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産黨是怎麽折磨我的

2024年03月08日

中國河南 王强

2002年3月的一天下午,村治保主任帶着五個警察突然闖進我家。一個警察拿出搜查證,説:「我們是派出所的,有人舉報你信全能神,還接待外地傳道人。」説完幾個警察就衝進屋裏搜查,把家裏翻得亂七八糟的。他們翻出一個筆記本,裏面是我抄寫的神話,警察指着我説:「這就是你信全能神的證據!」然後兩個警察就强行給我戴上手銬和脚鐐,押上了警車。坐在車裏,我心想:「以往信耶穌我就被抓過,這次被抓不知道警察會怎麽折磨我。他們知道我接待外地來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我如果受不了酷刑出賣了怎麽辦?那可是嚴重的背叛神呀!」想到這兒,我心裏有些害怕,不停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這個時候,我想到了神的話説:「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裏面。《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的心也漸漸地安静了一些。

後來,警察把我帶到縣城的一個大酒店。剛進房間,一個警察就命令我面朝墻跪下。我不跪,他就抓起一根一米長的棍子照着我的小腿猛地打了兩棍,我疼得倆腿一軟,不由得跪了下來。一個年輕的警察假惺惺地説:「起來吧,坐那兒。説説你信神幾年了,在哪兒聚會,都給誰傳過福音。」我不説,他就抓住我的頭髮使勁地往墻上撞了幾下,我感覺頭暈眼花,耳朵也嗡嗡地響,額頭當時就腫起來了。一個警察又朝着我的脊梁骨狠狠地踹了兩脚,邊踹邊説:「我們對你的事一清二楚。説!你大年三十下午在哪兒聚會?」聽着警察的話,我心裏一驚,「警察怎麽知道我大年三十下午在聚會呢?」我正想着,他又説:「你最好把你知道的都交代清楚,你就是不説其實我們也都知道,你死扛對你没有好處!」我没搭理他,警察就狠狠地朝我屁股上踢了兩脚,邊踢邊逼問我。後來看我什麽也不説,警察就出去了。大概過了半個鐘頭,我突然聽到隔壁傳來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我感到毛骨悚然,嚇得心突突直跳。我心想:「這是賓館,哪兒來的慘叫聲?」又想到這段時間警察抓了好多弟兄姊妹,難道他們也被關在這裏?不知道接下來警察會不會也給我用刑。想到這兒,我心裏有些害怕,不停地呼求神。我想到神的話説:「我是你們的堅固台,我是你們的避難所,我是你們的後盾,我更是你們的全能者,而且是你們的一切!《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零九篇》神的話給了我信心,我跟神立下心志:不管警察怎麽毒打折磨,我都不能背叛神。這時國保隊隊長進來了,他朝我屁股上狠狠地踢了兩脚,大聲吼着説:「趕緊把你知道的都交代出來!我們啥都知道,問你是給你機會,給你三分鐘時間,你好好想想。」見我不吱聲,他就抓住我的頭髮狠狠地往墻上撞了三下,又逼問我,「誰給你傳的?你們的教會帶領是誰?你接待的外地人都是哪兒的?」見我不説話,他抓起一根木棍照着我的後背猛地打了兩棍,又照着我的右腰窩狠狠地踹了兩脚,我感覺我的後背好像斷了一樣,五臟六腑都在翻滚,特别的疼,噁心得直想吐。他又狠踢我的脚踝,疼得我渾身顫抖,大聲地慘叫。看我還是不説,他就大聲吼着説:「你再不説,就用熱油澆你、油炸你!」當時,我的心都揪起來了,心想:「這些警察没有人性,我還有妻兒老小,如果我的胳膊或腿被燙殘廢了,以後幹不成活兒,一家老小咋生活啊?」想到這兒,我心裏有些軟弱,「要不我就少説一點教會的事,説了可能他們就不會這麽折磨我了,也能减輕一點痛苦。」可又一想,「不能説,説了就是背叛神。」就這樣,我心裏來回地争戰。這個時候,我想到神的話説:「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神的話使我感受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神不喜歡背叛他的人,神也不拯救這樣的人。背叛神當了猶大即使活着也是苟且偷生,以後靈魂體都會受到懲罰。我的命、我一家人的生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無論如何我都不能當猶大背叛神,我得站住見證滿足神!

