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捕後的那一夜

2024年03月08日

中國河南 郭麗

2011年4月的一天,晚上8點多鐘,我和劉姊妹在房間裏看神的話,忽然聽到一陣哐哐的敲門聲,接着幾個警察闖了進來,其中兩個把我的胳膊使勁地擰到後背,其他警察在房間裏翻箱倒櫃,他們翻出來一本《話在肉身顯現》、一個MP4播放器。當時我心裏很害怕,不知道警察會怎麽對待我,我長這麽大也没受過多少苦,如果警察酷刑折磨我,我能不能承受得住啊?我在心裏不停地禱告:「神啊!我身量太小了,求你能够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能够帶領我勝過警察的酷刑折磨。」禱告後,我心裏有個清晰的意念:寧死不當猶大,不背叛神。

大概10點左右,警察把我和劉姊妹帶到派出所分開審訊,兩個警察大聲地對我吼道:「你是不是帶領?是不是經常出去傳福音?你家是哪兒的?」我没有吱聲,心裏想:「只要我不承認我是教會帶領,説不定他們不會給我用多大刑,過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把我給放了。」没想到一個警察命令我跪下,我不跪,他就猛踢我的腿彎,一下把我踢跪到地上繼續逼問我。過了二十分鐘,我的兩個膝蓋跪得很疼,身子只要稍歪一點,警察就拿書猛扇我的臉。我感覺臉火辣辣的,兩隻耳朵也嗡嗡地直響,眼睛也睁不開。過了一會兒,我的兩條腿就麻了,實在堅持不住,身子稍微向後蹲一蹲,警察就用脚踢我的腰和屁股。我一直跪了大約兩個小時,他們在這個期間反覆打了我有十多次,我被他們打得頭暈得只想往地上栽,兩條腿麻木得没有了一點知覺。這個時候,我聽到劉姊妹在另一個房間裏不停地慘叫,心裏就特别擔心,不知道警察把她折磨成什麽樣了,她能不能承受得了警察的酷刑折磨呀?我在心裏默默地禱告神,求神加給我們信心、力量,帶領我們站住見證。過了一會兒,警察對我説:「你知不知道為什麽最後一個審你?就是因為有更重的酷刑等着你,我倒是要看看你的嘴到底有多硬!你到處傳福音,肯定是個大帶領。」聽了警察的話,我心裏有些害怕,他們已經把我當成大帶領了,那接下來肯定不會放過我,不知道他們會用什麽酷刑來折磨我。我想到弟兄姊妹被抓的時候,這些警察用各種刑具來折磨他們,恐怕今天我也要受這樣的罪了……我越想越害怕,只能在心裏迫切地呼求神:「神啊!我害怕隨時會被警察給折磨死,求你帶領我,加給我信心。」禱告後,我想到了神的話:「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這就是你的本分,……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横?《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篇》有神與我同在我還怕什麽呢?我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没有神的許可,撒但也挪不去我的性命。想到這兒,我就不那麽害怕了,也有了豁出性命為神站住見證的心志。警察又接着逼問我教會的情况,見我不回答,又一次把我踢跪到地上,五六個警察把我圍起來,對我一陣拳打脚踢,他們猛打我的腰部、頭還有小腿,嘴裏還駡駡咧咧的,我被打得頭暈目眩。他們邊打還邊審問:「不説,嘴硬,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説着,他們給我戴上手銬,讓我兩個胳膊抱緊膝蓋蹲在地上。兩個警察拿來一根鐵棍從我的腿彎處穿過去,威脅着説:「不説,把你吊起來,折磨死你!」當時,我心裏又有些擔心、害怕,我能不能承受得了他們的酷刑折磨呀?我在心裏迫切地呼求神:「神啊!求你帶領我勝過這次酷刑,不管受多少苦,我决不會向撒但屈服。」

