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真正的幸福

2024年06月11日

中國山東 重生

我從小就特别愛看偶像劇,很羡慕電視劇裏男女主人公的愛情,所以我覺得有一個疼自己、愛自己的丈夫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我十七歲的時候遇到我丈夫,丈夫的長相也正好是我喜歡的類型,也比較老實,接觸中看到丈夫對我也比較體貼照顧,我們就結婚了。婚後,丈夫對我也很好,很遷就我,家務活他也主動幹,我要什麽東西他都會給我買,有時候我不高興了他就主動哄我,包容我的壞脾氣……我認為有一個這樣關心我、愛我的丈夫真的是太幸運了,就下决心一定要珍惜這份婚姻。

2019年疫情期間我媽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之後我就力所能及地盡上了本分。有一天,弟兄姊妹在我家聚會,丈夫突然回來。看到弟兄姊妹在聚會他就很生氣,惡狠狠地説:「再讓我碰着一次就報警!」説完,一摔門就走了。我從來没見過丈夫這麽生氣,就跟變了個人似的。看到丈夫對待信神的事這麽抵觸,我很害怕,心想:「這可怎麽辦哪?以後再讓他碰到會不會真的報警啊?丈夫晚上回來會不會衝我發火啊?我要怎麽和他解釋才能不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呢?」當時教會帶領結合自己的經歷和我交通,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讀了神的話我明白了,外表看是丈夫攔阻我,實際上是撒但藉着丈夫這樣威脅我讓我擔心害怕,甚至為了維護和丈夫的關係遠離神、背叛神,放弃信神、盡本分。今天丈夫碰上也有神的許可,神希望我在這件事上能站住見證,我得站在神一邊,不向撒但妥協。明白了神的心意,我有了些信心。晚上丈夫回來很生氣,説要安監控,再碰到就報警,還要離婚。聽到丈夫這樣説,我心裏很難過,眼泪也止不住地流下來。這時我又想到神的話:「……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撒但就是藉着丈夫這話不讓我繼續信神,我得識破撒但的詭計。我就堅定地説:「你要是怕我連累你,我也不能逼着你和我過,你願意離咱就離,反正我不可能不信神。」我丈夫氣得眼睛都紅了,用拳頭捶床頭。雖然當時我没有跟丈夫妥協,但是我心裏是害怕離婚的,也不願意因為信神破壞了我們之間的感情。

從那以後,丈夫對我的好都不見了,有事没事就衝我發火挑刺兒,「成天在家幹什麽?什麽年紀就信神啊!……」有一次,丈夫突然掐着我的脖子説:「我要掐死你,叫你的神來救你啊!」想到丈夫之前對我很好很體貼,現在因為我信神就這樣對我,天天找我的碴兒,晚上我委屈地哭。第二天眼睛都哭腫了,丈夫看到也無動于衷。想想我不信神丈夫也不會這麽對我,就有點退縮。但是想到神來作工拯救人,我得好好信神走正道,為了丈夫放弃信神也不行啊。但是我也不想失去這段婚姻,之後我就小心翼翼地維護着,想辦法討好丈夫。看到丈夫對我信神很反感,我就盡量不讓他看到神話語書籍,聚完會也把屋子收拾乾净利索,不留下一點兒痕迹。帶孩子不管多累,我都盡量抽時間打掃衛生、做飯。平時靈修我都是趁丈夫不在家的時候,就怕丈夫看到找我的碴兒。有時丈夫晚上加班我就趕緊看神的話,但是也静不下心來,生怕他早回來,就豎着耳朵聽着門,門一響,嚇得我趕緊關電腦、藏書。後來,丈夫没再看到我信神看神的話,對我的態度也漸漸好轉了。2021年,孩子大點了,我就交給婆婆幫着照看,我開始操練澆灌新人。一段時間後,我被選為澆灌執事。因着我對本分有些負擔,2023年3月又被選為教會帶領。做帶領後需要聚會、落實的工作就多了,有時晚上還需要寫信回覆一些問題,但是一到晚上我就不敢處理信件,心想:「現在丈夫不知道我還在信神、盡本分,我們之間的關係剛好了點,如果他知道我還在信神、盡本分,不得又像之前那樣成天找我的碴兒嗎?晚上不幹也没事,白天多幹點吧。」因為晚上不敢看信件,白天基本天天都有聚會,很多信件我都不能及時回覆,教會的清開工作一拖再拖,福音工作也是進展緩慢,我心裏很着急。但是想想現在公公婆婆住這兒了,如果公婆知道我信神再跟丈夫合起夥來逼迫我,挑撥丈夫跟我離婚怎麽辦?我不想失去這段婚姻,所以盡本分還是很受轄制。

