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怎樣分辨敵基督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

末世全能神的話語

敵基督對待真理主要的性情特徵就是厭煩,而不是僅僅不感興趣。不感興趣只是一種程度比較輕微一點的對待真理的態度,還没有上升到仇視、定罪、對抗這個程度,只是不感興趣,不想搭理,説:「什麽正面事物、什麽真理啊,得着又能怎麽樣?得着這些能有好日子過、能長本事嗎?」他對這些不感興趣所以就不予搭理,談不上是厭煩。一説厭煩就表明一種態度,什麽態度呢?凡是正面事物,凡是涉及真理的,他一聽見心裏就恨,就反感、抵觸、不想聽,甚至想找證據來定罪、詆毁真理。這就是厭煩真理的性情實質。

敵基督與其他人一樣,能讀到神的話,能聽到神所説的話,也能經歷到神所作的工作,從表面上來看他也能在字面上理解到神話的意思,知道神説的是什麽,知道這些話都是讓人走正確的道路,都是讓人做好人的,但是這僅僅是停留在理論上。停留在理論上是什麽意思?就像有的人認為書本上的一種理論是好的,但是與現實生活一對號,一看這個邪惡潮流、人類的敗壞還有整個人類的各種需要,發現這些話不現實,與現實生活脱節,不能幫助人適應、隨從這個邪惡潮流、邪惡社會,所以他覺得這些話好是好但只能嘴上説説,滿足一下人類對美好事物的一種願望與幻想。比如説,如果人喜歡地位想當官,想在人中間讓人高捧崇拜,那就得憑着撒謊、顯露自己、踩壓别人等等這些非常手段去達到這個目的,而真理恰恰是定罪這些事物的,恰恰是定罪、否認人的這些欲望與野心的。在現實生活中人認為出人頭地是正當的,但這些需求在神那兒、在真理面前都是被定罪的,所以説人的這些需求在神家行不通,没有發揮的餘地,没有實現的空間。但是敵基督這類人會放弃嗎?(不會放弃。)對了,他不會放弃。敵基督一看,「明白了,原來真理就是讓人忘我、捨我,讓人寬容、大度,没有自我,為别人活着,這就是真理。」當他對真理有了這樣的定義之後,他對真理是産生興趣還是産生反感了?他對真理産生反感了,對神也産生了反感,他説:「神總講真理,總揭露人的欲望野心這些不潔净的東西,總揭露人靈魂深處的這些東西,看來神交通真理的目的就是為了剥奪人對地位、欲望、野心的追求。一開始還以為神能滿足人的欲望,能滿足人的願望、夢想,能讓人心想事成,没想到神是一位這樣的神,看來不怎麽樣。我裏面充滿了野心欲望,神能喜歡我這樣的人嗎?從神歷來的説話上看,從神話的字裏行間來看,神不喜歡我這樣的人,神跟我這樣的人合不來呀。我跟這樣的實際神好像合不來,他説的話、作的工,他的作事原則,還有他的性情,我怎麽覺得那麽彆扭呢?讓人做誠實人,讓人有良心,讓人臨到事能尋求順服,對神有敬畏,讓人放下自己的野心欲望,這些我做不到啊!神要求的不但不合人觀念還不近人情,這怎麽信啊?」他這麽思來想去,對神是産生好感了還是産生疏遠了?(疏遠了。)經歷一段時間敵基督越來越覺得他這類有野心欲望、充滿了抱負的人在神家吃不開,没有用武之地,不能施展自己的抱負,他認為,「在神家總也不能嶄露頭角,没有出頭之日,還説我不通靈、不明白真理、有敵基督性情,不但没被提拔重用還被定罪了。我搞獨立王國怎麽了?我整人治人怎麽了?我有權就應該這麽做!誰有權不這麽做啊?選舉的時候我做點小動作、我作弊怎麽了?外邦人不都這麽幹嗎?神家怎麽就不行呢?還説這是不知羞耻,這怎麽能叫不知羞耻呢?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是正當的啊!神家不好玩。但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挺凶惡的,都不好相處,神家這些人相對還老實點,在這兒混要是没有神該多好,没有神、没有真理管制着,我在神家就是老大,就是主、就是王了。」他在神家盡本分不斷地經歷各種事,不斷地臨到對付修理,調换各種本分,最後發現一個事,他説:「神家臨到什麽事都用真理來衡量、解决,都要講真理,神也一個勁兒地講真理,我的抱負在這兒也不能施展啊!」經歷到這個程度,他對真理、對真理掌權、對神所作的都是真理、對尋求真理他心裏越來越厭煩。厭煩到什麽程度?連最起初自己承認的真理的道理那一面都不想承認、不想接受了,在心裏反感透了。所以他一到聚會的時候就犯睏,一到聚會的時候就犯愁。愁什麽呢?「一坐就是三四個小時,什麽時候是個頭啊?不想聽啊!」有一句話可以形容他的心情,就是如坐針氈。他發現只要神家是真理掌權,他就永遠没有出頭之日,就永遠是被限制、被定罪、被衆人弃絶的對象,有多大的能耐也不能被重用,所以他心裏對真理、對神越來越感覺厭憎。有人説,他一開始怎麽不厭憎呢?一開始他也厭憎,只不過那時候他對神家的一切都很陌生,没有概念,但那不等于不厭憎、不厭煩,其實那時候他的本性實質裏就是厭煩真理的,只不過他自己没發現。這些人的本性實質確定無疑就是厭煩真理的,為什麽這麽説呢?他天性裏喜愛不義、喜愛邪惡、喜愛權勢、喜愛邪惡潮流、喜愛掌權、喜愛控制人等等一切的反面事物。從他喜愛的這些事上來看,確定無疑,敵基督這類人就是厭煩真理的。另外,從他的追求上來看,他追求地位,追求出人頭地,追求頭上有光環,追求在人中間做領袖,有威嚴、有權勢,到哪兒説話做事有威信、有力度,能控制人,他就追求這些,這也是厭煩真理的表現。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附篇六 總結敵基督的人性品質與性情實質(三)》

