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如何得勝撒但試探

末世全能神的話語

國度建造直接指向靈界,即靈界交戰的情形直接在衆子民當中顯明出來,從此足見,不僅是在教會,更在國度時代,所有的人一直都是在争戰,雖身在肉體,但直接揭穿靈界,接觸靈界的生活。所以在你們開始為我盡忠之時,不可不做好下一部分工作的準備。應把心全部交出來,這樣方可滿足我心,以往在教會的事我一筆勾銷,今天是在國度。撒但在我的計劃當中始終步步尾隨,作為我智慧的襯托物,一直在想方設法打亂我原有的計劃。但我能屈服于它的詭計嗎?天地之中有誰不做我的效力品,難道撒但的詭計除外嗎?這正是我智慧的交接之處,正是我作為的奇妙之處,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實行原則。在國度建造時代,我仍不迴避撒但的詭計而繼續作我要作的工,我在宇宙萬物之中挑選了撒但的所作所為作我的襯托物,這不是我的智慧嗎?不正是我作工的奇妙之處嗎?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八篇》

神作的每一件事都很有必要,也都有着非凡的意義,因為他在人身上所作的都涉及他的經營,涉及人類的蒙拯救,當然,神作在約伯身上的工作也不例外,儘管約伯是神眼中的完全正直的人。就是説,神無論怎麽作,以什麽方式作,以什麽為代價,以什麽為目標,他所作之事的宗旨是不變的。這個宗旨就是將神的話、神的要求、神對人的心意作到人裏面,也就是將所有神所認為的正面事物都按着神的步驟作到人裏面,使人能明白神的心、明白了解神的實質,也使人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是神所作之事的一方面宗旨;另一方面,因着撒但是神作工中的襯托物、效力品,所以人常常被交與撒但,神以這種方式讓人在撒但的試探與攻擊中看見撒但的邪惡、醜陋、卑鄙,從而恨惡撒但,對反面事物有所認識、有所分辨,在這個過程中,讓人逐步擺脱撒但的控制,擺脱撒但的控告、攪擾與攻擊,直到人憑着神的話,憑着對神的認識、順服,對神的信心與敬畏完全勝過了撒但的攻擊,勝過了撒但的控告,人就徹底從撒但的權下得以被解救出來了。人得以被解救意味着撒但宣告失敗,意味着一個人不再是撒但口中的食物,不再是撒但要吞吃的對象,而是撒但放弃的對象。因為這樣的人正直,對神有信心、有順服、有敬畏,是與撒但徹底决裂的人,這樣的人讓撒但蒙羞,讓撒但喪膽,也讓撒但徹底失敗,他跟隨神的信心與對神的順服、敬畏打敗了撒但,使撒但對他徹底放手,這樣的人才是神真正得着的人,這就是神拯救人的最終目標。每個跟隨神的人,如果想要蒙拯救,如果想完全被神得着,就必須面臨來自撒但的大大小小的試探與攻擊,從這裏走出來能完全勝過撒但的人就是蒙拯救的人了。就是説,一個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個歷經神試煉,歷經撒但無數次試探、攻擊的人;一個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個明白神心意、明白神要求,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在撒但的試探之中不弃掉「敬畏神,遠離惡事」之道的人;一個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個誠實、善良、愛憎分明、有正義感、有理性,能體貼神、寶愛神的一切的人。這樣的人没有了撒但的捆綁、窺視、控告、殘害,是完全獲得自由的人,是完全得以釋放、解脱的人,約伯就是這樣的自由之人,這也就是神為什麽要將約伯交與撒但的意義所在。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在人未蒙拯救以先,人的生活常常被撒但攪擾,甚至被撒但控制。就是説,一個未蒙拯救的人就是一個被撒但囚禁的人,是一個没有自由的人,是一個没獲撒但放手、是一個没有資格與權利敬拜神的人,是一個被撒但緊追不捨、窮追猛打的人,這樣的人没有幸福可言,没有正常的生存資格可言,更没有尊嚴可言。只有人自己站出來與撒但争戰,以你對神的信心、對神的順服與對神的敬畏作武器與撒但决一死戰,徹底打敗撒但,讓撒但看見你就躲避,看見你就喪膽,這樣撒但便徹底放弃對你的攻擊與控告了,此時你便獲救成了自由人。如果你只有與撒但徹底决裂的决心,却并不具備打敗撒但的有利武器,那你的處境仍是很危險。長久下去,當你被撒但折磨得精疲力竭却仍不能作出見證,仍不能完全擺脱撒但對你的控告與攻擊,那你蒙拯救的希望就很渺茫了。最終,也就是當神的工作宣告結束的時候,你仍被撒但緊緊抓住,不能挣脱,那你就永遠没有機會與希望了,言外之意,就是這樣的人完全被撒但擄去了。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約伯初受試煉的時候,他被剥奪了所有的財産與兒女,他没有因此而倒下,没有因此而説一句得罪神的話。他勝過了撒但的試探,勝過了財産與兒女,勝過了失去所有身外之物的試煉,也就是他能順服神對他的剥奪,而且因此獻上感謝贊美。這是約伯在撒但的第一輪試探中所表現的,也是約伯在神的第一次試煉中所作的見證。在第二次的試煉中,撒但伸手苦害約伯本人,約伯雖然體嘗了前所未有的疼痛,但他的見證却是讓人驚心動魄,他以他的剛强、信心與對神的順服還有他對神的敬畏又一次打敗了撒但,而他的表現與他的見證也又一次得到了神的認可與悦納。在這次的試探中,約伯用他的實際表現來向撒但宣告:肉體的疼痛不能改變他對神的信與順服,也不能奪去他依戀與敬畏神的心,他不會因着面臨死亡而弃掉神,也不會丢掉自己的完全正直。約伯的堅毅讓撒但變得怯懦,他的信心讓撒但懼怕、喪膽,他與撒但决一死戰的氣勢讓撒但痛心疾首,約伯的完全正直讓撒但在他身上再無從下手,從此便放弃對約伯的攻擊,也放弃了在耶和華神面前對約伯的控告,這就意味着約伯勝過了世界,勝過了肉體,勝過了撒但,也勝過了死亡,他是完完全全的屬神的人了。約伯在這兩次的試煉中站住了見證,他的完全正直得以實際活出,他敬畏神遠離惡事的生存法則的範圍也得以拓展。經歷了這兩次的試煉,約伯的人生有了更豐富的閲歷,這「閲歷」讓他變得更加成熟、老練,讓他變得更加剛强、更加有信心,也讓他更加堅信自己所持守的純正的正確性與它的價值。耶和華神對他的試煉讓他深深地體會、感受到了神對人的顧念之情,也讓他感受到了神愛的寶貴,從此在他對神的敬畏中多了對神的體貼與愛。耶和華神的試煉不但没有將約伯拒之千里之外,反而讓約伯的心與神更近了。當約伯所承受的肉體的疼痛達到頂峰的時候,約伯所感受到的來自耶和華神的眷顧讓他不由自主地咒詛自己的生日,這個表現不是他早已計劃好的,而是他發自内心的一種對神的體貼與寶愛的自然流露,他的這個自然流露是來自于他對神的體貼與寶愛。也就是説,因着他恨惡自己,因着他不忍心也捨不得讓神受痛苦,所以他對神的體貼與寶愛達到了忘我的地步。此時的約伯將自己對神多年以來的仰慕、渴望、依戀都升華到了體貼與寶愛的地步,同時也將他對神的信、順服與敬畏升華到了體貼與寶愛的地步。他不容許自己做絲毫的傷害神的事,不容許自己有任何讓神傷痛的表現,也不容許因着自己的原因給神帶去任何的難過、傷心甚至不愉快。在神的眼中,約伯雖然還是先前的那個約伯,但他的信、他的順服與他對神的敬畏讓神得到了完全的滿足與享受,此時的約伯達到了神所預期要達到的完全,他成了神眼中名副其實的「完全正直」的人。他的義行讓他勝過了撒但,讓他為神站住了見證,也讓他得以完全,讓他的生命價值得以升華,得以超脱,也讓他成了第一例不再被撒但攻擊、試探的人。他因着義而被撒但控告,又因着義被撒但試探,因着義被交在撒但手中,因着義勝過撒但,打敗撒但,站住見證。從此,約伯便成了第一個不會再被交給撒但的人,他真正地來到了神的寶座前,活在了光中,活在了没有撒但窺視與没有撒但殘害的神的祝福之下……他成了神眼中的真正的人,他自由了……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當約伯飽受撒但摧殘却仍不弃掉耶和華神的名的時候,他的妻子第一個站出來充當人看得見的撒但的角色攻擊約伯,原文是這樣的:「他的妻子對他説:『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弃掉神,死了吧!』」(伯2:9)這是撒但充當人的角色説的一番話,這話裏帶着攻擊、控告,也帶着引誘、試探與毁謗。撒但攻擊約伯的肉體不成,又來直接攻擊約伯的純正,想藉此來讓約伯放弃他的純正,弃掉神,不再繼續存活下去,撒但也想藉着這樣的話引誘約伯:如果弃掉耶和華的名,他就不用忍受這一切痛苦,他就可以從這肉體的痛苦中解脱出來了。面對妻子的勸説,約伯如此斥責道:「你説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伯2:10)這話是約伯長久以來的認識,只不過約伯對此話認識的真實性在此時得到了證實。