一次聚會的時候,我看到神的話:「有些人走進婚姻之後,就準備好要使上渾身的解數投入自己的婚姻生活,準備為自己的婚姻打拼、奮鬥、賣命。有的是拼命地賺錢、拼命地吃苦,當然有更多的人是把自己一生的幸福寄托在了自己的伴侣身上,他們認為自己這一生是否幸福、快樂就在乎自己的伴侣怎麽樣,是不是一個好人,是不是一個與自己性格、志趣相投的人,是不是一個會賺錢、會持家的人,是不是在未來能讓自己衣食無憂,能給自己一個幸福、安定、美滿家庭的一個人,是不是能在自己臨到任何痛苦患難、失敗挫折的時候讓自己心裏得到安慰的那個人。為了驗證這些,他們在與對方一起生活的時候,心裏特别地關注對方,對方的思想觀點、言行舉止、一舉一動,對方的任何長處、缺點,都特别認真、留心地去觀察、去記録,把對方在生活中流露的所有的思想觀點、所有的言談舉止都銘記在心,好讓自己更了解對方,同時也希望對方更了解自己,讓對方走入自己的心,也讓自己走入對方的心,好讓彼此之間能够更加地鉗制住對方,或者在對方臨到什麽事的時候,自己能做第一個出現在他面前的人,也是第一個能幫助到他的人,第一個站出來支持他、鼓勵他,做他堅實後盾的人。在這樣一種生活狀態之下,夫妻雙方幾乎不分辨對方是怎樣的人,完全活在對對方的情感裏,用情感去呵護他,用情感去包容他,去對待他所有的缺點、毛病與追求,甚至對他言聽計從。比如,對方説:『你聚會時間太長了,你聚半個小時就回來吧。』她説:『那我盡力吧。』下次果然聚半個小時回來了。對方又説:『這還差不多,那下次你去露個面就回來吧。』『哎呀,你這麽想我呢。那行,我盡力。』下次聚會果然不負所望,去了十來分鐘就回來了,對方很滿意也很高興,説:『這還差不多!』對方讓她朝東,她不敢朝西,對方讓她笑,她不敢哭,對方看她讀神的話、聽詩歌就厭憎、反感,説:『整天讀那些話、唱那些歌有什麽用啊?我在家的時候你能不能不讀那些話、不唱那些歌?』『好好好,不讀了。』她就不敢讀了,也不敢聽了。在對方的要求之下,她終于明白,對方不喜歡自己信神,也不喜歡自己讀神的話,那他在家的時候就陪着他,陪他看電視,陪他吃飯、聊天,甚至陪着他聽他訴苦,做什麽都行,只要對方開心就好,她認為這些都是作為一個伴侣該盡的責任。那什麽時候讀神的話啊?等對方走了,她把門一鎖,趕緊開始讀,聽見門一響,趕緊收書,嚇得不敢讀了。結果開門一看,不是丈夫回來了,虚驚一場,接着讀吧。接着讀也是提心吊膽、緊張害怕,『萬一他真回來呢,要不先不讀吧,先打個電話問問他現在在哪兒,什麽時候回來。』一打電話,對方説:『我今天工作有點忙,可能得到三四點才回家。』問完是安心了,但心還能安静下來讀神話嗎?安静不下來了,心受攪擾了。趕緊到神面前禱告,説點什麽呢?説你信神對神没有信心,你害怕你家那口子,你心安静不下來讀神的話?又覺得説不出口,跟神没有話。不過,閉着眼睛,雙手合十,安静一會兒,心不那麽慌了,讀讀神話吧,但是讀不進去了,『剛才讀到哪兒了?揣摩到哪兒了?一點兒思路也没有了。』越想越心煩,越想越不安,『乾脆今天不讀吧,少一次靈修也没事。』怎麽樣?日子過得好不好?(不好。)這是婚姻的煩惱還是婚姻的幸福?(煩惱。)」《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一)》看到神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人信神盡本分是天經地義的,可是當丈夫攔阻我信神時,為了維護和丈夫的感情享受丈夫對自己的照顧體貼,不失去這段婚姻,我不惜把本分扔在一邊費盡心思地討好他。丈夫不喜歡我信神,他在家的時候我就不敢吃喝神的話,一聽到他回來就嚇得要命,趕快藏書。本來晚上回來能正常靈修、總結工作中的偏差、吃喝神話解决自己的敗壞性情,生命長進會快一些,對盡本分也更有利,可是我為了維護婚姻的幸福就把本分、把追求真理放在了一邊,在家幾乎没有靈修,因着自己對邪惡潮流没什麽抵抗力,常常陷在外邦的視頻、電影中,跟神的關係也遠了,生命進入也受虧損。另外,晚上不能及時處理信件,很多工作不能及時落實,總得帶領跟進催促才能完成。看到我只顧自己,為了不失去婚姻也不管教會利益受不受損害,結果耽誤了各項工作的進度,我實在是没有良心理智,太自私卑鄙了!

