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中共政府為什麼瘋狂逼迫、鎮壓、迫害全能神與全能神教會

604

參考聖經

這世代是一個邪惡的世代。」(路11:29)

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壹5:19)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從天墜落?你這攻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裡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賽14:12-14)

在天上就有了爭戰。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龍也同它的使者去爭戰,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它們的地方。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啟12:7-9)

龍見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婦人。」(啟12:13)

中共政府為什麼瘋狂逼迫、鎮壓、迫害全能神與全能神教會?

相關神話語:

「事情是這樣的:沒有地的時候,在天上天使長是最大的一個天使,轄管天上所有的天使,這是神給它的權柄,除了神以外,它是天使中最大的一個。後來一造人類,天使長又在地上作了更大的背叛神的事,說它背叛是因它要管理人類,它要超乎神的權柄,就是它引誘夏娃犯罪的,因它要在地上另立王國,讓人背叛神而聽從它的。它一看有許多物都能聽它的,天使也聽它的,地上的人也都聽它的,地上的飛禽走獸、樹木、森林、山河萬物都歸人管,就是歸亞當、夏娃管,而亞當、夏娃聽它的,從此,它便想超乎神的權柄,想背叛神,後來又領了眾多的天使背叛神,它們成了各種各樣的污鬼。人類發展到今天,那還不是天使長敗壞的?是因它背叛了神,又敗壞了人類,所以人類才像今天這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與它一同行惡,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撒但與神爭戰,尾隨神後,它的目的就是想拆毀所有神要作的工作,佔有、控制神要得著的人,它想把神要得的人全部滅了,如果不滅的話,歸它所有,被它所用,這就是它的目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大紅龍的表現是:抵擋我,不明白、理解我話的意義,經常逼迫我,想用計謀來打岔我的經營。……所說的大紅龍並不是一條大紅龍,而是與我相對的邪靈,『大紅龍』是它的代名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十六篇》

「古文化知識將人從神的面前悄悄偷走交給了魔王及其魔王的子孫,『四書五經』將人的思想觀念又帶入了另一個悖逆的時代,使人更加崇拜『書經』的編者,從而對神的觀念又加重一層,不知不覺,魔王將人心中的神無情地趕了出去,自己卻洋洋自得地佔據了人的心靈,從此人便有了醜惡的靈魂,也有了魔王的嘴臉,對神的仇恨已是滿了胸腔,魔王的惡毒一天天在人裡面蔓延,將人全部都吞了下去,人再也沒有一點自由,無法擺脫魔王的糾纏,只好就地被擒,向其投降歸服在其面前。在人幼小的心靈裡早就種下『無神論』的瘤種,教育人『學科學、學技術,實現四個現代化,世上根本沒有神』這些謬理,而且還口口聲聲喊著『靠我們辛勤的勞動來締造美麗的家園』,讓所有的人都從小做起,準備報效祖國,無意之中將人帶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勞(指神手托著整個人類的功勞)毫不遲疑地安在自己頭上,但從來也不覺羞恥,從來不覺著有羞恥之感,而且還恬不知恥地將神的百姓搶回其家中,而自己卻如老鼠一樣『蹦』在桌子頂上,讓人把它當作『神』來敬拜,這等亡命之徒!嘴裡喊著『世上根本沒有神,風是自然規律的變化,雨是霧氣遇冷凝結的小水珠而落在地上,地震是地形變遷而造成的地帶的震動,乾旱是太陽表面的核子破裂而引起的空氣乾燥,是自然現象,哪有神的作為?』等等這些駭人聽聞的醜聞,更有人喊著說『人是古代類人猿進化而來的,現在的世界是大約億萬年前的原始社會更替而來的,國家的興盛敗亡是人民的雙手決定的』等等這類不可啟齒的說法,背後又讓人將自己倒掛在牆上,放在桌上而供奉、敬拜,在喊著『沒有神』的同時自己卻把自己當作神,『毫不客氣』地將神推出地界,自己卻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來,簡直是不可理喻!讓人恨之入骨,似乎神與它是冤家對頭,似乎神與它勢不兩立,企圖將神趕走而自己卻逍遙法外,這等魔王!怎能容讓它的存在?將神的工作攪擾得破爛不堪、狼藉遍地才善罷甘休,似乎要與神作對到底,不是魚死便是網破,故意與神作對,步步緊逼,醜惡的嘴臉早已暴露無遺,已到了焦頭爛額的地步,仍不放鬆對神的仇恨,似乎恨不得將神一口全部侵吞方解心頭之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從上到下、從頭到尾一直在攪擾著神的工作,與神唱對台戲,什麼『古老的文化遺產』、寶貴的『古文化知識』,什麼『道家學說、儒家學說』,什麼『孔夫子經傳、封建禮儀』,將人都帶入了地獄之中,現代先進的科學技術、發達的工農商業卻無影無蹤,只是強調古代『猿猴』帶來的封建禮儀來故意打岔、抵擋神的工作,拆毀神的工作,將人苦害至今,還想將其全部吞噬。封建禮教的傳講、古代文化知識的遺傳早將人都傳染成了大小的魔鬼,沒有幾個人甘心樂意地接待神,沒有幾個興高采烈地迎接神的到來,人都滿臉殺氣,遍地殺氣騰騰,企圖將神從陸地上趕走,手持刀劍,擺開陣勢要將神『滅絕』。總是教導人無神的魔鬼之地上遍及偶像,遍地上空散發著一股燒紙、燒香的令人噁心的味道,簡直讓人喘不過氣來,似乎是毒蛇翻滾時蕩起的臭泥之氣,叫人不禁吐瀉出來。而且隱約聽見惡鬼的『唸經』之聲,聲音似乎從遙遠的地獄裡傳來,叫人不禁打起冷顫來。地上擺滿了偶像,五顏六色,成了花花世界,而魔王卻獰笑不止,似乎陰謀已得逞,人卻什麼都不知,也不曉得魔鬼已將人敗壞得昏迷不醒,垂頭喪氣。它要將神的全部都毀於一旦,要將神再次污辱、暗殺,企圖拆毀、攪擾神的工作,它怎能容讓神與它『同等的地位』?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插手』人間的工作呢?怎能容讓神揭露它的醜惡的嘴臉?怎能容讓神打亂它的工作?這魔鬼氣急敗壞,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治理它的朝綱?它怎能甘拜下風?醜惡的面目原形畢露,令人哭笑不得,實難提起,這不是它的本質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對神的工作有誰擁護?對神的工作有誰拋頭顱,有誰灑熱血?祖祖輩輩、傳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將神毫不客氣地奴役起來,怎能不叫人氣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絕,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溫暖在哪裡?人間的歡迎在哪裡?為何讓神苦苦巴望?為何讓神聲聲呼喊?為何逼得神為愛子擔憂?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

