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但首次試探約伯(牲畜被擄,兒女遭災)

2017年08月17日

1.神説的話

伯1:8 耶和華問撒但説:「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伯1:12 耶和華對撒但説:「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于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

2.撒但的回答

伯1:9-11 撒但回答耶和華説:「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産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弃掉你。」

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是為了完全約伯的信

《約伯記》一章八節這段話是我們看到的記載在聖經中的第一次耶和華神與撒但的對話。神是怎麽説的呢?原文這樣記載:「耶和華問撒但説:『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是神在撒但面前對約伯的評價,神説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在神與撒但的此番對話以先,神就定意要利用撒但對約伯進行試探,就是將約伯交給撒但,這樣,一方面證實神對約伯的鑒察與評價是準確無誤的,讓撒但因着約伯的見證而蒙羞,另一方面可以完全約伯對神的信與敬畏。所以,當撒但來到神面前的時候,神便開門見山、直截了當地問撒但:「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在神的問話中包含有這樣的意思:神知道撒但到處游蕩,常常窺視神的僕人約伯,也常常試探他、攻擊他,它試圖用一種方式摧垮約伯,證實約伯的信心與約伯對神的敬畏是站立不住的,它也肆意尋找機會殘害約伯,使他弃掉神,從而從神手裏奪走約伯,但神鑒察約伯的内心,看到他的完全正直,也看到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神用問話的方式告訴撒但約伯是完全正直的人,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他永遠不可能弃掉神跟隨撒但。聽了神對約伯的評價,撒但越發惱羞成怒,它越發迫不及待地想奪走約伯,因為撒但從來就不相信人能做到「完全正直」,也不相信人能「敬畏神,遠離惡事」,同時它也恨惡人的完全正直,恨惡能「敬畏神遠離惡」的人,正如《約伯記》一章九到十一節撒但回答耶和華説:「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産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弃掉你。」神熟知撒但的惡毒本性,也深知撒但殘害約伯的想法蓄謀已久,所以,在此神想藉着再次告訴撒但約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來讓撒但乖乖就範——露出它的本來面目——攻擊、試探約伯。就是説,神有意識强調約伯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用這種方式達到讓撒但因着恨惡、惱火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而對約伯發起攻擊,從而達到讓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羞辱撒但,使撒但徹底蒙羞、失敗,從此不再懷疑、控告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樣,一場來自神的試煉與一場來自撒但的試探在所難免,而能擔得起神的試煉、經得住撒但試探的人選唯有約伯。在此對話之後,撒但便獲准去試探約伯,這是撒但發起的第一輪攻擊。這次攻擊的目標是約伯的家産,因着撒但如此控告約伯:「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産也在地上增多。」所以,神便准許撒但奪走約伯所有的,這就是神與撒但對話的用意所在,只是神對撒但有一個要求,《約伯記》一章十二節,「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這是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把約伯交在撒但手裏之後提出的條件,也就是神給撒但的底綫,命令它不許加害約伯。因為神對約伯的完全正直是認可的,他相信約伯在他面前的正直、完全是經得住考驗的,是不可置疑的,所以神許可撒但去試探約伯,但是神給了撒但一個範圍:只許奪走約伯的任何財産,但不可伸手加害于他。這是什麽意思呢?就是此時神不把約伯完全交給撒但,它怎麽試探約伯、用什麽方式都可以,但是不能傷害到約伯本人,就連一根頭髮都不可以,因為人的一切都是由神來掌管,人或死或活是由神來决定的,撒但没有這個資格。神對撒但説完這話,撒但就迫不及待地去了,它用各種手段去試探約伯,很快地約伯失去了滿山的牛羊,失去了神賜給他的所有家産……神的試煉就這樣臨到了約伯。

雖然我們在聖經中得知約伯所經受的試探的由來,但作為「當事人」的約伯知不知道這些事呢?約伯只是凡人,對于在他背後發生的故事他當然不知道,只是他對神的敬畏、他的完全正直讓他意識到這是神的試煉臨到了他。他不知道靈界發生了什麽事,也不知道在這次試煉背後神的心意是什麽,但他知道無論臨到什麽事他都當持守住他的完全正直,持守住「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約伯對待這些事的態度與反應在神那兒看得清清楚楚,神看到的是什麽?神看到的是約伯敬畏神的心。因為從開始一直到約伯接受試煉為止,他的心一直向神是敞開的,是擺在神面前的,他没有放弃他的完全、正直,也没有丢掉、背離「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這是神最欣慰的地方。緊接着,我們就看一看約伯經受了哪些試探與約伯是如何對待試煉的。接着讀經文。

3.約伯的反應

伯1:20-21 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説:「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約伯能主動歸還他所擁有的一切源于他對神的敬畏

