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放下慾望 心得釋放

118

小 麥

我一直希望有一天能被提拔到上層盡本分,我認為如果能去上層就可以接觸到多項本分,盡的本分多了、大了,弟兄姊妹肯定會高看我,說我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也會誇我是個可培養的苗子。每每想到被提拔,我心裡就激動不已,那可真是太風光了!

為夢想「奮鬥」的日子

2018年4月16日,對我來說是個特殊的日子,這天我被安排到另一處教會盡本分。去之前就聽說在這處教會盡本分被提拔的可能性很大,我認識的一個姊妹在這處教會盡了兩個月的本分就被提拔了,我心想:「這次我去那裡盡本分,兩個月後會不會也被提拔呢?我可得好好表現一番。」

剛到這處教會,我不顧舟車勞頓,立馬投入到工作中。弟兄姊妹誇我說:「你剛來就投入到工作中了,你的適應能力真強!」我在心裡偷偷地樂:「這算什麼呀,來到這裡盡本分,這只是完成我夢想的第一步,我的目標可是兩個月後被提拔,不勞苦怎麼能行呢?」接下來,為了實現我的夢想,我一流露敗壞就趕緊找神的話解決,絕不讓自己活在敗壞性情中影響被提拔;我還冥思苦想地琢磨怎麼才能提高工作效率,我認為只要果效好了,大家自然就會認為我追求真理,有工作能力,這樣我被提拔的機率才高;為了提高工作果效,有時候我會徹夜不眠,但第二天我還能鬥志昂揚地投入工作;每次負責人詢問我的情形時,我總是在腦海裡搜索一些有實行進入的經歷來談,把自己偽裝成追求真理的人,給大家留個好印象,讓負責人誤認為我很追求,增大被提拔的可能性;與弟兄姊妹配搭盡本分時,我還常常克制自己的敗壞,儘量不與弟兄姊妹產生矛盾,這樣大家就會對我產生好感,對我有好的評價,加大我被提拔的可能性……

每次負責人來給我們聚會,我都盼望著他們能說:「小麥,你最近表現得不錯,準備提拔你!」但每次都是失望地送負責人離開。

事後我就琢磨,負責人可能把我這個人才忘了,我得想辦法提醒提醒她。於是,我就在給他們的信件中把自己想被提拔的情形寫了出來。接著,我又在心裡琢磨著要不要再盡點別的本分,讓負責人看到我盡本分這麼積極,那我被提拔的機率不就增大了嗎?

我要被提拔了嗎?

一天,負責人來到我們組裡,詢問了我的情形並讓我寫簡歷。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撲騰撲騰」直跳,這是不是準備提拔我了?我的夢想終於要實現了。

為了能被審核通過,我在寫自己的情形時,有意突出自己的認識與實行,想讓弟兄姊妹看到我雖然有敗壞,但我比較追求真理,對自己能有些認識。簡歷上交後,我信心十足地等待著被提拔。

在等消息期間,我的心慢慢鬆懈了下來:「前段時間為了被提拔,我可謂是絞盡腦汁、處心積慮,精神高度緊張啊!現在夢想終於要實現了,我就先歇歇吧,等被提拔到了新工作場地再好好用心盡本分。」接下來,我對待本分就不那麼認真了,只滿足於每天把自己手頭的活兒幹完,然後就打著學習業務知識的口號查看資料,別的什麼事情都不想操心了,心裡還時不時地琢磨著:「我要是被提拔會去哪個地方呢?去的時候穿哪身衣服呢?還要準備點什麼呢?要不要跟認識的弟兄姊妹說說我要被提拔了呢?他們要是知道我馬上被提拔了,一定特別羨慕、高看我……」

