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 各类书籍 話在肉身顯現 你 們 的 人 格 太 卑 賤!

你 們 的 人 格 太 卑 賤!

你們都坐在高雅之座上教訓與你們同類的列子列孫們,讓他們都與你同座,豈不知你們的「子孫」早已沒有氣息,沒有我的工作?我的榮耀是從東方之地直照到西方之地的,但當我的榮耀傳遍地極之時,當我的榮耀開始發現照耀之時,我要將東方的榮耀帶走,帶到西方,使東方這些棄絕我的幽暗之民從此再無光的照耀,那時,你們就活在幽谷之中了。今天的人雖比以往強似百倍,但仍不能達到我的要求,仍不是我榮耀的見證。你們能比以往強似百倍,那都是我作工的果效,是我在地作工的果實,但我對你們的言行、對你們的人格仍感覺厭憎,對你們在我面前的作為感到極度地憤恨,因你們對我並沒有認識,這怎能成為我榮耀的活出,又怎能為我今後的工作而盡忠呢?你們的信心甚是佳美,說什麼為了我的工作甘願花費自己的一生,肝腦塗地,但你們的性情卻並沒有多少變化,只是言語高傲,而你們的實際行動卻是狼狽不堪,猶如人的舌唇雖然在天之上,而人的雙腿卻遠遠地落在了地上,因此人的言行與人的名聲仍是破爛不堪。你們的名聲敗亡,你們的舉止下賤,你們的談吐低下,你們的生活卑鄙,甚至你們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為人小肚雞腸,對事總是斤斤計較,為自己的名譽、地位爭爭吵吵,甚至情願下地獄、進火湖。就你們今天的言行,足可讓我定你們為罪的,你們對我的工作的態度足可讓我定你們為不義之人的,你們的所有性情足可說是滿了可憎之物的骯髒的靈魂,你們所表現、流露的足可說你們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談到進天國,你們卻都不露聲色,你們以為就你們今天這樣足可進入我天國之門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言行不經我檢驗就可獲釋進入我作工、說話的聖地嗎?誰能騙得了我的雙眼呢?你們那卑鄙下賤的舉止與談吐豈能逃脫我的眼睛呢?你們的生活被我定為喝那污鬼之血、吃那污鬼之肉的生活,因你們天天都在我前學那污鬼的樣子,在我之前的行徑尤其低劣,怎能不叫我感覺厭憎呢?說話之中含有污鬼的雜質:欺哄、隱瞞、阿諛奉承,猶如那行邪術的,又猶如那行詭詐、喝不義之人血的。人的所有表現都甚是不義,怎能將人都列在那義人所在的聖潔之地呢?你以為你那卑劣的行為就能將你從不義之人中分別為聖嗎?你的猶如毒蛇一樣的舌頭終將你那行毀壞、可憎的肉體給斷送,你那沾滿污鬼之血的雙手也終將你的靈魂拉向地獄的,你為何不趁此機會將你那沾滿污穢的雙手給洗刷乾淨呢?你又為何不趁此機會把你那說不義之言語的舌頭給「絞斷」呢?難道你就甘願為你那雙手與舌唇而遭受地獄之火的焚燒嗎?我的雙目鑒察萬人的心,因我造人類以先早已將人的心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我早將人的心測透了,人的心中的思想豈能逃脫我眼呢?又怎能來得及躲避我靈的焚燒呢?

