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專家」身份好輕鬆

2023年05月04日

中國黑龍江 張微

我以前是醫院骨科副主任醫師,在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地工作了四十年,臨床經驗也比較豐富,患者和同行都比較認同我的醫術,我走到哪兒都受到高看和尊重,我就覺得自己與衆不同、高人一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後,我看到教會裏有的弟兄姊妹是做帶領、執事的,常聚會給人交通真理解决問題,還有的弟兄姊妹是作文字工作或是製作視頻的,我心裏就很羡慕他們,覺得他們盡的本分能得到人的高看。對于搞接待、作事務工作,我就不看在眼裏,覺得這些本分不起眼也不露臉,心想:「我可不能盡這樣的本分,我有社會地位,還有文化,要盡就得盡與我的身份地位相匹配的本分。」

2020年春節後,教會帶領對我説:「現在,有幾個作文字工作的姊妹没有安全的地方住,你信神不出名,家裏相對安全一些,你能不能接待這幾個姊妹?」我心想:「盡本分我願意,可讓我這堂堂科主任——專家級的人物接待弟兄姊妹,天天跟鍋碗瓢盆打交道,圍着鍋台轉,這不是跟保姆一樣了嗎?」我心裏就不太情願,「哪個本分不比接待人體面啊?怎麽也得給我安排個有點地位或有技術含量的本分,這樣也不失我的身份呀!讓我接待姊妹這不是大材小用了嗎?這要是讓親戚朋友知道了,我放着專家的身份地位不享受,却在家給别人做飯,還不得笑掉大牙?」我越想心裏越憋屈。但當時教會急需接待家,雖説這個本分不太合我的心意,可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我不能拒絶,否則就太没有人性了。後來我想,我現在身量還小,明白真理少,以後總接觸這些作文字工作的姊妹,向她們多學習學習,説不定也能安排我作文字工作呢!現在接待姊妹也是暫時的。加上當時醫院效益差,我也不想上班了,于是我就辭了職,爽快地把本分接了過來。

以前忙着上班,我很少自己做飯,為了讓姊妹們吃上可口的飯菜,我認真地學做菜、學做飯。可是把飯菜做好了,我就不想往桌子上端,總覺得這是個伺候人的活兒。想到在醫院上班時,吃飯都有人給我打現成的,到哪個科室同事們都得站起來和我説話,我走到哪兒都得到人的重視,現在呢,天天扎個圍裙,穿着濺着油點的衣服,每天收拾着油膩膩的鍋碗瓢盆,再看看姊妹們,穿着乾乾净净的衣服坐在電腦前,我心裏就痛苦、憋屈。「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做飯接待就是個出力的活兒,和人家根本不是一個等次,我越想越不是滋味,心裏就像壓了一塊石頭一樣不得釋放,不想長期盡這個本分。我心想:「我以前寫過醫學論文,也得到過業内的認可,我的文字功底也不會太差勁,要是能寫出幾篇好的經歷見證文章,説不定帶領看我是個人才,會安排我作文字工作。」于是,我起早貪黑地寫經歷文章。姊妹們看了説我的文筆不錯,我心裏很高興,就把文章轉給了帶領。可是左等右等不見帶領安排我作文字工作,我心裏很失望。漸漸地,我寫文章也不積極了。

