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不去的痛

2023年01月31日

中國山東 邱誠

我四十七歲那年視力急劇下降,醫生説保養不好就會逐漸失明,我只好停職在家休養。那個時候,我覺得前途暗淡,生活也將失去光明,心裏特别痛苦。2007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没多長時間我的眼睛就好了。為了還報神的愛,我主動要求盡本分。弟兄姊妹有什麽難處,只要能幫的我就盡力去幫,不管家裏來多少弟兄姊妹聚會,住多長時間,我都熱心接待。因我家不是太寬敞,有時來的人多,床鋪不够,我就睡沙發或地板。我認為這樣盡本分就是對神有忠心了。後來,藉着事實的顯明,我才看到自己特别的自私,盡本分没有一點忠心,這也成了我心中抹不去的痛。

2014年,我接待的一個教會帶領被警察抓捕了,因為她剛從我家離開,為了安全我和妻子得趕緊離開家。當時正是春節,天寒地凍,我們無處可去,心裏痛苦極了:「我們都六十多歲了,妻子還患先天性脊髓空洞症,身體特别虚弱,我們該往哪裏去呢?」後來,一姊妹幫我們找了一處房子才暫時安頓下來。緊接着,我又得知有兩個我接待過的姊妹也被抓了。接二連三聽到弟兄姊妹被抓的消息,我特别害怕,每天都提心吊膽,就怕哪天警察突然闖進來。因此,我就準備了許多足療、按摩的器材作掩護,繼續接待弟兄姊妹。

到了2017年,一次聚會時,一個姊妹説她住的接待家老姊妹不信的兒子回來了,特别反對老姊妹信神,在那裏住不合適。我和妻子看她為難,就主動接待了她。没多久,我們聽説共産黨準備地毯式大搜查,重點排查租房户,我開始擔憂:「我們是租的房子,姊妹住在我家,萬一警察來排查,我該怎麽説呀?姊妹盡的又是重要本分,一旦被抓,我們肯定得受牽連。妻子身體不好,臨到事精神容易受刺激,身體可能隨時會垮掉……」妻子害怕被警察抓捕,就讓我攆姊妹走。當時,我覺得大冬天的姊妹無處可去,攆她走不合適,就跟妻子商量把姊妹留下來。妻子很生氣,讓我考慮考慮後果。我心想:「共産黨抓捕迫害信神的人越來越嚴重,現在社區又都是實名登記,警察一旦發現我們信神接待弟兄姊妹,肯定不會放過我們,我和妻子的退休金就得被取消,家産也會被查封,這可是我們一輩子的心血,要是都没有了,以後我們怎麽生活啊?這還不算完,還會牽連到兒女的前途。我們都六十多歲了,身體還有病,要是被抓坐監能經得住警察的酷刑折磨嗎?萬一承受不住當了猶大,結局可就没了,那我們信神這麽多年不就白信了嗎?」我又想到如果我不順從妻子,她就得生氣。思前想後,我就聽從妻子的,跟姊妹商量讓她到其他地方住。一個月後,還不見姊妹搬走,我生怕哪天突然出什麽事,就經常問姊妹「找到住的家了嗎?」「什麽時候搬走?」之類的話,拐着彎地攆姊妹走。其實這樣做的時候,我心裏也受責備。過了一段時間,姊妹找到住的地方搬走了,我一直没有在這事上反省自己。

