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環境中的選擇

2024年05月13日

中國安徽 方夏

我因傳福音被中共抓捕判刑三年零六個月,刑滿後回到家又被中共嚴密監視限制人身自由近五年。2021年12月20日,我終于從家裏逃出來盡上了傳福音的本分,我心裏特别高興,立下心志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通過和弟兄姊妹積極配合,一段時間福音工作也有了些果效,我們心裏都很高興。可没想到這時我所在的教會臨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抓捕。

2022年9月14日,那天弟兄姊妹被中共抓捕了五十四人,之後又有二十九人被抓。十月、十一月被抓了四五十人,這前前後後我們周邊幾處教會一共被抓了一百多人。因着猶大的出賣,一些神話語書籍被警察搜走,就是七八十歲的老年弟兄姊妹也被警察抓去審訊。警察進行了地毯式的抓捕和搜查。有的人被抓進去洗腦,被大紅龍迷惑否認了神,有的做了猶大,有的簽了「三書」。我們教會也與上層帶領失去了聯繫,弟兄姊妹都特别地緊張,真是感到黑雲壓城、風聲鶴唳,空氣中瀰漫着恐怖的氣氛。後來我又聽説猶大把我也出賣了,警察拿着我的照片上弟兄姊妹家找我。我白天就到山上躲着,晚上才回接待家休息。

一天,接待的姊妹跟我説他們附近村還有一個保管書籍的家也被猶大出賣了。我一聽,心想得趕緊轉移啊,但又想:「我是一個外地人,在這裏人生地不熟,弟兄姊妹又都失聯了,我上哪兒去找能保管書籍的家呀?而且我本身就是警察拿着照片追捕的人,這個保管家離猶大的家不遠,保管家很有可能也被警察監控了,這個時候我要是去轉移書籍被警察發現了,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嗎?我以往被抓過,在監獄裏受了很多的苦,刑滿出獄後還被警察恐嚇,回家後還經常被大紅龍體系的人上門恐嚇、抄家或提審,這次要是再被警察抓到那肯定是一頓酷刑,到時不死也會被打殘的,要是受不了酷刑當了猶大,那就失去蒙拯救的機會了!」當時我心裏很争戰。接待的姊妹又説,還有一個新人自從教會臨到抓捕後就没有人澆灌了。想到這個新人的家只有我認識,我應該去澆灌她,但又想:「現在環境這麽惡劣,警察到處在找我,我只要一露面,隨時都有被抓捕的危險。警察現在連新人都不放過,一個個上門威脅恐嚇,我要是去了,新人要是被迷惑站在大紅龍一邊,把我出賣了可咋辦呀?」我心裏越想越害怕,「要不我還是别動了,等環境平息一點再説吧。」可這樣想,心裏又覺得特别不安,擔心書籍會隨時被警察擄走,也擔心新人長時間没人澆灌會退去。但想到眼前的難處和自身的安危,我又有些退縮了,我就跟姊妹説:「我人生地不熟,這麽多書往哪裏轉啊?我們能做的就是為這個保管家和新人禱告,求神保守吧。」就這樣,我活在膽怯害怕中,没有趕緊把書籍轉移走,也没有去澆灌新人,但那些天我每天過得都不踏實。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説:「在盡本分的過程中,積極方面你能正確對待自己的本分,無論什麽環境臨到都能不放弃本分,即使别人都不信了、都不盡本分了,你還能守住本分,從始到終不放弃,對自己的本分能够堅守到底、忠心到底,這樣你就真把本分當本分,完全盡上忠心了。你能達到這個標準,基本上就達到合格的盡本分了,這是在積極方面。但是,在達到這個標準之前,在消極方面人得能經得住各種試探。如果一個人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没經得住試探,放弃本分逃跑了,背叛本分了,這是什麽問題?這就是背叛神了,背叛神的托付就是背叛神。他背叛神了還能蒙拯救嗎?那就完了,徹底没希望了,他以前所盡的本分也只不過是效力了,隨着他的背叛化為烏有了。所以説,必須得守住本分,守住本分就有希望,忠心盡好本分就能達到蒙拯救,就能得着神的稱許。守住本分對每一個人來説最大的難處是什麽?就是臨到試探的時候能不能站立得住。試探都有哪些?錢財、地位、男女、情感。還有什麽?如果有些本分是擔點風險的,甚至有性命危險,盡這樣的本分可能就得被抓坐監,就得被迫害死,那你還能不能盡本分?能不能堅持住?這些試探容不容易勝過,就看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能不能在追求真理的過程中對所臨到的這些試探逐步地有分辨、有認識,認識它的實質,認識它裏面的撒但詭計,也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自己的本性實質、自己的軟弱,也常常求神保守自己能够經得住這些試探。如果能經得住試探,無論在什麽環境下都能守住自己的本分,不背叛、不逃脱,這在蒙拯救的機率上就達到百分之五十了。這個百分之五十容不容易達到?一步一個坎,步步都是險境,不容易達到啊!《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什麽是合格的盡本分》揣摩神的話,我心裏挺受觸動的,臨到抓捕的環境對我也是個檢驗,我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顧惜性命撂下本分,這在神看就是背叛哪。想到這次教會臨到統一抓捕,我知道有神話語書籍要轉移、有新人需要澆灌,但我為了保護自己躲了起來,對神話語書籍和新人不管不問,苟且偷生地活着。看到自己根本就没有良心理智,對神更没有忠心。神的心意是希望我能在患難中保護弟兄姊妹、維護教會的利益,可我到關鍵時刻成了縮頭烏龜,這是對神的背叛呀。患難中神要看人的真心,無論環境怎麽惡劣都能守住自己的本分,不當逃兵,這樣才能安慰神心。我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在這樣的環境下就應把生死交在神的手中,豁出命來保護神話語書籍、澆灌好新人,這是我當盡的本分。認識到這兒,我對神的心意明白了一些。現在新人的家只有我認識,當務之急我應該把新人澆灌好。

