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受的逼迫痛苦

2024年03月08日

中國江蘇 張文静

我第一次被抓是在2002年4月份,那天我正在家裏幹活,突然有一輛警車停到了我家門口,想到之前村幹部就警告過,我要是再信全能神,就報警抓我,看來這是來抓我來了。我趕緊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能安静下來面對這個環境,不管受什麽樣的苦都能站住見證。這時,警察猛地推門進來,衝我喝道:「你就是文静?跟我們走一趟!」説着,兩個男警就把我連拖帶拽地塞進了警車,他們還從我家人手裏拿走了我的一個小筆記本,上面記着幾個弟兄姊妹的住址和傳呼機號碼。我很擔心弟兄姊妹受到牽連,就在心裏一個勁兒地向神禱告,求神給我開闢出路,能有機會銷毁掉筆記本。警察把我帶到了鄉政府,質問我:「你什麽時候信全能神的?誰傳你的?帶領是誰?你們都是怎麽聯繫?都給我老實交代!」他反覆地逼問我,我説:「不知道。」另一個警察就拿着筆記本呵斥道:「這本子上記着這麽多事,看樣子你是帶領。你是哪一級帶領?都跑過什麽地方?跟哪些人接觸?」當時,我一心就想着怎麽能把這個筆記本銷毁掉,也没心思搭理他們的問話。過了一會兒,兩個警察先後接了個電話,把筆記本塞回包裏就出去辦事了,剩了一個年輕的男警看着我,趁他不注意,我把筆記本從包裏拿了出來,藉着上厠所的機會扔到了便池裏。這時,壓在我心裏的一塊石頭才落了地。看到了神的保守,我説不出有多感動,在心裏一個勁兒地感謝神。我也暗立心志,不管他們怎麽對待我,我决不當猶大,不背叛神。

晚上,警察把我帶到了公安局,兩個警察找不到筆記本,窩了一肚子火,衝我吼道:「你最好放聰明點,不老實交代,有你好受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接着,他們就反覆地審問我是不是帶領、去過什麽地方、跟哪些人接觸,我説:「我信神没有犯法,没什麽可交代的。」見我不説,一個警察就從辦公桌上拿起木質文件夾,使勁地打我的頭,還邊打邊駡:「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大概打了有十幾下,他才停了下來。另一個警察接過文件夾,鉚足了勁在我的頭上一陣打砸,還邊打邊吼:「你嘴硬,我們有的是時間,有的是辦法叫你説!」他就像野獸一樣,越打越來勁。我被打得頭嗡嗡作響,感覺天旋地轉,眼睛也睁不開,心裏難受得作嘔,我連説了幾聲「我要吐了」,可他們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我心想:「看樣子他們是不會放過我了,再這樣打下去,我就得被活活打死了。」我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警察這樣折磨我,我快支撑不住了,求你加給我受苦的心志,保守我不做猶大。」這時,我想到了神話語詩歌信神就得將心交在神面前》:「經歷熬煉的愛才堅强不脆弱,無論神什麽時候試煉,如何試煉你,你都能將自己的生命置于身外,能甘心為神捨掉一切,甘心為神忍受一切,那你的愛就純潔了,你的信也有實際了,那時你才是一個真正的神所愛的人,才是一個真正的被神成全的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神的話使我很受激勵,經歷共産黨的迫害,神的心意是要成全我的信心和受苦的心志,我得依靠神,為神站住見證,不管接下來他們怎麽折磨我,我决不向撒但屈服。他們又輪番打了我十幾次,我控制不住地作嘔,看我真的要吐了,他們才停手,讓我到厠所吐。當時我兩眼墨黑,雙腿也發軟,順着墻剛摸到門邊就吐了一地,他們把我大駡了一頓。之後,我就聽到他們在旁邊小聲地議論,説怕鬧出人命不能再打我了之類的話。我心裏清楚地意識到,這是神在為我開闢出路,是神對我的保守,我看到神就在我的身邊陪伴着我,心裏很感動。最後,他們就判了我十五天的拘留。釋放前,負責的民警讓我簽字、寫保證書,我没有簽,他就警告我:「你回去後不能再信神了,不然的話還要抓你,再抓住就不會輕易放過你!」他又對我丈夫説,「你回去後把她看好了,不能讓她聚會、禱告,更不能跟信神的人接觸。」

