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麽對待媽媽的愛

2024年06月11日

中國四川 陳諾

2013年,我因盡本分被中共抓捕,經審訊無果警察就把我釋放了,回家後我一直被軟禁。後來我想辦法從家裏逃了出來,一直在外盡本分。2018年,我在盡本分中再次被中共抓捕,判刑兩年半。2021年4月份,我刑滿釋放回家。

回家的當天下午,我去了我媽家。看到我媽行動緩慢地從屋裏走出來,我激動地上前一把就抱住她,没想到我媽没認出我,還問我「你是哪個?」愣得我好一會兒都没説出話,還以為我媽老糊塗了。我哽咽着説:「媽!我是你家老二呀,你咋連我都不認識了?」我媽瞅着我,揉揉眼睛,傷感地説:「都變了。」我感到心都碎了,看着我媽額前的白髮與蒼老的面容,「這才幾年不見啊,我媽咋變成這樣了?以前我媽傳福音時精明幹練,現在怎麽變得這麽蒼老健忘啊?」想到我媽把福音傳給我後,我爸、我哥還有我弟都指責她,我哥還把她的電動車給砸了,氣得我媽哭了整整一夜。又想到我離家盡本分後我丈夫帶着我兒子到娘家找我,見我媽就像見仇人似的,連我兒子都不叫她外婆。我離家後還不知道這一大家人怎麽怪罪她呢!想到我媽一個人面對家人的圍攻逼迫我就揪心般地難受,若不是因着我她就不會受那麽多苦,也許就不會老得那麽快,我越想心裏就越難受,覺得對不起我媽。我哥跟我弟回來看見我就駡我:「爸媽白養你這個女兒了,咱媽住院動手術,你跑哪兒去了?咱爸得胃癌,到死都見不到你一面,你還是不是人啊?……」聽着他們没完没了地訓斥,我才知道我爸已經死了,我媽還住院動過手術,我心裏就更難受,更覺得對不起父母。想到我們小時候家裏很窮,爸媽為了我們三兄妹能吃上飯,農活忙完了就出去做生意,每天起早貪黑、走街串巷。我小時候身體可不好了,經常生病,我媽更是到處求醫問藥没少為我操心。爸媽辛苦了一輩子,他們老了,在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却不能守在他們身邊盡點自己的義務,我實在是對不起他們,左鄰右舍、親戚朋友也肯定會説我忤逆不孝,説我忘恩負義没人性。想到這一幕幕,我心裏感到愧疚自責,任由他們訓斥責駡。回來後因着中共一直對我實施監控,我盡不上本分就去打工了。想着我爸已經死了,只有我媽了,以前我不在家没能盡孝,現在我得好好地補償我媽,讓她高高興興地過個晚年。每月拿到工資我就買點我媽喜歡吃的穿的。只要我媽説哪兒疼,我就趕緊到藥店去買藥,休假日常常回家陪我媽讀神的話,陪她散步、聊天,盡量多陪她讓她開心,我覺得只有這樣做良心才能踏實一些。

2023年3月份,弟兄姊妹聯繫到了我,問我能不能離家盡本分,我很高興,想到自己從被抓到現在已經四年半没聚會、盡本分了,心裏就渴望能再次盡上本分,現在終于等到機會了,我心裏很感謝神。可想到「如果我出去盡本分,我媽咋辦哪?我媽不但生我養我,還把福音傳給我,為我受了那麽多的苦,我虧欠我媽太多了。現在她老了,身體也不如前些年,還有坐骨神經痛、腿抽筋、高血壓,我這次一旦離開家還不知道啥時候能回來。上次離家幾年,我爸死了都没見上一面,現在我媽已經七十多歲了,等我再回來,我媽還能不能健在都不好説。如果我媽知道我又要走,她會不會難過呀?我哥我弟知道了會不會又駡我没人性啊?」想到這些,我心裏就很糾結,「到底要不要出去盡本分呢?要不就再緩緩,跟弟兄姊妹説警察還在找我,還不能外出盡本分。」可這麽想又覺得不合神心意,現在正是福音擴展之際,弟兄姊妹都在積極盡本分,我信神十多年了,享受了神那麽多真理的澆灌供應,我應該盡本分還報神的愛啊。我又想到這一年多在外打工,天天跟外邦人接觸,耳濡目染的都是各種邪惡黑暗的東西,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人為了生存不得不忍氣吞聲苟活在撒但邪惡的漩渦中,痛苦地過着每一天,這樣的日子太難熬了,再這樣下去自己就很危險。如果這次不出去盡本分,錯過這個機會以後肯定會後悔。徘徊中,我想到神的話:「神已忍受了所有人所没有忍受的痛苦,神早已替人受了更多的屈辱,還有什麽放不下的?還有什麽能比神的心意更重要?還有什麽能高于神的愛?《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神的話觸動着我的心,回想這兩年我不僅遭到中共無休止的騷擾、監視,還遭受不信的親人的各種譏諷和嘲笑,丈夫與我離了婚,兒子也怕我連累他跟我斷絶了母子關係,這些讓我感覺身心疲憊、度日如年,如果不是神話語的帶領,我真没有活下去的勇氣,只有來到神的面前我的心靈才能得到安慰。神對我的愛太大了,我還有什麽放不下的。當晚我就跟弟兄姊妹寫信,并説了辭職、離家的時間。

