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對病痛的擔憂

2024年03月10日

中國安徽 楊軍

今年年初,我感覺腦子嗡嗡響,想到我平時血壓偏高就量了量,没想到一量低壓110、高壓160。我心裏一驚,「怎麽這麽高了?照這樣下去早晚得出事!」想到我父親就是高血壓突發腦出血,一個多小時搶救無效就去世了,還有姑媽也是因高血壓突發腦出血,兩天後就去世了,後來我和大哥、二姐也都患有高血壓,醫生説我們很可能是家族性遺傳病,讓我們以後多注意。我有些害怕,擔心自己也會像父親和姑媽一樣突然死亡。以前我認為自己信神了有神保守,這點高血壓算得了什麽呢?肯定不會有大礙的。可是現在看到血壓這麽高,我心裏就有些埋怨:「我這些年一直在教會盡本分,這點病神怎麽都不給我醫治呢?萬一哪天血壓升高一頭栽倒,不死也成廢人了,那我以後還怎麽能蒙拯救呢?我得自己想辦法控制,不然哪天病嚴重了命就没了。」接下來我特别注意自己的身體,到哪兒盡本分都不忘記打聽治療高血壓的方法,一有空就到電腦上查詢,盡本分需要掌握的業務知識我也無心學習,需要跟進解决的問題也没有及時處理,心思都放在了治病上。我也知道這樣對待本分不合適,可一想到澆灌新人需要花費不少時間和精力,就擔心自己血壓繼續升高,還是想辦法治病要緊,心裏那點虧欠感也就磨没了。

一次,我得到一個治療高血壓的偏方,好多人吃了都見效,我就滿心歡喜地去嘗試。一段時間後,没想到血壓不但没降反而升高了,高壓達到180。看到這個結果,我驚呆了,怎麽血壓還上升了呢?是不是熬夜熬的?我心裏很害怕,擔心自己以後會像父親和姑媽一樣突然去世。又想到那些因高血壓中風的人,有的坐着輪椅面部表情麻木,生活不能自理,有的甚至半身不遂,我擔心自己哪天也會變成他們那樣可怎麽辦,我越想越害怕,不由得活在愁苦憂慮中,心思也不在本分上了。就想着要不我先回家好好休養,把病治好了再盡本分。但因我被中共警察追捕不能回家,只能邊盡本分邊配合治療。從那以後我更加注意自己的身體狀况,只要感覺頭暈頭疼就不自覺地猜想會不會是我的血壓又升高了?走路時會不會一頭栽倒就起不來了?每天都心驚膽戰的,盡本分也受影響。後來我聽説高血壓不能熬夜,晚上一到十點我就休息了,一些工作需要及時處理我也不着急,到了第二天看到這麽多工作要作心裏就打怵。那段時間我完全活在病痛中,盡本分效率很低,耽誤了澆灌工作。當時我心裏也受責備,可一想到自己的病,那點責備感就没有了。我每天就琢磨自己的病什麽能吃、什麽不能吃,該怎麽保養,根本没心思盡本分了,甚至心裏還有些埋怨:「我一直在教會盡本分受苦花費,神怎麽不保守我呢?現在病情不但没减輕還不斷加重,我還怎麽能盡好本分呢?」我的心離神越來越遠,不想禱告了,心裏特别消沉難過,很怕哪天死亡就臨到自己。痛苦中我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能明白神的心意。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有些人有已知的病,就是知道自己有一些實在的病,比如有胃病、腰腿痛、關節炎、風濕病,還有皮膚病、婦科病、肝病、高血壓、心臟病等等,他就想:『我要是一直盡本分的話,這些病神家給不給治啊?如果這些病嚴重了,影響到我盡本分,神給不給醫治?别人信神之後病好了,那我這個病能不能好啊?神會不會像恩待别人一樣給我治病呢?我要是忠心盡本分,神應該會給醫治,我要是一厢情願求神醫治,但神不給醫治,我該怎麽辦呢?』每每想到這些的時候,他心裏就生出一股深深的憂慮,雖然手中的本分没停,該做的一直在做着,但是為自己的病痛、為自己的身體、為自己的以後、為自己的生死常常在思想,最後得出的結論只是一厢情願地認為,『神會醫治,神會保守,神不會放弃我的,神不會看着我陷入病痛不管的』,這些想法是毫無根據的,甚至可以説是一種觀念。人有這些觀念想象絲毫解决不了自己的實際問題,人在内心深處還隱隱地為自己的身體與病痛愁苦、憂慮與擔心,不知道誰能負責任,不知道有没有人負責任。《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三)》還有一些人雖然没有實實在在地感覺到或者是確診有任何的病,但是知道自己有一種潜在的疾病。什麽潜在的疾病呢?比如説,家族遺傳的心臟病,或者糖尿病、高血壓,還有的有老年痴呆症、帕金森氏症或者某種癌症,這都屬于潜在的疾病。……儘管自己盡量地不為潜在的疾病而做什麽,但還是時不時地、下意識地在尋找各種偏方,來避免這種潜在的疾病在某一天、某個時辰、某個自己還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降臨在自己身上。有些人就時不時地抓一些中草藥來吃,有些人時不時就打聽一些偏方備用,有些人時不時就在網上查找一些鍛煉的小辦法來鍛煉、實驗。雖然它是一種潜在的疾病,但還是在人心裏占據重要的位置,雖然人没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任何的症狀,人還是對此充滿了擔心、憂慮,内心深處為此而愁苦、而消沉,總盼望藉着禱告、藉着盡本分來减輕、消除自己内心深處的這種負面情緒。……雖然生老病死這是人之常情,這是人一生當中都不可避免的事,但是這些有特殊體質、特殊病痛的人,他們還是在盡本分或者不盡本分的過程中為自己肉體的難處、肉體的病痛而陷入愁苦、憂慮與擔心,擔心自己的病痛,擔心病痛會給自己的生活帶來很多的不便,還有這個病痛會不會嚴重,嚴重了之後後果會怎樣,會不會死亡。這一系列的問題讓人在一些特殊的環境之下、在一定的背景之下陷入深深的愁苦、憂慮與擔心之中不能自拔,甚至有些人因着已知的嚴重的病痛或者是潜在的不能擺脱的病痛而活在了愁苦、憂慮、擔心之中,被這樣的負面情緒左右着、影響着、控制着。《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三)》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自從我得知自己是高血壓并且有家族病史,我就擔心自己哪天也會像父親和姑媽一樣突然死去。信神後我把病交托給神,希望神能為我醫治,可盡了幾年本分後血壓不但没降還在一直升高,就擔心自己哪天突然暴斃身亡。尤其看到有些人因高血壓并發症生活不能自理,我就更擔心自己有一天也會變成他們那樣,活在病痛的愁苦憂慮中到處打聽藥方,根本没心思盡本分。我把精力都用在治病上,盡本分涉及的業務知識和原則也無心去學習,新人有問題我也不着急交通解决,給澆灌工作帶來了影響。這時我才看清,我活在病痛的愁苦憂慮中只會越來越恐慌黑暗,整個人活在死亡的籠罩下提心吊膽,心離神也越來越遠。我不願再這樣悖逆地活着,就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從愁苦憂慮的負面情緒中走出來。

