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忠言不再逆耳

46

張 微

初冬的早晨,太陽驅散了空中薄薄的霧靄,給大地帶來了一絲溫暖,一束陽光透過玻璃窗照進工作室,整個房間顯得格外明亮。

小靜坐在電腦前一手託下頜,一手握鼠標,不禁在想:「雖然我來到這個組才兩個月,還不是組長,但在組裡的分量不亞於組內任何一個人,再說這段時間也是我在帶動這個組的工作,現在還取得了一些成果,看來我還是挺有工作能力的。」想到這兒,小靜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陽春三月,氣候剛要變暖,倒春寒的來襲再次帶來了幾分寒意。

工作室內小靜滿臉嚴肅地站在李華和小凡的身後。李華和小凡正在緩慢地敲打著鍵盤,她們一會兒查查資料,一會兒停下思考著。小靜見狀眉頭緊鎖,顯出一副輕蔑的樣子,隨即便在李華、小凡的電腦前指手畫腳,「這裡多簡單啊,只需把層次調整一下不就行了嗎,怎麼還弄這麼長時間呢?」小靜口氣生硬地說著。李華和小凡面露尷尬沒說話,只是認真地看著小靜點出的問題。

「好了,這個問題就說到這兒了,你們自己再看一遍吧。」小靜說完扭身回到了她的座位上。

這天是組內上交文稿的日子,工作室內顯得比平時要忙碌了一些。李華和小凡邊看著電腦邊小聲交談著。小靜和小麗也正在檢查準備上交的文稿。

小靜很快檢查完了手上的文稿,扭頭向李華她們著急地說,「李華姊妹,你們那份弄好了嗎?」

「哦,快了,快了,還有一點就好了,再等會兒吧。」李華結結巴巴地回答著。

小靜皺著眉頭顯得有些焦躁,帶著一絲怨氣地小聲嘀咕著:「幹活這麼慢,不得耽誤組裡的進度拖我的後腿嗎?如果文稿積壓得多了,帶領或許還以為是我沒有工作能力呢!」小靜看了看時間,有些不耐煩地催促道:「咱們還有那麼多活兒沒幹哪,你們能不能加快點速度啊!」

李華和小凡的臉上顯得有些難堪。

小靜瞥了她二人一眼,心想:「你們進組時間比我還長,這點工作都作不好,是不是沒有這方面的素質,不適合盡這個本分呀!要不跟帶領說換個人,這樣我們的工作果效也許就能好起來。」

在接下來的工作中,每當李華提出和小靜不同的思路和建議時,小靜的臉上都會露出不悅,因在小靜眼裡李華的思路沒她清晰,文筆也沒有她好,整理出來的文稿也不如她,所以,只要李華發表觀點,小靜總是毫不猶豫地給其否掉,仍是按照自己的思路來整理。而李華因她的觀點、建議總是被否,心裡頗受打擊,漸漸變得沉默寡言。

一天下午,天灰濛濛的,還下著雨,有時還伴著幾聲轟隆的打雷聲。潮濕的空氣凝聚在工作室內,給原本壓抑的氣氛增添了幾分沉悶。

教會帶領劉姊妹和張姊妹走進工作室。

小靜見帶領來了,心想:「這可是個好機會,我得把這段時間自己的工作成果彙報一下,再把李華的情況跟她們說說,讓她們也好及時解決。」

張姊妹看著大家,微笑著問道:「這段時間大家的情形還好嗎?組裡的工作情況怎麼樣?」

小靜急不可待地率先發言:「感謝神!這段時間我的情形挺好,組裡的工作也有些果效,我和小麗把上層讓返修的那兩份文稿整理上交後,又整理四份上交了……」小靜滔滔不絕地把她這段時間是怎麼作工作的,在盡本分中是怎麼獲得聖靈作工的詳細地講述出來,說話時還用餘光瞥了一眼李華和小凡,接著又把兩個姊妹工作效率差,耽誤組裡的工作進度都說了出來。小靜談完,李華談起了自己在盡本分中遇到的難處,還沒等她說完,小靜就打斷李華的話,結合她的作工經驗告訴李華怎麼做。不管哪個姊妹談到自己的問題和難處,小靜都蠻有「負擔」地給其交通。

