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篇

當人與我同相聚之時,我心甚是歡喜,隨即我將手中之福賜予人間,讓人與我同相聚,不是悖逆我的仇敵,而是與我相合的朋友,所以我也以心待人。在我的工作之中,人被看為上層機構的對象,所以,我對人也多加幾分注重,因人本來就是我工作的對象。我在人的心中設立了我的占據點,使人的心能仰望于我,但人却絲毫不知我為什麽要這樣作,只是在等待。人的心中雖有我所設的地方,但人并不需我住在其内,而是等着他心中的「聖者」突然來到,由于我的身份太「低賤」,所以并不合乎人的要求,由此而被人「淘汰」,因為人要的是高大的「我」,而當我來時并没有這樣顯給人看,所以致使人還在仰望遠處,等着他心中的那一位。當我來到人的面前之時,人當着衆人的面就把我拒絶了,我只好侍而立之,等着人的「發落」,看看人對我這個不合格的「産品」到底怎麽處理。我不看人身上的傷疤之處,而是觀看人身上的無傷之處,因此而享受。在人的眼中,我只不過是從天而降的一粒「小星」,是天上的最小者,今天來在地上是受神的「委托」,所以人對「我」與「神」這兩個字眼又多加了幾分「解釋」,深怕把神與我合為一,因我的「形像」并無「神」的一點模樣,所以人都認為我是神的家族以外的僕人,説神的形像并不是如此。或許有的人看見過神,而我却由于在地缺乏見識,所以神却并未向我「顯現」過,或許是我的「信心」太小,由此被人看為卑賤。在人的想象當中,若真是神,那必然會精通人類的語言,因為神是造物的主。但事實恰恰相反,我不僅不精通人類的語言,有時甚至不能「供應」人的「缺乏」,因為這個原因,我也有點「内疚」,因我没有按照人的「要求」來作事,只是按照人的「不足」而下材料做活兒。我要求人的并不高,但人却不這樣認為,所以在人的一舉一動當中都顯露出人的「謙卑」,人總好走在我的前邊為我「帶路」,深怕我「迷失方向」,深怕我走入深山老林,所以人一直在「牽着」我往前走,深怕我走入地牢之中。我對人的信心也頗有幾分「好感」,因人為我「操勞」得廢寢忘食,甚至人為我「操勞」得日夜難眠,以至于頭髮花白,足見人的信心「超乎」衆宇,「超乎」歷代的使徒、先知。

我不以人的高超技藝而拍手稱快,也不因人的不足之處給人冷眼看待,我只是在做着我手中的活兒,我不給任何一個人「特殊待遇」,只是按照我的計劃工作,但人却并不知我的心意,一直在向我祈討着什麽,似乎我所給人的豐富并不能滿足人的要求,似乎是供不應求。但在當今的世代之中,人都覺着「通貨膨脹」,所以導致人的手中都是我給予其的享受之物,正因為此,人都厭煩我,所以人的生活都是亂無頭緒,不知什麽是自己該吃的,不知什麽是不該吃的,甚至有的人抱着我給予其的享受之物在仔細觀察,由于以往人都在飢荒之中,好不容易今天有享受之物,所以人都「感恩不盡」,對我的態度變了幾分。人一直在我的面前哭泣,因我給予人的太多了,所以人一直在我前拉着我的手發出「感謝之聲」。我行走在衆宇之上,在散步之時,觀望全宇之人,在地密密麻麻的人中間,不曾有一個人合適作我的工,不曾有一個人真心愛我,所以在此之際,我發出哀嘆之聲,頓時人都分散開來,不再聚集,深怕我將其「一網打盡」。我趁機來在人間,在分散的人中間作我合適的工作,挑選合適的人作我的工,我不願將人「扣」在我的刑罰之中不出來,我只是在作我要作的工作,我是來求人「幫忙」的,因我的經營之中缺乏人的作為,所以不能順利完成工作,致使我的工作不能很好地進行下去。我只希望人與我有配合的心志,我不需人為我做好吃的,或為我安排合適的枕頭之地,或為我做華麗的衣服,這些我根本不看在眼裏,當人能明白我的心意與我并進同行之時,我便心滿意足了。

在地之上何人以心接待我?何人以心來愛我?人的愛中總是摻有水分,就連我也「不知道」為什麽人的愛不能被烘乾不摻水分,所以在人的身上也有不少的「奥秘」,在受造之物當中,人被看為「奇妙莫測者」,所以人在我前也有了「資格」,似乎人與我是同等地位,但人并不覺這「地位」的蹊蹺。這并不是我不讓人站在這個地位上享受,而是讓人都有點分寸,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天與地有相差之距,更何况神與人呢?不更有相差之距嗎?在地之上,我與人「風雨同舟」,人間之苦我并不因着「身份」而不經歷,所以我今天才落在了「這個境地」。在地之上,不曾有我的安居之地,所以人都説「人子并無枕頭之地」,由此人也為我流下了同情的眼泪,為我預備了幾十元錢的「救濟款」,我這才有了落脚之地,若不是人的「幫助」,不知我要落到什麽境地呢!