没幾天,我又聽説教會需要製作視頻的人員,我心想:「製作視頻可是一項有技術含量的本分,這下機會來了,我要是學會製作視頻的技術,就有一技之長了。」于是,我又起早貪黑地努力學製作視頻的技術。可是我年齡大了,操作速度和年輕人没法比,跟不上。這個希望也破滅了,我感覺心灰意冷,看樣子我與那些「高級」本分無緣了,就只能幹這些力氣活。我感覺自己像被冷落了一樣。那幾天,我吃不好、睡不香,做飯的時候拿東忘西,幹什麽都心不在焉。有時候切菜把手切破了,有時候把手燙了,碗勺鍋蓋經常滑落在地上弄出大的聲響,嚇我一跳。姊妹們聽見動静,也趕緊放下手裏的工作過來幫忙收拾。看到影響了姊妹們盡本分,我心裏也感到很自責。痛苦中,我向神禱告:「神啊!讓我接待姊妹們,我總覺得低人一等,感到委屈,順服不下來,不知道該怎麽經歷,求你帶領我。」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説:「不管盡什麽本分,别分高低貴賤。你如果説,『這雖然是神給的托付,是神家的工作,但是作這個工作有點讓人小瞧啊!露臉的活兒都讓别人幹了,不露臉的、背後出力氣的活兒讓我幹,這也不公平啊!我不盡這本分。我該盡的本分必須得是人前露臉、人後還得留名的,就算不留名、不露臉,我也得得利,肉體還得安逸』,這個態度行不行?挑肥揀瘦,這不是從神領受,這是憑自己的喜好選擇,這不是接受本分,這是拒絶本分,是悖逆神的表現,這裏面有個人喜好、個人意願摻雜。你考慮自己的利益、臉面等方方面面,你對待本分就不是順服的態度。《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什麽是合格的盡本分》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我自認為是有身份地位的專家級人物,走到哪兒都被人重視、高看,就以此為資本,覺得自己與衆不同。當讓我接待弟兄姊妹時,我就覺得有失專家的身份,委屈了自己。藉着神話語的審判揭示,我才認識到我把接待的工作看得那麽低就是因為我總用外邦人的觀點來看待本分,把本分分成了高低貴賤、三六九等,能露臉留名的本分我就願意盡,默默無聞的本分我就看不上,這些觀點捆綁着我,使我不甘心盡本分,甚至還想撂下本分。看到自己盡本分根本不是在體貼神心意,分明是為了自己露臉留名,是在追求名譽地位。我能有機會盡本分這是神的恩待,我還按照自己的喜好挑揀、選擇,真是没有一點兒理智。想到這兒,我覺得挺虧欠神,就暗立心志,要安下心來好好盡本分。

過後,我就有意識地針對自己的情形吃喝神的話、禱告神,也能安下心來接待姊妹了。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的心又有了波動。我接待的一個姊妹被選為了教會帶領,我很是羡慕,心想:看人家作文字工作多有價值啊,又風光又露臉,還能做教會帶領。再看看自己接待弟兄姊妹,能有什麽出頭的機會?天天戴個圍裙,身上經常是炒菜的油烟味,尤其每次出去買菜,都怕熟悉的人認出來,問我這麽好的醫術怎麽不上班呢,因此我每次出門都低着頭貼着墻根溜邊走,直到進了家才舒一口氣。想到以前自己在哪個場合都往前站,還經常上台講話,到哪個場合人都主動和我握手,可現在我却不敢見人,買個菜都偷偷摸摸的。我越想越痛苦,不由得想起以往在社會上的風光,特别留戀「專家」「主任」「教授」這些稱號,常常情不自禁地回味着,領導的高看、同事的吹捧、患者的前呼後擁讓我覺得活得體面又風光。現在,我就像一隻鳳凰變成了土鷄,盡這個本分什麽時候是個頭啊?我心裏不由得酸酸的。看到姊妹們吃飯都挺香,我却吃不下去,没多久就瘦了一圈。這時,院長突然給我打來電話,邀請我回去上班。我的心又波動起來了,「不如回去上班,還能恢復以前被人高看的生活,恢復我專家的風采。可接待也挺重要,我得在家維護姊妹們的安全,要回去上班就盡不了本分了。」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我總是放不下以往的地位和光環,求你帶領我能認識自己順服下來。」

