讓我明白了,看人看事不能站在肉體情感的角度,應該根據神話真理來分辨,看清對方是什麽本性實質、是哪類人,這樣看人就準確,就不容易受情感轄制了。我總站在肉體情感的角度上衡量,覺得她是我媽,想的都是她怎麽照顧我、疼愛我,就提不起筆來寫她的評價。但神説看一個人要從本性實質上來分辨,真會分辨人的本性實質了,才能不憑情感按原則公正地對待人。那我媽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呢?她雖然平時熱心挺大,也很關心人生活上的事,這只能説明她是一個熱心腸的人,她把我照顧得挺好也只能説明她盡到了母親的責任,但是她本性特别狂妄,一點兒也不接受真理,誰點出她的問題,誰修理對付她,她就對誰産生成見、抵觸,就給誰擺臉色看,嚴重了還跟别人對着幹,胡攪蠻纏,讓人受轄制。根據她的一貫表現,如果她繼續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肯定還會打岔攪擾教會生活,耽誤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如果按原則及時安排她隔離反省,弟兄姊妹就能正常聚會。同時,藉着這樣的處理對她也是一次警告,要是她能好好反省認識自己,這對她的生命也有益處。但是如果她不服、不接受,甚至退去不信了,那對她就是顯明,是淘汰了,這樣也能讓我更看清她的本性實質,是稗子還是麥子一目了然,没有什麽可挽留的了。這時,我明白了神的心意,臨到這事,神是希望我能長分辨,學會根據神的話分辨人的本性實質,能不憑肉體情感做事,按照原則來對待人。

事後,我看到神的話説:「撒但是誰,魔鬼是誰,神的仇敵又是誰,還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擋派嗎?還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口頭信却無真理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為神作見證的人嗎?今天你還能與這些魔鬼拉拉扯扯,對這些魔鬼講良心、講愛心,你這不屬于對撒但施好心嗎?不屬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嗎?人走到今天若還是善惡不分,還是一味地講愛、講憐憫,絲毫没有一點尋求神心的意思,絲毫不能以神的心為心,那這類人的結局將更慘。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敵,你能對仇敵講良心、講愛,你是不是没有正義感?我恨惡的反對的而你却與其相合,仍然對其講愛,或講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嗎?你不是故意抵擋嗎?這樣的人到底有無真理呢?對仇敵講良心,跟魔鬼還講愛心,跟撒但還講憐憫,這不都是故意打岔神工作的人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神的話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明知道我媽信神多年不接受真理,弟兄姊妹對她指點幫助、修理對付,她都不能從神領受,還總糾纏是非對錯,打岔攪擾教會生活,充當的就是撒但的差役,可我却不起來揭露她,一味地包庇、袒護她,還認為我不揭露她、不寫她的評價是有良心的表現,其實這是對撒但講愛、講良心,絲毫不考慮教會工作,不考慮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會不會受虧損。我這是站在撒但一邊為撒但説話,這不就是神揭示的在「故意抵擋」嗎?我的愛裏没有原則,是非不分,是糊塗愛,完全是在包庇我媽,縱容她繼續攪擾教會生活,這是在她的惡上有份,這樣做不是坑人又害己嗎?我真是被情感蒙蔽了雙眼、捆住了手脚,帶領催促幾次我都拿不起筆來揭露我媽,導致這事一直拖延,耽誤了教會工作。想到這兒,我心裏很受責備,同時也琢磨:為什麽我一臨到這樣的環境總是身不由己地被情感轄制呢?這到底是什麽問題呢?我就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願神開啓帶領我能認識自己的問題。

