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何如此高傲

2022年09月14日

韓國 睿智

我在教會負責視頻工作。通過一段時間的操練,我掌握了一些原則,在業務上有些長進,平時也能發現一些工作中的問題,商量工作時,我給的建議經常被弟兄姊妹采納。時間長了,我就有點飄了,越來越相信自己了,覺得自己有點素質,對原則領受得也比較純正,看問題也比較全面,别看我做不了帶領,負責不了大的工作,但能把我們組這攤工作作好也不錯嘛!有段時間,我發現配搭的劉弟兄盡本分有點被動,每次商量工作或組織學習都是我占主導,我心裏就嫌弃他没有負擔。後來,商量工作時,我就不把劉弟兄的建議放在眼裏了,常常否認他的觀點,我心想:「跟你配搭最後多數事情都是聽我的,那還不如我直接做呢。」時間一長,我就把劉弟兄的工作給攬了過來。平時商量工作時,我提出的一些建議弟兄姊妹没采納,我就一個勁兒地强調自己的想法是對的,有時還拿一些道理、規條當原則來證實,讓弟兄姊妹聽我的。過後,我心裏也會有些不踏實,覺得我總强迫人聽我的,這不是流露狂妄性情嗎?有時我也嘗試去接受别人的建議,可最後證實還是我的想法對,我就更相信自己了。即便有時意識到自己是在流露狂妄性情,我也不放在心上,還覺得:「我是狂了點,但我説的對啊!我的存心是想把工作作好,這應該不是什麽大問題吧?」那段時間,弟兄姊妹做什麽我都不放心,就覺得他們業務不行,考慮事情也不周全。他們提的一些建議,只要和我的想法不一樣,我不加思索就給否了,心裏瞧不起他們。一次,一個姊妹製作的視頻修改了幾次果效還是不太好,我也不問問她有没有難處,就開始教訓她:「你到底有没有用心啊?你看看别人怎麽做的你跟着學,行不行?」有時弟兄姊妹剛説出他們製作視頻的思路,我没聽明白就直接給否了。結果,弟兄姊妹都害怕和我配搭,甚至製作好的視頻都不敢發給我看。還有一次,一個姊妹為了組織大家學習找了一些資料,我匆匆看了一眼,也没和其他人商量,就把姊妹找的内容貶低了一番,説她找的資料没有參考價值。其實姊妹找的學習資料雖然不太完善,但是對我們掌握業務還是有幫助的。過後,有姊妹指出我做事不跟大家商量,性情太狂妄。我當時一點兒也不認識自己,覺得我只是没徵求大家的意見,以後多注意就是了。我甚至還想:「現在工作中的多數問題都是我處理解决的,大小事都是我説了算,這個組的工作要是没有我把關恐怕不行。别看我是和其他人配搭,但事實上我才是組裏名副其實的負責人啊!説不定神就是安排我在這兒維護組裏的工作呢!」想到這兒,我覺得我和别人不一樣,我在組裏是掌舵的,就更加狂妄了。一次,我和兩個姊妹約好了和其他組溝通工作,可我臨時有事參加不了,就讓她們先溝通。没想到她們一聽説我不能去立馬慌了,説她們把不了關,還是等我有時間再溝通。

