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國度福音經典問答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問題:主耶穌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約10:27),主再來是發聲說話尋找他的羊,我們等候主來最關鍵得尋求聽主的聲音,但我們現在有個最大的難處,就是不知道該怎樣聽主的聲音,也不會分辨什麼是神的聲音,什麼是人的聲音,請給我們交通交通到底怎樣確定主的聲音吧。

解答:對於怎樣聽見神的聲音,這不在乎人素質多高,經歷多久才能達到。我們信主耶穌,聽見主耶穌所說的許多話有什麼感覺呢?雖然我們對主的話沒有什麼經歷認識,但是一聽到主的話就感覺是真理,有權柄、有能力,這種感覺怎麼來的?是靠經歷認識產生的嗎?這就是靈感、直覺作用。這就足以證明人有心有靈,都能感覺出神的話有權柄、有能力,聽神的聲音就是這麼一回事。另外,神的聲音跟人的聲音最大的區別,就是神的聲音是真理,有能力、有權柄,我們一聽就能感覺出來,不管我們能不能說清楚,但這種感覺是準確的。對於人的聲音就更好分辨了,我們一聽就能明白,都能夠得上,絲毫感覺不到人的話有什麼權柄、能力,更不能印證就是真理,這就是神的話和人的話的最大區別。咱們舉例說,我們看主耶穌所說的話,有權柄、有能力,一聽就能印證這是真理,並且還能感覺到這些話很深,是奧祕,人測度不透。那我們再看看聖經中使徒所說的話,雖然多數的話都是出於聖靈的開啟,但是沒什麼權柄、能力,只是對的話、對人有益處的話而已。那咱們再說說,主耶穌所說的那些話,有沒有人能說出來?任何人也說不出來。這就能確定主耶穌的話就是神的聲音。咱們這樣一對比,是不是就會分辨哪是神的聲音、哪是人的聲音了?

咱們讀幾段全能神的話,看看全能神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神的聲音。全能神說:「在全宇上下我在作著我的工作,在東方猶如霹靂的巨聲不斷發出,震動了各邦各派,是我的發聲將人都帶到了今天,我是讓人都因我的發聲而被征服,全都傾倒在此流中,都歸服在我的面前,因我早已將榮耀從全地之上收回,在東方重新發出。誰不盼望看見我的榮耀?誰不巴望我歸來?誰不渴慕我的再現?誰不思念我的可愛?誰能不就光而來?誰能不看見迦南的豐富?誰不盼望救贖主的重歸?誰不仰慕大有能力者?我的發聲要在全地傳揚,我要面對我的選民更多地發聲說話,猶如巨雷一樣震動山河,我是面對全宇說話,我也是面對人類說話。所以我口之言成了人的珍品,人都寶愛我的說話。閃電是從東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語叫人難捨難離,也叫人難測,更叫人喜樂,猶如剛降生的嬰兒,人都歡喜快樂,慶賀我的來到,因著我的發聲,我要將人都帶到我的面前。從此我便正式進入人類之中,讓人都來朝拜我,因著我的榮耀的發出,也因著我口之言,讓人都來到我的面前,都看見閃電是從東方發出,而且我也降在了東方的橄欖山上,早已來在地上,不再是猶太之子,而是東方的閃電,因我早已復活,從人中間離開,又帶著榮耀顯在了人間,我是萬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萬世以前以色列人棄絕的嬰兒,更是當代的滿載榮耀的全能神!讓人都來在我的寶座前,看見我的榮顏,聽見我的發聲,觀看我的作為,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計劃的終極、高潮,也是我經營的宗旨,讓萬邦朝拜,萬口承認,萬人信賴,萬民都歸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我面向全宇說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說,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我要將天上的眾星都重新更換,太陽、月亮因我而更換,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萬物重新更換,因我的話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換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毀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沒;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宗教之界將在我刑罰列民之時而不同程度地回歸我國,因著我的作為而被征服,因為其都看到了『駕著白雲的聖者』已來到;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著所作所為的區別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著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眾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