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話説:「撒但無論多麽『神通廣大』,無論多麽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强,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麽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没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没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裏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麽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麽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神的話給我增添了信心。從神的話中看到大紅龍再怎麽逼迫、抓捕,没有神的許可,任何一樣東西它都不敢隨意亂動。因為大紅龍只是神手中的一個棋子,它是在神的擺布之中。想到約伯受試煉時,神許可撒但試探約伯它才敢去,撒但攻擊試探約伯時,神也給了它一個界限、一個範圍,神不許撒但傷約伯的性命,撒但只能乖乖地聽從,不敢越過這個界限。今天神若不允許警察抓到我,就是我出去轉移書籍、澆灌新人它也抓不到。想到前段時間我在盡本分的路上六次與警察擦肩而過,一個小時内我們發現四個便衣警察,他們有的開汽車,有的騎電車,都是跟在我們後面,後來我和姊妹分開跑,姊妹被抓了,我僥幸逃脱。我體會到神主宰一切,掌管着我的命運、生死,如果神不許可,就是在警察的眼皮底下我也能逃脱出來。正如神的話説:「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認識到這兒,我向神禱告:「神啊!我對你的全能主宰没有認識,活在膽怯害怕中不能維護教會的工作,願你加給我信心,我願把自己的生死都交托在你的手中。」禱告後,我裏面有了信心,就是真的被抓了也有神的心意,是為了成全我的信心。想到這兒,我心裏面釋放了一些,就跟接待的姊妹説:「現在教會的帶領工人、澆灌人員全部被抓了,這個新人的家只有我知道,澆灌新人是我的本分,保護神話語書籍也是我的責任、義務,我不能再自私卑鄙躲在這裏苟且偷生了,這樣太没有良心了。」交通後,我就去澆灌這個新人了。新人没有受中共的攪擾,還在繼續看神的話,我從心裏感謝神。回去的路上我又碰到了一個姊妹,她剛從老家回來,而且以往澆灌過新人,我就把這個新人交給姊妹澆灌,這樣安排後我就可以安心地去轉移書籍了。看到當我不活在膽怯中,把自己該做的都做到,其實神把一切都給安排好了。

後來上層帶領又安排人與我們一起處理善後工作,我們一起商量處理善後工作的細節方案。因着還有幾個保管家警察還没有上門,而這幾個家只有我知道,轉移的工作就落在了我的身上。當我出去要跟保管家交通轉移書籍的細節安排時,看到路上到處都是攝像頭,我不由得又緊張起來,之前監獄裏生活的一幕幕浮現在我的腦海裏:每天高壓的工作量,無論是嚴寒酷暑還是生病嚴重到什麽程度都要完成指定的任務,特别是對信神的人,三天兩頭就要被喊去問話,還恐嚇威脅我們簽「三書」,在這種雙重壓力下我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我很怕再被抓坐監,心想:「這次是轉移書籍,被抓後那肯定要判重刑,可能性命都難保,更怕自己受不了酷刑折磨當了猶大那就是萬劫不復,我信神十幾年撇家捨業地盡本分,最終不能蒙拯救,那不就太虧了嗎?」我就心想還是讓别人去吧。回到接待家,姊妹對我説:「你走後猶大來我家了,看到了你的雨衣在,就一口咬定你住在我家,我没承認。」聽到姊妹這樣説,我心裏就更害怕了,我就跟配搭的姊妹説:「接下來轉移書籍我就不去了,太危險了,還是你們去吧!」當時配搭的姊妹也活在難處中,她剛來對這裏不太了解,這幾個保管家只有我知道。看到姊妹這麽為難,我心裏也受責備。那一夜我没有睡意,在心裏問自己:為什麽我一涉及到危險的環境就想逃,就想放弃本分呢?這到底是受什麽本性支配的?

