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各類書籍話在肉身顯現作 工 與 進 入(十)

作 工 與 進 入(十)

人類發展到今天已是空前盛況之景,神的作工與人的進入齊頭並進,所以神的作工也隨之達到空前盛況,人類的進入截至目前為止,已是人所未能想到的奇景。神的作工達到頂峰,而人的「進入」②隨之達到頂峰,神已降卑到底,從未向人類、從未向宇宙萬物提出抗議,而人已站在神的頭頂之上將神欺壓到頂峰,一切都已到了頂峰,該有公義出頭之日了,何必仍舊讓幽暗遮蓋大地、黑暗遮蓋萬民呢?神已觀察了幾千年以至於幾萬年,早已忍耐至極,觀看著人類的一舉一動,觀察著人類的不義到底要橫行到何時,然而早已麻木了的人毫無知覺,誰曾觀看神的作為?誰曾舉目遠眺①?誰曾留心傾聽?誰曾在全能者手中?人類都是草木皆兵②,一堆草木禾秸有何用處?就會將道成肉身的活活的神折磨而死,雖然人類已屬於草木禾秸,但人類畢竟還是有其「最擅長的一技之長③」——將神活活地折磨死,之後便口稱「大快人心」的字眼,都是一夥蝦兵蟹將!在川流不息的人中間就偏偏「相中」了神,將其圍攻得水泄不通,人都急得火上澆油④,將神圍在人群之中絲毫不讓其動一動,而人的手中都持著各種武器,看見神像看見仇敵一樣,橫眉怒目⑤,恨不得將神「碎屍萬段」。誰也都莫名其妙,為何人與神成了針鋒相對的仇敵?難道最可愛的神竟與人有了冤仇?難道神作的都是於人無益的嗎?是將人傷害了嗎?人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神,深怕其衝出重圍返回三層天將人重新打入地牢,人都防備著神,都提心吊膽,遠遠地匍匐⑥在地上,手端「機關槍」,瞄準站在人間的神,似乎神若稍稍挪動便將神的全身上下、渾身的衣著都一網打盡,收拾乾淨。人與神的關係已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神無法讓人理解,而人又故意閉目養神搪塞⑦過去,絲毫不願看見我的存在,不饒恕我的「審判」,所以我趁人不防之機便悄然飄走,不再與人「比試」高低,人類屬於最下賤的「動物」,我不願再理睬人類,我早已將我的全部恩典收回到我身安居之處,既然人類如此悖逆,有何理由再享受我那寶貴的恩惠呢?我不願將我的恩惠白白地賞賜給那與我敵對的勢力,願將我的美果賜給那殷勤的迎接我歸來的迦南之地的勤農。只願天長久,更願人不老,蒼天與人永享安息,讓那些常青不老的「松柏」永遠陪伴著神,永遠伴隨著天共同邁進理想的時代。

我與人共同度過多少個日夜,與人同時居住在人間,不曾向人提出更多的要求,只是在帶領人一直前行,只是在引導著人,為人類的命運無時不在作安排工作。誰曾明白天上之父的旨意?誰曾往返於天地之間?我不願再與人一同度過人的「晚年」,因為人太「老氣」,什麼都不明白,只知道大口大口地吃著我擺設的筵席,其餘之事都「高高掛起」,從來不考慮什麼別的事物。人類太吝嗇①,人間太嘈雜,人間太淒涼,人間又太危險,所以我不願與人同享末日得勝的美果,讓人自己都享受自己創造的美福,因為人並不歡迎我,我為什麼要勉強人類強裝笑臉呢?遍及人間的每一個角落無一處溫暖之地,遍及人間山水無一絲春意,因為人都如水中之物一般毫無一點是溫暖的,人都如死人一般,就是流通著的血液也都猶如凍結了的冰一樣令人「心寒」,哪有溫暖?將神無緣無故地釘在十字架上便無憂無慮,從來沒有人懊悔,殘酷的暴君還打算第二次將人子「生擒活捉②」押赴刑場槍決,了結其心頭之恨,這樣的危險之地,我留下又有何益處?我留下來給人帶來的只有爭戰、刀槍,後患無窮,因我從未給人帶來和平,只有爭戰。人類的末日必滿了戰爭,人類的歸宿必在刀槍爭戰之中倒下,我不願與人「同享」這戰爭的「歡樂」,我不願陪伴人流血犧牲,因我已被人棄絕得「無精打采」了,無心觀看人類的戰爭,讓人與人盡情地爭戰,我要安息、我要安睡,讓魔鬼陪伴人類的末日吧!誰知我的心意呢?因人都不歡迎我,從來也未等待過我,我只好與人告別,將人類的歸宿賜給人類,將我的所有豐富都丟在人間,將我的生命灑向人間,將我的生命之種栽種在人的心田,給人留下永久的回憶,將我全部的愛都留給人類,將我的一切人所寶愛的都賜給人,作為我們相思的愛的禮物,願我們永遠相愛,將我們的昨天作為我們相贈的佳品,因我已將全部都賜給了人類,人又有何怨言呢?我已將生命的全部都給人留下,默默無語,為人類辛勤地耕耘著「愛的美地」,從未向人提出任何合理的要求,只是一味地順服著人類的安排,一味地給人類創造著更美的明天。

