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我的確是大紅龍的子孫

6

西班牙 張敏

神的話說:「以往說這些人是大紅龍的子孫,實際上說得明白點,這些人就是大紅龍的化身。」(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說話的奧祕揭示·第三十六篇》)雖然我口頭上承認神的話是真理,揭示的都是我們的實情,但是我心裡並不承認自己就是大紅龍的子孫、大紅龍的化身,總覺得自己能跟隨神、為神花費,跟多數弟兄姊妹也能相處得來,而且周圍的人對我評價也不錯,即使有敗壞性情,也不至於像大紅龍那樣惡毒。直到經歷一些顯明後,我才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身上滿了大紅龍毒素,大紅龍能做出來的事我也照樣能做出來。

我在教會中盡整理文稿的本分,一天,組長跟我說以後各教會整理文稿的工作都由我和配搭姊妹負責,大家有什麼問題可以在一起討論交通。聽到這個消息,我有些意外也感覺壓力很大,但心裡還是美滋滋的:「現在各教會的文稿都讓我們參與,看來我這個人還能起點作用,在教會裡還是個有才幹的人。」我的「責任感」不禁油然而生,不知不覺就站在了審核人員的位上說話做事。一次,在與各教會文稿小組的弟兄姊妹交流時,我發現組裡有一個弟兄很活躍,臨到問題總會積極發表自己的觀點,有時組裡的弟兄姊妹問問題,我在群裡已回覆消息了,他還要在我後面發表他的觀點,而且與我的觀點還不同。每當這時我心裡就不太樂意,心想:「他在這個群裡還挺活躍的,大家也比較贊成他發表的觀點,他是不是想要高過我呀?哼!看樣子他是對我不太了解啊,不知道我是盡什麼本分的,還想跟我比高低,太不自量力了吧!」想到這兒,我心裡便有些反感這個弟兄了。

後來,我組織各教會文稿小組的弟兄姊妹一起交流文稿中存在的問題,多數弟兄姊妹都能接受我的建議,而這個弟兄又談出了不同的領受,並點出我的不足之處。我心裡也知道臨到問題有不同的建議很正常,只要對本分有利就應該接受過來,但一想到他當著這麼多弟兄姊妹的面否決了我的建議,心裡就滿了抵觸、不服:「別的弟兄姊妹都能接受我的建議,沒有什麼不同觀點,就你事多,你是不是故意讓我難堪,好顯出你對工作多負責、多能看透事啊?你這個人真是太狂妄、太不好接觸了!」我越想心裡就越反感這個弟兄,甚至不願再跟他多說一句話。沒過幾天,這個弟兄發過來一篇文稿讓我們看,說這篇文稿寫得很好,應該發出去讓大家共同參考。一聽他說話的口氣有些肯定,我心裡就有些不舒服,心想:「這些文稿都是我們看過的,沒有被選用肯定是有些問題的,你連這都看不出來,太沒眼力了吧。」就這樣我強壓著心裡的不滿,很不情願地又重新看了看這篇文稿,並把我的看法與裡面存在的一些問題拿出來跟他交通,可他並不接受我的建議,還提醒我要認真對待每一份文稿,或者讓上層負責人再看看等。此時,我心裡的抵觸更大了,心想:「自跟你接觸以來,我的建議你很少接受、聽從,還總提一些不同的建議讓大家參考、採納,處處顯示你的能耐,你這個人太狂妄了,根本沒把我放在眼裡,跟你這樣的人接觸實在太麻煩、太痛苦了!」我甚至還想,「教會怎麼會選用他整理文稿呢?像他這樣狂妄性情嚴重的人,根本不適合盡這個本分,我是不是向帶領反映一下他的問題,讓帶領好好衡量一下他還適不適合盡這個本分,最好把他給調走。」當有這樣的想法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我對這個弟兄並沒有足夠的了解,不能輕易下結論,應該公平對待人。但我只是這樣想想,並沒有在此事上更多地反省自己,尋求真理解決自己身上的敗壞問題,而是對這個弟兄一直耿耿於懷。