敵基督厭煩真理最主要的表現是在對待真理的態度上,當然也表現在他們平時生活、做事上,尤其是在盡本分上。他們有幾樣表現。一個是從來不尋求真理,即便心裏清楚應該尋求真理他也不尋求。另外,從來不實行真理。他不尋求哪來的實行?尋求了才能明白,明白了才能達到實行,他都不尋求,對真理原則絲毫不放在心上,甚至鄙視、厭煩、敵視,所以根本就不涉及實行真理,即使有時明白他也不實行。比如臨到一件事,别人説那麽做好,他説:「好什麽呀?那麽做我的想法不就白想了嗎?」人説:「如果按你的做會給神家帶來虧損,咱們得按原則辦事。」他説:「什麽原則啊!我這麽做就是原則,我怎麽想那就是原則!」這是不是不實行真理?(是。)他們還有一個最主要的表現就是從來不讀神的話、不靈修。有些人一到工作忙的時候没工夫讀神的話,自己就在心裏默想,或者唱唱詩歌,要是多少日子不讀神的話心裏就感覺空虚,忙裏偷閑找個時間讀上一段充實充實,揣摩揣摩感覺到神的同在了,心裏踏實了,這樣的人離神還没有太遠。而敵基督這一類人一天不讀神的話不難過,十天不讀神的話什麽知覺都没有,一年不讀神的話照樣活得挺好,甚至三年都没讀過神的話也没有知覺,心裏不會害怕,不感覺空虚,照樣活得挺滋潤,他心裏對神的話厭煩得多厲害啊!人一天不讀神的話那是因為忙,十天不讀神的話可能還是因為忙,要是一個月都不讀神的話心裏也没什麽感覺這就有問題了,如果一年都不讀神的話這就不只是對神話不渴慕了,而是厭煩真理了。

