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朗誦專輯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在亞伯拉罕的同一個時期,神又毀滅了一座城,這座城的名字叫所多瑪。相信好多人都熟知關於這座城的故事,但是對於毀滅這座城背後神的心思是怎樣的,想必是所有的人都陌生的吧!

今天就讓我們透過下面這幾段亞伯拉罕與神的對話來了解神當時的心思,同時,了解神的性情。接著看下面的經文。

(二)神要毀滅所多瑪

(創18:26)耶和華說:「我若在所多瑪城裡見有五十個義人,我就為他們的緣故饒恕那地方的眾人。」

(創18:29)亞伯拉罕又對他說:「假若在那裡見有四十個怎麼樣呢?」神說:「我也不作這事。」

(創18:30)亞伯拉罕說:「假若在那裡見有三十個怎麼樣呢?」神說:「我也不作這事。」

(創18:31)亞伯拉罕說:「假若在那裡見有二十個怎麼樣呢?」神說:「我也不毀滅那城。」

(創18:32)亞伯拉罕說:「假若在那裡見有十個呢?」神說:「我也不毀滅那城。」

這幾段話是我從聖經裡摘選下來的,不是完整的原話,你們如果想看原話,可以拿出聖經來看原話,為了節約時間我把原話的部分內容拿掉了,這裡只選了一些關鍵的段落、句子,雖然拿掉幾句也不影響咱們今天的交通。咱們交通的所有這些章節、內容著重點撇開當時故事發生的細節與在人身上的表現不管,只講當時神的心思與神的意念是什麼,從神的心思意念裡看到神的性情是什麼,從神所作的每一件事當中看見真實的神自己,這就達到目的了。

神只顧念能聽神話能遵照神吩咐行事的人

這幾段話裡有幾個重要的字眼,就是那幾個數字。首先,耶和華說在城裡如果有五十個義人他就饒恕那眾人,就是不滅那個城,那事實上有五十個義人嗎?沒有。緊接著亞伯拉罕又與神有怎樣的對話呢?他說如果四十個怎麼樣呢?神說也不滅那城。再接下來亞伯拉罕說若是三十個怎麼樣呢?神說不滅。那二十個呢?也不滅。十個呢?也不滅。事實上城中有十個義人嗎?十個沒有,一個還是有的。這一個義人是誰呢?這個人就是羅得。當時在城中只有一個義人,但是在神那兒對這個數字有沒有一個很苛刻或者是很嚴格的說法呢?沒有!所以說人一再地追問「四十個怎麼樣呢?」「三十個怎麼樣呢?」一直問到「十個怎麼樣呢?」神說:「哪怕是只有十個我也不滅那城,要留下來饒恕十個以外的那些人。」這十個已經是一個很可憐的數字了,但是事實上在所多瑪城中居然連十個義人都沒有,可見這座城中的人在神眼中的罪惡與邪惡程度已經達到了神不得不毀滅的程度。在神那兒說有五十個義人就不滅那城,神說這話什麼意思呢?這些數字對神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裡到底有沒有神所要的義人。如果這座城只有一個義人,神也不會讓這個義人因著神要毀滅這座城而受牽連,意思就是說,不管神是否要毀滅這座城,也不管這座城裡有多少義人,這座罪惡的城在神眼中是可咒可詛的,應當被毀滅,在神眼中消失,而義人是應該剩存下來的。無論什麼時代,無論人類發展到什麼時期,神的這個態度是不變的:他恨惡邪惡,顧念他眼中的義人。神的這一明確態度,也正是神實質的真正流露。因為在城中只有一個義人,所以神就不再猶豫了,最終的結果就是這座城是必然要被毀滅的。在這裡你們看到了什麼呢?在那個時代,神會因為一座城有五十個義人而不滅那城,也能因為有十個義人神也不滅那城,就是說在神那兒神會因著一些能夠敬畏神的人、能夠敬拜他的人的存在而作一些對人類的饒恕、寬容的決定,或者作一些引導的工作。神很看重人的義行,很看重能夠敬拜他的人,也很看重在他面前能有善行的人。