劉姊妹看著大家一臉受轄制的神情,表情有些嚴肅地說:「小靜姊妹,從你剛才的交通中看到你藉著談自己作工有果效,別人工作效率低,是在變相地見證自己貶低他人,好像組裡誰都不如你。再就是,人家的話還沒說完,你就插嘴給人去交通,這不是在顯露自己給人當老師嗎?如果你總是憑狂妄性情與人相處,只能讓人受轄制沒法跟你配搭。小靜呀,神把咱和姊妹們安排在一起盡本分,是為了讓咱互相取長補短,咱不要認為自己素質好就瞧不起別人,這樣發展下去很容易走上敵基督道路啊!」

劉姊妹的話猶如當頭一棒,小靜頓時清醒許多,剛才的興奮勁兒消失得無影無蹤。姊妹們眼睛齊刷刷地看向小靜,小靜感到顏面盡失,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小靜耷拉著頭,兩手扣在一起緊攥著自己的衣角,略顯拘謹,她心想:「我盡本分這麼有負擔,工作還有果效,帶領不但不表揚我,還當著姊妹們的面這樣對付我,這不是有意讓我難堪嗎?再說,我把自己總結的經驗談出來,不也是想幫助她們嗎?怎麼說我抬高自己貶低別人呢?」小靜心裡憤憤不平。

劉姊妹又說道:「活在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裡,若不及時扭轉是很危險的,那些在神作工中被顯明的敵基督就是因為常常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貶低、排斥別人,最終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咱們可要引以為戒呀!」

帶領的話猶如一陣疾風暴雨再次向小靜襲來,小靜有點招架不住,她自問:「我的狂妄性情有那麼嚴重嗎?帶領竟然說我這樣走下去很危險……」

整場聚會,小靜如坐針氈般地痛苦難熬,好不容易等到兩個帶領走了,她起身回到房間痛哭流淚地向神禱告:「神啊!今天帶領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對付我,讓我感到難堪、痛苦,我心裡很委屈。一想到自己在姊妹們面前丟臉了,我心裡就很抵觸,不願意接受帶領的對付修理。神啊!我的身量太小,求你保守我的心能順服下來,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

一夜未怎麼合眼的小靜臉色有些蒼白,她無力地靠坐在椅子上,雙目無神地看著電腦,帶領的話不斷地在她的腦海中迴蕩,小靜心想:「帶領這麼嚴厲地修理對付我,還說我走的是敵基督道路,看來我的狂妄性情真的很嚴重,我會不會被撤換哪?」

第二天下午,帶領張姊妹來了。

小靜看到張姊妹強擠出點笑,張姊妹察覺到小靜與之前的不同,便關切地問道:「小靜姊妹,你的臉色不太好,哪裡不舒服嗎?」

張姊妹的一句話勾出了小靜委屈的淚水,她低著頭哽咽著說不出話。

張姊妹見狀問道:「小靜姊妹,你還在為劉姊妹修理對付你而難過嗎?」

小靜再也忍不住了,便把她的所有想法都說了出來。

張姊妹耐心地和她交通道:「小靜姊妹,教會各級帶領同工處理問題都是有原則的,不會因著你流露狂妄性情就隨便撤換。再說咱們都被撒但敗壞至深,哪方面的敗壞性情都需經歷神多次的審判刑罰和弟兄姊妹的修理對付才能達到變化呀!咱們得認識神的作工,不能誤解神哪!」

小靜聽了張姊妹的話,臉色逐漸平和了下來。

張姊妹繼續說:「今天我們臨到這修理對付,是神主宰安排的,為使咱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注重反省自己,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我們應該正確對待呀!咱們看段神的話吧。」