一天,帶領建議我們和各教會的帶領同工交流一下,怎麼能更好地掌握寫文稿的原則,抓好這項工作。我答應後,心裡特別緊張,這是第一次跟中層帶領同工聚交流會,再加上自己表達能力差,很擔心到時候交通不透亮場面尷尬,為此我心裡很受煎熬。然而就在交流會的前一天,我突然收到了這個弟兄發來的信息,問我他可不可以參加這次的交流會。看到這個信息,我幾乎要崩潰了,心想:「之前你參加過幾次交流會,我們的建議你也沒接受多少,你參加還有什麼意義呢?本來這次的交流會我就感覺壓力很大了,如果你到時再給我出一個難題,不是讓我更難堪嗎?」一想到他要參加這次交流會,我心裡就一百個不願意,想著說什麼話能讓他不要參加。可琢磨了一陣,也沒想出什麼合適的理由,於是我便直截了當地回覆他說:「這次的交流會和上次咱們聚會的內容差不多,你可以不參加。」本以為我這樣回覆他就不會再說什麼了,誰知他又發信息說:「我明天有些時間,想聽聽大家的交流。」看著他的信息,我心裡感到特別痛苦,但又沒有理由再拒絕他,只好勉強答應了,可我還是遲遲不想把他加到組裡,心想:「你這人真是,怎麼總也甩不掉你呢?有你在,這次的交流會能達到果效嗎?你是不是有意讓我難堪呢?」我總想找個理由拒絕他,甚至想刪除他的號,但又想想:「讓你參加也行,如果你再像上次交流會那樣『不服、找茬』,大家也會看出你狂妄自大,到時自然就不會高看你了……」此時我才發現我對他的成見已轉化為仇恨,意識到自己所流露的都是惡念,若再任其發展下去我不敢想像自己會怎麼對待這個弟兄,於是便趕緊向神禱告呼求,願神能保守我的心。靜下心來,我開始反省自己為什麼臨到不合己意的事反應這麼強烈,為什麼接受不了反對自己的聲音,為什麼對這個弟兄產生這麼大的成見呢?

我的確是大紅龍的子孫

尋求中我看到一段講道交通:「做帶領的人怎樣對待不合己意的弟兄姊妹,怎樣對待反對自己、完全和自己意見相反的弟兄姊妹,這實在是一個嚴肅的問題,應該謹慎對待。在這個問題上如果沒有真理的進入,遇到這類事肯定會實行排斥打擊,這種做法正是大紅龍抵擋神、背叛神的本性的流露。如果做帶領的人追求真理,具備良心理智,他就會尋求真理,正確對待這事……我們做人要公平公正,做帶領辦事要根據神的話才能站住見證,如果凡事憑己意,任著自己的敗壞性情做事,那就會一敗塗地。」(摘自上面的交通)這段交通使我的心特別受觸動,想想自己之所以對這個弟兄這麼抵觸、反感,甚至到了仇恨的地步,不就是因著他不認可我的交通,還提出一些不同建議讓我的臉面受損了嗎?不就是看到他在組裡活躍得到大家的贊成、搶了我的風頭嗎?原本弟兄姊妹在一起配搭盡本分,因著素質與領受不同,有些問題有不同看法是正常的,這個弟兄也只是發表他自己的觀點,並沒有什麼惡意,可我總想讓他聽我的、順從我,無論我說什麼都想讓他贊成接受,不能有不同的聲音;當弟兄所做的觸及我的臉面地位時,我就心生抵觸,甚至排斥弟兄,不想讓他參加交流會,即使讓他參加,也是想讓他出醜。我解剖自己這些心思意念,看到自己所流露出來的全是凶惡、狂妄的撒但性情,真是太卑鄙、太醜陋了!

接著我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不管是誰,只要對他不服,就是他整治的對象,這是什麼性情啊?是不是跟大紅龍一樣?大紅龍就是唯我獨尊,以我為中心『你不服我,我就整治你;你敢起來反抗,我就用武力消滅你』,大紅龍就是這個政策,大紅龍的性情就是撒但、天使長。有的人一做帶領工人後,他就推行大紅龍的政策,他是怎麼推行的?『我現在是帶領,我的第一任務就是讓所有人先對我這個帶領完全心服口服,然後我才能正式作工作。』」(摘自《講道交通(十三)·進入真理實際必須得注重生命性情變化》)「一個真正有真理的人,一個能接受真理、實行真理的人,如果弟兄姊妹對他有意見、有看法,或者發現他有缺點、錯誤,對他提出指責、批評或修理對付,他會不會仇恨哪?他首先要考察:『你說這個對不對,符不符合事實啊?要是符合事實我就接受;如果你說的對一半,或基本符合事實,那我也接受;要是不符合事實,但我看你也不是惡人,是弟兄姊妹,那我包容,正確對待你。』」(摘自《講道交通(八)·實行認識自己必須解決的偏差與誤區》)從講道交通中看到,大紅龍掌權從來不為老百姓的利益考慮,也不想著怎麼把這個國家管理好,讓人民過上幸福生活,它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權力。為了永久統治人民,把人牢牢地控制在它的手中,它實施統一思想、統一口徑,不允許任何人提出反對意見對它說不,只要是它提出來的、所倡導的,不管對錯都得接受,都得絕對地順從,誰若不服、反抗,它就要革誰的命,就要制裁誰,它所奉行的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法則,凡是對它提出異議的人,它都會視為心腹之患,它恨不得將所有反對它的人都趕盡殺絕,斬草除根。震驚中外的六四屠殺大學生事件就是個典型的例子,那些學生只是反腐倡廉、提倡民主,就被中共視為仇敵,他們把學生運動說成是反革命暴亂,對這些學生採取了血腥鎮壓。對照大紅龍的這些表現,我流露的不正是和它一樣的性質嗎?我是一個敗壞的人,性情沒有一點變化,也不具備一點真理實際,提出來的觀點不一定正確,還總想讓別人對我言聽計從、百依百順,否則就對其厭煩、遠離,甚至勢不兩立,想方設法將其除掉,我真是太邪惡、太沒人性了!想想教會安排我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盡本分是為了讓我們互相取長補短,和諧配搭,共同盡好本分滿足神,可我心裡想的卻不是這些,而是考慮我的地位能不能站穩,我的臉面、尊嚴是否受傷害,別人能否服從我,對與自己有不同觀點的人採取的都是排擠、壓制,真是成了佔山為王的響馬,我這哪裡是在盡本分滿足神,簡直就是在作惡抵擋神!想到這些,我心裡感到更加蒙羞,看到自己太狂妄自大,大紅龍有什麼樣的性情我也有,它能做的事我也照樣能做出來。這時,我才看到自己的的確確就是大紅龍的子孫,身上滿了大紅龍的毒素,如果不追求性情變化,就能身不由己地做出打岔攪擾神作工的事,最終因觸犯神的性情而遭到神的懲罰、咒詛。此時,我才稍稍明白了一點神的心意與良苦用心,如果沒有這樣的環境臨到,我根本就認識不到自己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大紅龍實質與抵擋神的撒但本性。同時我也明白了,神擺設這樣的環境對我這個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人來說的確是最好的保守,如果弟兄姊妹都對我擁護贊成,沒有一個人提出異議,我會更加狂妄自大,處處讓人聽從我、順服我,不知不覺站在神的地位上,搞起自己的小王國,導致觸犯神的性情被神厭棄。認識到這些,我從心裡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同時,也放下了對這個弟兄的成見與看法,不管這次的交流會結果怎麼樣,我願意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順服神的擺佈與安排。沒想到結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那天在神的帶領下交流會很順利,我跟這個弟兄交流時也能達成共識,而且還達到了互相補足,我們靠著神的帶領輕鬆地聚完了這次交流會。