從起初的時候到現在,在聖經當中你們有沒有看到神對任何人交通真理或者是講神的道?從來沒有。我們看到的神對人的說話都是告訴人去做什麼,有的人去做了,有的人不去做,有的人相信,有的人不相信,僅此而已。所以在那個時候的義人——在神眼中的義人就是僅僅能聽神的話、遵照神吩咐行事的人,他們是神在人中間執行神話語的僕人。這樣的人能不能稱得上是認識神的人呢?能不能稱得上是被神成全的人?不能。那麼不管是多少個義人,在神眼中看,這「義人」能不能稱得上是神的知心人呢?能不能稱得上是神的見證人呢?肯定不是!肯定不能稱得上是神的知心人與見證人。那神稱他們是什麼樣的人呢?在聖經裡截止到我們所看的這段經文為止神多次稱人為「我的僕人」。就是說那個時候這些義人在神眼中看也就是神的僕人,是在地上事奉神的人。這個稱呼在神心裡是怎麼想的?為什麼能這樣稱呼呢?神對人有一個稱呼的時候,神心裡有沒有標準?肯定有。不管稱人是「義人」、「完全人」、「正直人」或者是「僕人」,在神那兒是有一個標準的。他稱人為「僕人」的時候,他認定這個人就是能夠接待他的使者、能夠聽從他的吩咐、能夠按著使者所吩咐的去行的人。去行哪些事呢?就是神所吩咐人在地上要做的、要行的。那個時候神讓人在地上做的、要行的能不能稱得上是神的道呢?不能。因為在那個時候神對人要求的僅僅是一些簡單的事情,就是一些簡單的吩咐,讓人單項地做這件事或者做那件事,僅此而已。神是按著他的計劃在作著他的工作,因為那個時候許多條件還不具備,時機還未成熟,人類難以承受神的道,所以神的道在神心裡還沒有開始發表。在這裡看到的神所說的「義人」不管是三十個也好,二十個也好,在神看都是神的僕人。當神的使者臨到這個僕人的時候,這個僕人能夠接待他,能夠聽從他的吩咐,能夠照他的話去做,這就是神眼中的僕人該做的、該達到的。神稱呼人很有分寸,之所以稱他們為「僕人」,並不是像你們現在一樣聽了多少道,知道神要作什麼,明白多少神的心意,了解神的經營計劃,而是因為他們人性誠實能聽從神的話,當神對他們有吩咐的時候,他們能夠放下手中的活計去做神吩咐他們的事。所以對神來說,這個「僕人」的另外一層意義是配合神在地上的工作,他們雖不是神的使者,但是神話語在地上的執行者與實施者,可見這些僕人或義人在神心中的分量有多重。神要在地上開展工作不能沒有與他配合的人,而神的僕人所擔當的角色是神的使者完全不能代替的。這些神的僕人所擔當的神所吩咐的每次「任務」對神來說都很重要,所以神不能失去他們。沒有這些僕人與神的配合,神在人類中間的工作將會停滯不前,由此,神的經營計劃、神的願望也將會化為泡影。