雖然神的作工甚是豐富,而人的進入卻甚是貧乏,在神與人合作的「工程」之中,幾乎都是神的作工,人的進入有多少,幾乎是一片空白,就這樣貧窮而又瞎眼的人竟然手持「古代的兵器」來與現代的神較量,「原始的類人猿」幾乎不能直立行走,「赤裸」著身子竟不知羞恥,有何資格評價神的作工!有許多四肢著地的「類人猿」竟然雙目通紅,手持古代石器與神比試,想來個舉世無雙的「猿人擂台賽」,進行一次舉世聞名的「猿人與神的末日擂台賽」。有許多半直立行走的古猿人更是洋洋得意,滿臉的毫毛相聚在一起,充滿了惡殺之意,雙腳蹺起,由於其還未完全進化成現代人,所以牠一會兒站立,一會兒又趴下,額頭上滿是汗珠,似乎是露珠一般,密密麻麻,急不可待的心理不說便可知。看著台上的四肢落地的純粹的古猿人——牠的同夥,四肢又粗又笨幾乎招架不住,幾乎無有一點招架之力,更是急得抓耳撓腮,眨眼之間還沒看清是怎麼回事,台上的「英雄」便滾落在地,此時,四肢已仰面朝上,將其多年著落的四肢的錯誤之態頓時扭轉過來,再也沒有一點反抗的意思,「最古老的類人猿」從此便在地上絕跡了,真是令人「傷痛」,「古老的類人猿」竟然死得如此倉促,何必這麼早就匆匆離開這美好的人間呢?為何不與同夥商量商量下一步的「計策」呢?還沒有留下與神較量的祕訣便與世長辭了,太可惜了!這麼老的一個類人猿竟這樣不聲不響地死去了,還未與子孫後代傳授「古文化藝術」便走了,太不近人意了;未來得及將自己最知心的人叫到身邊訴說兒女情長,未將自己的留言刻在石板上,未將天日分辨,未將自己的難言之苦說出,未將自己的後代叫到奄奄一息的屍首旁告訴其「別上擂台與神比賽」便合上了雙目,僵硬的四肢猶如直立的樹杆一樣永久地「屹立」著,似乎是含冤而死……霎時,台下鬨堂大笑,半直立行走的「猿人」氣急了眼,拿著比古猿人先進的打羚羊或打其他野食的「石槍」滿腔憤怒地、大踏步地走上擂台,胸有成竹①,似乎做了什麼有功之事,靠著「石槍」的「勢力」勉強直立了「三分鐘」,這第三條「腿」的「威力」是不小!竟然能支撐著這個又大又笨又蠢的半直立猿人站立三分鐘,難怪這「老猿人」威風凜凜②,盛氣凌人③,古代的石器果然「名不虛傳」,有刀把、刀刃、刀尖,美中不足的是刀刃根本沒有一點光澤,太令人遺憾了。再觀這位古代「小英雄」,站在台上眼觀台下之人,帶著藐視④的目光,似乎別人都是無能小輩,而自己卻是英雄豪傑,心中暗自痛恨台下之人。「國家有難,匹夫有責,為何你們都退縮了呢?難道就眼看著國家有難卻不浴血奮戰⑤嗎?國難當頭,為何你們不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⑥呢?就忍心看著國家敗亡、民族衰落嗎?你們就甘願忍受亡國的恥辱不成?一幫廢物!」當牠這樣想時,台下已是吵作一團,牠的雙目更是通紅,幾乎要迸發①出火焰來,恨不得讓神不打自敗,恨不得將神治於死地,以便大快人心,牠哪裡知道,牠的「石器」縱然名不虛傳,但怎能敵對得住神呢?沒等招架幾下,還沒有趴下、起來便一仰一合,牠的雙目便「失明」了,與其「老祖輩」滾在一塊兒再也沒起來,緊緊地擁抱著「古猿人」再也哭不出聲音來,便甘拜下風了,再也沒有反抗之意,可憐的「類人猿」,雙雙死在擂台之下。流傳至今的「人的祖先」竟然在公義日頭出現之日不明不白地死去,真是太「不幸」了!這麼大的福氣竟會讓其白白地流逝,等待了幾千年的「猿人」竟然在得福之日將福帶在了陰間與魔王「共享」,太傻了!為何不把這樣的福氣留在陽間與「兒女」共享呢?真是自討苦吃!太不值得了,為了這麼一點小小的地位、名譽、虛榮竟遭受「殺身之禍」,搶先打開了地獄之門,成了地獄之子,這樣的代價實在太沒必要了,只可惜這樣一位「滿有民族氣概」的「老祖輩」竟然「嚴於律己,寬以待人」,將自己牢牢地關在了地獄裡,而將那些「無能的小輩」拒之地獄大門之外,這樣的「民族的代表」上哪裡找?為了「子孫的安康」,為了「後代的生活太平」,不讓神來攪擾,便毫不顧惜自己的生命,將自己毫不保留地獻身於「民族事業」,一言不發地進了陰間,這樣的民族氣概哪裡找?與神爭戰不怕死,也不怕流血,更不憂慮明天,便奮戰疆場,只可惜它的「奉獻精神」換來的只是「千古的遺憾」和永不滅的地獄之火的焚燒!

