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篇

要想做到凡事符合我的心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强裝,而是我在創世之前有没有加給你我的素質,這些都在乎我。不是人能辦到的事,我願意愛誰就愛誰,我説誰是長子誰定規就是,一點不差!你想偽裝,妄想!你以為我認不清你?在我面前有點好行為就够了?就這麽簡單?絶對不是,必須有我的應許、有我的預定。你背後幹的啥,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放蕩!為我效完力快回到硫磺火湖裏去吧!我看見你就噁心、就厭憎。凡是為我效力的,没有為我忠心花費的,放蕩不受約束的,不摸我的心意的,為我效完力之後,趕快滚開!不然我把你一脚踢出去!這些人在我的家中(指教會),不得存留片刻,都給我滚出去,免得羞辱我名,敗壞我的名聲,這些人都是大紅龍的子孫,是大紅龍差來打岔我經營的,專搞那些詭詐的事擾亂我的工作。我兒!必須識破!不得和這些人摻和在一起,看見這樣的人趕緊遠離,免得上圈套,對你的生命有損失!對那些亂説、亂做、嘻嘻哈哈、没事閑扯的人,我最恨惡,像這些人我一個不要,都是撒但的種類!没事就逗着玩,什麽東西!胡説亂做,還不知羞耻?實際上這種人最不值錢,早讓我給識破了,我早就離弃他了,要不為什麽他没有我的管教,一再是亂説呢?一點不假就是大紅龍的子孫!現在,對這些東西,我開始一個一個地取締,我還能用撒但的後裔作我的長子,做我的衆子、子民嗎?那我不是糊塗了嗎?我絶對不那麽作,你們看清這一點了嗎?

今天臨到你們的一切事,或好或壞都是我智慧的手在安排,一切都由我來操縱,由我來掌管,絶不是人能隨便做到的。有的人還是在手裏捏着一把汗,為我着急,真是瞎操心!不務正業,不往靈裏進入,還想着長生命,妄想!一點不着急,還想滿足我的心意!替我着急,我還不着急呢,你急什麽呀!做事應付我,睁着眼睛説瞎話,告訴你!這樣的人從今以後從我家中趕出去,他不配在我家中事奉我,我厭憎這樣的人,因他所做是對我的褻瀆!「褻瀆我是不得赦免的罪」是指誰説的?你們清楚嗎?像這樣的人已犯了這一條了,他還不認為問題已嚴重到這種地步了。真是瞎眼、愚昧、不通靈的渾人!我把你一脚踢出去(因這是撒但對我的試探,所以我就這麽恨惡,而且一再提起這事,提起這事我就發怒,按捺不住,誰也攔阻不了,若不是不到時候,我早就解决了他)!(這都是針對現在有許多人仍然不相信外國人會擁入中國的事,到現在仍然不相信,所以我的怒氣升騰、翻滚。)

在我的家中究竟要什麽樣的人是合我心意的呢?也就是説,在創世之前,我預定了什麽樣的人在我家中永存呢?你們知道嗎?我愛什麽樣的人,恨什麽樣的人,你們考慮過嗎?在我家中的人都是與我同心的人,與我同甘苦、共患難的人,也就是説,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人。這些人都能愛我所愛、恨我所恨,凡是我所恨惡的,他都能弃絶,若是我説不讓他吃飯,他寧肯餓着肚子也得滿足我的心意,這樣的人肯為我忠心、為我花費,能體貼我的苦心,為我時時操勞。所以,這些人我賜給他長子名分,把我的所有都加給了他:我能帶領衆教會,我讓他也能帶領;我有智慧,我也把我的智慧加在他裏面;我能為行真理而受苦,同樣,這些人我也加給他心志,讓他能為我受一切的苦;我有好的素質,我也加給他們,我讓這些人與我一模一樣,一點不差,讓人看見了他就是看見了我。現在,我正把我的完全神性加在這些人裏面,讓他們能活出我完全神性的一個方面,來作我完滿的彰顯,這才是我的心意。你們不要追求外表和我一樣(和我吃一樣,和我穿一樣),這些都没用,只會在追求這些事的時候斷送了你們自己。因為追求在外面效法我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撒但的詭計,是撒但的野心,想和我一樣,你配嗎?我一脚踩死你!我的工作在一直進行着,在世界各國擴展開來,快快跟上我的脚踪吧!

上一篇: 第八十八篇

下一篇: 第九十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十九篇

把我的話語當作人生存的根基,這是人的職責,必須在我話的各部分之中建立自己的一份,否則,將是自取滅亡,自討没趣。人都不認識我,因此并不以自己的性命來與我作兑换物,只是把自己手中的破爛物拿在我前晃來晃去,想使我滿足,但我并不滿足于現狀,我只是一直在要求人。我愛人的貢獻,而恨人的索取,…

第十八篇

在閃電之中,各種動物顯出了原形,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也都恢復了原有的聖潔。敗壞的舊世界啊!終于傾倒在污水之中,被水淹没,化為水中的淤泥!我所造的全人類啊!終于在光中重新得以復苏,得到生存之本,不再在淤泥之中挣扎!我手中的萬物啊!怎能不因我話而得以更新呢?怎能不在光中發揮功能呢?地…

第十七篇

我的發聲猶如雷鳴一般,照亮四方,照亮全地,人都在雷電之中被擊倒,不曾有人在雷電之中仍是剛强的,多數人都因着我光的來臨而驚慌喪膽,不知所措。當東方稍稍透過一絲微光之時,很多人就被這微光所「打動」,因而立時從幻覺之中被唤起,但不曾有人發現會是我的光臨到地上之日已來到。多數人因着光的突…

第十六篇

在我口中有多少話要對人説,有多少事需對人講,但人的接受能力太差,不能按着我的供應而將我的話全部領受,只是知其一却不知其二,但我并不因着人的「無能」而把人打死,或者因人的軟弱而憂傷,我只是在作我的工,我一直在説話,儘管人不明白我的心意,當到有一天,人都會在心靈深處來認識我的,都會在…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