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 各類書籍 話在肉身顯現 作 工 與 進 入(九)

作 工 與 進 入(九)

悠久的「民族傳統」「精神風貌」過早地給人純潔而又幼小的心靈籠上一層陰影,毫無一點「人性」地打擊著人的靈魂,似乎是鐵面無私,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它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頭,魔鬼狂歡不止,在「陰曹地府」裡繼續吞吃著人的肉體,讓人的屍骨與其一同殉葬①,妄圖將最後一部分剩下的殘缺不全的人盡都吞吃,但人總也不明白,從未將魔鬼當作仇敵一樣對待,而是盡心盡意事奉著它。如此墮落的民族談什麼認識神,神道成肉身來在其中,作他拯救的全部工作,談何容易?已落入陰間的人怎能夠得上神的要求?神為了人類的工作有過多少個不眠之夜,從至高處到了最低處,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獄裡與人共度天涯,從來不埋怨人間的寒酸,從來不責備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極大的恥辱作著自己親自作的工作。神怎麼能屬於地獄?怎麼能過地獄的生活呢?但他為了全人類,為了整個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地上,親自進入「地獄」「陰間」,進入虎穴中將人救起,人有何資格抵擋神?有何理由再埋怨神?有何臉面再見神?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著人的摧殘②,受著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著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啟、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讓人擺脫這苦難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勢力的壓制?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神的火熱的心、殷切的期望換來的竟是一顆顆冰冷的心,換來的是一雙雙冷酷無情的眼睛,換來的是人的一次又一次的教訓,一次又一次的辱罵,換來的是冷嘲熱諷、挖苦、貶低,換來的是人的嗤笑,換來的是人的踐踏、人的棄絕,換來的是人的誤解、埋怨、遠離、躲避,換來的全是欺騙,換來的全是打擊,換來的全是苦果。溫暖的話語竟然遭受著「橫眉冷對千夫指」,神只好忍受著「俯首甘為孺子牛」①的痛苦,多少個日月,多少次面對星辰,多少次披星戴月,輾轉反側②,忍受著超過與父分別的千倍的痛苦,忍受著人的打擊與「破碎」,忍受著人的「對付」與「修理」。神的「卑微隱藏」竟然換來的是人的歧視③,人的不公平的看法、待遇;神的默默無聞、忍耐、包容換來的竟是人的貪婪④的目光,企圖將神一腳踩死,毫不留情,企圖將神踏入地縫之中。人對待神的態度竟會是「難得聰明」一次,將人可欺的、將人所看不起的神死死壓在萬人的腳下,而將自己高高地豎立起來,似乎要「佔山為王」,似乎要「獨攬大權⑤」「垂簾聽政」,讓神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做「幕後導演」,而且不許反抗、不許亂動,讓神裝扮著「末代皇帝的角色」充當「傀儡⑥」,毫無一點自由。人的作為不可名狀⑦,還哪有資格再向神提出這樣、那樣的要求?還有何資格向神提出「建議」?還哪有資格再要求神體諒人的軟弱?人怎配接受神的憐憫?怎配接受神一次又一次的寬宏大量?怎配接受神一次又一次的赦免?人的良心何在?早將神的心傷透了,早將神的心給打碎了。神滿面春風、滿心歡喜地來在人間,希望人只施捨給他哪怕是人的一點點溫暖,但神的心遲遲不能得著人的安慰,換來的只是雪上加霜①的打擊、折磨,人的心太貪婪,人的慾望太大,總是得寸進尺,胡攪蠻幹,從不容讓神有一點自由,從不讓神有一點發言權,逼得神只好忍氣吞聲,讓人隨便操縱他。

