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古稀老人身患肝腹水 依靠神奇妙康復

157

鍾 琴

編者按:「我信神了,怎麼還會得這樣的病,神怎麼沒有保守我呢?……」疾病臨到時,我們往往會對神產生這樣的怨言……文中的古稀老人也不例外,當病情惡化時,她因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對神生發了怨言,但當她真心向神禱告,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坦然面對生死時,她的病竟然奇妙康復了。你想知道她是怎麼經歷的嗎?請看……

不願連累孩子,有病硬挺著

村頭的老槐樹下,幾個婦女在閒聊。不遠處,圓秀在兒子李軍的攙扶下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動著。

「誒,那不是圓秀嗎?她不是在省城大醫院查出得了肝腹水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出院了?」張嬸驚訝地說道。

「肝腹水,那可是個花錢不保命的病!就算住院也沒多大希望,更別說圓秀那麼大歲數了。前幾年我女兒得的就是這個病,家裡所有的錢都搭進了醫院,結果人財兩空,唉!」付嬸傷心地邊說邊搖頭。

「媽,你就這樣出院了,我還是不放心,要不咱還是回醫院治病吧,不管怎麼樣,我就是背一身債也不能看著你在家等死啊!」看著母親顫巍巍的身子,李軍神情憂慮,聲音有些哽咽地勸說道。

「小軍啊,媽不想拖累你們,在家吃點藥調養就行了,說不定病會好的。」全身浮腫的圓秀安慰兒子,故作輕鬆地說。

病情危重,寄希望於神

回家後,圓秀躺在床上,只感覺渾身癱軟無力,全身的疼痛讓她難受不已。圓秀呆呆地看著天花板,眼角的淚水串珠似的往下流,她的耳邊回響著醫生的話:「你這病是肝硬化引起的肝腹水,要是用進口藥治療,一個療程下來得花一萬多元,最起碼要三四個療程,但也只能控制病情,不能根治。」圓秀長長地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唉!好端端的怎麼就得了這麼個重病呢?難道我真的快死了嗎?不,不會的!雖然我的病很嚴重,但我是信神的,神不會不管我的……」

老姊妹晚上床上很傷心

圓秀想起她剛信神時,十四歲的外孫女得了冠心病,女兒、女婿到處籌錢給外孫女治病,但到大醫院時醫生都說孩子病情嚴重,他們也無能為力,後來圓秀向神懇切禱告,把外孫女的病向神交託,外孫女的病竟然奇蹟般地好了,到現在也沒復發過;圓秀又想起她多年吐血的頑症,也是依靠神不知不覺好了。想到這些,圓秀不那麼擔心了,她相信這次神同樣會保守她,帶領她渡過難關。之後,圓秀一邊信心滿滿地把她的病向神禱告交託,一邊按著醫囑服藥。

病情加重,生發埋怨

可一段時間後,圓秀的病情加重,她全身浮腫,越發沒有力氣,就連走路都要拄著枴杖,她還經常上吐下瀉,晚上睡覺也睡不安穩。

夜深人靜時,圓秀摸著自己腫脹的臉和雙腿,忍受著腹腔積水帶來的陣陣脹痛,她心裡特別痛苦,不禁對神生發埋怨之心:「我天天禱告神,怎麼我的病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了呢?神怎麼不把我這病挪去呢?難道我真的只能在家等死嗎?」想著想著,圓秀不禁悶聲哭了起來。

一天,街坊嬸子上門來看望圓秀,搖著頭惋惜地說:「小軍媽,你想開點,想吃點啥、喝點啥跟孩子們說。」說完,嬸子嘆了口氣就走了。聽了這話,圓秀傷心極了,不禁又埋怨起來:「信神這十多年來,我一直在教會盡本分,風裡來雨裡去的,現在我得了這麼不好治的病,神怎麼不保守我給我醫治呢?……」圓秀越想越痛苦,眼淚控制不住流了下來,她感到死亡正一步步向她逼近,心裡特別傷心絕望。