藉著神這次的顯明,我認識到自己的確就是大紅龍的子孫,而且大紅龍的毒素早已成了我的生命,若不脫去這些敗壞性情,最終只能遭到神的厭棄被神淘汰,徹底失去蒙拯救的機會。想到神的話說:「作為一個生在大紅龍國家中的子民,無疑大紅龍的毒素不是只限在一點兒、一部分這樣的字眼兒上,所以我作這一步工作的著重點主要是在你們身上,這也是我道成肉身在中國的一個方面的意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十一篇》)「以往說這些人是大紅龍的子孫,實際上說得明白點,這些人就是大紅龍的化身。」(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說話的奧祕揭示·第三十六篇》)從神的話中我也明白了,神作工拯救人很實際,很智慧,神發表話語揭示我們身上的大紅龍毒素與撒但本性,又藉著事實的顯明,使我對自己身上的大紅龍毒素有了些認識與分辨,從而棄絕它、背叛它,不再受它的敗壞、苦害。我知道我身上的撒但哲學法則、大紅龍的毒素還有很多,今後我只願好好追求真理,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爭取早日脫去身上的各種大紅龍毒素,活出人樣來安慰神心!

相關內容

  • 在爭戰中得勝撒但

    前段時間,我和配搭的姊妹在盡本分中因著觀點不一致產生了一些隔閡,覺得她狂妄瞧不起我。因此,我陷入了不對的情形裡,開始受她轄制,盡本分總也放不開手腳,說話唯唯諾諾,做事謹小慎微,以至於後來,我說話做事都看著她的臉色,對工作也沒有了負擔,完全活在了黑暗中。

  • 淺談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

    感謝神話語的開啟使我看清了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心裡對撒但產生了真實的恨惡,也明白了只有基督才能帶領人脫離黑暗之地,進入光明之中,人只有跟隨基督、敬拜基督才能脫離撒但的苦害。今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順服基督的帶領,接受神的話作我的生命,除去我身上的一切大紅龍毒素,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控制,徹底背叛撒但。

  • 不再受存心蒙蔽

    同時也使我明白了,人若沒有性情的變化,即便存心對,外表作法合適,所流露出來的也是撒但的敗壞性情,這時候也應該反省認識自己。今後,我願意注重生命性情的變化,從本性實質上來認識自己,不再從表面看問題,不以存心對而忽略對自己敗壞本性的認識,要在凡事上追求認識自己,使自己早日達到性情變化,讓神心得安慰。

  • 神賜給我的上好贈品

    以前,經常聽弟兄姊妹說:神所作的都是最好的,都是人所需要的。對於這話我只是口頭上承認、贊同,卻沒有什麼真實的認識和體會。後來,藉著神擺設實際的環境,我才認識到神在我身上所作的,都是根據我的需要,是賜給我的上好的贈品。

  • 配搭事奉很重要

    前段時間,教會下發一份工作安排,要求教會各級帶領必須設立配搭(一起配合工作的同工)。當時我覺得這樣的安排很好,我這人素質差,確實需要一名配搭協助才能把教會各項工作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