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朗誦專輯話在肉身顯現(選編)(普通話朗誦)神 的 作 工 與 人 的 實 行(下集)

神 的 作 工 與 人 的 實 行(下集)

神作工到一個地步,經營到一個地步,那些合他心意的人都能滿足他的要求。神是按著他的標準來要求人,是按著人能做到的來要求人,在談他經營的同時他給人指出路,給人以生存之道。他的經營與人的實行這是一步作工,是同時作的,談經營就涉及到人的性情變化,談到人該做的、談人的性情變化就涉及到神的工作,這兩者什麼時候都不分開。人的實行在逐步改變,是因著神對人的要求也在改變,也因著神的工作總是在不停地變化、進展。若人的實行陷在規條之中,那就證明這些人已失去了神的作工,失去了神的帶領;若人的實行總沒有改變也不能進深,那證明這些人的實行是人意的實行,是非真理的實行;若人根本無路可行,那這些人早已落在撒但的手中被撒但控制,也就是被邪靈控制。人的實行不能進深神的工作也就沒有發展,神的作工不變人的進入也就停止不動,這是必然的。在整個工作中人若一直在守耶和華的律法,那神的工作也就不能進展,更不能結束整個時代,人若一直在守著十字架忍耐、謙卑,那神的工作也不能繼續發展。六千年的經營根本不會在只守律法或只守十字架忍耐、謙卑的人身上結束的,而是在認識神被神從撒但手中奪回、完全脫離撒但權勢的末了的一代人身上結束整個經營工作,這才是工作的必然趨勢。為什麼說在教堂裡的那些人實行得老舊了呢?就是因著他們所實行的跟現在的工作脫節,在恩典時代他們實行得也對,但隨著時代的轉移、工作的變遷,他們的實行也逐步老舊,被新的工作、新的亮光甩在後面,聖靈的工作在原有的基礎上又進深了好幾步,而他們仍然停留在原有的地步原封未動,仍持守舊的作法、舊的亮光。神的工作在三年或五年之內都會有很大的變化,更何況兩千年的時間,不更有大的變化嗎?人沒有新的亮光、沒有新的實行,那是人沒跟上聖靈的作工,是人的失誤,並不能因著原來有聖靈作工的人現在仍持守老舊的作法而否認新工作的存在。聖靈的工作總是在向前發展,凡在聖靈流中的人也應有逐步的進深與變化,不應只停止在一個地步,只有那些不認識聖靈工作的人才會停止在原有的工作中而不接受聖靈新的作工,只有那些悖逆的人才不能得到聖靈的作工。人的實行若跟不上聖靈新的作工,那人的實行必定是與現時的工作脫節的實行,這些實行也必定是與現時的工作相打岔的。諸如這樣老舊的人根本不能成就神的旨意,更不能成為最後站住神見證的人,而且整個經營工作也不能結束在這樣一班人身上。那些曾經守住耶和華律法的人、曾經為十字架而受苦的人,若不能接受末了這一步工作,那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都是無用的。聖靈的作工最明顯的表現就是現實不守舊,跟不上今天作工的、與今天的實行脫節的就都是抵擋不接受聖靈作工的,這樣的人都是抵擋神現時作工的人。他們雖持守以往的亮光,但不能因此而否認他們是並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為什麼從始到終總談實行的變化、以往的實行與現在的實行的區別,談以前那個時代怎麼實行的,現在這個時代又是怎麼實行的呢?總談這些實行的劃分,就是因為聖靈的工作在不斷地向前發展,這樣就要求人的實行也不斷地變化。人如果停止在一個地步上證明人沒能夠上神的工作與新的亮光,並不能證明神的經營計劃不變。在聖靈流以外的那些人總認為他們的對,其實神在他們身上的工作早已停止了,他們身上根本沒有聖靈工作,神的工作早已轉到另外一班人身上了,他要在這些人身上成全他新的工作。因為那些在宗教裡的人不能接受他的新工作,只是持守以往的舊工作,所以神就將這些人棄絕,將他新的作工作在那些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身上,這些人是配合他新的工作的人,只有這樣才能成就他的經營。神的經營一直在向前,人的實行也不斷提高,神總是在作工而人也總有需求,以至於兩者都達到頂峰,神與人能完全結合,這就是大功告成的一個表現,是整個經營最終的結果。

