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黑暗魔獄 神愛相伴

545

江蘇省 楊毅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跟隨全能神已有十多年了。在跟隨神的歲月中,最令我難以忘懷的就是十年前被中共惡警抓捕的那場大患難。在那場患難中,我雖飽受惡魔摧殘蹂躪,也曾多次命懸一線、危在旦夕,但全能神卻以他大能的手引領、保守著我,使我起死回生,轉危為安……這切實讓我體驗到了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獲得了神賜給我的寶貴的生命財富。

那是2004年1月23日(大年初二),因教會一姊妹家裡生活困難急需幫助,我必須去看望,由於路途遠,我得早起趕車,不然就不能趕個來回。天剛放亮我就出了門,路上行人特別稀少,只有清潔工在大街上清掃垃圾。我一心急著趕車,可街上不見一輛出租車,我走到路邊一個等車點等車,看見遠處駛過來一輛車,我上前攔了下來,沒想到攔的是一輛環保局的車,他們問我攔車幹什麼,我說:「對不起,我攔錯車了。」他們說:「我們懷疑你是貼野廣告的。」我說:「你們看見了嗎?我貼的野廣告在哪裡?」不容我申辯,他們三個人一擁而上,強行搜查我的包。他們把我包裡的一份交通講道、一個記事本、一個裝有現金的錢包、一部手機和一個停用的傳呼機等物品一一弄出來翻找,之後拿著那份交通講道和記事本仔細地翻看,見包裡沒有野廣告,他們便拿著交通講道對我說:「你雖不是貼野廣告的,但你是信全能神的。」隨即,他們就給專管宗教的國保大隊打電話。不一會兒,國保大隊來了四個人,他們一看我包裡的東西就知道我是信全能神的,不容分說把我塞進了車,然後把車門鎖死,防備我跳車逃跑。

到了公安局,警察把我帶進了屋裡。一警察把搜到的傳呼機和手機拿在手裡擺弄著,想從裡面找線索,他打開手機一看,竟顯示電量不足,隨之顯示沒有電,怎麼也開不了機了,便拿著手機乾著急。我也感到挺納悶,因為這手機是今天早上剛充滿的電,這會兒咋沒電了呢?猛然間,我恍然大悟,意識到是神在奇妙地擺佈一切,阻止警察從手機裡獲取其他弟兄姊妹的信息,同時明白了神說的話:「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對神主宰擺佈著一切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對以後的配合更加充滿了信心。這時,惡警指著包裡的東西責問我:「從你帶的這些東西來看,你不是一般人物,肯定是帶領一級的,而且還是一個大帶領,因為小帶領沒有傳呼機和手機,你說我說得對不對?」我回答說:「我聽不懂你們說的是啥。」他們吼叫著:「那你是裝不懂!」並喝令我蹲著講話。看我不按著他們說的承認,他們就一起圍攻過來,對我一頓拳打腳踢,把我往死裡打。我被打得鼻青臉腫,渾身疼痛難忍,癱倒在了地上。我氣憤不止,很想跟他們講理、辯論:我到底犯了什麼法?為什麼要這樣打我?但想到跟他們沒法講理,因為中共政府根本不講理。我迷茫了,但又不甘心忍受這樣的毒打。正當我不知所措時,突然想到既然中共惡警不講理,不許我講人話,那我沒必要和他們說什麼,我還不如保持沉默,這樣他們也拿我沒辦法。想到這裡,我不再搭理他們的問話。