後來,一個姊妹對我説:「最近組裏大小事都是你在决斷,大家臨到事都不尋求真理,都依賴你,都感覺離了你不行,你是不是得好好反省一下自己?這樣很危險啊!」聽後,我心裏久久不能平静:「弟兄姊妹都覺得離了我不行,什麽事都要通過我,我這不是在組裏掌權了嗎?這是敵基督的表現啊。可我做事的出發點也是想把工作作好,怎麽會是這個結果呢?我到底該怎麽認識呢?」我很困惑,也有些消極,就把自己的情形向神訴説,願神開啓、帶領我。有弟兄姊妹發給我一段神揭示敵基督性情的話,挺結合我的情形。神説:「敵基督控制人有一個最常見的現象,就是在敵基督掌權的範圍内只有他一個人説了算。他要是不在,誰也不敢拿主意,誰也不敢拍板定案;他要是不在,其他人就像是没娘的孩子似的,不會禱告尋求,也不會在一起商議,就像木偶、像死人一樣。……敵基督做事的手段就是總標新立异,總唱高調,别人説得再對也不行,他也得否了,即使别人提的建議和他的想法一致,但只要不是他先提出來的,他是絶對不會認同、采納的,而是會想方設法地貶低,然後否認、定罪,一直説到提建議的人覺得自己的想法不對,承認自己錯了,他才善罷甘休。敵基督這類人就喜歡樹立自己、貶低别人,達到讓别人都崇拜他,以他為中心,只允許他自己一花獨放,别人都只能做緑葉陪襯他,他説什麽、做什麽都是對的,别人説什麽、做什麽都是錯的。他常常提出一些新奇的觀點來否定别人的觀點、做法,對别人的意見挑毛揀刺,把别人的方案給攪了、否了,這樣人就得聽他的,按他的辦法去行。他用這種方式、手段不斷地否認你,不斷地打擊你,不斷地讓你覺得自己不行,從而讓你對他越來越臣服,越來越高看、仰慕,這樣你就徹底被他控制了。這就是敵基督制服人、控制人的過程。《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五條 迷惑、拉攏、威脅、控制人》看了神的話,我跟自己對上號了。想到我負責組裏的工作這麽長時間,弟兄姊妹不會根據原則盡本分,做點什麽就先來問我,離了我什麽都不敢拍板定案,也不敢跟别的組溝通工作,都受我轄制,我這不是把人坑了嗎?我到底做了哪些事、説了哪些話導致這樣的後果呢?我想到不管是商量工作還是討論思路,只要别人和我的觀點不同,我就找各種理由把别人否了,從來不注重交通真理原則,不高舉見證神,而是讓人都聽我的。在我認為對的事情上,我更表現得張牙舞爪、不可一世。看見别人業務有缺欠,我就嫌弃,話裏話外都帶着貶低,還强行讓人聽我的,别人不聽,我就强調自己懂業務、懂原則。我常常這樣否認、貶低别人,抬高自己,時間長了,弟兄姊妹都覺得自己不行,什麽事也没我考慮得周全,所以遇到什麽事都來問我。仔細想想,很多時候弟兄姊妹提的方案也是可行的,即便有不完善的地方,我完全可以配搭補足,但我非要强調自己的對,把别人都否了,還覺得自己是為工作考慮,我真是太狂妄不認識自己了!我又看到神的話説:「人有了狂妄的本性,有了狂妄的實質,就能常常悖逆神、抵擋神,就能不聽神的話,就能對神有觀念,做出背叛神的事來,還能做出高舉自己、見證自己的事來。你説你不狂妄,那假如把一處教會交給你,讓你自己帶領,我不對付你,神家也没人指責你、幫助你,你帶一段時間就把人帶到你的脚下了,就讓人都順服你了,甚至都高看你、仰望你。為什麽能這樣呢?這是本性决定的,這純屬自然流露。你不用特意學别人,也不用别人特意教你,也不用别人命令、轄制你去這樣做,自然就形成一種局面,你所做的一切都是讓人高舉你、誇奬你,都是讓人崇拜你、順服你,一切都聽你的,讓你做帶領自然就帶出這種局面,想改變都不行。這種局面是怎麽形成的?就是人的狂妄本性决定的。狂妄的表現就是悖逆神、抵擋神,人狂妄自大、自以為是,就能搞獨立王國,就能搞自己的一套,就能把人都拉到自己手裏、拉到自己懷裏。人能做出這樣狂妄的事來,就能證明這種狂妄本性的實質就是撒但,就是天使長了。人狂妄自大到一個地步就能心中無神,就能把神放在一邊了,就想自己當神,讓人都聽你的,這就成天使長了。你有撒但這個狂妄本性,心裏就没有神的地位了,你信神神也不會承認你了,神會把你當惡人淘汰。《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狂妄本性是人抵擋神的根源》