一天,負責人來了,她說我信神時間比較短,寫的對自己的認識也有些簡單,讓我再寫寫對自己的真實認識和最近的情形。聽到這個消息,我心想:「如果我有真實的認識,是不是就可以直接被提拔了?那我可得寫好點。」可當我寫的時候才發現,我對自身存在的一些敗壞問題根本沒有什麼認識,一點也寫不出來。面對這樣的結果,我頓時蔫了:「我要是寫不出真實認識,肯定就不能被提拔了。不行,我不能錯過這次機會,即使談不出真實認識,我還可以把自己這兩個月比較好的經歷都寫上去,說不定弟兄姊妹看到我的情形不錯,遇到事情會尋求真理解決,是個追求真理的人,就會破格把我提拔了呢?」帶著這絲僥倖心理,我把自認為比較好的經歷都寫了上去。當我這樣想、這樣做的時候,心裡完全被野心慾望佔有了,絲毫沒有反省自己做事的存心。我把情形寫好轉走後,便開始了再次的等待……

等來的結果卻是……

誰知,我苦苦等來的結果卻是我們組裡的工作果效越來越下滑,上層一封封的提點、對付信撲面而來,尤其聽到負責人說,去年果效好的時候,上層帶領專門來信詢問我們這兒有沒有人才,準備提拔。突如其來地臨到這些事,我心裡感到特別痛苦:「工作果效不好是不是就意味著我不能被提拔了?眼看著離成功只有一步之遙了,怎麼又來個果效不好呢?難道我以往的付出、花費都白費了嗎?不!我不甘心,我絕不能輕易放棄被提拔的夢想!」

為了讓工作果效能儘快好起來,我能有望被提拔,我就開始指責、對付那些盡本分果效不好的弟兄姊妹;看到有幾個弟兄姊妹盡本分沒有負擔,我就寫信提醒他們繼續這樣下去後果嚴重,促使他們趕緊扭轉,甚至直接給他們的負責人寫信,讓負責人了解他們適不適合盡這個本分,不合適的及時調換;看到負責人回信說要再幫助扶持時,我心想:「他們的工作果效這麼差,應趕緊換上明白真理有工作能力的弟兄姊妹來擔當工作,怎麼還要扶持幫助呢?」我就又給負責人寫信,讓負責人儘快按原則衡量、調整人員。除了指責對付弟兄姊妹之外,我的大腦整天都是高速運轉,琢磨著怎麼做才能儘快提高工作果效。因著我盡本分的存心、源頭不對,一直得不到神的帶領與祝福,看著工作果效始終上不來,我的心好淒涼:「唉!難道我真的沒有機會被提拔了嗎?難道我就只能在這個地方待著了嗎?我以前的付出都落空了嗎?為什麼會是這樣?……」我越想情緒越低落,甚至覺得是我們這個組不好才攔阻了我被提拔,這時我萌生了不想在這個組盡本分的念頭。我也知道這樣想不對,不應該和神對抗,可慾望的破滅讓我感到痛苦不堪、難以承受。本想藉著被提拔風光一下,現在工作果效這麼差,看來是沒有希望了,弟兄姊妹會不會笑話我,說我不追求真理呢?