當他的妻子勸他説:「你弃掉神,死了吧!」意思是你的神都這麽對待你了,你為何還不弃掉他呢?你還活着幹什麽呢?你的神對你如此不公平,你還總説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你稱頌他的名他怎麽讓你受禍呢?你趕緊弃掉神的名吧,不要再跟隨他了,這樣你的禍患就没有了。這時候神所要看到的約伯的見證又産生了。這個見證是一般人没有的,是我們在聖經的任何故事當中都没有看到的,但是在約伯説這些話以先神早已經看到了,只不過神想藉着這個機會讓約伯證實給世人看神是對的。面對妻子的一番勸説,約伯不但没有丢掉他的純正,也没有弃掉神,反而對妻子説,「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這話的分量重不重?在這裏只有一個事實能證實這話的分量是重的,這話的分量就在于它是神心中稱許的,是神所要的,是神想要聽到的話,是神所盼望看到的結果,這也是約伯的見證中的精髓。在這裏,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得到了證實。約伯的可貴就在于他受了試探,以至于他滿身毒瘡的時候,在他最痛苦的時候,在他的妻子、他的親人都勸他的同時,他依然能説出這樣的話,就是在他心裏認為無論臨到什麽樣的試探,臨到多大的患難、痛苦,哪怕是死亡臨到,他都不會弃絶神,不會丢掉「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可見神在他心中的地位是最重的,也可見在他的心中神是他的唯一。所以,我們才能看到經文中對他這樣的評述: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并不以口犯罪。他不但不以口犯罪,而且心裏也不埋怨神,他不説傷神心的話,也不做得罪神的事,他不但在嘴上稱頌神的名,而且在心裏也稱頌神的名,他的心口是一致的,這是神所看到的真實的約伯,這也正是神所寶愛約伯的原因。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約伯的信心、順服與約伯戰勝撒但的見證給了人莫大的幫助與鼓勵,從約伯身上人看到了自己蒙拯救的希望;看到了人憑着信心與對神的順服、敬畏是完全可以打敗撒但、戰勝撒但的;看到了只要人能順服神的主宰、神的安排,只要人有失掉一切也不弃掉神的决心與信心,人便可以讓撒但蒙羞失敗;看到了只要人有寧可丢掉性命也要站住見證的决心與毅力,撒但便聞風喪膽、倉皇退却。約伯的見證給了後人一個警示,這個警示告誡人,人若不戰勝撒但就永遠不能擺脱撒但的控告與攪擾,也永遠不能擺脱撒但的攻擊與殘害。約伯的見證也給了後人一個啓示,這個啓示讓人明白了人只有做完全、正直的人才能敬畏神、遠離惡事,明白了人只有敬畏神、遠離惡事才能為神作剛强響亮的見證,人只有為神作了剛强響亮的見證,才能永遠不受撒但的控制而活在神的引領、保守之下,這才是真正的蒙拯救。約伯此人的人性品質、人生追求是每個追求蒙拯救之人所該效法的,他一生的活出與他在試煉中的表現是每個追求「敬畏神,遠離惡事」之道的人的寶貴財富。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彼得在我面前盡忠多少年,不曾發過怨言,不曾有過埋怨的心,就是約伯也不及他,而且歷代聖徒都遠遠落後于他,他不僅追求認識我,而且是在撒但施行詭計之時來認識我。這樣,就使他多少年的事奉都是合我心意的,因而不曾被撒但利用。他吸取約伯的信心,但看清了他的短處,約伯信心雖大,但在靈界的事他缺乏認識,所以説出了許多不合實際的話,説明他的認識仍然是膚淺,仍然是不能達到完美。所以,彼得一直注重摸靈中感覺,一直注重「觀察」靈界動態,所以不僅我的心意他能略有體察,而且撒但的詭計他也略知一二,從而是歷代以來對我最有認識的人。

