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是敵基督?怎麽分辨敵基督?

2018年06月30日

相關神話語:

神對敵基督的定義是什麽?與神敵對,那是神的仇敵呀!跟神敵對,與真理敵對,仇視真理,仇視神,仇視一切正面事物,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人一時軟弱、愚昧,有點錯誤的思想、錯誤的觀點,或是有點偏謬的領受,與真理不相符,不是這些。那是敵基督,是神的仇敵,他是仇視一切正面事物,仇視一切真理,仇視神的一切性情、實質的一個角色。這個角色在神那兒怎麽看?神不拯救!這些人藐視真理,厭煩真理,就是這個性質。這裏揭露的是邪惡、凶惡與厭煩真理,是敗壞性情當中最嚴重的表現、性情,是撒但最典型、最實質的東西,而不是普通敗壞的人身上流露的一點敗壞性情,這是一種與神敵對的勢力,他們能攪擾教會、控制教會,能拆毁、打岔神的經營工作。這是普通敗壞的人做的事嗎?絶對不是!所以説你不要輕看這事。普通人也有邪惡性情,有的表現在自私卑鄙上,有的表現在性情凶惡上,不容許别人欺負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敵基督有什麽不同呢?他主要的性情不是狂妄,而是邪惡得厲害。他的邪惡主要表現在什麽地方?就是做事詭异,普通有點心眼兒的,有點文化、有點社會閲歷的人都很難測透他,這就上升到邪惡了,不是詭詐了。他能玩陰謀、玩手段,玩得比一般人高級,一般人不是他的對手,對付不了他,這就是敵基督。為什麽説一般人對付不了他呢?就是他邪惡得太厲害了,對人極具迷惑性。為什麽要把敵基督的表現拿出來交通呢?因為敵基督太能迷惑人了,一迷惑就是一片,就像瘟疫似的,具有殺傷力,一傳染就是一片,傳染的速度快、範圍廣,傳染率、死亡率都比普通的病高,這後果是不是嚴重了?

——摘自《揭示敵基督·做事詭异,獨斷專行,從不與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順服》

神不道成肉身時,衡量人是否是抵擋神是根據人對天上看不見的神是否敬拜、是否仰望,那時對于「抵擋神」的定義不是那樣實際的,因為人看不見神,也不知道神到底是什麽形像,到底如何作工、如何説話,人對神没有一點觀念,都是在渺茫之中信神,因着神没向人顯現。所以無論人如何在想象之中信神,神都不定人的罪,也不對人有太高的要求,因為人根本看不見神。當神道成肉身來在人中間作工時,人都看見了神,都聽見了神的説話,看見了神在肉身的作為,那時人的觀念都成了泡沫,但那些看見在肉身中顯現的神的人,若存心順服就不被定罪,若是故意抵擋的就被定為是抵擋神的人,這樣的人就是敵基督,是故意抵擋神的仇敵。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了神作工宗旨但却不去追求滿足神的人更是抵擋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裏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没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没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着神的旗號却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脚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説話,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説,你既信神就得順服神,若做不到這一點那就無所謂信與不信了。你信神多年從來不會順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説話,而是讓神順服你,按照你的觀念來,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這樣的人怎麽能順服神那些不合人觀念的作工説話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擋神的人,這是神的仇敵,是敵基督。對神新的作工總是抱着敵對的態度,從來没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從來没有甘心的順服與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别人工作的人。對自己原有的「寶貝」從來不捨弃,而是作為傳家寶來供拜,來給别人講,以此來教訓那些崇拜他的糊塗蟲。這樣的人在教會中的確有一部分,可以説,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們把講「道」(理)作為自己的最高職責,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們都在厲行着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没有人敢碰他們,也没有一個人敢公開指責他們,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個時代之中。這幫惡魔企圖聯起手來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讓這樣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順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終,更何况這幫根本没有一點順服之心的惡霸呢?神的作工不是人輕易就能得着的,就是人使上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得着一部分而達到最終的被成全,更何况企圖破壞神工作的天使長的後代呢?它們不更是没有被神得着的希望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麽也説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説:「我們信神得問問帶領。」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麽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脚石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有些人對待上面工作安排的態度太放肆了,他認為:上面是作工作安排的,我們是在下面作工作的,有些話、有些事我們就可以靈活運用,到下面就可以改動,因為上面只是説,我們是實際做,我們了解教會裏的情况,上面不了解教會的情况,所以説教會這些人、這些工作交給我們,我們就可以隨便做,怎麽做都可以,誰都無權干涉。在他那兒事奉神的原則就是:我認為對的我就聽,我認為不合適的我就不聽,我就可以反抗,跟你對着幹,我就可以不給你執行、落實,你説的話我覺得不合適我給你改動改動,通過我濾過了再往下發,如果没通過我點頭同意不許印。别處都把上面的安排原樣發下去了,他却把他改動之後的工作安排發到他帶領的區域,他這種人總想把神撥到一邊,恨不得讓人都跟他,都信他。在他的心目中,神有些地方還不如他,他應該也是神,人都應該信他,就是這個性質。你們如果看明白了這事,他被撤换了你還能哭嗎?還同情他嗎?還會覺着「上面作得不合適,上面作得不公義,怎麽把這麽能受苦的人撤掉了?」他受苦是為誰呀?為他自己的地位。他是在事奉神嗎?是在盡本分嗎?他對神有忠心、有順服嗎?他純屬是撒但的差役,他作工作是魔鬼掌權,是破壞神經營計劃、攪擾神工作的,他那是什麽信?純屬是魔鬼、敵基督!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麽叫觸犯神》