痛苦中看到神的拯救

我越這樣想心裡越不得釋放,一心想逃離這個環境,但神並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神無論怎麼作,即使在全人類來看是錯的,我都不能否認神的作法,不能否認神是真理,神是最高真理永遠沒錯……神就是拿我當玩物,我也應該順服,順服不下來是我的問題,不是神的問題』……」(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該有的態度》)「其實是你自己選擇的道路,神就是成全你這樣的心志,神給你自由意志,你可以選擇,那為什麼你在這個事上能埋怨神不公義?為什麼有這麼多的抱怨呢?(因為沒滿足自己的利益。)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不願意了,就找神發洩了,這是什麼性情?凶惡!凡是自己的利益不能得到滿足的時候都抱怨神,埋怨神不公義,埋怨神安排得不合適,這就是性情凶惡、剛硬,不喜愛真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該有的態度》)看了這兩段神的話我才意識到,臨到我的這些事都是神為了變化我的撒但敗壞性情而精心擺佈安排的。神所作的一切無論在我來看多麼難以理解和不願意接受,但神不會作錯事,如果我不能接受順服下來,那只能說是我有問題,是我選擇的道路不對,不能埋怨神,更不應該悖逆神!回想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形,因為工作果效不好,我不能被提拔了,就活在了消極對抗中抱怨神,受盡了撒但的愚弄與殘害,真是痛苦極了!這時,我才看到自己的所做所行都是為了名利地位,我想方設法地想讓工作果效變好,並不是為體貼神的負擔達到滿足神,而是為了自己能被提拔得到大家的高看,我盡本分的存心都不對,神怎麼可能祝福我呢!再想想當被提拔的野心慾望得不到滿足時,我竟喪心病狂地跟神講理、埋怨神,覺得自己盡本分付出了很多,神不該這樣對待我,甚至還想逃離神擺佈的環境,真是狂妄得失去了理智,一點人樣都沒有!反省到這兒,我明白了點神的心意,心裡不再那麼難受了。

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任何的偉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隨的只有這兩個字——『名』和『利』,是不是這樣?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榮華富貴、享受人生的本錢;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尋歡作樂、肆無忌憚地享受肉體的本錢。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願地,不知不覺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於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運都交給了撒但,實實在在地,從來沒有疑惑過,也從來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當人能對撒但有這樣的投靠與忠心之後,人還能自己控制自己嗎?肯定不能了,人就徹徹底底地被撒但控制了,人也就徹徹底底地陷在了這泥潭當中不能自拔。人一旦陷在名和利裡,人就不再去找尋什麼是光明,什麼是正義,什麼是美善的東西,因為名和利對人來說誘惑太大,是人一生甚至永遠都追求不完的東西,這是不是實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神的話把我痛苦的根源揭示出來了,原來是撒但灌輸給人的名和利一直在捆綁著我,使我臨到事身不由己地為自己打算,絲毫不考慮教會利益,更不去想怎麼盡好本分滿足神。想想這段時間我活在名利地位的敗壞性情裡,整天想的都是怎麼才能提高工作果效得到大家認可,好被提拔。剛來到這裡盡本分時,為了儘快地被提拔,臨到事我注重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情形,怕因著自己情形不好而影響到被提拔,也想讓大家看到我比較追求真理,對我有個好的評價;為了讓負責人能發現我這個人才,我在信件中有意亮明我的想法,還想藉著多盡本分來表現自己;看到自己被提拔有望時,被野心慾望沖昏頭腦的我,竟陶醉在被提拔的遐想中,放鬆自己,對本分也開始懈怠,還想把力氣用在以後的本分中,甚至被提拔後去新崗位時穿什麼衣服都想好了;當負責人讓我再次寫自己的情形、認識時,我費盡心思地琢磨怎麼能夠寫得更好,讓弟兄姊妹看到自己的變化以此過關;看到組內工作果效下滑影響自己被提拔時,我就對弟兄姊妹實行打、卡、壓,甚至看到誰盡本分沒有果效就想趕緊換人,以免影響我的工作果效而錯過被提拔的機會;當自己的野心慾望一直得不到滿足時,我不反省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而是跟神對抗、叫囂,如果神不祝福我,沒有被提拔的機會,我就撂挑子不想盡這個本分了。此時,我才看到追求名利地位的實質就是與神為敵,而我卻深陷名利地位的泥潭中無法自拔,處處與神對抗,走的正是抵擋神的路。神是聖潔的,如果我一直不向神回轉,只能被神厭憎、恨惡。想到這兒,我不願再抵觸神擺設的環境,我也明白了,神藉著這樣的環境顯明我是為了攔阻我作惡的腳步,這對我的生命是個極大的保守。如果沒有神的責打管教,我現在肯定還陷在名利地位裡不能自拔,還在與神為敵的道路上狂奔,最終只能做出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事,那我就真的被名利地位給斷送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神的觀點是要求人恢復人原有的本分,恢復人原有的地位,人本身就是受造之物,所以,人就不應越格對神有任何要求,只能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本分不是你自己的經營,不是你自己的事業,不是你自己的工作,那是神的工作需要你來配合而產生了你的本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原則才能盡好本分》)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藉著這樣的環境顯明我、責打管教我,目的是讓我認清、看透名利地位不是我該追求的,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我的本分就是順服造物的擺佈安排,無論在哪兒盡本分、盡什麼本分,我只應接受順服,盡上全力把本分盡好來滿足神心意,這才是我該有的理智。同時我也明白了,因著神來作拯救人的工作,我才有了盡本分的機會,本分不是我的事業,更不是我揚名立萬、出人頭地的工具,而是我的使命與託付,我應該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為完成神的託付盡心竭力,而不應打著盡本分的幌子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既然現在我還有缺少,不具備被提拔的條件,那我就應該好好追求真理盡好現有的本分。想想我之前盡本分,整天想的都是怎麼才能被提拔,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心被邪惡慾望佔有,根本沒用在本分上。今天在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下,我既然已經看到自己這樣的追求是神厭憎的,就應放下自己的野心慾望,順服神的主宰安排,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走生命進入的路,在神託付我的本分上盡所能,當我這樣想的時侯,心裡輕鬆釋放、踏實了許多。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真能順服,無論神是用你或者不用你,你都能一心一意地跟著,無論有沒有地位都能為神花費,這才算有理智,才算是順服神的人。你願意為神花費這不錯,神願意用你,但人應裝備真理才好用,總應有個預備階段。」(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看完神的話,我立下心志要做個有理智順服神的人,不管神給不給我地位,我只願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注重追求真理預備身量,最大限度地為神花費力求滿足神。想想自己信神時間不長,身量很小,缺少還太多,什麼真理都不明白,很容易陷在撒但的圍攻中,需要在這個環境中裝備真理,不然就算我有那麼一點為神花費的心志,但因為不明白真理,沒有得著真理,自己的願望只能是空談,永遠實現不了,還會因擺脫不了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而做出令神厭憎的事。明白了這些,再盡本分時,我比以往踏實了一些,心裡也不想著怎麼做能夠被提拔了。但我的名利地位心還是很重,盡本分總想被人高看,還需更多地接受神的責打管教、對付修理,才能脫去名利地位的捆綁苦害,得到釋放自由。