神話語揭示人錯謬的信神觀點

在極度痛苦中,圓秀突然想起了神的話:「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

神的話照亮了圓秀的心,驅走了她心裡的黑暗,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得這個病有神的許可和美意,而她卻沒有在這件事上學功課,反而當看到病越來越重時,就對神產生了埋怨。圓秀想到神是造物的,而自己是一個受造之物,渺小到連灰塵都不如,哪有資格跟神講理、埋怨神呢?真是太沒理智了!認識到這些,圓秀趕緊向神禱告:「神啊!臨到這個病有你的心意在其中,只是我太悖逆不知道向你尋求,還誤解埋怨你。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使我不以口犯罪,求你帶領我在這個環境中能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後,圓秀的雙眼濕潤了,她強撐著身體,從床頭櫃上拿起神話語書。圓秀看到神的話說:「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著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著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別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並不求來世得著什麼。當我將忿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卻並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蹤影了。所以,我說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摘自《論到「信」,你怎麼認識》)

神的話讓圓秀心裡為之一震,她這才認識到自己信神的觀點不對,信神、為神花費只是為了得到神的恩典和祝福。圓秀不禁想到她剛信神時,藉著跟神禱告,外孫女的病奇蹟般地好了,她多年吐血的頑症也好了,她就認為只要好好信神,神就會施恩典、祝福。為了得到神更多的恩典、祝福,圓秀在教會中積極盡本分,風裡來雨裡去,甘願受苦付代價,忍受著家人的不理解和世人的譏笑、嘲諷。當圓秀得了肝腹水,醫生說沒把握根治時,她就奢望神把她的病痛挪走,可當病情沒好轉反而加重時,她就對神產生了誤解、埋怨,甚至用以往的作工花費跟神講理,向神提出無理的要求。圓秀越想越感到蒙羞、慚愧,她看到自己真是太自私、太卑鄙了,信神多年竟一直在與神搞交易,想用外表的勞苦作工向神換取恩典和祝福,對神沒有一點真實的信心和順服,沒有一點受造之物該具備的理智,這樣信到最後又怎麼能得到神的稱許呢?此時,圓秀終於明白了,神允許這個病痛臨到她,是為了扭轉她信神只為得福、得恩典的錯誤觀點,也是為了潔淨她跟神搞交易的卑鄙存心。圓秀深深地體會到了神的良苦用心,心裡不禁向神獻上了感謝和讚美。

於是,圓秀使上渾身的勁從床上爬起來,跪著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開啟引導,使我在病痛中認識到自己信神的錯誤觀點。神啊!我願意向你回轉,不管我的病以後能不能好,我能不能活下來,我絕不埋怨你,只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

禱告後,圓秀心裡輕鬆釋放了許多,也不再為自己的病痛愁苦哀嘆了,躺下一會兒就睡著了。

神話語帶領,不再受死的轄制

半夜,圓秀感覺身體像穿透骨髓般疼痛難忍,額頭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滴,不一會兒她又開始嘔吐起來,病痛折磨得她再也無法入睡。圓秀感覺如同癌症的肝腹水真的要奪走她的性命了,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埋怨神,也不能向神提出無理要求。

此時,圓秀想到只有神的話能安慰她的心靈,減輕她的痛苦,於是她毅然起身拿起神話語書,看到神的話說:「造物主既然為每個人設置了固定的出生背景,也必然為每個人安排了固定的離世背景。這就是說,每個人的出生都不是偶然的,每個人的離世也不是突發的,每個人的生死都與前世今生有著必然的聯繫。一個人出生的背景如何、離世的背景是什麼,都與造物主的命定有關,這就是一個人的宿命,即一個人的命運。……人都想生得風光,活得精彩,死得轟轟烈烈,但沒有一個人能超越其宿命,沒有一個人能擺脫造物主的主宰,這就是人的命運。人可以為自己的未來作出各種規劃,但沒有一個人能規劃出自己如何出生與離世的方式與時間。儘管人都極力迴避、抵制死亡的到來,但死亡卻在人不經意間悄悄地逼近人,沒有人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離世,也沒有人知道自己將以怎樣的方式離世,更沒有人知道自己將在何地何方離世。很顯然,掌握人類生死大權的並不是人類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種生靈,而是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人類的生死並不是自然界某種規律的產物,而是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結果。」(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滿帶權柄的話語使圓秀明白了:神是造物的主,而人只是受造之物,每個人什麼時候出生、什麼時候死去,都有神的命定、安排。就像有的人一生體弱多病,卻活了很大歲數,有的人平時很健康,卻突然得病死了,從這些事實中看到,人並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啊!圓秀意識到,她雖然病重,但病情能否好轉,什麼時候好轉,她是生是死,這些都在神手中,由神說了算,如果她的使命一天沒有完成,哪怕就剩一口氣神也不會讓她死。想到這兒,圓秀心裡頓時亮堂了,她知道自己應該依靠神,憑著神的話去經歷這次的病痛,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神的話安慰著圓秀脆弱的心,使她變得剛強起來。此時,圓秀全身充滿了力量,有信心去經歷神的作工了。