神廣施憐憫給他顧念的人,深發怒氣於他厭棄的人

在聖經的記載中,在所多瑪城中有沒有十個神的僕人呢?沒有!這座城值不值得讓神留下來呢?城中只有羅得一個人接待了神的使者,言外之意城中只有一個神的僕人,所以神只能將羅得救出,而毀掉所多瑪城。神與亞伯拉罕的這些對話看似簡單,但卻說明了一個很深刻的問題:神的作事是很有原則的,在作出一個決定之前他會經過長期地鑒察與考慮,時機未到他斷然不會作出任何決定與斷案。亞伯拉罕與神的一番對話,讓我們看見了神要毀滅所多瑪城這一決定是沒有絲毫誤差的,因為神早已知道城中沒有四十個義人、沒有三十個義人,也沒有二十個義人,甚至連十個都沒有,城裡唯一的義人是羅得。城裡所發生的事與城裡的情況在神眼中鑒察,神瞭如指掌,所以他的決定是不會錯的。相比之下,在神的全能襯托之下的人卻是如此麻木、如此愚昧無知、如此目光短淺,這就是在亞伯拉罕與神的對話中我們所看到的。神的性情從起初到現在一直在發表著,同樣在這裡又有我們所應該看到的神的性情。數字很簡單,不說明什麼問題,但是這裡有很重要的神的性情發表出來。神因著有五十個義人不滅那城,這裡是不是因著神的憐憫呢?是不是因著神的愛、神的寬容呢?你們有沒有看到神這方面的性情?以至於只有十個義人的時候,神因著這十個義人也不滅那城,這是不是神的寬容、是不是神的愛呢?神因著憐憫、寬容與牽掛這些義人而不滅那城,這是神的寬容。我們最後看到的結果是什麼呢?當亞伯拉罕說「假若在那裡見有十個呢」,神說「我也不毀滅那城」,亞伯拉罕後來再沒說什麼,因為那城裡沒有他所說的十個義人,他就無言了,此時他明白了神為什麼定意要滅所多瑪城。這裡看到了神的什麼性情呢?在神那兒有一個什麼樣的定意呢?就是這座城如果沒有十個義人,神就不容許這座城存在,神就必然要滅這座城,這是不是神的怒氣呢?這「怒氣」是不是代表神的性情呢?這性情是不是神聖潔的實質的流露呢?是不是神不容人觸犯的公義實質的流露呢?在神那兒確定沒有十個義人,神就必然要滅那座城,而且要重重地懲罰那座城裡的人,因著他們抵擋神,因著他們太污穢敗壞了。

為什麼這樣分析這幾段對話呢?因為在這簡單的幾句話當中,神廣施憐憫、深發怒氣的性情完整地表達出來了,他在寶愛義人的同時,在憐憫、寬容、牽掛著義人的同時,心裡在深深地恨惡著那座城裡的所有的被敗壞的人。這是不是廣施憐憫、深發怒氣呢?神用什麼樣的方式滅了那座城呢?用火燒。神為什麼用火燒這樣的方式滅掉那座城呢?當你看到一個東西被火焚燒的時候,或者當你要燒掉一個東西的時候,你對那個東西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呢?你為什麼要燒它呢?帶不帶有不再需要、不想再看到那個東西的意思?帶不帶有放棄的意思?神用火燒的方式帶有放棄的意思,帶有恨惡的意思,帶有不想再見到的意思,這就是神為什麼用火滅掉所多瑪城的心情。火燒的方式就代表神怒氣的程度。神的憐憫、神的寬容是確確實實存在的,但同時神的聖潔、神的公義在神發怒氣的時候也讓人看見了神不可觸犯的一面。當人完全能夠聽從神的吩咐按神的要求去做的時候,神對人是廣施憐憫;當人滿了敗壞,對神滿了仇視,對神滿了敵對的時候,神會深發怒氣,而且這個怒氣發到什麼程度呢?一直到他的抵擋、他的惡行不再讓神看得見,不再存在神的眼前,這個時候神的怒氣才會消失。這就是說無論任何一個人,如果他的心已經遠離神了,已經背離神了,不可挽回了,無論他的身體或者他的思想在外表來看、在主觀意願上多麼想敬拜神、想跟隨神、想順服神,但是他的心一旦背離了神,神的怒氣會不斷地發出來,甚至於當神深發怒氣的時候,當神給了人足夠機會的時候,神的怒氣會一發不可收拾,而且永遠不會再施給這樣的人憐憫、寬容!這就是神的性情不可觸犯的一面。在這裡當神要毀滅一座城的時候,這個事在人看很正常,因為滿了罪惡的一座城在神眼中是不能存活的,是不能繼續存留的,神毀滅它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是在神毀滅所多瑪城前前後後所發生的事情中讓我們看到了神性情的全部。他對於善的、美的、好的東西是寬容的,是憐憫的;對於惡的、屬罪的東西、邪惡的東西他會深發怒氣,以至於怒氣不斷。這是關於神性情最主要也是最突出更是神從始到終一直在流露的主要兩個方面:廣施憐憫,深發怒氣。你們在座的大多數人都體會到一些神的憐憫,但是很少有人能體會到神的怒氣。神的憐憫慈愛在每一個人身上都能看得見,就是說神對每一個人都曾經廣施憐憫,但是神很少甚至可以說還沒有對你們在座的某一個人或者是某一部分人去深發怒氣,不要著急!神的怒氣早晚會讓每一個人都看得見、領略得到,現在還不是時候。這是因為什麼呢?因為當神對一個人怒氣不斷的時候,也就是神對一個人深發怒氣的時候,這就意味著神已厭棄這個人許久,神恨惡他的存在,不再忍耐他的存在,神的怒氣一旦臨到就意味著這個人的消失。現在神的工作還沒有作到那個程度,一旦神深發怒氣的時候,你們這些人沒有一個人可以承受得住。可見神在這個時代對你們所有的人僅僅是廣施憐憫,還未見深發怒氣。有些人如果不服氣,可以要求神的怒氣臨到,好去體驗體驗神的怒氣與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到底存不存在,你們敢不敢哪?

