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只有具備造物主身分的神擁有獨一無二的權柄

85

因為撒但的「特殊」身分,所以不少人對它的諸多方面表現頗感興趣,甚至有不少糊塗之人認為除了神以外,撒但也有權柄,因為撒但能顯異能,能作一切人類做不到的事情,所以,人類除了崇拜神以外,心裡同時也給撒但留了位置,甚至把撒但當成神來拜。這些人又可憐又可恨,他們的可憐是因著他們的無知,而他們的可恨是因著他們的大逆不道,也是因著他們生性邪惡的本質。在此我想有必要讓你們明白什麼是權柄,權柄象徵什麼,權柄代表什麼。籠統地說,神自己就是權柄,神的權柄象徵神的至高無上與神的實質,神自己的權柄代表神的地位與神的身分。那撒但敢不敢說它自己是神呢?它敢不敢說它造了萬物,它又主宰萬物呢?它當然不敢!因它造不出萬物,迄今為止它從未造出一樣神所創造的東西,也從未造出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因為它沒有神的權柄,所以它永遠不可能有神的地位與神的身分,這是實質決定的。它有神一樣的能力嗎?當然也沒有!撒但作的那些事,撒但顯的異能叫什麼呢?是不是能力呢?能不能叫權柄呢?當然也不是!撒但引導邪惡潮流,處處攪擾、破壞、打岔神的工作,這幾千年來,它對人類所作的除了敗壞、殘害人類之外,除了引誘迷惑人墮落、棄絕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絲毫值得人紀念、值得人誇讚、值得人寶愛珍惜的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被它敗壞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遭到它的殘害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棄掉神走向死亡嗎?既然撒但沒有權柄沒有能力,那對它所作所行的實質該有怎樣的定論呢?有的人定義撒但的所作所為為雕蟲小技,而我認為對撒但這樣的定義不太妥當,它敗壞人類的惡行那是雕蟲小技嗎?撒但殘害約伯的那種邪惡氣勢與撒但殘害約伯想吞吃約伯的強烈慾望,斷乎不是雕蟲小技就能得以實現的。回想當初,頃刻之間,約伯漫山遍野的牛羊沒有了,頃刻之間,約伯的萬貫家產都沒有了,那是雕蟲小技能達到的嗎?從撒但所作所行的性質來看,都與破壞、打岔、毀壞、殘害、邪惡、惡毒、陰暗等等這些反面的詞相匹配,相吻合,所以,一切非正義與邪惡事物的發生都與撒但的行徑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也都與撒但的醜惡實質密不可分。撒但無論多麼「神通廣大」,無論多麼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強,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麼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裡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麼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麼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

宇宙星雲

了解了撒但的本相之後,許多人對什麼是權柄這一問題仍舊不明白,那就讓我告訴你吧!就權柄本身而言,它可解釋為神的能力。首先,肯定地說,無論是權柄還是能力都是正面的,它們與任何反面的東西都無瓜葛,與任何受造之物和非受造之物都無關係。神的能力能創造出任何形式的有生命、有活力的東西,這是神的生命決定的。因為神是生命,所以他是一切生命體的源頭,與此同時,神的權柄能使所有的生命體順服神的一切話語,也就是按著神口中的話而產生,遵照神的吩咐存活、延續,在此之後,神便主宰、掌管所有的生命體,從來不會有誤差,直到永遠。這些是任何人與物都不具備的,只有造物擁有、具備這樣的能力,所以稱它為權柄,這就是造物主的獨一無二。因此,無論「權柄」這個詞本身或權柄的實質,只能與造物主相關聯,因它是造物主特有身分與實質的象徵,它代表造物主的身分與地位,除了造物主之外,沒有一人一物與「權柄」這個詞有關聯,這也就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的解釋。