在神對撒但説了「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這話之後,撒但便退去,緊接着約伯便臨到了突如其來的猛烈攻擊:先是牛和驢被擄,僕人被殺害;接下來是群羊和僕人被火燒滅;然後是駱駝被擄去,僕人被殺;最後,他的兒女們也被奪去性命。這一系列的攻擊是約伯初受試探所遭受的痛苦。在這次的攻擊中,撒但按着神的吩咐只是針對約伯的家産與兒女,并未加害約伯本人,但是約伯却從一個擁有萬貫家産的富翁頃刻間變成了一個一無所有的人,這如晴天霹靂般的打擊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都不能正確面對的,而約伯却表現出他超凡的一面,經文中這樣描述:「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這是約伯聽到了失去各樣家産與兒女的第一反應。首先,他并不表示驚訝,也未表示慌張,更未表示憤怒或恨惡,可見,在他心裏已經確認這一切禍患并非偶然,并非出自于人手,更不是報應或懲罰臨到,而是耶和華的試煉臨到了他,是耶和華要奪取他的財産與兒女。此時的約伯心裏很平静,也很清醒,他完全正直的人性讓他理性地、自然地對他所臨到的禍患作出準確的判斷與决定,所以他表現得异乎尋常的冷静: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撕裂外袍」意指他赤身露體,一無所有;「剃了頭」意指他如新生的嬰兒歸到神的面前;「伏在地上下拜」意指他赤身露體來到世上,如今仍是一無所有,如新生的嬰兒歸還給神。約伯如此對待臨到他的這一切事的態度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都做不到的,他對耶和華的信超出了相信的範圍,這就是他對神的敬畏與他對神的順服,他不但能感謝神對他的賞賜,而且還能感謝神對他的奪取,更能主動歸還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包括他的性命。

約伯對神的敬畏與順服是人類中的典範,他的完全正直達到了人該具備的人性的巔峰。他雖然没有看到神,但他却體會到神的真實存在,他因着自己的體會而敬畏神,又因着對神的敬畏而能順服神,任由神奪去他的所有却没有任何怨言,而且俯伏在地,告訴神此時此刻哪怕奪去他的肉體他也心甘情願,没有任何怨言,他的這一切表現都是因着他完全正直的人性。就是説,因着約伯此人單純、誠實、善良,所以對于他體會、感受到的神的存在他堅信不移。在此基礎上,他按着神所引導他的或他在萬物中看到的神的作為而要求自己,規範自己在神面前的心思、行為、表現與行事原則,久而久之,他便因着他的經歷對神有了真實的、實際的敬畏,同時也達到了遠離惡事。這就是約伯所持守的「純正」的由來。約伯具備了誠實、單純、善良的人性,也具備了敬畏神、順服神、遠離惡事的實際經歷與「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的認識,因而他才能在撒但如此惡毒的攻擊中站住見證,也能在神的試煉臨到時不讓神失望,給神滿意的答覆。雖然在第一次的試探中,約伯表現得很「簡單」,但是後人付諸一生的心血都未必能做到約伯的「簡單」,也未必能具備約伯以上的表現。如今,面對約伯這「簡單」的表現,再對照今天所有口稱信神、跟隨神之人對神所表示的「絶對順服,至死忠心」的口號與决心,你們是否感到汗顔呢?

約伯的僕人牛羊被火燒滅

當你看到經上記載的約伯家裏遭受到的這一切的時候會有什麽樣的反應呢?是不是浮想聯翩?是不是很驚訝?約伯所臨到的試煉能不能用「觸目驚心」這個詞來形容呢?那就是説,當約伯臨到試煉的時候,那個場景通過文字的描述都已經讓人慘不忍睹了,更何况是真實的場面呢?可見臨到約伯的并不是一場「演習」,而是一場「真槍實彈的正規戰」。他臨到的這個試煉到底是誰親手操作的呢?當然是撒但作的,是撒但親自下手作的,但是神許可的。神有没有對撒但説用什麽方式去試探約伯呢?神没有説,神只是給了它一個條件,這個試探就臨到約伯了。這個試探臨到約伯的時候讓人感覺到了撒但的邪惡醜陋、撒但的惡毒與對人的恨惡,還有對神的仇視,由此可見,此次試探殘忍的程度是用文字無法形容的。可以説,撒但殘害人的惡毒本性與撒但的醜陋面目在此時暴露無遺!它藉着這樣的機會,藉着神許可它的機會,對約伯毫不留情地瘋狂地殘害,殘害的手段與殘忍程度是現在的人都想象不到,也是現在的人根本承受不了的。與其説約伯經受了撒但的試探,在試探中站住見證,還不如説約伯在神給他的試煉中與撒但展開了一場維護他的完全正直,維護「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的較量。在這場較量中,約伯失去了滿山的牛羊,失去了所有的家産,也失去了他的兒女,但他没有丢弃他的完全正直與他對神的敬畏,就是他在與撒但的較量中他寧可失去他的家産與他的兒女,也要守住他的完全正直與他對神的敬畏,守住他做人的根本。在經文中簡要地記述了約伯失去家産的全過程,也記述了約伯的表現與態度,簡明扼要的文字記述讓人感覺到約伯似乎很輕鬆地面對這場試探,但真要還原事實的真實場面再結合撒但的惡毒本性,那就不是像這幾句話描述得這麽簡單、這麽輕鬆了,真正的場面遠比這慘得多,這就是撒但對待人類、對待神所稱許的人的殘害與恨惡程度。如果不是神要求撒但不可加害于約伯,那它肯定會毫不留情地把約伯置于死地。撒但不希望有人敬拜神,也不希望在神眼中的義人、完全正直的人能够繼續敬畏神遠離惡。人敬畏神遠離惡就意味着遠離撒但、背叛撒但,所以説撒但藉着神許可它的這個機會去毫不留情地把所有的憤怒與恨惡都施加給了約伯,可見,約伯從身心上到肉體上、從外界到内裏受到的痛苦是多麽多麽的重!我們現在看不到當時的場面,只能從聖經的記載中稍微體會到一些當時約伯受痛苦時的心情。