從彼得的經歷當中不難看出,人若想認識我,必須注重在靈裏細摸,并不是讓你在外面為我「奉獻」多少,這都是次要成分。若你不認識我,所説的信心、愛心、忠心都是幻影,都是泡沫,必成為在我前説大話而不認識自己的人,從而再次落入撒但的網羅之中不可自拔,成為沉淪之子,成為滅亡的對象。但若對我話冷淡,那你無疑是對我抵擋的,這是實情,不妨你透過靈界大門觀看其中各種各樣被我刑罰之靈,哪一個不是因着對我話消極、冷淡、不接受?哪一個不是對我話冷嘲熱諷?哪一個不是抓我説話的把柄?哪一個不是把我話當作自己的「護身武器」來「自我保護」?他們并不是從我話中追求認識我,而是只來「利用」我話當作玩具一樣來玩弄,這不是直接抵擋我嗎?我的話是誰?我的靈是誰?這樣的話我問過你們多少次了,你們可曾有拔高、透亮的看見?有真實的經歷嗎?我再次提醒,若對我話不認識、不接受、不實行的必將成為我刑罰的對象!必將成為撒但的犧牲品!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八篇》

神所説的「靈界交戰的情形直接在衆子民當中顯明出來」,指的是當人進入正軌開始認識神的時候,不僅在個人裏面有撒但的試探,而且在教會當中也會有撒但的試探,不過這是必經之路,誰也不要着慌。撒但的試探有幾種情形,對神的話語冷淡、放弃,而且用消極話語來打消别人的積極性,但并不是拉攏别人與他同夥,這個是人不容易識透的。主要原因是:他仍積極主動地聚會,但异象模糊,若不防備,整個教會都因他的消極而對神不冷不熱,因而對神的話不注重,這種情形是陷入了撒但的試探之中;不直接抵擋神,而是因着對神話摸不透,對神不認識,因此而發怨言,生發埋怨的心,説神已離弃了他,因而得不到開啓、光照,想離去但又有幾分害怕,説神的作工不是出于神,而是他認為的邪靈作工。

為什麽神多次提起彼得呢?而且説約伯也不及他呢?這樣,不僅讓人都注重彼得的事迹,而且讓人能够把心中所有的模型都拿掉,就是最有信心的約伯也不行,所以只有這樣才能達到更好的果效,讓人都能放下一切來效法彼得,從而進一步來認識神。神把彼得認識神的實行的路介紹給人,目的是為了供人參考。這之後神先預言了撒但試探的一種方式:「但若對我話冷淡,那你無疑是對我抵擋的,這是實情。」從中預示了撒但的詭計,警戒人應以此為戒,雖然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對神的話冷淡,但有一部分人將被這樣的試探擄去,所以神在最後再一次强調説「若對我話不認識、不接受、不實行的必將成為我刑罰的對象!必將成為撒但的犧牲品!」這是對人的忠告之言,但最後正如神説的必要有一部分人成為撒但的犧牲品。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的奥秘揭示・第八篇》

太4:8-11 魔鬼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對他説:「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耶穌説:「撒但(撒但就是抵擋的意思,乃魔鬼的别名),退去吧!因為經上記着説:『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于是,魔鬼離了耶穌,有天使來伺候他。