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話:「神給你命定婚姻,只是讓你學習盡責任,學習與另外一個人和睦相處、共同生活,體驗與另一半共同生活是怎樣的,體驗與另一半在面臨各類事情時應該怎樣處理,讓你的人生更豐富、更不一樣,但并不是把你賣給了婚姻,當然也不是把你賣給了另一半當奴隸。你不是他的奴隸,他也不是你的奴隸主,你與他是平等的。你對他只有妻子或者丈夫的責任,責任盡到了,在神那兒你就是合格的妻子或者丈夫了,你不比他少什麽,也不比他差什麽。如果你信神追求真理,能盡上自己的本分,常常參加聚會,也常常禱讀神的話,常常來到神面前,這是神悦納的事,是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該有的生活常態,不是見不得人的事,你也不必因為有了這樣的生活而感到虧欠另一半什麽,你不欠他什麽。……從肉體這層關係上來説,除了父母以外,在這個世界上與你最親近的人其實就是你的另一半,但是就因為你信神,他却把你當仇敵一樣攻擊你、逼迫你,你聚會他也反對,外面有什麽風言風語,他就回來斥責你、打駡你,甚至你在家裏禱告、讀神的話,在不影響他正常生活的情况下,他都能斥責你、反對你,甚至毒打你,你説這是什麽東西啊?這是不是魔鬼?這是不是與你最親近的人?這樣的人配不配讓你對他盡任何的責任?(不配。)不配!所以,有的人在這樣的婚姻中還要對另一半言聽計從,甘心為他犧牲一切,犧牲自己盡本分的時間、盡本分的機會,甚至犧牲自己蒙拯救的機會,這是不應該的,最起碼這種想法應該放下。《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一)》讀了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給人命定婚姻是讓人學着與另一半和睦相處,互相陪伴、互相照顧,學習盡責任,在臨到難處的時候能有人共同商量,共同處理在婚姻框架之下所臨到的各種人事物,而不是把我賣給婚姻了,我也不是丈夫的奴隸,我們都是受造之物,是平等的。我信神後在生活上盡可能地照顧他,丈夫臨到難處我也陪他一起面對,他生病了我也盡量照顧他,對于婚姻的責任我盡到了,不欠他什麽,反而是他因着我信神成天挑我的刺兒,還説要離婚。他都不珍惜這段婚姻,而我却在這兒傻傻地維護,還受他轄制不敢好好信神追求真理,真是愚昧啊!看完神的話,我心裏特别亮堂,我出去聚會或者在家吃喝神話根本不影響他,可是丈夫不僅不支持還一個勁兒地逼迫攔阻,拿報警、離婚威脅我,説明丈夫的人性不好,實質就是魔鬼,這樣的人不配我對他那麽好,我更不應該為了他放弃自己吃喝神話、追求真理、盡本分的權利,甚至放弃自己蒙拯救的機會。回到家,我心想我不能再受丈夫的轄制了,第二天晚上我就開始在家盡本分了。當我實際地配合的時候,丈夫也没再鬧,雖然有時也會冷嘲熱諷幾句,但是我已經不受他轄制能正常盡本分了。