在每步作工的同時都對人有相應的要求。凡是在聖靈流中的人都有聖靈的同在與管教,不在聖靈流中的人則都在撒但的掌管之下,根本沒有聖靈的作工。在聖靈流中的人也就是接受神新工作的人,他們就是配合神新工作的人。在這流中的人若不能有配合,不能實行神在這個時期要求的真理,那就受到管教,重則聖靈離棄。既是接受聖靈新的作工的人,那就活在聖靈的流中受到聖靈的看顧、保守。肯實行真理的有聖靈的開啟,不肯實行真理的有聖靈的管教,甚至有懲罰臨到,不管是什麼樣的人,只要是在聖靈流中的人,神都要因他的名的緣故而對每個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負責。榮耀他名、肯實行他話的人得到他的祝福;悖逆他、不行他話的人受到他的懲罰。在聖靈流中的人就是接受新工作的人,既然接受了新的工作就要與神有相應的配合,不能做不盡本分的悖逆者,這是神對人的唯一要求。而不接受新工作的人那就不同了,他們都是在聖靈流以外的人,根本談不上什麼聖靈的管教或責備,這些人整天都活在肉體裡,活在頭腦中,他們所行的是按著自己的頭腦分析研究出來的道理,並不是聖靈新的工作之中的要求,更不是與神的配合。不接受神新的作工的人根本沒有神的同在,更談不到什麼祝福或保守,他們的言行多數都是持守以往聖靈作工中的要求,不是真理而是道理。但這些道理與規條就足可以證明他們這些人的集合只是宗教,並不是選民或說成是神的作工對象,他們中間的所有人的集合只可稱為宗教的集大成,並不能稱為教會,這個事實是不可改變的。他們沒有聖靈新的作工,所作所為充滿了宗教氣味,所活出的盡都帶著宗教色彩,沒有聖靈的同在與作工,更沒有資格得到聖靈的管教或開啟,這些人都是沒有生命的屍體,是沒有靈性的蛆蟲。他們不認識人的悖逆與抵擋,不認識人的一切惡行,更不認識神的一切作工與神的現時的心意,這些人都是無知的小人,是不配稱為「信徒」的敗類!他們無論怎麼做都不關乎神的經營,更不能破壞神的計劃,他們的言談舉止太令人噁心又令人可憐,根本不值得提起。這些不在聖靈流中的人所做的不涉及聖靈的新工作,正因為這樣,他們無論怎麼做都沒有聖靈的管教,更沒有聖靈的開啟,因他們都是被聖靈厭棄的不喜愛真理的人。稱他們都是作惡的人,那是因為他們憑著肉體打著神的招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在神作工的同時故意與神敵對、背道而馳,人不能與神配合已是極大的悖逆,更何況這些故意與神背道而馳的人,不更有應得的報應嗎?提起他們的惡行,有些人恨不得咒詛他們,而神卻不搭理他們。在人來看好像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涉及到神的名了,其實在神那看一點不涉及他的名,也不涉及他的見證,他們無論怎麼做都與神無關,既不涉及神的名,也不涉及神現今的作工,他們都在羞辱自己、在顯露撒但,他們是為那忿怒的日子積攢惡行的人。在現在只要是不能攔阻神的經營的與神的新工作無關的人,他們無論怎麼做都不會得到什麼相應的報應,因為那忿怒的日子並未來到。許多事在人看神早該管一管了,那些作惡的人應及早得到報應了,但因著經營工作並未結束,那忿怒的日子也未來到,所以這些不義的人仍舊在行不義。有些人說宗教裡的那些人沒有聖靈的同在與作工,而且羞辱神的名,那神為什麼不把他們滅了,至今還容讓他們猖狂呢?這些表現撒但、流露肉體的人都是無知的小人,都是謬妄的人,在他們未明白神到底是如何作工在人中間以前是不會看到神的烈怒臨到的,當徹底將他們征服之後,那些作惡的人都會得到報應的,沒有一個能逃脫那忿怒的日子。現在不是懲罰人的時候,而是作征服工作期間,除非有些人做些破壞經營的事,對這樣的人分做事的輕重不同而予以合適的懲罰。在經營人類期間凡是在聖靈流中的人都與神有關係,那些被聖靈厭棄的人都活在撒但的權勢之下,他們的實行與神根本沒有關係,與神有關的只是接受新工作的與神配合的人,因為神作的工作只是針對接受的人而不是針對所有的人,不管其是否接受,他作的工作都是有對象的,並不是隨便作的。那些與撒但相關的人根本不配作神的見證,更不配來與神配合。

