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約伯本人

2017年08月17日

在了解了約伯經歷試煉的全過程之後,相信絶大多數的人對與約伯本人有關的信息開始産生興趣,尤其對約伯是如何得到神的稱許的「秘訣」更為關心,今天就讓我們在這兒聊聊關于約伯這個人吧!

從約伯的日常生活中看到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要聊約伯本人,那就從神口中對約伯的評價「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開始説起。

我們先來了解約伯的完全正直。

這裏説的「完全正直」你們怎麽理解?是不是認為約伯很完美、很剛正?當然,這是字面上的解釋與理解,要想真正地了解約伯本人,不能脱離現實生活,只在字面上、書本上、道理上是找不到任何答案的。我們先來看約伯這個人的日常生活起居是怎樣的,就是看他在生活中的正常表現是什麽,通過這些來了解約伯的生存原則與他的人生目標,也了解約伯此人的人性品質與他的追求。現在,我們來看聖經中《約伯記》一章三節最後一句話:「這人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這話是説約伯的地位與身份在當時是很高的,在這裏并没有告訴給人,他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是因着他的家産之多還是因着他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總之,約伯的地位、身份是受人青睞的,這是聖經給出的人對約伯的第一印象:約伯是個完全人,是個「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他擁有龐大的家産,也擁有尊貴的地位。對于擁有這樣生活環境與條件的一個正常的人來説,他的日常飲食、生活品質與他各方面的私人生活是絶大多數人所矚目的,所以我們必須接着讀聖經以下的經文:「他的兒子按着日子,各在自己家裏設擺筵宴,就打發人去請了他們的三個姐妹來,與他們一同吃喝。筵宴的日子過了,約伯打發人去叫他們自潔。他清早起來,按着他們衆人的數目獻燔祭。因為他説:『恐怕我兒子犯了罪,心中弃掉神。』約伯常常這樣行。」(伯1:4-5)這段經文記述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是約伯的兒女們常常設擺筵宴,一同吃喝;第二件事是約伯常常獻燔祭,因為他常常為他的兒女們擔心,唯恐他們犯罪,心中弃掉神。這兩件事是兩類人的不同生活内容的記述。一件是約伯的兒女們這類人因着生活富足而經常宴樂,生活奢靡,他們沉醉于酒足飯飽的生活之中,享受着豐富的物質帶來的優越的生活品質。他們過着這樣的日子,所以他們不免常常犯罪,常常得罪神,但他們却并不自潔,也不為此而獻燔祭。可見,這些人的心中并没有神的地位,他們不思念神的恩典,也不害怕得罪神,更不害怕心中弃掉神。當然,有關約伯兒女們的詳情并不是我們關心的内容,我們要講的重點部分是約伯在臨到這些事的時候是如何做的,那就是在這段經文中記述的另外一件事情,這件事涉及到約伯本人的人性實質與他的日常生活。在經文中記述道:約伯的兒女們筵宴的時候,約伯并不在其中,而是只有約伯的兒女們常常一同吃喝。就是説,約伯并不設擺筵宴,也不與他的兒女們一同宴樂,大吃大喝,他雖然富足,擁有各樣家産,并有許多僕婢,但他的生活并不奢華,他没有因着富足而沉迷于優越的生活環境之中,没有因着富足而貪戀肉體的享受,也没有因着富足而忘了獻燔祭,更没有因着富足而漸漸地在心中遠離神。可見,約伯此人生活檢點,他并没有因着神對他的賜福而變得貪婪、喜愛享受,講究生活品質,而且他做事謙遜,為人不張揚,在神面前小心謹慎,常常思念神的恩典、神的祝福,也時時存着敬畏神的心。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他常常清早起來為他的兒女們獻燔祭,這就是説,約伯不但自己敬畏神,也希望兒女們能與他一樣敬畏神,不做得罪神的事。就是在約伯的心裏,豐富的物資并没有占據他的内心,也没有取代神在他心裏的地位,他日常所行的不管是為他的兒女們,還是為了他自己,都與「敬畏神,遠離惡事」有關。他對耶和華神的敬畏不是只停留在嘴上,而是付諸實行,表現在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之中。約伯這樣的實際表現讓我們看到了約伯此人的誠實,看到了約伯喜愛正義、喜愛正面事物的實質。他常常「打發人叫他的兒女們自潔」的意思是他并不同意也不贊許他兒女們的行為,而是在心裏厭煩,在心裏定他們的罪。他認定兒女們的行為是耶和華神所不喜悦的,所以他常常讓兒女們到耶和華神面前認罪。約伯的這一行為又讓我們看到了約伯人性的另一面,那就是他從不與那些常常犯罪、得罪神的人同行,而是遠離、躲避他們。儘管這些人是約伯的兒女,但他并没有因着與他們的血緣關係而丢掉他做人的原則,也没有因着情感而姑息他們的罪行,而是勸導他們認罪,獲得耶和華神的寬容,也警告他們不要因着貪戀享受而弃掉神。約伯對待人的原則與他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原則是分不開的,他喜愛神所悦納的,恨惡神所厭煩的,喜愛心中敬畏神之人,恨惡行惡事、行得罪神之事的人,他的愛憎表現在他的日常生活之中,這就是神眼中看到的約伯的正直,當然,這也是我們要了解的關于約伯在日常生活中待人接物的真實人性的流露與活出。