約伯所持守的純正讓撒但抱愧蒙羞、驚慌逃竄

當約伯受這些痛苦的時候神在作什麽呢?神在鑒察,神在觀看,神也在等待結果。神在鑒察、在觀看的時候,神的感覺是如何的呢?當然是心痛不已。神會因為心痛而後悔自己允許撒但試探約伯嗎?答案是:他不後悔。因為他確信約伯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他只不過是給了撒但一個機會,讓它去證實約伯在神面前的義,也給了撒但一個機會去顯露它的邪惡、顯露它的卑鄙,更給了約伯一個向世人、向撒但以至于向所有跟隨神的人見證他的義,見證他敬畏神遠離惡的機會。最終的結果是不是證明神對約伯的評價是準確無誤的?事實上是不是約伯已經得勝撒但了?這裏有一句約伯説的最經典的話,就是約伯得勝撒但的證據。他説:「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歸回。」這是約伯順服神的態度,接着他又説:「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所説的這些話證實了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能看到人的心,證實了神的稱許是没有錯的,神所稱許的這個人是一個義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句話就是約伯為神作的見證。正是這樣一句普通的話讓撒但聞風喪膽,抱愧蒙羞,驚慌逃竄,更讓撒但束手無策,也正是約伯的這一句話讓撒但感到了耶和華神作為的奇妙威力,也讓撒但見識到了一個有神的道在心中掌權的人的超凡魅力,更讓撒但看到了在一個小小的人身上為了持守「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而表現出來的强大的生命力。在初次的較量中,撒但就這樣敗下陣來,雖然它「長了見識」,但它并不打算對約伯放手,它的惡毒本性也并没有因此而改變,它試圖繼續對約伯的攻擊,隨之它又來到神面前……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約伯風聞有神(二)

神雖向人隱藏,神在萬物中的作為足能讓人認識神 約伯雖未看見神的面目,也未聽過神的説話,更未親歷神的作工,而他對神的敬畏與他在試煉中的見證却是有目共睹,讓神寶愛、喜悦和稱許,也讓人羡慕、佩服,更讓人嘖嘖稱贊。他的一生平凡并不偉大,與任何一個普通人一樣過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凡生…

接受神的檢驗,戰勝撒但的試探,讓神得着全人

在神對人長期的供應扶持的工作期間,神將他的心意、他的要求都一一告訴給人,也將神的作為、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顯給人看,目的是為人裝備身量,讓人在跟隨神期間從神得着各方面的真理,這些真理就是神給人的與撒但争戰的利器,人有了這些裝備便要面對神的檢驗。神的檢驗有多種方式、多種途徑,但每…

約伯的見證讓神得到安慰

現在我跟你們説約伯這個人是一個可愛的人,你們也可能領會不到其中的含義,也體會不到我為什麽要説這些事的心情,等到有一天,當你們經歷了約伯一樣的或者是類似的試煉,當你們經歷了患難、經歷了神親手為你們擺布的試煉,當你在試探中為了戰勝撒但、為了為神作見證而全力以赴的時候,忍受羞辱痛苦的時…

受試煉後的約伯

伯42:7-9 耶和華對約伯説話以後,就對提幔人以利法説:「我的怒氣向你和你兩個朋友發作,因為你們議論我,不如我的僕人約伯説的是。現在你們要取七隻公牛,七隻公羊,到我僕人約伯那裏去,為自己獻上燔祭,我的僕人約伯就為你們祈禱。我因悦納他,就不按你們的愚妄辦你們。你們議論我,不如我的…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