「小靜姊妹你讀吧!」小靜接過神話語書讀道:「有一部分人經過修理對付之後就消極了,盡本分也沒勁兒了,忠心也沒了,這是怎麼回事?一方面是因為人對自己作法的實質不認識,導致人對對付修理不能服氣;另一方面是因為人到現在都不明白對付修理的意義,人都認為對付修理就是定人結局的表示。……在人看來,神作的不合人的意思、神作的不近人意就是神不公義,而人從來就不知道自己做得不合適,不合真理,也從來不認識人做的都是在抵擋神。」(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以人的表現定人結局的內涵之意》)

張姊妹交通道:「從神的話中看到,神在末世作的就是審判刑罰的工作,我們被撒但敗壞太深,總是貪圖肉體安逸,不願受審判刑罰之苦。臨到點大的修理對付就誤解神、埋怨神,認為自己被定罪了,沒有好的結局歸宿了。回想上次我被撤換時,帶領解剖了我本性狂妄,盡本分總是追求名譽地位,聚會講字句道理迷惑人,走的是敵基督道路。剛開始我也活在了誤解、防備中,覺得自己是神要顯明淘汰的對象。藉著禱告尋求反省,我看到自己盡本分不注重生命進入,總是追求名譽地位,走的是悖逆神、抵擋神的道路,我這才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些認識和恨惡。若沒有這次的修理對付和撤換,我還會憑狂妄本性做事,盡本分沒有真理原則,憑已意亂做,那可真就把路走絕了。這時我才認識到,修理對付是神對我的極大保守,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啊!這次帶領對付你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是神對你的愛與拯救,不是帶領有意跟你過不去,而是在實際地幫助你啊!……」

小靜心裡的疙瘩慢慢解開了,她說:「感謝神!藉著揣摩神的話和你的交通,我認識到末世神是以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來潔淨變化人,自己信神多年不認識神的作工,也不明白神的心意,臨到不合己意的事就誤解神、防備神,不接受順服從神來的修理對付,本性真是太狂妄了。事實上修理對付是神公義的審判,也是神對自己的拯救,我願意在這事尋求真理,儘快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

黃昏時分,一抹艷紅的夕陽映入了屋內,照得屋內暖洋洋的。小靜的臉上也綻放出了笑容。

送走張姊妹後,小靜坐在書桌前,跟神作了個禱告,有意識地尋求真理來解決自己的問題,小靜看到神的話說:「你裡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沒有真理就容易作惡,並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

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狂妄的人因自高自大目中無人,對人沒有和氣,不能平等待人,總不能與人和睦相處。……性情狂妄的人總想出人頭地高高在上,不願受人的管制,卻願意轄制別人;性情狂妄的人總認為自己比別人強,別人誰也不如他,看不見在別人身上的長處優點,即使看見點也不服氣,還會加以攻擊、貶低,別人的缺欠短處他看得格外清楚,並且隨意談論傳播,特別喜歡講自己的長處,特別喜歡誇獎自己、高舉自己、貶低別人;性情狂妄的人總是唯我獨尊,好搞以我為中心,讓人都尊重他,都圍著他轉,他無論說啥做啥人都得聽他、注重他;性情狂妄的人最愛顯露自己,無論在什麼場合,臨到什麼事,他都先露一手發表觀點讓人觀賞、讓人佩服,並好揭露別人的缺欠、短處來襯托自己的高明,絲毫不見證神……性情狂妄的人好給人當師傅,最不願聽人說話……」(摘自《生命的供應·談性情變化》)