警察把鐵棍從我的腿彎處穿過去之後,他們把鐵棍的一頭擔在窗台上,另一頭擔在桌子上,把我吊了起來。我蜷縮着懸在空中,一個警察猛推着我來回地摇擺。當時我感覺我的兩個手腕像斷裂了一樣疼,那一刻,全身的血液一起涌到頭上,我的臉憋得像氣球一樣,眼睛也憋脹得根本睁不開。他們還不停地來回摇晃,我感到噁心、反胃,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感覺心臟就像要跳出來一樣,好像下一秒就會斷氣。他們不停地這樣來回摇晃,我實在是承受不了了,我大聲説:「我太難受了,把我放下來吧!」一個警察威脅説:「難受就趕緊交代,不説,吊死你!」另一個警察也駡駡咧咧的:「你整天跑去信你的神,你的神怎麽不來救你呀?」説着他們狂笑了起來。我看到他們猖狂的表情,心裏特别氣憤,我也恨我自己没有骨氣,後悔向他們求饒。他們不停地來回地摇晃,我感到頭暈目眩,只能在心裏不停地呼求神:「神啊!救救我吧!我快承受不了了,求你保守我……」大約半個小時後,警察才把我放了下來,因着鐵棍没有抽出來,我只能一動不動地蹲在地上。當時我的兩條腿麻木得没有了知覺,渾身都是癱軟的。警察接着逼問我教會的情况,我還是不説,他們又用拳頭猛打我的頭和背,用脚踢我,就這樣不斷地逼問、毆打,我渾身都很疼。一個警察大聲地問道:「説不説?不説我們有的是辦法制服你!再把你吊起來,一直吊到你説為止。」我一想到那種被吊的滋味,我的心都哆嗦,我真的不想再受那樣的苦了,心裏特别争戰:「是説呢?還是不説呢?如果不説,警察肯定不會放過我,今晚可能會死在這兒,可我一旦説了,就是背叛神啊。」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想到了神的話:「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從神的話中我感受到神的性情公義不容人觸犯,神不喜歡任何一個出賣朋友利益的人,我如果為了逃脱肉體暫時的疼痛背叛了神、出賣了弟兄姊妹,這是遭神恨惡、觸犯神性情的事啊,結局跟猶大一樣遭懲罰、咒詛。我决不能做這樣的人,今天就算被他們折磨死,我也要堅决為神站住見證。想到這兒,我渾身就有了力量,肉體的疼痛也能承受一些了。

他們再一次把我吊起來,給我蕩鞦韆,我的兩個手腕和腿彎就像斷裂了一樣,疼得我大聲地慘叫。我心想:「人心都是肉長的,如果我哭出來,他們可能會可憐我,就把我放下來了。」没想到他們摇晃得更厲害了。我感到噁心、反胃,就像要窒息了一樣,特别的難受。看到他們這麽的凶殘、惡毒,我才意識到我太愚昧、太没有分辨了,本以為只要我不承認我是教會帶領,説不定他們不會給我用多大的酷刑,我還想用哭來得到他們的同情,我這才看清他們根本没有一點兒人性,簡直就是一夥人面獸心的魔鬼!接着,警察邊摇晃邊逼問我:「趕緊交代吧,説了就把你放下來,不説吊死你,一直吊到你説為止!」聽了他的話,我心裏很害怕,心想:「我還年輕,才三十多歲,難道今天就這樣被他們折磨死嗎?」我在心裏不停地呼求神:「神啊,你救救我吧,我實在是承受不了了,真怕我堅持不住背叛了你,求你帶領我勝過魔鬼的折磨。」禱告後,我想起了神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裏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力量。是啊,警察他只能殺害我的肉體,但他取締不了我的靈魂,我的全人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没有神的許可,他們再怎麽折磨我也奪不去我的性命。我也認識到,因為我太寶愛自己的性命,撒但就是利用我的軟弱處來攻擊我,逼我背叛神,我要是當了猶大背叛了神,那我就成了千古罪人,我要是為神站住見證,就算真的被他們折磨死,這也是為義受逼迫,死得也有價值。想到這兒,我就不那麽害怕了。這個時候,警察看到我頭耷拉在後背,眼睛也睁不開,怕我死了擔責任,這才把我放了下來。我被放下來後,我渾身已經癱軟無力,就像快死了一樣,他們還是繼續逼問我教會的情况。我心裏很害怕,怕他們再一次把我吊起來,一想到那種被吊的滋味,我的心都揪到了一起,他們這麽的凶殘、惡毒,不知道還要吊我多少次,要是這樣吊下去,我真的熬不過今天了。我在心裏一個勁兒地禱告神,我想到了一首教會詩歌