從神話中我明白了,原來我不能與弟兄姊妹配搭都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我認識到我有狂妄自大的本性,不用特意怎麽學、怎麽做,自然就能形成一種局面,讓人都聽我的。想想我和弟兄姊妹配搭盡本分時,不管是給視頻提建議,還是安排工作,我都覺得自己的想法是最正確的。當我看到劉弟兄盡本分有些被動時,我不交通真理幫助他,而是從心裏嫌弃他素質差、没負擔,還大包大攬把什麽事都做了,就好像只有我才能把工作作好,别人都不行。當我看到弟兄姊妹業務上有缺少,我就嫌弃他們素質不行、領受也不行,就好像我的領受最準確、我最懂原則。我總是貶低别人、抬高自己,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意思當成真理强加給人,時間長了,弟兄姊妹都覺得他們做什麽都不行,還得我來做,以至于他們做什麽事都問我、依賴我,如果我不在就不敢往下進行。我看到神的話説:「人狂妄自大到一個地步就能心中無神,就能把神放在一邊了,就想自己當神,讓人都聽你的,這就成天使長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狂妄本性是人抵擋神的根源》面對神話的揭示,我羞愧、自責。我意識到我的問題很嚴重,我把自己放在一個高位上了,總覺得自己有恩賜、有素質,不是普通人,天生就是做負責人的料,是掌舵的,弟兄姊妹的素質都不行,神就是命定我來帶領他們的。想想自己的這些心思意念,我感到害怕,也感覺噁心,我真是太不知廉耻了!弟兄姊妹在一起配搭盡本分,都是接受神的帶領,順服真理原則,可我却讓人都接受我的帶領、順服我,我這不是站錯位置了嗎?我真是狂妄得失去理智了。我想到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中説:「人不得妄自稱大,不得自尊為高,當敬拜神,尊神為高。《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我在心裏總覺得自己比組裏其他弟兄姊妹高,把自己凌駕于弟兄姊妹之上,這已經站錯地位了,是自尊為高。想到這兒,我感到特别惶恐、害怕,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我太狂妄自大了,觸犯了你的性情還没有一點兒知覺,我願意悔改,站好自己的位置好好盡本分。」之後,負責人來跟我交通,他説幾個弟兄姊妹都反映和我配搭很受轄制,説我總嫌弃人、瞧不上别人,還總否别人的觀點,還有的弟兄姊妹評價我「見過狂妄的,没見過這麽狂妄的」。聽到這些話,我很扎心,没想到我在弟兄姊妹眼中竟是這樣的人,給他們帶來這麽多的轄制和傷害。那幾天,我心裏就像扎了一把刀一樣。尤其是討論工作時,看到大家都不怎麽説話,氣氛特别冷清,我心裏更受譴責,我知道這都是我給弟兄姊妹帶來的轄制。痛苦煎熬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願神帶領、引導我有真實的反省和進入。

靈修時,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對自己又有了些認識。神的話説:「有的帶領作工作從來不按原則辦事,獨斷專行,任意妄為,弟兄姊妹給他提出來,説:『你做事常常不跟任何人商量,都是你下斷案、作决定以後我們才知道的,你怎麽不跟人商量呢?你作什麽决斷為什麽不提前告訴我們一聲呢?就算你做得對,你素質比我們好,那你也應該先通知我們一聲,我們起碼有知情權啊。你一貫這樣獨斷專行,這是走敵基督道路啊!』你聽這位帶領怎麽説?『我這個人在家裏就是當家的,家裏大小事都是我决斷,習慣了。我們那一大家子誰有事都找我,都讓我拿主意,都知道我辦法多,所以我們家的事一貫都是我當家、我做主。到教會我還以為不用我操心了,結果還是選我做帶領。没辦法,我天生就是這命,神給我這個特長,天生就會拿主意,天生就會為人做主。』言外之意,就是他天生就是當官的命,别人都是小兵、都是白丁,天生就是奴隸。弟兄姊妹看出他的問題給他提出來,他也不接受,對付修理他也不接受,還抵觸、反抗,直到弟兄姊妹把他轟下台了,他心裏還在琢磨,『就我這素質,到哪兒都是當主子的命,你們那素質到哪兒都是奴隸、丫鬟,都是被人使唤的命』。他總説這樣的話,流露的是什麽性情?明明是敗壞性情,他還不知羞耻地當成自己的長處、優點拿出來與人分享,向人炫耀。流露敗壞性情,應該反省,需要認識,需要悔改,需要背叛,應該追求真理達到按原則辦事,他却没有這樣實行,還是屢教不改,堅持他的觀點。從這些表現上來看,他絲毫不接受真理,絶對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誰揭露、對付他都不聽,他還滿有理由,『哼,我就這樣,這叫能耐,這叫本事!你們有嗎?我天生就是做主子的命,到哪兒都是帶領。我習慣了一個人説了算,習慣了什麽事都自己拿主意,不與人商量,這是我的特點,這是我的人格魅力』。這是不是恬不知耻啊?在他那兒,不承認自己有敗壞性情,對神審判、揭示人的話很顯然他是不承認的,反倒把自己的邪説謬論當成真理了,讓大家接受,讓大家尊崇。在他心裏,神家不應該是真理掌權,應該是他掌權,應該他説了算,這是不是厚顔無耻啊?《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什麽是追求真理(一)》對照神話的揭示,我很蒙羞,我不就是這樣的表現嗎?我因着懂點業務,外表有點頭腦素質,就想在弟兄姊妹中間説了算。在我眼裏,好像弟兄姊妹什麽都做不好,甚至有人指點我的問題時,我也不當回事,還覺得那是因為我有素質、提的建議對才狂妄的,我這是一點都不認識自己啊。其實,很多時候我看問題并不准確,考慮事情也很片面,就像我把姊妹找的學習資料否得一無是處,但弟兄姊妹却發現了資料中的參考價值,給出了合理的建議。另外,有些事情即便自己考慮得對,我也不該憑敗壞性情强迫别人接受,我應該交通原則,把自己的認識和看見交通出來,如果大家覺得我説得合適,自然會接受的。可我狂妄自大,一點兒都看不到弟兄姊妹身上的長處,也不會反省自己,常常在心裏數算自己在哪件事上又作了正確的决定,自己又發現、解决了工作中的哪些問題,越數算這些成果,越覺得自己比别人强,狂妄性情變本加厲,越來越瞧不起别人,甚至覺得自己天生就是負責人的料,所以就高高在上,什麽事都想自己説了算。我這麽狂妄,没有理智,撒但性情没有一點兒變化,就連跟人正常相處都不會,我有什麽可狂的呢?就這樣還自我感覺良好,我真是太可憐了!現在回想這一幕幕,我才意識到自己是那麽的張牙舞爪、不可一世,心裏特别懊悔。