看了神的話和講道交通,小靜感到很扎心,她開始回想前段時間自己在盡本分時的種種表現:當她和小麗在一起整理文稿有點思路,順利地上交幾份文稿後,她就開始沾沾自喜,覺得自己了不起,誰都不如自己;工作中姊妹們遇到難處向她尋求時,她毫無理智地給人當老師,指手畫腳教導別人,並且還頑固持守己意,對別人的觀點、建議給以否定;當看到李姊妹她們整理文稿慢,她不是憑愛心去幫助,而是帶著嫌棄、小瞧和貶低,高高在上,說話打著官腔,指責她們拖後腿,絲毫不體諒姊妹們的難處;特別是當看到姊妹工作進度慢,觸及到自己的臉面、地位時,她還心生惡念想跟帶領反映,讓帶領撤換姊妹。小靜看到自己的本性真是太狂妄了,流露的全是自私、惡毒、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沒有一點人性理智,給姊妹們帶來的都是轄制、傷害和痛苦,就這樣盡本分,怎麼能合神心意呢!此時小靜才意識到,帶領對付的不是她的外表言行,而是她本性裡的撒但性情,也是為了幫助她更好地反省認識自己。小靜靜下心來想想,這次如果不是帶領的修理對付,她真不知會狂妄到什麼地步,繼續發展下去,在組裡稱王稱霸,走敵基督道路不回頭,那性質可就嚴重了!認識到這些,小靜心裡感到恐懼不安、懊悔自責,她痛苦流淚地向神禱告:「神啊!我真是太悖逆、太狂妄了,你為了拯救我,藉著帶領修理對付我,我還悖逆不服,不願接受。現在才明白,修理對付對我的益處太大了,能使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及所走的錯誤道路有些認識,我現在認識到憑著撒但性情盡本分是讓神厭憎恨惡的。神啊!我願向你悔改,求你來潔淨變化我的狂妄性情……」

第二天早上,小靜跟姊妹們敞開,揭露、解剖她的狂妄性情,並真心地給姊妹們道歉。接下來的日子裡,當看到姊妹整理文稿有難處時,小靜就會主動給予幫助,和她們一起商量思路,小靜和姊妹們相處融洽多了,臉上也增添了笑容。

忠言不再逆耳,三人在草地上讀神話

經歷了這次的修理對付,小靜做事低調了一些,狂氣也小了不少。但小靜深知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狂妄性情要想得以變化,還需要經歷更多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不久,一場修理對付又悄然而至。

幾個月後,小靜被推選為組長,組裡的各項工作自然就以小靜為主導。一天,小靜手杵著頭在琢磨一份稿件,之後她一臉焦慮地對姊妹們說:「咱們昨天上交的那份文稿,我覺得還有些問題,要不咱們儘快修改一下,然後再交一次吧!」新來的劉姊妹抬頭看著小靜輕聲說:「不用了吧,還是等上層給咱們指出文稿中存在的問題再修改吧!」小靜面露不悅,她微張著嘴不服氣地剛要反駁幾句,又覺得這樣顯得太沒理智,就把到嘴邊的話嚥了回去,只在心裡嘀咕著:「我是組長,我掌握的業務知識和原則不比你多嗎?還不接受我的建議,到時候你就知道誰對誰錯了。」第二天,帶領來了,當了解這一情況後,帶領說:「小靜姊妹提的這個建議是對的,你們發現文稿中有問題,就應及時修改重新上交,如果等上層返回建議再修改,這樣就會耽誤工作。」聽了帶領的話,小靜就像打了勝仗似的,嘴角掠過一絲得意的笑,她用餘光瞟了劉姊妹一眼,心想:「看吧,還是我看問題準確吧!平時看你整理的文稿問題就很多,思路也不怎麼清晰,我提的建議你還不接受,你也太狂妄自是了吧!」有了這次的先例,小靜對自己的業務能力更為肯定了,她的狂妄氣焰也在逐漸膨脹。

不久,小藝姊妹來組裡盡本分。聽說小姊妹不光文筆好,盡本分的原則掌握得也好。一天上午,小靜微笑著對小藝說:「小姊妹,這U盤裡是我整理的一份福音文稿,你抽時間檢查一下,明天我好上交。」