…………

把愛與忠心獻給神,完成使命榮耀神,

堅决為神站住見證,决不向撒但屈膝。

啊!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丢,

神的囑托挂心頭,定要羞辱魔鬼撒但,

受苦受難神預定,至死忠心順服神,

不讓神心再流泪,不讓神心再擔憂。

…………

——《跟隨羔羊唱新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

我在心裏默默地唱着這首歌,也有了心志,我决不能當懦夫,一定要有子民的骨氣,决不向撒但妥協,不管受多少苦,我都要堅决為神站住見證。我想到我信神這麽多年,享受了神話語的澆灌供應,神為潔净變化我,在我身上付出了很多的代價,可我以前臨到苦一點、累一點的本分就體貼肉體,没有好好地盡本分,心裏覺得特别虧欠神,如果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要盡好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警察第三次把我吊起來的時候,我感覺我的頭憋得像裂開了一樣,胳膊和腿也像斷裂了一樣,撕心裂肺的疼。這個時候,派出所所長假惺惺地説:「説吧,把你知道的都説出來,我保證你啥事没有。」我没有搭理他。一個警察拿來一根鐵棍照着我的脚踝骨狠勁地敲,當時疼得我大聲地慘叫,他們還不停地來回摇晃我的身體,那種痛苦的滋味真的是生不如死。我實在是承受不了了,就想到了死,覺得死了就可以解脱了,不用再受這樣的苦了。警察看到我閉着眼睛,説:「她在那兒禱告她的神呢!」聽了警察的話,我這才意識到:對啊,我怎麽不知道依靠神呢?我趕緊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一受苦就想擺脱,我還無理智地要求你把我的命挪去。神啊,感謝你藉着警察的口來提醒我,我不再求死了,我要依靠你來面對接下來的環境。」禱告後,我也想到了神的話:「我在末世一班人身上作的都是前所未有的工程,所以為了我的榮耀顯滿穹蒼,所有的人都為我受最後一次『苦』,明白我的心意嗎?這是我對人提出的最後一點要求,就是説,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為我在大紅龍面前作剛强響亮的見證,最後一次為我擺上,最後一次滿足我的要求,你們真能做到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三十四篇》我明白了今天受這樣的苦,神的心意是希望我能够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羞辱撒但。可是我為了肉體少受苦就要求神把我的命挪去,想求死來解脱,這也没有見證啊,太讓神失望了!撒但就是想用這種酷刑折磨來摧垮我的意志,逼我背叛神,最終和它們一同下地獄一同滅亡,我求死,這不正好中了撒但詭計了嗎?想到這兒,我立定心志,今天我一定要滿足神一次,不管警察怎麽折磨我,我都要堅定信心依靠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我在神的面前立定心志:「神啊,不管今天晚上警察再吊我多少次,我都要依靠你站住見證。」大約半個小時後,警察就把我給放了下來。接着,警察就用詭計來誘騙我,説:「和你一起被抓的那個早就把你給供出來了,人家都走了,就剩你了,你就趕緊説吧!」我知道撒但詭計多端,他就是利用這種方式騙我出賣弟兄姊妹。我心想:「我决不會出賣弟兄姊妹,不能讓弟兄姊妹再來遭受這非人的折磨。」我咬緊牙什麽都不説。過了幾分鐘,我要求上厠所,一個警察惡聲惡氣地説:「憋死你!」另一個警察也耍笑着説:「真憋不住了,就尿在地上吧。」在二十分鐘内我四次要求上厠所,警察都不讓我去,最後我實在是憋不住了,就尿在了褲子裏。五個警察圍着我,説:「你看,這個女人還真尿褲子裏了……」聽到他們侮辱、嘲弄的話,我感到特别受羞辱。這個時候一個警察拿來一本《話在肉身顯現》,扔在了尿坑裏,讓我用脚踩神的話,往神的話上吐口水。我堅决不踩也不吐,他踩在神話書上,用脚尖狠狠地碾了幾下,還淫笑着説:「你看,我踩了,没事,你踩踩我現在就把你放出去,永遠不再追究你信神的事。」我看到他們那麽地踐踏神話、褻瀆神,從心裏恨透了這夥魔鬼撒但。我大聲説:「我不吐!也不踩!」他又説:「不吐,那你駡也行,我説一句你就學一句,你只要駡了,我現在就把你放出去。」我特别憤怒地説:「我不駡!」一個警察大聲地駡道:「你還想當劉胡蘭哪?有多少個也不愁把你們弄死!你不説,不説就把你往死裏整,判你個十年八年,看你説不説!」我心想:「你就是判我十年八年,我也决不會出賣弟兄姊妹,不背叛神。」當我有了這樣的心志,一個警察突然説:「不審了。」我抬起頭來,看到他們個個垂頭喪氣的樣子,我心裏特别激動,當我把命豁出去,死也不背叛神的時候,撒但就徹底蒙羞失敗了。警察在我這裏實在得不到什麽,最後他們就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拘留了我十天。被釋放的時候,一個警察威脅説:「回去後不能再信神了,如果再被抓住,就要判刑了。」我心裏特别氣憤,「我信神走的是人生正道,你們把我抓到這裏酷刑折磨我,逼我否認神、背叛神,現在我要出去了,你們還不放過我,真是太邪惡、太惡毒了!」