魔鬼撒但一看前面兩招不行又來一招,就是把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主耶穌看,讓主耶穌敬拜它,從這事上看到了魔鬼的什麽本相呢?魔鬼撒但是不是很無耻啊?(是。)怎麽無耻呢?萬物是神造的,它反過來又把萬物指給神看,説「你看這萬國的榮華富貴,你要是拜我的話我都賜給你」,這不反客為主了嗎?是不是無耻啊?神造了萬物,神以這些東西為享受嗎?神是把萬物賜給人類的,撒但想侵吞,侵吞完之後還告訴神,説「你拜我吧,拜完我之後我就把這些都賜給你」,這就是撒但的醜惡嘴臉,都不知羞耻!在撒但那兒就不知道什麽叫「羞耻」二字,這又看到了撒但的邪惡,什麽叫羞耻都不知道。它明明知道神造了萬物,神又管理萬物,神主宰萬物,這萬物都是歸神所有的,不歸人,更不歸撒但,魔鬼撒但還厚顔無耻地説要把這萬物賜給神,撒但是不是又做了一次荒唐無耻的事呢?讓神感覺更加厭憎它,是吧!但是它無論怎麽做,主耶穌上它的當了嗎?主耶穌怎麽説的?(「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這句話有没有實際意義?(有。)有什麽實際意義?從撒但的話上來看,看見撒但的邪惡、撒但的無耻,那人類如果要拜它會得着什麽樣的結局呢?人會不會得着萬國的榮華富貴啊?(不會。)那會得着什麽?人會不會跟撒但一樣無耻、可笑呢?(會。)就跟撒但一模一樣了。所以,主耶穌説的這句話對每一個人來説都很重要,「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就是説,除了主,除了神自己,你要事奉别的,你要敬拜魔鬼撒但,那你就與撒但同流合污,就與撒但一樣無耻、邪惡,也與撒但一樣試探神、攻擊神,這樣你的結局是什麽?被神厭憎,被神擊殺,被神毁滅。當撒但試探主耶穌幾次都没有成功的時候,它還試探嗎?不再試探了,然後就離開了。這就證明了什麽?撒但的邪惡本性、撒但的惡毒與撒但的謬妄荒唐在神的面前是不值得一提的,主耶穌只用三句話就戰勝了撒但,讓撒但無地自容,灰溜溜地走了,撒但就不再試探主耶穌了,因為在主耶穌那兒已經戰勝了撒但這次的試探,他可以順利地繼續他要作的工作,繼續他要擔當的工作。主耶穌所作的這些事、所説的這些話,拿到現在對每一個人來説有没有實際的意義呢?(有。)有哪些實際的意義?戰勝撒但是不是件容易的事?需不需要人對撒但的邪惡本性有一個清楚的認識呢?需不需要人對撒但的試探有一個準確的認識呢?(需要。)當你經歷到撒但試探的時候,你如果能看透撒但的邪惡本性,你是不是就能戰勝它?當你知道了撒但的謬妄、荒唐,你還能站在撒但的一邊與撒但一起攻擊神嗎?當你知道了撒但的無耻、撒但的惡毒在自己身上流露出來的時候,你清楚地意識到了,你認識到了,你還能以這樣的方式來攻擊神、來試探神嗎?(不能。)人會怎麽做呢?(背叛撒但,弃絶撒但。)這個容不容易做到?這個不容易,這得需要人常常禱告,常常來在神面前省察自己,讓神的管教、讓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人才能逐步地脱離撒但的迷惑、撒但的控制。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現在,人在這個社會上生存試探多不多?處處都是試探,各種邪惡的潮流、各種言論、各種思想觀點、各種人的各種迷惑引誘、各種人的各種魔鬼嘴臉,這些對你來説都是試探。比如,有人給你好處,有人拉你發財,有人與你交朋友,有人與你搞對象,有人給你金錢,有人給你找工作,有人拉你跳舞,有人給你獻殷勤,有人給你贈送禮物,這些事都可能是試探,弄不好都是陷阱。如果你裏面没有裝備一些真理,没有實際的身量,這些東西你識不破,對你來説個個都是陷阱、都是試探。一方面,你没有真理就識不破撒但的詭計、識不破各種人的撒但嘴臉,你就不能得勝撒但、背叛肉體,達到順服神。另外,各種邪惡潮流,各種邪惡觀點,各種謬妄的思想、説法,你没有真理實際就抵禦不了。這些東西一旦臨到你,對你來説就像是一場寒流,輕則感冒,重則就得中寒,就有生命危險,説不定你就不信了。你没有真理,外邦世界撒但魔鬼那些言論三言兩語就把你迷惑了,你就矇了,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信神、信神對不對了。也可能你今天聚會情形還挺好,明天回家看了兩集電視劇心就被勾走了,晚上睡覺都忘記禱告了,腦子裏都是電視劇的情節,看上兩天你的心離神就遠了,也不願意讀神的話、交通真理了,也不願意禱告神了,心裏總想着「什麽時候能有一番作為、搞一番事業?也算没有白活呀!」這是不是變心了?原來是想多明白點真理,好傳福音見證神,為什麽現在就變了呢?只是看看電影、電視劇,你的心就被撒但擄去了,你的身量太小了。你以為你現在有身量能抵制這些邪惡潮流嗎?現在是神恩待你,把你帶到神家裏盡本分,你别忘了自己是什麽身量,你現在是温室裏的花,經不住風吹雨打。這些試探人要是經不住、識不破,隨時隨地都能被撒但擄去,人的身量就這麽小,就這麽可憐。因為你没有真理實際,你不明白真理,所有的這些屬撒但的言論對你來説都是一劑劑毒藥,你聽進心裏就陷到裏面出不來了。你心裏説「我不聽、不看」,但你擺脱不了撒但的誘惑,你不是活在真空裏,你聽見了就抗拒不了,你就得陷進去,你禱告咒詛自己也没用,你抵制不了。這些東西能左右你的思想、左右你的行為,能限制你走追求真理的路,甚至能控制你、攔阻你為神花費,使你消極軟弱遠離神,那你就徹底報廢了,没希望了。