約伯在試煉中的人性表現(了解約伯在試煉中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以上我們所説的都是約伯未經受試探時在日常生活中所表現出來的人性的方方面面,相信約伯這方方面面的表現讓人對約伯的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有了初步的認識與了解,當然也有了初步的肯定。我之所以説「初步」,是因為絶大多數的人對約伯此人的人性品質與他對順服神、敬畏神之道的追求程度還不是真正了解,就是説,絶大多數的人除了在聖經中了解到的約伯所説的「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與「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這兩句話中對約伯有點好的印象之外,并没有對約伯有更深刻的了解,所以我們很有必要了解一下約伯在接受神的試煉的時候他的人性活出是怎樣的,這樣,約伯這個人真正的人性才能完整地呈現給每一個人。

當約伯聽説了家産被擄、兒女喪掉性命、僕人被殺這些消息後,約伯的反應是這樣的:「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伯1:20)在這句話中記述了一個這樣的事實:約伯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没有驚慌,没有哭泣,也没有斥責報信的僕人,更没有去勘測現場,調查、核實事情的來龍去脉,好知道事情發生的原委,他没有為失掉家産而有任何惋惜或痛心的表現,也没有為失掉兒女、親人而老泪縱横,相反,他撕裂外袍,又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約伯的這一舉動是不同于尋常之人的舉動,他的這一舉動讓太多的人感到迷惑不解,也讓太多的人在心裏斥責約伯的「冷血」。當一個人的家産在瞬間中化為烏有的時候,正常的人會表現出痛心或絶望,甚至有的人産生了萬念俱灰的念頭。因為在人的心裏家産代表人一生的心血,它是人生存的依靠,是人活下去的希望,人没有了家産就代表人的心血付之東流,也代表人没有了希望,甚至失去了未來,這是任何一個正常人對待家産的態度和家産與一個人的密切關係,也是人眼中的家産對人的重要性。所以,絶大多數的人對約伯對待家産如此冷漠的處理態度都感到不解。今天就讓我們通過解讀約伯的内心來解開絶大多數人的迷惑吧!

按照常理來講,神賜給約伯豐富的家産,約伯理當為失掉家産而覺得對不起神,因為他没有看好、照顧好,没有守住神給他的家産,所以當聽到家産被擄之後,約伯的第一反應應該是到現場清點各樣東西,然後向神認罪以便獲得神的再次賞賜,而約伯并没有這樣做,他之所以這樣選擇,自然有他的想法。在約伯的心中深深地認為,他的一切都來源于神的賜福,并不是他勞碌所得,所以他并不以所得的賜福為資本,而是以盡心盡力地持守自己當守的道為生存的原則。他寶愛、感謝神的賜福,但他并不貪戀或索取更多的賜福,這是他對待家産的態度。他既不為得賜福而做什麽,也不為没有或失掉賜福而煩惱、憂傷過;他既不因着神的賜福而欣喜若狂、忘乎所以,也不因着常常享受賜福而忽略了神的道,忘了神的恩。約伯對待家産的態度讓人看到約伯此人真實人性的流露:其一,約伯不是貪婪之人,他對物質生活的要求標準是很低的;其二,約伯從來就没有擔心也不害怕神會從他手裏奪走他的所有,這是他在心裏對神的順服態度,就是無論神什麽時候奪走或神是否奪走,他都没有要求、没有怨言,他不問緣由,只求順服神的安排;其三,約伯從來就不認為他的家産是自己勞碌得來的,而是神賜給的,這是他對神的信,即指約伯的信心。通過以上三條對約伯的概述,約伯此人的人性與他平日裏的真實追求是不是就很清楚了呢?約伯能在丢掉家産的時候表現得如此冷静,那是與約伯有這樣的人性、有這樣的追求分不開的。正因為他在平日裏的追求才使他有身量、有信心在神的試煉中説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樣的話。他的這一句話不是一朝一夕得來的,也不是他突發奇想編出來的,而是他多年的人生經歷中看到的、收穫來的。與所有只求神賜福却害怕、恨惡、埋怨神收取的人相比,約伯的順服是不是很實際呢?與所有只相信有神却從來都不相信神主宰一切的人相比,約伯是不是很誠實、正直呢?

