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接受真理的一點反省

2024年02月03日

——寫給艾熙的一封信

中國陝西 時敬

艾熙:

很久不見,不知你近來可好?我們分開有一年多了,但咱們配搭盡本分期間發生的事彷佛就在眼前。因着我不接受真理,給你帶去了一些傷害,咱們之間也留下了一些隔閡,每每想起我心裏都感到自責,很想跟你説聲「對不起」。藉着這次寫信的機會跟你嘮嘮我的一點反省認識吧。

記得那時候我倆配搭負責澆灌工作,因我剛操練,對這個本分還不熟悉,你就常常幫助我,看到我有哪些工作没作好就給我指點、提醒,我知道這對我是一種幫助。可到後來你指點得多了,我就感到不舒服。記得一次澆灌人員没有和諧配搭,由我寫信解决,我心裏對澆灌人員有些嫌弃,就帶着質問的口氣教訓他們。你看後就問我:「你寫信的時候是一種什麽心態?」并直白地點出了我的問題,説這樣寫不合適,有些站地位,容易讓人受轄制,讓我反省自己,把這封信再改改。我雖然也意識到自己流露了狂妄性情,可心裏一直在講理,覺得「我寫信怎麽到你那兒總有問題呢?你這樣説我顯得我很差勁,連這麽簡單的問題都不會解决,這讓别人知道了可咋看我呀?」我心裏不服,對你也産生了一些成見,還想着以後發現你的問題我也得説説你,免得讓你認為我好欺負。有次一個負責人保管神話語書籍不負責任,態度輕慢,你給他寫信交通解剖這樣做事的性質、後果,用詞比較嚴厲,我就抓住這個問題説你寫得不合適,是站地位教訓人,這樣交通讓人不好接受。你給我交通了什麽情况下可以對付、什麽情况下需要交通幫助,還説這個負責人什麽都明白就是不負責任,這種情况可以對付。我知道你説的是合適的,對工作有益處,但我心裏不服,覺得你咋説都是對的、我咋做都是錯的,你總和我過不去,看來我以後可得注意一些,免得流露什麽敗壞、哪裏説的不合適再被你揭露出來讓我難堪。從那以後,我盡本分就變得縮手縮脚,一點兒也不釋放,感覺心很累。平時我應付着盡本分,你發現了就給我指點出來;還有,我工作積壓没及時處理,你説我懶惰貪享安逸,對本分没負擔。我知道你説的是我的問題,但每次心裏都會翻騰一陣,覺得你總揭露我的問題,説話又那麽直接,也不委婉一些顧及一下我的臉面和感受,總讓我下不來台。我心裏接受不了,只能帶着無奈和抵觸的情緒趕緊盡本分,免得你再指點我的問題。因着我没有尋求真理反省自己,盡本分中存在的問題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

後來又有一次,我寫信與澆灌人員溝通扭轉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寫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没表達清楚,但又不想下功夫修改。你看後再一次點出我的問題,説我寫得不清晰,不知道我想解决什麽問題,讓我用心琢磨不要應付,還給我細節交通了該如何寫。我心裏又抵觸起來,「你怎麽總挑我的毛病,總跟我過不去呢?之前我寫信也没這麽多問題,到你這兒咋就這麽多事呢?這要讓帶領或者弟兄姊妹知道了該咋看我呀?會不會認為我連這點小問題都不會解决,選我負責澆灌工作是個錯誤呀?這工作我也不知咋配合了,你總揭我的短看不上我,那你就自己幹吧,這信你也自己寫吧,跟你配搭太讓人受轄制了!」越這樣想,我心裏就越堵得慌,甚至還有了報復你的想法:「不行我就給帶領寫信反映你的問題,并提出引咎辭職,這樣就讓帶領知道不是我不幹,是你太狂妄導致我不願意配合,帶領肯定會對付你的。如果我走了,工作受影響,那就是你的過犯,讓你内疚自責,誰讓你總指點我的問題呢!」我心裏知道不能這麽做,這樣做没人性,可心裏就是對你有成見。聚會時我把自己這段時間的流露談了出來,但因我對自己没什麽認識,話裏話外都是埋怨、指責,反而讓你受了轄制。我能感覺到你再和我説話都小心翼翼的,看到我的問題擔心指出來我不接受,就盡量委婉地與我交通。可因我對自己没什麽認識,聽你又説到我的問題時,我直接就不想説話不搭理你了。甚至有一次一天多的時間我都没和你説話,需要溝通的工作也被拖延。我感到很壓抑痛苦,去衛生間哭了一場。我看到你一個人拿着電腦去另一個房間工作了,知道你的情形也很糟糕。我當時想到了「冷暴力」這幾個字,覺得自己的行為就是這樣,給你造成了傷害,但我無力擺脱這樣的情形,就哭着向神禱告,想扭轉這樣的情形。

