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各類書籍神的羊聽神的聲音第一章 必須認識全能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

第一章 必須認識全能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

2 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相關神話如下:

「神道成肉身在中華大陸,也就是港、臺同胞說的內地,當神從天來在地的時候,天上、天下無人知曉,因這是神隱祕再來的真意。他來在肉身作工、生活許久卻無人知曉,就是到了今天仍然無人認識,或許這永遠是一個『謎』,神這次來在肉身,人誰也不可能知曉,不管靈作工的聲勢有多麼浩大,但神始終不動聲色、不露一點馬腳,這步作工可說是在天界一樣,雖然人都有目共睹,但人卻都不認識,當神的這步工作結束以後,人都會從長夢中醒來一反常態的。記得神說過:『此次來在肉身猶如落入虎穴。』就是說,因為神這次作工是來在肉身,而且是降生在大紅龍群居之地,所以神此次來在地上更是帶著極大的危險,面臨的是刀槍、棍棒,面臨的是試探,面臨的是滿臉殺氣的人群,隨時都有被殺的危險。神是帶著烈怒來的,但他是來了作成全的工作的,也就是來接續救贖工作的第二部分工作的,為了作這一步工作神費盡了心思,千方百計避開試探的攻擊,卑微隱藏從不炫耀自己的身世。耶穌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下來,他只是為了完成救贖的工作,但並不是來作成全的工作,所以就這樣,神的工作只是就緒一半,作完了救贖的工作,只是整個計劃當中的一半工程。就在新時代即將開始舊時代即將遠去之時,父神開始斟酌他的第二部分工作,為他的第二部分工作開始預備了。在以往或許並未預言過末世要道成肉身,所以為神這次來在肉身更加隱祕奠定了基礎。當萬人都不覺曉、天剛剛拂曉時,神便來在地上開始了他在肉身的生涯,這一時刻的到來,人並不知道,或許人都在酣睡,或許有許多儆醒的人在等待,或許有許多人在默禱天上的神,但在這許多人中,沒有一個人知道神已來在地上。神這樣作工是為了更順利地開展工作,為了更好的工作果效,也為了免去更多的試探,當春眠拂曉之時,神的工作早已結束,他將離地而去,結束他在地流浪、寄居的生涯。因為神的工作必須得神自己親自作、親自說,人無從插手,所以神忍受了極大痛苦來在地上親自作工,人代表不了神作的工作,因此神冒著高於恩典時代幾千倍的危險降在大紅龍群居的地方來作他自己的工作,費盡心思,救贖這班貧苦之民,救贖這班在糞堆裡的人。人雖然都不知道神的存在,但神並不苦惱,因為這樣為神的工作帶來了極大的益處,人都是窮凶極惡,哪裡容讓神的存在?所以神來在地上總是默默無語,不管人怎樣殘酷已極,而神卻毫不在意,只是在作著自己該作的工作,為了完成天上之父更大的託付。你們中間有誰曾認識神的可愛?有誰比子更貼著父神的負擔?有誰能明白父神的旨意?父神在天之靈常擔憂,在地之子為著父神的旨意常祈求,操碎了心,有誰知道父神愛子的心?有誰知道愛子想念父神的心?天、地之別難取捨,總是遙遠相望、靈裡相隨。人類啊!何時體貼神的心?何時明白神的意?父與子本相依,何苦分隔天之上下?父戀子如子愛父,何苦痴痴等待、苦苦巴望?分隔之日雖然不久,但誰知父已苦苦巴望多少個日夜,久盼愛子早歸,他觀察,他靜坐,他等待,無一不是為愛子早歸,浪跡天涯海角何時相逢?雖然相逢時日到永遠,但他怎忍分隔天上、天下幾千個日日夜夜,地上幾十年,恰似天上幾千年,怎能不讓父神擔憂?神來在地上與人一樣歷盡人間滄桑,神本是無辜的,為何讓神與人受一樣的苦?難怪父神盼子的心如此急切,誰能明白神的心?神給人的太多了,人怎能報答夠神的心?而人給神的太少了,神怎能不因此而擔憂呢?