决定後我不敢馬上跟我媽説,我害怕看見我媽傷心的樣子。想到再過半個月就要離開,不能陪伴她照顧她了,我心裏就有點難受。每次下班我就盡量回去幫她多幹家務,陪她聊天,陪她讀神的話。辭職報告批下來後我才告訴她我要出去盡本分。當時我媽哽咽着説不出來話,轉身幹活去了。看着我媽難受的樣子我不知道該怎麽面對她,更害怕我哥跟我弟知道我又要走還不知道會怎麽怪她,以後她連個説心裏話的人都没有,我這一走就再也照顧不了她了,心裏就滿了對她的虧欠。那幾晚我都失眠了。我知道我的情形不對,就向神禱告:「神啊,我想離開家盡本分,但我放不下我媽,願你開啓帶領我能明白你的心意不受情感的轄制。」尋求後,我想到神揭示傳統文化這方面的話語,就找出來看。全能神説:「孝順父母這是不是真理?(不是。)孝順父母這是對的,是正面事物,但為什麽説不是真理呢?(因為人孝順父母没有原則,也不會分辨父母到底是什麽樣的人。)該怎麽對待父母,這就涉及到真理了。如果父母是信神的,對你也好,你孝不孝順?(孝順。)怎麽孝順呢?跟弟兄姊妹區别對待,對父母唯命是從,父母要是老了,得在身邊照顧,不能出去盡本分,這對不對?(不對。)這時候該怎麽辦?這就得根據情况。如果你在家附近盡本分,能照顧到,父母也不反對你信神,你就盡上兒女的責任,幫父母做點活兒;如果父母有病,你照顧照顧,父母有什麽難心事,你寬慰寬慰他們;如果自己有經濟條件,給他們適當地買點營養品。但是,如果你本分忙,父母没人管,他們還都是信神的,這個時候你該怎麽選擇?你該實行的真理是什麽?既然孝順父母不是真理,它只是人的責任、義務,那你的義務與本分發生衝突了怎麽辦?(以本分為主,把本分放在第一位。)義務不一定是本分,選擇盡本分這是實行真理,盡義務那不是實行真理。如果你有這個條件,你可以盡這個責任、盡這個義務,但是現在環境不允許,那你該怎麽做?你説,『我得去盡本分,這是實行真理,孝順父母是憑良心活着,够不上實行真理』,你就應該以本分為主,守住本分。如果你現在没有本分,也不在外地工作,就在父母身邊,那就想辦法照顧他們,盡自己所能讓他們生活得好點兒,少受點苦,但還得根據父母是什麽人。如果父母的人性不好,總攔阻你信神,總拖累你信神、盡本分,你該怎麽辦?你該實行的真理是什麽?(弃絶。)這個時候就得弃絶了,你的義務盡完了,他們不信神,你没有任何的義務孝敬他們。他們要是信神,這就是一家人,是你的父母;他們要是不信神,那你們走的就不是一條路,他們信奉撒但、供奉魔王,走撒但的道路,跟信神的人是兩路人,不是一家人了,他們把信神的人當成對頭、仇敵了,那你就没有義務照顧他們了,就得徹底斷絶了。孝順父母和盡本分哪個是真理?當然盡本分這是真理。在神家盡本分可不是簡單地盡點義務、做點自己該做的事,那是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這裏有神的托付,這是你的義務,這是你的責任,這個責任是真正的責任,是在造物主面前盡你的責任、義務,這是造物主對人的要求,這是人生大事。而孝敬父母這只是兒女的責任、義務,絶對不是神的托付,更不符合神的要求。所以,孝敬父母與盡本分這兩件事,毫無疑問的,只有盡本分才是實行真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真理,這是天職。孝敬父母這是在孝順人,不屬于盡本分,也不屬于實行真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什麽是真理實際》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原來我所持守遵循的傳統文化「孝順父母」不是實行真理,只有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實行真理。想到我從小到大都把孝順父母當成真理,覺得父母養我小我就得養父母的老,父母老了,有什麽難處或者有什麽三病兩痛,兒女就得在父母床前照顧伺候,養老送終,這才是孝順的兒女,才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若是不照顧,就是忤逆,就是没有人性,這樣的兒女就該遭世人的唾弃和譴責。雖然我信神了,但這些從小種在我裏面的思想觀點一直没變,覺得自己離家幾年没照顧父母是自己没有盡到責任,看見我媽蒼老憔悴的面孔我心裏就難過,感到虧欠内疚。聽我哥説我爸死了,連我最後一面也没有見上,我媽住院動手術我也不在身邊,我心裏更是難受自責,覺得自己不孝,所以我哥他們怎麽教訓指責我都默認了。後來,我一心想孝敬我媽彌補自己的虧欠,讓我哥跟我弟他們看看我不是他們認為的没有人性。