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身患肝腹水 依靠神奇妙康復

2019年06月11日

鍾 琴

編者按:「我信神了,怎麽還會得這樣的病,神怎麽没有保守我呢?……」疾病臨到時,我們往往會對神産生這樣的怨言……文中的古稀老人也不例外,當病情惡化時,她因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對神生發了怨言,但當她真心向神禱告,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坦然面對生死時,她的病竟然奇妙康復了。你想知道她是怎麽經歷的嗎?請看……

不願連累孩子,有病硬挺着

村頭的老槐樹下,幾個婦女在閑聊。不遠處,圓秀在兒子李軍的攙扶下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動着。

「誒,那不是圓秀嗎?她不是在省城大醫院查出得了肝腹水了嗎?怎麽這麽快就出院了?」張嬸驚訝地説道。

「肝腹水,那可是個花錢不保命的病!就算住院也没多大希望,更别説圓秀那麽大歲數了。前幾年我女兒得的就是這個病,家裏所有的錢都搭進了醫院,結果人財兩空,唉!」付嬸傷心地邊説邊摇頭。

「媽,你就這樣出院了,我還是不放心,要不咱還是回醫院治病吧,不管怎麽樣,我就是背一身債也不能看着你在家等死啊!」看着母親顫巍巍的身子,李軍神情憂慮,聲音有些哽咽地勸説道。

「小軍啊,媽不想拖累你們,在家吃點藥調養就行了,説不定病會好的。」全身浮腫的圓秀安慰兒子,故作輕鬆地説。

病情危重,寄希望于神

回家後,圓秀躺在床上,只感覺渾身癱軟無力,全身的疼痛讓她難受不已。圓秀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眼角的泪水串珠似的往下流,她的耳邊回響着醫生的話:「你這病是肝硬化引起的肝腹水,要是用進口藥治療,一個療程下來得花一萬多元,最起碼要三四個療程,但也只能控制病情,不能根治。」圓秀長長地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唉!好端端的怎麽就得了這麽個重病呢?難道我真的快死了嗎?不,不會的!雖然我的病很嚴重,但我是信神的,神不會不管我的……」

圓秀想起她剛信神時,十四歲的外孫女得了冠心病,女兒、女婿到處籌錢給外孫女治病,但到大醫院時醫生都説孩子病情嚴重,他們也無能為力,後來圓秀向神懇切禱告,把外孫女的病向神交托,外孫女的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到現在也没復發過;圓秀又想起她多年吐血的頑症,也是依靠神不知不覺好了。想到這些,圓秀不那麽擔心了,她相信這次神同樣會保守她,帶領她渡過難關。之後,圓秀一邊信心滿滿地把她的病向神禱告交托,一邊按着醫囑服藥。

病情加重,生發埋怨

可一段時間後,圓秀的病情加重,她全身浮腫,越發没有力氣,就連走路都要拄着拐杖,她還經常上吐下瀉,晚上睡覺也睡不安穩。

夜深人静時,圓秀摸着自己腫脹的臉和雙腿,忍受着腹腔積水帶來的陣陣脹痛,她心裏特别痛苦,不禁對神生發埋怨之心:「我天天禱告神,怎麽我的病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了呢?神怎麽不把我這病挪去呢?難道我真的只能在家等死嗎?」想着想着,圓秀不禁悶聲哭了起來。

一天,街坊嬸子上門來看望圓秀,摇着頭惋惜地説:「小軍媽,你想開點,想吃點啥、喝點啥跟孩子們説。」説完,嬸子嘆了口氣就走了。聽了這話,圓秀傷心極了,不禁又埋怨起來:「信神這十多年來,我一直在教會盡本分,風裏來雨裏去的,現在我得了這麽不好治的病,神怎麽不保守我給我醫治呢?……」圓秀越想越痛苦,眼泪控制不住流了下來,她感到死亡正一步步向她逼近,心裏特别傷心絶望。

神話語揭示人錯謬的信神觀點

在極度痛苦中,圓秀突然想起了神的話:「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别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活在病裏就是病,活在靈裏就没病……《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