2018年春節期間,李麗姊妹説她住的家被警察盯上了,暫時還没找到住的地方,能不能先到我家住幾天。當時我没顧慮太多,就想着先把姊妹安頓下來再説。李麗住下來後,平時得外出聚會,我心裏就翻騰開了:「現在正是春節,警察有可能抓住這個機會進行大搜查,萬一她被抓,那我們也跑不掉,家人也都跟着受牽連。」我越想越覺得李麗在我家住的時間越長危險越大。想到自身的安全、兒女的前途,我就琢磨找個什麽理由讓她趕快搬走。後來我想到,李麗平時總是外出聚會,那她去哪兒聚會就可以住在哪兒,我就把這個想法跟李麗説了,李麗聽後臉上帶着為難的表情無奈地走了。從那之後,我没有再搞接待,一直在盡其他本分。2021年春,一天,帶領來跟我們商量,有三個弟兄能不能暫時住在我們這裏。我剛要答應,妻子在一旁説:「能不能明天再回答?」帶領走後,妻子對我説:「説是暫時住,萬一住時間長被抓了怎麽辦?我們得找個理由給拒絶了,就説前段時間來我們家的一個帶領可能被抓了,我們家不安全,暫時還不能接待。」我心裏本來也有些膽怯,就隨從了妻子。没想到,第二天我拒絶的理由還没説,帶領就先説:「那三個弟兄已經安排好住處了,前段時間去你們家的帶領被抓了,你們家不安全,你們的本分先停下吧。」當時,我心裏咯噔一下,意識到這是神的怒氣臨到了我。神鑒察人心肺腑,我雖然没説出來不接待弟兄,但心裏就是這麽想的,這是拒絶本分哪。我拐彎抹角把弟兄姊妹攆走,是不是我對待本分的態度激起了神的怒氣,神擺設環境停止了我的本分?我心裏突然空空的,很不踏實,就感覺像是被懲罰一樣,落在了黑暗中。我向神禱告:「神哪!今天停下我的本分不是偶然的,肯定有你的心意,求你開啓帶領我學到功課。」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説:「你們為了兒女、為了丈夫、為了保全自己將我置之門外,你們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們的家庭,在乎的是你們的兒女、你們的地位、你們的前途、你們的享受。你們什麽時候説話想到我,行事想到我?寒冷的天氣你們想到的是兒女、是丈夫、是妻子、是父母,炎熱的天氣你們想到的也不是我。盡本分的時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的家室老小,你做什麽事是為了我?你何嘗想到過我?你何嘗不惜一切為了我、為了我的工作?你與我相合的證據在哪裏?你為我忠心的實際在哪裏?你順服我的實際在哪裏?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裏?你們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騙我,你們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蓋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實質,你們這樣的與我為敵,將來等待你們的是什麽呢?你們只追求與渺茫的神相合,只追求渺茫的信仰,却并不與基督相合,你們有這樣的惡行不一樣與惡人一起得到應有的報應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自從我接待過的弟兄姊妹接連被抓,我就活在膽怯害怕中,為了保全自己,拐彎抹角把姊妹趕走,帶領安排我臨時接待三個弟兄,我没有答應,還編謊拒絶接待弟兄。想想自己做的這些事,我還是信神的人嗎?在弟兄姊妹臨到危險的時候,我只考慮自己的利益、安危,把弟兄姊妹推出門外,我真是太没人性、太自私卑鄙了!對自己的兒女,我會無微不至地關心、照顧,生怕他們挨餓受凍,有再大的危險、難處我也會自己扛着,不會讓兒女受委屈,我對待弟兄姊妹却是這麽冷酷無情。我越想越覺得自己不是人,特别懊悔、恨惡自己。我又看到神的話説:「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惡的標準是什麽?就是看人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行出來的有没有實行真理的見證、有没有活出真理實際的見證,你没有這樣的實際,没有這樣的活出,那無疑你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麽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來的不是在為神作見證,不是在羞辱撒但、打敗撒但,而是在羞辱神,處處都是羞辱神的記號;你不是在見證神,不是在為神花費,不是在為神盡上你的責任與義務,而是為你自己。為自己是什麽意思?準確地説,就是為撒但。所以,到最終神會説,『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兒不是善行,反倒成惡行了,不但得不着神稱許,反而被定罪。這樣信神到底圖什麽呢?信到最終還不是一場空嗎?凡是盡本分的人,不管明白真理深淺,要進入真理實際最簡單的實行法就是處處為神家利益着想,放下自己的私欲,放下個人的存心、動機與臉面、地位,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是起碼應該做到的。如果一個盡本分的人連這點都做不到,那還談什麽盡本分?這就不是盡本分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脱去敗壞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釋放》看到神衡量人善惡的標準是根據人的心思意念、所做所行是不是合乎真理。反省我做的這些事,無論是心思想法還是言語行為,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一點兒不體貼神的心意。弟兄姊妹為傳揚神的福音遭受大紅龍的追捕迫害,無家可歸,在外逃亡,如果没有一個合適的地方住,根本不能安心盡本分,可我怕擔風險不想接待他們,想法趕走他們,這簡直就是給人雪上加霜,看到自己自私、惡毒,太没有人性了!我但凡有一點兒敬畏神之心,稍微有一點兒人性,在危險時刻就應該體貼神的心意,考慮弟兄姊妹的安危,想辦法接待保護好他們。想到耶穌説:「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25:40)在環境惡劣的時候,我拒絶接待被大紅龍追捕迫害的弟兄姊妹,這涉及到了我對待神的態度,我自私卑鄙,没有人性,如果有一天接待基督也會是同樣的表現。一想起我把弟兄姊妹趕走的一幕幕,就感到像闖了大禍一樣惶恐不安,活在了痛苦、煎熬中。我向神禱告:「神哪,我太没人性了,我享受你那麽多真理的澆灌供應,却不體貼你的心意,不能在弟兄姊妹遭受危險患難的時候接待他們,還拐彎抹角攆走他們,我的所做所行讓你厭憎、恨惡。我今天落在黑暗痛苦中是我咎由自取,這完全顯明了你的公義,我感謝贊美你!神哪,如果還有機會搞接待,我一定好好悔改變化,盡好本分滿足你!」