搭檔被提拔了!

一天,負責人又讓我寫自己最近的情形和認識,也讓組裡的姊妹寫對我的評價,我心想:「這段時間雖然我沒有多少真實認識,但我能有意識地注重尋求真理了,會不會是負責人見我有點進入了要提拔我呢?」當聽到組裡姊妹們好像把我這段時間的一些進入寫出來了,對我的評價都很好時,我特別高興,心想:「寫吧,寫得越好,我被提拔的機率越大。」評價轉走後,我對這次的結果期待萬分,天天盼著負責人來告訴我被提拔了……

幾天後,負責人來了,可帶來的卻是搭檔姊妹要被提拔的消息,我還是沒通過,需要繼續經歷。聽到這個消息,我突然變得低沉起來,心裡不禁發出一絲幽怨:「搭檔姊妹要被提拔了,真風光啊!本以為這段時間我有些長進了,會提拔我,沒想到……為什麼一直讓我在這個犄角旮旯裡待著,為什麼我就不能被提拔呢?……總也不提拔我,那就永遠別提拔我了!」我活在消極對抗的情形中,盡本分也開始應付糊弄了,就在這時,我突然感覺摸不著神了,心靈裡特別黑暗痛苦,我這才感到害怕,趕緊來在神面前禱告反省自己。

