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折翅的「天使」,如何迎來新生(上)

67

山西省 梁欣

引言

身為眾人眼中的「白衣天使」,本應救死扶傷、為民服務,可在這個「金錢至上」的社會大染缸中,「白衣」早已變得污點斑斑,我也不例外。然而,就在我深陷罪惡的泥潭中時,是神拯救了我,帶領我擺脫了罪惡的捆綁,走上了人生正道。

「白衣天使」夢被擊碎

從小我就想當一名醫生,因醫生救死扶傷的形象深印在我心中,我覺得他們是心靈最美的人。長大後,我圓了自己的夢,進了一家市級醫院做護士。在工作中,我認真負責,勤勤懇懇,很快就得到了病人及領導的肯定和表揚,我被提拔為護士長。

就在我滿懷熱情投入到工作中時,卻發現心中的「白衣天使」居然是「黑心人」,單位的院長、同事竟通過各種渠道賺取病人的錢。一天,我在結賬的時候發現一個病人沒有糖尿病,可賬單上卻多了好幾種昂貴的治療糖尿病的進口藥。了解之後我才知道這些藥是院長讓開的,面對院長的作法我很反感,心想:這院長心太黑了,這不是利用職權搭病人的「順風車」嗎?但礙於他的地位,我也不敢說什麼。時間一長,隨著耳聞目睹的事越來越多,我發現不管哪個醫院,從上到下賺取病人的錢都是很平常的事。每天給病人多開些藥,這樣就能留下一些藥用來換錢;聯繫單位職工體檢,也能從中獲取豐厚的回扣……而這些早已都是醫療行業公開的祕密。知道這些內幕後,我驚呆了,不停地問自己:「這就是我心中最美的『白衣天使』嗎?他們善良、美好的心靈哪兒去了?醫院本是救死扶傷的地方,怎麼成了他們謀取私利的場所?現實與夢想怎麼差距這麼大呢?」此時,我的心跌到了谷底,我的「白衣天使」夢就這樣被無情地擊碎了。我想離開醫院,可天下烏鴉一般黑,到哪兒不都一樣嗎?為了生存,我只能留下來,但決定不管他人如何,只求自己問心無愧。

隨波逐流 滑向深淵

可在這樣一個大染缸中生存,想獨善其身並沒有我想像得那麼容易。一次,同事們見我平時穿著樸素,用的還是舊款手機,就「開導」我:「現在的社會就是金錢至上,有錢就有一切,你別那麼死腦筋,也得想法撈點外快,做老黃牛是永遠沒有出頭之日的!」「你講良心,良心值多少錢?光有良心沒有錢,你能像人家那樣辦美容卡、買高檔衣服嗎?再說,現在哪個醫院的護士長不撈外快?你可真傻啊!」……同事們諷刺的話讓我心裡泛起了一陣陣漣漪,可我一直不敢越過良心的底線。直到後來參加了一次同學聚會,我心裡的底線開始一點點瓦解。那天,看到一個和我一起被提拔做護士長的同學,人家吃的、穿的、用的樣樣都比我好,而且還經常出入美容院和各種高檔場所,生活得可算是有滋有味。可看看自己掙的那點微薄的工資除了維持生活外,還要攢錢幫家裡蓋房子,就別說……唉!不知什麼時候才能過上跟同學一樣的生活啊!一想到這些,我心裡就不是滋味。

恰巧,一個朋友知道我是護士長,就來問我:「你手裡有藥嗎?有的話我幫你處理。我這兒的藥都是各大醫院的醫生提供的。」朋友的話觸動了我,因我這兒剛好有多餘的藥,如果拿兩瓶也不會被人發現,還能賺外快。但一想到這兒,我的心就「怦怦」直跳:「如果被人發現了可不是偷拿幾支藥的問題,往大了說可是貪污呀,是要負法律責任的,不行不行……」但又一想:「那麼多人都這樣做了,也沒見誰被查出來呀!再說整個醫院都這樣,就算我不做,也沒人認為我是清白的。」經過一場激烈的爭戰後,金錢的誘惑還是擊垮了我良心的底線,我便答應了朋友。當我顫抖著手把藥遞給朋友時,心裡緊張得「怦怦」直跳,但在朋友給我錢的那一刻,我心裡的恐懼頓時被獲得金錢的喜悅所代替,我第一次體嘗到原來錢可以來得這麼容易!

慾求不滿 痛苦不已

就這樣我掙起了不義之財,一次、兩次、三次……幾十元、幾百元、幾千元,甚至上萬元。雖然每次拿到藥時我都會有一種愧疚感,但錢財給我帶來的肉體享受驅使我一次次地說服自己的良心。慢慢地,我手頭闊綽了,開始穿高檔衣服,出入各種高檔娛樂場所,過上了有錢人的日子。

雖然我每天外表光鮮亮麗,贏得了同事和朋友們的羨慕、高看,但心靈深處的恐慌與不安卻與日俱增。每次領導一喊我的名字,我都心驚膽戰,總害怕會東窗事發被興師問罪。當看到電視上有人因為貪污受各種處分時,我就似乎看到了未來的自己會像他們一樣被抓坐監。因此,我晚上常常嚇得睡不著覺,有時打雷閃電都特別害怕,唯恐遭天譴被雷劈……