……我創世之時,將一切都各從其類,讓所有的有形之物都歸類,當我的經營計劃即將結束之時,我要恢復創世之態,恢復所有的一切的本來面目,徹底變化,讓所有的一切都歸在我的計劃之中,時候已到!我的計劃之中的最後一步即將完成。污穢的舊世界啊!必在我的話中倒下!必因我的計劃而歸於烏有!萬物啊!都在我話中而重得生命,有了主宰者!聖潔無污點的新世界啊!必在我的榮光之中重新得以復甦!錫安山哪!不要再靜默不語,我已勝利歸來!我在萬物之中察看全地,地上的人又開始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盼望。我民哪!怎能不在我的光中而復活呢?怎能不在我的引領之下而歡騰呢?地在歡呼,水在嘩然歡笑!得以復活的以色列啊!怎能不因我的預定而自豪呢?誰曾哭泣呢?誰曾哀號呢?往日的以色列已不存在,今日的以色列在世界之上屹立起來,在所有的人心中站立起來,今日的以色列必因我民而得到生存之本!可恨的埃及啊!難道還與我抵擋嗎?怎能因我的憐憫而趁機逃脫我的刑罰呢?怎能不在我的刑罰之中生存呢?凡我愛的必存到永遠,凡抵擋我的必被我刑罰到永遠,因我是嫉妒人的神,對所有人的所有作為都不輕易放過,我要鑒察全地,以公義、以威嚴、以烈怒、以刑罰出現在世界的東方向萬人顯現!」(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六篇說話》)

讀了全能神的話,我們都能感覺這是神在向人類發聲說話。除了神,誰能面向整個人類發聲說話呢?誰能把神拯救人類的心意向人類訴說表達呢?誰能把神末世工作的計劃安排與人類的結局歸宿公開向人類顯明呢?誰能鄭重向全宇公開神的行政呢?除了神,沒有人能作到。全能神面向整個人類的發聲說話,讓人都能感覺到神話語的權柄、威力,全能神的話語就是神直接的發表,就是神的聲音!全能神所發表的話語,就像神站在三層天上向整個人類世界說話一樣,全能神這是站在造物主的身分地位上向人類發聲說話,向人類顯明了神公義、威嚴不容觸犯的性情。凡屬神的羊聽了全能神的話,雖然當時並不明白神話中的真理,對神的話沒有什麼經歷認識,但是就感覺全能神的話句句帶著權柄,帶著能力,就能認定這就是神的聲音,就是神靈的直接發表。神的選民只要能聽見神的話,就能確定是神的聲音。那宗教界牧師長老為什麼能定罪全能神呢?那些凡是不承認神道成肉身的、不承認神能發表真理的各種敵基督,他們看見神所發表的一切真理,也能感覺到神的話有權柄、有能力,但他們就不相信神能這樣說話,他們就是不承認神所發表的都是真理,這是什麼問題呢?大家會不會分辨哪?末世道成肉身的全能神面向整個人類發聲說話,有多少人能聽見神的聲音呢?現在,宗教界有許多人看見全能神的說話發聲也聽不出是神的聲音,還把神的說話當作人的話對待,甚至用人的觀念來論斷、毀謗、定罪,這樣的人有敬畏神的心嗎?這些人是不是跟當初的法利賽人一樣,都是仇恨真理、定罪神的人?神的話這麼有權柄、有能力,他們卻絲毫聽不出是神的聲音,那這些人能是神的羊嗎?他們如同油蒙了心,聽見了也不曉得,看見了也不明白,他們怎麼能有資格被提呢?神末世道成肉身發表真理把整個宗教界的人都顯明了,真信的、假信的,喜愛真理的、仇恨真理的,聰明童女、愚拙童女,自然就分開了,人也就各從其類了,正如全能神說:「一切惡人因著神口中的說話而受刑罰,一切義人因著神口中的說話而得著祝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千年國度已來到》)所以,凡是能聽見神聲音的人,就迎接到了主的再來,被提到神寶座前赴上了羔羊的婚筵,這些人都是聰明童女,都是最有福的人呀!

聽神的聲音得用心、用靈來感覺,心有靈犀一點通,神的話是真理,有權柄、有能力,有心、有靈的人絕對能感覺得到,有許多人讀了幾天全能神的話,就能認定是神的聲音、是神的發表。神每次道成肉身都是來作一步工作的,不像先知在特殊背景下得到神的指示,傳達幾篇神的話就完事了,神道成肉身作一步工作得說很多話,發表許多真理,還要揭示一些奧祕,說一些預言,至少得需要幾年、幾十年的時間才能完成。比如主耶穌作救贖工作,首先傳「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4:17)的道,還教導人該怎樣認罪、悔改、包容、忍耐、受苦、背十字架等等這些恩典時代人該遵行的道,向人顯明了神慈愛憐憫的性情,主耶穌還揭示了天國的奧祕、進天國的條件等等,直到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死裡復活、升天,神的救贖工作才完成了。主耶穌所發表的話語,就是神作救贖工作賜給人類的所有真理。末世,全能神來了,發表了潔淨、拯救人類的一切真理,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向人類顯明了神原有的以公義為主的性情,還打開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所有重大奧祕,開闢了國度時代,結束了恩典時代。全能神的話語都是神生命實質的自然流露,是神性情的發表,正是神在末世作的一步完整的、徹底潔淨拯救人類的話語工作。我們再來讀幾段全能神的話,聽聽神的話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神的聲音。