末世的人只在神的話中看到神的怒氣,並未真正體嘗到神的怒氣

在這幾節經文當中看到的神這兩方面的性情是不是值得交通呢?聽了這樣的故事,你們對神有沒有一個更新的了解呢?什麼樣的了解呢?可以說從創世到如今,最後的這一班人是享受神恩典、享受神憐憫慈愛最多的一班人,神雖然在最後一步作了審判刑罰的工作,帶著威嚴、帶著烈怒作他的工作,但是神大部分時間僅僅是用話語來成就他的工作,用話語教導,用話語澆灌、供應、餵養,但神的怒氣一直在隱藏著,人除了在神的話語中能體會到神的烈怒性情以外,幾乎很少有人曾經親身體嘗神的烈怒。就是說,在審判刑罰的工作中神在話語中流露的怒氣雖然讓人體嘗到了神的威嚴不可觸犯,但神的怒氣還是僅僅限制在神話語的範圍裡。就是神用話語責備人、揭示人、審判人、刑罰人,甚至給人定罪,但是神還未向人深發怒氣,還幾乎未在話語以外向人發怒,所以說,在這個時代人所體嘗到的憐憫慈愛是神真性情的流露,而人體嘗到的神的烈怒只不過是神說話的語氣與氣氛所帶來的果效罷了,好多人錯誤地把這個果效當成是對神怒氣的真實體驗與對神烈怒的真實認識。所以多數人都認為在神話中看到了神的憐憫慈愛,也看到了神的不容人觸犯,甚至多數人也體會到了神對人類的憐憫、寬容。但是無論人的行為有多麼糟糕,或者是人的性情有多麼敗壞,在神那兒一直在忍耐著。他忍耐的目的就是在等待他所說的這些話語與他所付出的心血代價在他所要得的人身上所達到的果效這樣一個結果。等待這樣一個結果需要時間,也需要給人擺設不同的環境,就像一個人不是生下來就可以成為一個成年人,也得需要十八九年的時間,甚至有些人需要二三十年的時間才能成熟成為真正的成年人。神就是在等待這樣一個過程的結束,等待這樣一個期限的到來,也等待這樣一個結果的到來,在這個等待的期間神一直在廣施憐憫。不過,在神作工期間,還是有極個別人被擊殺了,也有些人因嚴重抵擋神而受懲罰了,這些事例更證實了神的不容人觸犯的性情,也充分證實了神對選民的寬容與忍耐是確確實實存在的。當然在這些典型事例中,在這些人身上顯明的一部分神的性情並不影響神整體的經營計劃。事實上最後這一步作工,在神等待的期間,神一直在忍耐著,他用他的忍耐與他的生命作代價來換取跟隨他的人蒙拯救這樣一個結果,這個你們看到了吧?神不會無緣無故打亂自己的計劃,他能發怒氣,他也能施憐憫,這是神主要兩部分性情的流露。這是不是很明顯?就是說在神那兒,對與錯、正義與非正義、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都很清晰地顯給人看,他要作什麼,他喜歡什麼,他恨惡什麼,在神的性情裡是都能夠直接體現出來,在神的作工當中也能夠讓人很明顯、很清楚地看得到,並不是很模糊的,也不是很籠統的,而是特別具體、特別真實、特別切合實際地讓每一個人看到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這就是真實的神自己。