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每個人的壽命都是神命定好的,雖然這個病在醫學上看就是該死的病,但在神那兒看,你的壽命還没到,還不到死期,你想死也死不了。如果神在你身上有托付,你的使命還没有完成,你即使得了該死的病也死不了,神是不會把你挪去的,即使你不禱告、不尋求真理,也不注重治療,甚至耽誤治療了,但也死不了。……當然,無論是得病還是不得病,生活中人都得具備一些保健常識,這是神給人的本能,是神給人的自由意志裏面應該具備的理智與常識。現在你得病了,對待這個病你也應該明白一些保健、治療的常識,這是人應該做的,但是你對待病的這個方式并不是為了挑戰神給你命定的壽數,也不是為了保障你能活到神給你命定的壽數。這話是什麽意思呢?可以這麽説,在消極方面,你就是不把這病當回事,該怎麽盡本分還怎麽盡本分,稍微比别人多休息一點,本分没耽誤,這個病也不會惡化,不會導致病死,這就看神怎麽作。就是説,你這個人在神那兒命定的壽數還没到,你有病神也不會讓你死。如果你的病還没有到死的程度,但壽數到了,神隨時就把你挪走了,那不就在乎神的一個意念嗎?這在乎神的命定啊!《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人的壽命長短都是神的命定,不在乎人有病或無病,也不在乎人的病情是輕還是重。就像我母親,從我記事起她就一直有病,經常去醫院,常年吃藥。家裏人都説我媽肯定活不過我爸,因我爸身體好,幾十年來我們從來没見他吃過藥。可没想到我爸突然得了腦出血就死了,而我媽是醫生的常客却活得好好的。從這些實例看到,人什麽時候死不是人説了算,即使人没有病,壽數到了也得死,若壽數没到,就是得了該死的病也死不了,一切都在乎神的命定。可我總想把生死攥在自己手裏,自己掌管自己的命運,我對神的全能主宰不認識,真是太無知狂妄了!認識到這裏,我從心裏厭憎自己,願把自己的病交在神的手中。這時我心裏釋放多了,不再那麽愁苦憂慮了。