全能神說:「神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主要以刑罰、審判為主來發表他的性情,在此基礎上帶給人更多的真理,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以此達到他征服人、拯救人脫去敗壞性情的目的,這是神在國度時代所作工作的內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著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別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沒法顯露出來。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什麼是審判,什麼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嗎?若你明白了,我勸你還是服服貼貼地受審判,否則你永遠沒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永遠沒有機會被神帶入神的國中。那些只接受審判卻總不能被潔淨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棄。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卻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體都受懲罰的報應,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嗎?這不正是神審判人、顯明人的目的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毀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著死屍的味道,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神將那些並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種罪狀一一列在他們的記事冊上,在合適的時候將他們扔在污鬼之中,讓污鬼任意玷污他們的全身,使他們永遠不得超生,使他們永遠不能再見到光明;神將那些曾經一度時期效力卻並未忠心到最終的假冒為善的人列在了惡人中間,讓其與惡人同流合污成為烏合之眾,最終將其滅掉;神將那些從未對基督忠心或從未獻出一點力量的人扔在一邊從不搭理,更換時代時將他們統統滅掉,他們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談不上進入神的國中了;神將那些從未對神真心而是被逼無奈應付神的人列在了為子民效力的人中間,他們這些人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將同那些連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毀滅;最終,神將所有與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眾子以及神所預定做祭司的人帶入神的國度之中,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著的結晶。而那些並不能歸於神所劃分類別中的人則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們的結局是什麼你們是可想而知的。我該說的都對你們說過了,該選擇怎樣的路那都是由你們自己的選擇而決定的。你們應明白這樣一句話: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末世,全能神發表真理作審判工作,把人類敗壞至深的實質真相揭示出來,把人裡面充滿撒但性情、抵擋神的種種表現完全揭露出來,向人類顯明了神聖潔、公義不容觸犯的性情,人因此看見神的顯現作工,紛紛歸向神,接受了神的拯救。全能神發表真理審判人,對所有信神的人首先施行了話語的審判刑罰,把宗教界所有人信神卻抵擋神的實質真相都揭示了出來,我們看看全能神的話是怎麼說的,全能神說:「人都在仰望天上的我,人都特別在乎天上的我的存在,卻沒有一個人在乎活在肉身中的我,因為活在人中間的我簡直太渺小了。那些只尋求與聖經的字句相合的人,那些只尋求與渺茫的神相合的人,在我的眼中看為卑賤,因為他們崇拜的是死的字句,崇拜的是能賜給人萬貫家產的神,崇拜的是並不存在的任人擺佈的神。這樣的人又能從我得著什麼呢?人的卑賤簡直不堪言語,這些與我為敵的人,這些對我有無限的索取的人,這些並不喜愛真理的人,這些悖逆我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你們的心中充滿了惡,充滿了背叛,充滿了欺騙,那你們的愛中有多少摻雜呢?你們以為為我已捨棄了足夠多的東西,你們以為你們對我的愛也已足夠多了,但你們的言行卻為什麼總是帶著悖逆、帶著欺騙呢?你們跟隨我卻不承認我的話,這也算愛嗎?你們跟隨我卻又棄絕我,這也算是愛嗎?你們跟隨我卻又信不過我,這也算是愛嗎?你們跟隨我卻不能容納我的存在,這也算是愛嗎?你們跟隨我卻不以我的身分待我,處處難為我,這也算是愛嗎?你們跟隨我卻在每件事上都糊弄我、欺騙我,這也算是愛嗎?你們事奉我卻不懼怕我,這也算是愛嗎?你們處處事事與我為敵,這都算是愛嗎?你們的奉獻是很多,但你們從來都不實行我所要求你們的,這也能算是愛嗎?仔細計算一下你們的身上並沒有愛我的一點味道,這麼多年的作工,這麼多言語的供應,你們究竟得著了多少東西呢?這不值得你們仔細追憶一下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們信神的目的就是在利用神達到你們的目的,這不更是觸犯神性情的事實嗎?你們相信天上之神的存在,而否認地上之神的存在,但我並不認可你們的觀點,我只稱許那些腳踏實地事奉地上之神的人,卻從來不稱許那些從來都不承認地上之基督的人,這些人無論怎樣忠心於天上的神,到最終都難逃我懲罰惡者的手。這些人就是惡者,是抵擋神的惡者,是從來不甘心順服基督的惡者,這些惡者當然包括所有對基督不認識更不承認的所有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歷經敗壞的人都活在撒但的網羅中,都活在肉體中,活在私慾中,根本沒有一個人能與我相合。那些自稱與我相合的人則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們雖稱我的名為聖,但他們所行的道卻與我背道而馳,他們的言語滿了狂妄自信,因為他們本都是與我為敵的,都是與我不相合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我們就是從全能神話語的審判中,看到自己狂妄自大、自高自是、彎曲詭詐,處處流露撒但性情,雖然能為神花費、受苦付代價,但對神卻沒有真實的順服,更沒有真實的愛,臨到患難試煉,還能發怨言、誤解神,甚至懷疑神、否認神,這就讓我們認識到,我們敗壞至深的人類都有撒但本性,如果撒但本性、撒但性情不能得著潔淨,就沒法達到真實順服神、真實愛神。以前,我們就以為自己信主多年,能為主撇棄花費,勞苦作工,就已經變好了,是愛神、順服神的人。經歷了全能神的審判刑罰以後才認識到,我們雖然外表能為主勞苦作工,但還能常常說謊欺騙神、應付糊弄神,還自以為是,標榜自己,顯露自己,看到自己的花費、付出,實際上都是為了得福、得賞賜進天國,都是在與神搞交易,這哪裡是真實順服神?更不是愛神的表現哪!就這樣,我們還恬不知恥地說自己最愛神、最順服神,真是沒有理智,絲毫不認識神啊。在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中,我們看到神鑒察一切,感受到神太聖潔、太公義,神的性情不容觸犯,心裡就特別地恐懼戰兢,就覺得自己這樣一個屬撒但的種類沒臉見神,不配活在神面前,就仆倒在地痛哭懊悔,甚至咒詛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才看見自己每天活在撒但性情裡,根本沒有活出一點人的樣式,不配稱為人。我們經歷了許多審判刑罰、試煉熬煉,還有一些對付修理,才逐漸明白一些真理,真實看透了自己的敗壞真相,同時對神也有了一些真實認識,才產生了敬畏神、順服神的心,這才進入了信神的正軌。這都是經歷神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如果不是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們永遠也看不見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真面目,永遠不知道自己犯罪抵擋神的根源在哪裡,更不知道該怎樣脫離罪的捆綁、轄制,成為真實順服神的人;如果不是神話語嚴厲的審判,我們就沒法認識神公義、威嚴不容觸犯的性情,就不能產生敬畏神的心,成為敬畏神遠離惡的人,這是實情啊。如果不是神道成肉身,誰能作神末世的審判工作?誰能向人顯明神聖潔、公義不容觸犯的性情?如果不是神道成肉身,誰的話語有這麼大的權柄能力,能審判我們、潔淨我們,把我們這些敗壞至深的人從罪中拯救出來?全能神的說話作工完全顯明了神自己的身分、地位,顯明了全能神就是造物的主,就是獨一真神的顯現!我們就是從全能神的說話中認出了神的聲音,看見了神的顯現!這些年,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能撇棄一切傳揚見證全能神的話?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冒著被中共政府抓捕迫害,甚至喪命的危險,在竭盡全力傳揚、見證全能神的作工?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寧願忍受宗教人的棄絕、辱罵、驅趕、定罪,也要一次次叩響他們的家門,給他們傳福音?就是因為他們聽到了神的聲音,迎接到了主的顯現,他們都在按著神的要求,傳講「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這是不是主向人叩門啊?這就是主在向人叩門啊!那我們給不給主開門呢?我們該不該在主差人叩門的時候,能尋求考察真道,尋求聽見主的聲音呢?