惡警見這招沒治住我,就氣急敗壞、獸性大發,對我採取酷刑逼供。他們把我銬在一個固定的鐵椅上,讓我既蹲不下又站不起來,把我那隻沒戴手銬的手放在鐵椅上,用鞋底使勁砸我的手背,直到手背變成青紫色為止,一個惡警又用穿著皮鞋的腳踩在我的腳趾上來回轉動碾壓,此時我才感受到十指連心的劇痛。接著又有六七個惡警輪流對我施行暴力:一個惡警專打我的關節部位,用力捏我的關節,致使我的一隻胳膊一個多月都不能抬;另一個惡警一把抓住我的頭髮使勁搖晃我的頭,然後使勁往後背一拉,讓我眼望著天,並惡狠狠地說:「你睜大眼睛看看天上到底有沒有神!」惡警折磨我到晚上,見實在審不出什麼,加上正值過春節,他們就直接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一到看守所,惡警喝令一女犯將我的衣服全部脫光扔進垃圾箱,然後讓我穿上一件又髒又臭的囚服。獄警將我押進牢房,並對裡面的犯人造謠誣陷說:「她專門破壞別人的家庭,有好多家庭都被她拆散,她是騙子,專騙老實人,擾亂社會治安……」有一犯人問:「我怎麼看她像個傻子呢?」獄警說:「她那是裝瘋賣傻,她想逃避法律的制裁,你說你們誰有這個心眼?誰要說她傻,那誰就是頭號傻瓜。」經惡警這麼一迷惑,所有的犯人都說我受的刑太輕了,還說像我這樣壞的人槍斃了才好呢!聽著這些話,我氣憤不止,但也無可奈何,因為我一切的反抗都是無濟於事的,這樣只能招來更多的折磨和殘害。在這裡,獄警天天讓犯人背誦監規:「認罪伏法,不准挑唆他人犯罪,不准拉幫結夥,不准打架鬥毆,不准欺壓凌辱他人,不准栽贓陷害他人,不准搶吃、強佔他人的物品,不准戲弄他人,要打擊牢頭獄霸,若發現違背監規的要及時報告管教和巡視,不得隱瞞事實,不得袒護他人犯罪,監規要達到人性化管理……」可實際上獄警們卻帶頭挑唆犯人折磨我,讓那些犯人天天戲弄我:在零下八九度的天氣裡,把我的鞋子用水潑濕;偷偷地在我的飯裡加生水;晚上睡覺的時候把我的棉襖泡在水裡;讓我睡在廁所邊,並且常常半夜掀我的被子,拽我的頭髮,不讓我睡覺;搶走我的饅頭;強行讓我刷廁所,還把她們吃剩的藥灌進我嘴裡,還不准我上廁所……我若有一點不聽她們的,她們就會聯合起來打我,而往往這時,管教或巡視都是趕緊避開或假裝沒看見,甚至有時躲在遠處看熱鬧。若有幾天犯人沒折磨我,管教和巡視就問犯人:「這幾天那個憨妮變精了是不是?我發現你們倒變憨了,誰要是把憨妮變精誰就能得到減刑。」面對獄警們的慘無人道,我心裡的仇恨滿了胸腔,今天如果不是我親眼看見、親身體嘗,我怎麼也不會相信滿有「仁義道德」的中共政府竟是如此的黑暗、可怕、恐怖,永遠也不會看到它弄虛作假、兩面三刀的真面目。原來他們大肆倡導的「為人民服務、創建文明和諧社會」全是欺騙人、蒙蔽人的鬼話,都是他們美化自己、欺世盜名的一種手段、伎倆。此時,我想起了神的話:「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結合神話對照現實,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黑暗、邪惡的惡魔實質,它為了維護它的黑暗統治,將人牢牢地控制在它的手下,它不擇手段地迷惑人、蒙蔽人,外表上打著信仰自由的旗號,暗地裡到處抓捕、鎮壓、迫害、殘殺信神的人,甚至將人都置於死地。這惡魔太狡詐、凶殘、反動了!這是什麼自由?又是什麼人權?不全是欺騙人的花招嗎?人活在它的黑暗統治下怎能看到一點希望和光明?怎能自由地信神追求真理?此時,我才認識到神許可這樣的逼迫患難臨到我,就是藉此讓我看清中共政府的凶狠、殘暴,看清它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實質,也讓我看清這些被中共政府大力宣揚、吹捧的「懲惡揚善、伸張正義」的「人民警察」正是它精心培養的幫凶、爪牙,是一夥人面獸心、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中共政府為了將神的工作取締、摧垮,為了逼我棄絕神、背叛神而屈服於它的淫威之下,不擇手段地折磨、摧殘我,可它萬萬沒想到,它越折磨我就越使我看清它的惡魔嘴臉,越從內心恨惡它、棄絕它,而對神產生了真實的渴慕與信靠。而且,正是藉著惡警們的毒打,我不知不覺明白了愛神所愛、恨神所恨的真意,知道了什麼叫背叛撒但將心歸給神,知道了什麼叫慘無人道,什麼叫黑暗勢力,更知道了什麼叫陰險毒辣,什麼叫偽裝欺騙。我很感謝神許可我經歷這樣的環境,使我明辨是非,看清了自己該走的人生正道,被撒但蒙蔽已久的心終於被神的愛喚醒,覺得自己能有幸經歷這次患難試煉實在太有意義,的確是我的偏得。