——《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常讀神話揣摩真理才有路可行》

在任何國家接受基督、跟隨基督,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逼迫患難,都需要謹慎行事,都需要禱告神、仰望神,還得有聰明智慧。不管身在哪個國家、在什麽社會環境裏,都有神給你擺設安排的合適環境,這就看人追不追求真理了。安逸的環境對人來説是試探,酷刑迫害對人來説也是試探,也有試煉,那在安逸的環境當中有没有試煉?也有神的試煉。神給你擺設這樣的安逸環境,就看你怎麽經歷,你是處處都陷在撒但的網羅裏、撒但的試探裏,還是處處都能够戰勝它為神作見證,守住自己的忠心與本分,這就看你怎麽經歷、怎麽選擇了。大陸的弟兄姊妹他們所經歷的環境艱難一些,神給他們的擔子重一些,給他們所擺設的環境艱苦一些,神賜給他們的也多。神擺設的環境越艱難,試煉越大,人得的越多。但是在安逸的環境之下,人也處處經歷試探,也經歷試煉,同樣神給你的也不少。你如果在每次臨到的試探中都能够戰勝它,那你所得的不比經歷酷刑迫害的弟兄姊妹少,這也需要人追求真理,需要人有身量才能够戰勝。比如,家庭的團聚、好吃好喝、玩樂享受,還有一些讓肉體安逸、墮落的社會潮流,等等這些對你來説都是試探。當這些試探臨到你的時候,一方面讓你眼睛看得到,另一方面讓你心裏受攪擾,讓你動心,當你隨從世俗、隨從潮流的時候,撒但的試探就臨到了,也可以説神的試煉就臨到了。怎麽對待這些試探,怎麽對待這些試煉,就需要你選擇了,這正是神檢驗人的時候,也是神顯明人的時候,神對你説的話,你所明白的真理在這個時候就該起作用了。如果你是追求真理的人,你心裏對神有真實的信,你就能勝過這個試探,在神所給你擺設的試煉中站立住,為神作出見證。如果你不喜愛真理,你喜愛世界,喜愛潮流,喜歡貪享安逸滿足肉體,喜歡虚空的生活,那你就會隨從世俗,心裏羡慕這些,被這些吸引,被這些占有,然後心裏一點一點對信神不感興趣,對真理厭煩,那你在試探之中就被撒但擄去了,在這樣的試煉當中你就失去見證了。很多人雖然聽了很多道,也在盡着本分,但心裏仍然感覺空虚,心裏還是喜歡追星、追潮流、追名人,看電視文藝節目,甚至還有追劇的,追得日夜都顛倒了,甚至有些年輕人還玩游戲。總之,他們不惜付一切代價,如痴如醉地追隨這些屬于潮流的東西。為什麽會這樣呢?就是他們没得着真理。没得着真理的人有一個感覺,就是覺得信神跟不信好像差不多,心裏仍然感覺空虚,活着没意思。如果追隨潮流,感覺生活還充實一些,生活内容還豐富一點,每天過得還幸福快樂一點,如果信神不追隨潮流了,還是覺得生活没意思,空虚,這是因為人不喜愛真理,另外肯定地説,這人絲毫不明白真理,没有真理實際,所以不追隨潮流他就活不了。有些人始終不追求真理,即使盡着本分也不太安心,一旦臨到試探就站不住了,早晚還得退去。有些人剛開始盡本分挺有熱心,也有心志,但臨到試探就不想盡本分了,就應付糊弄不上心了,這就没有見證了;如果臨到一個試探就能放下本分,就選擇自己的愛好,這就没有見證了;如果再來一個試探就可能會否認神,就想隨從世界潮流,離開教會了;如果再來一個試探,他就開始懷疑神,到底有没有神心裏都確定不了,還會相信自己是猿猴進化來的,這就徹底被撒但擄去了。在一次次的試探當中,他不禱告神,也不尋求真理,只考慮肉體的命運,結果没有站住見證,被撒但一步一步拖向地獄、拖向死亡的深淵,神就把這個人交給撒但了,再没有蒙拯救的機會了。你們説,追求真理重要不重要?(重要。)真理很重要。真理能起什麽作用?起碼使你在臨到試探的時候能識破撒但的詭計,知道什麽是你該做的、什麽是你不該做的,你該選擇的是什麽,起碼讓你知道這些。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使你在試探當中能站立住,能站穩脚跟不動摇,守住神給你的本分,對你的本分忠心,能弃絶撒但,在試煉當中像約伯一樣能站住見證,這是人起碼應該得着的。

——《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

在地,各種各樣的邪靈無時不在尋找可安息之地,無時無刻不在尋找可吞吃之人的尸首。我民!必在我的看顧保守之下,切不可放蕩!切不可妄為!應在我家中獻上你的忠心,只有忠心才可回擊魔鬼的詭計,千萬不要再像以往,在我前一套,在我後一套,這樣已不可挽救,難道這一類的話我還説得少嗎?正因為人的舊性屢教不改,所以我才多次提醒,不要厭煩!我説的完全是為你們的命運!撒但所需之地正是骯髒污穢之地,越是不可救藥,越是放蕩不受約束,各種污鬼越是乘機而入,若到這種地步,你們的忠心將全是妄談,毫不實際,而且你們的「心志」也將被污鬼吞吃變為「悖逆」,變為撒但的「詭計」來打岔我的工作,從而被我隨時隨地擊殺。人都不曉得這事的嚴重性,只是當耳旁風聽聽,絲毫不謹慎。以往所做我不記念,難道你仍等着再一次的「不記念」來寬容你嗎?雖然人抵抗我,但我并不計較,因為人的身量太小,所以我對人并没有提出多高的要求,只是讓人能不放蕩而受約束罷了。難道就這一條你們也達不到嗎?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篇》

