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一個獨生子女的轉變

41

——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這頹廢的年輕一代

雲南省 變化

我從19歲開始跟隨全能神,離開了學校的大門就踏進了神家,我沒有接觸過社會,也不知道社會是什麼樣的。但是我知道我自己是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具有中國特色的自私的獨生子女的典型代表。

由於我爸媽趕上了中國政府限制人口的計劃,我便成了「計劃生育」造就出來的第一批「成果」。自我降生,家裡的所有人便「物以稀為貴」,小心翼翼地呵護著我。聽我媽說我幾個月大的時候愛發燒,我爸為了不讓我哭,就整夜整夜地不睡覺,抱著我在地上走來走去;由於父母都上班沒時間照看我,1歲多就把我送到幼兒園,姥姥怕我適應不了,就常常在幼兒園外面看我有沒有哭,她常因此忘記了上班的時間;媽媽為了讓我保暖,一夜不睡覺給我織起一件毛衣,為了我第二天能穿上;上學後因為學習好,滿足了長輩們「望子成龍」的虛榮心,更是把我視如掌上明珠,爸爸每天下班後第一件事就是給我按摩手,怕我寫作業累著;夏天放學回家,媽媽趕緊從冰箱裡拿出一碗冰鎮的糖拌西紅柿,西紅柿的皮都是剝掉的;記得有一次爸媽給我找了個老師,讓我學習彈琵琶,我練了兩天「輪指」覺得很累,我就說不想練了,爸媽便無可奈何地「尊重」了我的選擇;每個星期放假去姥姥家,姥姥都偷偷地往我的口袋裡塞錢,我說我不要,姥姥說「不要白不要,拿著,只要你每星期來,我就給你錢」,還把各種好吃的塞到我嘴裡,吃得我常常胃裡難受……現在回想起來,中國的父母因著沒有真理,真的不會教育孩子,我在這種「溺愛」下變成什麼樣子了呢?我變成了一個自私、脾氣暴躁、脆弱、沒有毅力、沒有追求目標的「病癱之人」。因著天天享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待遇,所以我不會去關心別人,對父母不知體諒;而且我不會接受別人的意見,父母要是說我一句,我有十句等著,我爸給我起了個外號叫「麻花」,就是彆扭的意思,整天跟他們擰著來;我特別怕吃苦,有時放假在家,父母不在,我就不吃飯,爸媽做好了讓我吃的時候熱一熱就行,我怕累,他們就給我留下錢,讓我出去買點吃,我不願走路,所以就餓著。後來父母給我講故事說從前有個傻子,他媽媽出門前給他烙了張餅掛在他脖子上,結果他媽媽回來後看到傻子餓死了,一看傻子只把臉前的一塊吃了,都不知道吃旁邊的,我媽說我連這個傻子都不如。我每天除了學習,也沒有什麼追求目標。上高中時,由於學校離家比較遠,每天早上得騎一個小時的自行車,再加上高中的學習很緊張,我心裡覺得很委屈。有一天,下大雨,我騎著自行車摔倒了,正好趴在一個水窪裡,我帶的午飯撒了一地,我就想哭,我心想:高中生活就是人間地獄,我不上學了,太累了!太苦了!後來我媽看到報紙上說,有個清華大學的新生在宿舍裡上吊自殺了,原因是:他上了大學後看到除了學習之外,還得自己洗衣服,自己打飯,自己整理被褥,覺得太累了,尤其是他打了早飯後看到雞蛋是硬的(以前他父母每天都給他剝好殼),他更覺得生活的「壓力」太大了,就走上了絕路,後來大家就把這種學生稱為「高分低能」。我媽怕我也成了這種廢物,就常常給我嘮叨這些事,但是對於十六七歲的我,個性已經成型了,父母的「教育」對我而言已經不起作用了,也就是一個耳朵聽,一個耳朵冒了。那時,我的同學中間流行一句話:「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我的同學一個個活出的都是嬌生慣養、不學無術、沒有志向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獨生子女醜態。

家庭教育

感謝神的拯救,在我19歲那年我們全家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很快我就在神家盡本分了。那時從沒到過農村的我很嚮往農村的生活,因為從電視上看到農村都是男耕女織,享受著大自然的風光,而且在很小時就聽過彭麗媛唱的《在希望的田野上》這首歌,大腦裡呈現出一幅麥浪滾滾豐收的景象,心裡想那種田園生活一定很美……

三年後,我的「夢想」實現了。因著我所在的小區出了環境,我必須離開家盡本分。父母依依不捨,但我卻有點竊喜,因為我終於可以到農村盡本分了!汽車一頓狂跑後,我來到一個縣城,一下車我傻眼了,怎麼這裡全是些兩三層的小樓和破舊的平房,還到處塵土飛揚,人的穿戴也很落後,我心想:中國怎麼還有這麼落後的地方啊!電視上不是說現在都是社會義新農村嗎?人民的生活水平不都很高了嗎?怎麼……