約伯的理性

約伯的實際經歷與他正直、誠實的人性讓約伯在丢掉家産與失掉兒女的時候作出了最理性的判斷與最理性的選擇,他這樣理性的選擇與他平日的追求和在平日裏所認識到的神的作為是分不開的。約伯的誠實讓他能够相信萬物都在耶和華手中主宰;他的相信讓他認識了耶和華神主宰萬物的事實;他的認識讓他願意、能够順服耶和華神的主宰、安排;他的順服讓他能越來越真實地敬畏耶和華神;他的敬畏讓他越來越實際地遠離惡事;最終,約伯因着「敬畏神,遠離惡事」而變得完全;他的完全讓他變得有智慧,也讓他成了最有理性的人。

「有理性」怎麽理解?字面上解釋就是有理智、思想合乎邏輯不謬妄,有合適的言行與判斷,有合適的、規範的道德標準,但對于約伯的「有理性」就不是這麽簡單的解釋了。這裏説約伯是最有理性的人,是與他的人性和他在神面前的表現有關係。因着約伯是誠實的人,所以他能相信也能順服神的主宰,這就讓他收穫到了他人收穫不到的認識,這些認識讓他能更準確地分辨、判斷、定義所臨到的事,因而也讓他能更準確、更明智地選擇當做的、當持守的。就是他的言語、行為、行事原則、行事方針很規範、很明確、很具體,而不是盲目、衝動、情緒化。他知道臨到什麽事如何對待,知道當如何平衡、處理各種複雜事件的關係,也知道當怎樣持守住當持守的道,更知道如何對待耶和華神的賞賜與收取,這就是約伯的「理性」。正是因着約伯具備了這樣的理性,他才能在丢掉財産、失去兒女的時候説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樣的話。

當約伯面臨身體劇痛、面臨親友勸阻、面臨死亡的時候,約伯實際的表現又將約伯此人真實的一面呈現給每一個人。

約伯的本真:真實、純樸、不虚偽

我們來看《約伯記》二章七到八節:「于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擊打約伯,使他從脚掌到頭頂長毒瘡。約伯就坐在爐灰中,拿瓦片刮身體。」這是約伯身上長毒瘡之後如何表現的一段描述。此時,約伯坐在爐灰中,忍受着身體的疼痛,没有人給他醫治,也没有人幫他减輕身體的疼痛,而是他自己用瓦片刮去毒瘡的創面。表面上來看,這只是約伯受苦期間的一個片段,與約伯本人的人性與對神的敬畏搭不上關係,因為約伯在這個期間并未説什麽話來表明此時的心情與他的觀點,但是約伯的舉動與他的表現仍然是他人性的一個真實流露。前面我們在一章中的記述中看到「約伯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而在二章的這個片段中讓我們看到了這個在東方人中為至大的人竟然「坐在爐灰之中,而且自己拿瓦片刮身體」,這一前一後的兩個描述是不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呢?這個對比讓我們看到了約伯的本真面目:約伯雖然身份、地位顯赫,但他從不寶愛,也不在乎他的身份與地位,他不在乎人怎麽看待他的身份,也不在乎他的所做所表現能否給他的身份帶來什麽負面影響,他不貪戀地位之福,也不享受地位、身份給他帶來的光環,他只在乎在耶和華神的眼中他的價值與活着的意義是什麽。約伯的本真面目就是約伯此人的實質:他不喜愛名利,不為名利活着;他真實、純樸,不虚偽。

約伯愛憎分明

在約伯與妻子的對話中,約伯的另一方面的人性又呈現給大家:「他的妻子對他説:『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弃掉神,死了吧!』約伯却對她説:『你説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伯2:9-10)約伯妻子看到約伯如此受痛苦,便試圖勸説約伯,以便幫助約伯從痛苦中解脱出來,但妻子的「好意」并没有得到約伯的贊許,反而惹怒了約伯,因為她否認約伯對耶和華神的信與順服,同時也否認了耶和華神的存在,這在約伯是不能容忍的,因為他從來就不容許自己做出抵擋神的事,也不容許自己做出傷神心的事,更何况是他人呢?他怎麽能眼看着别人説出褻瀆神、對神污辱的話而無動于衷呢?所以,他才稱妻子為「愚頑的婦人」。約伯對待妻子的態度帶着怒氣、恨惡,也帶着責備、訓斥,這正是他愛憎分明的人性的自然流露,也是他正直人性的真實表現。約伯是有正義感的人,他的正義感讓他能恨惡邪惡的風氣、潮流,恨惡、定罪、弃絶謬理邪説、奇談怪論或荒誕之説,也讓他在「衆叛親離」的情况下能依然堅守自己的正確原則與立場。