神的話照亮了圓秀的心,驅走了她心裏的黑暗,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得這個病有神的許可和美意,而她却没有在這件事上學功課,反而當看到病越來越重時,就對神産生了埋怨。圓秀想到神是造物的主,而自己是一個受造之物,渺小到連灰塵都不如,哪有資格跟神講理、埋怨神呢?真是太没理智了!認識到這些,圓秀趕緊向神禱告:「神啊!臨到這個病有你的心意在其中,只是我太悖逆不知道向你尋求,還誤解埋怨你。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使我不以口犯罪,求你帶領我在這個環境中能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後,圓秀的雙眼濕潤了,她强撑着身體,從床頭櫃上拿起神話語書。圓秀看到神的話説:「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着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别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并不求來世得着什麽。當我將憤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踪影了。所以,我説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論到「信」,你怎麽認識》

神的話讓圓秀心裏為之一震,她這才認識到自己信神的觀點不對,信神、為神花費只是為了得到神的恩典和祝福。圓秀不禁想到她剛信神時,藉着跟神禱告,外孫女的病奇迹般地好了,她多年吐血的頑症也好了,她就認為只要好好信神,神就會施恩典、祝福。為了得到神更多的恩典、祝福,圓秀在教會中積極盡本分,風裏來雨裏去,甘願受苦付代價,忍受着家人的不理解和世人的譏笑、嘲諷。當圓秀得了肝腹水,醫生説没把握根治時,她就奢望神把她的病痛挪走,可當病情没好轉反而加重時,她就對神産生了誤解、埋怨,甚至用以往的作工花費跟神講理,向神提出無理的要求。圓秀越想越感到蒙羞、慚愧,她看到自己真是太自私、太卑鄙了,信神多年竟一直在與神搞交易,想用外表的勞苦作工向神换取恩典和祝福,對神没有一點真實的信心和順服,没有一點受造之物該具備的理智,這樣信到最後又怎麽能得到神的稱許呢?此時,圓秀終于明白了,神允許這個病痛臨到她,是為了扭轉她信神只為得福、得恩典的錯誤觀點,也是為了潔净她跟神搞交易的卑鄙存心。圓秀深深地體會到了神的良苦用心,心裏不禁向神獻上了感謝和贊美。

于是,圓秀使上渾身的勁從床上爬起來,跪着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開啓引導,使我在病痛中認識到自己信神的錯誤觀點。神啊!我願意向你回轉,不管我的病以後能不能好,我能不能活下來,我絶不埋怨你,只願順服你的擺布安排。」

禱告後,圓秀心裏輕鬆釋放了許多,也不再為自己的病痛愁苦哀嘆了,躺下一會兒就睡着了。

神話語帶領,不再受死的轄制

半夜,圓秀感覺身體像穿透骨髓般疼痛難忍,額頭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滴,不一會兒她又開始嘔吐起來,病痛折磨得她再也無法入睡。圓秀感覺如同癌症的肝腹水真的要奪走她的性命了,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埋怨神,也不能向神提出無理要求。

此時,圓秀想到只有神的話能安慰她的心靈,减輕她的痛苦,于是她毅然起身拿起神話語書,看到神的話説:「造物主既然為每個人設置了固定的出生背景,也必然為每個人安排了固定的離世背景。這就是説,每個人的出生都不是偶然的,每個人的離世也不是突發的,每個人的生死都與前世今生有着必然的聯繫。一個人出生的背景如何、離世的背景是什麽,都與造物主的命定有關,這就是一個人的宿命,即一個人的命運。……人都想生得風光,活得精彩,死得轟轟烈烈,但没有一個人能超越其宿命,没有一個人能擺脱造物主的主宰,這就是人的命運。人可以為自己的未來作出各種規劃,但没有一個人能規劃出自己如何出生與離世的方式與時間。儘管人都極力迴避、抵制死亡的到來,但死亡却在人不經意間悄悄地逼近人,没有人知道自己什麽時候離世,也没有人知道自己將以怎樣的方式離世,更没有人知道自己將在何地何方離世。很顯然,掌握人類生死大權的并不是人類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種生靈,而是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人類的生死并不是自然界某種規律的産物,而是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結果。《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滿帶權柄的話語使圓秀明白了:神是造物的主,而人只是受造之物,每個人什麽時候出生、什麽時候死去,都有神的命定、安排。就像有的人一生體弱多病,却活了很大歲數,有的人平時很健康,却突然得病死了,從這些事實中看到,人并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啊!圓秀意識到,她雖然病重,但病情能否好轉,什麽時候好轉,她是生是死,這些都在神手中,由神説了算,如果她的使命一天没有完成,哪怕就剩一口氣神也不會讓她死。想到這兒,圓秀心裏頓時亮堂了,她知道自己應該依靠神,憑着神的話去經歷這次的病痛,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神的話安慰着圓秀脆弱的心,使她變得剛强起來。此時,圓秀全身充滿了力量,有信心去經歷神的作工了。

