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朗誦專輯話在肉身顯現(選編)(普通話朗誦)神 的 作 工 與 人 的 作 工(下集)

神 的 作 工 與 人 的 作 工(下集)

人作的工作是有範圍、有局限性的,一個人只能作某一階段的工作,並不能作整個時代的工作,否則就把人帶入一種規條之中。人作的工作只能適應某一時期或某一階段,因為人的經歷都是有範圍的,人作的工作並不能與神的工作相比。人所實行的路、所認識的真理都適應於某一個範圍,人所走的路並不能說成完全是聖靈的意思,因為人只能被聖靈開啟,不能被聖靈完全充滿。人所能經歷的事都在正常人性的範圍中,並不能超出正常人性的大腦思維這個範圍,凡有實際發表的人都是在這個範圍中而經歷的。他們經歷真理都是在聖靈的開啟之下而經歷正常人性的生活,並不是脫離正常人性的生活而經歷,他們都是在有人性生活的基礎上經歷聖靈開啟的真理,而且這真理因人而異,深淺程度與人的情形有關。他們所走的路只能說成是一個追求真理之人的正常人性的生活,說成是一個有聖靈開啟的正常人所走的路,並不能說他們所走的路就是聖靈所走的路。在正常人性的經歷中因著追求的人並不相同,聖靈作的工作也不相同,又因著人所經歷的環境與經歷的範圍各不相同,因著人的頭腦與思維的摻雜,人的經歷中也就不同程度地有了摻雜。每個人對某一個真理的認識法都是按著個人的不同條件而認識的,他們認識的真理的真意並不是完全的,只是某一個方面或幾方面。人所經歷的真理的範圍都因著個人的不同條件而不同,這樣,對於同一個真理不同的人所發表的認識也不相同,就是說,人的經歷都是有限的,並不能完全代表聖靈的意思,不能將人的作工看成是神的作工,哪怕人所發表的非常合乎神的意思,哪怕人的經歷非常接近聖靈要作的成全的工作。人只能做神的僕人,作神所託付的工作,人發表的只能是在聖靈開啟之下的認識與人親身經歷所得的真理,人並沒有資格也沒有條件作聖靈的出口,也沒有資格說人作的工作就是神作的工作。人有人的作工原則,而且人都有不同的經歷,都具備不同的條件。人的作工包括的是在聖靈開啟之下的全部經歷,這經歷只能代表人的所是,並不代表神的所是或是聖靈的意思。所以人所走的路並不能說成是聖靈所走的路,因為人的作工並不能代表神的作工,而且人的作工與人的經歷並不完全是聖靈的意思。人作的工作往往容易陷入一個規條之中,作工的方式也容易局限在一個有限的範圍中,不能把人帶入自由的方式中,跟隨的人大多數也都是在一個有限的範圍中生活,經歷的方式也都是在有限的範圍中。人的經歷都是有限的,作工方式也都是有限的幾種,並不能與聖靈的作工相比,不能與神自己作的工作相比,因為人的經歷畢竟是有限的。神自己的工作無論怎麼作都沒有規條,怎麼作都不局限在一個方式中,沒有一點規條,都是自由釋放,人跟隨多長時間對他的作工方式都總結不出規律來。雖然他的作工滿有原則,但又總是在新的方式中,總有新的發展,而且是人所達不到的。神在一個時期能有幾項不同的作工,有幾種不同的帶領,使人總有新的進入,總有新的變化。你摸不著他作工的規律,因為他作工總在新的方式中,這樣跟隨神的人才不陷入規條中。神自己作的工總是在迴避人的觀念,也是在回擊人的觀念,真心跟隨他的人、真心追求他的人才能得著性情的變化,才能活在自由的方式中,不受任何規條的轄制,不受任何宗教觀念的限制。人作工對人的要求是按著人自己的經歷與自己所能達到的而要求,這些要求標準只限制在一個範圍中,實行的方法也都是非常有限的,跟隨的人也就不自覺地活在了一種有限的範圍中,時間長了就形成了規條、儀式。若是某一時期的工作讓一個未經神親自成全、未接受審判的人去帶領,那跟隨他的人就都成了宗教家,都成了抵擋神的專家。所以,若是一個合格的帶領人就務必得經過審判、接受過成全,不經過審判的人,即使有聖靈的作工,他所發表出來的也盡都是渺茫不實際的東西,長期帶領就會把人帶入渺茫超然的規條中。神作的工作不符合人的肉體、不符合人的思維,反擊人的觀念,不摻有渺茫的宗教色彩,他作工的果效是未經他成全的人所沒有的,也是人思維達不到的。