這期間我也看了一些神的話,其中有一段神的話讓我比較受觸動。神説:「有些人説没有修理對付時還覺得自己有路可行,臨到修理對付就不知道怎麽做了,為什麽臨到對付就不知道怎麽做了呢?這是什麽原因?(他臨到對付修理不接受真理、不認識自己,裏面有一些觀念也不尋求真理,所以就没路了,還反過來説是被對付修理了才没路的。)這是不是倒打一耙?就好像説,『没對付修理我的時候,我做的事本來就合乎原則,你這麽對付我這不是明擺着不讓我按原則辦事嗎?那我以後還怎麽實行呢?』説這話的人就是這個意思。這是不是在接受對付修理?他有没有接受自己犯錯這個事實?(没有。)這話的意思是不是説胡作非為他知道怎麽做,對付修理他讓他按原則辦事他就不知道怎麽做了、就矇了?那之前他是怎麽做的?人能臨到對付修理是不是因為没有按原則辦事啊?(是。)人胡作非為,不尋求真理,也不按原則不按神家規定辦事,所以挨了對付修理,對付修理的目的是為了讓人能够尋求真理按原則辦事,别再胡作非為。那人在臨到對付修理之後説不知道怎麽做了,也不知道怎麽實行了,這話有没有一點兒認識自己的意思?(没有。)他絲毫没有認識自己的意思,也没有尋求真理的意思,言外之意就是:『我以前盡本分盡得挺好的,自從你對付修理我之後擾亂了我的思緒,把我盡本分的思路都打亂了。我現在思想也不正常了,做事也不像以前那麽有魄力有膽識了,不像以前那麽勇敢了,這完全是因為臨到修理對付造成的。自從被對付修理之後,我的心靈受到了嚴重的創傷。所以我得告訴其他人,盡本分一定得小心,千萬别露醜、别出岔,出了岔就得挨對付修理,挨了對付修理你就變得膽小了,就没有以前那股衝勁了,人的鋭氣就减了一大半,少年人那點英勇、奮發圖强的志向也就没了,變得窩裏窩囊、畏首畏尾的,覺得怎麽做也不對,心裏感覺不到神的同在了,離神越來越遠了,禱告呼求神好像神也不搭理了,覺得自己也没那麽有朝氣有活力了,不那麽可愛了,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這些話是不是有經歷的人交通的心裏話?這些話真不真實?對人有没有造就、益處?是不是歪曲事實啊?(是,這些話是挺謬的。)」《話・卷五 帶領工人的職責・帶領工人的職責(十七)》看了神的話,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表現流露。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受轄制,還覺得之前我寫信也没這麽多問題,到你這兒怎麽就這麽多事,這工作我也不知怎麽配合了,其實這些想法都是偏謬的。我寫信流露狂妄性情轄制人,解决問題應付,平時盡本分懶惰没負擔,這些問題你給我指點出來這是對工作負責,也是對我的幫助,是為了讓我能及時反省認識自己的問題,能按照真理原則盡本分,解决問題能達到果效。可我却不接受,反而覺得你指點我的問題讓我放弃自己錯誤的做法使我受轄制了,盡本分也縮手縮脚,不如之前會寫信了,本分也不知怎麽配合了,言外之意就是我原來做的是合真理的,你指點得不對,讓我按自己的意思盡本分我就會做了。我把正當的指點幫助看成是反面的,把錯誤的做法當作是可行的。我真是不接受真理,正反不分不可理喻啊!