當弟兄姊妹問我是否願意出去盡本分時,雖然我知道人是神造的,盡本分天經地義,但我心裏還認為孝順父母也是天經地義,就活在兩難的選擇中,擔心我再出去盡本分,我媽像我爸一樣突然死了我連最後一面都見不上,想到這些我就想拒絶本分。這讓我看到孝順父母不是真理,它只能成為我實行真理盡本分的攔路虎、絆脚石,讓我活在肉體情感的捆綁中悖逆神、抵擋神。雖然孝順父母是我的責任、義務,在不涉及我的本分時我可以省吃儉用盡上自己做女兒的義務,但當本分臨到時我就應該分清盡本分與盡子女義務的區别,以本分為第一,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才是真正有人性、有良心理智的人。就如主耶穌説的:「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愛我勝過愛(愛我勝過愛,原文作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做我的門徒。(路加福音14:26)認識到這些,我心裏就有了力量,也能坦然出去盡本分了,不管别人怎麽評價我都無所謂,只要能盡上自己的本分滿足神就好。當我明白神的心意後,離家的日子也近了。我媽跟我説:「這幾天我想了很多,我知道你出去盡本分是合神心意的,我不應該拉你後腿,只是剛聽説你走的那兩天我都不敢説話,怕説些不合神心意的話影響你情形。」聽了我媽的話,我知道我媽和我一樣都活在情感的捆綁中,于是我們就一起禱告讀神的話,交通盡本分方面的真理,互相鼓勵着。我們看了幾段神的話:「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托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托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于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于供應我們全部的神。《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附篇二 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那本分是怎麽産生的?從大的方面説,是因着神拯救人類的經營工作而産生的;從小的方面説,就是神的經營工作在人中間開展的同時産生了各種各樣的工作,這些工作需要人來配合,需要人來完成,這樣就産生了人的責任、人的使命,這個責任與使命就是神賜給人的本分。在神家,需要人配合的各種工作就是人該盡的本分。……人類的本分、受造之物的本分與神拯救人類的經營工作有直接的關係。可以説,没有神拯救人類,没有神道成肉身在人類中間開展的經營工作,人就没有本分可言,本分就是從神的作工産生的,就是神對人的要求。從這一點來看,本分對于每一個跟隨神的人來説是不是很重要?太重要了。從大的方面説,你是在配合神經營計劃的工作;從小的方面説,你是在配合神在不同時期、不同人群中間各種工作的需要。不管你盡的是哪方面本分,這都是神給你的使命,也可能有時候需要你照看或者保管一個重要的東西,這事可能小點兒,只能説是你的一個責任,但這是神給你的,你是從神領受的,你是從神手裏接受的,這就是你的本分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什麽是合格的盡本分》當時我們各自交通着對神話語的認識。從神的話中我和我媽都感受到我們母女今天能信神跟隨神太幸運了,我們能够聽神的話,能明白人生的真理、人活着的價值這是神的恩待,如果不是神道成肉身,我們就没有這樣的機會,就得不着真理,仍像世人一樣隨從世界、隨從邪惡的潮流活在撒但的苦害中。尤其看到我身邊的同事,還有我哥我弟他們常常為生意、為錢財、為家庭一點小事就吵鬧,活得很痛苦,我們信神蒙了神極大的保守和拯救,這是神的愛,我們應該力所能及地盡到自己的本分,這是我們該有的良心理智。神為拯救人類道成肉身受盡痛苦屈辱,神拯救每一個人都付出了很多心血代價,如果我滿足肉體情感不盡本分那才是没人性。我想到了歷代聖徒,他們也有家庭、有父母兒女,他們為傳揚神的福音撇下家庭、肉體親人,甚至抛頭顱、灑熱血也在所不辭,他們所做的是蒙神稱許紀念的善行義舉,是最正義的事,我得效法他們。盡本分是我的使命,我若因維護肉體關係、維護母女情感拒絶本分,這不合神心意。我媽也明白了神的心意,并鼓勵我説:「我年齡大盡不上本分,你出去了就好好盡本分,我會照顧自己,你不用管我,我在家會多吃喝神的話。」我媽的話讓我很受感動。