尋求中,我看到神的話説:「敵基督自私卑鄙這方面最嚴重,他對神没有真實的信心,更没有忠心,臨到事只保護自己、保全自己。他認為自己的安全比什麽都重要,教會工作受多大虧損都無所謂,只要自己能活着、不被抓就行。這些人特别自私,他們絲毫不考慮弟兄姊妹、不考慮教會工作,只考慮自己的安危,這就是敵基督。……敵基督把教會的工作、把神的祭物放弃不管,也不安排人作善後處理,這就等于任憑大紅龍把神的祭物與神選民擄去,這是不是變相地出賣神的祭物與神選民?對神有忠心的人,他明知道環境危險也要冒着危險作好善後工作,使神家的損失降到最低,然後自己再撤離,他不是先考慮自己的安危。你們説,在大紅龍這個邪惡國家裏信神、盡本分,誰能保證没有一點兒危險?不管盡哪方面本分都得擔着一些風險,但盡本分這是神的托付,跟隨神必須得擔着風險來盡本分。講智慧是應該的,采取點安全措施都是有必要的,但不應該把個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應該體貼神的心意,把神家工作放在第一位,把福音擴展放在第一位,完成神給你的托付最要緊,這是第一位。而敵基督把自身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他覺得其餘的都與他無關,不管誰出事他都不在乎,只要自己不出事就行,這樣他就輕鬆了,他絲毫没有忠心,這就是敵基督的本性實質决定的。《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二)》敵基督對神一點兒忠心都没有,給他安排工作他接受得挺痛快,表態也很好,但臨到危險他跑得也最快,他是第一個跑、第一個逃。可見,他自私卑鄙特别嚴重,一點兒責任心和忠心都没有,臨到事就知道逃、就知道躲,只想保全自己,從來不考慮自己的責任與本分。敵基督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處處都表現出他自私卑鄙的本性,他不以神家工作、自己的本分為重,更不以神家利益為重,而是以自身的安危為重。《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二)》神揭示敵基督本性自私卑鄙,盡本分遇到惡劣環境總是為自己考慮打算,把自己的性命、歸宿看得特别重要,對神没有一點兒忠心。對照神的話,神説的也是我的情形啊。臨到這次抓捕的環境,我總想着保全自己,就想着躲起來不被大紅龍抓到。我明知這裏的環境緊張,保管家的書籍要盡快轉移,而且這些保管家就我知道,我去是最合適了,可我想到自己以往被抓坐過監,就擔心自己再被抓受不了酷刑被打死或者做了猶大失去蒙拯救的機會,就不願意配合了。我憑着「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撒但毒素活着,處處為自己的肉體着想考慮,把自己的命和歸宿看得高于神家的利益,關鍵時刻不能站在神的一邊,置神家的利益不顧,只考慮自己的安危,和敵基督一樣自私詭詐,真是太没有人性了。真有人性的人對待本分有忠心,遇到危險環境時能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盡最大的努力讓神家損失降到最小,不會想到當逃兵,也不會撂下本分,能順服神的擺布安排。現在幸好神話語書籍没有被大紅龍擄走,要不然因着我的拖延怠慢給神家利益帶來損害,最後自己也會留下嚴重的過犯,想想都感到後怕呀。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對死的意義又明白了一些。全能神説:「以往律法時代、恩典時代有一些古先知、聖徒已經為傳福音獻身了,那生在末世的人也能為此獻身,這不算是新鮮,也不算是突然,更不算是過分的要求,這是受造之物應該做的、應該盡的本分,這是真理,是最高真理。如果你只是喊口號説要為神做什麽、要盡好本分、要為神花費付出多少,這都没有用,當事實臨到你的時候,當讓你獻出生命的時候,到最後一刻你有没有怨言、有没有甘心、有没有真實的順服,這就檢驗你的身量了。如果面臨生命要被奪去的那一刻,你很安心,你很甘心,你有順服,没有埋怨,覺得自己的責任、義務、本分已經盡到最後了,你心裏很喜樂、很平安,你這樣去了,在神那兒看不是去了,而是在另外一個空間裏以其他的形式活着了,只不過是换了一種方式活着,并不是真的死去了。在人看,『這個人歲數不大就死了,挺可憐哪!』但在神看不是死了,不是去受苦了,而是去享福了,是離神更近了。因為作為受造之物,你所盡的本分在神看已經合格了,你盡完你的本分了,神不需要你在這個受造之物的行列中再盡這樣的本分了,你的『去』在神那兒不叫『去』,叫『收走』『帶走』,或者説是『領走了』,這是好事。你們希不希望被神領走啊?(希望。)别希望這個,人這一輩子活着有很多事還不明白呢,别急着走到那一步,你得争取在那一天來到之前明白更多的真理,對造物主認識更多,别留下什麽遺憾。《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傳福音是所有信神之人義不容辭的本分》通過看神的話我明白了,那些歷代的聖徒為了守住神的名、捍衛主的道死也不背叛神,這死得有價值有意義,最後得到了神的稱許。他們有的被五馬分尸,有的被石頭砸死,有的被鋸死,還有彼得為主倒釘十字架,他們的肉體雖然死了但得到了神的稱許,得到了永遠的生命。同時我也認識到,現在那些被大紅龍抓住為神站住見證被迫害死的弟兄姊妹,他們肉體雖然死了,但他們的靈魂没有死,是以另外一種方式活着了。看到為義受逼迫而死真是太有意義了!我把命看得重于一切,對生死没有看透,臨到危險的環境就活在膽怯害怕中惜命、顧慮自己的結局歸宿,比起歷代的先知使徒,我真是蒙羞慚愧啊!想到這兒,我立下心志要效仿歷代的先知使徒,為神作出見證。