一段時間後,我又去其他地方盡上了本分,心裏特别感謝神,也很珍惜這個機會。不久,我妻子突然病重去世了,臨死前就留下一句話:「明天的本分如果我不能去,你可得好好盡本分哪。」她臨終前的這一句話帶着遺憾,讓我不由得開始反思,想到妻子生前的所做所行,盡本分只維護自己的利益,没有一點兒忠心與順服,她自己膽怯不想接待弟兄姊妹,還拉攏、慫恿我把弟兄姊妹趕出家門,這是作惡啊。妻子最後的遺言讓我感覺到她在盡本分上留下了虧欠和遺憾。妻子的死也給我敲響了警鐘,讓我明白了,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對待本分了,等死亡臨到了再想盡本分為時已晚。我向神禱告:「神哪,我七十歲了,什麽也做不了了,現在能搞接待也是你的恩待,以往我太自私,没接待好弟兄姊妹,留下太多過犯,我願悔改,在餘下的光陰中追求真理,盡好本分。」

過後,我也在揣摩,我總害怕被抓,擔心自己的安危、財産安全還有兒女的前途,根源到底是什麽呢?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敵基督常常為了保全自己而不管弟兄姊妹的安危。他們除了在這事上有『信心』,把自己完全交托給神之外,對教會的工作、對自己的本分都是輕描淡寫,走走過程,并不求真。如果哪個地方安全,或者作什麽工作、盡什麽本分能保證安全,不擔風險,他們就很積極、很主動地去做,表現出很大的『責任感』與『忠心』。如果作什麽工作擔風險,容易出事,容易被大紅龍發現,他們就找藉口推辭、找機會逃跑。一旦發現有危險,或者一旦有危險的兆頭,他們就想方設法脱身,丢掉本分,不管弟兄姊妹,只顧自己脱離險境。他們心裏可能都準備好了,一旦出現危險就趕緊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不管教會工作怎麽樣,不管神家利益受到什麽損害,也不管弟兄姊妹的安危,自己逃命要緊。甚至在他們心中有一個『最好』的打算,最能保全自己的打算:一旦臨到危險或者被抓捕,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部都説出來,自己洗個清身,推卸掉所有的責任,這不就安全了嗎?他們甚至有這樣的打算。這些人不願意因為信神受迫害,他們害怕被抓捕、受酷刑、被判刑,其實在他們心裏早已向撒但妥協,他們特别懼怕撒但政權的勢力,更懼怕嚴刑逼供這樣的事臨到自己。所以對敵基督來説,如果環境一切順利,自身的安危没有受到任何威脅、没有任何問題,在萬無一失的情况下,他們能獻出自己的熱心、忠心,甚至獻出自己的財産。但是,如果環境不好,因為信神、盡本分隨時能被抓捕,還能因為信神被開除公職,被親人朋友弃絶,那他們就格外地多加小心,也不傳福音見證神了,也不盡本分了,有點風吹草動就當縮頭烏龜,有點風吹草動就想把神話書籍、把與信神有關的東西都趕緊還給教會來保全自己平安無事。這樣的人危不危險?如果被抓住能不能成為猶大?敵基督就這麽危險,隨時都能成為猶大,隨時都有背叛神的可能,同時敵基督也自私卑鄙到極點,這就是敵基督的本性實質决定的。《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二)》神解剖敵基督在安全的環境下也能撇弃花費、受苦付代價,外表看似盡本分有忠心,一旦臨到危險的環境就縮起來了,找各種理由、藉口推托本分,絲毫不顧教會工作、不顧弟兄姊妹安危,只考慮自己利益,特别自私卑鄙。對照自己的所做所行,不是和敵基督的性情一樣嗎?剛開始信神的時候,我從神得到了豐富的恩典,我久治不愈的眼病奇迹般地好了,我就付出花費,熱心接待弟兄姊妹;當得知我接待過的弟兄姊妹被抓,自己會受牽連,涉及到了自己的安危、個人利益,我就不願意繼續接待弟兄姊妹了,甚至拐彎抹角讓弟兄姊妹走,絲毫不考慮弟兄姊妹的安危,看到我太自私卑鄙,没有一點兒人性。又想到共産黨撒下天羅地網,用盡招數來抓捕信神的人,妄想拆毁神的工作,把神選民一網打盡,在這樣殘酷惡劣的環境中,很多弟兄姊妹被追捕,無家可歸,這是神不願看到的,這個時候更需要人體貼神的心意,冒險接待這些弟兄姊妹,這才是善行,是神紀念的。我害怕被抓,就不接待弟兄姊妹,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真是一點兒良心理智都没有。我又琢磨,我總是怕被抓、怕死,根源就是因為我太惜命了。想到主耶穌説:「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馬太福音16:25)主的話使我明白了,肉體的生命是短暫的、腐朽的,真正的生命是不死的生命。就像彼得為神倒釘十字架,喪掉了肉體的生命,却得到了永遠的生命。那些被抓的弟兄姊妹雖然遭受了酷刑折磨,甚至被打殘打死,但他們站住見證,得到了神的稱許,這樣活着才有意義、有價值。想到這兒,我有了信心、力量,没有那麽膽怯害怕了。