每步聖靈作工的同時都需要人作出見證來,每步作工都是神與撒但的一次爭戰,爭戰的對象是撒但,但作工成全的對象則是人。神的工作是否達到果效就是看人為他作的見證如何,這見證就是他對跟隨他的人的所有要求,是作在撒但面前的見證,這見證也是他作工果效的印證。整個經營分三個階段,在每一個階段對人都有合適的要求,而且隨著時代的轉移、時代的發展神對整個人類的要求就越來越高,這樣經營工作也就逐步發展到了高潮,以至於人都看到了「話在肉身顯現」這一事實,這樣對人的要求就更高了,要求人作的見證也就更高了。人越能與神有真實的配合神就越能得著榮耀,人的配合就是人所要作的見證,人所作的見證就是人的實行。所以說,神的作工是否能得著應有的果效,是否能有真實的見證,這與人的配合、人的見證有極大的關係。到工作結束的時候,也就是到全部經營都告終的時候就需要人作出更高的見證來,神的工作到終結的時候人的實行、人的進入也就到了高潮階段。以往是要求人能遵守律法、誡命,要求人忍耐、謙卑,現在是要求人能順服神的一切安排、愛神至極,最終要求人在患難中仍能愛神,這三步是整個經營對人的逐步要求。工作一步比一步進深,對人的要求一步比一步拔高,這樣整個經營就逐步成形,正是因為對人的要求越來越高,人的性情越來越接近神所要求的標準,整個人類才逐步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出來,以至於到工作徹底告終之時全人類都從撒但的權勢之下被拯救出來。此時神的工作結束了,人為了達到性情變化而與神的配合也就取消了,全人類就都活在了神的光中,從此再沒有悖逆與抵擋。神對人也沒有任何要求,人與神有了更和諧的配合,這配合就是神與人的生活,是在神的經營都結束以後的生活,是人被神從撒但手中徹底拯救出來以後的生活。那些不能緊隨神腳蹤的人都不能有這樣的生活,他們都落在了黑暗之中哀哭切齒,他們都是信神卻不跟隨神的人,都是信神卻不順服神的一切作工的人。人既信神就得步步緊跟神的腳蹤,應做到「羔羊無論走到哪裡我們都跟上去」,這才是真尋求真道的人,才是認識聖靈作工的人。死守字句道理的人都是被聖靈的作工淘汰的人。神在每一個時期都要開展新的工作,在每一個時期都在人中間有新的開端,人若只守住「耶和華是神」或「耶穌是基督」這些僅在一個時代適應的真理,那人永遠都不會跟上聖靈的作工,永遠不會得到聖靈的作工。無論神怎麼作工人都毫不疑惑地跟上去,而且緊追不捨,這樣,人又怎麼能被聖靈淘汰呢?無論神如何作只要人看準是聖靈的作工,都一無掛慮地去配合聖靈的作工,去達到神的要求,這樣,人又怎麼能受到懲罰呢?神的工作一直不停止,他的腳步從來也不停止,他在未完成經營工作以先總是在忙碌著,從不止步。而人就不同了:得著一點點聖靈的作工就作為是永恆不變的;得著一點點認識就不向前「追蹤」神更新的作工了;看到一點神的作工就急忙把神定規成一個特定的木頭人,認為神永遠就是他所看到的這個形像,以往是這樣以後也永遠是這樣;得著一點點淺薄的認識就得意忘形,開始大肆宣揚並不存在的神的性情、神的所是;認準一步聖靈的作工以後無論什麼樣的人再宣傳神新的作工他都不會接受。這些人都是不能接受聖靈新工作的人,都是太守舊的、不能接受新事物的人,這些人都是信神而又棄絕神的人。人都認為「以色列人只相信耶和華而不相信耶穌」這是錯誤的,但絕大多數的人又都充當著「只信耶和華卻棄絕耶穌」的這個角色,充當著「盼望彌賽亞歸來卻抵擋稱為耶穌的彌賽亞」的這個角色,難怪人都在接受一步聖靈作工之後仍舊活在撒但的權下,仍舊得不到神的祝福,這不都是人的悖逆而造成的嗎?