敵基督這類人是公開與真理、與神敵對的,他們與神争奪選民,與神争奪地位、争奪人心,更甚至在神的選民中間做各種籠絡人心、迷惑人、麻痹人的事情。總之,他們的所做所行無論是公開的還是隱蔽的,性質都是與神敵對的。為什麽説是與神敵對的呢?就是他們明知道這是真理,明知道是神,還起來對抗。比如説,在有的教會敵基督拉攏一些人,他把這些人騙去,讓人聽他的,然後從神家索取各種書籍或者資料,單獨成立教會,敵基督就在他所拉攏的這些人中間享受人的崇拜、人的追隨,他把這些人都控制住了。這種行為明顯地是在與神争奪選民,這是不是敵基督的其中一種特徵?根據這種明顯的特徵把他定性為敵基督一點也不冤枉他,太準確了!還有一些敵基督是在教會内部搞獨立王國,他培植自己的勢力,排斥异己,把那些聽他的、追隨他的人留在身邊,單獨成一股勢力,讓人都聽他的。無論上面有什麽工作安排或者要求,他們都是獨立行動,他帶着手下的這些人與上面的工作安排公開對抗。比如説,上面要求不合適的帶領工人可以隨時撤换,但是在敵基督那兒看,這些帶領工人雖然不合適,但都是他培植起來的,上面讓撤换門兒都没有,除非先把他撤了。這個教會是不是被他控制了?神家的工作安排到他那兒就行不通,就落實不下去。工作安排下發很長時間了,各處都把落實的情况反映上來了,比如誰因為什麽情况被調整本分或者被撤换了,但敵基督負責的地方就没有這類人,他誰也不調整。難道他那個地方就没有一個不合適的人嗎?甚至有的人員不合適,上面直接告訴他撤换,多長時間都聽不到回信,這是不是有問題了?這就是教會落入敵基督手裏了。上面讓落實工作安排,到他那兒就給截住了,下面的人什麽信息也得不着,就跟上面斷流了,全由他一個人掌控了。他這樣做事是什麽性質?這就是敵基督顯形了。

——摘自《揭示敵基督·邪惡、陰險與詭詐(一)》

搞獨立王國的人是什麽人?(敵基督。)為什麽叫敵基督呢?「敵」首先是敵視,敵視基督,敵視神,敵視真理。什麽叫敵視?(站在對立面。)(仇恨。)仇恨神的人,站在神的對立面的人能不能接受真理?能不能喜愛真理?肯定不能。他的第一個表現就是不喜愛真理,誰一説真理,他當面没表現出什麽,但心裏不接受,他從内心深處是抵觸的。抵觸的同時,他對所有的正面事物,比如順服神、忠心盡本分、做誠實人、凡事尋求真理,等等所有的這一切真理,他有没有一點主觀意願上的嚮往與喜愛?絲毫没有。所以説,以他這樣的本性實質,他已經站在真理與神的對立面了。那不可避免的,這樣的人心裏不喜愛真理,不喜愛正面事物。比如,做帶領的人得能接受弟兄姊妹的不同意見,得能跟弟兄姊妹敞開亮相,并且能够接受弟兄姊妹的指責,不站地位,對這些正確的實行法敵基督會怎麽想?他可能會説,「讓我聽弟兄姊妹的意見,那我還是帶領嗎?那還有地位、還有威信嗎?還能讓人怕嗎?不能讓人怕,没有威信,作什麽工作呀?」敵基督就是這種性情,絲毫不接受真理,越是正確的實行法他越是抵觸,他不承認這些正確的實行法就是實行真理。他認為的真理是什麽?就是得用鐵腕、用惡行、用殘酷的方式、用陰謀手段對待所有的人,不能憑真理、憑愛心、憑神話,他的道是邪惡的道。這是敵基督這類人的本性實質,也是他們的行事方式與出發點、源頭,他們的動機、存心就是這樣的。他們常常流露的動機、存心的實質就是敵基督的實質,不喜愛真理,仇恨真理,這就是他們的實質。那站在真理與神的對立面是什麽意思?就是仇恨真理,恨惡正面事物。比如,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應該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無論神怎麽説人都應該順服,因為人是受造之物,而敵基督是怎麽想的?「我是受造之物不假,但順服那也得看是什麽情况,首先我個人得得利,我可不能受屈,我的利益得放在第一位。如果有賞賜、有大福讓我順服行,如果賞賜没了、歸宿没了,那我就不能順服。」他這麽看。再比如説,神讓人做誠實人,他認為什麽?「傻子才做誠實人,聰明人不做誠實人。」這些是不是敵基督不接受真理的態度?這種態度的實質是什麽?就是仇恨真理。敵基督就是這個實質,他們的實質决定了他們走什麽樣的道路,他們走什麽樣的道路也决定了在盡這樣的本分期間他們要做哪些事。

——摘自《揭示敵基督·籠絡人心》

有的人有一些敵基督的表現,有一些敵基督性情的流露,但是同時他也接受真理、承認真理,也喜愛真理,這是可拯救的對象。有一些人不管他外表怎麽樣,他的本性實質仇視真理、厭惡真理,你一講真理、一講道他心裏就厭煩、抵觸,就犯睏、睡覺,覺得没意思,即便他明白了也不感興趣,或者外表看着挺認真,但是他用另外一種態度或用一種知識、理論來衡量,這樣,不管他看了多少神話、聽了多少道,最終他裏面追求地位、追求世界、與神敵對、仇視真理的態度不會有絲毫的轉變,這就是典型的敵基督。所以,你説他的作法是籠絡人心,他高舉見證自己是與神争奪地位,是迷惑人,是撒但、敵基督的作法,他接不接受這種定罪啊?他不接受,他認為,「我這麽做是正當的,我就這麽做,不管你怎麽定罪,不管你怎麽説,我也不放弃這個追求、這個願望,還有這種作法」。這就定性了,這是敵基督。你怎麽説也扭轉不了他的觀點,還有他的存心、意圖和他的野心、欲望,這就是典型的敵基督的本性實質。不管環境怎樣變,不管周圍的人事物怎樣變,不管時代怎樣變,也不管神顯了什麽神迹奇事,神給了他多少恩典,甚至給了他什麽懲罰,他的意圖是永遠不會變的,他行事為人、做事的方式是永遠不會變的,他仇視真理的態度永遠都不會變。别人指出他這樣做是高舉見證自己迷惑人,他會改换一種説話方式,讓人挑不出問題,誰也分辨不出來,他采用一種更狡猾的方式繼續從事自己的經營,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這就是敵基督的表現,也是敵基督的實質使然。就是神説要懲罰他,説他的結局到了,他是可咒可詛的,這能不能改變他的實質?能不能改變他對真理的態度?能不能改變他對地位、名利的喜愛?改變不了。把被撒但敗壞的人改變成有正常人性、能敬拜神的人,這是神作的工作,這個能達到。把魔鬼,把外表披着人皮但實質屬撒但的,在撒但陣營裏敬拜撒但敵視神的人變成正常的人,有没有可能?没有這個可能,神不作這樣的工作,神拯救的人類不包括這樣的人。那這樣的人在神那兒怎麽定規?他是屬撒但的,不是神揀選、拯救的對象,神不要這樣的人。他無論在神家呆多久,受了多少苦或者做了什麽,他的意圖是不會變的,他不會放弃他的野心與欲望,更不會放弃他與神争奪人、與神争奪地位的這種存心與欲望,這樣的人就是活生生的敵基督。