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說:「……人本性實質裡誰都不能動搖的一些東西,最真實的想法,他跟誰也不說,甚至有時候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就憑這些東西活著。他覺得如果失去了這些東西,失去了這些東西帶給他的動力,他可能就信不了神。」(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有長進的六個指標》)「人活著每一個人都有這些思想,臉面、虛榮、地位、名利、名譽還有一些更多的,信神期間就是不斷地在這些東西裡掙扎,摸爬滾打。」(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神話才能達到性情變化》)從神的話中我找到了自己與神對抗的根源問題,我心裡黑暗痛苦還不是因著自己的名利地位心沒得到滿足導致的嗎?因自己不能被提拔得不到別人的高看了,我就在心裡跟神講理、較勁,盡本分也沒有勁了,落在黑暗中痛苦不堪。名利地位猶如看不見的繩索把我死死地捆綁起來,使我身不由己地悖逆、抵擋神。回想之前看到自己有被提拔的希望,覺得只要努力就能得到,我做什麼都有勁,盡本分特別積極,受苦也不怕,現在得不到名利地位了,我整個人似乎被抽空了,心裡痛苦,做什麼都沒勁。名利地位這個撒但敗壞性情充斥著我的骨髓、骨節,簡直成了我的生命一樣,我為它歡喜,為它憂愁,在信神的道路上跌跌撞撞,絲毫不知體貼神的心意和負擔,哪有一點正常人性!末世神發表話語是為了變化我們的撒但敗壞性情,只有追求真理、實行真理,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走上人生正道。可我呢,不追求真理生命卻追求名利地位,總想風光露臉,這樣的追求能給我帶來什麼呢?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們是不是也總想展翅高飛,總想單飛呀?總想做鷹,不想做小鳥,踏踏實實的,是吧?人追求的目標,追求目標的原動力、出發點都是違背神主宰一切、神擺佈一切、神掌管人類命運這一規律的,所以你那個追求在人的認為裡、在人的觀念裡再正當,再合理,在神那兒看都不是正面事物,都不是合神心意的。……撒但敗壞性情給人帶來的是什麼?(與神對抗。)與神對抗,人的下場是什麼?(痛苦。)何止是痛苦啊,是滅亡!眼前是痛苦,是消極,是軟弱,是抵觸,是冤屈,帶來的結局是什麼?是滅頂之災呀!這事可不是小事,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依靠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神的話擊打著我的心,我看到自己一直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當成了自己的追求目標,為此我不甘願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總想追求被提拔達到在人群中被人高看、尊崇,走的就是與神為敵的道路,給自己帶來的都是痛苦和壓抑。回想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形,當看到搭檔姊妹被提拔而自己被提拔的慾望破滅,名利地位心得不到滿足時,我就覺得委屈、難受,盡本分也是消極懈怠,一點負擔都沒有,甚至還想對抗神的擺佈安排,跟神爭執、叫囂。我的所做所行真的是被「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出人頭地,光宗耀祖」「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些撒但毒素腐蝕同化了,從骨子裡認為名利是最值得人追求的東西,所以我就特別崇拜、嚮往那些耀眼的明星、社會上的成功人士、商界的精英等等,也想像他們一樣成為光芒四射的人,受萬眾矚目,被眾人高看。信神後,我想當「人傑」的野心更是有增無減,整天做夢都想著被提拔,為此我處心積慮地作工、花費:當我感到名利地位就在前方時,我鬥志昂揚,積極地盡本分,一切艱難都攔不住我,甚至為此可以放棄自己的肉體喜好;當眼看得不到名利地位時,我就像洩了氣的皮球,本分都不想盡了,開始跟神講理、較量。我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地位名利心,甚至喜怒哀樂都是圍著名利地位轉,根本不受控制。撒但與神為敵,總是與神爭奪地位,讓所有的人都跟隨它,最終和它一起下地獄遭神懲罰。而我接受了撒但的謬妄觀點,總是身不由己地追求高的地位讓人高看,走的也是與神為敵的路,若不醒悟回轉,不但會失去聖靈作工盡不好本分被神淘汰,再這樣繼續走下去,那就徹底失去了蒙拯救的機會,成了撒但墊背的,與它一同下地獄了。此時,我才看清撒但利用名利敗壞我的卑鄙存心,我不願再活在撒但權下任由它踐踏殘害,只願向神悔改,走追求真理生命性情變化的路。