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争戰。比如,你對弟兄姊妹産生成見,你想説一些話,覺得神不喜悦,但不説裏面還難受,這時裏面就開始争戰了,「是説呢,還是不説呢?」這就是争戰。所以説,每一件事臨到都有一場争戰,當你裏面有争戰時,藉着你實際地配合,實際地受苦,神就作工在你身上,最後你裏面就能放下這件事,自然而然火就消了,這也是你與神配合的果效。做每一件事都需要人付出一定的心血代價,没有實際的受苦,達不到滿足神,根本談不到滿足神,只不過是空喊口號!就這些空口號能滿足神嗎?撒但與神在靈界争戰的時候,你該怎麽滿足神,該怎麽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你從外表看事好像不大,但這些事臨到就能看出你這個人到底愛不愛神,若愛神就能為神站住見證,如果没實行愛神,説明你不是一個實行真理的人,你没有真理,也没有什麽生命,是糠皮!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别看現在你没臨到什麽大事,不作什麽大的見證,但在日常生活的細節當中,都關乎到神的見證,讓弟兄姊妹佩服,讓家裏人佩服,讓周圍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進來,對你的所做所行都佩服,看見神作得實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個見證。雖然你没有什麽見識,素質又差,但通過神的成全,你能滿足神,能體貼神的心意,看見神在這素質最差的人身上作了這麽大的工作,人認識了神,都成了在撒但面前的得勝者,對神忠心到一個地步,那這班人就是最有骨氣的人,這是最大的見證。雖然大的工作你作不了,但你會滿足神,他不能放下觀念,你能放下觀念,他不會在實際經歷中見證神,你會用自己的實際身量、實際行動去報答神的愛,為神作響亮的見證,這才叫實際的愛神。如果你做不到這一點,那你在家裏人當中、在弟兄姊妹中間、在世人面前就没有見證。在撒但面前你作不了見證,撒但會嘲笑你,拿你當兒戲、當玩物,經常捉弄你,使你神魂顛倒。或許在以後要有一些大的試煉臨到,但現在你能有一顆真實的心去愛神,不管以後的試煉多大,無論什麽事臨到,你都能站住見證,能滿足神,這樣你的心就能得安慰了,以後不管遇見什麽大的試煉也不怕了。以後的事你們看不透,你們只能在現在的光景之中來滿足神。你們也不能作什麽大的工作,應注重在實際生活中經歷神的話來滿足神,作出剛强響亮的見證,使撒但蒙羞。雖然肉體没得到滿足,受了痛苦,但你滿足了神使撒但蒙羞了。你如果總這樣實行,神在前面就給你開闢出路了,到有一天大的試煉臨到,别人都跌倒,但你還能站立住,因着你的代價,神保守你站立住,不跌倒。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現在你們能經得起什麽樣的試煉?敢不敢説自己已經有根基了?臨到試探能不能站立住?比如,撒但追捕迫害的試探、地位名譽的試探、婚姻的試探、錢財的試探,你們能不能勝過去?(多少能勝過一些。)試探分幾個級别?你們能勝過哪個級别的試探?比如,你聽説有人因信神被抓捕了你可能不害怕,看見别人被抓受酷刑可能也不害怕,但是當你自己被抓捕,你親身臨到這樣的環境時,你能不能站立住?這是不是大的試探?再比如,你認識的一個人,他人性不錯,信神很熱心,撇家捨業盡本分,受了很多苦,突然有一天因信神被抓判刑了,後來你又聽説他被打死了,這對你是不是試探?臨到這事你會怎麽對待?該怎麽經歷?會不會尋求真理?怎麽尋求真理?怎麽能使自己在這樣的試探中站立住,明白神的心意,從中得着真理?你有没有想過這些事?這樣的試探容不容易勝過去?這是不是特殊的事啊?對于特殊的事、不合人觀念想象的事,你怎麽經歷?如果你没有路途,你有没有怨言?你能不能在神的話裏尋求真理,看透問題的實質?能不能根據真理確定合適的實行原則?這是不是追求真理應該具備的東西?該怎樣認識神的作工?該怎樣經歷能達到神審判人、潔净人、拯救人、成全人的果效?該明白哪些真理能解决人對神的種種觀念與怨言?該裝備哪些真理最有用,能使人在各種試煉中站立得住?你們現在的身量有多大?能够勝過哪一級的試探?心裏有没有底?如果没底就不好説。剛才你們説「多少能勝過一些了」,這是糊塗話,你們得清楚自己具備了怎樣的身量,自己裝備了哪些真理,能勝過哪些試探,能接受哪些試煉,在哪些試煉中你應該具備哪些真理、應該怎樣認識神的作工、應該選擇什麽道路才能做一個讓神滿意的人,這些事心裏都得有數。如果臨到一件不合你觀念想象的事,你怎麽經歷?在這事上該怎麽裝備真理,裝備哪方面真理能够讓你順利通過,不但解决了觀念,還能達到對神有真實的認識,這是不是該尋求的?你們平時經歷到的試探都有哪些?(地位、名利、錢財、男女。)基本上都是常見的這些。就你們現在的身量,你們在哪些試探中能够把握住自己站立得住?你們是否具備勝過這幾種試探的真實身量?你們真能保證盡好自己的本分,不做違背真理的事,不做打岔攪擾的事,不做抵擋悖逆的事,不做傷神心的事嗎?(不能。)那怎麽才能盡好自己的本分?一方面得凡事省察自己,看看自己所做的是否合乎真理原則,看看自己所做的還有没有應付糊弄,有没有悖逆抵擋的東西,如果有,就必須尋求真理解决。另外,有些自己認識不到的東西,還得學會尋求真理來解决,如果臨到修理對付應該接受、順服,只要人家説得合乎事實,絶對不能講理詭辯,這樣實行才能達到認識自己,有真實悔改。這兩方面的要求人都應該達到,都能有真實的進入,這樣就能達到明白真理進入實際了,也能達到合格的盡本分了。

——《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把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