後來,弟兄姊妹給我發來一段神的話,我才明白病痛臨到有神的良苦用心。神説:「神在一個人身上安排一種病痛,或大或小,目的不是為了讓你體會病痛的來龍去脉,病痛對人的危害,病痛給人帶來的種種不便、難處,還有病痛給人帶來的種種感覺,不是讓你在病痛中體會病痛,而是讓你在病痛中學到功課,學會摸神的心意,認識人在病痛之中所流露的敗壞性情與人對待神的錯誤態度,學會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達到真實的順服神,能站住見證,這是最關鍵的。藉着病痛,神要拯救你,也要潔净你。潔净你的什麽?潔净你對神的各種奢侈欲望、要求,甚至潔净你為了求生、為了活着而不惜一切代價作出的種種打算、判斷與計劃。神不讓你自己計劃,不讓你自己判斷,不讓你對神有任何的奢侈欲望,神只要求你順服,在實行經歷順服中認識自己對待病痛的態度,認識自己對于神所給你的這種身體條件的態度,還有你個人的意願。當你認識到這些的時候,你就能體會到神給你擺設的病痛這種環境或者是給你這樣的身體條件對你來説太有益處了,它對你的性情變化、對你的蒙拯救、對你的生命進入都有着極大的幫助。《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三)》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病痛臨到不是讓人在外面找客觀原因,也不是活在病痛中惶恐挣扎或設法擺脱,這都不是神的心意。神的心意是讓人在這個病痛中學到功課,能明白神的心意,能反省認識自己流露的敗壞,生命性情能有一些變化。想想自己病痛臨到時不明白神的心意也不尋求,就活在病痛中愁苦憂慮,還埋怨神没保守我、不醫治我的病,完全違背了神的心意,這樣怎麽能認識自己學到功課呢?想到這些,我開始反省自己,為什麽病没有好轉就能埋怨神與神對抗呢?反省時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對自己有了一些認識。神説:「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着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樂;……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踪影了。所以,我説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論到「信」,你怎麽認識》看到神的話我感到蒙羞慚愧,神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回想自己起初信神就是奔着得福得恩典來的,認為只要我信神盡本分,神就會看顧保守我,使我没病没灾活在安樂窩裏。所以當病情加重時我就一反常態,埋怨神、和神講理,對待本分敷衍了事不負責任,甚至想撂挑子放弃本分。看到我信神就是為了得福,想以盡本分、撇弃花費來换取神的保守祝福,能够病得醫治,這是對神的欺騙,是赤裸裸的交易,走的就是保羅的路。保羅作工花費多年不是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而是為了得賞賜、得冠冕,最後説出他的心聲:「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摩太後書4:7-8)保羅為主作工就是為了向主要公義的冠冕,就是為了得福。而我信神盡本分也是為得福得平安,得不到就跟神講理、對抗,對神没有敬畏的心,看到自己太没良心理智、太卑鄙了。這時,我感到懊悔自責,不願再與神搞交易欺騙神了,只想把本分盡好安慰神的心。後來盡本分時我就常常禱告神,求神開啓帶領我,使我在病痛中學會反省認識自己,不知不覺情形好了很多,盡本分也有勁了。