惡警在我身上這招不行又選那計,他們找來一個知道我身分的三自教堂裡的一個牧師來揭穿我,說我是信全能神的,曾經給她傳福音,但被她拒絕。她還誘勸我背叛神。我親眼看見這個忘恩負義的叛徒帶著他們去抓捕弟兄姊妹,聽著她滿口誣陷、毀謗、褻瀆神的鬼話,我氣憤得差點失去理智,真想大聲質問她為什麼這樣喪盡良心與神為敵?為什麼享受神那麼多恩典如今卻恩將仇報,竟與惡魔聯合起來逼迫神?此時,我心裡有說不出的傷感、痛苦,又特別的懊悔、虧欠,真恨自己以往不好好追求真理,整天就像不懂事的孩子一樣只知道享受神的恩典祝福,卻不體察神為拯救我們所受的痛苦屈辱,如今自己深陷魔窟,親眼看著信神享受神恩典的人卻與掌權者聯合起來逼迫神的事實才感受到神受的痛苦太大了!神的確是帶著傷痛愛人,是在忍受著人的背叛的同時作著拯救我們的工作,看到人的背叛給神帶來的全是傷害、全是痛苦,難怪神曾說人「甚至一夜之間就由一個滿面堆笑的『好心人』變成一個滿臉橫肉的劊子手,竟然無緣無故地將昨日的恩人當作不可一世的仇敵」。如今自己雖然落入魔爪,但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背叛神,即使受再大的苦也絕不苟且偷生做猶大,絕不惹神傷心難過。因著宗教裡那人的出賣,惡警們開始對我施行更重的刑訊。而她卻站在一邊說:「你不知好歹,活該受這苦,還不領我的情,折磨死你也不為過!」面對她惡毒的鬼話,我恨透了這個猶大,但又有幾分莫名的傷心,總有想哭的感覺,但我知道此時神的心更難過,因為她背叛的畢竟是神呀!我不能哭。我在心中默禱:神啊!我願讓你得著我的心,雖然我現在不能為你做什麼,但我願意在撒但面前、在猶大面前為你作得勝的見證,讓他們徹底蒙羞,以此讓你的心得著安慰。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變得更加堅強,有淚往肚裡流,絕不能讓他們看見我的眼淚,我應該為明白真理而高興,因為是你擦亮了我的眼睛,使我長了分辨,看清了撒但抵擋你、背叛你、拆毀破壞你作工的本性實質,也使我在熬煉中看見你智慧的手在擺佈一切,我願與你繼續配合直到你得勝為止。禱告後,我心裡有一股不為神作好見證誓不罷休的力量,我知道這是神加給我的,是神對我的特別保守、特別感動。惡警想利用猶大來讓我背叛神,但神是智慧的神,藉著猶大反面的襯托讓我看清敗壞人類的背叛本性,從而激起了我滿足神的心志與信心。同時對神的智慧作工有了一些認識,看到神在主宰萬有、調動萬有來為成全子民效力。這正是神用智慧打敗撒但的鐵的事實。

惡警見從我嘴裡得不到任何想要的東西,便不惜花費人力、物力、財力到處打聽能指證我信神的證據。三個月過去了,他們的奔波仍是空勞無獲。最後惡警們使出了殺手鐧,找來一個審案高手,聽說凡抓來的人經他三招一過,沒有不招供的。一天,四個警察來對我說:「今天給你換個家。」接著便把我推上押運犯人的車,然後把我的手銬在背後,又用一個頭罩罩住我的頭。看這陣勢,我以為他們要把我拉到外面偷偷地槍斃了,心裡不禁有些緊張。但隨後我想起了信耶穌時唱的歌:「從最早的初期教會開始,跟隨的人要付出高的代價,千萬個靈胞為福音而犧牲,從此才得著了永遠的生命,為主殉道,為主殉道,我已作好準備為主而殉道。」今天我終於明白了這首歌,跟隨主的人要付出高的代價,我也作好了為神殉道的準備。誰知上了車,我無意中聽到惡警們的對話,好像是要把我拉到別的地方審訊。啊!原來不是要槍斃我,我還作好殉道的準備了呢!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不知什麼原因,惡警把罩在我頭上的頭罩帶子勒緊了。不一會兒,我就憋得難受,簡直要窒息似的,禁不住想:難道他們真的要將我折磨死?這時,我又想起當初跟隨耶穌的門徒能為傳揚福音而犧牲,這次我也不能當孬種,即使死也不求他們給解開,更不向他們屈服投降,但是我卻控制不了自己,不知不覺昏倒在了他們身上,惡警見狀,趕緊給我解開頭上的罩子。這時我嘴裡吐著白沫,隨即嘔吐不止,好像肚子裡的五臟六腑都要吐出來一樣,只感覺頭昏昏沉沉,大腦一片空白,眼睛也睜不開,全身好像癱瘓了一樣毫無力氣,嘴裡總有一根黏糊糊的東西怎麼也吐不完。本來就很虛弱的我經這麼一折騰,我感覺自己不行了,隨時都有停止呼吸的可能。痛苦中,我向神禱告:「神啊!你要我為你作死的見證,我願順服你,我願以死來滿足你,我知道在神名裡死去的人不是死了,乃是睡了,我相信你無論怎樣作都是公義的,願你保守我的心能順服你的擺佈安排。」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車子開到了一個賓館,這時的我渾身癱軟,已睜不開眼睛,被人架到一個全封閉的房間裡,只聽見周圍有很多中共爪牙在議論我,說見到我就是見到了當代的劉胡蘭,讓他們開了眼界,真是好樣的,比劉胡蘭還劉胡蘭。聽了這些話,我心裡激動不已,看到了全能神必勝,撒但就在神的腳下!我因神加給我信心與順服而向神發出感謝和讚美!此時,我忘記了疼痛,為神能得著榮耀而倍感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