之後,圓秀每天認真地讀神的話、唱詩歌讚美神,該吃藥時就吃藥,還堅持鍛煉身體,至於病痛會發展到什麼程度,她願意順其自然,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當圓秀被病痛折磨得疼痛難忍時,她就向神禱告,求神加給她力量使她不埋怨神、不懼怕死亡;當圓秀聽到親戚、鄰居說一些關於她病情的閒言碎語時,她就把心安靜在神面前,依靠神不被那些閒話攪擾、轄制。就這樣,圓秀每天都保持著平和、淡然的心態,慢慢地,她的病情開始好轉,她能力所能及地做些家務了。

一段時間後,教會根據圓秀的身體情況,安排幾名弟兄姊妹在她家聚會,隔幾天就和大家一起聚會讀神的話,交通對神話語的經歷認識。圓秀每天都活在神話語的帶領中,精神越來越好,不像一個有病的人了,她從心裡感謝讚美神。

幾個老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

病奇妙痊癒,認識神的主宰

一天,圓秀去醫院複查,醫生看到檢查結果後,驚訝地說:「這段時間你回去吃什麼新藥了嗎?怎麼恢復得這麼好啊!現在你的肝臟功能恢復了,肝腹水不見了,真是不可思議!」

圓秀聽後心裡激動不已,她深知這是神的奇妙作為,是神治好了她的病。圓秀想到本村付嬸的女兒和鄰村吳某得的都是肝腹水,他們在大醫院治療了好幾個月,醫藥費花了不少,最後還是死了,而她依靠神,在神話語的帶領下病痛竟奇妙地康復了,真是感謝神哪!

走在回家的路上,圓秀踏著穩健的步子,臉上露出了笑容。同村人得知圓秀的病已經康復了,都投來驚奇的目光。看著村裡人驚訝的表情,圓秀心裡知道她的身體能康復,這是神的恩待,更是神權柄的體現!正如神的話說:「神的權柄、神的能力不受時間、地理、空間和任何人事物的限制,神的權柄與他能力的範圍超過人的想像,是人測不透、是人難以想像的,是人永遠都認識不完的。」(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經歷這次生與死的考驗,圓秀錯謬的信神觀點得到了扭轉,對神的權柄也有了真實的認識,對神的信心增加了。圓秀深感神話語的寶貴,神話語就是人生存的根基,她只願在以後的日子裡,用心去經歷神的話語,盡好本分還報神的大愛!

相關內容

  • 【重獲新生】一個六歲小女孩起死回生的見證

    他六歲的小孫女突發腦炎,入院治療十三天後,醫生下了死亡通知書:「孩子沒救了。」在孫女生命垂危之際,他憑著對神的信心與順服,看到了神的作為,孫女竟起死回生了!你想了解神的作為嗎?你想知道苦難臨到該如何經歷嗎?請看他的經歷……

  • 在鬼門關覺醒

    這次從鬼門關走了一遭,我才覺醒,才體會到錢財、名利在災難面前絲毫不起作用,這些東西不能使我脫離險境,不能救我的命,如果不是神的保守與拯救,我早就被撒但吞吃了。

  • 神締造了生命的奇蹟(有聲讀物)

    藉著兒子的病痛,讓我親身經歷、親眼看到:神用他超凡的權柄與能力締造了生命的奇蹟!這些年,每當看到兒子活潑可愛的樣子,能與其他孩子一樣健康地成長,我就會想到神的拯救,從心底感嘆:科學根本救不了人,也改變不了人的命運,只有神才是人生命的源頭,只有神在掌管著人類的命運,人的生死都由神說了算!

  • 禱告的力量 車禍中看見奇蹟(有聲讀物)

    在每個人的人生歷程中,都會有一些特殊的經歷,讓人刻骨銘心,終身難忘,而在我的經歷中印象最深的是丈夫出車禍後生死未卜,我不知所措、走投無路的那段日子。

  • 女兒命在旦夕 禱告神看到奇蹟

    王月是一名基督徒,她十七歲的女兒突然臨到車禍,醫生幾次下病危通知書,並放棄治療。痛苦絕望中,王月一次次禱告依靠神,最終女兒從死亡線上被救了回來。王月是如何禱告依靠神經曆神作工,看見神奇妙作爲的呢?請讓我們一起走進她的經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