摘自電影劇本《叩門》

上一篇:問題(2)主耶穌曾應許說:「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那裡,叫你們也在那裡。」(約14:2-3)主耶穌復活升天是給我們預備地方去了,那主給我們預備的地方應該在天上啊,如果主回來了,應該把我們提到天上去,首先把我們提到空中與主相遇。現在你們見證主耶穌回來了,是道成肉身來到地上說話作工,那主怎麼提接我們進天國呢?天國到底是在地上還是在天上啊?

下一篇:問題(1)我們信主多年,雖然能為主傳道作工、受許多苦,但還能常常說謊欺騙、弄虛作假,每天盡為自己說話辯護,還常常狂妄自是,愛顯露自己,看不起別人,天天活在犯罪認罪的情形裡,始終沒有脫離肉體的捆綁,更沒有經歷實行出主的話來,的確沒有活出一點主話的實際。像我們這種情形,到底能不能被提進天國?有人說,不管我們怎麼犯罪、受肉體捆綁,但主看我們沒有罪了,他們根據保羅的話「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林前15:52),就認為主來的時候照樣在霎時間把我們改變形象,提接我們進天國。有些人認為因信得救卻還能常常犯罪的人,沒有資格進天國,主要根據就是神的話:「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11:45)現在這兩種觀點爭執不下,誰也說不清楚,請你們交通交通。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