在日常生活中,人都能接觸到各種人、事、物,人若没有真理還不禱告尋求就很難脱離試探。比如,在男女方面,有些人就經不住這樣的試探,臨到這類事就栽倒了,這是不是身量太小了?没有真理的人就這麽可憐,没有一點兒見證。有些人臨到涉及錢財的事還能陷入試探,看見别人家裏有錢,他就發怨言,「人家怎麽那麽有錢呢,我怎麽這麽窮呢?這也不公平啊!」臨到這事就發點怨言,他就不能從神領受,不能順服神的擺布安排。還有些人心裏總注重地位,臨到這類的試探就勝不過去了。比如,外邦人聘請他當官,給他許多好處,他就站立不住了,心想,「去不去呢?」禱告禱告,琢磨琢磨,「不行,還得去!」他自己的意思已經定了,然後還尋求,那就没必要了。明明是去當官了,得到福利了,還想回來信神,怕失去信神的福氣,就向神禱告:「神,求你加給我試煉。」還試煉你什麽呀!你已經選擇去當官了,在這件事上你没站立住,你已經跌倒了,還需要試煉嗎?你都不配讓神試煉,身量小得可憐,你能够得上嗎?更有一些卑鄙小人,見到有什麽好處就争,這時聖靈就在旁邊觀察你,看你這個人發表什麽觀點、是什麽態度,開始考驗你了。有的人心裏説:「我不要,神恩待我我也不要,我有的已經够了,神恩待我太多了。我不注重吃好穿好,我只注重追求真理能得着神。我從神得着真理已經是神白白賜給我的了,我不配得這些東西。」聖靈鑒察人心,就開啓他更多,讓他明白更多,更有勁,真理更透亮。而那些小人看見有什麽好處,他就想:「别人不争我先争,要是他給别人没給我,那我就駡他一頓,給他小鞋穿,讓他看看我的厲害,下次看他給不給我!」聖靈看到他是個這樣的東西,就把他顯明了,他就露出了醜態,這類人就得遭懲罰,信多少年也没用,什麽也得不着!很多時候,聖靈恩待人在人意想不到的時候人就得着了,若不恩待你,你受懲罰也是在意想不到的時候就臨到了,不追求真理的人就這麽危險。

——《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信神得着真理最關鍵》

臨到試探人如果意識不到,在這些事上處理不好,不能有正確的選擇,這些試探就能把你坑苦了、害慘了。比如,弟兄姊妹給你一些特殊的物質待遇,包括吃穿用住方面的,如果你享用的比他給的好,你看不上眼,可能你不會接受,但是如果你遇到富豪了,他給你一件好衣服,説是他不穿的,你能不能經得住這個試探?如果你琢磨琢磨,「他家有錢不在乎這件衣服,反正這也是他不穿的,他不給我也是在那兒扔着,那我就留着吧」,這事做得怎麽樣?(已經享受地位之福了。)為什麽説這就是享受地位之福呢?(因為接受這些好東西了。)給你好東西你接受了就是享受地位之福了?如果不是一件好東西,但你正好需要就接過來了,這算不算享受地位之福啊?(也算,只要是為滿足自己的私欲接受了别人的東西都算。)這事看不透了吧。你有没有想過,如果你不是帶領,你没有地位,他會不會給你東西?(不會。)肯定不會。因為你是帶領他才給你的,這性質就變了,這不是正常的施捨啊,問題在這兒呢。你若問他,「如果我不是帶領,只是普通弟兄姊妹,你會給我這東西嗎?如果有弟兄姊妹需要,你能不能給?」他會説:「那我不能給,我總不能隨便給人東西吧。因為你是帶領我才給你,你要是没這個特殊地位,我能給你嗎?」你看你不了解情况,就認為他説這衣服不穿了是真的,其實他是糊弄你,目的是讓你接受之後能對他好、對他另眼相看,他是出于這個存心才給你的。其實你心裏也知道,如果你没地位他不會給你,但你還是接受過來了,口頭上還説「感謝神啊,我從神領受,是神恩待我」。你不但享受地位之福,還名正言順地享受神選民的東西,這是不是没有廉耻啊?人没有良心知覺,没有廉耻,這就是問題。難道這只是做法的問題嗎?難道接了别人的東西就不對,不接就對了嗎?那你們遇到這事怎麽辦?你得問他這麽做合不合乎原則,你説,「咱們找找神的話或者教會行政規定,看看你做這事合不合乎原則。如果不合乎原則,這東西我不能接」。他查完後知道這麽做不合原則,但是還要給你,你怎麽辦?這就得按原則辦事了。一般人在這事上都勝不過去,巴不得别人多給點兒,多享受點特殊待遇。你如果是對的人,臨到這事就應趕緊禱告神,説:「神哪,今天臨到這事肯定有你的美意,是你給我擺設的功課,我願意尋求真理按原則實行。」人有地位試探太大,一旦試探臨到不容易勝過去,這就需要神的保守,也需要神的幫助,得向神禱告,還得尋求真理、常常反省自己,這樣心裏就感覺踏實、平安。但是,你如果把東西接過來之後再禱告,還有踏實、平安的感覺嗎?(没有了。)那神會怎麽看你?神是喜悦你這麽做還是厭憎你這麽做呢?神厭憎你這麽做。這是接不接受東西的問題嗎?(不是。)這裏的問題出在哪兒?問題在于臨到事你是什麽觀點、什麽態度,你是自己做主還是尋求真理,你有没有一點良心標準,有没有一點敬畏神的心,臨到事你有没有禱告神,你是先滿足自己的欲望還是先禱告尋求神的心意。這一件事就把人顯明了。那這類事該怎麽處理?得有實行原則。首先,得在外表上拒絶這些特殊的物質待遇,拒絶這些試探,就是碰到你特别喜歡的東西、你正需要的東西,你也要拒絶。物質的東西包括哪些?吃穿用住的這些東西都包括。這些特殊的物質待遇必須得拒絶。為什麽要拒絶呢?這僅僅是做法嗎?這是一種配合的態度,要想實行真理滿足神,遠離試探,首先得有這種配合的態度。你有了這種態度,就能遠離試探,你的良心就是平安的。如果那個東西是你喜歡的,你就接受了,你心裏多少會有良心的責備,但因你有自己的理由藉口,你就説這是你該得的,是應該應分的,這時良心的感覺就不太準確、不太明顯了。良心有時候就能受一些理由或思想觀點的影響,感覺就不明顯了。那這個良心標準是不是可靠的?不是。這就給人敲個警鐘,什麽警鐘呢?只靠良心的感覺也不把握,還得尋求真理原則才可靠,没有真理的約束,人還能陷入試探,還能以各種理由藉口貪享地位之福。所以説,做帶領心裏應該持守一條原則:凡是特殊待遇,我一律拒絶,一律遠離,絶對拒絶。做到絶對拒絶就達到遠離惡的先决條件了,你具備了遠離惡的先决條件,在一定程度上就已經蒙神保守了。你有了這樣的實行原則,守住了這樣的原則,你就已經是在實行真理滿足神了,已經在走正確的道路了。你是在走正確的道路,你已經在滿足神了,還需要良心檢測嗎?按原則辦事實行真理就高過良心的標準了。人有配合的心志,能達到按原則辦事,這就已經滿足神了,神對人的要求就是這個標準。