回家後,丈夫怕我再次被抓,一連幾個月都寸步不離地看着我。我没有機會讀神的話,更過不上教會生活,弟兄姊妹來找我,他就把我關在房間,把弟兄姊妹駡走。那段時間,我特别地痛苦、煎熬。後來,我想到之前學過的神話語詩歌《當為真理捨一切》:「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唱着詩歌,我有了信心,我因着信神受逼迫,這是有意義的。經歷這些迫害,我才看清了大紅龍的醜惡嘴臉,他不但抓捕迫害我,還唆使我的家人逼迫攔阻我信神,太卑鄙邪惡了!不管他們怎麽攔阻,我都要鐵心跟隨神走到底!之後,我就天天禱告神,求神給我開闢出路。一天,丈夫到地裏幹活,我趁他不在家,就偷着跑了出來。我像出籠的鳥一樣,心情特别快樂。後來,我就去了外地傳福音

2002年11月的一天早上,我去給宗派人傳福音,他們不接受,還用繩子把我捆着送到了派出所。在路上,他們還説要讓我坐牢,吃吃苦頭。到了派出所,他們把我拖倒在地,對警察説:「我們抓了個信全能神的,她肯定是個小頭目,可不能輕易放過她。」警察陰笑着説:「你放心,我們有的是辦法整治她。前幾天剛抓了幾個信全能神的,剛開始怎麽審、怎麽打都不説,後來都説了。」我心想:「警察抓住信神的人是往死裏整,打死白死,不知道接下來他們會怎麽對待我。」我心裏有些害怕,就一個勁兒地呼求神保守我不做猶大。一個警察逼問我:「你什麽時候信神的?都跟哪些人聯繫?你的上層帶領是誰?」我没吱聲,兩個警察就衝過來把我夾到了中間,像踢皮球一樣在我身上一陣猛踢,我被踢得在地上滚來滚去。他們大概踢了我有十幾分鐘後才停了下來,把我身上的繩子解開。我的胳膊和肩膀被勒出了很深的血印,疼痛難忍,我渾身髒兮兮的,頭髮也散亂了,被打得不成樣子。過了一會兒,警察又繼續審問我,我還是什麽都没説,兩個警察對我又是一陣拳打脚踢,他們一個在我身上踢,另一個用力地踩住我的頭髮不讓我動,接着就揪着我的頭髮把我的後腦勺使勁地在地上撞了兩下。我的頭髮被揪下了很多,疼得我大聲地喊叫,他們就使勁地扇了我兩巴掌,還狠勁地扇我的嘴,不讓我叫。我的牙被打出了血,臉也火辣辣地疼。就這樣大概拳打脚踢了十分鐘左右,他們才停下來。我渾身疼痛,躺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頭發暈,想吐也吐不出來,就感覺自己快要死了。當時,我心裏特别地痛苦、難受,心想:「警察這樣折磨我,難道我就要死在這裏嗎?神的心意是什麽呢?」我在心裏禱告呼求,求神帶領我能够明白神的心意,在這個環境中能够站立得住。這時,我想到了神話裏提到的彼得的禱告:「神哪!我只有一個信,我只有一個愛,我的性命不值錢,我的肉體不值錢,我只有一個信,只有一個愛,對你在意念上有信,在心中有愛,我就有這兩個獻給你,其餘没别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想到彼得對神有真實的愛與信,最後他能為神倒釘十字架,順服至死,没有自己的選擇和要求。可我呢,受點苦就害怕死,我對神的信心太小了,也没有順服,我跟彼得比差得太遠了。現在我也要效法彼得,把自己完全交在神的手中,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就是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這時,兩個警察把我從地上拖了起來,把我的雙手反銬到鐵椅背上,我站不起來也坐不下去。銬了大約有四十分鐘之後,他們就把我拖着,扔到號房門口的地上。我癱在地上,像個死人一樣,犯人看到我都嚇得直往後退。獄警對犯人説:「這個女的是信『邪教』的,在外面傳道迷惑人,你們别跟她接近。」聽了獄警的話,犯人都嚇得不敢接近我。想到自己被警察折磨得不成人樣,還有犯人對我又是這樣的態度,我感到特别地凄凉、無助,眼泪也流了下來。這時,我意識到自己情形不對了,就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我知道臨到這個環境有你的許可,可看到警察、犯人這樣對待我,心裏感到委屈、難過。神啊!求你帶領幫助我,加給我信心和受苦的心志,能够勝過肉體的軟弱。」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人如果没有一點信心,這條路不容易走下去,現在人都看見神的作工太不符合人的觀念想象了,神作多少工作、説多少話,即使人承認是真理,還容易對神産生觀念。要想明白真理、得着真理就需要人有信心、有毅力,能够持守住自己所看見的、自己所經歷得着的。不管神在人身上怎麽作,總的來説人應該持守住自己所有的,在神面前有一顆真心,對神忠心到底,這是人的本分,人該做的人務必得持守住。《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經歷這些逼迫患難最需要人的信心,可我受點苦就感到委屈、難過,想擺脱這個環境,看到我的信心太小了,也没有為神受苦的心志,没有實際身量。神許可警察、犯人這樣對待我,是為了成全我的信心、忠心,我不能消極軟弱,上撒但的當。想到這兒,我暗立心志:不管警察怎麽對待我,我决不做猶大,不背叛神,堅决站住見證,羞辱撒但!