在世界各地落後於今天新工作的基督教的人,都抱著僥倖的心理認為神會成全他們各自的心願,但他們並沒有絕對的把握說透神提取他們上三層天的理由,他們也並沒有絕對的把握說透耶穌到底是如何駕著白雲來接取他們,更沒有絕對的把握定準耶穌到底是否真是駕著白雲在他們想像的那個日子來到。他們各自都惶恐不安,各自都不知所措,究竟神能否提取他們這些五花八門的各個宗族的一個一個的「一小撮人」,這些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究竟現在神正在作什麼工作,究竟現在是什麼時代,神的心意如何,這些他們都不能說清楚,他們只是扳著手指頭度日。跟隨著羔羊的腳蹤到最終的人才能得著最終的祝福,那些未能跟隨到路終卻認為自己已得著全部的「聰明人」都不能看見神的顯現,他們都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他們把繼續發展的神的作工無緣無故地中斷,而且還似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認為神要提取他們這些「對神忠心無二的跟隨神持守神話的人」。儘管他們對神所說的話「忠心無二」,但對於他們的言行仍是感覺實在太令人噁心,因他們都是抵擋聖靈作工的人,都是在行詭詐、作惡的人。不能跟隨到路終、不能跟上聖靈作工的僅持守舊工作的人,不僅沒有做到對神忠心反而成了抵擋神的人,成了被新時代棄絕的人,成了被懲罰的人,這些人不是最可憐的人嗎?許多人還認為凡是棄絕舊的律法而接受新的作工的人都是沒有良心的人,這些只講「良心」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在最終將自己的前途斷送在自己的良心之中。神作工尚且不守規條,儘管是他自己的作工他還不留戀,該否的則否,該淘汰的淘汰,而人卻持守住經營工作中的一小部分來與神敵對,這不是人的謬妄嗎?不是人的無知嗎?越是害怕自己得不著福氣而謹小慎微的人越不能得著更多的祝福,得不著最終的福氣。那些死守律法的人都對律法忠心無二,他們越是這樣對律法忠心越是抵擋神的悖逆者,因為現在是國度時代不是律法時代,現在的工作不能與以往的工作相提並論,以往的工作不能與今天的工作相對比,神的工作變了,人的實行也改變了,不是持守律法也不是背十字架,所以人對律法與十字架的忠心並不能獲得神的稱許了。

在國度時代期間要將人徹底作成。征服工作之後人便進入熬煉之中,進入患難之中,在患難之中得勝的站住見證的就是最終被作成的,這些人就是得勝者。在患難之中對人的要求就是能接受此次熬煉,這熬煉是最後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經營工作結束之前的最後一次熬煉,凡是跟隨神的人都得接受這最終的檢驗,都得接受這最後一次的熬煉。患難中間的人都是沒有聖靈作工、沒有神引導的,但是那些真正被征服的、真正追求神的人最終都能站立住,這些人都是有人性的人,都是真心愛神的人,無論神怎麼作這些得勝的人不失去異象,仍舊實行真理不失去見證,他們就是最終從大患難中走出來的人。混水摸魚的人即使現在能混飯吃,但誰也逃不過最後的患難,誰也不能逃脫最後的檢驗。這患難對得勝的人來說是一次極大的熬煉,但對那些混水摸魚的人來說就是徹底淘汰的工作。心中有神的人無論神如何試煉都不改變對神的忠貞,心中無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對其肉體不利,他便改變了對神的看法,甚至離神而去,這都是在最終站立不住的人,都是專求得福根本無心去為神花費而貢獻自己的人,這類小人在工作結束的時候都得被「驅逐」出去,對這些人根本不講情面。沒有人性的人對神根本不會有真實的愛,環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圖時便對神百依百順,一旦他們的慾望受到破壞或最終破滅時,這些人就立即起來反抗,甚至一夜之間就由一個滿面堆笑的「好心人」變成一個滿臉橫肉的劊子手,竟然無緣無故地將昨日的恩人當作不可一世的仇敵,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若不驅逐出境豈不是心頭之患嗎?