真令人尋味!神的道成肉身為何總是遭受人的棄絕、毀謗?人為何總是對神道成肉身一事不理解呢?莫非是神來錯了時候?莫非是神來錯了地方?莫非是因為神未讓人簽字便私自作了主張?莫非是神未經人允許便自己下斷案的嗎?按說,神也有言在先,神道成肉身本是無辜的,為何還得經人同意呢?而且神早就提醒過人,或許是人忘了吧!也不怪人,因為人早已叫撒但敗壞得不知道天下之事,更何況靈界的事呢?真是太難為人了,竟然讓人的「古猿祖宗」死在了擂台上,也難怪,天與地本不相容,猿人的石製的大腦怎能反應出「神還會道成肉身」?叫這樣一位「年已花甲」的「老者」死在了神顯現之日,太叫人寒酸了,這麼大的福氣臨到牠竟然「沒福」地離開了,這不是一件世界奇聞嗎?神的道成肉身震撼了各宗各界,「擾亂」了宗教各界原有秩序,震動了每一個渴慕神顯現的人的心靈,誰不仰慕?誰不巴望見到神?神親臨人間多年,人不曾發現,如今神自己顯現,將自己的身分公布於眾,怎能不叫人心歡暢?神曾經與人悲歡離合①,如今與人類重逢,共敘舊情。神從猶太走後便杳無音信②,人都盼望與神再相會,哪知在今天又一次見面、重逢,怎能不叫人回憶昨天呢?兩千年前的今天,猶太人的子孫西門巴約拿曾見過救主耶穌,與其同桌用餐,跟隨多年對耶穌加深了友情,將其愛在心底,深深地愛著主耶穌。猶太之民哪裡知道就這降生在陰冷的馬槽的、長著黃髮的嬰兒竟是道成肉身的神的第一形像,人人都把他當作同類之物,沒有人對他另眼看待,人怎能認識這既平常而又普通的「耶穌」?猶太人都把他看為當代的猶太之子,從來沒有人把他看為是可愛的神,人只是一味地向其索取,求他賜給豐富的夠用的恩典、平安、喜樂,只知道他像百萬富翁一樣應有盡有,但人從來不把他當作人所愛的一位,當代的人也並不愛他,只是向他提出反抗和無理的要求,他從不反抗,一味地向人施恩,儘管人都不認識他。他只是默默地給予人溫暖、慈愛、憐憫,更給予人新的實行,將人從律法下的捆綁中帶了出來,人並不愛他,只是羨慕他,賞識他的「出眾的才華」,瞎眼的人類怎能知道可愛的救主耶穌是忍受了多大的屈辱而來在人間的!沒人考慮他的苦衷①,沒人知道他的愛父神的心,沒人能知道他的孤獨,儘管馬利亞是其「生母」,但她又怎能理解這仁慈的主耶穌的心聲呢?「人子」忍受的難言之苦有誰知道呢?當代的人向其索取之後便將其冷冷地拋之腦後又拒之門外,他便流浪街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飄蕩了多少個年月,才度過了漫長而又短暫的苦難的三十三年的人生。當人需要他時便將其請進家門,滿臉堆笑,企圖向其索取,當他向人「貢獻」之後,人便立即將其推出門外。人吃著他口中的供應,喝著他的血液,享受著他賜給的恩典,卻抵擋著他,因為人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是誰賜給的,最終還是把他釘在了十字架上,但他仍是默不作聲。乃至今天,他仍是默不作聲,人吃著他的肉,吃著他給做的飯,走著他給開闢的出路,喝著他的血,但人仍有意思要棄絕他,人竟把賜給自己生命的神當作仇敵,而把與己同類的奴僕當作「天父」,這不是有意抵擋嗎?耶穌是怎麼死在十字架上的?