名利全是虛空,盡好本分才有意義

為解決追求名利地位的野心慾望,我繼續看神的話,神說:「人能否蒙拯救不是根據人盡什麼本分,就根據人是否明白真理、得著真理,是否能任神擺佈,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神就用這個來衡量所有的人,這一條永遠都不會變。這一條你心裡得記住,你別變通,別想另找途徑,在這個事上神不變通,神對所有蒙拯救的人的要求標準是不變的,不管你是誰都一樣,這就是神的公義性情。」(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該有的態度》)「人這一輩子除了信神走正道,為什麼活著都是虛空,都不值得紀念。你就是做了驚天動地的大事,上過天,登過月球,沒用,你就是搞一項科研成果,對人類有點好處、幫助,沒用,這一切一切都要廢去,唯獨什麼不廢去呀?唯獨神的話,唯獨對神的見證,見證造物主的所有所有的這些產品、見證,人的善行,都不會廢去,這些東西要存到永遠,這些東西太有價值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得才有價值》)看完神的話後,我就在心裡揣摩,自己一直追求被提拔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覺得被提拔了就可以配合很多本分,如果我樣樣都能行,那在各個領域裡都能被人高看。可即使自己真的被提拔了,能配合多方面本分,也掌握了很多技能,獲得了一部分人的高看,但對我來說,我還是我,外表的風光、別人的高看不會使我有任何的改變,如果我信神沒有得著真理,沒有活出神要求的樣式,沒有盡好自己的本分,那最終我的結局不仍是在地獄中嗎?神最終定規人能否蒙拯救,是看人是否得著真理,能否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是看人盡什麼本分,也不是看人盡本分的多少,這是神的要求標準,可我不明白神的心意,認為只要盡的本分多、盡的本分大,能在人前風光,就能蒙神稱許,這種觀點實在是太謬妄了!想想世上那些名人、偉人,他們可以說都是各行各業中的佼佼者、領軍人物,都曾紅極一時,得到眾人的高看、崇拜,甚至有的還成了家長、老師教育孩子的典範,可當他們取得一番成就後,因著他們並沒有找到人生的價值所在,越發感到虛空無聊,甚至越來越沒有活著的目標和方向,有的年紀輕輕就結束了自己的生命,而他們取得的成就也歸於烏有。還有恩典時代的使徒保羅,他勞苦作工多年,得到了很多人的尊崇,而且他寫的幾封書信流傳了兩千年被基督徒傳閱膜拜,可他不追求愛神、滿足神,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名利地位,最終因觸犯神的性情而遭到神公義的懲罰……太多太多失敗的例子在提醒著我,讓我看透追求名利地位全是虛空,沒有絲毫的價值和意義,難道我還要繼續追求名利地位踏上這條不歸路嗎?神一次次話語的責備和審判,只為端正我信神的追求目標,一次次話語的帶領、引導,告誡我只有追求真理、實行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就像彼得和約伯,他們信神追求順服神、滿足神,為神作了美好響亮的見證,最終獲得了神的稱許,這是多麼有意義的人生,不是最值得我效仿的嗎?