當天下午,一個女警手握一根大約八十公分長、比拇指粗的橡皮鞭子,站在號房門口吆喝:「信教的,給我出來!」看着她的凶相和氣勢不在兩個男警之下,我有些害怕,趕緊在心裏呼求神保守我,不管她怎麽毒打折磨,决不做猶大。她邊走邊惡狠狠地威脅我:「你今天不老實交代,就對你不客氣!」到了審訊室,她命令我靠墻站着不許動,接着就逼問我帶領是誰。我没説,她氣急敗壞,掄起鞭子使勁地在我的頭上、身上抽打,邊抽邊駡:「我的鞭子可不是吃素的,叫你嘴硬!叫你嘴硬!」我咬緊牙關,在心裏説:「你就是打死我,也别想從我嘴裏得到一點信息,我算是看清你們這夥人民警察的惡毒本性,讓我出賣弟兄姊妹、背叛神,休想!」女警越打越來勁,我疼痛難忍就用雙手抱頭。鞭子抽打到傷口處鑽心地疼,我就感覺手上的筋像是要被抽斷了一樣,手指也伸不直,疼得我大聲慘叫,特别的痛苦。她累得氣喘吁吁才停了下來,端着水杯到外面轉了一趟,回來後就對着我吼道:「你想好了没有?想好了回答我!」我説:「我什麽都不知道,你讓我説什麽?」她氣急敗壞,掄起鞭子再次使勁地抽打我的全身,還邊抽邊駡:「人怕打,肉怕渣,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不説就打死你!」我被抽得眼冒金星,頭也暈了,感覺頭皮腫脹,渾身都在發抖,手上的筋也縮到了一起,身上被抽出了一道道血印子,整個人都站不住了,那種痛苦的滋味真是無法形容。就這樣折磨了我大概兩個小時,她惡狠狠地説:「你回去以後好好想一想,你不老實交代,我有的是時間治你!」我被打得遍體鱗傷,踉踉蹌蹌回到了號房,癱在地上一點兒力氣都没有了。我渾身疼痛,晚上一夜没睡,心裏不停地琢磨:「今天這一關算是熬過去了,不知道明天又會面臨什麽樣的酷刑折磨,我能不能熬過去?這些警察這麽惡毒,把我往死裏整,照這樣下去,我能不能活着出去都不好説。」想到這兒,我心裏很軟弱,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明天不知道會面臨什麽樣的環境,求你加給我信心、力量,不管警察怎麽對待我,我决不做猶大,不背叛你。」這時,我想到了一首教會詩歌:

…………

把愛與忠心獻給神,完成使命榮耀神,

堅决為神站住見證,决不向撒但屈膝。

啊!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丢,

神的囑托挂心頭,定要羞辱魔鬼撒但,

受苦受難神預定,至死忠心順服神,

不讓神心再流泪,不讓神心再擔憂。

…………

——《跟隨羔羊唱新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

這首歌對我觸動很大,每一句歌詞都在提醒我不能向撒但屈服,寧願忍受一切痛苦,也要為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這時,我又有了誓死為神站住見證的决心和勇氣,不知不覺感覺身上的疼痛也减輕了。

第二天下午,女警又提着鞭子在號房門口吆喝:「今天你再不老實交代,我就把你打得皮開肉綻,把你打死!」到了審訊室,她再次罰我靠墻站着不許動,接着又重複審問我,看我還是不説,她又掄起鞭子使勁地抽打我的全身,邊打邊駡。我感到這一次比頭一次更加地痛苦難熬,我渾身發抖,就感到生不如死。大約抽了有十幾下,她累得氣喘吁吁才停了下來。我感到特别的軟弱,肉體實在是太痛苦了,想到自己一天不交代,他們一天不會放過我,酷刑一天比一天加重,要是承受不住背叛了神,那我就成了千古罪人,與其這樣,我還不如去死,死了就不會做猶大了,也不用受這個折磨了。這個時候,女警再次掄起鞭子使勁地抽打我的全身,還邊打邊駡:「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她越抽越來勁。我實在是忍受不住那種鑽心的痛,就使勁地往墻上撞去,感覺「嗡」的一下,頭一暈倒在了地上,但我心裏清楚,自己還没有死。女警看我倒在地上,就大聲地喊叫,兩個男警衝了進來,她趕緊説:「我没打她,她撞墻尋死,想訛我!」兩個男警在我的全身猛踢亂踹,還惡狠狠地駡:「你還想訛人!把你打死了扔出去喂狗也没有人敢來找!」踢了大概有十幾分鐘。我聽到一個男的大聲地吩咐:「把五十斤的大脚鐐給她套上,讓她寸步難行,看她還死不死了!」我又聽到有人説:「這信教的可真經打,給她套上,讓她受受罪,不信治不了她。」當時我感到特别的委屈:「我是怕當猶大才想死的,可怎麽死不掉呢?難道我這樣想不對嗎?現在不但死不掉,反而還加刑了。」我心裏感到特别的痛苦,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就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求你救救我!我不明白你的心意是什麽,求你引導幫助我。」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許可這樣的環境臨到,是希望我在撒但面前作見證,我死了還怎麽為神作見證呢?想到約伯受試煉的時候,失去了家産、兒女,渾身長滿毒瘡,可他没有埋怨神,不管得福受禍都稱頌神的名,為神站住了見證。可我受點苦就想以死擺脱,這哪有見證?這不就是没骨氣的狗熊嗎?想到這兒,我感到自責、虧欠,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不管接下來還要經歷什麽樣的痛苦熬煉,我都願意接受、順服,哪怕有一口氣,我也要為你站住見證,誓死不向撒但屈服。」之後,警察給我戴上了五十斤的大脚鐐,把我扔進了號房裏。我戴着大鐵鐐,每走一步都特别地困難,只能一點點地向前挪動,每天的上下床對我來説都是痛苦的事,夜裏我身上疼得無法入睡,渴了也不敢喝水,特别害怕上厠所。到了第四天,我的脚後跟就磨破了,床也下不了,小便也尿到了床上,獄警這才給我打開脚鐐讓犯人給我洗澡。因我渾身是傷,身上都是一道道血印子,她們給我洗澡都無從下手,不敢碰我。洗完澡,獄警又要給我戴上脚鐐,犯人都説:「她戴着脚鐐一天到晚『咣噹咣噹』響,我們都睡不好。」獄警才没再給我戴脚鐐了。我知道這是神在體諒我的軟弱,我從心裏感謝神。