敵基督這一類人厭煩真理的另外一方面表現是藐視基督。藐視基督這方面咱們之前交通過。那基督作什麽了他能藐視?是坑他、害他了,還是作什麽事不如他的意了?損害到他任何的利益了嗎?没有。基督跟他没有私人恩怨,甚至根本就没見過面,那他怎麽能藐視呢?根源就來自于敵基督厭煩真理的實質。敵基督厭煩真理的表現還有一方面就是藐視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包括的面挺廣,像神所造的萬物及萬物的規律,各種生物和它們的生活規律,最主要的是人這個生命體的各種生活規律。好比説,最接近人生活的生老病死這事,正常人年齡大了腿脚就不好使了,身體差了,眼睛花了,耳朵背了,牙也鬆動了,覺得人不服老不行,神主宰這一切,誰也違背不了這個自然規律,正常人都能承認接受這一切。但是不管人活到多大歲數,不管身體如何,人該怎麽盡本分,人該站的位置、盡本分的態度這些都是不變的。而敵基督這一類人就不服,他説:「我是誰呀!我不能老,到什麽時候我也要跟一般人不一樣。你看我老嗎?你們到這個年齡有些事做不了了,我能做。你們到五十來歲腿脚就不好使了,我的腿脚照樣利索,我還練飛檐走壁呢!」他總要挑戰這些神所命定的正常規律,總想打破這些規律,讓人看到他與衆不同,超乎常人,他是超凡的。他為什麽要這麽做?他就是想挑戰神的話,他想否認神的話是真理,這是不是敵基督厭煩真理的實質的表現?(是。)另外還有一方面,敵基督崇拜邪惡潮流與黑暗權勢,這就更證實了他與真理為敵。敵基督對于撒但的政權,對于傳説中各種邪靈的本事、道行與所作所為,還有邪惡潮流與黑暗權勢,他崇拜、佩服得五體投地,對于這些東西他篤信不移,從來都不疑惑,心裏不但不厭煩而且充滿了景仰、崇拜、羡慕,甚至在内心深處緊緊地尾隨。對于這些邪惡、黑暗的東西,敵基督在内心深處有這樣的態度,能不能説他就是厭煩真理的?太能了!喜愛這些邪惡、黑暗的東西的人哪有一個能喜愛真理的?這是屬邪惡勢力、屬撒但的一夥人,他對于撒但的東西當然是篤信不移,而對于真理、對于正面事物他的内心是充滿了反感與鄙視。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附篇六 總結敵基督的人性品質與性情實質(三)》

為什麽叫敵基督呢?「敵」是什麽意思?就是敵視,就是仇恨,敵視基督、敵視真理、敵視神。什麽叫敵視?就是站在對立面,把你當仇敵一樣來對待,好像充滿了深仇大恨,跟你勢不兩立。敵基督對待神就是這樣一個心態。這樣仇恨神的人對待真理的態度是什麽?能不能喜愛真理?能不能接受真理?肯定不能。所以説,站在神對立面的人都是仇恨真理的人,他的第一個表現就是厭煩真理、仇恨真理,他只要聽見真理、聽見神的話心裏就仇恨,誰給他讀神的話他眼睛裏就冒火、發紅,就像傳福音時給魔鬼讀神話的感覺一樣。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人他對待神的話、對待真理心裏是極度厭煩的,他的態度是抵觸的,甚至誰給他讀神的話、誰給他交通真理他都能仇恨,都能當仇敵對待,他對各方面的真理、正面事物都特别地厭煩。比如,順服神、忠心盡本分、做誠實人、凡事尋求真理等等所有這一切的真理,他有没有一點兒主觀意願上的嚮往與喜愛?絲毫没有。所以説,以他這樣的本性實質他就已經站在真理與神的對立面了。毫無疑問的,這樣的人心裏不喜愛真理、不喜愛正面事物,甚至心裏厭煩、仇恨真理。比如,做帶領的人得能接受弟兄姊妹的不同意見,得能跟弟兄姊妹敞開亮相,并且能够接受弟兄姊妹的指責,不站地位,對這些正確的實行法敵基督會怎麽説?他會説:「讓我聽弟兄姊妹的意見,那我還是帶領嗎?還有地位嗎?還有威信嗎?没有威信還作什麽工作呀?」敵基督就是這種性情,絲毫不接受真理,越是正確的實行法他越是抵觸,他不承認按着原則實行就是實行真理,他認為的實行真理是什麽?就是得用陰謀、用手段、用强暴對待所有的人,而不是憑神的話、憑真理、憑愛心對待。他的方式、他的路途都是邪惡的,完全代表了敵基督這類人的本性實質。他們常常流露的存心動機、思想觀點都是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性情,這就是敵基督的本性實質。那站在真理與神的對立面是什麽意思?就是仇恨真理、仇恨正面事物。比如,有的人説:「作為受造之物就應該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無論神怎麽説,人都應該順服,因為我們是受造之物。」敵基督是怎麽想的?「順服?我是受造之物不假,但順服也得看是什麽情况。首先我個人必須得利,我可不能受委屈,我的利益得放在第一位。如果有賞賜、有大福,讓我順服行,如果賞賜没了、歸宿没了,我為什麽要順服?那我就不能順服。」這就是不接受真理的態度,他順服神是有條件的,如果達不到他的條件,他不但不順服還能反抗神、抵擋神。比如,神讓人做誠實人,他認為傻子才做誠實人,聰明人不做誠實人。這種態度的實質是什麽?就是仇恨真理。敵基督就是這個實質,他們的實質决定了他們走什麽樣的道路,他們所走的道路也决定了他們的所作所為。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一條 籠絡人心》