再想想,神精心擺設環境對付、顯明我追求名利地位的野心,神的心意是為了拯救我,是對我的生命負責任,目的就是為了讓我看清撒但對我的敗壞與殘害,使我不再跟隨撒但,能夠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拯救,從此按照神的要求活著,神的心太美善,我不願意繼續悖逆神傷神的心了。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功用不一樣,身體只有一個,各盡其職,坐在自己位上盡上全力,有一份熱發一份光,追求生命成熟,我就滿足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一篇》)「要想這一輩子活得有價值,有意義,問心無愧,真正地歸到造物主的面前,歸回到造物主的身邊,就得全身心地投入,不能三心二意,『我這一輩子也不指望在世界上發財致富,出人頭地,光宗耀祖,孝順父母,合家團圓,爭得什麼名利,讓人看得起,在眾人中間出類拔萃,我不爭這些了,不走那條路,我就走什麼路呢?簡簡單單地跟隨神走,把我這一輩子、我的精力、我這點能耐、我這點頭腦、我這點心血都為盡本分獻上,奉獻給神。……』」(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得才有價值》)講道交通中說:「安分守己,好好追求真理,把自己的本分盡好,這樣活著最好,活著不累。不管咱們在神家盡什麼本分、是什麼地位,咱們只要能活出真理、滿足神,能正常敬拜神,這樣的人生最快樂。」(摘自《講道交通(一)·順服神的意義》)從神的話和講道交通中我找到了實行的路途,明白了無論盡什麼本分,都是神的託付,也是神的命定,每個人都應為神的經營計劃獻上自己的一份,我只願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順服神擺設的環境,盡心、盡意地盡好自己的本分,不再想著怎麼出人頭地讓人高看了,而是注重在盡本分中追求生命性情變化,這樣活著才能踏實平安。想想神現在把這麼重要的本分交給了我,神的心意是想讓我在神的託付上全身心地投入,在盡好本分的同時,追求性情變化,活出真理實際來見證神。之前我錯過了太多的機會,也太讓神傷心失望了,現在我只願彌補自己的過失,在這個本分上盡自己的全力,不再消極怠工,也不帶有自己的存心和摻雜,而是全身心地投入,簡簡單單地跟隨神走,只求實行真理,把自己的所有精力時間、見識經驗都用在本分上,爭取達到讓自己所盡的本分有實用價值,能達到見證神的果效。明白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後,我心裡釋放了許多,也能把心投入到本分中了。

認識神主宰,順服神安排

看到搭檔姊妹收拾東西要走了,我心裡還會想:「什麼時候我才能被提拔呢?要是我對自己能有些真實認識,是不是也能被提拔了呢?」這時,我意識到自己又在流露名利地位心,一想到這段時間被名利地位折騰得死去活來,我就特別痛恨自己,為什麼我還是不能順服下來呢?尋求中,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的命啊,都在神手裡,人能上哪兒,不能上哪兒,能盡什麼本分,每天都在哪兒生活,哪些年在哪兒生活,哪些年又去幹什麼,在什麼時間轉折,這都是神早就預定好了的。」(摘自神的交通)「信神第一要務就是盡本分,這是最關鍵的。藉著盡本分,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人能明白神的心意,逐漸產生、建立與神之間的正常關係,也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逐漸發現自己的問題,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與實質,同時,在反省自己的過程當中,逐漸能發現神對人的要求到底是什麼。」(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原則才能盡好本分》)

看完神的話我明白了,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中主宰,每一天、每一個時刻,人會去哪兒,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這都不是人能掌控的。從自己一次次的跌倒失敗中看到,我能不能被提拔都在神的手中,真的不是自己能說了算的,也不是自己能掌握得了的,我應該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追求性情變化才是正道。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的心裡也坦然了,不再為了名利地位患得患失了,只想在現有的本分上學會體貼神的心意達到滿足神。同時,我開始揣摩神話語中的真理,注重反省認識自己,有不對的存心趕緊跟神禱告,接受神的鑒察,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漸漸地,我與神的關係比之前正常多了,不再因著不能被提拔而對神誤解、對抗了,我真實感受到,只有放下個人的野心慾望,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才能活得輕鬆釋放、踏實平安。