離家盡本分後,每當夜深人静的時候我時不時就會想起我媽行動遲緩在家打理家務的樣子,就想:我如果在家還可以幫她喂喂鷄鴨鵝狗,還可以幫她打掃衛生,她也不用那麽的勞累;我哥跟我弟常常凶她吼她,我嫂子更是不搭理她,我在家她難受傷心的時候還能跟我説説心裏話,我還能站在她一邊幫她説説話,交通交通神的心意,她就不會那麽的痛苦難受了。我也時常想起我媽這一輩子養我們三個孩子受了那麽多苦,我却没怎麽照顧過她,我哥跟我弟對她也不好,現在老了我又不在她身邊照顧,就覺得虧欠她太多,盡本分也不上心了,工作上遇到難處也不願意往上够了。

後來,我看到兩段神的話,對該怎麽看待兒女與父母這層關係明白了一些,情形才有些扭轉。全能神説:「不管怎麽説,父母養育你這是盡責任、盡義務,他們把你養大成人,這是他們的義務與責任,這不算什麽恩情。如果不算什麽恩情,那能不能説這是你應該享受的?(可以。)這是你應該享受的一種權利,你就應該被撫養,因為你在未成年期間,你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被撫養的角色。所以,你只是接受了父母對你盡的一種責任,但并不是接受了父母的恩惠與恩情。任何一種生物,生兒育女、繁衍後代、撫養後代都是一種責任,比如小鳥、牛、羊,甚至老虎,繁衍了後代之後都要撫養,没有一種生物是不撫養後代的,也可能有例外,但很少,這是生物生存的一種自然現象,是生物的一種本能,它歸結不到恩情這裏面去,這只是在遵循造物主給動物、給人類制定的一種規律。所以,父母撫養你這并不是一種恩情。從這一點上可以説,父母并不是你的債主,他們對你盡了責任,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血、花了多少錢,不應該讓你償還,因為這是他們作為父母的責任。既然是責任、義務,那就應該是免費的,不應該來索取報酬。父母撫養你只是在盡責任、盡義務,應該是無償的,不應該是一場交易,所以你不必用償還的思想來對待父母,來處理與父母之間的關係。如果用償還的思想來對待父母、還報父母,來處理與父母之間的這層關係,這反倒是不人道的,同時也讓人很容易被肉體的情感所限制,被肉體的情感捆住手脚,很難從肉體的情感糾葛裏走出來,甚至會迷失方向。《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七)》還有一些特殊的動物,像老虎、獅子,它們到成年的時候就和父母分開了,甚至有的雄性之間就成為對手了,該咬就咬,該争就争,該鬥就鬥,很正常,這是規律。它們不講情感,也不像人類那樣活在情感裏,『得報恩啊,得償還啊,得聽父母的呀,不孝順父母别人會譴責、會駡,戳脊梁骨,我可受不了這個!』動物界就没有這些説法。為什麽人能有這些説法?因為在社會上、人群中有各種各樣錯誤的思想、輿論,人受了這些錯誤思想、輿論的影響、侵蝕、腐蝕之後,人就對兒女與父母這層關係有了不同的解讀、不同的處理,最後就把父母當成了自己的債主,一輩子怎麽還也還不完。甚至有的人父母死了,他因為一件事做得没讓父母高興、如願,一生都覺得愧疚,覺得愧對父母的恩情。你説這多不多餘啊?人活在情感裏,只能被來自情感的各種思想所侵擾。人活在敗壞人類思想渲染的環境之下,人會被各種錯謬的思想所侵擾,所以人就活得很累,不像其他生物那麽簡單。但是,今天因着神作工,神發表真理讓人知道這一切事實的真相,讓人明白真理,當人明白了真理之後,這些錯謬的思想觀點就不再成為你的包袱,也不再讓你以錯謬的思想觀點為指導來處理與父母的這一層關係,那你就活得輕鬆了。《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七)》神的話扭轉了我對父母錯誤的認知。以往我認為父母生我養我,父母是世上最疼我愛我、最關心我的人。父母撫養拉扯我長大的一幕幕我是看在眼裏刻在心上,不知不覺把父母就當成了我今生的恩人、今世的債主,若不能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就是没有良心、没人性的人。現在我明白了,父母生我養我這是神的主宰命定,也是做父母的責任與義務,不屬于恩情,也無需愧疚還報。父母養育兒女是神賜給的一種本能,也就是責任。神造萬物就給一切生物制定了生存規律,給了繁衍後代、撫養後代的本能,這種本能是父母的責任也是義務,不屬于什麽恩情,飛禽走獸都具備這種本能,更何况人呢?可人被撒但敗壞後,不明白神造萬物的奥秘,更不明白萬物生存的規律,許多偉人名人就把人繁衍後代、養育後代的這種該有的責任倡導為各種傳統美德,什麽「百善孝為先」「人若不孝,禽獸都不如」等等,這些都來源于人類流傳的思想觀念薰陶着一代又一代的人,直到今天。通過讀神的話我明白了,父母既不是我的恩人,也不是我的債主,我與父母都是神權柄命定之下的受造之物,是在神命定的生存規律中盡各自的義務與責任,并不存在什麽養育之恩與百善盡孝的説法,若神不賜給我父母撫養後代的能力,父母也生養不了我。