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篇

對我話不認識的,對我的正常人性不認識的,對我的神性抵擋的,都得廢去歸于烏有,誰也不行,都得在這方面通過,因這是我的行政,且是實行最嚴重的一條。不認識我的話,指的是聽了我明點出來的話仍然不認識的,也就是不通靈的(因我没給人造這個器官,所以對人要求并不高,只要求人聽了我説的話能够實行就行了),不是我家中的人,與我不是同一類的,是屬撒但國家的人,所以,對于那些不通靈的人,我一個不要,以前你們認為我作得太過分了,今天該清楚了吧,作為畜類的怎麽能與神通話呢?這不是謬論嗎?對我的正常人性不認識的,是指對我在人性方面作的事,用自己的觀念衡量,不是順服下來,而是用自己的肉眼來挑我的毛刺。難道我説的話就白説了嗎?我説我的正常人性是我完全的神自己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這才是我的正常人性與完全神性的恰當的配合:藉着我的正常人性所作的事不符合人的觀念的時候,就把抵擋我的、不與我相合的顯明出來,之後,再藉着我的完全神性在人性裏發聲,這樣就把一些人處理了。若你對我所作的不明白,但你能順服下來,這樣的人我不定罪,只是開啓,這樣的人才是我愛的人,因着你的順服我就開啓你。對我的神性抵擋的,就是包括對我話不認識的,不與我的正常人性相合的,對我在神性裏作的事(發怒或者搞教會建造等等)看不慣的,這些都是對我的神性抵擋的表現。但我强調一點,你們應人人注意:今天與我這個人不相合的,便是抵擋我的神性的。為什麽我一再説我這個人就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我這個人的性情是神聖性情的全部,不要用人的觀念衡量我。有多少人在現在還説我是有正常人性的,所作的事不一定全對,這樣的人,你不是找死嗎?我説的話他一句都不認識,完全是瞎子的子孫,是大紅龍的後代!我再告訴所有的人一次(以後再不説,若再有人觸犯,定遭咒詛):我的説、我的笑、我的吃、我的住、我的言談舉止都是我——神自己作的,不摻有人的一點味道,没有!一點没有!人人都放下自己的小算盤,不要再打了,越打越完,聽我的忠告吧!

我時時鑒察每一個人的肺腑,鑒察每一個人的一言一行,哪些是我所喜歡的,哪些是我所厭憎的,我都一一看清,這是人所想象不到的事,更是人難以辦到的事。我説了那麽多的話,我又作了那麽多的事,有誰能説透我説話的目的是什麽,我作事的目的是什麽,誰也説不透。在這以後,我還要説更多的話,一方面把所有我厭憎的人都淘汰,另一方面使你們在這方面再受點苦,這樣便又一次更嚴重地經歷了從死裏復活的滋味,這由不得人,誰也防不住,即使是現在知道了,但到那時仍然擺脱不了這種苦,因這是我作工的方式,必須得這麽作,方能達到目的,使我的旨意成就在你們身上,所以説是「你們要受最後的一次苦」。在你們肉體上以後再不受苦,因大紅龍已被我滅絶,它不敢再猖狂,這是在進入身體之前的最後一步,這是過渡階段,但你們不要害怕,我必會帶領你們跨過道道難關的,相信我是公義的神自己,既説必成,我是信實的神自己。各國、各方、各派都向我歸來,向我的寶座擁來,這是我的大能,我要把所有的悖逆之子都一個一個地審判,打入硫磺火湖裏去,一個不留,都得退去,這是我經營計劃的最後一步,這一項完成之後,我就進入安息了,因為一切都成了,我的經營計劃告一段落了。

由于我的工作步伐加快(但我的心并不着急),我天天把我的話啓示給你們,把我手中的奥秘揭示給你們,讓你們能緊緊跟上我的脚踪(這是我的智慧,用我的話來成全人,也用我的話來擊殺人。人人都看我的話,都能在我的話中按着我的旨意行事,消極的消極,顯形的顯形,抵擋的抵擋,忠心愛我的更加忠心,所以説,都能跟上我的脚踪。所説的幾種情形,都是我作工的方式,都是我要達到的目的)。在以前我説過這樣的話,我怎樣帶領你們怎樣追求,我怎麽説你們就怎麽聽,這是指什麽説的?你們知道嗎?我説此話的目的、意義何在呢?你們明白嗎?有幾個人能説透呢?我怎樣帶領你們怎樣追求,不僅是指我這個人的帶領説的,更是指我説的話、我行的路而説的,今天真正應驗了這話。當我的話一發出,各種各樣的鬼相都暴露在我的面光之前,使你們都看得清清楚楚,我這話不僅是向撒但宣告,更是對你們的托付,多數人都忽略這一句話,認為是對你們的托付,豈不知這是一句審判的話語,是帶着權柄的話,我説話的目的是命令撒但要為我好好效力,完全聽從我的。以往在我揭示的奥秘當中,有許多你們仍然不明白,所以我在以後要更多地揭示給你們,使你們更加明白,更加透亮。