從敵基督的本性實質上來看,他是敵視真理的,那他敵視真理的這個本性實質是怎麽流露的?就是一讀神的話他就反感就犯睏,一讀神話他就流露出不屑、不耐煩、不想聽的各種神態,鬼相就露出來了。外表看他也在盡本分,他也承認自己是跟隨神的,那為什麽一交通真理、一交通神的話他就不老實了呢?怎麽就坐不住了呢?好像神的話裏帶着利劍。神話刺到他了嗎?定罪他了嗎?没有。這些話多數都是供應人的,人聽了之後能覺醒,能有活路,讓人能復苏,活得有人樣。那為什麽有一部分人一聽這些話總要變態呢?這就是魔鬼顯形了。你講神學、講邪説謬論、講《啓示録》他都不反感,甚至你講做老實人、做老好人,你講什麽英雄故事他都不反感,他一旦聽見人讀神的話就反感了,就站起來想走,你如果勸勉他讓他好好聽,他就要翻臉,他眼珠子就紅了。那這樣的人為什麽就聽不進神的話呢?他一聽神話就坐不住,這是怎麽回事啊?這就證明他裏面的靈不正常,這個靈是厭煩真理的,是與神敵對的,只要他一聽到神的話心裏就惱火了,鬼在他裏面就鬧騰,這個人就坐不住了。這就是敵基督的實質。所以從表面上來看,敵基督對于不合自己觀念的神的話是藐視的,事實上這個不合觀念指什麽?分明就是他定罪這些話,他不承認這些話是來自于神的,不承認這些話是真理,是拯救人的生命之道,不合觀念僅僅是一個説辭,是表面現象。什麽叫不合觀念哪?神説的所有這些話每一個人都没有觀念嗎?每一個人都能當神的話、當真理接受嗎?不是,哪一個人多多少少、大大小小都有一些想法、觀念或者是觀點與神的話有衝突、有矛盾,但是大多數人有正常的理性,這個理性就能幫助他解决掉對待神話不合他觀念的一種態度。他的理性告訴他,「即使不合我的觀念,這也是神的話;即使不合我的觀念,我不願意聽,我覺得不對,我覺得與我的想法有衝突,這些話也是真理。我慢慢接受,到有一天我認識到了我的觀念就放下了」。你的理性告訴你先放下自己的觀念,你的觀念不是真理,你的觀念代替不了神的話;你的理性告訴你要有順服、誠實的態度來接受神的話,而不能抱着觀念、抱着自己的觀點來抵觸神的話。這樣當你聽到神的話的時候,合你的觀念你能接受,你能坐下來静静地聽,不合你觀念的你也在尋求解决的辦法,達到放下自己的觀念與神相合。這是多數有理性的人的正常表現。但是敵基督所説的不合觀念就不是一個普通人的不合觀念了,他的不合觀念就有嚴重的問題,就是與神的作事説話,與神的實質、神的性情完全相反的屬于撒但性情實質的一種東西,他的不合觀念是對神話的定罪、褻瀆、嘲笑。他認為神説的這些通俗易懂的人類語言不是真理,也達不到拯救人的果效,這就是敵基督的不合觀念的準確意思。那這個不合觀念的實質到底是什麽?實際上就是對神定罪、否認、褻瀆。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十條(五)》