國保隊長看我什麽也不説就把我帶到另一間黑洞洞的房間裏,把我推到一個椅子上繼續逼問我:「你接待的外地人家住哪裏?叫什麽名字?再不説,就讓你嘗嘗電椅的滋味!」説着他就用寬帶子把我的雙手雙脚固定在椅子上,給我的手腕纏上電綫。他拿着電源開關摁了一下電鈕,我就感覺屁股好像針扎一樣,身體不由得顫抖,身上的骨頭和關節就像蟲咬一樣難受,頭發脹,眼睛瞪得很大,看不見東西。我心想:「這樣的電刑會不會要了我的命啊?」我不停地呼求神。大概過了十幾分鐘,我剛有點緩過來,他又逼問我。看我還是不説,他又摁下了電鈕,一股强大的電流一下子進入了我的身體,我感覺突然心跳加速,心臟好像要蹦出來一樣,整個人感覺在半空中盤旋,四肢發軟、頭發矇、眼發昏、嘴冒白沫,意識也漸漸模糊了。只聽見他大聲吼着説:「再不説,我就要摁第三下了,這回摁下去你可就没命了,就再也見不到你的妻子和孩子了!」當時我心裏很軟弱,想到我家裏還有兩個孩子,我媽身體有病不能自理需要人伺候,還需要錢看病,我是一家人的頂梁柱,如果我被電死了,誰來挣錢養家,給我媽看病?我越想越痛苦,心裏不停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這個時候,我想到神的話説:「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托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托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于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于供應我們全部的神。《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附篇二 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神的話使我心裏一下子亮堂了,我是一個受造之物,為神作見證這是我的本分和責任。我又想到神主宰着人類的命運,我的妻兒老小不也在神的手中掌握嗎?如果我受情感轄制背叛神當了猶大,還配稱為人嗎?我生在末世,有幸被神揀選聽見神的聲音接受神的拯救,這是神的高抬啊!不管受什麽苦,我也得把這個見證作好。我又想到歷世歷代的聖徒,他們有的被刀砍,有的下油鍋,有的被石頭砸死;還有當初那些西方的傳教士,他們撇弃了妻子兒女、放弃了舒適的生活環境來到中國傳揚主的福音,最後有許多人都遭受逼迫殉了道。他們為神花費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我這條命又算什麽呢?想到這兒,我心裏就有股力量,不再那麽膽怯害怕了。我向神禱告:「神啊!我不願再為家庭、妻子兒女擔憂,只求能為你站住見證。如果我能活着出去,我還要盡上我的本分,如果死在這裏也有你的許可,我願意順服,决不背叛你!」

緊接着,國保隊長又逼問我:「想好了没有?説還是不説?」見我不吭聲,他就咬牙切齒地第三次摁下了開關,我只覺得身子一震、眼一黑,頭向前猛衝,上半身衝出椅子,手脚還在椅子上固定着,我就昏了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來的時候全身都是濕的,地上也都是水,我知道自己是被他們潑醒的。當時,屋子裏邊没有人,我的兩個手還在椅子的扶手上綁着,全身麻木得没有一點兒知覺,心臟被電流擊得快速地收縮,憋悶得好像要爆出來一樣,全身没有一點兒勁,手銬也深深地扎在發脹的肉裏,血都滲出來了。當時,我感覺生不如死,不知道這樣的折磨什麽時候是個頭,實在承受不了了,我就想到了死,覺得死了就解脱了。這時,我想到了一首神話語詩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我心裏唱着這首歌,慢慢地,心裏邊就有了力量。我向神禱告,願意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哪怕最後有一口氣,我也要站住見證!警察從晚上8點一直折磨我到11點左右,没審問出什麽,就給我扣了個「參加邪教組織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强行讓我簽字、按手印,把我押到了縣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警察把我帶進監室。我看到床鋪都被犯人們占滿了,没有睡覺的地方,我只好蜷縮在一個墻角。抬起頭我看到對面的墻上貼着監規,其中有一條寫着「信仰自由」,看到共産黨説一套做一套,我心裏特别地氣憤。我想到神的話説:「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八》信神没有犯法,共産黨却把我當作國家要犯抓捕我,用非人的酷刑折磨我,還把我囚禁在這裏,隨意地給我定罪,哪有一點兒人權自由?共産黨對外高喊信仰自由,實際上却瘋狂地抓捕、迫害信神的人,真是欺世盗名!我又想到了自己的處境,不知道這次會判我幾年,如果被判刑坐牢,這輩子就毁了。想着想着,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不活在肉體中。我想到神的話説:「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卧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神的話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今天被警察抓捕、坐牢這有神的許可,雖然因着信神受迫害、被羞辱,但這是有意義的。藉着大紅龍的逼迫,讓我看清了共産黨抵擋神的惡魔實質,從心裏恨惡它、背叛它,同時神也藉此要成全我的信心和順服,這是神對我的祝福,是榮耀的事。想到這兒,我裏面又有了力量,就是坐牢我也不背叛神。