在人頭腦裡的作工人太容易達到了,像宗教界的牧師與首領,他們是靠恩賜與職稱作工,長久跟隨他們的人也都會被他們的恩賜所傳染,而且被他們的一些所是薰陶。他們注重人的恩賜,注重人的才幹與知識,他們也注重一些超然的東西與許多高深不現實的道理(當然這些高深的道理都是人達不到的),他們並不注重人的性情變化,而是注重培訓人的講道與作工能力,提高人的知識與豐富的宗教道理,並不注重人的性情變化如何與人所明白的真理如何,對人的實質他們絲毫不過問,更不掌握人的正常情形與不正常情形。他們不回擊人的觀念也不揭示人的觀念,更不修理人的不足、敗壞之處,跟隨他們的人多數都是在天生的恩賜中事奉,發表出來的是知識與宗教的渺茫真理,與現實脫節,根本不能讓人得著生命。他們作工的實質其實就是培養人才,將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培養成一個神學院畢業的高才生,之後再去作工去帶領。神作工六千年你能摸著規律嗎?人作的工作規條多、框框多,人的大腦太教條,所以人所發表出來的也是人所有經歷範圍中的一些認識與體會,人並不能發表出這些東西以外的東西。人有經歷或認識並不是出於先天的恩賜或出於人的本能,而是因著神的帶領與神直接的牧養。人只有接受這些牧養的器官,並沒有直接發表神性所是的器官。人並不能做源頭,只能做接受源頭之水的器皿,這是人的本能,是作為人所該有的器官。人若失去了接受神話的器官,失去了人的本能,那人也就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失去了一個受造的人的本分。人若在神的話上、作工上沒有認識,沒有經歷,那人就沒有了自己的本分,失去了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也失去了一個受造之物的尊嚴。神發表神性的所是這是神的本能,無論是在肉身發表還是靈直接發表,這是神的職分;人在神的作工中或作工後發表人自己的經歷或認識(即發表人的所是),這乃是人的本能,是人的本分,是人應該達到的。儘管人的發表遠遠不及神的發表,而且人的發表又有諸多的規條,但人該有的本分人務必得盡到,人該做的人務必得做到,對於盡本分人應該做到仁至義盡,不應有絲毫的保守。

