謡言使我險些與天主擦肩而過(上)

2020年01月15日

日本 惠美

四十載的信仰窘况

我出生在台灣的一個天主教世家,從小信奉天主。二十五歲那年,我從日本留學回到台灣,重新回到教會。可每次望彌撒時我們都重複着一樣的禮儀,像走形式似的,得不着任何新的亮光和收穫,我的心根本無法真正投入。為了能對天主有更多的認識,我參加過福音傳播研習班與聖經學習會,還去過天主教的其他教會和基督教教會學習,可神父和傳道士們對聖經經文的解釋經常是各持己見,并不能使我對天主的心意有確切的認識。有時我和教友們在一起又唱又跳贊美天主,場面很火熱,但過後我心裏還是空空的,總是感覺靈裏很乾渴。兩年後,因為工作關係我又來到日本。之後,我依然按部就班地守着天主教的各種儀式,却絲毫感受不到天主同在的喜樂。

2018年初,我與兩位姐妹一起聊信主的經歷時,發現她們信主時間没我長,但對天主的認識却比我多,我很蒙羞慚愧。我們又聊到迎接天主再來的事,看到姐妹們都注重尋求怎麽才能迎接到天主,我才意識到像我現在這樣糊裏糊塗地跟隨天主是不行的,我得重新思考自己信主的方式。

喜聽天主歸來,考察中生出疑問

不久,兩位姐妹約我一起上網聽講道,我欣然答應了。講道的李弟兄結合聖經交通了人類墮落的起源,天主拯救人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三步工作的内幕等。通過交通,我對很多經文背後天主的心意明白了許多,感受到天主真的太愛我們了,不但釘十字架救贖了我們,在末世還要作一步工作把我們徹底從罪中拯救出來。舊約律法時代的工作、新約恩典時代的工作以及默示録預言的末世工作,這三步作工才是神拯救人類的完整的工作。我聽了心裏特别亮堂。那段時間,我經常為明白了一些天主的心意興奮得睡不着,覺得這真是天主的恩待,在我心靈最枯乾時澆灌了我。

後來,李弟兄又交通説:「其實,天主已經道成肉身回來了,發表真理作了一步新的工作,這些日子我交通的内容都是從末世基督的話裏明白的。」聽到李弟兄説天主回來了,我興奮得差點跳起來,想像着自己能像當初的伯多禄、路加一樣親自跟隨天主,這是多大的福氣啊!于是我趕緊追問李弟兄關于天主回來的詳細情况。可當我聽到天主回來名叫全能神時,心裏有些遲疑了。雖然李弟兄也結合默示録的預言和我們交通説,末世天主再來要取新的名字——「全能者」,以及末世天主的城邑——新耶路撒冷要從天而降等,我聽後也能領受,但還是有些顧慮,擔心自己分辨不清會走錯路,就琢磨全能神到底是不是天主耶穌的再來,我該怎麽確定呢。李弟兄似乎看出了我的顧慮,聚會結束時對我説:「姐妹,在迎接天主的事上,天主囑咐我們要做聰明的童女,當聽到有人喊天主回來了,我們應注重聽天主的聲音,主動尋求、考察,這樣才能迎接到天主,與天主同赴筵席。若我們持守自己的觀念想象,没有一顆謙卑尋求的心,就没法迎接到天主的再來,等天主末世的拯救工作結束時,就只能被撇弃淘汰了。所以,注重聽天主的聲音是我們能否迎接到天主的關鍵,也關乎到我們能否蒙拯救進天國的大事,咱一定要認真考察後再作决定啊!」我答應後便下綫了。

網上負面信息來襲,考察中斷

為了更多地了解全能神教會,我便上網查詢。没想到,我竟看到一些有關全能神教會的負面消息,尤其看到「5·28」山東招遠案時,我心裏有些緊張,不明白這麽好的道,網上怎麽會有這些反面消息,那我到底該不該繼續考察啊?家人得知我的情况後都勸我不要再考察了,可想到這段時間李弟兄把聖經中天主的心意交通得很清楚,對我提出的問題也都盡心盡力地解答,我感覺他是名虔誠的基督徒,并且他交通的有亮光,有聖神的作工與帶領,全能神教會的人并不是網上説的那樣。我又想到網上的信息有太多是造假、虚謊的,不能全部當真。如果天主真的回來了,我要是不考察,錯過了,不就成愚拙童女被天主撇弃了嗎?可轉念又想,我信天主幾十年,萬一走錯了,這不是背叛天主嗎?我的心情很複雜、很糾結,不知怎麽辦好。

第二天,我想到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姐妹約好了晚上聚會,就想在聚會前弄明白網上有關全能神教會訊息的真偽。于是,我打電話詢問國内教會的朋友是否聽説過全能神教會,是否知道天主已經道成肉身回來作了新的工作。没想到朋友説的和網上的負面信息一樣,還告訴我台灣的一些神父、修女也信了全能神,她的一些朋友也信了,勸都勸不回來。她勸我不要再聽了,免得信錯了。經她這麽一説,我更不知該怎麽辦了,神父和修女明白聖經,并且還立誓一生跟隨天主,他們為什麽會放弃自己在教會中的地位去信全能神呢?想想這些日子聽李弟兄講道,解開了我對聖經的很多困惑,讓我清楚地知道了信仰天主的意義等,那這些神父和修女是不是也因聽了全能神的道有很大的收穫才信的呢?我想繼續聽下去,但想到朋友的叮囑,萬一我信錯了,不就背叛天主了嗎?我考慮再三還是退出了聚會群組,并給姐妹發信息説我不參加聚會了。但這樣做後我心裏總感覺不踏實,不知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確。