那會兒我也就這點淺顯的認識。你記得嗎?後來咱倆敞開聊了自己的情形,你説并没有瞧不起我,也不是和我過不去,還説當我不理你時你也不知道該如何和我溝通,覺得這樣盡本分很痛苦,甚至不想在這兒繼續盡本分了。你知道嗎?當聽到你説這些時我心裏像針戳一樣難受,没想到我給你帶來了這麽大的轄制和傷害。我一直都覺得自己人性還可以,即使有些敗壞流露也不至于轄制人、傷害人,可事實就是這樣,我不得不面對、反省。就在那兩天,我的本分調整了,我帶着一份愧疚和遺憾離開了。

後來,我也尋求反省認識自己的問題。我看到神的話説:「敵基督對于對付修理這件事情他心裏是不能接受的。他不能接受也是有原因的,主要的原因就是臨到修理對付他覺得丢了臉面、失去了名譽地位、失去了尊嚴,讓他在衆人面前抬不起頭,這些東西在他心裏起作用他就很難接受修理對付,他就感覺誰修理對付他就是跟他過不去,就是他的仇敵,這就是敵基督臨到修理對付的心態,一點兒都不錯。其實,修理對付最顯明人能否接受真理,最顯明人有没有真實的順服。對待修理對付這麽抵觸足以説明敵基督厭煩真理,絲毫不接受真理,這才是問題的關鍵。面子問題不是關鍵,不接受真理才是問題的實質。敵基督臨到修理對付,他要求人語氣好、態度好,如果語氣嚴肅、態度嚴厲他就抵觸、反抗,惱羞成怒,他不管揭露的對不對、是不是事實,也不反省自己錯在哪裏、該不該接受真理,他只考慮自己的虚榮臉面是否受到傷害。敵基督根本認識不到修理對付是幫助人、是愛人、是在拯救人,對人都是益處,他連這一點都看不到,這是不是有點不識好歹、不可理喻啊?那敵基督在臨到修理對付時他流露的是什麽性情?毫無疑問的,就是厭煩真理的性情,還有狂妄、剛硬的性情,這就暴露了敵基督的本性實質是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八)》從神話語的揭示中看到,敵基督臨到别人的指點幫助、修理對付失了臉面時,即使明知對方揭露的是事實也從來不反省自己身上的問題,還認為是對方和自己過不去,就産生恨惡、厭煩,甚至能報復人。看到敵基督本性厭煩真理、仇恨真理。讀了神的話,我對自己流露的敗壞性情也有了些認識。想想我盡本分應付糊弄没負擔,寫信不用心没表達清楚,你指點出來也是為了讓我能趕緊改正,對工作有利,可我却認為你是和我過不去,我為了維護臉面就不願意接受,還惡人先告狀想跟帶領説你的不是,甚至不搭理你給你帶來了傷害,也拖延了工作進度。本來你對我的幫助是正面事物,是合乎真理的,我應該接受過來趕緊扭轉,可我却把善意的幫助當成是對我的小瞧,甚至産生厭煩、仇恨和報復。我外表是不接受你的指點,但實質是不接受正面事物、不接受真理,是在與真理敵對,顯明了我根本不是一個順服真理的人。我不喜歡你揭露我的實情,喜愛人的高看誇贊,看到我的本性虚浮邪惡、不喜愛真理,走的就是敵基督的道路。我活在敗壞性情中那麽痛苦,真是自作自受!我想到神的話説:「一個人厭煩真理,這無疑對他的蒙拯救來説是一個死穴,這可不是能不能饒恕的事了,它不是一種行為,不是一時的流露,而是人的一種本性實質,神最厭煩的就是這類人。《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要盡好本分明白真理最關鍵》我感受到神對厭煩真理之人的厭憎和恨惡。我明明知道你指點我的問題符合事實,也是合乎真理原則的,可我却不接受,還鑽人鑽事,和不信派一樣,這樣我的敗壞没法解决,也没法達到按原則盡本分,只能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和攔阻,讓神厭憎。