拯救人的工作並不是到征服工作結束之後就大功告成了,雖然征服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潔淨人的工作並沒有結束,什麼時候將人徹底潔淨了,將那些真心順服神的人都作成了,將那些心中無神的偽裝分子都清除出去了,這才是工作的終結。在最終的一步工作中不能滿足神的人便是被完全淘汰的人,被淘汰的人都是魔鬼之類的人,不能滿足神的便是悖逆神的,這些人即便現在跟隨著也並不證明這些人就是以後剩餘下來的人。所說的「跟隨到底的人便是可以得救的人」中的「跟隨」其內涵之意就是在患難之中站立住,現在許多人認為跟隨是相當容易的事,但到工作快結束的時候你就知道「跟隨」的內涵之意了,並不是你現在能接受征服之後仍能跟隨就證明你是被成全的對象了,那些經不住試煉的、不能在患難之中得勝的在最終必不得站立,他們就是不能跟隨到底的。真心跟隨神的人都是能經得住工程的檢驗的,不真心跟隨神的人則是經不住任何試煉的,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驅逐出去,得勝的在國度之中存留。人是否是真心尋求神的人是藉著工程的檢驗,也就是藉著試煉而才決定的,並不在乎人自己定規,神不隨便棄絕一個人,他作的一切都讓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見的事、人不服氣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還是假信都由事實來驗證,這是人所不能定規的。「麥子不能成為稗子,稗子不能成為麥子」,這是不可疑惑的,凡是真心愛神的人最終都能在國度之中存留,神不會虧待任何一個真心愛他的人。國度之中的得勝者按著功用與所作見證的不同在國度之中做祭司或跟隨的人,凡在患難之中得勝的便成為國度之中的祭司團。成立祭司團是在全宇的福音工作都結束的時候,那時人所該做的就是在神的國度盡本分,在神的國度之中與神同生活。在祭司團中的有祭司長、有祭司,其餘的是眾子與子民,這都是根據患難之中對神的見證而劃分的,並不是隨便稱呼的。人的地位一定規神的工作就停止了,因為人都各從其類都歸復原位,這是大功告成的標誌,這是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的最終結果,是神作工的「異象」與人的配合的結晶,最終人進入神的國度之中安息,神也回到居所之中安息,這是六千年來神與人合作的最終成果。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認識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聽神的聲音 認識基督(初信必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認識神的聲音才能看見神的顯現

    神的顯現與神的作工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

    得勝者的見證

  • 各宗派首領被神話語征服的鐵證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 達到辦事有原則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162條原則)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達到蒙拯救(傳福音實用手冊)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