你們知道嗎?不是吃他、喝他、享受他的與他最近的猶大出賣的嗎?出賣的原因不就是因為耶穌無非是一個小小的、正常人的「夫子」嗎?人若真看見耶穌是超凡的屬天的一位,人又怎能將其活活地掛在十字架上二十四小時,直至他沒有一點氣息呢?人誰能認識神呢?就知道貪得無厭地享受著神,卻從來不將他認識,只是得寸進尺,讓「耶穌」完全聽從他的指揮,聽從他的使喚,誰又曾行一點仁慈之道可憐這無有枕頭之地的「人子」呢?誰又曾想到與他齊心協力共同完成父神的託付呢?誰曾為他著想呢?誰曾體諒他的難處?毫無一點愛地將其拉過來又推出去,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光明、自己的生命來自何方,只是暗自打算把這經歷了人間苦難的兩千年前的「耶穌」重新掛在十字架上,難道「耶穌」就這麼令人厭憎嗎?他作的一切人都早已忘記了嗎?早已聚集好了的幾千年的仇恨終究要直射出來。猶太人的種類!「耶穌」何時與你們為敵?你們竟這樣痛恨他?他作了許多,又說了許多,難道都是於你們無益的嗎?他的生命白白地賜給了你們,將自己的全部都給了你們,難道你們還要將其活活地吞吃了嗎?他將自己的一切都毫不保留地獻給了你們,世上的榮華、人間的溫暖、人間的恩愛、人間的一切福樂他從未享受,人已對他太刻薄①了,他不曾享受在地的一切豐富,將他一顆赤誠火熱的心全部獻給了人,將自己已全部獻身給人類,誰曾給他溫暖?誰曾給他安慰?人將全部的壓力都加在了他的頭上,將全部的不幸也都給了他,將人間的最不幸的經歷也強加在了他的頭上,將一切不義都嫁禍於他,他都默認了,向誰提出過抗議?向誰索取過一點報酬?誰曾體恤他?作為一個正常的人,誰無浪漫②的童年?誰無五彩斑斕③的青春?誰無親人的溫暖?誰無親朋故友的愛憐?誰無別人的尊重?誰無溫暖的家庭?誰無知音的安慰?而這一切他哪曾享受?誰曾給他一點點溫暖?誰曾給他一絲一毫的安慰?誰曾給他一點點人性的道德?誰曾寬容過他?誰曾與他共渡苦難之日?誰曾與他共渡人生的苦難生活?人從未放鬆對他的要求,只是毫無顧忌地向他索取,似乎他來在人世務必做人的牛馬,做人的階下囚,為人類奉獻全部,否則人類絕不饒恕他,絕不善罷甘休,絕不稱其為神,絕不對其有高的評價。人對神的態度太嚴厲,似乎非得讓神受苦死去,人才對神放鬆要求,否則人絕不降低對神要求的標準,這樣的人類怎能不叫神厭憎呢?今天的悲劇不是如此這樣嗎?人的良心不知在何處,口口聲聲報答神的愛,卻把神解剖活活地折磨死,這不都是人信神的「祖傳的祕方」嗎?「猶太人」無所不在,如今仍在作著同樣的工作,幹著同樣的抵擋的工作,自己卻認為在高舉神,人的肉眼怎能認識神呢?活在肉體中的人怎能把從靈來的肉身中的神當作神呢?人誰能認識呢?人間哪有真理?哪有真正的公義?誰能認識神的性情呢?誰能與天上的神較量過呢?難怪神來在人間人都不認識,而且棄絕,人怎能容讓神的存在?怎能容讓光將黑暗驅逐出人間?這些不都是人的光明磊落①的奉獻精神嗎?不都是人的光明正大的進入嗎?而神的作工不都是圍繞著人的進入嗎?但願你們把作工與進入都結合起來,將神與人的關係都搞好,盡到人該盡的本分,達到仁至義盡②,這樣神的工作便隨之結束,以得榮之勢而告終!