當我的工作完成之際,我不會再向人索取「困難補助金」,而是發揮我原有的功能,將一切的「家中之物」向人倒下,讓人享受。如今人都在我的試煉之中接受考驗,當我的手正式臨到人的時候,人就不會再向我投來佩服的目光了,而是以恨來對待我,在此之時,人的心立時被我挖掘出來作為標本。我在「顯微鏡」下仔細觀察人的心,在人的心中并無真愛我的成分,多少年來人一直在欺騙我,一直在糊弄我,原來人的心中接連左心房、右心室裏都是「恨」我的毒素,也難怪我對人如此態度,但人却絲毫不知,而且也不承認,當我給人看調查結果之時,人仍不醒悟,似乎在人的大腦當中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今天不便再提起。所以人只是冷冷地看看「化驗結果」,把表遞給我揚長而去,而且人還説什麽「這些并不重要,并不影響我的健康」,人只是發出一絲輕蔑的微笑,然後雙眼發出「逼人」的微光,似乎在暗示我不要太實在了,要對付着作,似乎我將其「老底」都揭穿觸犯了人的「法律」,所以人對我又多加了幾分「恨」。此時,我才看清人的恨來自何處,因為在我看之時,人的血液正在流動,通過全身的動脉之後直穿心臟,我在此之時才有了新的「發現」。但人却并不以為然,而是大大乎乎,對自己的得失絲毫不去考慮,足見人的「大公無私」的奉獻精神,人能不考慮自己的健康狀况,而是為我「奔忙」,這也是人的「忠心」,是「難能可貴」的,所以我再次向人發出「表揚」的信,以便讓人以此為快。但當人看到「信」之時,人頓覺幾分不快,因為人的所作所為被我無聲之信而「回絶」了。我在人的作為當中一直在指導人,但人似乎厭煩我的言語,所以當我一開口,人便緊閉雙眼,雙手捂耳,并不以我的愛而向我投來尊敬的目光,而是一直在恨着我,因我已將人的不足之處點出,使人手中之貨全被揭穿,因此人做了一筆賠本生意,使人不再有生存之道,所以人對我的恨惡便由此而加增了。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四日

上一篇: 第三十一篇

下一篇: 第三十三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

你信神就得順服神,信神就得實行真理,就得將你的本分都盡上,不僅如此,你對你該經歷的也得明白。你若只經歷對付、管教、審判,只會享受神,但你感覺不到神什麽時候管教你、對付你,這不行。也許你在這次熬煉中站住了立場,這也不行,還得往前走,愛神的功課是無盡無休的,什麽時候也到不了盡頭。人把…

第八十八篇

在人根本想象不到我的步伐加快到什麽程度,這就是人難能琢磨到的奇事發生了。從創造世界以來,我的步伐一直在進行着,我的工作一直也没有停止,整個宇宙世界一天一個樣,人也在不斷地變化,這都是我的工作,都是我的計劃,更是我的經營,無人知曉、無人明白。只有我親口告訴你們,面對面地交通給你們聽…

人原有的身份與人的身價到底如何

你們本是從淤泥中分解出來的,不管怎樣是屬于在殘渣餘孽中挑選出來的,原本是屬污穢的,是被神厭憎的,只因原本屬它,曾被它踐踏、玷污,因此説是從淤泥中分解出來的,并不是聖潔的,而是撒但早已愚弄過的非人之物,這是對你們的最合適的評價。要知道你們本是積水污泥中的雜質,并非淤泥中美不勝收的魚…

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效力者那步工作是第一步的征服工作,現在是第二步的征服工作。為什麽征服工作中還談被成全呢?那是給以後打基礎的,現在是最後一步征服工作,在這以後就是經歷大患難的時候了,那時就正式開始成全人了。現在主要是征服,但也是成全的初步,成全人的認識、順服,當然這些認識、順服還是為征服工作打基礎…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