「撒但欺世盜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著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痺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與它一同對抗神的權柄、對抗神的主宰。而當人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識破它的醜惡嘴臉,不想被它繼續糟蹋,不想被它繼續愚弄,不想繼續為它賣命,不想與它一同被懲罰、被毀滅的時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薩嘴臉,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惡、狠毒、醜陋的凶殘本相,恨不得將所有不順從它、反抗它邪惡勢力的人都消滅掉。此時的撒但再也裝不出一副讓人可信賴的正人君子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它原本隱藏在那張假羊皮下醜陋的惡魔本相。撒但的陰謀一旦敗露,它的本相一旦被揭穿,它便暴跳如雷、獸性大發,它殘害人、吞吃人的慾望便變本加厲,因它被人的醒悟而激怒,被人嚮往自由、嚮往光明、掙脫撒但牢籠的心願而對人產生了強烈的報復。它的暴跳如雷是為了維護它的邪惡,也是它凶殘本性的真實流露。

撒但所作處處流露它的邪惡本性,從它開始迷惑人跟從它到它利用人與它同流合污,再到它的本相被揭穿,被人認清、棄絕之後,撒但對人產生的報復,等等這一切撒但在人身上所行的種種惡行,無一不暴露撒但的邪惡實質,無一不證實了撒但與正面事物無關的事實,無一不證實了撒但是一切邪惡事物的源頭。它所作的一切都是在維護它的邪惡,都是在維持它惡行的繼續,都是與正義的正面的事物相違背的,都是毀壞人類正常的生存法則與規律的,都是與神敵對的,都是神的烈怒要毀滅的。雖然撒但也有怒火,但它的怒火是它邪惡本性的發洩方式。撒但氣急敗壞、暴跳如雷的原因就是:它不可告人的陰謀被揭穿,它的詭計難以得逞,它取代神、充當神的野心與慾望受到了衝擊、受到了攔阻,它掌控全人類的目的從此化為泡影,永遠都不能實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相關內容

  • 主耶穌親口預言神末世要道成肉身成為人子顯現作工

    「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3:20)

  • 宗教界為什麼始終否認基督、拒絕基督、定罪基督而遭到神的咒詛

    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

  • 什麼是神的教會,什麼是宗教團體

    今天凡跟上神現實說話的人,都是在聖靈流裡的人,在神的現實說話以外的人都是在聖靈流以外的人,這樣的人不蒙神稱許。在聖靈現實說話以外的事奉都是屬肉體、屬觀念的事奉,不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

  • 神道成肉身作工與靈作工有哪些區別

    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

  •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的目的和意義

    耶和華在以色列作工的意義、目的、步驟就是為了在全地開展他的工作,以以色列為中心向外邦擴展,這是他在全宇作工作的原則——以點帶面,然後擴展,以至於達到全宇之下都接受他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