尋求中,我看到神的話説:「你們揣摩揣摩,應該怎樣對待人的身價、社會地位與出身?應該有什麽樣的態度是正確的?首先得從神的話中看神怎麽對待這事,這樣才能達到明白真理,不做違背真理的事。那神怎麽看待一個人的家庭出身、社會地位,還有他後天的學歷與他在這個社會上所擁有的財富?你如果看什麽事都不根據神的話,也不能站在神一邊從神領受,那你對事情的看法肯定是與神的意思有距離的。如果距離不大,只是有點誤差,還不算問題;如果與神的意思完全違背,那就不符合真理了。在神那兒看,神給人什麽、給多少,那是神説了算,人在社會上有什麽地位也是神命定好的,絶不是出于哪個人的。神讓一個人受苦受窮,那這個人就没有蒙拯救的希望了嗎?他的身價低,是社會底層的,神就不拯救他了嗎?他的社會地位低,難道在神眼中他的地位就低嗎?不一定。這在乎什麽?在乎這個人所走的道路,在乎他的追求,他對待真理、對待神的態度。如果一個人的社會地位很低,家境貧窮,學歷也不高,但是他信神脚踏實地,喜愛真理、喜愛正面事物,那這樣的人在神眼中他的身價是高還是低,是貴還是賤?這就貴重了。從這一點來看,一個人的身價高低貴賤在乎什麽?那就得看神怎麽看你。神看你是追求真理的人,你就值錢、貴重,你就是貴重的器皿;神如果看見你不追求真理,不是真心為神花費,那你就不值錢、不貴重了,是卑賤的器皿。你的學歷再高、社會地位再高,但你不追求真理、不明白真理,你的身價也高不了,即使有很多人都擁護你,都高捧你、崇拜你,你也是賤貨一個。那神為什麽這麽看人呢?為什麽這麽『尊貴』的人,他的社會地位這麽高,有那麽多人高捧、仰望,甚至他的威望那麽高,但在神的眼中就低賤呢?神看人為什麽與人看人的觀點完全相反呢?這是不是神有意跟人作對啊?絶對不是。因為神是真理,神是公義,人是敗壞人類,人没有真理、没有公義,神衡量人有神的標準,神的衡量標準那就是真理。《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七條 邪惡、陰險與詭詐(一)》神的話讓我心裏亮堂了,原來我痛苦的根源就是我不根據神的話、真理看事,還按照撒但的觀點用高低貴賤、三六九等來衡量本分,用社會地位、名望、學歷和所獲得的業績作為衡量是否成功的標準。受這些觀點支配,我把自己看得很高、很尊貴,覺得自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專家級人物,與衆不同、高人一等。信神後,我也持守着這個觀點,把帶領工人和那些技術含量高的本分看為高,把搞接待、作事務工作看得不起眼,就覺得地位很低,和自己身價不匹配。當帶領讓我接待姊妹們時,我總也順服不下來,盡着本分還留戀以往的光環,為此吃不好飯睡不好覺,心神不寧,還瘦了一圈,真是痛苦不堪。藉着神話語的揭示審判,我看到了神的公義,神不看人地位高低,也不看人的資本、學歷,神看的是人追不追求真理、走的是什麽道路。地位再高,再有學位、名望,若不喜愛真理、厭煩真理,那在神看也是低賤的,要是能追求真理得着真理,就是没有任何地位也是神看重的對象。我有再多的人擁護高捧,有再高的地位,不能順服神,盡不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那也是一文不值。

後來,我又琢磨,為什麽我明知道這個觀點不對,但還是身不由己地追求盡風光露臉的本分呢?尋求中,我看到神的話説:「撒但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着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决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没有能力去挣脱,也没有勇氣去挣脱,不知不覺地,人在戴着枷鎖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着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就變得越來越邪惡,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毁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在神話語的揭示下,我看到撒但藉着「名」和「利」苦害捆綁我,把我捆得結結實實。我從小接受父母的灌輸、學校的教育與社會的薰陶,像「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等等這些撒但的哲學謬論早已在我心裏扎根,導致我把擁有名利地位當成了正確的人生目標,覺得有了名利地位就能得到人的高看和擁戴,所以不管在學校、在社會,還是在教會,我都看重等級、地位,努力學習掌握一技之長,希望在人群中能獲得更高的地位和名望,覺得這樣活着才能體現我存在的價值。當得不到名利地位時,就覺得前途暗淡,痛苦不堪,盡本分也没勁了。地位名利就像枷鎖一樣,時時控制着我,讓我身不由己地遠離神、背叛神。我也明白了,接待弟兄姊妹看着不起眼,但是藉着這樣的環境讓我認識自己裏面錯謬的追求觀點,能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追求真理,擺脱名利的枷鎖。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我從心裏感謝神,也很懊悔自責。我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擺設這個環境顯明了我錯誤的追求觀點,我願意悔改,不再追求地位、名望,願意順服下來盡好本分。」于是,我謝絶了醫院的邀請,繼續留在家裏盡本分。