後來,警察又提審了我幾次,每次都免不了皮肉之苦,他們對我拳打脚踢,還用四十公分長、兩三公分粗的棍子敲打我的頭,邊打邊審,每次都是兩個小時左右。他們還不止一次地威脅我,説不老實交代就把我關到老、關到死。那時候雖然心裏也有軟弱,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但一想到在最難熬的日子神都帶領我走過來了,相信今後不管臨到什麽樣的環境,神都會帶領我的,至于我能不能被判刑、會判多長時間,也都在神的手中,我願意順服神的擺布安排。我也立定心志,就是牢底坐穿,我也要為神站住見證!後來,警察看從我身上實在問不出什麽,拘留了我十九天就把我釋放了。

後來,我又被抓了兩次,但都是有驚無險地逃脱了。近二十年來,警察一直在各處搜捕我,還經常上門追查我的下落,我一直有家難歸,過着居無定所的生活。這期間,雖然我受了很多苦,但看到神一直用話語開啓我,帶領我勝過了撒但的試探,站住了見證。我真實地體會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能力,更看到神是一切正面事物的源頭,神所作的都是為了拯救人。我想到神的話説:「神要將這些苦難深重的人唤起,徹底唤醒,從迷霧中走出來,弃絶大紅龍,從夢中覺醒,認識大紅龍的本質,能將心全部歸給神,在黑暗勢力的壓迫中奮起,站立在世界的東方,成為神得勝的證據,這樣神才得着榮耀。《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六》經歷了共産黨的抓捕迫害,我徹底看清了它仇恨神、抵擋神的醜惡嘴臉,從心裏恨惡它、弃絶它,更堅定了我跟隨神的信心。不管以後的道路有多艱難,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

上一篇: 被抓捕後的那一夜
下一篇: 走出魔窟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中共追踪緊 神愛永相隨

簡 愛 信神這幾年來,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經歷神的作工,我對神作的拯救工作能有些認識,但一直對神主宰萬物的權柄没有什麽真實的經歷。面對中共政府的瘋狂抓捕、迫害,我只是知道它逼迫、殘害信神之人的事實,但對神許可中共逼迫信神之人的意義并不明白,對神的權柄没有真實的認識,心裏還會有些隱…

我因信神遭受的酷刑

中國山東 劉飛 2013年9月的一天,當時我正跟幾個弟兄姊妹聚會,四個警察突然闖進來,説我們是擾亂社會治安,强行把我們押上了警車。後來,到了派出所,一進審訊室我就感覺陰森森的,看見中間放了一個老虎凳,旁邊還放着很多刑具。當時,我渾身起鷄皮疙瘩,控制不住地直打哆嗦,心臟也跳得厲害。…

生命的財富

山東省 王君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幾年來,我們夫妻二人都是在中共的逼迫中經歷過來的。在這期間,雖然我有軟弱,有痛苦,有眼泪,但藉着經歷中共的逼迫,我得的實在太多了。這樣的苦難經歷不僅使我看清了中共反動邪惡的撒但本質與醜惡嘴臉,而且也使我認識了自己的敗壞實質,領略了神的全能、智慧,…

獄中的花季

中國河北 晨昔我十七歲那年,因為信神被共産黨抓捕,判了一年勞教。那次的經歷雖然充滿了苦澀和泪水,却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讓我收穫了很多。那是2002年4月,被抓那天,我住在一個姊妹家,凌晨一點,我們突然被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吵醒,外面有人大聲喊着:「開門,開門!」姊妹剛把門打開…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