——摘自《揭示敵基督·高舉見證自己》

敵基督都是死不悔改,誓死要與神對抗、敵對到底,即便他心裏承認有神,承認神造了人類、神能拯救人類,但是因為他的本性,他改變不了他所走的道路,也改變不了他與神敵對的這個實際狀况。所以,敵基督這一類人做事的實質就是在不斷地用各種手段、各種方式來達到他們占有地位的目的,來達到他們籠絡人讓人跟隨、讓人崇拜的目的。也可能他們内心深處并不是有意與神争奪人類,但是有一樣是肯定的,就是他們即便不與神争奪人類,他們也想在人中間擁有地位、擁有權勢。即便有一天他們意識到自己是在與神争奪地位而有所收斂,但是他們會用另外的方式在人中間獲得地位,達到名正言順。總之,敵基督所做的一切,即便外表看是在忠心地盡本分,是在真實地做神的跟隨者,但是他們想控制人,想在人中間獲取地位、獲取權力的野心是不會改變的。神無論説了什麽話、作了什麽事,無論對人有怎樣的要求,他們都不會按神的話、按神的要求來做他們該做的,來盡他們的本分,他們也不會因為明白了神的話、明白了真理之後而放弃對權力、地位的追求,他們的野心始終占有着他們的全人,控制、主導着他們的行為、思想,也主導着他們所走的道路,這就是敵基督。這裏突出什麽了?有些人説:「敵基督是不是就是跟神争奪人,不承認神?」他們也可能承認神,而且真真切切地承認、相信神的存在,也願意做神的跟隨者,也願意追求真理,但是有一樣是永遠都不會變的,那就是對權力與地位的野心他們不會放弃,他們不會因着環境或者因着神對他們的態度而放弃自己對地位與權力的追求,這就是敵基督的特徵。一個人無論受了多少苦,或者明白了多少真理,進入了多少真理實際,對神有多少認識,但在這些外表的現象、表現之外,他對地位、權力的野心與追求從來都不會收斂、不會放弃,這一點就决定了他的本性實質到底是什麽。神把這類人定為敵基督是極為準確的,這是根據他們的本性實質决定的。也可能以前有些人認為敵基督就是跟神争奪人類,其實有時候他不一定非得是跟神争,他就是對地位、權力的認識、領會還有需要與正常人不一樣。正常人有時候有點虚榮心,在人中間争個面子、説法,争個名次,這是正常人的野心,一旦他這個帶領被撤换没地位了,他也就算了,隨着環境的變化或者身量的增長,隨着真理的進入,還有明白真理程度的進深,他的野心會逐漸地淡化,就是他走的道路、行進的方向會有變化,他對地位、權力的追求會一點一點地减弱,他的欲望會逐漸地减少。但是敵基督就不一樣了,他對地位、權力的追求是不會放弃的,無論在任何時候,在任何環境、任何人群當中,無論他年齡多大,他的野心是不變的。他的野心不變是怎麽看出來的呢?比如説他是一處教會的帶領,他要控制這處教會所有的人,到了另外一處教會,他不是帶領,但他還想站地位,就是不管到什麽地方他都想掌權,這是不是被野心充滿了?他的表現超出正常人性的範圍了,這是不是有點不正常?這個不正常指什麽説的?就是他的表現不是正常人性該有的,那這是什麽表現?是什麽支配的?這是本性支配的,這是邪靈。這跟正常的敗壞不一樣,這就是區别。敵基督不擇手段、忘我地追求着地位與權力,這就是他們的本性實質,是他們的本相、真相。他們不但與神争奪地位,也與人争奪地位,不管人願不願意、同不同意,他們都一厢情願地、主動地來控制人,做人的帶領,到哪兒都想當頭兒,都想説了算,這是不是他們的本性?大家願不願意聽你的?選你、推舉你了嗎?同意讓你説了算嗎?没有人願意讓他説了算,也没人聽他的,但他還想説了算,這是不是有問題了?這是厚顔無耻,不知羞耻。這類人當帶領是敵基督,不當帶領也是敵基督。

——摘自《揭示敵基督·迷惑、拉攏、威脅、控制人》

敵基督寶愛自身的名譽與地位是過于常人的,這是他性情實質裏的東西,不是一時的興趣,也不是一時的環境影響,而是生命、骨子裏的東西,所以説這是他的實質。就是敵基督無論做什麽,他首先考慮的是自己的地位與名譽,而不是其他。對于敵基督來説,地位、名譽是他的生命,也是他一生所追求的目標,他無論做什麽事,首先考慮「我的地位會怎樣?我自身的名譽會怎樣?如果我做這個事,會不會得到好的名聲?我在人心中的地位會不會得到提高?」他首先想到的是這些東西,這就充分證實了他有敵基督的性情、敵基督的實質,他才會有這樣的追求。可以説,地位與名譽對敵基督來説并不是一種額外的要求,更不是可有可無的身外之物,它屬于敵基督本性裏的東西,是骨子裏、血液裏的東西,是先天就有的。不是有它也行、没有也行,他的態度不是這樣的,而是什麽呢?名譽、地位與他每一天的生活、每一天的狀態、每一天的追求都息息相關。所以對于敵基督來説,地位與名譽是他的生命。他無論怎樣活着,無論生活在什麽樣的環境,無論從事什麽樣的工作,無論他的追求是什麽,他的目標是什麽,他人生的方向是什麽,有好的名譽、有高的地位這是他追求的宗旨,也是他心裏放不下的追求目標。這就是敵基督的本來面目,也是他的實質。就是把他放在深山老林裏,他對名譽地位也不會放下,把他放在一群普通人中間,他心裏挂念的還是他的名譽與地位。所以説,當他們有了信仰之後,他們把自己的名譽地位與信神的追求畫為等號,就是他們在走信神道路的同時,也在追求着自己的名譽與地位。可以説,在他們心中認為,信神追求真理就是追求名譽地位,追求名譽地位也是追求真理,得着了名譽與地位就是得着真理、得着生命了。在信神的道路當中,如果他們覺得没有得着什麽實質性的地位,没有人仰望、高看,在一個人群中没有被人高舉,没有實權,那他們就很失落,認為信神很没有意義,很没有價值。如果這樣信神是不是神不稱許?是不是就没得着生命?他們常常在心裏盤算這些事,盤算怎麽能够在神家占有一席之地,怎麽能够在自己所處的環境當中占有一席之地,有高的名望,有一定的權勢,説話有人聽、有人捧,有聽從的對象,怎麽能够在一個人群當中有絶對的話語權,有存在感,在他們心裏常常想這些事。這就是這一類人的追求。他們為什麽總琢磨這些事呢?難道他們聽了真理、聽了講道、看了神的話之後,對這些事就没有真實的認識嗎?難道神的話、真理就不能改變他們的觀念與思想觀點嗎?這就是人的本性實質的問題。