痛苦的根源,心靈空虛

曾多少次我告誡自己:不掙這些昧良心的錢,內心就不會惶恐不安了!可一想到那樣的話,我手頭就不能那麼寬綽,生活水平也要降低,還會在同事中間成為另類……幾番爭戰後,在利益面前我又不由自地把錢裝進腰包。可每次短暫的滿足之後,我心裡便是莫名的空虛和恐慌,覺得自己這樣活著好苦,好累,真盼望有誰能幫我擺脫這種痛苦、無助的生活。

深陷罪惡 神來拯救

正當我陷在罪惡的泥潭中無力自拔時,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在人對金錢的要求不斷增長的情況下,人越來越愛錢,越來越愛利,越來越愛享受,那麼人把錢是不是看得更重了?人把錢看得更重的時候,人不知不覺就看淡了名譽,看淡了名聲、信譽、人格,看淡了這些,是不是啊?……在這個過程中,從一開始人不能接受這種行為,人藐視這樣的行為,藐視這樣的作法,到人以自己的方式親手、親身試驗、嘗試這樣的行為的時候,他的心在逐漸地轉變。這個轉變是什麼呢?是對這個潮流的一個認可與接納,是對社會潮流所灌輸給你的這種思想的接納與認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撒但敗壞了我們後,給我們灌輸了「金錢至上」「有錢就有一切」「有錢能使鬼推磨」「一朝權在手,便把私利謀」「有便宜不佔王八蛋」等等撒但毒素,這些錯謬的觀點一點點腐蝕著我們的心靈,成了我們生存的根基,讓我們崇尚金錢,對金錢的慾望越來越大。在貪婪本性的驅使下,我們置人格、尊嚴、信譽於不顧,不擇手段地採用各種方式得到金錢,變得越來越墮落,越來越敗壞。回想我剛開始只想做一名救死扶傷的護士,看見醫院領導欺騙病人、貪污錢財還鄙視他們的行為,但當看到身邊的朋友、同事都穿金戴銀,而自己卻穿著打扮特別普通時,我感到落差很大。在同事們的慫恿下,我的思想也隨之腐化,開始利用職務之便賺錢,追求物質的享受,變得越來越貪婪。面對病人我不再是盡心、盡責,而是絞盡腦汁地利用他們賺取錢財,我失去了人該有的良心理智,沒有了做人的底線。雖然我手頭的錢是多了,但隨之帶來的是心靈裡的恐懼、煎熬,整天活在惶恐不安中,唯恐哪天東窗事發會被抓坐監。我也曾想擺脫這樣的生活,可在利益面前,我沒有勇氣回到從前再過那種苦日子,就這樣我在罪惡中越陷越深。此時,我才知道自己活得這麼痛苦的根源是因我被撒但敗壞、引誘,追隨邪惡潮流,用不正當的手段謀取利益造成的。

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們現在只要有一線希望,不管以前的事神記不記念,人該存著什麼心理:我得追求性情變化,追求認識神,別再上撒但的當,別再做羞辱神名的事。現在人值不值錢、人能不能蒙拯救、有沒有希望關鍵在哪兒呢?就是你這個人聽完道之後能不能領受真理、能不能實行真理、能不能變化,這是關鍵地方。」(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事奉神當走彼得的路》)從神的話中我感受到了神對我們殷切的期望,神不願看到我們活在撒但權下繼續被撒但殘害,而是希望我們好好追求真理,對撒但敗壞人的實質有認識、有分辨,不再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錯謬觀點活著,讓神的話成為我們的生活準則和行事方向,使我們的敗壞性情得著變化,走上蒙拯救的路。想想自己一身污穢,神卻沒有嫌棄我,在我深陷罪中不能自拔的時候及時拯救了我,用他的話語供應我、帶領我,讓我看清撒但利用社會潮流殘害人、敗壞人的邪惡實質,還鼓勵我追求性情變化被神潔淨、拯救。神的話使我心中倍感溫暖,我默默地向神禱告,願神帶領我從金錢的漩渦中走出來。

坦蕩做人 心裡踏實

之後,我決定把自己手裡的藥都退給藥庫,以後不再掙這昧良心的錢了。可是,當我真拿著藥要退時,心裡又開始糾結了:「要是把這些藥都退掉,我以後就沒有來錢路了,就不能過要啥買啥的日子了。」一想到又要過苦日子,我不由得猶豫起來,一時還下不了決心。

煎熬中,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你應當為一個真理而捨棄一切的肉體享受,你不應該為一點點享受而丟掉所有的真理,這樣的人沒有人格,沒有尊嚴,沒有存活的意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實行真理就要有受苦的心志,不能再一味地追求肉體的享受,我得按神的話實行,按神的要求做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這是有價值、有意義的,這也是我該受的苦。我若為了物質享受,出賣自己的良心、人格,掙這些不義之財,這才是最低賤的人生。此時,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不再猶豫徘徊,有了實行真理的勇氣,我得選擇滿足神!於是,我毅然把這些藥退給了醫院。這樣實行後,我心裡一下子輕鬆了,感覺像卸了一塊大石頭似的,再也不用擔心被人告發,夜裡睡覺也安穩了,這樣活著可真踏實!我體嘗到了實行真理的快樂,從心裡感謝神的帶領。

相關內容

做誠實人真幸福——一名花店老闆的心靈蛻變(上)...
擺脫墮落生活 走上人生正道(上)
「白衣天使」的心靈覺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