我看到一段神的話,對自己又有了些認識。神的話説:「神的話裏要求人對待人是什麽原則?愛神所愛,恨神所恨,這是人該持守的原則。神所喜愛的是追求真理的人,是能遵行神旨意的人,這也是人該喜愛的;不能遵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這是神所厭憎的人,我們也應該厭憎:這是神對人的要求。……如果一個人是否認神、抵擋神的人,是神所咒詛的,但這個人是你的父母或親人,你看他外表也不像惡人,對你也不錯,你對他就恨不起來,甚至還來往密切維持關係不變。當聽到神説恨惡這類人時,你就難受,你就不能站在神一邊,就不能狠下心來弃絶他,總受情感轄制,還能與他藕斷絲連,這是因為什麽?你情感太重了,已經攔阻你實行真理了。他對你好,你就恨不起來,除非他害你你才能恨起來,那你的恨符不符合真理原則呢?另外,你裏面還有傳統觀念束縛着,你認為他是你的父母親人,你如果恨惡他,會遭到社會的唾弃、輿論的譴責,會被人定罪為不孝、没良心、不是人,會遭天譴、受懲罰,就是你想恨他你的良心都過不去。這個良心作用是從哪兒來的?就是從小家庭遺傳、父母教育與傳統文化薰陶給你種下的一種思想,這種思想在你心裏深深扎根,讓你誤認為孝順父母是天經地義的,老祖宗的遺傳永遠都是好的,它在你心裏先入為主了,給你信神接受真理就帶來了極大的攔阻與攪擾,讓你没法實行神的話,没法實行愛神所愛、恨神所恨。其實,你心裏明白你的生命是從神來的,不是父母給的,你也知道你的父母不信神還抵擋神,神恨惡他們,你應該順服神,站在神一邊,但你想恨也恨不起來,心裏就是轉不過這個彎,就狠不下心來,就是實行不出真理,根源在什麽地方?撒但用這些傳統文化、道德觀念束縛着你的思想、你的心思、你的心靈,讓你没法接受神的話,你已經被撒但的這些東西占有了,神的話接受不進來。如果你想實行神的話,這些東西在你裏面就會發作攪擾你,使你抵觸真理、抵觸神的要求,你想擺脱傳統文化的枷鎖也無能為力,你挣扎一段時間之後就妥協了,還認為傳統的道德觀念是正確的、是符合真理的,就把神的話排斥或者放弃了,就不把神的話當作真理來接受了,也不把蒙拯救當回事了,覺得畢竟還在這個世界上活着,還得靠這些人生活才有出路。因為受不了社會輿論的譴責,所以你寧可選擇放弃真理、放弃神的話去向傳統道德觀念投降、向撒但權勢投降,寧可得罪神也不實行真理。你們説,人可不可憐?人是不是需要神的拯救?《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認識自己的錯誤觀點才能有真實轉變》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要求我們愛神所愛、恨神所恨。主耶穌也説過:「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太12:48-50)神喜愛的是追求真理、能接受真理的人,這樣的人才是弟兄姊妹,是我該愛的,應該憑愛心幫助,而那些厭煩真理、從不實行真理的人都是不信派,不是弟兄姊妹,即使是父母、親人,也應該根據真理原則分辨揭露。這并不是説不能孝敬父母,以後不管他們,而是應該理性地、公正地對待他們,根據他們的本性實質來對待他們。可我受「是親三分向」「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些撒但毒素影響薰陶,對待人没有原則,總是站在肉體情感的角度上袒護、包庇家人。在寫我弟弟的表現時,我明知他是已經顯明出來的不信派,應該清除出教會,但我却因着情感不願意把他的實底完全寫出來,想隱瞞事實欺騙弟兄姊妹;帶領讓我寫我媽的評價,我明知我媽已經打岔攪擾教會生活了,應該如實客觀地寫她的評價,協助帶領揭露她、限制她,可我一想到她是我媽,她對我那麽好,我要是把她這些表現都寫出來,總覺得良心上過意不去,還擔心别人指責我太狠心、太冷血,就顧慮、挣扎,遲遲不願寫評價。看到這些撒但毒素已經扎根在我心裏,讓我總是活在肉體情感中,對待人不講原則,不維護教會工作,站在撒但一邊悖逆神、抵擋神。其實,我弟弟和我媽都是不信派,揭露他們的表現本身是正義之舉,是在維護教會工作,符合神的要求,正是神所説的「愛神所愛、恨神所恨」,是實行真理的見證。但我却把實行真理、揭露撒但看作是反面的,認為這是没有良心、没有情義,是大逆不道,我真是太糊塗了!我這不是顛倒黑白、是非不分嗎?甚至我還被情感捆綁,自己也跟着消極,也没有心思盡本分了,要不是神及時的開啓帶領,我就因着情感跌倒了。看到我活在情感中差點把自己給斷送了,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後來,我又反省,我不願意寫我媽的表現,還有一個錯誤的觀點,就是覺得她對我有養育之恩,所以一揭露她我就總覺得自己良心不安。之後,我看到一段神的話,扭轉了我的這個觀點。神的話説:「神創造了這個人世間,將人這個帶有神賜給生命的生命體帶到了人間,轉而人有了父母,有了親人,不再孤獨。從人看到這個物質的世界開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氣將一個個生命體支撑着『長大成人』。在這個過程之中,没有人覺得人是在神的看顧之中生存而『長大』,反倒認為是父母的養育之恩,是人生命的本能支配着人『長大』,因為人都不曉得人的『生命』是誰賜給的,是源于何處,更不曉得生命的本能是如何創造奇迹的。人只知道食物是人生命延續的根本,毅力是人生命存在的源頭,人頭腦的信念就是人生存的資本,神的恩澤與供應人絲毫都察覺不到,就這樣將神賜的生命白白地消耗着……没有一個神日夜看顧着的人來主動朝拜神,神只是在没有任何指望的人身上作着計劃中的工作,希望有一天,人能從夢中醒來,突然明白生命的價值、生命的意義,明白神所賜給人的一切所付的代價,明白神苦苦期待人能回轉的急切心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是人生命的源頭》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從外表看生我養我的是我媽,我的生活也是她在照料,但事實上,人生命的源頭是神,我所享受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是神賜給了我生命,又給我安排了親人與家庭,也是神的擺布安排使我能聽到神的聲音來到神的面前。我應該感謝神,應該在臨到的事上實行真理滿足神,還報神的愛,我不能站在肉體親人一邊,充當撒但的差役攔阻教會工作。認識到這兒,我完全醒悟過來了,我得來到神面前悔改,不能再憑情感對待我媽了。隨後,我就如實揭露了我媽打岔攪擾教會生活的表現。