之後,圓秀每天認真地讀神的話、唱詩歌贊美神,該吃藥時就吃藥,還堅持鍛煉身體,至于病痛會發展到什麽程度,她願意順其自然,順服神的擺布安排。當圓秀被病痛折磨得疼痛難忍時,她就向神禱告,求神加給她力量使她不埋怨神、不懼怕死亡;當圓秀聽到親戚、鄰居説一些關于她病情的閑言碎語時,她就把心安静在神面前,依靠神不被那些閑話攪擾、轄制。就這樣,圓秀每天都保持着平和、淡然的心態,慢慢地,她的病情開始好轉,她能力所能及地做些家務了。

一段時間後,教會根據圓秀的身體情况,安排幾名弟兄姊妹在她家聚會,隔幾天就和大家一起聚會讀神的話,交通對神話語的經歷認識。圓秀每天都活在神話語的帶領中,精神越來越好,不像一個有病的人了,她從心裏感謝贊美神。

病奇妙痊愈,認識神的主宰

一天,圓秀去醫院複查,醫生看到檢查結果後,驚訝地説:「這段時間你回去吃什麽新藥了嗎?怎麽恢復得這麽好啊!現在你的肝臟功能恢復了,肝腹水不見了,真是不可思議!」

圓秀聽後心裏激動不已,她深知這是神的奇妙作為,是神治好了她的病。圓秀想到本村付嬸的女兒和鄰村吴某得的都是肝腹水,他們在大醫院治療了好幾個月,醫藥費花了不少,最後還是死了,而她依靠神,在神話語的帶領下病痛竟奇妙地康復了,真是感謝神哪!

走在回家的路上,圓秀踏着穩健的步子,臉上露出了笑容。同村人得知圓秀的病已經康復了,都投來驚奇的目光。看着村裏人驚訝的表情,圓秀心裏知道她的身體能康復,這是神的恩待,更是神權柄的體現!正如神的話説:「神的權柄、神的能力不受時間、地理、空間和任何人事物的限制,神的權柄與他能力的範圍超過人的想像,是人測不透、是人難以想像的,是人永遠都認識不完的。《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經歷這次生與死的考驗,圓秀錯謬的信神觀點得到了扭轉,對神的權柄也有了真實的認識,對神的信心增加了。圓秀深感神話語的寶貴,神話語就是人生存的根基,她只願在以後的日子裏,用心去經歷神的話語,盡好本分還報神的大愛!

下一篇: 你真認識自己嗎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神的愛帶我走出病痛的熬煉

湖北省 一鳴與主重逢 無比喜悦我今年78歲了,一直有頭痛病、糖尿病,2005年信主後,纏繞我多年的疾病得到了緩解,我感受到了神的愛,從心裏感謝主。兩年後,一個親戚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他説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更新、更拔高的工作…

神的審判刑罰對人是最大的拯救、最真實的愛

我是個本性特别狂妄自大、喜愛追求名利地位的人,與人接觸總願意被人高看,喜歡讓人注重自己。多年來,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我不知受了多少撒但的苦害與折磨。後來,藉着經歷全能神在我身上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我才一步步從撒但的捆綁中超脱出來,真正得着了釋放自由,活得輕鬆愉快起來。多年前我…

基督徒見證:她不再與人争名奪利了

李 琳 淳真坐在公交車上,漫無目的地望着窗外來來往往的車輛,有些心不在焉。 最近,淳真剛來這邊教會盡本分,在新的環境中,面對教會的一些實際難處,她感到有些發矇,而跟她一起盡本分的程心在工作上却得心應手,交通真理滔滔不絶,弟兄姊妹有問題都找她解决。淳真看到這一切心裏很不服氣:「我的…

一個建築商人的悔悟:神帶領我活出了人樣

四川省 釋放 我是一個從事建築、裝潢業的承包商,我從事這個行業已經15年了,這些年經歷了許多坎坷、艱難,走到今天,雖然賺了一點錢,但我的良心一直受譴責,每天提心吊膽地過日子,自從信神後我才有勇氣將我埋藏在心底多年的苦悶説出來,我才感覺到一絲釋放的輕鬆。相信大家都知道上海的「樓歪…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