「嗯,好,這會兒正好不忙,我現在就看。」說著小藝便把U盤插上了,只見她點開文檔嫻熟地翻看著,很快就把這份文稿的整體思路和大綱看了一遍。

小靜見小藝看得那麼快,臉上流露出自得的表情,心想:「我整理的文案肯定是沒啥問題,姊妹才看得這麼快。」想到這兒,小靜嘴角上揚自信地笑著。

「這份文稿的思路不是太清晰,如果把後面那部分調整一下看著會好一些……」小藝認真地說。

小靜臉上的笑容立馬韁住了,很顯然她對小藝的回答很不滿意。平時她整理的文稿,組裡的姊妹很少提出問題,小藝一下子點出這麼多問題來,這讓她有些惱火,心想:「我整理這麼長時間的文稿,大家幾乎沒提出過問題,你卻說這份文稿層次不清,你到底懂不懂整理文稿的原則啊!」

小藝見小靜一副難以接受的表情,便把文稿中存在的問題和修改方案又耐心地說了一遍。

小藝話音剛落,一旁的小凡點了點頭說:「我覺得小姊妹的思路挺好的,這樣整理層次會更清晰。」

小靜的臉上有點掛不住,她嘴上沒說什麼,心裡卻在跟小藝進行著唇舌戰:「你談的聽起來是有道理,但我的思路也是成立的。再說你才來幾天,對業務知識都不熟悉,還跟我指手畫腳,整理文稿我比你有經驗,看問題還是比較準確的。」小靜一臉不服地說:「你談的思路聽著挺有道理,但修改的幅度比較大,有些內容還得返給筆者補充,這樣就會耽誤工作進度。我整理的這個思路也是成立的,要不先交給上層看看,有什麼問題他們也會給咱們指出來的。」

小藝見小靜不接受,沉默了片刻,也沒再堅持自己的意見。

兩小時後,小藝對小靜說:「姊妹,我在這份文稿裡又提了點修改建議,你看一下,讓筆者何姊妹再修改一下吧!」

小靜接過文稿大概看了一遍就放在一邊了,她並沒有打算採納小藝的建議,因她定意今天要把這份文稿上交,她認為等上層提出修改建議後,再讓何姊妹修改也是一樣的。小靜這麼決定時心裡也有點受責備,心想:「是不是該把這件事跟小藝她們說一聲呢?不行,萬一她們不同意我的做法,不就耽誤文稿的上交嗎!還是等上層回信再說吧。」

一個星期後,小靜收到了何姊妹回信,信上說:「文稿已經收到,希望大家以後能多幫助指點。」小靜見信中沒有什麼重要內容,就隨手把信放到一邊。

一天中午吃飯時,小藝滿臉疑問地問道:「誒,小靜姊妹,何姊妹的文稿咱們已經給她轉回去有一段時間了,怎麼她還沒修改好轉回來呢?」

小靜解釋說:「噢,那天轉給何姊妹文稿時,我在裡面加了一句話,讓何姊妹等上層回覆建議後再作修改。前幾天收到了何姊妹回信,我看沒什麼重要內容就沒有給你們看。」

「你為什麼私自在文稿中加添內容,這件事你為什麼不跟我們商量一下,姊妹來信了,你也不告訴我們,自己一人說了算,你這不是狂妄自是嗎?」小藝有些激動地說道。

小靜臉色顯得有些難堪,但自知理虧,就沒再說話了。

「上次整理何姊妹的文稿時,我們提建議你不接受,如果讓何姊妹先修改,現在不也返回來了嗎?等上層回覆建議後再修改,這不是耽誤工作嗎?」

小藝的話就像連珠炮一樣,小靜不滿地看了小藝一眼,在心裡一個勁兒地為自己辯解:「如果我整理的思路合適,就不用按照你的思路修改了,怎麼會耽誤工作呢!再說組裡的很多工作平時不也跟你們一起商量嗎,怎麼說我任意妄為呢?」但理智告訴她這些話不能說,小靜強壓著心裡的不服不忿轉身走進工作室,坐在電腦前想著剛才小藝的話,不禁自語道:「你才來幾天呀,竟然說我耽誤組裡的工作,這讓我這個組長以後怎麼當啊!以後組裡的其他人還能聽我的嗎!」小靜越想越感到頭昏腦脹、心煩意亂。她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臨到姊妹的指責和對付,我還在為自己辯解講理,總認為自己對,我知道自己有悖逆敗壞,該接受你的審判。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能夠順服下來,開啟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