─────────

①〔人的「進入」〕此處「進入」指人的悖逆行為,並不指人正面的生命的進入,而是指人在消極方面的行為、舉動,泛指人抵擋神的一切作為。

②〔舉目遠眺〕抬起頭來向遠處瞭望。

③〔草木皆兵〕指驚慌時疑神疑鬼。諷刺人的不正當的人性生活,指人與鬼同居的人類生活的醜態。

④〔一技之長〕指某一種技術特長。這裡用來諷刺。

⑤〔火上澆油〕比喻使人更加憤怒或使事態更加嚴重。指人的醜態,這裡用來諷刺。

⑥〔橫眉怒目〕形容強橫或強硬的神情。

①〔匍匐〕爬行。

②〔搪塞〕指糊弄,滿不在乎的樣子。

③〔吝嗇〕過分愛惜自己的財物,當用不用。

①〔生擒活捉〕就指活拿、活抓。指人的暴劣、卑鄙行為,對神慘無人道,絲毫不放鬆,而是無理的要求。

①〔胸有成竹〕比喻做事之前已經有通盤的考慮。這裡用來諷刺,指人不認識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實際身量,是貶義詞。

②〔威風凜凜〕指使人敬畏的聲勢或氣派。這裡是諷刺之意。

③〔盛氣凌人〕傲慢的氣勢逼人。

①〔藐視〕輕視、小看。

②〔浴血奮戰〕形容戰鬥激烈。

③〔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借指為國家操勞忠心。

④〔迸發〕由內而外地突然發出。指被神「擊敗」之人的氣急敗壞的醜態,借指對神抵擋的程度。

①〔悲歡離合〕泛指聚會、別離、歡樂、悲傷的種種遭遇。

②〔杳無音信〕遠得不見蹤影。

①〔苦衷〕痛苦為難的心情。

①〔刻薄〕(待人、說話)冷酷無情,過分地苛求。

②〔浪漫〕富有詩意,充滿幻想。

③〔斑斕〕燦爛多彩。

①〔光明磊落〕光明正大,行為正派。

②〔仁至義盡〕形容對人的善意和幫助已經做到最大的限度。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