敵基督這夥人生性厭煩真理,而神所發表的所有話語都是真理,這在他們的心裏反感透了,他們不願意聽,不願意接受。神對人類的揭示審判的言語都是定罪這些敵基督、惡人的,對他們都是定罪、審判、咒詛,他們聽了心裏就不好受、不舒服。他心裏怎麽想呢?「神説的這些話都是審判我、定罪我的,那像我這樣的人看來是不能蒙拯救了,就是被淘汰、被弃絶的貨。既然我没希望蒙拯救,那我信神還有什麽意思啊?但事實上他還是神,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還説了那麽多話,還有這麽多人跟隨,這可怎麽辦呢?」為這事他就上火了,他得不着也不想讓别人得着。要是别人能得着他得不着,他心裏就恨透了,他就不高興。他就盼望這個道成肉身不是神,他作的這個工作是假的,不是神作的,這樣他心裏就平衡了,問題就從根源上得到解决了。他心想,「如果這個人不是道成肉身的神,那跟隨他的這些人不就上當受騙了嗎?這樣這些人早晚得散夥。這些人散了,都没得着,那我没得着不就心安理得了,不就平衡了嗎?」他是這個心,他得不着也不想讓别人得着。不想讓别人得着的最好辦法就是否認基督,否認基督的實質,否認基督所作的工作,否認基督所説的所有的話,這樣他就不被定罪了,他什麽也得不着就甘心了踏實了,他就用不着惦記這事了。敵基督這類人的本性實質是這樣的,那他對基督有没有觀念?有觀念的時候他解决嗎?他能放下嗎?他不會。他的觀念是怎麽産生的?他産生觀念很容易,「你説話的時候我就研究你,看你説這話是什麽動機,你這話是從哪兒來的。你是聽來的、學來的,還是誰指示你説的?是不是有人向你反映、告狀了?你揭露誰呢?」他就這麽研究。那他能不能明白真理?他永遠明白不了真理,他在心裏抵觸着。他厭煩真理、抵觸真理、恨惡真理,帶着這樣的本性實質來聽道,他聽來的除了理論道理之外全是觀念。什麽觀念呢?「基督説話是這樣的,有時候還説笑話,這也不敬虔啊!有時候還説歇後語,這也不嚴肅啊!説話也不是出口成章,這文化也不高啊!有時候説話用詞還總得琢磨總得想,念没念過大學呀?有時候説話有針對對象,是針對誰呢?是不是有人告狀了?誰告的呢?基督説話怎麽總説我呢?是不是整天盯着我觀察我呀?是不是整天琢磨人啊?基督心裏都想什麽呢?道成肉身説話不像天上的神那樣説話像打雷似的一言九鼎,他所表現出來的怎麽看着那麽像人呢?就是人,怎麽看都是人。道成肉身有没有軟弱?他心裏恨不恨人?跟人交往有没有處世哲學呀?」這觀念多不多?(多。)敵基督思想裏琢磨的全是與真理無關的東西,全是撒但的思想邏輯、處世哲學,内心深處滿了邪惡,滿了厭煩真理的情形與性情,他是來研究神的,并不是來尋求真理得真理的。他的觀念隨時隨地都能産生,在他觀察的時候産生觀念,在他研究的時候産生觀念,在他論斷、定罪的時候觀念就成形了,他在心裏死抓着不放。當他看到道成肉身人性的一面他産生觀念,看到神性的一面他産生好奇、産生驚訝,從而也産生觀念。他對基督、對神所道成的肉身的態度不是順服,不是從内心深處真心接受,而是站在基督的對立面來觀望、研究基督的眼神、心思、舉止,甚至觀察、研究基督的每一個表情,聽基督説話的每一種聲調、語氣、用詞還有説話的所指等等這一切。敵基督這樣觀望、研究基督的時候,他的態度不是存心想尋求到真理、明白真理之後接受基督作他的神,接受基督作他的真理,成為他的生命,而是恰恰相反,他要研究這個人,他想把這個人研究透、研究明白。研究明白什麽呢?就是研究這個人到底哪兒像神,如果真像神他就接受,如果怎麽研究都不像神那他就死心塌地了,就對道成肉身一直抱着觀念不放,或者他覺得得福没希望了,就找機會趕緊離開。

敵基督對神所道成的肉身産生觀念這是很正常的事,因着他的敵基督實質,因着他厭煩真理的實質,他是不可能放下觀念的。没事的時候他捧着神的話看覺得是神,接觸道成的肉身的時候一看不像神馬上就産生觀念,態度就不一樣了。不接觸道成肉身的時候只捧着神的話,把神的話當成神,他還能抱着一點渺茫的幻想、抱着得福的存心勉强在神家中出點力盡點本分,充當一個角色,但是一接觸神所道成的肉身的時候他滿腦子都是觀念,即便不對付他,他盡本分的熱心勁可能也要大打折扣。敵基督就這樣對待神的話與神所道成的肉身。他們常常把神的話與神所道成的肉身分割開來,把神的話當成神,把神所道成的肉身當成人。當神所道成的肉身不合他觀念的時候,違背他觀念的時候,他趕緊來到神話面前禱讀神的話,强行壓制自己的觀念,把自己的觀念封鎖起來,然後把神的話當成神來供奉,似乎觀念解决了,事實上他内心深處對基督的不服不忿與鄙視却絲毫没有解决。敵基督在對待基督的事上就是不斷地産生觀念,而且死抱着觀念不放,一直到死。他没有觀念的時候研究分析,有觀念的時候不但研究分析還死抱着觀念不放,他有觀念也不解决,也不尋求真理,他就認為自己對,這是不是屬撒但的?(是。)這是敵基督對待道成肉身的神有觀念時的表現。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十條(三)》