從創世到如今,神忍受了多少痛苦,受了多少人的打擊,但到了今天,人仍不放鬆對神的要求,仍然在「研究」著神,對其從不寬容,只是在「指教」著他,「指責」「管教」著他,似乎深怕神走錯了路,又深怕神在地蠻橫不講理,胡作非為,不成氣候,人對神總是持著這樣的態度,怎叫神不傷心?「道成肉身」已是忍受了極大的痛苦,已是忍受了極大的恥辱的事,更何況讓神接受人的教導呢?來在人間毫無自由,猶如坐在陰間,又毫不反抗地接受著人的「解剖」,這不都是恥辱的事嗎?「耶穌」來在一個正常人的家中已忍受了極大的冤屈,來在一個塵土世界降卑到至低處,取了一個極其平常的肉身,更是極大的恥辱。至高的神成為一個渺小的人不是受苦的事嗎?而這一切不都是為了人類嗎?有幾次是為其自己而打算的?被猶太邦族棄絕、治死,被人挖苦、諷刺,他從不埋怨天,也不埋怨地。而今天幾千年的悲劇又重現在類似猶太一樣的邦族之中,人不都是同罪的嗎?人有何資本接受神的應許?抵擋神之後又接受神的祝福的,不都是人嗎?為何人總是不面向正義、不尋求真理呢?為何人對神作的總是不感興趣呢?人的公義在何處?人的公平在何處?人有何臉面代表神?人的「正義感」在何處?人的所喜有多少是神所喜?人都是將明珠暗投①,總是黑白混淆②,將正義、真理壓下去,將不公、不義高舉在半空之中,將光明驅逐出去,而在黑暗之中尋歡作樂。尋求真理、正義的人卻將光趕走,尋求神的人卻將神踩在腳下,將自己捧在高空,人都如土匪③一樣,有何理智?誰能明辨是非④?誰能持守正義?誰肯為真理受苦?都是窮凶極惡!將神釘在了十字架上便拍手稱快,狂呼不止,都是雞犬之類,拉幫結夥,搞獨立王國,攪得四周都沸騰不止,閉著眼睛狂吠不止,雞鳴犬吠,烏煙瘴氣⑤,「好不熱鬧」,「吠影吠聲⑥」的人層出不窮⑦,都高舉其祖先的「英名」。這群雞犬之類早將神拋之腦後,從不理睬神的心會怎麼樣,難怪神說「人都如雞犬之類,一犬吠形,百犬吠聲⑧」,就這樣將神的工作「轟轟烈烈」搞到今天,哪管神的工作如何,哪管有無正義,哪管有無神的落腳之地,哪管明日如何,哪管自身的卑賤,哪管自身的污穢,人從不考慮那麼多,從不為明天憂慮,將所有的利益、所有的寶貝全都攏入個人的胸懷中,投給神的只是殘羹冷炙⑨,多麼凶殘的人類!不給神留有一點情面,將神的一切都拿來偷吃之後,便將神遠遠拋在身後,再不理會他的存在。享受著神卻抵擋著神,又腳踩著神,而口中卻又感謝、讚美著神;禱告著神、依靠著神而又欺騙著神;「高舉」著神的名,仰望著神的面容,卻又大搖大擺、毫不謙讓地坐在神的寶座上,而又「審判」著神的「不義」;口稱「虧欠神」,眼望神的話,心卻在謾罵①著神;「寬容」著神卻又壓制著神,而口中卻說著是「為了神」;手中拿著神的物品,口裡嚼著神給的飯食,而眼睛冷酷無情地注視著神,似乎要將其全部吞入腹中;看著真理硬說是「撒但的詭計」,看著「正義」強迫其變為「捨己」;看著「人的作為」硬要說是「神的所是」;看著「人的天資」硬說是「真理」;看著「神的作為」硬說是「狂傲自大」「驕傲自是」;看著「神」硬要給他戴上「人」的帽子,強拉硬拽將其放在與撒但同流合污的「受造席」上;明知是「神的說話」,非得說成是「人的文章」;明知是「靈化成肉身」「神道成肉身」,非得說成是「撒但的後裔②」;明知「神卑微隱藏」,非得說成是「撒但蒙羞、神已得勝了」。這幫廢物!竟比不上「看家狗」的功用!黑白不分,而且有意將黑白顛倒。人的勢力、人的圍攻怎能容讓神有出頭之日?故意抵擋神之後還滿不在乎,乃至於把神治於死地,絲毫不讓神出頭露面,哪有一點公義?哪有一點愛?坐在神的身邊將神按在自己的膝下向其求饒,順服其一切安排,聽從其一切調動,讓神看著其眼色行事,否則便怒髮衝冠③,大發雷霆,在這樣一個黑白顛倒的黑暗的權勢之下怎不叫神憂傷?怎不叫神擔憂?為什麼說神開展此次工作猶如開天闢地的工作?人的作為何其「豐富」,「湧流不乾」的「活水泉源」在不斷地「滋補」著人的心田,而人那「活水泉源」又毫不顧忌④地與神「較量」著,勢不兩立,而且又肆無忌憚⑤地替神供應著人,而人也「奮不顧身」地與其配合著,有何成果?將神冷冷地放在一邊,將神遠遠地放在人所不注意的地方,深怕引人注目,又深怕神的活水泉源引人入勝①,將人得著。所以,人在經歷了多年世事之後又與神勾心鬥角起來,甚至「神」也是他「批鬥」的對象,似乎神成了他眼中的梁木一般,恨不得將其一把抓住放在火中熬煉淨盡,看著神難為情的樣子,人便捧腹大笑,手舞足蹈,說神也陷入了熬煉之中,而且說要將神不潔的雜質燒乾淨盡,似乎只有這樣做才是合情合理,才是「上天」的公平合理的作法。人的這些暴劣行為似乎是有意的,又似乎是無意的,人既表現出醜惡的嘴臉,又暴露出其醜惡、骯髒的靈魂,而且又表現出人的一副可憐的乞丐的模樣,到處橫行之後又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祈求上天的饒恕,顯出一副極其可憐的哈巴狗的樣子。人總是出其不意,又總是狐假虎威,逢場作戲②,絲毫不考慮神的心,也不與自身的身世作比較,只是默默地與神抵觸著,似乎神委屈了他,似乎本來不該這樣對待他,似乎蒼天無眼故意與其過不去,所以人總是暗下毒手,絲毫不放鬆對神的要求,虎視眈眈③、怒目圓睜注視著神的一舉一動,從不認為自己就是神的冤家對頭,而是希望有一天神會撥開迷霧,將事實辨明,再將其從「虎口」救出為自己伸冤。到今天,人仍不認為自己一直在扮演著歷代以來多少人扮演的抵擋神的角色,人哪裡會知道,人所做的早已誤入歧途,人所領受的早被大海淹沒了。