我還看到一段神的話,對不接受修理對付背後的撒但毒素有了點認識。神的話説:「如果有人總揭你的短,你怎麽辦哪?你説,『你揭我,我也揭你!』這麽互相針對好不好?這是不是人做人做事、對待人該有的方式?(不是。)雖然人道理上知道不應該這麽做,但很多人還是勝不過這樣的試探、這樣的網羅。除非你没聽見有人揭你的短、有人針對你或者背後論斷你,一旦聽到了,你就受不了了,就心跳加速,血氣就發作了,『你敢揭露我?你對我不仁,我對你不義!你能揭我的短,我就敢揭你的傷!』還有的人説,『俗話説「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我不揭你的短,我找别的方式整治你,壓壓你的囂張氣焰,看誰狠!』這些方式好不好?(不好。)幾乎所有的人,如果知道有人在背後揭露、論斷過自己或者説過自己什麽壞話,第一反應就是憤怒,就會怒髮衝冠,吃不下飯,睡不着覺,就算睡着了,做夢還在駡人呢!這血氣太大了!就這點事人都勝不過去,這就是血氣對人造成的影響,就是敗壞性情帶來的惡果。敗壞性情成為人的生命了,主要表現在什麽地方?就是臨到不合己意的事先會影響到人的情緒,然後人的血氣會爆發出來,同時,人會活在血氣裏憑敗壞性情看待這事,心裏會生出撒但的哲學觀點,就開始琢磨采用哪些方式方法去報復人,人的敗壞性情就暴露無遺了。人對待這類問題的思想觀點還有所産生的方式方法,甚至人的情緒、血氣,都來自于敗壞性情。那這裏的敗壞性情都有哪些?首先肯定是凶惡,其次還會有狂妄、詭詐、邪惡、剛硬、厭煩真理、仇恨真理。在這些敗壞性情裏,狂妄可能是最輕的了,那最能主導人情緒與思想的、决定人最後怎麽處理這件事的敗壞性情主要是什麽?就是凶惡、剛硬、厭煩真理和仇恨真理。這些敗壞性情把人捆得死死的,很明顯,人是活在了撒但的網羅裏。那撒但的網羅是怎麽産生的?是不是從敗壞性情産生的?你的敗壞性情為你自己編織了各種撒但的網羅。比如,你聽到有人背後論斷你、駡你、揭你的短等等這些事的時候,你以撒但哲學、敗壞性情為生命來主導你的思想、主導你的觀點、主導你的情緒,而産生出一系列的表現,能産生這些敗壞表現主要就是因為你有撒但的本性、撒但的性情。不管在什麽樣的環境下,只要你被撒但敗壞性情捆綁着、控制着、主導着,那你所活出來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表現出來的,或者你的情緒、你的思想觀點、你做事的方式方法就都是屬撒但的,都是違背真理的,都是與神的話、與真理相敵對的。你越遠離神的話、遠離真理,你就越被撒但的這張網控制着、網羅着,相反,如果你能挣脱敗壞性情的束縛、控制,你背叛它,來到神面前,用神話語告訴你的方式、原則去做事、去解决問題,那你就會逐漸地從撒但的網羅裏挣脱出來。挣脱出來之後,你活出來的就不是被敗壞性情所控制的屬撒但的老舊人的樣式了,而是以神的話語為生命的新人的樣式了,你的整個活法就變了。但如果你隨從撒但性情所産生的情緒、思想觀點、做法,那你就要奉行『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寧做真小人,不做偽君子』『有仇不報非君子』,等等這一系列的撒但哲學與各種手段都會在你心裏支配你做事。你以這些撒但哲學為根據做事,那你做事的性質就變了,就是在作惡了,就是在抵擋神了。你以這些反面的思想觀點為根據做事,很明顯,你已經遠離神的教導、遠離神的話了,已經陷入撒但的網羅裏不能自拔了。《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什麽是追求真理(八)》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撒但把「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你不仁,我不義」「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些撒但哲學灌輸給人,是教唆人都活在血氣中,誰觸及到自己的臉面、利益就得報復回去,讓人互相争鬥、攻擊,互相傷害。人就變得越來越凶惡毒辣,没有了正常人性。我看到自己一直就是憑着這些撒但毒素活着,聽到别人揭露自己的敗壞和問題時,我不是虚心接受,而是流露血氣,對人冷淡、仇視。就像那幾次,我把你正當的指點幫助當成是反面事物,認為你是在揭我的短,有損我的臉面、利益,我就反過來抓你的問題,把你合原則的對付説成是站地位,甚至想讓帶領來對付你,還想用辭職來讓你自責内疚。我把自己偽裝成了一個受害者,還故意不搭理你,孤立你,目的就是讓你不敢再説我的問題,以此保住我的臉面、利益。我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没有一點兒人性理智啊!你給我指點問題還得看我的臉色受我轄制,都想逃避這樣的環境不願盡這個本分了,最後耽誤了工作。我這哪是人做的事啊!我這是在作惡,是在抵擋神哪!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噁心,心裏恨惡。我憑撒但毒素活着變得狂妄、凶惡、自私,不僅給你帶來傷害,也給自己留下了過犯和遺憾,真是坑人害己啊!想到有的敵基督就因為追求真理有正義感的弟兄姊妹給他提建議揭露他做的不合真理原則的事,觸及到他的臉面地位了,他就反感抵觸、惱羞成怒,還能歪曲事實倒打一耙,打壓整治有正義感的人,以此達到穩固地位的目的,給弟兄姊妹帶來傷害,給教會工作帶來打岔攪擾和拆毁,觸犯了神的性情被開除出教會。我的表現不也是這樣的性質嗎?看到憑撒但性情做人做事真是讓神厭憎,再不悔改早晚也會和敵基督、惡人一樣做出拆毁、攪擾教會工作的惡事,觸犯神的性情被神淘汰,真是太危險了!想到這些,我心裏感到害怕,也懊悔不已,願意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