神的性情從未向人隱藏,而是人的心背離了神

如果我不交通這些,你們沒有人能從聖經故事中看見神的真實性情,這是實情。因為在聖經的這些故事中雖然記載了神作的一些事,但神的言語很少,而且神並沒有直接向人介紹他的性情、公開發表他的心意,後人僅僅把這些記載當作故事,所以在人看神向人是很隱藏的,不是神的本體向人是隱藏的,而是神的性情、神的心意向人是隱藏的。通過我今天的交通,你們還覺得神向人是完全隱藏的嗎?你們還認為神的性情是向人隱藏的嗎?

創世以來,神的性情與神的作工同步,從未向人隱藏,全是公開、全是顯明,而人的心卻隨著時光的遷移離神越來越遠,隨著人的敗壞越來越深,人與神的距離越來越遠。漸漸地,人從神的目光中消失了,人也「看不到」了神,人便失去了有關神的任何「消息」,進而,人便不知道神是否存在,甚至完全否認神的存在。所以人不了解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不是因著神向人隱藏,而是因著人心背離了神。人雖然信神,但是人心裡並沒有神,人不知道怎麼愛神,也不想愛神,因為人的心總也不去靠近神,人總躲避神,所以人的心離神很遠。人的心在什麼地方呢?其實人的心也沒挪地方,就是自己保管著,沒交給神,也沒有亮給神看,即便是有些人常常禱告:「神哪,我的心你鑒察,你知道我心所想。」甚至有的人起誓讓神鑒察他,如果他違背了誓言讓神懲罰臨到!人雖然讓神鑒察內心,但並不等於人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也不等於人把自己的命運前途與一切都交給神掌管,所以不管你怎麼向神發誓或表態,在神看你的心對神還是關閉著的,因為你只允許神察看你的心,卻不容許神掌管你的心,就是你根本就沒有把心交出來給神,你只把好聽的話說給神聽,而把各樣詭詐的存心都隱藏起來,把自己的企圖、自己的打算、計劃都隱藏了起來,把前途命運牢牢地攥在自己手裡,深怕神奪去,所以神總也看不見人對他的真心。雖然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能看到人的心在想什麼,想要做什麼,能看到人的心裡存有哪些東西,但是人的心不屬神,人沒把它交給神掌管。就是神只有察看的權利,沒有掌管的權利。在人的主觀意識裡,人並不想也不打算把自己交給神任神擺佈。人除了向神封閉以外,甚至於有些人還想方設法把心包起來,用花言巧語製造假象來騙取神的信任,而將自己的真實面目掩蓋起來不讓神看見。他不讓神看見的目的就是不想讓神看見他的實情,他不想把心交給神,想自己保管,言外之意就是人做什麼事、想什麼事都由自己計劃、自己盤算、自己做主,不需要神的「參與」,不需要神插手,更不需要神的擺佈安排。所以在人那兒對神的吩咐也好、託付也好,對神給人的要求也好,人會根據自己的存心、自己的利益,根據自己當時的情形,也根據自己當時的處境來作出選擇。人總是用自己掌握的知識與見識,憑著自己的頭腦來判斷與選擇自己該走哪條道路,不想讓神干涉與掌管,這就是神看到的人的心。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