——摘自《揭示敵基督·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三)》

敵基督無論到哪個人群裏,他的至理名言是什麽?「我要争!争!争!争做最高的,争做最大的!」這就是敵基督的性情,到哪裏都争,都要達到他的目的,這正是撒但的差役,是攪擾神家工作的。敵基督的性情就是這樣,誰的業務精,誰信神時間長,誰有點什麽特長,誰在生命進入方面能讓弟兄姊妹得着益處,誰的名望高一些,誰在弟兄姊妹中間的評價好一些,誰正面的東西多一些,都是他要争鬥的對象。總之,敵基督每到一個人群當中,他要做的事無非就是這些,把地位争到手,把高的名聲争到手,把在人群當中的話語權、决定權争到手,他就高興了。他把這些争到手之後能不能作具體工作?(不能。)他不是為了作具體工作而争而鬥的,他的目的就是為了壓倒所有的人,「管你服不服氣,論資本我最高,論能言善辯我最强,論業務的精通程度我首屈一指」。無論在哪方面他都要争,弟兄姊妹選他做負責人,他要争與配搭之間的話語權、决策權,教會要是讓他負責一項工作,這項工作怎麽作他要一個人説了算,他要争取他所説的話、所提的方案、所作的决定都能被采納,都能變成現實。如果弟兄姊妹采納了其他人的意見,在他那兒就通不過。你要是不聽他的,他就會給你點顔色瞧瞧,讓你感覺没有他不行,讓你感覺不聽他的後果會怎麽樣。敵基督這類人的性情就是這樣的囂張,令人厭惡,也是這樣的不可理喻。他們身上所流露的既没有什麽人性,更没有什麽理智。通過他所做所行的,看到他做那些事没什麽道理可講,你要是跟他講他也不接受,你説的再對在他那兒也行不通,就是此路不通。他唯一能接受的一條原則就是,無論在哪個人群當中,能得着自己該得的名譽、地位他心裏就踏實了,他覺得自己活着的價值就是如此,不管在哪個人群當中都要讓人發現他的「光」和「熱」,發現他的特長,發現他與衆不同。正因為他認為自己與衆不同,所以他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該得着高于一般人的待遇,該得着人的擁戴、贊賞,該得着人的仰望、崇拜,他認為這些都是他該得的。這樣的人是不是很麻煩?臨到一個事,按照常理,誰説的對就應該聽誰的,誰説的對神家工作有利就應該順服誰的,誰説的合乎真理原則,大家就應該采納誰的,但如果按照常理做,大家就有可能不采納他的意見,那他會怎麽做呢?這時候他就着急了,一個勁兒地為自己的説法、意見辯解、表白,想方設法地説服他人,讓弟兄姊妹都聽他的,采納他的建議。他不考慮如果采納了他的建議神家的工作會受到怎樣的影響,這不是他考慮的範圍,他只考慮「這次如果我的建議没被采納,那我的臉往哪兒放?所以我要争,争取我提的建議能被采納」,每次他都是這麽想、這麽做,這就是敵基督的性情。