接下來我就開始尋求實行路途,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要想遠離敵基督的道路你該怎麽做?就應該主動地靠近喜愛真理的人、正直的人,靠近能給你提意見、發現問題能説實話指責你的人,尤其是發現問題能修理對付你的人,這是對你最有益處的人,應該珍惜。如果排斥、取締這樣的好人你就失去神的保守了,禍患慢慢就臨到你了。靠近好人、靠近明白真理的人你就有平安喜樂,你就能遠離禍患;靠近小人,靠近無耻的人、溜鬚拍馬的人,你就有危險,不但容易上當受騙,禍患也能隨時臨到你。你得知道什麽人對你最有益處,就是能在你做錯事、高舉見證自己迷惑人的時候給你提醒的人,這樣的人對你最有益處,靠近這樣的人這是正確的路途。《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四條 高舉見證自己》看了神的話我找到了實行的路,對于能指點幫助自己的人應該靠近,而不是逃避。想到你指點我的問題也没有惡意,即使有時候説話直接但説的符合原則、是事實,我就不應該憑着血氣對待,哪怕當時接受不了或者不理解,我也應該有尋求真理的心,琢磨怎麽做對神家工作有利就怎麽做,把問題、偏差减到最少。想想我盡本分没負擔,寫信愛站地位不考慮對方的實際難處和感受,而且應付糊弄不用心,你指出我的問題、揭露我的敗壞性情,對我反省自己有幫助,對我盡本分能求真求細達到果效也有幫助,我應該感激你,多接受你的監督和幫助。你指點我的問題這是正面的,是對我的約束,不然我活在敗壞性情中還没有意識,盡本分還是應付糊弄没有負擔,給工作帶來虧損,自己也成了不值得信賴的人讓神厭憎。認識到這些,我就有意識扭轉,盡本分比之前有些負擔了,臨到問題也注重不憑血氣和狂妄性情對待了,而是琢磨怎麽交通能達到果效,感覺這樣實行心裏踏實了許多。我也真實感受到:能放下自己的臉面接受真理順服真理,這才是真正有人格、有尊嚴、有人性理智;如果厭煩真理,不僅什麽真理都明白不了,本分也盡不好,神還厭憎,這樣做人低賤,一文錢不值。