我又看到神的話説:「你們説,達到合格盡本分難不難?其實不難,就是人得能放低姿態、有點理智、站合適的位置。不管你的學歷有多高,曾經得過什麽奬、有過什麽成就,或者你的身份、檔次有多高,這些都得放下,把自己的身段放下來,這些都不算什麽,在神家,這些榮譽再高也高不過真理,因為這些虚浮的東西不是真理,也代替不了真理,你得看清楚這個問題。如果你説,『我有恩賜,我的頭腦靈光,反應快,學東西也快,記憶力又超强,我就有資格説了算』,你總以這些東西為資本,還把這些東西看成是寶貝,當成是正面的,這就麻煩了,這些東西如果占有你的心,扎根在你心裏,你就不容易接受真理了,這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你得把那些自己所喜愛的、看似不錯、當成寶貝的東西先放下,先否認它,那些東西不是真理,反而能攔阻你進入真理。現在最要緊的是盡本分得尋求真理,按着真理去實行,達到合格的盡本分,因為達到合格的盡本分這才是剛剛走上生命進入的路。走上是什麽意思?就是入門了。不管什麽事都有個最基礎、最基本的東西,有個入門的東西,達到合格的盡本分就是人生命進入入門的一個途徑。如果你的盡本分只是做法上看着合適,但够不上真理原則,這就不是真正合格盡本分了。那該怎麽努力呢?往追求真理上努力才是最重要的,具備真理原則才是關鍵,不是只需要你的行為變好、你的脾氣變好,或者放下你的恩賜與業務特長,你可以帶着這些業務特長和你所學的這些東西盡你該盡的本分,但你必須還要學會尋求真理按真理原則辦事,這就保證能盡好本分了。盡本分能達到實行真理按原則辦事就有生命進入的經歷了,就能為神作見證了,這樣盡本分就完全合格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什麽是合格的盡本分》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衡量人盡本分是否達到合格不是看人外表做了多少、做得對錯,而是看重人在盡本分中走什麽道路,是不是能尋求真理、實行真理。我也明白了,要想解决狂妄性情,達到合格的盡本分,首先得放下那些自以為傲的特長、恩賜,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如果一味地憑素質、恩賜却不尋求真理按原則辦事,那外表做得再多神也不稱許。我以往總嫌弃弟兄姊妹業務差、素質差,看到他們出點差錯或者有做不到位的地方,我話裏話外都透着貶低、瞧不起。可當我做的視頻反覆修改,弟兄姊妹給我提建議時,没有人嫌弃我,都是耐心地告訴我哪裏不合適。還有,我與人配搭很少接受别人的建議,而有些弟兄姊妹雖然没有多高的素質、恩賜,但他們盡本分能尋求原則,虚心地聽取别人的建議,與人和諧配搭。這麽一對比,我感到很蒙羞,我才看到自己真理進入實在太差勁了。之後再盡本分,我和弟兄姊妹的觀點有分歧時,我就操練放下自己尋求真理原則,把這事當成是一次實行真理的機會。