你的雙唇比鴿子還善良,但你的心中卻比那古蛇更陰險,甚至你的雙唇猶如黎巴嫩的女子一樣漂亮,而你的心卻並不比黎巴嫩女子的善良,更不比迦南之人的美麗,你的心太詭詐。我厭憎的僅僅是不義之人的雙唇與不義之人的心地,我對人的要求並不是高於聖者,而只是對那不義之人的惡行感覺厭憎,只是希望那不義之人脫離污穢,擺脫如今的困境,好與那不義之人分別出來,與那義人同起居、同聖潔。你們與我同在一個境地,但你們卻沾滿了污穢,渾身上下沒有一點是起初造人的原樣,而且你們因著天天都學那污鬼的樣式,行那污鬼所行的,說那污鬼所說的,因此,你們渾身上下以至於你們的舌唇都蘸滿了它的污水,甚至使你們的全人都遍體污跡,沒有一處是我作工可使用的地方,太令人傷心了!你們竟然活在這樣一個牛馬世界中,你們居然心中不覺愁苦,而且是滿心歡喜,生活得逍遙自在,在那污水中游來游去竟然不知自身落在了這樣一個境地中。每日都與污鬼來往,又與「糞便」來往,生活低級,竟然不知你哪裡是在人間中生存,哪裡是在自己掌握自己,豈不知你的人生早已叫那污鬼踐踏了?你的人格早叫這污水玷污了?你以為你是在人間樂園中生活,你以為你是在幸福中的人嗎?豈不知你與污鬼同活了一生,你與污鬼為你預備的所有一切同在了一生?你的生活豈是有意義的呢?你的人生豈是有價值的呢?為你那污鬼爹娘奔波忙碌到現在,你竟然不知道坑害你的竟會是生你、養你的污鬼爹娘,你更不知道你的污穢竟然都是它供應給你的,你只知道它能供你「享受」,不刑罰你,也不審判你,更不咒詛你,它從來不對你大發烈怒,而是對你「和顏悅色」。它的言語滋潤你的心田,將你說得神魂顛倒,辨別不清方向,使你不覺被它吸引,甘願為它效力,做它的出口,又做它的僕役,而且毫無一點怨言,甘願為它盡上犬馬之勞,你被它迷惑了。因此,你對我作的工作竟然沒有一點反應,難怪你總想從我手下偷偷溜走,難怪你又總想用花言巧語來騙取我的歡心,原來你又另有打算、另有安排。你對我全能者的作為是看透一二,但你對我的審判與刑罰卻絲毫不知,你並不知我的刑罰何時起始,你只知道欺騙我,但你並不知我不容人侵犯。你既已立下心志來事奉我,我就不放過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將你的言語擺在祭壇之前,我就不容讓你從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讓你事奉兩個主。你以為將你的言語擺在我的祭壇上、擺在我的眼目前之後你就可以另有所愛嗎?我豈能容讓人這樣捉弄我呢?你以為你的舌頭就能隨意向我許願、起誓嗎?你豈能指著我至高者的寶座而發誓呢?你以為你的誓言都已廢去了嗎?我告訴你們,就是你們的肉體廢去,你們的起誓卻不可廢去,末了的時候,我要按著你們的起誓來定你們的罪,你們卻以為將你們的言語擺在我前來應付我,而你們的心卻可以事奉那污鬼、邪靈。我的怒火哪裡能容納這些豬狗之類的欺騙呢?我要執行我的行政,將那些墨守成規的「虔誠」的信我之人都從污鬼手中抓回來規規矩矩地「伺候」我,來做我的牛、做我的馬任我宰殺,我要你將你以往的心志都撿起來重新事奉我,我不容讓任何一個受造之物來欺騙我。你以為你可以在我面前任意索取又任意撒謊嗎?你以為你的言行我不曾聽到也不曾看到嗎?你的言行怎能不在我的眼中呢?我豈能容讓人就這樣欺騙我呢?

我在你們中間來往幾個春秋,又在你們中間生活了許久,與你們共同生活在一起,你們的卑鄙行為在我的眼目前溜走了多少?你們那肺腑之言在我的耳中回響不止,你們的心志在我的祭壇上陳設了千千萬,乃至不計其數,而你們的奉獻、你們的花費卻並無一粒,你們的真心在我的祭壇之上卻並沒有一點一滴。你們信我的成果在哪裡?你們從我得著了不盡的恩典,看著了不盡的天上的奧祕,乃至我將天上的火焰顯給你們看卻並不忍心燒著你們,而你們還給我的有幾多?你們甘願給我的有多少?拿著我賜給的食物反過來又獻給我,還說是你自己辛勤的汗水換來的,是將你自己的全部獻給了我,豈不知你「貢獻」給我的都是從我祭壇上偷盜走的?今又獻給我,你不是欺騙我嗎?豈不知我今天所享受的都是我祭壇上的供品,並不是你辛勤勞動換來而獻給我的?你們竟敢這樣地欺騙我,怎能讓我饒恕你們呢?怎能讓我再忍耐下去呢?我將一切都賜給了你們,全部公開,供應著你們的需求,讓你們大開眼界,而你們竟這樣昧著良心來欺騙我。我無私地將一切都賜給了你們,使你們雖然受苦,但卻從我得著了我從天帶來的一切,而你們卻絲毫沒有一點奉獻,即使略有一絲貢獻,隨後便與我「算賬」,你的貢獻豈不都歸於烏有嗎?你獻給我的僅是沙土中的一粒,而你向我索取的竟是黃金萬兩,你不是無理取鬧嗎?我在你們中間作工,別說得著更多的祭物,就是當得的十分之一都無影無蹤,而且那些敬虔之人所獻的十分之一也都被那惡者繳獲了,你們豈不都是與我分散的嗎?豈不都是與我敵對的嗎?豈不都是搗毀我祭壇的嗎?這樣的人豈能在我的眼目中被看為寶貴呢?豈不是我所厭憎的豬狗嗎?你們的惡行怎能被我稱為寶貴呢?我的作工到底是為了誰?難道就只是為了將你們都擊殺而顯明我的權柄嗎?你們的性命不都在我的一句話嗎?為什麼我只是用話語來曉諭你們,卻並沒有將話語變為事實將你們及早地擊殺了呢?我說話作工單是為了擊殺人嗎?我豈是亂殺無辜的神呢?現今你們有多少是全人在我前尋求人生正道的?你們只是身在我前,心卻逍遙法外,離我甚遠,因你們並不知道我的工作到底是什麼,所以你們有多少人都想離我而去,都遠離我,想活在那沒有刑罰、沒有審判的極樂世界,這不正是人心所願嗎?我並不強求你,走哪條路都由你自己選擇,今天的路就是伴隨著審判、咒詛的路,但你們都應知道,我所賜給你們的,無論審判、刑罰都是我賜給你們的上好的贈品,都是你們急需的。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