在人中間幾乎沒有一個人理解神急切的心理,因人的素質太差了,靈感相當麻木,對神所作的人都是不理也不睬,所以神對人總是不放心,似乎人不知什麼時候就會獸性發作的。從此更看見神來在地上是帶著極大的試探的,但為了作成一批人,神滿載著榮耀將他的心意毫不隱瞞地全部告訴給了人,因為他已定意要將這批人作成,所以不管是苦難或是試探他全都避開不看,只是在靜靜地作著他自己的工作,堅信有一天神得著了榮耀,人也會認識神的,相信人在被神作成之時會完全明白神的心的。現在或是有人試探神,或是有人誤解神,或是有人埋怨神,神都毫不在意,當神降在榮耀之中時,人都會明白神作的都是為了人類的幸福,人都會明白神作的都是為了人類更好地生存。神是帶著試探來,也是帶著威嚴、烈怒來,當神離開人之時,他早已得了榮耀,滿載著榮耀和重歸的喜悅而走。在地作工的神不管人怎麼棄絕,但他並不在意,只是在作著他的工作。神創世幾千年歷史,來在地上作工無數,已歷盡人間的棄絕毀謗,無人歡迎神的到來,只是冷眼看待,這幾千年的坎坷,人的作為早已將神的心傷透,他不再看人的悖逆,而是另立計劃將人改變、潔淨。就神來在肉身所經歷的譏笑、毀謗、逼迫、患難、十字架之苦、人的排擠等等這些神早已嘗夠,來在肉身的神受盡了人間的苦難,父神在天之靈早已目不忍睹,仰頭閉目,等待愛子重歸,他只希望人都聽話、順服,能在他的肉身面前慚愧已極,不悖逆他而已,只希望人都能相信神的存在而已,在人的身上早已不求什麼更高的,因神付出的代價太高了,而人卻高枕無憂,對神的工作根本不在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四)》

「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是聖靈感孕,這與他要作的工作有關。恩典時代的開始是以耶穌的名為開端,耶穌開始盡職分時聖靈便開始見證耶穌的名,耶和華的名再也不被提起,聖靈而是以耶穌的名為主來作新的工作。信他的人所作的見證是為耶穌基督所作的,所作的工作也是為耶穌基督。舊約律法時代的結束就是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工作結束了。從此以後,神的名再不叫耶和華,乃叫耶穌,從此聖靈就開始作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那人現在仍吃喝耶和華的話,還按照律法時代的工作來套,你這不是套規條嗎?這不是守舊嗎?現在你們也知道已經到末世了,難道耶穌來了還能叫耶穌嗎?耶和華當時告訴以色列眾百姓,以後彌賽亞要來,結果來了沒叫彌賽亞,而叫耶穌。耶穌說他還要來,他怎麼走他就怎麼來,耶穌的話是這麼說的,但你看見耶穌是怎麼走的了嗎?耶穌駕著白雲走,難道他還能親自駕著白雲來在人中間嗎?那他不是還叫耶穌嗎?當耶穌再來早已更換時代,他還能叫耶穌嗎?難道神的名只能叫耶穌嗎?就不能再在新的時代叫新的名嗎?就一個『人』的形像、一個特定的名就是神的全部嗎?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麼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麼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替時代,因為沒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不論是耶和華時代,還是耶穌時代,都是以名來代表時代的。恩典時代結束,末了時代到來,耶穌也已來到,他怎麼還會叫耶穌呢?他怎麼還會是耶穌的形像來在人中間呢?你忘了耶穌只不過是一個拿撒勒人的形像嗎?你忘了『耶穌』僅是人類的救贖主嗎?他怎麼能擔當末世征服、成全的工作呢?耶穌駕著白雲走了,這個是事實,但他怎麼能駕著白雲來在人中間仍叫耶穌呢?他若真駕著白雲來,人還會不認識他嗎?那普天下的人誰還會不認識他呢?那樣,不就只有『耶穌』自己是神嗎?那樣,神的形像就是猶太人的長相了,而且是永遠也不能改變的。耶穌說他怎麼走,還要怎麼來,他這話的真意你知道嗎?難道他就告訴你們這些人了嗎?你只知道他駕著白雲怎麼走,還要怎麼來,但你知道神自己到底是怎麼作工的嗎?如果真能讓你看見,耶穌所說的那句話又怎麼解釋?他說:『末世人子要來的時候,人子自己不知道,天使不知道,天上的使者不知道,所有的人不知道,只有父知道,就是只有靈知道。』你若能知道、能看見,那這話不是落空了嗎?人子自己都不知道,你就能看見、能知道嗎?你若親眼看見了,這句話不就落空了嗎?耶穌當時怎麼說的?『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獨父知道。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所以,你們也要預備,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那日子來到,人子自己都不知道,一說人子就指神所道成的肉身,是正常普通的人,這人自己都不知道,你就能知道嗎?耶穌說了他怎麼走還要怎麼來,他來了自己都不知道,他能讓你提早知道嗎?你就能看見他的來到嗎?這不是笑話嗎?神在地上來一次得換一次名,來一次換一次性別,來一次換一個形像,來一次換一步工作,他不作重複工作,他是常新不舊的神。他以前來了叫耶穌,這次來了還能叫耶穌嗎?他以前來了是男性,這次來還能是男性嗎?以前來是作恩典時代釘十字架的工作,這次來還能救贖人脫離罪惡嗎?還能釘十字架嗎?這不是作重複工作了嗎?神是常新不舊的你不知道嗎?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若你說神的工作永恆不變,那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能結束嗎?你單知道神是永恆不變的,但神還是常新不舊的你知道嗎?若他的工作是永恆不變的,他能將人類帶到今天嗎?他是永恆不變的為什麼他已作了兩個時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斷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顯明,顯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隱祕的,他從不公開向人顯明,人根本不認識他,他就藉著作工來逐步向人顯明他的性情,他這樣作工並不是每個時代都改變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斷變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斷變化,而是因著工作時代的不同,神將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顯明,讓人來認識他。但這並不能證明神原來沒有特定的性情,隨著時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變化,這是錯謬的領受。他是將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來向人顯明,是按著時代的不同來顯明的,不是一個時代的工作能將神的全部性情都發表出來的。所以,『神是常新不舊的』這話是針對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是針對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無論如何,你不能將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個點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話上,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個時代中,就如耶和華這個名不能永遠代替神的名,神還能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斷向前發展的標誌。