之後,小靜看到講道交通中說:「凡是對修理對付總也不服,總有理由,總有反駁的話,誰說也不服,這樣的人對自己的敗壞肯定沒有認識,這是絕對的。」(摘自《講道交通(二)·什麼是生命進入與生命進入的路途》)「什麼事好講理由好不好解決?好講理由的人你沒有順服,你為啥不尋求真理?為啥不用真理解決?為啥不摸神心意?你的理由代表悖逆、代表頑固、代表狂妄自是,你的理由不是真理,你頑固堅持你的理由你就是不知好歹、不尋求真理、不接受真理,所以,好講理的人都是不順服神的人,都是最悖逆神的人、最愚昧無知的人、最狂妄自是的人。」(摘自《講道交通(五)·到底怎樣追求真理才能得著真理》)

從這兩段交通中,小靜認識到受狂妄本性支配,臨到事不尋求真理,總喜歡講自己的理,小姊妹點出她狂妄,她還不來到神面前反省認識,看到自己不是個接受真理的人,對神擺上的人事物沒有一點尋求順服的態度。於是,小靜又向神禱告說:「神啊!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沒有什麼真實認識,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明白真理來變化自己狂妄的撒但性情。」

小靜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談道:「還有的人有點什麼特別才幹、恩賜,有點特長,就瞧不起別人,把自己看得很高。不就是這些東西成了人狂妄的資本了嗎?其實怎麼樣?這些東西都不值錢,都不應該成為人驕傲、狂妄的資本,可人因為沒有真理太愚昧,就拿這些東西當資本了,然後就狂妄,就自高,產生各種慾望,結果使自己受了很多苦,走了很多彎路。」(摘自《講道交通(四)·怎麼認識真理與追求真理的價值》)

揣摩著這段講道交通,小靜反省到她之所以不願接受姊妹的建議,是因為她把盡本分時間長、有經驗,整理文稿有點特長、恩賜,當成了狂妄的資本,導致她不可一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小靜回想自從姊妹們推選她做組長,她就自認為自己是組裡的佼佼者,不論是業務知識還是工作能力都比其他人強;當她的建議沒有被姊妹們採納而被帶領認可時,她更認為自己的觀點、認識比別人高,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什麼都想自己說了算,臨到不同的意見她就據理力爭,絲毫不顧別人的感受。當小姊妹提出合理的建議時,她固守己見、自作主張把有問題的文稿上交,絲毫不考慮教會利益,只為樹立自己的權威。小靜這才看到「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這個撒但毒素在她身上扎根太深,她憑著這些活著,變得越來越狂妄、蠻橫,流露出來的撒但性情就是「天老大,我老二」,誰也不服,誰也不在眼中。仗著自己有一點工作經驗,能作點小工作就覺得有資本了,可以揮手揚言在組裡說了算,把自己認為的當作原則、標準讓姊妹們聽從,這哪有一點人性理智,哪有一點敬畏神之心呢,這不是把自己當神了嗎?此時,她不禁想起以往教會開除的那些敵基督,他們就是仗著有些恩賜、素質就自居首位,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把自己的觀點理論當作真理供奉,頑固持守自己,不接受真理,臨到修理對付還能跟神叫囂、對抗,甚至有的人狂妄得喪失理智,處處高舉、見證自己,打擊排斥人,最終因作惡多端觸怒了神的性情被神淘汰……想到這些,小靜看到她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也已膨脹到了心中無神、目中無人的地步,走在了抵擋神的道路上,若再不回頭繼續走下去,隨時都能觸犯神的性情,步敵基督的後塵,到時後悔也晚了。此時,小靜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裡感到恐懼戰兢。這時她才認識到,神興起小姊妹修理對付她,是為了制止她作惡的腳步,拯救她脫離罪惡。可她卻覺得忠言逆耳,因著小姊妹的話觸及自己的臉面、地位,就論事講理,拒不接受,絲毫不去揣摩神的心意和自己該進入哪些真理。小靜想到這些心裡感到有些自責和虧欠。

