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篇

我創造了宇宙世界,創造了山河萬物,創造了宇宙地極,我帶領了我的衆子、子民,我指揮了萬事萬物。如今,我要帶着衆長子回到我的錫安山,回到我的居所,這是我最後一步工作,我所作的一切(從創世到現在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今天的這一步工作,更是為了明天的作王掌權,為了明天的國度,為了我與衆長子能有永遠的享受,這才是我創造萬物的目的,是我創造萬物最終要成就的。我説話、我作事都有目的,都有計劃,不是隨便亂作,雖然我説在我一切得自由、釋放,但我作事都有原則,都是在我的智慧中作事、在我的性情裏作事。對于這一點你們有所看見嗎?從創世到現今,除作長子的以外,還不曾有一個人認識我,也不曾有一個人看見我的本來面目,所説的除衆長子之外,是因衆長子本是我的本體的一部分。

在我創造世界的時候,我就把人按着我的要求分為四等,就是指衆子、子民、效力者、滅亡的這四等。為什麽不把衆長子列在其中呢?因為衆長子不是受造之物,是從我來的,不是屬于人類的。當我道成肉身之前,我就把衆長子也安排好,誰在什麽樣的家庭出生,周圍安排什麽樣的人效力,我都安排好了,我也安排好了誰在什麽時候被我收回到身邊,最後一起回到錫安,這是在創世以前就計劃好的,所以無人知曉,而且没有一本書記載過此事,因這些事都是在錫安的事,而且在我道成肉身時,没有給人加添這個器官,所以誰也不知道。當回到錫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你們在以前是什麽樣,在今天是什麽樣,知道在今世都做了些什麽,現在只是我明明地、一點一點地告訴你們,否則,你們怎麽費勁也不知道,而且會打岔我的經營。今天雖然我與多數的長子肉體相隔離,但同是一位靈,肉體長相雖有所區别,但從始到終都是一位靈。但撒但的後代不要藉此來鑽空子,你怎麽偽裝也是外皮,也是我不稱許的,所以從此看出,凡是注重虚浮的、注重外表模仿我的,那它百分之百就是撒但。因為靈的不同,不是我所愛的,怎麽模仿我也不像,又因為我與衆長子本是一靈,所以不模仿也是一樣的説、一樣的作,而且都是誠實、單純、敞開的(那些缺少智慧的是因為處世經歷少,所以缺少智慧并不是作長子的缺陷,當回到身體時,就一切都好了),所以多數人不管我怎麽對付,他的舊性仍然不改,就是上述原因。而作為長子的我不對付也符合我的心意,這都是因為同有一位靈,在靈裏的感覺中就願意為我完全花費,所以除衆長子之外,没有一個人是真心實意地體貼我的心意,都是我征服撒但之後,才甘願為我效力的。

我的智慧、我的衆長子高過一切,又勝過一切,無物、無人、無事敢攔阻,而且没有一人、一事、一物能勝過,都乖乖地降服在我的本體面前,這是眼前發生的事實,這也是我已經成就的事實,誰若仍然不服(不服者仍然指撒但,撒但占據的人無疑就是撒但),我定要斬草除根,割除後患,立時讓它死于我的刑罰之下。這類撒但就是不願為我效力的傢伙,這些東西從創世以來就一直硬着頭皮與我作對,今天仍然不服我(人看不出什麽,只是靈的事,這一類人就是代表這一類撒但),我要在一切就緒之前先把這些東西滅了,讓它們永遠接受重刑的管教(「滅」并不是不存在,而是對它的狠的程度,這裏的「滅」與滅亡的對象的「滅」并不相同),是永永遠遠的哀哭切齒,是無止境的,在人根本無法想象那種場面。人在肉體的思維當中,怎麽也想不來靈裏的事,所以更多的事需要回到錫安之後,你們方才明白。

在我以後的家中,除我與衆長子之外,没有别人,那時才達到我的目的,我的計劃才完全成功了,因為一切又都恢復原樣了,一切又都各從其類了,我的衆長子歸我所有,衆子與子民歸于受造之物之中,效力者與滅亡的歸撒但。我與我的衆長子在審判世界之後,又開始了神聖的生活,就又與我永不分離、永遠在一起了。所有的在人的頭腦中可以理解的奥秘陸續向你們打開。歷代以來,不知有多少人因我而殉道,為我獻上了全人,但人畢竟是受造之物,不管怎麽好也不能劃分為神這一類當中,這是必然趨勢,誰也改變不了,神總歸是創造萬物的,人總歸是受造之物,撒但總歸是我滅亡的對象,是我的仇敵,這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的最真實的意義。現在處于這種光景,處于這個地步,是我與衆長子進入安息的前兆,因為我在世的工作已徹底完成,下一步工作必須得回到身體裏去作,這是我工作的步驟,是我早就計劃好的。必須在這一點有所看見,否則,多數人都會觸犯我的行政的。

上一篇: 第一百一十三篇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五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五篇

我靈的發聲是我全部性情的發表,你們是否清楚?若對這一點不清楚、不透亮,便是直接抵擋我的。你們真看到在這其中的重要性了嗎?我在你們身上花費多大功夫、多少精力,你們真知道嗎?在我面前的所作所為真敢拿出來亮相嗎?虧你們還是在我面前做子民的,不知羞耻!更不明事理!這樣的人在我家中遲早要被…

第八十九篇

要想做到凡事符合我的心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强裝,而是我在創世之前有没有加給你我的素質,這些都在乎我。不是人能辦到的事,我願意愛誰就愛誰,我説誰是長子誰定規就是,一點不差!你想偽裝,妄想!你以為我認不清你?在我面前有點好行為就够了?就這麽簡單?絶對不是,必須有我的應許、有我的…

第二十六篇

從神所有的説話當中可看到,神的日子一天一天地逼近,似乎就在眼前,似乎在「明天」,使所有的人看了神的話之後心驚膽又寒,又覺着幾分世間的凄凉,似乎在飄落葉,又伴隨着小雨,所有的人都不見踪影,似乎人都絶迹了。人都有一種不祥之感,雖然所有的人都在用勁,也希望滿足神的心意,所有的人都使足了…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在地上我尋找了許多人做我的跟隨者,在所有的跟隨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帶領的,有做衆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對我的忠心來劃分其類别的,當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也就是將各類人的本性都顯明的時候,那時我將各類人都歸在其該有的類别之中,將各類人都放在其合適的位置之上,以便…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