經歷這次抓捕,我徹底看透了共産黨抵擋神、殘害人的惡魔實質,長了分辨,不再受它們的迷惑和矇騙了,我也真實體嘗到了神對我的愛和拯救,就在我被魔鬼用酷刑折磨,肉體實在是承受不住的時候,是神的話語在開啓帶領我勝過了這些惡魔的殘害。我現在對神的信心也增加一些了,看到神太智慧了,神不僅發表話語來供應、帶領我們,還擺設人事物環境來讓我們學功課,藉着撒但的效力操練我們長見識、長分辨。我也真實體嘗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深深地感受到經歷這次的環境是神對我特殊的祝福,不管以後臨到什麽樣的環境,我都要堅定信心跟隨神走到底,堅持盡好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上一篇: 遭受電擊的日子
下一篇: 我所受的逼迫痛苦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試煉患難成全信心

韓國 舒暢1993年,因着媽媽生病我們全家信了主耶穌,信主後媽媽的病奇迹般地好了,之後每到禮拜天我就和媽媽去聚會。2000年春天,主再來的喜訊傳到了我們家,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我們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們每天都讀全能神的話,享受神話語的澆灌供應,靈…

警察逼錢

中國山西 高慧2009年7月的一天,一個姊妹急匆匆跑到我家,説教會帶領被抓走了,一部分教會錢財的收據也被警察搜走了。我一聽特别緊張,心想:「我們家保管着一部分教會錢財,收據上有我和丈夫的名字,這一旦落在警察手裏,警察肯定會來抓我們,搶奪教會錢財的。」于是,我們趕緊把錢轉移走了。過…

賓館裏的秘密審訊

中國河南 宋平2013年2月的一天,我和一個姊妹約好去聚會。大概下午2點,我在一個鞋店附近等她時,看到不遠處有一個男的邊打電話邊不時往我這兒看,我感覺不對勁,剛想離開,就聽見一聲「不許動!」只見四五個人衝了過來,我心想:壞了,是警察!我拔腿就跑。兩個人追上我,一下把我按倒在地,隨…

苦難是神的祝福

中國山東 王剛 2008年冬天的一個中午,我和兩個姊妹在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了。五六個警察以查户口的名義闖進了福音對象家,其中一個在屋裏亂翻,一個上前抓住我胸前的衣服,另一個抓住我的胳膊使勁往後擰,惡狠狠地問:「幹什麽的?叫什麽名字?哪裏人?」我反問他們:「你們是幹什麽的?憑什麽抓…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