後來,我到醫院檢查時發現自己的血壓還是挺高,心裏不由得又擔心起來,「血壓要是一直這樣高,會不會哪天就死了呀?」我意識到自己又活在憂慮擔心中了,我就找神的話來看。全能神説:「人這一生都要面臨死亡,就是人走到路終的時候面臨的都是死亡,但是死亡有多種性質,其中一種就是在神命定好的時間,你完成了你的使命,神將一個人的肉體生命畫上句號,你的肉體生命就結束了,但是這并不代表你這個生命就結束了。一個人的肉體没有了,那這條生命就没了,是不是這麽回事?(不是。)這個生命以後以哪種形式存在,就在乎你活着的時候你怎樣對待神作的工、神説的話,這個很重要。你以後以哪種形式存在,還存不存在,取决于你活着的時候你對待神的態度、對待真理的態度。如果你這個人在活着的時候,面臨死亡、面臨各種病痛的時候,對待真理的態度是悖逆、反抗、厭煩,那將來你肉體生命結束的時候,你會以怎樣的一種方式存在?那肯定是另外的一種方式,這個生命肯定不是繼續下去的。相反,如果你活着的時候,在肉體有知覺的時候,你對待真理、對待神的態度是順服、忠心,有真實的信,你這個肉體的生命雖然結束了,但是你這條生命會在另外一個世界裏以不同的形式生存。這是死亡的一個定義。《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四)》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人的生死在神那兒都有命定,每個人都有一死,但死的性質不同,每個人死後的結局也有所不同,這個結局就取决于人活着時對待真理的態度、對待本分的態度。想到彼得,主耶穌讓他看顧喂養主的群羊,彼得把主耶穌的托付當成一生的使命來完成,不管是逼迫患難還是病痛的熬煉都没有放弃自己的本分,彼得澆灌信徒穩固他們的信心,直到被倒釘十字架生命結束的那一刻。彼得面對死亡没有懼怕,他以一生的代價完成了神給他的使命,得到了神的稱許。我又想到保羅,被大光擊殺後為傳講主的福音也受了許多苦,但他把受苦當成得福的條件、當成向神索取冠冕的籌碼,他的付出是搞交易,是為自己得福,不是在完成受造之物的使命,是在悖逆神,不但不蒙神稱許,反而被神定罪。從彼得和保羅的例子中我明白了,人活着能不遺餘力地盡好本分,没有自己的索取與要求,這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也是一個受造之物該做到的,是蒙神稱許的。反省自己對待本分的態度就跟保羅一樣,撇弃花費就是為得福,為了讓神給我治病,不達目的就埋怨神。我若這樣只為滿足肉體活着,就是没病没灾身體健康但敗壞性情没變化還能抵擋神,這樣活着不也是行尸走肉嗎?又有什麽意義呢?我要效法彼得,雖然我没有彼得那樣的素質,也不具備彼得的人性,但我也得力所能及地把自己的本分盡好,發揮一個受造之物的功用來滿足神,即使有一天真的死了也不會留下遺憾,至少心靈裏是踏實平安的。接下來我再盡本分心裏就踏實多了,也不受病痛的轄制了,有時盡本分有些頭暈時就適當地休息,該吃藥就按時吃藥,坐久了感到不舒服就起來鍛煉鍛煉放鬆放鬆,盡量不耽誤本分,弟兄姊妹找我尋求工作中的問題我也不嫌費腦煩心了,盡自己所能地交通解决。當我把心投入到本分中,有時不知不覺工作到很晚也不感覺頭暈了,後來我藥也不吃了,病情不但没反彈,反而還感覺輕鬆了。原來高血壓没有我想象的那麽可怕!是神的話幫助我擺脱對病痛的愁苦憂慮和擔心,使我從負面的情形裏走了出來,我感謝全能神!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拒絶本分是在顧慮什麽

中國江蘇 鄭莉 2017年7月1日,那天聚會時,上層帶領説城東教會的帶領被警察抓走了,有些弟兄姊妹存在安全隱患,還有神話語書籍需要轉移,想讓我過去處理善後工作。我心裏咯噔一下:「城東教會的環境這麽惡劣,我要是去了,萬一被抓了怎麽辦?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經受得住酷刑,萬一承受不住做了…

真理使我有路可行

日本 實在全能神説:「事奉神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敗壞性情没有變化的不可事奉神,若你的性情没有經過神話的審判刑罰,那麽你的性情仍代表撒但,從而足以證明你的事奉是在獻好心,是藉着撒但的本性來事奉的。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願…

修理對付後的醒悟

西班牙 梁心 2020年下半年,我在教會澆灌新人。剛開始澆灌的新人没那麽多,不管新人遇到什麽問題,只要找到我,我都會盡力解决,實在解决不了的我也會向帶領尋求,就怕新人没澆灌好退去。後來,隨着需要澆灌的新人越來越多,帶領安排兩個姊妹和我配搭,分工後,我們就各自負責自己澆灌的新人。有…

推托本分的背後

中國山東 雨晨 2023年3月,我在教會盡講道員本分。因着我盡本分有些果效,就覺得自己素質不錯、有工作能力,盡本分時憑狂妄性情不尋求真理原則給工作帶來打岔攪擾被撤换了。撤换後我特别消極,覺得自己給教會工作帶來打岔攪擾肯定没有蒙拯救的機會了,每天心裏都很煎熬。反省十幾天後,教會安排…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