過後我就反省,我為什麽把婚姻幸福看得這麽重,甚至當作自己一生的追求目標呢?我看到神的話:「首先,社會上對婚姻會流行一些説法,然後在各種文學作品裏也會帶着作者對婚姻的思想、説法,再通過把這些文學作品拍成電視劇、電影搬上螢幕,更形象地演繹人類對婚姻的各種説法,各種追求、理想與願望,這些東西或多或少地、有形或無形地不斷灌輸給你們,在你們對婚姻没有任何準確的概念之前,這些社會上對婚姻的各種説法、信息就先入為主,被你們接受進來,然後你們也開始幻想自己的婚姻會是怎樣的,自己的另一半會是怎樣的。不管你接受這些信息的途徑是通過電視劇、電影、小説,還是從你所生活的圈子、所在的人群中接受進來的,無論從哪方面,這些信息都是從人來的、從社會來的、從世界來的,準確地説,都是從邪惡潮流裏演化、衍生而來的,當然更準確地説,是從撒但來的。是不是這樣?(是。)……社會上對婚姻的這種説法,這些滲透在人的思想、人的靈魂深處的東西主要就是愛情,這些説法灌輸到人裏面,人會對婚姻産生各種各樣的幻想。比如,自己所愛的人是誰、是怎樣的人,自己對婚姻的另一半的要求是什麽,尤其是從社會來的方方面面的信息,都是講一定要愛那個人、那個人也要愛自己,這樣才是有真正的愛情,有了愛情才能産生婚姻,有了愛情的婚姻才是美好的、才是幸福的,没有愛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不少人把自己一生的幸福寄托在自己的婚姻上,他們追求幸福的目標就是追求婚姻的幸福、追求婚姻的完美,他們認為婚姻幸福了,與另一半幸福了,自己的人生就幸福了,所以他們把自己婚姻的幸福當成是一生為之不懈努力的使命。……所以那些追求婚姻幸福至上的人,當神家工作需要他們離開家到外地傳福音盡本分的時候,他們就常常為即將失去婚姻的幸福而感到沮喪、無奈,甚至不安。有一些人為了維持婚姻的幸福而放弃盡本分或者拒絶盡本分,甚至有些人拒絶了神家的重要安排。還有一些人為了維護婚姻的幸福,常常去了解對方的感受,如果對方對自己的信仰、自己所走的信神的道路,對自己盡本分有些許的不滿,或者露出一絲絲的不高興、不滿意時,他們就趕緊掉轉船頭為此而妥協。為了維護婚姻的幸福,他們常常向對方妥協,哪怕放弃盡本分的機會,哪怕放弃聚會、讀神話靈修的時間來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讓對方不孤單、不寂寞,感受到自己的愛,也不甘心丢掉、失去對方的愛。因為他感覺如果自己為了信仰或者走信神的道路而放弃了對方的愛,就意味着放弃了婚姻的幸福,自己就感受不到婚姻的幸福了,那自己就是一個孤獨的人,是一個可憐、可悲的人。可悲、可憐的人是什麽意思?就是没有人愛、没有人疼的一個人。這一類人儘管也明白一些道理,也明白神作拯救工作的意義,當然也明白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應該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但是因為他們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另外一個人身上,當然也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婚姻的幸福之上,所以他們即便了解、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但還是不能放下對婚姻幸福的追求。他們錯把追求婚姻的幸福當成是人此生該追求的使命,錯誤地把追求婚姻的幸福當成是一個受造之物該追求、該完成的使命,這是不是一種錯誤?(是。)」《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一)》神的話揭示了人對婚姻的錯謬觀點都是從撒但來的。記得我還小的時候,聽到大街小巷都在播放着一些比較浪漫的歌曲,就像我們比較熟悉的「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直到我們老得哪兒也去不了,你還依然把我當成手心裏的寶」,每當聽到這些歌曲的時候,我就會憧憬有一個美好的婚姻。什麽「願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些思想觀點一點點地種到了我的心裏,覺得丈夫是陪我走完這一生的人,有一個疼自己、愛自己的丈夫比什麽都重要。信神後,雖然我也看了很多關于盡本分方面的神話語,道理上也知道自己有幸降生在末世,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是自己此生應該追求的,這是最有意義的事,可是受世上那些思想觀點的捆綁,我認為丈夫是陪伴自己一生的那個人,没有愛情的婚姻是很可悲的,所以當看到因着信神會失去丈夫的關心疼愛時我就接受不了了,生怕有一天自己婚姻破裂成了没人疼没人愛的可憐人。所以我就想方設法地挽回丈夫的愛,看到丈夫反對信神我就向丈夫妥協了,寧可少吃喝神的話、耽誤教會工作也要維護婚姻關係,實在是太自私卑鄙了!想想自從我信神之後丈夫就像换了個人似的,成天找我的碴兒,我才看透丈夫之前對我的好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愛情,完全是建立在我能給他生孩子、照顧家庭的基礎上偽裝出來的。現在我信神觸及到他的利益了他就原形畢露了,其實就是魔鬼顯形了。什麽愛情,什麽幸福婚姻,都是撒但編織出來騙人、捆綁人的東西。如果我一直為了維護婚姻幸福對待本分掉以輕心,永遠也得不着真理,只能落得被神淘汰的下場。