約伯的善良與真誠

既然從約伯的各種表現都能看到約伯此人的人性流露,那麽在約伯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這件事上又能看到約伯怎樣的人性呢?這就是以下我要交通的話題。

前面我説過了約伯為什麽咒詛自己生日的根源,在這件事上你們看到了什麽?如果約伯是一個心地剛硬、是一個没有愛、是一個冷酷無情没有人性的人,他會體貼神的心意嗎?他會因着體貼神的心而恨惡自己的生日嗎?就是説,如果約伯心地剛硬、没有人性,他會因着神的傷痛而傷心嗎?會因着神為他傷痛而咒詛自己的生日嗎?答案當然是:斷然不會!因着約伯心地善良,他才會體貼神的心;因着約伯體貼神的心,他才會感受到神的傷痛;因着約伯心地善良,他才會因着感受到神的傷痛而更加痛苦;因着約伯感受到了神的傷痛,他才開始恨惡自己的生日,因而咒詛自己的生日。在外人來看,約伯在試煉中的所有表現都可稱得上是人學習的楷模,唯獨約伯咒詛自己的生日這一事讓人對約伯的完全、正直畫上了問號或給出了不同的評價。事實上,約伯此舉才是約伯此人人性實質的最本真的流露,他的人性實質没有掩飾,没有包裝,没有經人加工,他的這一舉動讓人看到了他内心深處的善良與真誠,他就是一汪泉水,清澈見底,純净透明。

了解了約伯本人的方方面面之後,相信絶大多數的人對約伯這個人的人性實質有了一個相對準確客觀的評價了,同時也對神所説的「完全正直」有了深刻的、進一步的、實際的了解與領會了,希望這些了解與領會能幫助人走上「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撒但再次試探約伯(全身長毒瘡)(二)

約伯在極度痛苦中只是咒詛自己的生日,並不埋怨神,更沒有抵擋神的意思,這事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很難,因為從古到今沒有一個人曾經經受約伯這樣的試探,沒有一個人經受約伯這樣的遭遇。為什麼沒有一個人能經受約伯這樣的試探呢?因為在神那兒看,沒有一個人能夠承擔得起這樣一份責任、這樣一個託付,沒有一個人能做到約伯所能做到的,更沒有一個人能夠像約伯一樣在臨到這樣的痛苦的時候除了咒詛自己的生日以外,仍然不棄掉神的名,仍然稱頌耶和華神的名。

撒但首次試探約伯(牲畜被擄,兒女遭災)

「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句話就是約伯為神作的見證。正是這樣一句普通的話讓撒但聞風喪膽,抱愧蒙羞,驚慌逃竄,更讓撒但束手無策,也正是約伯的這一句話讓撒但感到了耶和華神作為的奇妙威力,也讓撒但見識到了一個有神的道在心中掌權的人的超凡魅力,更讓撒但看到了在一個小小的人身上為了持守「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而表現出來的強大的生命力。

約伯的見證讓神得到安慰

這個在東方人中為至大的人竟然「坐在爐灰之中,而且自己拿瓦片刮身體」,這一前一後的兩個描述是不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呢?這個對比讓我們看到了約伯的本真面目:約伯雖然身分、地位顯赫,但他從不寶愛,也不在乎他的身分與地位;他不在乎人怎麼看待他的身分,也不在乎他的所做所表現能否給他的身分帶來什麼負面影響;他不貪戀地位之福,也不享受地位、身分給他帶來的光環,他只在乎在耶和華神的眼中他的價值與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約伯風聞有神(二)

約伯這一生的價值在哪兒呢?約伯的堅毅讓撒但變得怯懦,他的信心讓撒但懼怕、喪膽,他與撒但決一死戰的氣勢讓撒但痛心疾首,約伯的完全正直讓撒但在他身上再無從下手,從此便放棄對約伯的攻擊,也放棄了在耶和華神面前對約伯的控告,這就意味著約伯勝過了世界,勝過了肉體,勝過了撒但,也勝過了死亡,他是完完全全的屬神的人了。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