我在七十年代降生,那時候物資缺乏,生活也很困難,我生下來就體弱多病,如果没有神的看顧保守,父母受苦再多也不能把我養活。可我不明白真理,一想到父母把我養大受了那麽多苦,我没盡到孝道還報他們就覺得虧欠父母的養育之恩,尤其我媽,不但生我養我,還把福音傳給我,還受我丈夫、兒子和家人的逼迫,我就更覺得虧欠我媽。其實,這都是因着我對神的主宰命定不認識,我真正應該感恩的是神啊。認識到這兒,我就向神作了個悔改的禱告:「神啊,我不虧欠任何人,我只虧欠你,我願順服你的主宰安排,盡好本分還報你的愛。」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父母臨到病痛或者病情加重,都是因為子女離開父母造成的嗎?不是這回事吧,那就是命該如此。只不過作為兒女,因為你與父母有這層血緣關係,别人聽了無感,你聽了就難受,這很正常,但是你没必要因為父母臨到了這樣的大難,你就又分析又研究,又琢磨怎麽擺脱、怎麽解决。父母都是成年人了,他們在社會上經歷這些事不是一兩件了,如果神安排環境讓他們擺脱這些事的話,那這些事早晚會烟消雲散;如果這件事是他們一生中的一個坎,他們必須經歷,那該經歷多長時間都是神説了算,是他們必須經歷的,他們躲不過。你想憑一己之力去解决這個事,去分析、研究這個事的源頭、前因後果,那是愚蠢的想法,没用,多餘。你不應該這麽做,又分析,又研究,又琢磨聯繫同學、朋友幫忙,給父母聯繫醫院,聯繫最好的醫生,安排最好的病床,没必要絞盡腦汁地做這一切事。你如果真有多餘的精力,應該把你現在該盡的本分盡好,父母有他們自己的命運,到什麽年齡該死,誰也逃不掉。父母不是你命運的主人,同樣你也不是父母命運的主人,如果他們命該如此,你又能做什麽呢?你着急、你想辦法能起到任何的作用嗎?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你得看神的意思。如果神要挪去他們,讓你能安安静静地盡本分,那你還能干涉嗎?你還能跟神講條件嗎?這個時候應該怎麽做?絞盡腦汁地想辦法,又研究,又分析,又把責任往自己頭上攬,覺得愧對父母,這些是不是人不應該有的想法與舉動?這都是不順服神、不順服真理的表現,是不理性、不明智的,是悖逆神的,人不應該有這些表現。《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七)》如果有人想逃避神的主宰,那更是不可能的!因為神是人唯一的主,神是人命運唯一的主宰者,所以人自己不可能主宰自己的命運,人也不可能超越人的命運。無論一個人的能力有多大,都不可能影響更不可能擺布、安排、左右與改變他人的命運,只有獨一無二的神自己才能主宰人的一切。因為只有獨一無二的神自己擁有主宰人類命運的獨一無二的權柄,所以只有造物主是人類獨一無二的主宰者。神的權柄不僅主宰受造的人類,而且也主宰着任何人看不見的非受造之物與宇宙星空,這是不争的事實,這個事實是真實存在的,没有一人一物能改變。《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人一生該有什麽樣的命運,該有哪些病痛、該受哪些苦,什麽時候生、什麽時候死,這是神給人命定好的,任何人都違背不了也改變不了。父母掌管不了兒女的命運,兒女也改變不了父母的人生,這都在神的主宰之中啊。我對神的主宰没有認識,看見我媽老了病了就認為是自己不在家没照顧好她造成的。我現在認識到了,神主宰一切,掌管一切,我媽如果到了該死的時候兒女再孝順也得死,不該死兒女對她再不好也死不了,這是神的命定,兒女的孝順對于父母的壽命絲毫不起作用。就如我爸的死,他并没有因着他兩個兒子守在身邊而多活一分一秒,我媽身體的病痛也并没有因着我這一年多在她身邊盡心盡孝而减少或者挪走,她該痛的時候還是痛,該病的時候還是病,我在身邊看着也無能為力。我不需要為我媽所受的苦買單,因這都是神的命定,都有神的心意在其中。神説:「個人該受多少苦、該走多少路都是神命定好的,誰也不能幫助誰。《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路…… 六》現在我媽七十多歲了,雖然有點這病那病,但頭腦清醒,生活能自理,還能在家做家務,這已經是神的恩待了。如果我媽以後真臨到什麽事或真的死了,我應該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現在我能做的就是為我媽禱告,願神保守她能凡事依靠神、仰望神,臨到事多吃喝神的話,不誤解埋怨神,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我得把精力投入到本分中,抓緊時間學習業務,盡好自己的本分才是最關鍵、最重要的。