撒但雖然對約伯虎視眈眈,但是沒有神的許可它不敢動約伯的一根汗毛,它雖然生性邪惡、殘忍,但在神對它下達命令之後,它不得不守住神所吩咐它的,所以,儘管撒但臨到約伯的時候如惡狼入羊群一樣猖獗,但它不敢忘記神給它的範圍,它不敢越過神的命令,它無論怎麼作都不敢背離神話語的原則與範圍,這是不是事實?從這點來看,耶和華神的任意一句話都是撒但不敢超越的,對撒但來說,凡是神口中的話都是命令、都是天規、都是神權柄的發表,因為在神每一句話的背後都隱含著神對觸犯神命令,對違背、對抗天規者的處罰。撒但清楚地知道,如果它超越了神的命令,就得承擔它超越神的權柄、對抗天規的後果,這個後果到底是什麼?不言而喻,當然是神對它的懲罰。撒但對約伯一個人作的事,僅僅是撒但敗壞人類的一個縮影;而撒但在作此事時神給它的範圍與命令,僅僅是它作每件事的原則的一個縮影;還有撒但在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與它的位置,也僅僅是撒但在神經營工作中扮演的角色與它的位置的一個縮影;撒但在試探約伯一事上對神的絕對服從,僅僅是撒但在神經營工作中對神不敢有絲毫對抗的一個縮影。這些縮影給你們的警示是什麼?在萬物之中,包括撒但在內,沒有一人一物能越過造物主所制定的天規、天條,沒有一人一物敢違抗這些天規、天條,因為沒有一人一物能改變、能逃脫造物主對違抗者的處罰。只有造物主能制定天規、天條,只有造物主有能力施行這些天規、天條,只有造物主的能力無人無物能超越,這就是造物主獨有的權柄,這個權柄在萬物中是至高的,所以,絕對沒有「神是最大,撒但是其次」的說法。除了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之外,別無他神!

…………

現在你究竟怎麼看待神的權柄?交通完以上這些話語之後,你應該對神的權柄有一個全新的認識,那我問你們:神的權柄象徵什麼?象不象徵神自己的身分呢?象不象徵神自己的能力呢?象不象徵神自己獨有的地位呢?在萬物當中你在哪些事上看到了神的權柄呢?怎麼看到的?從人經歷的四季來看,春、夏、秋、冬的交替,有沒有人能改變它的規律呢?春天樹木發芽開花,夏天長滿樹葉,秋天結果,冬天葉落,這個規律有沒有人能改變呢?這是不是神權柄的一方面體現呢?當神說了「要有光」,就有了光,這個「光」現在存不存在呢?它的存在是因著什麼?當然是因著神的話語,也因著神的權柄。神所造的空氣現在存不存在?人類呼吸到的空氣是不是從神來的?從神來的東西,有誰能把它奪去呢?有誰能改變它的實質與功能呢?神所分配的晝與夜、命定晝夜的這個規律有沒有人能打破呢?包括撒但能不能打破呢?即便是到晚上的時候你不睡覺,當白天過,那它也是晚上,你改變了你的生活規律,但是你改變不了晝夜交替的規律,這個事實是任何人改變不了的,是不是這樣?有沒有人能讓獅子像老牛一樣耕地呢?有沒有人能把大象變成驢呢?有沒有人能讓雞像老鷹一樣在天空翱翔呢?有沒有人能讓狼像羊一樣吃草呢?(沒有。)有沒有人能讓水裡的魚在陸地上生活呢?這是人做不到的,為什麼呢?因為神命定牠在水裡活著,牠就得在水裡活著,在陸地上牠就沒法活就得死,牠超越不了神命定的範圍。萬物都有其生存的規律與範圍,也各有其本能,這些都是造物主命定好的,誰都改變不了、超越不了。就如獅子永遠生活在遠離人群的野生世界之中,牠永遠不可能像老牛一樣忠厚、老實,與人相伴,為人勞作;雖然大象與驢都是動物,都是四條腿,都是能喘氣的受造之物,但牠們是不同的種類,因著牠們各自都被神劃分了類別,牠們都具備各自的本能,所以,牠們永遠不可能互相變化;雖然雞也長著兩條腿,與老鷹一樣擁有翅膀,但牠永遠都不可能在空中飛,充其量也就只能飛到樹上罷了,這是牠的本能決定的。這些不言而喻都是因著神權柄的命定而有的。