後來,我和其他弟兄姊妹配搭盡本分時還會流露這些敗壞性情,我就有意識地禱告神,放下自己,接受别人的指點幫助,實行進入,慢慢這方面的性情就没之前那麽嚴重了。我感受到聽取别人的建議對自己確實是很好的幫助,對工作也有利,心裏感到踏實得釋放,覺得這樣實行挺好的。回想這些事,我心裏很感謝神,没有神這樣的顯明和神話語的審判揭示我根本不會認識自己,也看不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性情凶惡、厭煩真理,觸及到我的利益我就能拿本分出氣,對神没有一點兒順服,活得没有人樣。我這麽污穢敗壞,人性還不好,但神没有因此就淘汰我,還給我反省悔改的機會,讓我知道該怎樣做人,帶領我一點點明白真理接受真理,我從心裏感謝神。雖然我還有很多敗壞、缺少,但我願意追求真理解决自己的敗壞。感謝神的帶領和拯救!

好了,先和你嘮這些吧。你看我有哪裏没認識到的可以給我提出來,這對我是最大的幫助。

時敬    

2023年9月19日

上一篇: 走出自卑的陰影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家庭破裂的背後

中國江蘇 小秋2012年5月份,我和丈夫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那時候我們經常在一起讀神的話、唱詩贊美神,心裏感覺特别的充實、快樂。不久,我在教會盡上了本分,經常出去聚會、傳福音,丈夫也挺支持我的。後來,因着共産黨的逼迫,家人開始攔阻我信神。從那以後,我們家原本和睦、平静的生活就…

一次别有用心的指點幫助

中國河南 小美 2021年11月份,我做教會帶領。因我積極盡本分,工作也有一些果效,弟兄姊妹都挺高看我的,上層帶領也重視培養我,時常關心我的情形,其他教會有福音對象福音負責人還點名讓我去傳,配搭也覺得我年輕有素質。我心中的喜悦感就「噌噌」往上漲,心想:「雖然我做帶領時間不長,但弟…

脫掉虛榮臉面 看見神的笑臉

小 敏 從小我就是一個臉面特別重的人,為了得到父母的稱讚,我很少惹是生非,每次聽到大人的讚許、誇獎,我就像吃了蜜一樣甜。長大後,我完全憑「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些生存法則活著,無論做什麼事都想讓別人說個好,誰要是說我哪裡做得不合適,我…

癌症復發之後

中國安徽 鞏玫 2017年,我被查出乳腺癌中晚期,當時手術很成功。術後恢復得稍微好些了我就堅持盡本分,絲毫不敢怠慢,心想:「我能活下來這都是神的保守呀,我可得好好珍惜盡本分的機會,也許神看我這麽盡心盡力會讓我的病早點痊愈。」没想到2019年我的病復發了。去醫院檢查,醫生説癌細胞已…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