後來,我又看到兩段神的話:「神要的是什麽樣的人?是不是偉人、名人、高大的人、驚天動地的人?(不是。)那神要的是什麽樣的人?(脚踏實地地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對了,還有什麽?(神要的是誠實人,能敬畏神遠離惡、對神有順服的人。)(凡事站在神一邊,追求愛神的人。)這些也是,就是與神同心合意的人。《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接受真理才能解决敗壞性情》人最終能否蒙拯救不是根據人盡什麽本分,而是根據人是否明白真理、得着真理,最終能否絶對順服神、任神擺布,再不考慮自己的前途命運了,能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神是公義、聖潔的神,神就用這條標準來衡量所有的人,這條標準是永遠不會改變的,你得記住。這條標準得牢牢地記在心裏,到任何時候你别想另找途徑追求别的不現實的東西,神對蒙拯救之人的要求標準是永不改變的,不管是誰都一樣。《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我明白了,神要的不是高大的人,而是脚踏實地盡好受造之物本分的人。雖然我在世上有些身份地位,但明白真理太淺,像做帶領工人、作文字工作都需要明白真理,不是有地位、有知識文化就能做的,我應該有點理智,盡點力所能及的本分。現在,正好我家適合接待,我就踏踏實實接待姊妹們,好好追求真理,這才是我該有的理智。其實,不管盡什麽本分,只是稱呼不同、工作項目不同,受造之物的身份和實質没有變。是我把自己看得太高、太尊貴,總以專家、名醫自居,好像高人一等,總覺得接待弟兄姊妹地位低,就想盡風光露臉的本分,這山望着那山高,不能脚踏實地地盡好本分,甚至在心裏跟神對抗,狂妄得没有一點兒理智。想到約伯,他在東方人中為至大,地位名望很高,但他不以地位自居,也不在意地位帶給他的光環,無論有没有地位,他都能敬畏神尊神為大,這是約伯的理性。雖然我跟約伯没法比,但我願意效法約伯,追求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當我不再為名利地位追求時,我的心態也變了,看到哪個本分都重要,缺一不可,如果没有人接待,弟兄姊妹就没有合適的環境安心盡本分。接下來,我就有意識地背叛自己,認真地做好每一頓飯、維護好姊妹們的安全,讓她們能安心地盡本分。漸漸地,我也不覺得和姊妹們之間有等級之分了,做飯的時候,我就在心裏哼唱詩歌,忙完了就禱讀神的話,静下心來揣摩自己的經歷收穫,寫寫經歷文章,每天過得挺充實,覺得這樣活着踏實,心裏也得釋放了。

上一篇: 為神花費的摻雜
下一篇: 在重重危機中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對父母也應該有分辨

韓國 心澈從小到大,我都把父母當作自己信神該效法的對象。在我的印象中,爸媽信神很有熱心,能撇能捨。接受神末世作工後不久,媽媽就放下了優越的工作全時間盡本分,她有些知識、特長,也能受苦付代價,一直在教會盡着重要的本分。後來,我們家被猶大出賣,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爸媽帶着年幼的我四處…

揭露敵基督是我的責任

中國河北 李謙2020年8月底,我被選為教會帶領,和辛然配搭。9月初,上層帶領約辛然外出聚會,我和幾個執事留在教會裏處理各項工作。當時,我們看到澆灌工作果效不好,主要是負責人應付糊弄、不及時跟進工作導致的,我們就準備跟負責人交通解决這個問題。但是當我們去信和辛然商量時,她直接就否…

在校園裏傳福音的經歷

緬甸 岩良 我是出生在緬甸北部一個普通的家庭。2018年1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那時候我是一邊讀書一邊參加聚會。2021年我畢業之後,被分配到了一個偏遠的山區任教。雖説我是教師,但我也是一名軍人,我做什麽事都必須得聽從上級領導的安排,否則的話就會被安排到前綫最危險、最偏…

困境中的堅守

緬甸 安心 2022年5月份,幾個寨子裏有一些人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没多久不少新人突然都不來聚會了。通過打聽才知道,有一些當兵的拿着槍巡邏查夜,發現有人聚會就會抓起來,其他地方已經有弟兄姊妹因信神被罰款,有的被抓坐牢,這幾個寨子的新人嚇得都不敢來聚會了。于是,帶領就安排我和…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