人類發展到今天,人類的科學可說是「蒸蒸日上」,在科學的探索中取得的成績可說是「令人刮目相看」,不得不說人類的本事越來越大,但唯獨有一樣東西是人的科學不能突破的:人類造了飛機、造了航母、造了原子彈,人類飛上太空,走入月球,人類發明了網絡,過上了高科技的日子,但人類卻造不出一隻能喘氣的活物來,對於任何生物的本能與生存規律以及各類生物的生死輪迴都是人類科學所無能為力、不能掌控的。這不得不說人類的科學不管如何登峰造極也比不上造物主的一個意念,也測不透造物主造物的奇妙與造物主權柄的威力。地球上的海水那麼多,它從來不隨便越過它的範圍上到陸地上來,那是因為神給它們各自定好了界線,命定好它在哪兒它就在哪兒,沒有神的許可它不能亂動,沒有神的許可,它們都互不侵犯,當神說讓它動的時候它才能動,它的去向、它的存留這是神的權柄決定的。

「神的權柄」用土話解釋就是神能說了算,神有權決定怎樣作,神要怎樣作就怎樣作。萬物的規律都是神說了算,不是人能說了算的,也不是人能改變的,它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而是因神的意念、因神的智慧與神的命定而改變,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否認的事實。天地萬物,宇宙、星空,一年四季,人能看得見的、人看不見的,都按著神的命定,按著神的吩咐,按著神當初創造的規律一點不差地在神的權柄之下存在著、運行著、變化著,沒有任何一人任何一物能改變它的規律、能改變它原有的運行軌跡,它們因神的權柄而生,也因神的權柄而滅,這就是神的權柄。說到這裡,現在你感覺神的權柄是不是神身分與地位的象徵呢?神的權柄是不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所能具備的呢?是不是任何人、事、物所能模仿、所能冒充、所能代替的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相關內容

  • 約伯一生活出的價值

    約伯這一生的價值在哪兒呢?約伯的堅毅讓撒但變得怯懦,他的信心讓撒但懼怕、喪膽,他與撒但決一死戰的氣勢讓撒但痛心疾首,約伯的完全正直讓撒但在他身上再無從下手,從此便放棄對約伯的攻擊,也放棄了在耶和華神面前對約伯的控告,這就意味著約伯勝過了世界,勝過了肉體,勝過了撒但,也勝過了死亡,他是完完全全的屬神的人了。

  • 神的賜福

    神的話語就是權柄,神的話語就是事實,在他的話未出口之前,就是他定意要作成一件事的時候,這個事情就已經成了。可以這麼說,神對亞伯拉罕所說的話是神與亞伯拉罕立的約,也是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這個應許是既定的事實,也是既成的事實,這些事實在神的意念之中隨著神的計劃逐步應驗。所以,神說這樣的話並不代表神有狂妄的性情,因為神能作成這樣的事,他有這樣的能力,他有這樣的權柄完全能成就這樣的事,成就這些事完全是他能力範圍的事。

  • 主耶穌復活之後吃餅與人講經

    直到主耶穌讓多馬探入他的肋旁、直到主耶穌復活以後在眾人面前掰餅吃了,又在眾人面前吃掉燒魚,人才真正地接受了主耶穌是道成肉身的基督這一事實。此時才讓每一個人感覺如夢初醒:站在眼前的這一位人子就是從亙古以來就有的那一位,他有形有像,他有骨有肉,與人同吃同生活已許久……此時他的存在讓人感覺是那麼的真實,那麼的美妙,又是那麼的愉悅與幸福,同時也充滿感慨,而他的再次顯現讓人真實地看到了他的卑微,感受到了他的親近和他對人的惦念與依戀。

  • 神以話語與人立約

    造物主以他獨有的方式在信守著他與人立的約和他的承諾,所以,以彩虹出現作為神立約的記號,這無論對於造物主還是受造人類都是永不更改的天條、法則,這個持續不變的法則不得不說是繼造物主造了萬物之後的權柄的又一次真實的體現,不得不說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是無限的,而以「彩虹」作為記號正是造物主權柄的繼續與延伸。

  • 主耶穌復活後對門徒說的話語

    主耶穌復活之後,首先作了這樣兩件最有意義的事,一件是作在多馬身上,一件是作在彼得身上。這兩件事代表什麼?是不是代表神拯救人的真實心意?是不是代表神對人的真誠?作在多馬身上的工作是為了告誡人不要做多疑的人,只要信;作在彼得身上的工作是為了堅固彼得之類人的信心,同時對這類人提出了明確的要求,指明了他們的追求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