一個月後,我被選為教會帶領。我得知一些弟兄姊妹對我媽的表現還没有分辨,心想:「我得跟弟兄姊妹交通我媽打岔攪擾教會生活的表現,讓弟兄姊妹長分辨,能根據真理原則對待人。」可真要去的時候,我心裏有些争戰,「這一交通解剖,弟兄姊妹都對我媽有了分辨,會不會弃絶她?我媽會不會很難受?」我覺得開不了口。我意識到自己又活在情感裏了,想到之前看到的神的話,應該愛神所愛、恨神所恨,我媽給教會生活帶來了打岔攪擾,這是神恨惡的,我不應該再憑情感袒護她了,我有責任根據真理原則去揭露解剖,讓弟兄姊妹長分辨。于是,我去交通解剖了我媽打岔攪擾教會生活的表現,弟兄姊妹也對她有了分辨,學到了一些功課。最後,多數弟兄姊妹都同意讓我媽隔離反省。這樣實行過後,我心裏感到很踏實、平安。我從心裏感謝神,多虧了神話語的開啓帶領,讓我明白真理有了實行原則,知道了該怎麽對待自己的親人,不然我還會憑情感做出抵擋神的事來。經歷過來我體會到,在教會對待人、處理事,一切都得根據真理原則,按照真理原則實行,這樣才合神心意,心裏也能得着釋放,踏實平安。感謝神!

上一篇: 檢舉惡人的經歷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病痛中學到的功課

中國河南 李潔 2022年年底,一天早上我起床時突然暈倒了。剛開始我以為是起得太猛,就趕緊閉上眼睛,不一會兒就好了,可到了晚上我的頭又暈了,反反覆覆暈了有四五次,我就擔心這是不是得什麽病了。到醫院一檢查,血壓高到195mmHg。我當時很吃驚,想着我信神這些年一直撇弃花費,受了不少…

講情義不能犯糊塗

中國吉林 辛静2015年6月,我到一處教會做福音執事。當時,李杰負責澆灌新人。因為本分的需要,我們經常在一起配搭。我們不但年齡相仿,生活習慣和性格也都差不多,最主要是我們的丈夫都因為中共的逼迫反對我們信神,我們有相似的經歷,有很多共同語言,所以就特别合得來。當時,我剛去那處教會,…

我對貪享安逸有了點認識

中國安徽 安心 2023年10月份,我被選為講道員,負責兩處教會的工作。這兩處教會都比較薄弱,幾個教會帶領剛操練還不會作工作,各項工作存在的問題都需要我操心解决。一段時間後,我對工作熟悉了一些,也能忙得過來了,還有點空暇時間看看視頻、聽聽詩歌,覺得這樣盡本分挺好的。 一個月後,上…

檢舉中的收穫

美國 丁麗2019年夏天,我聽説教會帶領慕雨姊妹安排成志弟兄做了澆灌工作負責人,説他素質比較好,聚會交通也能談出一些亮光。聽到這個消息,我有些詫异。我跟成志一起配搭盡過本分,對他有些了解,他的口才是比較好,聚會交通也是滔滔不絶,但他講的多數都是字句道理,解决不了實際問題,而且他的…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