神説了很多話作了很多工,無論説多麽實際的話,無論説多麽對人有造就的、人急需明白的真理,敵基督都不感興趣,不放在心上,而且神越是説話、越是作具體的工作他心裏越是反感、越是急躁、越是抵觸,更甚至産生了對神的定罪、褻瀆,與神叫囂,「你的全能就是在這些話中嗎?你就會發表話語嗎?你不説話你就不全能嗎?如果你是全能的你就别説話,别通過説話、别通過交通真理供應人真理來讓我們得生命、得着性情變化。如果你讓我們一夜之間都變成天使,都變成你的使者,那你才是全能的呢!」敵基督在神説話作工的過程當中,他們的敵基督本性一點一點地、毫不掩飾地在流露着,在被顯明着,而且他們厭煩真理、抵觸真理的實質也暴露無遺。他們藐視神的身份、藐視神的實質這樣的敵基督性情、敵基督實質,也隨着時間的流逝、隨着神作工不斷地往前推進,在一點一點地被顯明、被暴露出來。敵基督追求渺茫,追求看神迹奇事,敵基督在這些不切合實際的野心、欲望的支配之下,他們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就暴露在光中了。相反,那些真正追求實際、追求真理,相信、喜愛正面事物的人,在神作工説話的過程當中看見了神的全能,而這些人所能看到的、所能得到的、所能認識到的恰恰是敵基督永遠永遠也認識不到也得不着的。敵基督認為人要想從神得着生命那就得有神迹奇事,没有神迹奇事,只是從神的話中得着生命、得着真理達到性情變化蒙拯救,這是不可能的,在敵基督那兒這事永遠不可能,是不成立的。所以,他們不厭其煩地在心裏等待、祈求,巴望神顯神迹奇事、顯异能給他們,不然的話神的全能就不存在。言外之意,神的全能不存在那神就更不存在了。這是敵基督的邏輯。他們定罪神的公義,定罪神的全能。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十條(一)》

敵基督對于神性情實質裏面的公義、全能絲毫不承認也不相信,更談不上什麽認識,當然對于神的聖潔與獨一無二他就更難相信、承認與認識了。所以當神提出讓人做誠實人,做一個脚踏實地能守住本位的受造之物的時候,他心裏産生了想法,也有一種態度、一種情緒。他説:「神不是高大嗎?神不是至高無上嗎?那對人提出的要求應該是高大上啊,我還以為神有多神秘呢,没想到對人就提出這麽點要求,這談得上是真理嗎?這要求也太簡單了吧!神的要求應該拔高才對呀,人應該做超人、做偉人、做能人啊,這才是神應該要求人做的。神讓人做誠實人,這到底是不是神的作工啊?這是不是冒充的啊?」敵基督在内心深處不但抵觸真理,同時還産生了褻瀆。這是不是藐視真理?他對神提出的要求嗤之以鼻、不屑一顧,以一種輕慢、無視、諷刺、嘲笑的態度來定義、來對待,可見敵基督的性情實質是醜惡的,他對于真實的、美的、實際的事物或者説法是不能接受的。神的實質是真實的、是實際的,神對人提出的要求是符合人需要的。敵基督所提出的高大上是什麽?是假、大、空,它是敗壞人的,是迷惑人,是讓人墮落遠離神的。而神所發表的真理、神的生命是信實的,是可愛的,是實際的。當人經歷、體驗了一段時間神的話之後,人發現了:只有神的生命是最可愛的,只有神的話能改變人、能作人的生命,是人的所需,而撒但、敵基督所提出的那些高大上的論調與説法却恰恰與神要求人的真實、實際是相違背的。所以,基于敵基督這樣的實質,他對神的聖潔、對神的獨一無二是絶對接受不了的,是絶對不可能承認的。對于神所揭露的人的各方面敗壞性情與敗壞實質,人的剛硬、狂妄,人的詭詐、邪惡、厭煩真理還有凶惡的性情,敵基督是絲毫不接受。對于神對人的審判、對人的嚴厲斥責,敵基督不但不能從中認識到神的聖潔、神的可愛,反倒從心裏厭煩、抵觸神所説的這些話。每當他看到神刑罰審判、揭露人敗壞性情的這些話,他心裏就恨,就想駡。誰如果説他是狂妄的人,説他是剛硬的人,説他是厭煩真理、邪惡的人,他就要跟人争吵,駡人祖宗;誰如果揭露他的敗壞實質,定罪他,那就像要他的命一樣,他是絶對不接受的。正因為敵基督有這樣的實質、這樣的流露,他在神家、在教會不知不覺被分辨出來,不知不覺被孤立、被顯明。他的野心欲望常常得不到滿足,他在心裏就更加恨惡神所説的話,更加恨惡神的存在,也更恨惡「神家是真理掌權」這一句話,你要是説這一句話他就想跟你拼命,就想整死你、治死你。從這一點上來看,能不能説明敵基督就是與神為敵的?太能了!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十條(一)》