2023年6月份,我被選為小區帶領,我知道這是神的高抬。剛配合一個月,我就發現常有可疑的人跟踪我,面對這樣的環境我只有離家才能安全地盡本分。想到離家丈夫跟我鬧離婚怎麽辦,我又活在擔心顧慮中……藉着尋求,我看到神的話:「無論你在家庭或社會中扮演的角色是什麽,是妻子、丈夫、兒女、父母,還是員工或是任何一方,也無論你在婚姻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是否重要,在神面前你的身份只有一個,那就是受造之物,你在神面前没有第二個身份,所以只要神家呼召你的時候,那就是你該完成你使命的時候。就是説,你作為一個受造之物,不是在維護婚姻幸福與完整的前提之下才能完成你的使命,而是只要你是受造之物,那神所賦予你的使命、神所交代給你的使命都是該無條件完成的,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你都應該義不容辭地將神所交給你的使命放在第一位,而婚姻所賦予你的使命與責任那是其次的。神所賦予你的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該完成的使命,在任何的條件與情况之下都應該放在第一位,所以不管你維護婚姻幸福的意願有多大,或者你的婚姻情况是怎樣的,或者你的另一半對婚姻所付出的代價有多大,都不是你拒絶神交給你的使命的理由。《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如果你追求婚姻幸福的這件事能够影響、攔阻甚至破壞你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那該放弃的就不僅僅是你追求婚姻幸福這件事,而是放弃整個婚姻。交通這些問題最終的目的、意義是什麽呢?就是讓人不要被婚姻的幸福羈絆住了脚步、捆住了雙手、蒙蔽了眼睛、擾亂了視綫,攪亂了你的心思,占有了你的心思,不要讓追求婚姻幸福充滿你的人生道路、充滿你的生活,而是要正確地對待婚姻中你該盡的責任與義務,正確地取捨你該盡的責任與義務,更好的實行是將更多的精力與時間交給你的本分,盡上你該盡的本分,完成神交給你的使命。無論什麽時候,你都不要忘了你是一個受造之物,是神帶領你活到現在,是神給了你婚姻、給了你一個家庭,也是神賦予你在婚姻框架下所應該盡的責任,并不是你自己選擇了婚姻,不是你自己憑空就能有一場婚姻,也不是你憑自己的能力或者力量就能維護好婚姻的幸福。《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雖然在家庭中我是妻子的角色,但是我也是受造之物,我是神造的,當本分臨到的時候我應該無條件地接受,把本分放在第一位,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我一生的使命。我的生命是神賜給的,神不僅創造天地萬物供應人生活所需的一切,還發表了拯救人類的一切真理,教我們怎樣做人、怎樣脱去撒但的敗壞苦害,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如果我為了維護婚姻拒絶本分那就太没有良心理智了。如果不耽誤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我可以在婚姻的框架之下盡到自己的責任,但是現在追求婚姻幸福影響到我盡本分了,我就應該選擇放下婚姻把更多的時間精力放在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上,不能被婚姻捆住手脚。這時我清楚地意識到,我不能再為了維護和丈夫的婚姻耽誤盡本分了。于是我下定决心選擇離家盡本分。當我提出來想出去躲藏一段時間的時候,丈夫直接提出了離婚,説:「你被抓進去判刑幾年我都可以等你,你走就是不行!」聽丈夫這樣説,我很寒心,我没想到丈夫寧願我被抓判刑也不願意讓我出去躲躲,看到丈夫的實質就是仇恨神的。我擦乾眼泪很堅决地説:「人是神造的,就應該敬拜神,就算我被抓進去,出來我還得繼續信神。你能接受我們就繼續過,接受不了我們就各走各的吧!」第二天我們就辦理了離婚手續。