她又想起了一段交通講道中的話說:「你們說如果人自己從神話上就能明白真理,就知道自己怎麼行能滿足神,怎麼行是敗壞流露,就能分得很清楚,那還用修理對付嗎?那就不用了。現在多數人都達不到,甚至百分之九十九、百分之百的人都達不到。無論哪方面最好總得經歷一次修理對付人才能明白,才能認識,才能有所轉變;如果沒有修理對付,那人就沒有進步,就沒有長進,就停滯不前,自己活在敗壞中還不知道。所以,修理對付對人的生命進入太重要了。人在什麼背景下需要修理對付呢?第一種情況就是咱們剛才交通的,在自己認識不到自己悖逆抵擋的時候,需要修理對付;另外,人在經歷神作工中,在很多方面的真理上不容易完全認識自己的情形,人自己在神話上領受只能明白一部分,對自己的敗壞、對自己的情形只能認識一部分,其餘那一部分,有時就得藉著修理對付才能有認識。」(摘自《講道交通(三)·神用多種方式作工拯救人太有意義》)

從這段交通中,小靜對修理對付的價值與意義有所明白、理解。神對我們每一個人的敗壞本性都瞭如指掌,神最知道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使我們得潔淨變化。我們要想達到性情變化,光靠看神的話、過教會生活是不行的,必須得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和事實臨及的修理對付,只有這樣才能對自己的敗壞真相、撒但本性有認識,對神的心意、神的性情也有所體會,從而產生真實恨惡自己、背叛肉體的心,開始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走追求真理蒙拯救的路。此時,小靜明白了神的心意是希望她接受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脫去狂妄性情,活出正常人性,成為有真理、有人性的人。她也真實地體會到,若沒有這兩次的修理對付,她對自己的狂妄性情與撒但的醜惡嘴臉不會產生真實的恨惡,更不會有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滿足神的心志,那她就永遠也達不到生命性情的變化了。明白了神的心意,小靜默默向神獻上了感恩的禱告,立志以後一定好好追求真理,早日脫去這些撒但性情滿足神。

第二天晚上聚會,小靜坐在一邊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低著頭說:「我……交通前我先跟小藝姊妹道個歉,昨天小藝提點我狂妄自是,什麼事都是自己說了算,這兩天我對照神的話和講道交通反省認識自己,看到了自己的本性特別狂妄自大,把盡本分時間長、整理文稿有經驗當成資本,瞧不起組裡的姊妹,也不接受你們的建議,只想讓你們都聽我的,按照我的意思來,組裡有些工作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特別是這次整理何姊妹的這篇文稿時,自己不接受小姊妹的修改建議,還私自改了返給何姊妹的文稿,導致這份文稿沒有及時修改好上交,形成打岔攪擾,看到自己活在狂妄性情裡隨時都能作惡抵擋神,這樣下去真是太危險了!以後咱們組裡的工作大家一起商量決定,杜絕獨斷專行,還請大家來監督我,看到我再憑狂妄本性做事,就修理對付我,我願意追求變化。」小靜說完,誠懇地看著大家。

「感謝神!你能有這樣的認識,這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啊!其實我的本性也很狂妄,我指出你的問題時,也沒有跟你交通真理,看到我的人性活出也很差,以後咱們互相幫助,互相取長補短吧!」小藝微笑著說。