——摘自《揭示敵基督·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三)》

敵基督的實質最明顯的一個特徵就是專權,大權獨攬,誰説的都不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任何人的説法、作法,任何人的見識、觀點、長處,在他眼裏都不如他,好像任何人都没有資格參與他要做的事,也都没有資格被他諮詢、給他提出意見,敵基督就是這樣的性情。有些人説這是人性不好,這哪是一般的人性不好啊?這純屬是撒但性情,這種性情太凶惡了!為什麽説是性情太凶惡呢?敵基督把神家的工作包括教會的利益都據為己有,當作私有財産,都要歸他掌控,不容别人插手,所以他作神家工作時考慮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只是自己的地位、臉面。他排斥所有在他眼中對他的地位、聲望能構成威脅的人,打壓、孤立這些人,甚至有一些可用的、適合盡特殊本分的人,他也排斥、打壓。他絲毫不考慮神家工作與神家利益,只要誰對他的地位能構成威脅,誰對他不服,没把他看在眼裏,他就排斥,不讓這些人靠近,不讓這些人做他的配搭,更不讓這些人在他所掌權的範圍裏擔任任何的重要角色,或者起到任何重要的作用。這些人無論立多大功,為神家做了多大的好事,他都掩蓋、縮小,不讓顯在弟兄姊妹面前,不讓弟兄姊妹知道。另外,他在弟兄姊妹中間還常常説這些人的毛病、敗壞,説這些人狂妄、鑽人鑽事,好出賣神家利益,胳膊肘往外拐,愚昧,等等,找各種理由來排斥、打壓這些人。其實這些人有的有一方面特長,有的只是有點小毛病,總的來説這些人是適合盡本分的,合乎盡本分人員的原則。但是在敵基督來看,他認為「我眼裏可不揉沙子,你想在我的地盤擔任角色,跟我争上下,那是不可能的,你想都别想!你能耐比我大,口才比我好,文化比我高,人緣也比我好,我的風頭要是被你搶去了怎麽辦?讓我跟你配搭,想都别想!」他考慮神家的利益嗎?他不考慮。他就考慮怎麽保住自己的地位,所以他寧可損失神家的利益也不用這些人,這就是排斥。另外,他培養那些没什麽能耐的、窩囊的、好使唤的、聽話的、愚昧的渾人,那些没見識、没主見、不明白真理的人,就專門培養這些人。外邦人有一句話,「寧給好漢牽馬墜鐙,不給賴漢當祖宗」,而敵基督恰恰相反,他專門給這些賴漢當祖宗,這是不是無能的表現?比如他説有個人不狂妄、能施捨,你問他這個人明白真理怎麽樣,他説「還行,有點素質」,其實這個人遇到點小事就躲,没什麽信心。這些人當中,還有的不明白真理,有的不通靈,有的背後總發怨言,有的做事總出錯,就是一幫渾人,他就給這些人當祖宗,就培養這些人。敵基督在神家擔任「領導」的時候能培養這些人,神家工作不就耽誤了嗎?那些有點素質的,能明白點真理的,能追求真理、能實行點真理的人,能把神家的工作擔起來的那些人,他就不看在眼裏,因為什麽呢?這些人不可能變成他的奴隸與跟班,不可能對他唯命是從,所以説他就培養一幫窩囊的,膽小的,渾的、傻的、笨的,没什麽主見的,培養一幫這樣的廢物。這樣做對神家的工作有利嗎?没利。那他考不考慮這些?他考慮的是什麽?「我跟哪些人在一起工作、配搭能順心,能刷存在感,能顯明我的價值,我就找什麽樣的人。」他那些跟班就是一幫不通靈的渾人,臨到事誰也不尋求真理,誰也不明白真理,誰也不按真理原則辦事,可是有一樣他喜歡,就是這些人臨到什麽事都找他,都聽他的。這就是他找配搭的原則。找一幫渾人、廢物作工作,捧臭脚,最後神家的有些工作就耽誤了,在利益上、工作進度上都受到影響,但是這些人什麽知覺也没有,還説「那又不是我一個人的責任」。大家都説不是自己的責任,那這個責任到底是誰的?出問題了誰都不擔責任,這些人這些年聽道都聽哪兒去了?事實都擺在眼前了還不承認,這是什麽東西?這個事實就證明他選的那些人都不行,不接受真理。敵基督這一類人,他們專門跟這些不接受真理、不喜愛真理的渾人、窩囊廢、卑鄙小人打成一片,就籠絡這些人,跟這些人配搭得特别和諧、親密、順暢,這是什麽東西?這算不算敵基督團夥啊?你把他們的「祖宗」一撤,底下那幫孝子賢孫就不願意了,論斷説上面不公平,抱成一團替他打抱不平。敵基督這一類人就光是一些惡人嗎?有些敵基督他也是窩囊廢,也没什麽大能耐,但是有一樣,他特别喜愛地位。你别以為他没能耐、没文化就不喜歡地位了,那就錯了,你没把敵基督的實質看透,只要是敵基督就喜歡地位。既然説敵基督不能與任何人配搭,那他怎麽還培養一幫臭魚爛蝦,培養一幫捧臭脚的呢?他是要跟這些人配搭嗎?如果他真能跟這些人配搭的話,那這句話就不成立了。不能與任何人配搭,這個「任何人」也包括他培養的這些人。那他培養這些人幹什麽?培養一幫好使唤、好擺弄的,没有主見、他説什麽都聽的人,然後與他共同維護他的地位。他要是靠自己勢單力孤地維護地位也有點難、有點吃力,所以他就培養一幫這樣的人,培養一幫所謂的他眼中的屬靈人,又肯吃苦,又能維護「神家利益」,一個人能幹多樣活,什麽事又都能諮詢他、問他,他認為這就是與人配搭了。這是配搭嗎?他是找一幫人來發號施令,來做好他自己的工作,來穩固他自己的地位,這不叫配搭,這叫搞個人的經營。

——摘自《揭示敵基督·只讓人順服他,而不是順服真理、順服神(一)》

敵基督獨斷專行,從不與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順服,這應該是一個類型、一系列的表現,是一個性質的。可以説,敵基督不管做什麽事、下什麽决定、作什麽安排都不與人交通,不與人達成共識,也不尋求工作原則,不尋求實行的原則,而且也不讓人明白為什麽這麽做,人稀裏糊塗就得聽他的。如果有人問,他也不想交通,也不想説明,完全把這事控制在什麽狀態之下呢?就是每一個人都没有知情權,他想怎麽做就怎麽做,他認為對的就必須得貫徹到底,别人没有問的權利,没有知道的權利,更没有與他配搭的權利,只有聽從。在他那兒怎麽看?「既然選我當帶領了,你們就歸我管,就得聽我的,你們要是不聽我的就别選我,選我就得聽我的!怎麽做我一個人説了算。」所以,在他眼中,下面跟隨的人與他之間的關係是什麽?他就是發號施令的,下面的人不能分析對錯,也不能對他進行指責、分辨或者尋問、質問、質疑,這些都不行,他只要提出方案、説法、做法,大家都得拍手贊成,不能畫問號。這帶不帶點强制性?這種手段是什麽?就是獨斷專行。這種性情是什麽呢?(凶惡。)「獨斷專行」這個詞從表面上來看,「獨斷」就是一個人説了算,「專行」就是一個人獨自作出判斷、作出决斷之後大家都得去執行,别人不許有不同的意見、不同的説法,甚至連問也不行。獨斷專行就是臨到事的時候他自己琢磨琢磨、考慮考慮就决定怎麽做了,旁若無人地在背地裏就作出决定了,到底怎麽做其他人甚至他的配搭、他的上層帶領都不能干涉,這就叫獨斷專行。獨斷專行的人做事一貫的方式方法、一貫的原則是什麽?就是臨到一個事他自己在心裏就開始琢磨,在頭腦裏這麽想那麽想,他到底是怎麽想的没有人知道。為什麽没有人知道?他不説。有些人説那是他不愛説話,是那麽回事嗎?這不是性格的問題,他不説就是有意不告訴你,他要自己做事,他怎麽做有他自己的盤算。他盤算什麽?這裏涉及到他的利益,涉及到他的地位、名利、名望,他盤算這些,説「怎麽做能保住我的地位,怎麽做能讓下面的人看不漏我,關鍵是怎麽做能隱瞞上面,這很不容易啊。如果臨到一個事我就貿然地跟下面的弟兄姊妹交通,大家就都把我看漏了,看漏之後哪個人一多嘴反映到上面,也可能上面就把我撤了,我就保不住地位了。另外,要是我總跟别人交通,自己這點能耐不都讓别人看透了嗎?人家會不會小瞧我呀?」你們説,要是真被看透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其實,對于追求真理的人,對于誠實人,他覺得丢點臉、丢點名譽、讓别人看漏不算什麽,好像對這些事没什麽感覺,没有太明顯的意識,不把這些事看得很重。而敵基督恰恰相反,他不追求真理,他把自己的地位還有别人對他的看法、態度看得比命還重要。如果用金元寶换他的真話,讓他把實情、老底都跟别人説説,他换不换?如果元寶小他覺得不值,他就不换,還會偽裝自己,説「我們信神不愛金錢,我們就愛真理」;如果元寶很大,為了把錢騙到手,他可能會浮皮潦草地説點真話,過後該怎麽做照樣怎麽做,絲毫不改變。這叫本性不改。