誰曾領受真理?誰曾喜迎神來?誰曾喜盼神顯現?人的作為早已腐朽,將神的殿污染得早無一點原樣,而人還繼續著自己的工作,不曾把神放在眼裡,似乎人抵擋神已成性,而且不可改變了,所以寧願受咒詛也不肯讓自己的「言行再受委屈」,這樣的人怎能認識神?這樣的人怎能與神同享安息?這樣的人怎配到神的面前?為神的經營計劃而奉獻固然一點不差,但人又為何總是將神的工作、將神的全部拋之腦後而無私地奉獻自身的「心血」呢?人的大公無私的奉獻精神固然可貴,但人哪裡知道,人所吐的「絲」怎能代表神的所是呢?人的好心固然可貴、難得,但怎能將「無價之寶①」侵吞呢?你們中間的每一個人都當回想你們的以往,為何無情的刑罰、咒詛總是不離開你們呢?為何威嚴之語、公義的審判總是與人「親密無間」呢?真是神試煉人嗎?真是神有意熬煉人嗎?人到底是如何在熬煉中進入的?神的作工人真認識了嗎?在神作工與進入中人究竟學到了哪些功課?但願人都不忘記神的囑託,將神的作工看透、認準,將人的進入也掌握好。

─────────

①〔殉葬〕逼迫活人與死人一同埋葬。

②〔摧殘〕使(身體、精神)蒙受嚴重損失。揭示人類的悖逆。

①〔「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原本是一句,此處拆開用更能說明問題。前句是指人的「作為」,後者指神所受的苦,指神的卑微隱藏。

②〔輾轉反側〕形容心中有事,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③〔歧視〕不平等的看待。指人的悖逆行為。

④〔貪婪〕貪得無厭;不知滿足。

⑤〔獨攬大權〕指人的悖逆行為,高捧自己,轄制人跟隨其為其受苦,是與神敵對的勢力。原意是指獨自把持大權。

①〔傀儡〕木偶戲裡的木頭人。用此詞借以挖苦那些不認識神的人。

②〔不可名狀〕不能夠用語言形容。

③〔雪上加霜〕比喻一再遭受災難,損害愈加嚴重。借以襯托人的卑鄙行為。

①〔明珠暗投〕比喻懷才不遇或指珍貴的東西得不到賞識。指人不明是非,將神的心意醜化成了撒但的東西,泛指人棄絕神的所有作為。

②〔黑白混淆〕將真理與假相,將正義與醜惡混雜在一起。

③〔土匪〕借指人的不明事理,無見識。

④〔明辨是非〕把是非分清楚。

⑤〔烏煙瘴氣〕比喻環境嘈雜、秩序混亂或社會黑暗。

⑥〔吠影吠聲〕比喻不明察事情的真偽而隨便附和。借指那些隨幫唱柳的、隨大流的人。

⑦〔層出不窮〕接連不斷地出現。

⑧〔一犬吠形,百犬吠聲〕與「吠影吠聲」同義。

①〔殘羹冷炙〕剩餘的飯菜。借指人壓迫神的行為。

②〔謾罵〕用輕慢、嘲笑的態度罵。

③〔後裔〕已經死去之人的子孫。藉此諷刺。

④〔怒髮衝冠〕形容非常憤怒。指人氣急敗壞的醜態。

①〔毫不顧忌〕一點也沒注意到。指人滿不在乎,根本沒有敬畏神的心。

②〔肆無忌憚〕任意妄為,沒有一點顧忌。

③〔引人入勝〕引人進入美好的境地。

④〔逢場作戲〕遇到機會,偶然玩玩,湊熱鬧。

⑤〔虎視眈眈〕形容貪婪而又凶狠地注視。

①〔無價之寶〕這裡指神的全部。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