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目錄

第 三 十 一 篇 說 話

在人的心中不曾有我的地位,當我真心「尋求」人的時候,人都緊閉雙眼,並不理睬我的舉動,似乎我所作的都是在討人的喜悅,所以人總是厭煩我的所作所為。似乎我並無自知之明,總在人的面前顯露我自己,所以將「正直、公義」的人惹惱了,但就在這種「惡劣」的條件下,我還是在忍耐之後繼續著我的工作。因此,我說我經歷了人間的酸、甜、苦、辣,在風裡來,在雨裡去,經歷了「家庭」的逼迫,經歷了人生的坎坎坷坷,我也經歷了身體的別離之苦。但當我來在地上之時,人並不因我為其受的苦而「接待」我,而是將我的好心「婉言謝絕」了,我怎能不痛心?怎能不憂傷?難道我道成肉身就為得此下場嗎?人為什麼不愛我?為什麼我的愛換來了人的恨?難道我就該這樣受苦嗎?人也曾因我在地的苦而流下了「同情」的眼淚,人也曾為我的「不幸遭遇」而喊冤,但又有誰真知我的心呢?誰能體察我的情呢?人也曾與我情深意切,也曾在夢中與我常相思,但在地之人怎能明白我在天的心意呢?雖然人也曾體察我的憂傷之感,但誰是與我「同病相憐」呢?難道在地之人的「良心」就能將我憂傷的心感化嗎?難道地上的人就不能與我訴說內心的難言之苦嗎?靈與靈本相依,但因著有肉體的阻隔,所以人的大腦都「失去了控制」,我也曾提醒人來我前,但人卻不因我的呼喚而滿足我的要求,只是睜著充滿淚水的眼望著高空,似乎有難言之苦,似乎有什麼東西阻攔。所以人都合著雙手俯伏在天之下向我祈討,我因著憐憫而將我之福賜予人間,轉眼就來到了我親臨人間的時候,但人卻早已忘掉了對著天的起誓。這不正是人的悖逆嗎?人為什麼總是得「遺忘症」呢?難道我將人刺傷了嗎?我將人的身體打垮了嗎?我向人訴說我的心情,為什麼人總是躲避我呢?在人的「記憶」之中,似乎將什麼東西丟掉不知去向了,但又似乎人的記憶並不準確。所以人的生活總是丟三落四,全人類的「生活之日」七零八落,但無人去治理,人與人只是互相糟踏、互相殘殺,因此,導致了今天的慘敗之狀,以至於全宇之下都塌陷在污水、淤泥之中不可挽回。

當我來在萬人之中時,正是人向我「忠心」時,此時,大紅龍也開始在人身上「下毒手」,我是「應邀」而來,帶著人送我的「請帖」來在人間「坐席」。人看見我時,並不理睬我,因我並沒有裝飾高檔的服飾,只是帶著我的「身分證」來與人「坐席」,而且我的臉上並未搽高級化妝品,頭上未戴華冠,腳上只穿一雙普通的「家做鞋」,而且最使人失望的是,我的口上並沒有「口紅」,而且不會講「客套話」,不會出口成章,而是句句刺傷人的肺腑,所以致使人對我的口另加三分「好感」。就上述打扮,足讓人給我「特殊待遇」的,所以人都把我當作一個鄉下來的「老鄉」,一無見識,二無智慧。但在眾人都上交「禮錢」之時,人仍然不把我看為尊貴,只是毫不在乎地、慢慢騰騰地、不耐煩地走到我的跟前,當我手伸出之時,人頓時大吃一驚,雙膝叩地,大聲呼喊。人把我所有的「賀禮之錢」全部收下,因著數目之大,所以人立時把我當作百萬富翁,將我身上破爛之衣「拽」下,不經我同意,為我更換新衣,但我並不因此而高興。因我不習慣這樣安逸的生活,我厭憎這樣的「高等待遇」,因我本是出身在聖潔之家,可以說,因著我出身「貧寒」,所以不習慣過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奢侈生活。我只希望人能領受我的心情,只希望人能受點「苦」來接受我口中逆耳之言,因我從來就不會講什麼「理論」,或者是利用人的「處世祕方」來與人交往,我不會看著人的臉色說話,摸著人的心理說話,所以人一直是討厭我,認為我不可交,說我的口「不好使」,總是傷害人。但我也沒辦法,因我也曾鑽研過人間的「心理學」,也曾「效法」人的「處世哲學」,也曾去人的「語言專科大學」學習人的語言,以掌握人的說話方式來按人的「臉色」說話,雖然我下的功夫不少,也拜訪了許多「專家」,但不曾有一點果效,人性的東西在我裡面不曾有一點,就這麼多年,我的功夫不曾有一點果效,對人的語言我是一竅不通。所以人所說的「功夫不負有心人」這句話在我身上被「反射」回來,因此,這話便在地上告一段落,在人都不知不覺當中,這句格言被來自天上的神而「反證」,而且經充分證明這話並不成立。所以我向人賠禮道歉,無奈,誰叫我「太笨」?不能學會人間的語言,不能精通「處世哲學」,不能與人「搞社交」。我只是勸人還是忍耐忍耐,壓住心中怒火,不要因為我而「傷著身子」,誰叫我們之間有來往呢?誰叫我們在此時相遇呢?誰叫我們有共同的理想呢?

在我所有的說話當中都貫穿著我的性情,但人不會在我的話中摸,只是在摳我話中的字眼,這有什麼用呢?對我有觀念,這樣就能將人成全了嗎?莫非地上的東西能將我的旨意成就了嗎?我一直在教人學說我話,但人猶如口齒不伶俐一般,總是不能按照我的意思來學說我話,雖然我口對口地教,但人總是學不會。從此之後,我才有了新的「發現」,在地之人怎能會說天上之言呢?這不是違背自然規律了嗎?但我又因著人對我的「熱心」、對我的「好奇」對人作了另一部分工作。我從未因著人的不足而羞辱人,而是按著人的不足而供應人,所以人才對我稍有好感,就藉此機會我又一次將人聚攏來享受我的另一部分豐富。在此之時,人便又一次沉浸在幸福之中,歡聲笑語繞著天上的彩雲在遊動,我將人的心扉打開,人頓時有了新的生機,不願再向我隱藏,因人嘗到了蜜的香甜,因此,將自己破爛之物全部拿出來「兌換」,似乎我成了「垃圾集中地」或「廢品收購站」。所以,人都在看了張貼的「廣告」之後來我前踴躍參加,因為在人的意識當中,似乎能得著點「紀念品」,所以人都紛紛來「信」以參加我所佈置的活動,在此之時,人並不怕賠本,因為活動的「本錢」並不大,所以人才都敢「冒險」來參加,若是無參賽「紀念品」,那麼人都會退出賽場而向我索取他的本錢,而且向我計算其「利息」的。正因為如今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達到了「小康水平」,實現了「現代化」,而且「高層幹部」親自「下鄉」佈置工作,所以人的信心頓時加添了好幾倍,而且因著人的「體格」越來越好,因此,人都向我投來了「佩服」的目光,而且都願意接觸我,以獲得我的信任。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