十二月底的一天,有個弟兄突然來找我,説他和一個弟兄住的地方不安全了,問能不能到我這兒暫住一段時間。我心裏很清楚,這是神給了我悔改的機會,很爽快地答應了,并把生活用品給弟兄們配齊了。後來,共産黨抓捕、迫害越來越嚴重,不斷聽到弟兄姊妹被抓的消息,弟兄們還一直在我這兒住着,我心裏又有些害怕,害怕被抓,怕牽連子女,我就禱告神、讀神的話。我看到神的話説:「撒但無論多麽『神通廣大』,無論多麽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强,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麽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没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没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裏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麽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麽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力量。我明白了,神主宰一切,撒但就是神手中的效力品、襯托物,是為成全神選民效力的,不管撒但勢力外表多麽强大,多麽凶殘惡毒,神不許可環境臨到我們,共産黨再猖狂也無濟于事,它不敢超越神給它制定的界限,這是神的權柄和能力决定的。我害怕被抓,害怕兒女受牽連,都是因為我對神的全能主宰、對神的權柄不認識,能不能被抓都在神手中,還有兒女、子孫有什麽樣的前途,神早就命定好了,不是哪個人能改變的。共産黨再放毒話,信神之人的子孫後代不能考大學,不能考公務員,不能當兵,甚至要株連九族等,但它絲毫改變不了任何一個人的命運,只能暴露出共産黨抵擋神、仇恨神的惡魔實質。想到灾難越來越大,人不信神,没有脱離罪惡,都得被毁滅,還有什麽前途可言,只有來到神面前實行真理盡好本分,才有平安喜樂、有好的前途命運。我就把自己和家人都交托在神的手中,任神擺布安排。想到以往不接待弟兄姊妹的一幕幕,成了我信神生涯中抹不去的污點,更是羞辱的印記,我不能再傷神心了,即使被抓捕一無所有,我也要盡好自己的本分,接待好弟兄姊妹。

現在,我依然在教會盡本分搞接待,我不再像以往那樣只滿足于做事,而是注重追求真理,解决自己的敗壞性情,心裏比以前充實、踏實多了。經歷過來,我看到神作工太智慧了,藉着大紅龍的抓捕、迫害顯明了我的敗壞,使我看到自己自私卑鄙,盡本分没有忠心,對自己的敗壞有了點認識,也有了一些轉變,我心裏很感謝神!

下一篇: 别把不懂當藉口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這樣的母親該不該揭露

中國江蘇 林瑶 前段時間,我看到弟兄姊妹對我媽的評價,説我媽人性不好,好打擊報復人,性情凶惡,教會根據她一貫的表現準備清除她。得知這個消息,我有些難以置信,這些年我媽撇家捨業盡本分,怎麽就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呢?看到弟兄姊妹列舉的我媽一條條作惡的表現,我有些吃驚。我媽在配搭李潔姊妹面…

經歷丈夫逼迫我收穫到的

中國河南 小樂 2007年,我剛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時候,我丈夫雖然不信,但也不攔阻我,我懷孕期間他還常常騎車送我去聚會。直到2010年,我丈夫在網上看到了共産黨對全能神教會定罪、抹黑的謡言,就開始攔阻我信神。 一次,我出去聚會,丈夫竟然跟踪我到了聚會點,并惡狠狠地讓我回家。到家…

落選後的收穫

小 香 林潔腳下踩風似的蹬著自行車,飛奔在空曠的鄉間小道上。微風吹過,道路兩邊的白楊樹葉嘩嘩作響,似乎在慶賀著什麼,忽然在拐角處,她看見一片梔子花,潔白的花朵迎著風上下搖擺,她情不自禁地說出:「真好看,梔子花開了,神造的一切都好,感謝神!」沒走多遠,她像想起來什麼似的,回頭對一片…

七年試煉顯明了我的本來面目

黑龍江省 陳輝 1994年,我隨母親一起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得知神又重返肉身來作拯救人的工作,我高興萬分,尤其能成為神拯救的對象我更是倍感榮幸。之後,我時常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唱詩讚美神,有時間就讀神的話,明白了一些神的心意後,我就一邊上班一邊在教會裡盡點力所能及的本分。後來聽說…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