回首與結語

我看到神的話說:「你順服神,到最終你的結果、收穫是你對神有認識了,對神給你擺設的環境有理解了,有真實的體會了,就是你理解到神那份心了。神的什麼心?神的良苦用心,神恨鐵不成鋼。神不想讓你活在敗壞性情當中,神想讓你脫離敗壞性情,不得已用這種方式,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審判刑罰你,對付修理你,責備你,管教你,甚至在人看神作的不近人情,玩弄你,你怎麼辦?你在神這樣作的時候,作這樣的事的時候,你都能理解到神的那份良苦用心就行了,你有真實的順服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麼是實行真理》)

揣摩著神的話,回想自從來到這裡盡本分,我就帶著野心慾望,把本分當成自己出人頭地、揚名立萬的工具,把工作果效當成自己被提拔的籌碼,一直走在錯誤的道路上,但自己靈裡麻木痴呆,即使處在危險的邊緣還死抱著名利地位不放,簡直到了頑固自守的地步。但神並沒有因為我的剛硬而放棄我,實際地擺設人事物來顯明我,藉著神話語的揭示與審判,使我對自己的錯誤追求有了分辨,不再繼續走與神為敵的路。經歷中我真實地感受到神在我身上的責打管教、對付與審判,都是為了喚醒我這顆剛硬麻木的心,使我能夠對撒但的苦害有分辨,看透名利地位的實質,從而能夠掙脫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走上蒙神拯救的道路,神的心實在太美善了,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太真實了,我不願再辜負神的良苦用心,只願能在所盡的本分上注重追求真理,實行真理,達到早日活出點人樣來安慰神的心。

相關內容

  • 踏上信神路

    1991年,我因病蒙恩跟隨了全能神。那時我對信神的事什麼也不懂,但奇妙的是,每次讀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心裡就有享受,感覺神的話說得太好了,唱詩、禱告時也常常被聖靈感動得淚流滿面,心裡那種甘甜、那種享受總像有喜事臨到似的。

  •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的今天

    經歷中我明白了撒但就是利用名利、地位、錢財、肉體來引誘我、敗壞我、苦害我,讓我遠離神、抵擋神、背叛神,而神是以審判刑罰、試煉熬煉、責打管教的方式來拯救我,藉此把他的生命言語、所有所是作到我裡面,使我的敗壞逐步得到醫治,使我能擺脫撒但的苦害,徹底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儘管神的審判刑罰給我的肉體帶來的都是痛苦,但其中無不包含著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與神對我真實的愛。

  • 虛榮臉面拜拜了

    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仍會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一直苦苦地追求地位,被撒但苦害、捆綁,活在黑暗中遠離神、背叛神,失去神的祝福,最終因著與神爭奪地位抵擋神而沉淪滅亡。現在我真切地體嘗到只有神的話語才是人真正的生命,是做人的根本,只有憑神話語活著,心靈才能得著自由、釋放,才能活出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感謝神對我的拯救!從今以後,我要竭力追求真理,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神的心!

  • 被仰望的人有禍了 你真的知道嗎

    信神這些年,我一直追求臉面、地位,追求讓人高看、崇拜,不知不覺走上了敵基督的道路。是神嚴厲的審判喚醒了我麻木的心靈,讓我看到被仰望的人確實有禍了,使我對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有了分辨,對以後該怎麼實行有了準確的方向與目標,追求名譽地位的撒但敗壞性情逐步脫去了一些,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雖然我身上還有很多敗壞性情沒有脫去,但我願意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忠心盡好本分滿足神,還報神的大愛!

  • 拜拜了 狂妄

    經歷到現在我才明白,以往我追求成為女強人,妄想一人掌權,轄管別人,其實都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活出來的沒有絲毫人性理智,說白了就是撒但的典型代表,這狂妄的性情不脫去,隨時都能因抵擋神而失去蒙拯救的機會。經歷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才有了正確的追求方向,那就是做個有人性、有理智的人,凡事有個虛心尋求的態度,不尊自己為大,能放下自己接受真理,憑真理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