後來,我又聽到了一首神話語詩歌:「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托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托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于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于供應我們全部的神。《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附篇二 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我是人類中的一員,我的命是從神來的,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該盡上自己的本分,盡上自己的責任和義務。不管以後臨到什麽環境,我都應該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應該守住自己的本分。

第二天,我們繼續商量轉移書籍的事,也同心合意禱告神,把生死交在神的手中,就是被抓也要把本分盡好。之後我們就分頭行動,藉着大家同心合意地配合書籍也順利地轉移了。一天晚上七點半左右,我騎車帶着兩大箱神話語書籍,剛出姊妹家就發現一輛警車跟在我後面。我的心緊張得都要跳出來了,「是攝像頭拍到我了?還是猶大把我出賣了?」我就一個勁兒地禱告神:「神啊!求你保守我,與我同在,我要冷静不能慌張,警察也在你的手中掌握,求你加給我信心和智慧。」禱告後,我心裏平静多了。我就從街道居民區繞了五六里路,發現警車被甩開了。可當我拐彎上大道時又看到了警車。我不確定是不是先前那輛警車,我就保持正常的騎車速度,警車跟了我有兩里路左右就超過我開到前面去了,于是我就轉到一個居民區把車停下來,環顧四周確定没人跟踪我再走。就這樣,神話語書籍終于安全地轉移走了,此時我的一顆懸着的心才放下來。接着我就到另一個保管家通知轉移書籍。那天晚上,我們轉移了三個保管家的書籍。半夜我們回到接待家高興得直跳,跟弟兄姊妹交通我今晚看到的神的奇妙作為,我們都感慨神真是太全能了!接下來我們的信心更大了,把其餘的神話語書籍也都盡快地轉移了。

經歷過來,我對神的信心增加了,對死的價值意義明白了一些,對自己自私卑鄙的撒但本性也有了些認識。現在面對撒但的黑暗權勢我不再膽怯退縮了,能够盡上點本分維護神家的利益。我有這點長進和收穫,這都是神的帶領。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如何對待父母的恩情

中國廣西 蘇唯 從小我家比較窮,親戚朋友都看不起,爺爺奶奶也很排斥我們,我媽經常在我耳邊嘮叨:「你要好好讀書,以後要為家裏争口氣!」我就把我媽的話放在心上,努力學習,成績在班裏一直名列前茅。可後來我出車禍,還發生了其他意外動過三次外科手術。每次動手術家人都是愁眉不展,有時我媽也會…

傳福音遇到難處該怎麽經歷

秘魯 凱爾文(Kelvin)我們一家人都是信天主教的,村裏大多數人也都是天主教徒,但因着我們村的天主教堂没有神父來主持,所以大家很久都没有去教堂學習聖經了。2020年5月22日,我在網上讀了全能神的話語。通過讀神的話,我確定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末世的基督全能神,我高興地接受了全…

全能神的愛太大、太實在

2002年9月,一個偶然的機會,畢業後幾年未見的大學同學給我傳耶穌的福音。那時我因着照顧長期患病的父親(半身癱痪已五六年)而感到身心疲憊,常常感到生命的脆弱與渺小,幻想着人若没有生老病死那該多好啊。在這種情况下,我抱着「信仰是精神寄托」的心態接受了耶穌的福音。記得我第一次去教會聽…

走中庸之道不是真正的好人

陳 默2016年11月,帶領再次安排我到附近教會盡本分。剛到教會,我就迫不及待地向帶領打聽我之前的老搭檔楊斌弟兄的情况。帶領告訴我:「楊斌做教會帶領期間,胡輝、李華兩個弟兄盡本分長期没有果效,按原則早就該撤换了,楊斌心裏很清楚,但他盡本分應付糊弄,不維護教會的工作,一直不撤换他們…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