當大灾大難降臨的時候,人人都膽戰心驚,都抱頭痛哭,恨惡自己所做的惡事,但一切都晚了,因為現在是烈怒時代,不是拯救人讓人蒙恩典的時候,而是除去一切的效力者,讓我兒為我掌權的時候。確實不同以往,是創世以來前所未有的,因為我創造一次世界,所以我也毁滅一次世界,我命定的誰也改變不了。以往常説「團體的基督人」「團體的宇宙新人」,這兩個詞怎麽解釋?團體的基督人是指衆長子説的嗎?團體的宇宙新人也是指衆長子説的嗎?不是,人都理解錯了,因為在人的觀念當中,只能明白到這種程度,所以在今天這個時候我給你們點出來。團體的基督人與團體的宇宙新人是不相同的,都各有所指,團體的基督人與團體的宇宙新人在字面上相差無幾,好像是一回事,但真實的情况恰恰與此相反。到底團體的基督人是指誰説的?或者是指什麽説的?一提到基督人,人就不約而同地想到了我,這個是一點不錯的,而且在人的觀念當中,一提到「人」這個字眼,便肯定是指人説的,没有一個人聯想到别的東西。一提起團體的人,便想到是很多的人聚在一起,幾乎是一體,所以叫團體的。從此看出人的頭腦太簡單了,根本一點不能明白我的意思。現在我開始正式交通什麽是團體的基督人(不過要人人放下自己的觀念,否則無人能測透,即使我説了,人也不會相信,也不會明白):當我的話語一發出,我的衆長子都能按着我的心意行事,都能發表我的心意,所以衆長子是一個心、是一張口,當衆長子審判萬國萬民的時候,都能施行我的公義,都能執行我的行政,都是我的發表,都是我的彰顯。因此,可以這樣説,團體的基督人是衆長子執行我的行政的事實,是衆長子手中的權柄,這些都與基督有關,因此,是指基督人。而且是每個作長子的,都能按着我的心意行事,所以用團體的。團體的宇宙新人是指所有的、在我名裏的人,也就是指我的長子、衆子、子民説的。所謂的「新」是針對我的名説的,因着是在我的名裏(我的名帶着一切,是永新不舊的,是無人改變的),而且是在以後永遠存活的,所以是宇宙新人,這裏的團體是針對人數説的,與前者不相同。我的話説出來,就應人人相信,不要疑惑,去掉人的觀念,去掉人的思維。我現在揭示奥秘的過程,正是去人的觀念、思維的過程(因着人都是用自己的觀念衡量我,衡量我説的話,所以我用我揭示的奥秘,來除去人的觀念,除去人的思維),這個工作在不久就作成了,等到我的奥秘揭示到一個地步,人對我的話簡直没有一點思路了,而且也不用觀念衡量我了,每天所想的,我都揭示出來,而且反擊回去,到一定時候,人就不會想了,頭腦空空没有所想,完全順服我説的話,那時便是你們進入靈界的時候了,這是我讓你們進入靈界的前一步工作,必須先脱去人的觀念,方能聖潔無污點地進入靈界,這也是我是聖潔的靈體的本意。但你們務要按着我的步驟行事,在不知不覺中,我的時候就到了。

上一篇: 第一百零五篇

下一篇: 第一百零七篇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實行 五

在恩典時代,耶穌説了一些話,作了一步工作,都是有背景的,都適合當時人的情形,他是根據當時的背景説話作工,也説了些預言。他預言在末世有真理的聖靈要來,在末世要作一步工作,就是説,除了那個時代他自己要作的工作以外,其餘的他都不清楚,就是説,道成肉身的神帶來的工作是有限的。所以,他只作…

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人的本性與我的實質截然不同,因為人的敗壞本性都來源于撒但,人的本性是經過撒但加工過的,是被撒但敗壞過的。也就是説,人是在撒但的邪惡、醜陋的薰陶之下生存,不是在真理的世界中成長,也不是在聖潔的環境中長大,更不是在光明中生存,所以,每個人的本性中不可能先天就具備真理,更不可能與生俱來…

對「實際」當如何認識

神是實際的神,他的一切作工也都是實際的,神所説的一切話都是實際的,神所發表的真理都是實際,除了神的話以外都是虚空,都是無有,都是站立不住的。現在聖靈要帶領人進入神的話,人要追求進入實際,就得尋求實際,認識實際,之後經歷實際,活出實際。對實際越有認識,越能分辨出别人所説的是不是實際…

第七十一篇

我的一切都顯明給你們,而你們為什麽不能盡心盡意去揣摩我的話呢?為什麽把我話當成廢品呢?是我説得不對?是我説的擊中了你們的要害?一再地耽延,一再地遲疑,你們為什麽要這樣做呢?是我話没説得透徹嗎?我説過多少次了,對我話要細細揣摩,多加留心,你們有誰是聽話順服的孩子,我話就白説了嗎?没…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