一次,我和兩個姊妹討論一個視頻的製作思路觀點不同,我覺得我的思路好,就想着怎麽説才能證明自己的觀點是對的,怎麽才能説服她們。忽然,我意識到自己又在流露狂妄性情了,又想憑自己的意思去否别人的觀點,我就趕緊向神禱告,願神帶領我能够放下自己,聽取弟兄姊妹的建議。我想到神的話説:「在教會中,凡是明白真理的人,凡是有領受能力的人,説不定在哪個人身上就有聖靈的開啓帶領,你應該抓住聖靈的開啓光照,緊緊跟隨、緊密配合,這樣你走的路就是最準確的,是聖靈帶領的路。在有聖靈作工的人身上,要特别留意聖靈怎麽作工、怎麽帶領人。你應該常常與人交通,提出自己的建議,表達自己的觀點,這是你的本分,也是你的自由,但是最終决策時你一個人拍板定案,讓大家都聽你的,按你的意思來,這就違背原則了,你應該根據多數人的意思作出正確的選擇,然後再作出决斷。如果多數人的建議也不合乎真理原則,你就應該堅持真理了,這樣才合乎真理原則。《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神的話讓我意識到,提供思路、做出視頻這是我的本分,但究竟哪個方案好,這不是我一個人説了算的,得和弟兄姊妹一起商量、决策,看誰的建議好就按誰的思路製作。這樣實行後,我心裏很踏實。雖然這個視頻做好後,弟兄姊妹還是選了我做的版本,但我并没有因此小瞧弟兄姊妹,而是覺得在這個過程中我終于實行了一次真理,没有憑敗壞性情活着。這時,我也體會到,神看的不只是事情的對錯,最主要是看人活出的是什麽性情,哪怕自己是對的,但流露的是狂妄性情,也會讓神厭憎、恨惡。後來,當我嘗試認真揣摩别人的思路時,我發現弟兄姊妹的建議有許多可取的地方,他們看問題的角度有些是我想不到的。以前我總認為别人考慮得不周全,那是因為我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問題,很少用心聽取别人的建議,現在我才發現,每個人都有長處,都有我可學習的地方。我不願再高高在上相信自己了,願意和弟兄姊妹好好配搭,多尋求真理、聽取别人的建議,一起配搭盡好本分。

上一篇: 依靠神是最大智慧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或與我們聯繫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順服神才有真正的尊嚴

如果你臨到一件事總信人的,總聽人的,總受人的轄制,就沒法順服神了。人沒法順服神,你再受人的轄制,你處處跟隨人,那你也不是跟隨神的人,你什麼時候能受人轄制,被人迷惑,能隨從人,順服人,那你就絲毫沒有真理實際了……

我學會了正確對待人

主人公是教會帶領,看到教會中的陳弟兄素質好,但性情狂妄,常常顯露自己,説話抬高自己、貶低别人,主人公提點了幾次也没見他有變化,就對他很反感,在弟兄姊妹中間論斷他,甚至想撤换他的本分。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主人公對自己狂妄、惡毒的撒但性情有了些認識,也找到了正確對待人的實行路途,感受到根據真理原則對待人才有公平,對人有益處。

我是怎麽解决詭詐欺騙的

菲律賓 李翔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是一個老實巴交的人,説話做事、待人接物都比較實在,周圍人也都這樣評價我,我就覺得自己還算是一個誠實、值得信賴的人。信神後,我也覺得我很少在弟兄姊妹面前説謊,或有意欺騙别人,就一直以為自己雖然還没達到做誠實人的標準,但起碼不是一個圓滑詭詐的人。直到…

「背叛神」的實際所指

感謝神的開啟扭轉了我對「背叛神」的錯謬領受,使我明白了只要離開神的話、違背神的話就是背叛,也看到我隨時隨地都能背叛神,更有出賣神、離開神的危險。今後,我願在神的話語上下功夫,多揣摩神話語的實際所指,達到真正明白真理的實質,嚴格按真理的標準去實行、進入,無論臨到什麼環境都要堅決持守住神的說話,真實解決自己的背叛問題。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