十天後的一個晚上,號長突然指着我説:「來,今晚上咱們做個游戲,先從你開始。」説完,三個犯人就走到我跟前强行把我的衣服脱光了。想到我都這麽大人了却被他們脱光衣服,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犯人們哈哈大笑,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緊接着,號長拿出一根約一米長的細繩子把我的雙手綁上,套在雙膝下面固定住,我的身體半蹲着,他又用另一根細繩子一頭綁在我的脖子上,另一頭拴到下體上。前面的人把我往後推,後面的人往前擁,左右各站着一個人,扶着我不讓歪倒,他們逼着我走。我走得慢了,後邊的人就用脚踢,走得快了,前邊的人就用脚踹,我疼得難以忍受,又感覺很受羞辱。號長還譏笑説:「你們的神怎麽不來給你解開繩子?」犯人們就哈哈大笑。當時,我疼得有點迷糊了。號長突然問我:「你接待的那個人在哪兒?」我不説,他們就繼續折磨我。我疼得實在受不了了,就不停地呼求神。大概過了十幾分鐘,我疼得昏了過去。半夜我醒來時犯人們都睡着了,我把衣服穿上。回想剛才那一幕,「號長的繩子是從哪兒來的呢?按照規定,進入看守所要搜身,他不可能有這麽長的繩子。號長雖然知道我信神,可他怎麽知道我接待外地人?他怎麽跟警察問的話一樣?」我意識到,號長這樣做背後應該是警察指使的。監規裏也明明寫着不准挑唆、凌辱、戲弄人,這些警察却暗地裏唆使號長用最下流的手段玩弄人、折磨人,今天若不是我親身經歷,我怎麽都不會想到共産黨宣稱人性化管理的背後竟是如此的黑暗邪惡、滅絶人性,共産黨真是好話説盡、壞事做絶!

到了3月25號下午,國保隊長又來提審我。他們把我帶到一個房間,大聲地吼着説:「跪下!老實交代,你接待的外地傳道人到底是哪兒的?你們的教會帶領是誰?到你們家裏聚會的有多少人?」還説了兩個弟兄姊妹的名字,問我認不認識,我説:「不認識。」他就抓起一根一米長直徑10厘米粗的杉木杆往我左邊的肩膀猛砸,每砸一下,我的心就猛地抽搐一下,胃裏邊翻騰得只想嘔吐,肩膀火辣辣地疼,胳膊也抬不起來。打完了,他們又繼續逼問我。看我還是不説,他們就狠踢我的後背,又拿笤帚把狠狠地打我的脊梁骨,邊打邊逼問。最後,警察没審出什麽就把我押回了看守所。後來,我家人托關係花了6600塊錢,警察才把我釋放了。

經歷共産黨的抓捕迫害,我看清了共産黨抵擋神的邪惡實質,同時我也看到了神的拯救和保守。在被抓捕遭受酷刑折磨的日子裏,我一次次地禱告神,是神的話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勝過了惡魔的殘害。經歷中我也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能力,感受到了神的愛。我從心裏感謝神!

上一篇: 突如其來的遭遇
下一篇: 牢獄中的磨難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監獄裏的苦難經歷

中國安徽 肖凡我在宗教裏是一名講道人,1999年4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終于迎接到了主耶穌的再來,我心裏很激動,就熱心盡本分傳揚天國福音。信主時,我們就遭受共産黨的逼迫、限制,信全能神以後,受的逼迫就更大了,不少弟兄姊妹被抓捕,遭到酷刑,判刑坐監。在那個環境裏,我們就靠着…

審訊室裏的酷刑折磨

中國山東 肖敏2012年,我因着信神傳福音被共産黨抓捕。那天是9月13號傍晚,我到接待家門口,像往常一樣停下電動車按門鈴,没想到一開門四個彪形大漢衝出來,他們像惡狼一樣,强行把我的胳膊反擰在背後,戴上手銬,把我摁在椅子上,我一點都動不了。緊接着,幾個警察就翻我的包...這突如其來的…

試煉患難成全信心

韓國 舒暢1993年,因着媽媽生病我們全家信了主耶穌,信主後媽媽的病奇迹般地好了,之後每到禮拜天我就和媽媽去聚會。2000年春天,主再來的喜訊傳到了我們家,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我們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們每天都讀全能神的話,享受神話語的澆灌供應,靈…

神話語使我産生信心

中國黑龍江 鄭蘭 2003年的一天傍晚,我在傳福音時被警察抓捕,後來被勞教了三年。那個時候,和我一起被勞教的還有好幾個姊妹,我們天天都要加班加點地幹活,每天至少要幹十三個小時,但只要管教不滿意,他們就用電棍電我們,對我們拳打脚踢,我們每天精神都是高度緊張,同時還要接受洗腦教育,寫…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