——《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怎樣解决地位的試探捆綁》

人得常常來到神面前吃喝揣摩神的話,接受神對你的管教、對你的引導,學習順服的功課,這是很重要的。能够順服神所給你擺設的一切環境、人事物,看不透的事得常常禱告尋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才有路可行。你得有敬畏神的心,小心謹慎地做自己該做的事,憑着順服神的心活在神面前,常常安静在神面前,别放蕩,起碼臨到事先安静下來,之後趕緊禱告,通過禱告、尋求、等候達到明白神的心意,這是不是敬畏神的態度?你對神有敬畏、順服的心,能安静在神面前摸神心意,你有這樣的配合、有這樣的實行你就能蒙保守,不遇見試探,不做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事。看不透的事應該尋求真理,不能盲目論斷、定罪,這就不至于遭神恨惡、被神厭弃了。你有敬畏神的心就會害怕得罪神,一旦臨到帶有試探的事你就會恐懼戰兢地活在神面前,盼望在一切事上都能順服神、滿足神。你有了這樣的實行,常常活在這樣的情形裏,常常安静在神面前,常常來到神面前,你才能不知不覺地遠離試探、遠離惡事。你如果没有敬畏神的心,或者你的心不在神面前,有些惡你就能作出來,因為你有敗壞性情,你掌控不了自己的敗壞性情,你就能作出惡來。你一旦作出惡來形成打岔攪擾,這個後果是不是很嚴重啊?輕則臨到對付修理,嚴重了就被神厭弃了,就被教會開除了。但是,如果你有順服神的心,你的心能常常安静在神面前,對神有敬畏、有懼怕,你是不是就能遠離很多惡事了?你對神有敬畏,説「我心裏懼怕神,我怕得罪神,我怕打岔神的工作讓神厭憎」,這是不是很正常的一種態度、一種情形?你的懼怕是因為什麽産生的?你是因為有敬畏神的心而産生懼怕。你有了懼怕神的心,你看見惡事就遠離了,就躲開了,這樣你就蒙保守了。人如果没有懼怕神的心,能不能敬畏神?能不能遠離惡?(不能。)人不能敬畏神,人不懼怕神,是不是就膽大了?人膽大了還能受約束嗎?(不能。)人不能受約束是不是頭腦一熱想做什麽就做什麽了?人憑着己意、憑着熱心、憑着敗壞性情做出的事都是什麽事?在神眼中看都是惡事。所以,現在你們得看清楚,人有一顆懼怕神的心這是好事,就能達到敬畏神。人心裏有神,能敬畏神,就能遠離惡事了,這樣的人才有希望達到蒙神拯救。

——《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敬畏神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在神對人長期的供應扶持的工作期間,神將他的心意、他的要求都一一告訴給人,也將神的作為、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顯給人看,目的是為人裝備身量,讓人在跟隨神期間從神得着各方面的真理,這些真理就是神給人的與撒但争戰的利器,人有了這些裝備便要面對神的檢驗。神的檢驗有多種方式、多種途徑,但每一個途徑與方式都要藉着神的仇敵——撒但來「配合」。也就是説,神給了人與撒但争戰的利器之後,就要將人交給撒但,讓撒但來「檢驗」人的身量。如果人走出了撒但擺設的陣營,活着走出了撒但的圍攻,那人就通過了這次的檢驗;如果人未走出撒但的陣營,而是讓撒但降服了,那人就未通過檢驗。神無論檢驗人的哪方面,檢驗的標準就是人是否在撒但的攻擊之下站住了見證,是否在撒但的網羅之中弃掉了神、繳械投降歸順撒但。可以説,人能否蒙拯救就在乎人是否能戰勝撒但,打敗撒但;人能否獲得自由就在乎人是否能獨立地拿着神交給的武器戰勝撒但的捆綁,讓撒但對人徹底死心、放弃。撒但對一個人的死心與放弃,意味着撒但不再與神争奪這個人,不再控告、攪擾這個人,也不再肆意摧殘、攻擊這個人,這樣的人才真正地被神得着了,這就是神得着一個人的全過程。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相關電影片段

《信神後成功戒網癮的經歷見證》

相關經歷見證

《得勝撒但試探的經歷》

相關詩歌

《凡事都需要人為神作見證》《完全勝過撒但的人才能被神得着》

上一篇: 20 怎樣經歷逼迫患難

下一篇: 22 怎樣看待生死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1 主耶穌親口預言神末世要道成肉身成為人子顯現作工

參考聖經:「你們也要預備,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路12:40)「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太24:37)「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27)「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

先知但以理

但以理被選服侍巴比倫王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將城圍困。主將猶大王約雅敬,並神殿中器皿的幾份交付他手。他就把這器皿帶到示拿地,收入他神的廟裡,放在他神的庫中。王吩咐太監長亞施毗拿,從以色列人的宗室和貴胄中帶進幾個人來,就是年少沒有殘疾、相貌俊美、通…

雅各書(選段)

神成全人的信心神和主耶穌基督的僕人雅各,向散居各地的十二個支派問安。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只要憑著…

問題(1)使徒保羅説:「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所以,我們按着保羅的話去行,就是遵行神旨意,肯定能進天國得賞賜。

解答:對于什麽樣的人才能進天國,主耶穌早已説過「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這完全顯明了神公義、聖潔的實質,屬撒但的污穢敗壞之人不能進天國。保羅却説當打的仗打過了、當跑的路跑盡了、當守的道守住了,就能進天國得賞賜,按照保羅的説法,人只要為主勞苦作工,即使不遵行…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