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自從全能神——國度君王被見證之後,神的經營範圍在整個宇宙已經全面打開。不單是在中國見證神已顯現,全能神的名在各國各方全被見證。他們都在呼喊這神聖的名,都在想方設法尋求和神交通,摸着全能神的心意,在教會裏配搭事奉,聖靈就是這樣奇妙地作工。

各國的語言不同,只有一位靈,在宇宙衆教會裏疏通和神完全是一,毫無差异,這没有什麽疑惑的。聖靈正在向他們呼召,聲音令人儆醒,是神的憐憫之聲。他們都在呼喊全能神的聖名!他們也在贊美也在歌唱。聖靈作工决不偏讓,全力以赴都往正路前行,誰也不退讓,奇妙加奇妙,是人難以想象、無法猜測的事。

全能神是宇宙生命的王!已坐在榮耀的寶座上,審判世界,主宰萬有,轄管萬國,萬民都在向他屈膝,都在向他祈禱,和他親近來往。無論信神時間長短,地位多高,資格多大,心裏抵觸必遭審判,必俯伏在神前發出痛苦的哀求之聲,這正是自作自受。這哀號的聲音是在硫磺火湖裏被煎熬的聲音,是被神的鐵杖責打的喊叫聲,這是在基督台前的審判。

有人害怕,有人心虚,有人儆醒,有人留心傾聽,有人悔過自新懊悔已極,有人痛苦哀哭,有人放下一切拼命尋求,有人在省察自己,再不敢胡作非為,有人在迫切地尋求和神親近,有人在捫心自問,為何生命不能前行?有人還在發矇,有人正在拔出脚來奮勇前行,抓住關鍵趕緊顧生命,有人還在猶豫不定异象不清,背的、抱的心裏重擔實在不輕。

心思不清聖靈無法在裏面作工,你所注重的,你脚步所行的,你心所嚮往的,你的觀念、自是竟是滿滿登登!我是心急如火,恨不得一下子把你們作成,能早日合我使用,我的重擔得以减輕,但看見你們這樣,我急于求成還實行不通,只能慢慢地等,慢慢地行,慢慢地攙扶和引領。唉!你們應該清醒!什麽是該撇弃的,什麽是你的寶貝,什麽是你的致命處,什麽是你的攔路虎,在靈裏多多揣摩和我交通,我要你們的心來静默仰望,不要你們嘴唇的事奉。在我面前真實尋求的,我都要向你顯明。我的脚步加快,只要你心仰望時時跟從,我的心意會隨時默示給你向你顯明。留心等候的得到滋補,有路可行,粗心的人難能摸着我的心,走到死胡同。

我心願你們都能快快起來與我配合,時時和我親近,不能一朝一夕。我的手總得拉着你們走,打着你們走,推着你們走,勸導你們走,呼籲你們前行!你們就是不明白我的心意。自己的觀念、世界的纏累攔阻太嚴重,不能與我有更深的親近,用一句直話説,就是有事來找我,無事心思煩亂,成了自由市場,滿了撒但的性情,心被世俗所占,不知怎樣和我交通。我何嘗不替你們着急呢?但是着急還是不行,時間太緊迫,任務太繁重,我的脚步在飛速前行,你們務要持守你們所有的,時時刻刻仰望,和我有密切的交通,我心意必會隨時向你顯明。你們摸着我的心往前就有路行,不得再猶豫,與我有真實的交通,不要弄虚作假自作聰明,那是自欺,在基督台前會隨時顯明。真金不怕火煉,這是實情!不要有顧慮,不要灰心軟弱,在靈裏多多和我直接交通,慢慢等候,我必按我時向你顯明。你千萬千萬要留心,不要讓我在你身上白白費心,一時一刻别錯過。心裏總和我有交通,心總活在我面前,任何人、事、物,丈夫、兒女都不能打擾你心裏與我的交通。心總受聖靈的約束,時刻和我都有交通,我的心意必會向你顯明。總這樣親近,不論在什麽環境、場合,任何人、事、物臨到你都不會發矇,有路可行。

如果平時在大小事上都不放過,每個心思意念都得潔净,安静在靈裏面,遇事我話立時默示在你裏面,如同明鏡,對照自己達到有路可行,這叫對症下藥!病必得痊愈,神就是這麽全能。凡是飢渴慕義、真心尋求的人,我必光照開啓,都會讓你看見靈界的奥秘,使你們有路可行,盡快地脱去敗壞舊性情,達到生命成熟合我使用,福音工作早日暢通無阻,我的心意才得滿足,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才能盡快完成,神得國降臨在地上都一同進入榮耀之中!

上一篇: 第七篇

下一篇: 第九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

在這兩三年的作工當中,在你們身上作的審判工作基本上達到了應有的果效,多數人對前途命運還是放下一些了,但當提到你們是摩押的後代,有許多人又不行了,五官也挪位了,嘴也歪了,眼睛也直了,簡直不相信自己就是摩押的後代。摩押是被咒詛以後分布在這地上的,他的子孫傳宗接代一直傳到現在,你們這些…

你當怎樣走末了一段路

現在你們是走末了的一段路,這段路是關鍵的一段路。以前你也許受了不少的苦,作了很多的工,跑了很多的路,聽了許多的道,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如果眼前這點苦還受不了,還像以往那樣,那就不能被成全,這不是嚇唬你,事實就是這樣。彼得在經歷神的許多作工以後,他長了一些見識,長了許多分辨,對于事…

第十一篇

作為整個人類的每一個都當接受我靈的鑒察,都當細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當觀望我的奇妙作為。當國度降臨在地之時,你們有何感想?當衆子、子民都流歸我的寶座之時,我正式開始了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也就是説,當我在地開始親自作工之時,當審判時代進入尾聲之時,我開始面向全宇説話,面向全宇釋放我靈…

第三十六篇

一切都在我手的布置之下,有誰敢隨意亂做呢?有誰能輕易改動呢?人都在空氣之中飄來飄去,隨着塵埃的游動而游動,致使人的臉上都是灰塵,以至于所有人的渾身上下都使人目不忍睹。我在雲中睹物傷情,為什麽充滿生機的人如今變成了這個模樣呢?為什麽人就不知也不覺呢?為什麽人就「放下自己」任污穢沾滿…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