現在我從家裏出來了,没有了丈夫的攔阻,我有更多的時間讀神的話、盡本分,有什麽問題也可以隨時跟弟兄姊妹交通尋求。當自己盡本分流露敗壞性情的時候,弟兄姊妹指出來,我也有更多的時間安静下來反省自己。另外,我也更有時間跟進工作,發現問題及時扭轉,工作果效也比之前提高了一些。看到自己之前總憑撒但灌輸的思想觀點活着錯失了很多得真理的機會,自己的本分也没盡好,現在我能從婚姻的捆綁轄制中解脱出來都是神話語的帶領,感謝神!

上一篇: 得知父母病逝後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該怎麽對待父母的養育之恩

中國四川 審明 我出生在農村家庭,父母以種地維持生活。從我記事起我父母的身體就不好,特别是我父親一雙腿脚都有病,嚴重時走路都困難,但為了一家人的生計我父親常常帶病幹活。那個時候,我父母常在我和我姐跟前嘮叨:「以後長大了可要孝順哪,我們的要求也不高,我們是如何對待你爺爺奶奶的,那你…

贍養父母這是神所托付的使命嗎

中國山東 劉慧 2022年9月底,明慧的丈夫把她從看守所接回了家。明慧因信全能神兩次被警察抓捕迫害,這是第二次被抓,判刑三年。這些年,她因躲避警察的追捕,加上判刑入獄,已經十年没回過家了。 回家後,明慧得知父親一年前因病去世了,母親也癱痪了,看到母親的那一刻,她驚呆了,原本身體强…

我知道如何對待父母的恩情了

中國安徽 王濤 我三歲時父母因為感情不和離婚了,四歲我有了後媽。在我懵懂記事的時候,鄰居家有幾個老奶奶就經常對我説:「多可憐的孩子,以後可要遭罪了,後娘都是不疼人的。孩子呀,你可别惹後娘生氣,要學乖巧、勤快點兒才能不挨打、有飯吃。」當時我似懂非懂的,在心裏有些害怕,從不敢惹後媽生…

走出母親離世的陰霾

中國安徽 程新 2012年,我因盡本分被警察抓捕判刑五年。當時我母親已經六十多歲了,得過半身不遂,還來監獄看我。看到母親行動不便,站都站不穩,我心裏説不出什麽滋味,母親養我這麽大,没享上我的福不説,這麽大歲數還為我操心。出獄後,得知我坐監期間警察來我家調查我,給我母親録像,還説一…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