神話語引領,考察繼續

晚上六點半左右,姐妹打來電話詢問我退組的原因,并耐心跟我説:「惠美,咱們信天主不就是盼着有一天能迎接到天主的再來嗎?既然我們已經得知天主回來的消息,也覺得這道解開了我們對聖經迷惑不解的地方,能幫助我們更好地認識天主,為什麽不繼續考察呢?如果全能神真是天主的再來,我們却没接受,那不就錯過迎接到天主的機會了嗎?咱們在對待天主回來的事上得有虚心尋求的心,這才合天主心意啊……」我覺得姐妹説的有道理,不尋求考察怎麽能知道是不是天主的再來呢?于是我就又上綫聚會了。

聚會時,我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我勸你們當小心謹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隨意下斷案,更不要隨隨便便、馬馬虎虎地信神,你們當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是謙和的心與敬畏神的心。那些聽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無知的人,那些聽了真理却隨便下斷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輩。作為每一個信耶穌的人都没有資格咒詛定罪别人,你們都應該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或許你聽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語之後,認為這些話僅僅有萬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聖經,那你就在這萬分之一的言語中繼續尋求,我還要勸你做謙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僅有的一點敬畏神的心之中將獲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細考察反覆揣摩,你就會明白這一句句言語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

我感覺全能神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在面對面地對我説話,勸勉我,又像是在告誡我,不尋求、不考察,馬馬虎虎地信神是會失去天主的救恩的,我不禁擔心害怕起來。想想李弟兄結合經文把天主拯救人的心意交通得那麽清楚透亮,這是我信天主幾十年從來没有聽過的,如果不是天主親自揭開這些奥秘,誰能把天主的心意談得這麽透呢?全能神的話没有一點强人所難的意思,只是希望我們在能接受的萬分之一的真理中繼續尋求,看看這是不是真道,免得錯過天主的末世救恩。而我只是因網上的反面宣傳,就貿然退出聚會群組不再考察了,萬一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我錯過了豈不是會遺憾終生!我不能這樣輕易放弃,于是我决定繼續聽下去。

接下來的幾次聚會,李弟兄結合全能神的話談了末世天主再來時的徵兆,如何迎接天主的再來,還交通了只有脱去罪性,不再犯罪抵擋神,成為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等等。李弟兄交通的内容完全符合聖經,符合天主的話。我心想:只有神一直在牽挂着我們,知道我們還活在罪中身不由己地犯罪抵擋天主,末世天主再來要徹底拯救我們脱離罪的捆綁,把我們帶入神的國,這是任何一個人都做不到的。全能神的話觸動着我的心,句句都説到了我心坎裏,一連幾天我都睡不着覺,不時地向天主祈禱:「天主啊,全能神的這些話説得太好了,但全能神是不是你的再來我還不能完全確定。天主啊,求你開啓、帶領我……」(未完待續)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走出謡言陷阱

美國 威廉(William)2016年10月,我來到了美國紐約。後來,在一處華人教堂,我受洗歸向了主耶穌,成了一名基督徒。我在教堂聚會一年多,只學會了禱告、唱詩贊美主,對主的認識和對聖經的了解只停留在字面上,這讓我有些失望。為此,我常常私下裏到YouTube上搜一些牧師的講道視頻…

我和「屬靈父母」金牧師的辯論

韓國 李相合我和丈夫信主十一年了,一直都在金牧師負責的教會聚會。金牧師精通聖經知識,在我們這片區很出名,我們教會聖經知識培訓都是由金牧師系統講解,我有不懂的問題就去請教他,他都用聖經章節來給我解答。每逢節假日,我都會拿上水果去看望他,金牧師常常對我們一家人嘘寒問暖,我家有什麽事他…

衝破迷霧 尋到了真光(上)

馬來西亞 恩慈痛苦中接受主的福音2009年,丈夫因欠下高利貸無力償還,為了躲避債主追債,他不得不帶着我們一家人四處輾轉。我不想讓孩子們跟着我們到處漂泊、居無定所,就帶着孩子回到了娘家。一開始哥哥并不願意讓我回娘家住,但在父親的堅持下哥哥也只好同意了。幾年後哥哥結婚了,哥嫂開始處處…

荆棘叢中成長的小草(有聲讀物)

新加坡 一心2016年11月,我在Facebook上認識了全能神教會的林弟兄、張姊妹和小小姊妹,他們結合聖經裏的預言給我交通、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他們的交通、見證,我明白了全能神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話語審判潔净人的工作,要將人從撒但權下徹底拯救出來,使人脱去敗壞性…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