——摘自《揭示敵基督·做事詭异,獨斷專行,從不與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順服》

敵基督跟天使長是一樣的性情。天使長説,「天地萬物是我造的,人類歸我管」,它就隨意糟蹋、敗壞人類。敵基督一掌權,就説:「你們都得信我、跟我,我掌控,我説了算,有什麽事找我,把教會的錢給我拿過來。」别人説:「憑什麽給你啊?」「我是帶領,就有權掌管這事,我就得什麽事都管!」他就都管上了。弟兄姊妹没有神話吃喝,或者缺少哪些講道、書籍,他不關心,就關心錢在誰手裏,有多少,這些錢怎麽用。如果上面過問教會的財務情况,他不但不把教會的錢上交,還不讓上面知道實情。為什麽不讓知道?他想侵吞,想霸占,是不是這麽回事?敵基督對物質、金錢、地位有極高的興趣,他絶對不是像表面上説的,「信神了,不追求世界了,不貪財了」,絶對不是表面這麽簡單。他為什麽極盡其能事地追求、維護地位呢?他想擁有或者是控制、霸占地位所帶來的這一切,這是正宗的天使長的後裔,是名副其實的天使長的本性實質。凡是追求地位、注重錢財的人,性情肯定有問題,就不是光有敵基督性情這麽簡單了,那是什麽呢?第一,如果讓他負責一樣工作,他就不許别人插手;另外,他做任何一樣工作的負責人,就想方設法地顯露自己、維護自己、抬高自己,讓自己從衆人中間分别出來,成為最高的,把持地位、争奪地位;還有,看見財物眼睛總冒緑光,心思總往錢財上琢磨、下功夫。這都是敵基督的信號。一説交通真理,問弟兄姊妹的情形,有多少人軟弱,有多少人消極,每個人盡本分的果效怎麽樣,這些他不感興趣;一涉及到錢財,誰能奉獻,數量有多少,在哪兒放着,這些都是他最關心的。這就是敵基督的信號、標志。

——摘自《揭示敵基督·只讓人順服他,而不是順服真理、順服神(二)》

敵基督的邪惡有一個最大的特質,我告訴你們分辨的秘訣。就是他無論是説話還是做事,首先你測不透他的底,看不透他。他跟你説話的時候眼睛轉來轉去,你不知道他在想什麽詭計,哪怕是看着他特别「忠懇」「誠實」的時候,你也看不透他。你心裏就有一種感覺,覺得這個人城府挺深,深不可測,這個人很隱秘、很詭异。這是第一個特點,這就已經具備邪惡的特質了。敵基督邪惡的第二個特質,就是他説話、做事都特别具有迷惑性。這個迷惑性來自哪兒?就是他特别會抓住人的心理,説好聽的、對的話,説高的理論,説一些人從情感上、良心理智上、思想上能接受的對的話。但是有一點你就該分辨了,就是他説的那些好聽的話在他自己身上從來不兑現。好比説,他告訴你怎麽做誠實人,臨到事怎麽禱告,怎麽讓神當家做主,那你就看他臨到事的時候怎麽做。臨到事他是憑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想法,憑自己的能耐絞盡腦汁地這麽做那麽做,想方設法地讓其他人都為他效力,把他的事辦好,他才不禱告神呢。還有,他嘴上説讓人接受、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但是當他臨到事的時候,他第一個為自己謀求出路,不接受神的擺布安排,人看到的是他做事没有順服,他想自己另謀出路。這就是你能看到的敵基督迷惑人的背後他邪惡的一面。敵基督作工作有時候也熬夜,甚至廢寢忘食,但是臨到神家安排一個事,他不落實也不實行,也不接受真理。同時,他還有一方面表現,就是當弟兄姊妹提出不同意見時,他就拐彎抹角地否認,繞來繞去,讓你覺着他也認真對待你的意見了,也跟大家交通、商量了,但是説來説去到最後你還得聽他的。他就總想方設法否認别人的意見,讓别人按着他的來,都聽他的。這是不是尋求真理原則啊?他實行的原則是什麽?都得聽他的、順服他的,聽誰的都不如聽他的,就他的最好、最高,他就是真理,他説的絶對是對的。這是不是邪惡?敵基督邪惡的第三個特質是,他每次見證自己的時候,見證自己的功勞、自己曾經的付出,還有大家看得到的一些外表好的作法,或者是大家跟着他沾光的一些事,每次説完這些的時候,他都説一句特别屬靈的話——「感謝神,這都是神作的」,讓你看見他這麽有能耐都能見證神,其實他把自己見證完了,把神排在最後了,根本就没有見證神,他藉這個機會光見證自己了。敵基督這個手段是不是挺陰險?這是不是邪惡?根據這三點就容易分辨出敵基督了。

敵基督還有一個最大的特點,也是他們邪惡性情實質的一個主要表現,就是無論講道、交通還是聚會,不管弟兄姊妹怎麽交通認識自己,接受審判刑罰、對付修理,盡好自己的本分,站好受造之物的地位,放下得福的欲望,他怎麽對待?無論怎麽交通,有多少人交通,都改變不了他追求地位、追求得福的存心。所以,他每作一段時間工作,就總結總結自己又做了哪些事,為神家作了什麽貢獻,給弟兄姊妹辦了哪些事,他經常在背後數算,在心裏數算,跟神計較這些事。他為什麽計較這些事呢?在他内心深處,他的追求、他信神的目的從一開始就是奔着得福來的,不管聽了多少年的道,不管吃喝了多少神的話,他得福的欲望與存心是不會放下的。你讓他做一個本本分分的受造之物,接受神的主宰安排,他説:「這不是正道,這不是我該追求的。我追求的目標是,當打的仗打完了,該出的力出完了,該受的苦也受了,我都按神的標準做了,那神應該給我什麽賞賜,我能不能剩存下來,我在神的國中是什麽位置,我的歸宿是什麽。」你無論怎麽交通都打消不了他這樣的存心、欲望,這就是保羅一類的人。這種邪惡裏面是不是帶着一種凶惡的性情?