敵基督對待對付修理典型的態度就是死不接受、死不承認,他無論作多少惡,無論給神家工作、給神選民的生命進入帶來多大的虧損,心裏都没有絲毫的懊悔虧欠。從這一點來看,敵基督有没有人性?絶對没有。他給神選民帶來的種種危害,給教會工作帶來的虧損,神選民都看得清清楚楚,都看見敵基督惡行累累,但敵基督就不接受這個事實,也不承認這個事實,還死犟到底,就不承認這是他的錯,不承認有他的責任,這是不是敵基督厭煩真理的表現?敵基督能這麽厭煩真理,做了許多壞事還能死不認錯,還能頑固到底,這足以證明敵基督從來不把神家的工作當一回事,也從來不接受真理。他不是來信神的,他是撒但的差役,是來打岔攪擾神家工作的。在敵基督心裏只有名譽地位,他認為如果他承認了錯誤就要承擔責任,這樣他的名譽與地位就要受到極大的損害,所以他就采取死不承認的態度來對抗,不管别人怎麽揭露解剖,他都竭力地否認。不管他是有意否認的還是無意否認的,總之,這些表現一方面是暴露了敵基督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實質,另一方面説明敵基督對自己的名譽地位與自己的利益特别寶愛,而對待教會工作、對待教會的利益他是什麽態度?就是一種不負責任、輕慢的態度,他絲毫没有良心理智。敵基督推卸責任是不是能説明這些問題?推卸責任一方面説明他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實質,另一方面説明他没有良心理智,不具備人性。無論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因為他的攪擾作惡受到了多大的虧損,他心裏都没有責備,也不會難過,這是什麽東西?他哪怕承認一點錯誤也算他有點良心理智,可敵基督連這點人性都没有,你們説這類人是什麽東西?敵基督這類人的實質就是魔鬼。無論神家的利益因着他的緣故受到多大損害他都看不見,他心裏一點兒都不難過,没有絲毫的責備,更不感覺虧欠,這絶對不是正常人該有的表現,這就是魔鬼,魔鬼是没有絲毫良心理智的。敵基督無論做了多少壞事,給教會工作帶來多大損失,他都是死不承認,他認為承認了就等于是自己做錯事了,「我能是做錯事的人嗎?我是永遠不會做錯事的!要是讓我承認錯誤,這不是有辱我的人格嗎?即便這事跟我有關,那也不是我造成的,我也不是主要責任人,你願找誰找誰去,不應該找我,反正這個錯誤我不能承認,這個責任我不能擔!」他心裏認為他如果承認錯誤就會被定罪,就能被判死刑,就得下地獄、下硫磺火湖。你們説,這樣的人還能接受真理嗎?還能盼望他真實悔改嗎?不管别人怎麽交通真理,他内心深處始終在抵觸、較勁、反抗,直到他被撤换以後還不承認錯誤,没有絲毫悔改的表現。十年後提起這事他還是不認識自己,不承認自己犯了錯誤;二十年以後提起這事他還是不認識自己,還為自己表白辯護;更可恨的是,三十年以後再提起這事他依然不認識自己,還在為自己辯解表白,説「我没犯錯誤,我就不能承認,這不是我的責任,我不應該承擔這個責任」。誰也没有想到,三十年了,敵基督對教會對他的處理始終是抱抵觸態度,三十年了都没有一點兒改變。那他這三十年是怎麽過來的呢?難道他不讀神的話、不反省自己嗎?難道他不禱告神、不跟神交心嗎?難道他不聽講道交通嗎?難道他没有思想、没有正常人性的思維嗎?真不知道他這三十年怎麽過來的。事情過去三十年了,他還能在心裏存滿了怨恨,覺得弟兄姊妹冤枉他,覺得神不理解他,覺得神家對不起他,神家刁難他,給他出難題,讓他背黑鍋。你們説,就這樣的人還能變嗎?絶對不能變。他心裏滿了對正面事物的仇視,滿了抵觸、滿了對抗,他認為别人揭露他的惡行、修理對付他有損他的人格、有辱他的名譽,對他的名譽地位造成了極大的傷害,他從來不會為這事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認識自己的錯誤,也從來没有一個悔改認錯的態度,更没有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如今,他依舊帶着不服不滿、帶着冤屈跟神表白,讓神為他申冤,讓神顯明這事,讓神評判這事到底誰對誰錯,甚至他還會因為這事懷疑否認神是公義的,懷疑否認神家是真理掌權、是神掌權這一事實。敵基督臨到對付修理最後就是這樣的結果,他們接不接受真理?他們根本就不接受真理,死活都不接受真理。從這裏就能看見敵基督的本性實質是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三)》