很快,我便投入到盡本分當中,我要過的第一關就是騎自行車。由於盡本分的路途很遠,有時得騎三四十里路,光路遠還能撐住,關鍵是共產黨修建的這些路都是些「短壽」路,聽當地人說這路沒幾年就成了坑坑窪窪的了,有的下面墊的是磚,上面鋪薄薄一層柏油,很快就壞了。我騎在自行車上有種在草原上騎馬的感覺,一蹦一跳的,有時手都被震得發麻,我心裡直可憐我的自行車,心想:「自行車,你受苦了,沒辦法,這就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大道』,錢都讓那些貪官吞了,我們老百姓只能這樣顛簸了。」看慣了繁華都市的我,在這農村的大道上左看看是田地,右看看還是田地,除了能碰見頭牛,就是能看見幾隻羊,一點意思也沒有。我每天跟著當地的姊妹騎自行車走教會,累得呼哧呼哧的,因為我跟不上姊妹,總是落在後面,姊妹每次都在前面等我。一次姊妹催促我騎快點,我嘴上沒說,心裡卻想:「我已經很背叛肉體了,你怎麼不理解我呢?我能跟你比嗎?你那是從小練就的童子功!」就這樣我在抵觸的情緒中盡本分,每天都覺得路很遠,心裡生發了怨言,覺得盡本分太受苦,想回家,但是因家裡有環境又回不去。後來在反省自己時看到這樣一段神話:「神對付人外表性情也是神的一部分工作,就像對付人外表不正常的人性,人的生活方式、生活習慣、風俗習慣……」「不管你的實際身量如何,首先你得具備這些受苦的心志與真實的信心,還有背叛肉體的心志……神就藉著這些來成全你,你不具備這些條件就沒法被成全。」我從神話中明白了神的心意,我被撒但敗壞後已經沒有人性了,變得特別貪享肉體安逸,特別怕吃苦,甚至連生活自理的能力都沒有,所以神把我擺設到這種環境中,磨練我的意志,增強我的毅力,補足我身上的缺少。明白神的心意後,我不再抵觸了,每天一騎上自行車,不管幾十里路,我就開始禱告或唱詩歌,我常常在路上被神話感動得淚流滿面,心裡感覺離神越來越近了,也不覺得路遠了,有時感覺剛跟神親近了一會就到地方了。那時我才感覺到神給我擺設的環境真好啊!農村空氣好,路上車少,能吸引我心離開神的東西也少,我能常常安靜在神前揣摩神話,對於我信神來說,這都是有利條件。以前我在家是挑吃揀喝的人,這不吃那不吃,吃肉時有一點肥肉我也得咬下來吐掉,我爸就給我講一個地主的兒子只吃水餃餡,吐掉水餃皮,最後在飢荒年餓死的故事,但他的說教對我來說是一點作用都不起,還是神有辦法。我被調到一個很貧困的地方盡本分,那裡的人們生活很艱苦,每頓飯吃的是饅頭和鹹菜,喝的是白麵湯,由於飯裡沒有油水,以前飯量很小的我一頓飯能吃掉4個大饅頭,但一會兒又餓了……就這樣被「修理」了幾個月後,我最大的願望就變成了能吃一塊肥肉!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挑食了,吃什麼都覺得很香,我第一次感到知足。說實話,剛出來盡本分的時候我給自己洗衣服、給自行車打氣,我都感覺特別委屈,心裡都想哭(以前這些事都是父母幫著幹),但是後來接觸到農村的小姊妹,我發現她們好厲害呀,一個比我小兩歲的小姊妹騎著自行車,半路扎胎了,她很麻利地從包中拿出提前準備好的工具,扒下輪胎,粘上橡膠皮,一會就搞定了,哼著歌走了,我心想要是換了我只有在那哭的份(周圍沒有人家)。從那以後,我知道了遇到問題要學會自己去解決,哭、發怨言是沒用的。我在農村待了一年半的時間,神擺設了很多人、事、物來成全我,我得到了前二十幾年在父母、學校那裡沒有學到的東西:我比以前能吃苦了,不挑食了,生活自理能力提高了,知道臨到事不要去依賴別人,要自己面對了,心裡離神更近了。更讓我覺得奇妙的是以前體弱多病的我,竟然在那一年多的時間裡一次病也沒得,連感冒都沒得過,苦害我多年的腸炎也好了,而且我覺得長期騎自行車使我身體越來越有力氣了。在盡本分的同時,我也看到農村老百姓的真實生活:有很多地方都沒有自來水,都在吃井裡被污染的地表水;有很多村子連柏油路都沒有,一到下雨天,路上就很泥濘坑窪的,出入都很困難;有的地方才通上電;農民辛辛苦苦一年也賺不了多少錢,人們活得很勞累、很貧苦,一點也不像電視裡鼓吹的那樣。若不是神安排我到農村親自看看,我就是一直被大紅龍的謊言矇騙活在幻想中的傻孩子,永遠不會看到它謊言欺騙、粉飾太平的那一面。我們這一代因著大紅龍的教育、愚弄,總是把一切都想得很美、很簡單,一點也不實際,所以一臨到現實生活中的難處就癱倒,若不是神拯救我,我真的會成為一個廢物。

相關內容

基督教會電影:《孩子,回家吧!》是神拯救了網癮少年(Christian Movie)...
基督教會電影:神是我的依靠《何處是我家》(Christian Movie)...
基督教會見證視頻《不悔的抉擇》神帶我走上人生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