大家都開心地交通各自的經歷與收穫,臉上都洋溢了欣慰的笑容。

轉眼到了仲夏季節,伴隨著樹上的蟬叫聲,空氣中不免多了幾分燥熱,工作室內的吊扇不停地轉著。小靜把她修改好的文稿交給小藝檢查。

「小靜姊妹,這份文稿的修改建議中有一處寫得不太合適,感覺有些站地位,弟兄姊妹看了容易受轄制,你還是改改比較好。」

小靜心「咯噔」一下,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悅,心想:「說話站地位?有那麼嚴重嗎?我可是按照原則修改的。」此時,她馬上意識到自己又在講理、爭辯,拒絕真理,流露的還是狂妄性情,沒有順服的態度。於是,她便在心裡默默地呼求神,求神帶領她背叛肉體實行真理,學會順服神。禱告後,她想到了神的話說:「人如果能達到順服,需不需要有一定的理性啊?這事咱不管做得對錯,既然神不滿意,咱就應該聽神的,一切以神的話為準,這是不是理性?這是人該有的最高的理智,第一條應該具備這個。……你具備了這樣的理性,就解決什麼樣的情形了呢?你能順服,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你沒有悖逆,不抗拒神對你的要求,你不分析神的要求是對還是錯,是好還是壞,用不著你分析,這就解決了人的悖逆情形、剛硬情形、講理的情形。」(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神審判的話語使小靜感到無地自容,這次姊妹指出她寫的修改建議語氣不合適,說話站地位,她不尋求怎麼做合神心意,還想為自己辯解表白,本性真是太狂妄、太沒有理智了!自己本是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自己的觀念想像、理由藉口都是從撒但來的,都是違背真理的,遇事若總不尋求真理,不按照真理原則做事,對神沒有真實的順服,不管信神多少年也不能達到性情變化,更不能蒙神拯救。想到這兒,小靜誠懇地說:「我寫這份建議的時候的確沒有考慮弟兄姊妹的感受,這方面是我的缺少,你看哪兒不合適幫我改一改吧,以後我會注意的!」小靜說完這些話,從內心深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釋放與踏實,原來放下自己去接受別人的建議是如此輕鬆、喜樂呀!實行真理的價值與意義實在太大了,以後我願更多地實行神的話。這一次的實行也給了她更多實行真理的動力與信心。

接下來的日子裡,當姊妹們再提出建議時,小靜就有意識地按照神的話去實行,她看到每個弟兄姊妹都有長處,對自己的缺少都是一個補足。

傍晚,天空飄起了小雨,屋外的一切小靜不曾察覺到,此時她正在認真地讀神的話,她看到神的話說:「那些經歷修理的人、經過審判的人作工的誤差小多了,作工時的發表準確多了,而那些憑著天然去作工的人的誤差就相當大了。不經成全的人作工所發表的天然太多,對聖靈的作工是極大的攔阻,就是天生具備作工條件的人也得經過修理與審判才能作神的工作。若不經這樣的審判,人作得再好也不能符合真理的原則,而且盡是天然與人為的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小靜用心揣摩著神的話,她認識到,要想盡好本分,還需經歷神更多的審判刑罰和修理對付來變化自己的撒但性情,只有這樣才能減少工作中的弊病,本分才能越盡越好,逐步達到滿足神的心意。如果自己盡本分沒有敬畏神的心,總是隨從狂妄性情,那就是在打岔攪擾,攔阻文稿工作的進展,以後她願更多地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達到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回顧這段時間的經歷,小靜不禁感慨道:經歷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和修理對付,雖然肉體是受一點苦,但自己的狂妄性情的確有了些變化,也活出一點人樣了,這就是神對我實實在在的愛啊!雖然現在我身上還有敗壞性情,但我願經歷更多的審判刑罰,達到蒙神拯救!

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神!

相關內容

失敗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
我是怎麼經歷末世基督審判的
心是神的殿 除掉心中人的地位
為臉面活著讓我飽嘗痛苦滋味
基督徒的成長——脫去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