——摘自《揭示敵基督·邪惡、陰險與詭詐(二)》

敵基督對待對付修理典型的態度就是死不接受、死不承認,無論給弟兄姊妹、給神家帶來多大的虧損,他心裏都没有絲毫的懊悔、虧欠。從這一點來看,敵基督有没有人性?(没有。)他給弟兄姊妹的生命還有神家的各方面利益帶來了這麽大的虧損,人人可見,誰看了都説是這麽回事,但敵基督就不接受這個事實,也不承認這個事實,死犟,不承認這是他的錯,不承認有他的責任,這是不是敵基督厭煩真理的表現?敵基督能這麽厭煩真理,這麽對待這個事,這是不是不把神家、不把教會、不把弟兄姊妹的利益當作一回事?如果他承認他損害了弟兄姊妹和神家的利益,他就要承擔這個責任,同時,他的名譽與地位也會受到極大的損害,所以他就死不承認,絶對不能承認,就算心裏承認了表面上也不能承認。不管他是有意否認的還是無意否認的,總之,從這事上一方面看清敵基督厭煩真理、仇視真理的本性實質,另一方面看到敵基督對自己的利益特别寶愛,而對待神家、對待教會的利益他是一種不負責任、輕慢的態度,他没有人性。敵基督推卸責任是不是能説明這些問題?(是。)推卸責任,一方面是他仇視真理的一種態度,另一方面是他没人性。無論别人的利益因為他的緣故受到了多大的損失,他心裏都没有責備,不會難過,這是什麽東西?你哪怕承認一點兒,説「這事跟我有關係,但也不完全是我的責任」,這也算有點人性,有點良心,有點道德底綫,可敵基督連這點人性都没有,你們説他是什麽東西?(魔鬼。)這類人的實質就是魔鬼。神家的利益因着他的緣故受多大虧損他都看不見,他心裏没有一丁點兒的難過,没有一丁點兒的責備,更不感覺虧欠,這還是人嗎?這絶對不是正常人該有的表現,這就是魔鬼。即便他做的這個事不讓他承擔什麽責任,就讓他承認一下錯誤,他都不能做到,都不承認,他認為,「承認了不就等于是我錯了嗎?我能是做錯事的人嗎?我是永遠正確、偉大的人,要讓我承認錯誤,這不是有辱我的人格嗎?我是永遠不會做錯事的,即便這事跟我有關那也不是我造成的,我也不是主要責任人,你願意找誰找誰去,不應該找我,反正這個責任我不能擔,這個錯誤我不能承認」。讓他口頭上承認錯誤他都達不到,就像要他的命似的,好像他承認錯誤能被定罪,能下地獄、下硫磺火湖似的。總之,不管别人怎麽説、怎麽交通,他即便是勉强在外表上不吱聲,不辯解了,但他内心深處也是在較勁、在反抗,也是在抵觸。抵觸到什麽程度?有些敵基督在十年前因做錯一個事被對付了,十年後再説起這事他還不承認是自己的責任,還不承擔責任,二十年以後再提起這事,他還在辯護,三十年以後再提起這事,他還是「義無反顧」,仍然為這事辯解、表白,為自己辯護。三十年過去了他還不會為這事來到神面前禱告,接受這個事實,承認自己的錯誤,還没在這事上尋求到自己該實行的真理、該遵守的原則,還能在心裏存滿了怨恨,覺得弟兄姊妹冤枉他,神不理解他,覺得神家對不起他,神家刁難他,給他出難題,讓他背黑鍋。就這樣的人還能變嗎?他心裏滿了對正面事物的仇視,滿了抵觸,滿了對抗,他認為别人因為這事對付他、修理他有損他的人格,有辱他的名譽,對他的地位造成了極大的傷害,他從來不會為這事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認識自己的錯誤,也從來没有一個悔改認錯的態度,來到神面前接受這個事實。即便是來到神面前為這個事禱告,他也是帶着不情願,帶着冤屈跟神表白,讓神為他伸冤,讓神顯明這事,讓神評判這事到底誰對誰錯。更甚至他會因為這事懷疑、否認神是公義的,懷疑、否認神家、教會是真理掌權、是神掌權這一事實。敵基督臨到對付修理,最後就是這樣的一個結果,他們根本就不接受真理。

——摘自《揭示敵基督·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三)》

敵基督無論在什麽情况下,他都覺得神所道成的肉身這個普通的人對他來説是多餘的,是他認識神的障礙。他覺得,「一跟基督接觸,人就顯得那麽渺小,那麽敗壞,不跟基督接觸人可聖潔了,一跟基督接觸就覺得人什麽也没有了,不接觸的時候人明白的事可多了,身量可大了,這個基督太麻煩」,所以他認為没事多讀《話在肉身顯現》裏的話那最好了。敵基督不管用什麽樣的方式,不管在什麽情形之下,他最主要的表現就是想否認神所道成的肉身這一事實,也否認基督口中的話是真理這一事實,似乎他否認了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實質,否認了基督口中的話是真理這一事實,那他蒙拯救就有希望了。敵基督在天性裏就與神所道成的肉身是水火不相容的,永遠不能相合,他認為,「只要有基督在一天,我的出頭之日就没有希望了,我就有被定罪、被淘汰的危險,就有被毁滅、被懲罰的危險。只要這個基督不説話、不作工了,大家不仰望了,甚至大家都把他忘記了,把他抛到腦後了,那我的機會就來了」。敵基督的本性實質就是身不由己地恨惡基督、厭惡基督,他們與基督攀比才能的大小、才幹的高低,與基督比試誰的話更有威力,誰的能耐更大。在做同一件事情的時候,他們試圖讓人看見,同樣都是人,基督還不抵一個普通的人有才幹、有學問。敵基督在方方面面都在與基督攀比,都在與基督一較高下,在方方面面都想否認基督是神,是神靈的化身、是真理的化身這一事實,也在方方面面想方設法不讓基督在弟兄姊妹中間掌權,不讓基督的話在弟兄姊妹中間落實,更不讓基督所作的事、所説的話以及對人的要求、期望在弟兄姊妹中間實現,似乎有基督在他們就是被冷落的,他們就是在教會當中被定罪、被弃絶、被放在黑暗角落裏的那一部分人。從種種的表現上來看,敵基督與基督在實質上那是不共戴天啊!敵基督生來就想與基督决裂、對抗,就想打敗、打垮基督,讓基督所作的工作不存在、不成立,不能在神選民中間落實,他想看到基督無論作什麽工作,無論在哪兒作工作都是一片慘狀,没有成果。但是當這一切都不能如他願的時候,他心裏就消沉、黑暗,覺得暗無天日,自己没有出頭之日,覺得自己被冷落了。從敵基督的這些表現上來看,敵基督與神對抗、仇視神的這個實質是後天人加給的嗎?(不是。)那是天生的。所以,敵基督這類人是不可能接受真理的,是不可能容納基督的。外表看他没做什麽、没説什麽,也能老老實實地出力、付代價,但是一旦有機會,一旦時機成熟,敵基督與基督勢不兩立的場面就會出現,敵基督與神决戰、與神决裂這樣的一個事實就能變得公開化。這些事在有敵基督的地方都曾經發生過,尤其在神末世作工這些年發生得太多了,很多人都經歷過、見識過了。