神永遠是神不能變成撒但,撒但永遠是撒但不能變成神。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義、神的威嚴,這是永遠不能改變的。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這是永遠不變的,但神的工作呢,是不斷向前發展、不斷進深的,因為神是常新不舊的。在每一個時代都要換一個新的名,在每一個時代神都要作新的工作,在每一個時代神要讓受造之物看見他的新的心意、新的性情。如果在新的時代,人看不見新的性情發表,人不就把神永遠釘在十字架上了嗎?這不是把神定規了嗎?假如神來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會把神定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從來不認為是女人的神。那時,男人會認為神與男人是一個性別,那神就是男人的頭了,女人又會如何呢?這是不公平的,這不屬於偏待人嗎?這樣,神拯救的都是與他一樣的男人,那女人將沒有一個得救的。神造人類時是造了亞當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亞當,而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在末世神作一步新的工作,他要顯明他更多的性情,不是耶穌那時的憐憫、慈愛了,既然又有了新的工作,這新的工作就帶來了新的性情。那如果是靈作工,不道成肉身,而是靈直接打雷說話,人都沒法與他接觸,人能不能認識他的性情呢?單是靈作工,人沒法認識神的性情,只有藉著道成肉身,話在肉身顯現,把他所有的性情藉著肉身發表出來,人才能親眼看見。神實實在在地生活在人中間,有形有像,人都實際地接觸他的性情,接觸他的所有所是,這樣,人才能真實認識他。同時,神也完成了『神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這個工作,成就了神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神在每一個時代都不作重複的工作,既然現在是末世了,他就要作他在末世的工作,顯明他在末世的所有性情。一說末世,就屬於另一個時代,耶穌說那時你們必遇見災荒,那時你們必遇見地震、飢荒、瘟疫,這說明是另一個時代了,不再是舊的恩典時代了。假如按人所說,神是永恆不變的,神的性情永遠是憐憫慈愛,他愛人如己,對什麼人都是拯救,他從不恨人,那他的工作還能結束嗎?耶穌來了釘十字架,為所有的罪人犧牲,把自己獻在祭壇上,已經完成了救贖的工作,他已結束了恩典時代,若末世還作恩典時代的工作,那有什麼意義?若仍這樣作不是否認耶穌的工作嗎?若神這步來了沒作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他還是憐憫慈愛,那他能結束時代嗎?就憐憫慈愛的神能結束時代嗎?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著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別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沒法顯露出來。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所以說,這樣的性情都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性情的顯明、公開是為了每個新時代的工作,並不是無意義地隨意顯明他的性情。若在顯明人結局的末世仍來對人施下不盡的憐憫、慈愛來愛人,仍然對人是愛,不是公義的審判,而是寬容、忍耐、赦免,無論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饒恕,沒有一點公義的審判,那整個經營何時能收尾呢?這樣的性情何時能將人帶入人類合適的歸宿中呢?就如一個法官他永遠愛人,是一個心慈面軟的愛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麼罪的他都愛他,不管什麼人他都愛他、包容他,那他什麼時候才能斷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著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麼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並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並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並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沒關係,那這步為什麼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麼不擔當人的罪?也不是聖靈感孕,也不釘十字架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刑罰人,若不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沒資格來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說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沒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內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著時代不同,因著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著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別並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儘管他們的肉身沒有任何血統關係,也沒有任何肉體關係,但這些並不能否認他們是神在兩個不同時期所道成的肉身。是神道成的肉身,這個是不可推諉的事實,但他們並不是相同的血緣,他們也沒有共同的人類語言(一個是會說猶太語的男性,一個是專說中國漢語的女性),就因著這些,他們便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中來作各自該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時期。儘管他們是一位靈,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實質,但他們的肉身的外殼根本沒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過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長相、出生並不相同。就這些並不影響各自的作工,也並不影響人對他們的認識,因為他們總歸還是一位靈,誰也不能把他們拆開,儘管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就他們的靈支配了他們的全人,使他們在不同時期擔當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們的肉身並不是一個血統。就如耶和華的靈並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就如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一樣,沒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 道成肉身的意義》