敵基督厭煩真理、仇恨真理,你讓一個厭煩真理的人去接受真理實行真理這可能嗎?(不可能。)你這麽做就等于讓老牛上樹、讓狼吃草,這不是難為它嗎?你看有時狼混進羊群跟羊在一起,那是在裝樣子,它是在等待機會吃羊,它的本性永遠不會變的。同樣,讓敵基督實行真理就等于讓狼吃草,放弃吃羊的本能,是不可能的。狼是肉食動物,它吃羊,吃各種動物,這是本性,變不了。如果有人説,「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敵基督,但我一聽交通真理心裏就火、就恨,誰修理對付我我更恨他」,這是不是敵基督?(是。)人説:「臨到什麽事你得順服,你得尋求真理。」他説:「順服什麽!你别説話!」這是什麽東西呀?這是脾氣不好嗎?(不是。)這是什麽性情?(仇恨真理。)連説都不讓説,你一交通真理他的本性就爆發了,就顯形了,只要説尋求真理、順服神他就不愛聽。不愛聽到什麽程度?聽到這話就要炸鍋,就不講什麽文雅了,也不怕露餡兒了,就恨到這個程度。那他能實行真理嗎?(不能。)真理不是給惡人預備的,真理是給那些具備良心理智、喜愛真理、喜愛正面事物的人預備的,是要求這些人接受實行的,至于那些有敵基督實質極度仇視真理、仇視正面事物的邪惡之徒,他們永遠都不會接受真理的,無論他們信神多少年、聽了多少道,他們也不會接受真理實行真理的。你别以為他不實行真理是因為不明白真理,如果聽多了就明白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凡是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人都是屬撒但的種類,他們永遠不會改變的,誰也不可能改變他。就像天使長背叛神之後,你們有没有聽過神説要拯救天使長?神從來没有説過這話。那神對撒但是怎麽作的?神就把它打到半空中,讓它在地上為神效力,做它該做的事,等它效完力之後,神的經營計劃完成了,把它滅了就完事了。神跟它説一句多餘的話嗎?(不説。)為什麽不説?兩個字——没用,説一句都多餘。神看透了,敵基督的本性實質永遠變不了,就是這麽回事。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八條(二)》

上一篇: 8 怎樣分辨敵基督的凶惡本性

下一篇: 10 怎樣分辨保羅的本性實質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先知但以理

但以理被選服侍巴比倫王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將城圍困。主將猶大王約雅敬,並神殿中器皿的幾份交付他手。他就把這器皿帶到示拿地,收入他神的廟裡,放在他神的庫中。王吩咐太監長亞施毗拿,從以色列人的宗室和貴胄中帶進幾個人來,就是年少沒有殘疾、相貌俊美、通…

大衛王

牧童大衛受膏耶和華對撒母耳說:我既厭棄掃羅作以色列的王,你為他悲傷要到幾時呢?你將膏油盛滿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恆人耶西那裡去;因為我在他眾子之內,預定一個作王的。撒母耳說:我怎能去呢?掃羅若聽見,必要殺我。耶和華說:你可以帶一隻牛犢去,就說:我來是要向耶和華獻祭。你要請耶西來吃祭…

雅各書(選段)

神成全人的信心神和主耶穌基督的僕人雅各,向散居各地的十二個支派問安。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只要憑著…

先知約拿

約拿違命耶和華的話臨到亞米太的兒子約拿,說:你起來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為他們的惡達到我面前。約拿卻起來,逃往他施去躲避耶和華;下到約帕,遇見一隻船,要往他施去。他就給了船價,上了船,要與船上的人同往他施去躲避耶和華。然而耶和華使海中起大風,海就狂風大作,甚至船幾乎…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