——摘自《揭示敵基督·藐視真理,公然違背原則,無視神家安排(四)》

敵基督否認神的獨一無二,主要是他自己也想當神,他特别接受保羅的那些説法,「活着就是基督,活着就是神了,有神的生命那就成神了」。他覺得這個觀點要是成立的話,他們就有希望能成為神,能作王掌權、能控制人了,如果不成立,那他們作王掌權、成為神的這個希望就破滅了。總之,撒但總想與神平起平坐,敵基督也一樣,也具備了這樣的實質。比如説,在跟隨神的人中間,人常常高舉神、見證神,見證神的作工、見證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在人身上達到的果效,人贊美神拯救人的這一切作工,也贊美神所付的代價,而敵基督是不是也想享受這一切啊?他想享受人對他的擁戴、吹捧、高舉甚至贊美,更甚至他還産生什麽可耻的想法呢?他想讓人都相信他,什麽事都依賴他,人如果依賴神也行,但是依賴神的同時,更現實的、更真實的是能依賴他,他心裏就美了。如果你贊美神的同時,數算神恩典的同時,也數算他的功勞,也在弟兄姊妹中間傳揚他的美名,傳揚他所做的這一切事情,他心裏就美了,就知足了。所以按敵基督的本性實質來説,你説神有權柄,神公義,神能拯救人,只有神具備這樣的實質,只有神能作這樣的工作,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人能代替神,能代表神做這些事,也没有任何人能具備這個實質做這些事,他心裏對這話是不接受的,是不承認的。為什麽不接受呢?因為他有野心,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不相信也不承認道成肉身就是神。誰一説神是獨一無二的,只有神是公義的,他心裏就反感,就抵觸,「那不對,我也公義呀!」你説只有神是聖潔的,他説:「那不對,我也聖潔呀!」就像保羅,人傳揚耶穌基督的話,説主耶穌基督為人類獻出了寶血,作了贖罪祭,拯救了全人類,把全人類從罪中贖出來了,保羅聽了什麽滋味?他承認這一切是神作的嗎?他承認能作這一切的是基督,只有基督才能作這一切嗎?他承認只有能作這一切的才能代表神嗎?他不承認,他説:「耶穌能釘十字架,那人也能釘啊,他能獻寶血,人也能啊,我還能傳道呢,我還比他有知識,我還能受苦呢!你説他是基督,那我是不是也應該稱為基督啊?你傳揚他的聖名,那是不是應該也有我的一份啊?他配稱為基督,他能代表神,他是神的兒子,那我們不也是嗎?我們這些能受苦付代價、能為神勞苦作工的人,不也能成為基督嗎?不也能得着神的稱許被稱為基督嗎?這與基督有什麽兩樣啊?」總之,他對神的獨一無二這方面是看不透的,他不明白神的獨一無二到底是怎麽回事。他認為:基督,神,那是人憑本事、能耐熬出來的,就像人坐江山那是打拼出來的,你當基督那也不是有神的實質才稱為基督的,那得靠人打拼、靠人的能耐,誰本事大、誰能耐大誰就當大官,誰就説了算。他是這個邏輯。敵基督不承認神的話是真理,對神話中所説的神的實質、神的性情這些事他聽不明白,他就是個門外漢,就是個外行,他不懂,所以他盡説外行話,盡説不通靈的話。如果作了幾年工,他覺得自己能受苦付代價了,能誇誇其談地講道理了,會假冒為善了,能迷惑人了,得到一些人的贊成了,他就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能變成基督,變成神了。

——摘自《揭示敵基督·藐視真理,公然違背原則,無視神家安排(一)》

上一篇: 什麽是假冒為善?

萬物的結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來是怎麽賞善罰惡,定人結局的嗎?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基督教會小品《敵基督現形記》你會分辨末世的敵基督嗎

  賴恩是某家庭教會的牧師,他持守「只要不是駕雲降臨的主耶穌都是假基督,凡傳主再來是道成肉身的都是假的」。當得知外甥李晨光在他們教會見證主耶穌回來了,發表真理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很多人都考察接受了,他又氣又急,立即派人封鎖教會。就在這時,他又聽說李晨光去給女兒心明傳福音,他竭力攔阻、限制女兒考…

福音見證視頻《分辨真假基督 我有路了》

兩千年來,基督徒最大的盼望就是能迎接到主耶穌的再來,本片主人公也不例外。看到主來的預言都已經應驗了,灾難越來越大,她盼望主來的心更加急切。當聽到姊妹見證主耶穌回來了,她很想考察,可牧師長老却説末世有假基督出現,凡傳主來的都是假的,都不能接受。主人公害怕被假基督迷惑,又怕主真的來了不尋求會被撇弃,兩難…

福音見證視頻《迎接主來 到底該聽誰的》

主人公在Facebook上認識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他們的交通新鮮、有亮光,主人公的靈裏很得供應,可當聽到他們見證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主人公想起牧師論斷全能神教會的話,立刻心生防備,不敢考察。藉着禱告尋求,她意識到信神得凡事根據神的話,尤其是在考察真道這樣的大事上,如果根據人的話,那就是在信人…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