「雖然兩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並不相同,但肉身的實質是相同的,工作的源頭是相同的,只不過兩次道成肉身是為了作兩步不同的工作,而且兩次道成肉身是在兩個時代產生的,但不管怎麼樣,神道成的肉身的實質是相同的,他們的來源是相同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否定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我第一次來在人間是救贖時代,當然是在猶太家族中,所以說,第一次看見『神』來在地上的是猶太民。這步工作之所以我自己親自作,是因為我要將道成的肉身當作贖罪祭來作救贖工作,所以,最先看見我的人是恩典時代的猶太人,這是我的第一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國度時代,我要作征服成全的工作,所以仍是在肉身中作牧養的工作,這是我的第二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最終兩步作工中人接觸的不再是看不著、摸不著的靈,而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人。所以在人看,我又成了人,並沒有一點兒神的味道,而且人所看見的神不僅僅是男性,而且也是女性,就這最令人吃驚,令人不解。多少年的老舊的信法都叫我的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凡響的作工給打破了,人都驚呆了!所謂『神』不僅是聖靈、那靈、七倍加強的靈、包羅萬有的靈,而且還是人,是普通的人,極其平凡的人;不僅是男性,而且還是女性,相同的是都從人生,不同的是聖靈感孕與從人生但直接來源於靈;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擔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贖與征服的工作;同樣代表父神,一個是滿了慈愛憐憫的救贖主,一個是滿載烈怒、審判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闢救贖工作的大元帥,一個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頭,一個是結束;一個是無罪的肉身,一個是完成救贖的、作接續工作的、本不屬罪的肉身;同樣是一位靈,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時隔幾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輔相成,可同時相提並論;同樣是人,但是男嬰又是童女。」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神」,你怎麼認識》

「神不僅是靈也能成為肉身,而且他也是榮耀的身體。耶穌,你們雖然沒看見,但是當初的以色列人就是猶太人看見了,他起初是一個肉身,但他釘十字架之後又成了榮耀的身體。他是包羅萬有的靈,在各處還能作工,他能是耶和華,也能是耶穌,還能是彌賽亞,到最終還能成為全能的神。他是公義、審判、刑罰,是咒詛、烈怒,也是憐憫、慈愛,凡是他作的工作就能代表他。」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 道成肉身的意義》

「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我認為,我們今天能接續歷代以來人未走完的路,而且能看見幾千年前的神又重現,就在我們中間,同時又充滿萬有,這都是我們這一代人的福氣,能走上這路你想都不敢想,這是你能做到的嗎?這路是聖靈直接帶領的,是主耶穌基督那七倍加強的靈帶領的,也是今天的神為你開闢出來的路。你做夢也不敢想會碰見幾千年前的耶穌又出現在你的面前,你不覺著欣慰嗎?誰能與神面對面呢?我常常為著我們這班人得著神更大的祝福而禱告,讓我們這班人能被神看中、得著,但不知又有多少次我為這班人痛哭流涕,讓神開啟這班人,讓我們看見更大的啟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七)》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