現在我不再背負孝順父母、報恩還債的思想包袱了,知道我該感恩的是神,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才是我的責任與使命!感謝神!

下一篇: 得知父母病逝後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我知道如何對待父母的恩情了

中國安徽 王濤 我三歲時父母因為感情不和離婚了,四歲我有了後媽。在我懵懂記事的時候,鄰居家有幾個老奶奶就經常對我説:「多可憐的孩子,以後可要遭罪了,後娘都是不疼人的。孩子呀,你可别惹後娘生氣,要學乖巧、勤快點兒才能不挨打、有飯吃。」當時我似懂非懂的,在心裏有些害怕,從不敢惹後媽生…

如何對待父親的疼愛照顧

中國安徽 張力 我從小家裏窮,父母要照顧我們兄弟姐妹六個,我爸為了照顧我們的生活各樣苦工都幹,特别辛苦,捨不得吃捨不得穿。我是家裏的老大,幫父母幹活之餘還要照顧弟弟妹妹。雖然家裏很窮,但是我爸對我很好,只要出去幹活都會給我買點好吃的,過年賣猪有點錢他自己捨不得用,還給我買新衣服。…

高壓教育把女兒害苦了

中國安徽 妞妞 在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我和我姐跟着我爸一起生活,過得非常艱苦。因為家庭條件不好,加上我的成績也不好,我上到初中就輟學打工了。没有文化我只能幹些苦力活,又累臉上又没光,自己這輩子没文化也只能做個下等人了,所以結婚後有了第一個女兒時我就希望她好好學習,將來考個好…

怎樣對待媽媽的呵護疼愛

中國江蘇 楊静 我小時候體質差,經常生病。每當我生病的時候,我媽就背着我去診所看病,悉心照顧我。那時家裏没錢,我媽去趕集的時候總是給我捎點好吃的,還省吃儉用給我買新衣服穿。我爸身體不好,家裏生活的壓力都壓在我媽身上。我看在眼裏記在心上,覺得我媽受苦太多了,長大後我一定要好好孝敬她…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