人作工多年以後就總結出一些多年來作工的經驗、多年來作工的智慧與規律。作工時間長的他會摸聖靈的作工動態,知道聖靈什麼時候作工,什麼時候不作工,他一有負擔就知道如何交通,他能知道聖靈作工的正常情形與人生命長進的正常情形,這是作工多年對聖靈工作有認識的人。作工時間長的人說話老練、不慌不忙,即使沒有話他也不慌不忙,裡面能不斷地禱告,尋求聖靈的工作,心不跳氣不喘,這是作工老練的人。作工時間長經驗教訓多的人,他裡面有許多攔阻聖靈作工的東西,這是他長期作工的弊病。人起初作工並不摻有人的教訓或經驗,尤其是對聖靈如何作工更是摸不著頭腦,但是在逐步的作工過程中,人就學會了摸索聖靈如何作工,知道怎麼作能有聖靈的作工,怎麼作能打中人的要害,等等這些關乎作工的人所該具備的常識。時間久了人對這些作工的智慧、常識就幾乎瞭如指掌,作工時似乎達到手到擒來,但當聖靈工作轉變一種方式時他仍舊持守著這些舊的作工常識、舊的作工規律,而對新的作工動態幾乎很少有認識。多年的作工而且滿有聖靈的同在與帶領使人的作工經驗教訓越來越多,這些東西使人裡面的情形產生了一種並非是驕傲的自信感,也就是說人對自己的作工已是相當滿意了,對自己得到的聖靈作工常識也非常知足,尤其是那些旁人並未得到也未領略到的東西更使他對自己充滿自信,似乎在他身上就有永不熄滅的聖靈作工,而別人卻並沒有資格享受這種特殊的待遇,只有他這種作工多年、頗有使用價值的人才有資格享受,這些東西就成了他接受聖靈新工作的極大的攔阻,即使他能接受新工作但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務必得經過幾番周折才能接受,經過舊觀念得對付、老舊性情得審判才可慢慢扭轉。若不經這些步驟,那他是不會就此罷休輕易接受這些與他的舊觀念並不相符的新的說法或作工的,這是人最難辦的地方,不是很容易改變的。若是作為一個作工的人既能做到對聖靈工作有認識,又能總結聖靈作工的動態,也能不受作工經驗的限制,而且能對照舊的工作來接受新的工作,這才是明智的人,才是合格的作工的人。人往往都是或者作工多年不會總結作工經驗,或者總結出作工經驗與作工智慧以後就成了接受新工作的攔阻,不能做到新舊工作都能合適領受、正確對待,人實在太難辦了!在你們中間的多數人都是這樣,經歷多年聖靈作工的對新工作不易接受,總是觀念重重難以放下,而剛剛作工的人又缺乏作工常識,對一些最簡單的事都不知怎麼處理。你們這些人實在是難辦!稍有一點老資格的就狂傲自大不知自己何年何月生,對年幼的人總是予以鄙視的目光,自己卻接受不了新的工作而且還放不下多年收集存留下來的觀念;那些年幼無知的人雖能接受一點聖靈新的作工,頗有一點熱心,但是遇事總是沖昏頭腦不知所措,雖有熱心但又太愚昧,僅有的一點對聖靈作工的認識卻不能拿到生活中運用,只是一些毫無使用價值的道理。諸如你們這樣的人太多了,有幾個是合用的呢?有幾個能作出適合聖靈的工作呢?似乎你們跟到現在都很順服,其實你們的觀念都未放下,仍然在聖經中尋求,在渺茫中信仰,或在觀念中流蕩,對今天的實際作工並沒有人去認真地考察,也沒有人去進深。你們都是在舊觀念中接受今天的道,這樣的信仰你們能得著什麼東西呢?可以說在你們身上潛伏著許多你們並未流露出來的觀念,只不過你們極力掩蓋不輕易流露罷了。你們並未真心接受新工作,也不打算放下自己的老觀念,你們的處世哲學太多、太重,對舊的觀念不放下而對新的工作勉強應付著,你們的心實在太陰險,根本不把這一步一步的新工作放在心上,像你們這樣的廢物還能作廣傳福音的工作嗎?還能擔得起擴展全宇的工作嗎?你們這樣的作法正是攔阻你們性情變化與認識神的東西,若再這樣下去,必定是淘汰的對象了。

你們得會區別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從人的作工上你能看見什麼?人的作工中人經歷的成分多,人發表的是人的所是,神自己作工也是發表自己的所是,但他的所是與人的所是並不一樣。人的所是代表人的經歷、人的身世(人一生當中有哪些經歷或遭遇,或者有哪些處世哲學),在不同環境中生活的人發表的所是也不相同。你是否經歷過社會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麼生活的、如何經歷的,都能在你的發表中看出來,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沒有社會閱歷。他對人的本質瞭如指掌,各類人的各類作法他都能揭示出來,對人的敗壞性情、悖逆行為他更能揭示出來,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卻知「凡人」的本性與「世人」的所有敗壞,這是他的所是。他雖未處世,但卻曉得處世的條條框框,因他對人的本性都已測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見、耳聽不見的靈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曉,在這裡包含著並非是處世哲學的智慧與人難測的奇妙,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開又向人隱祕,他發表的並不是一個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靈原有的屬性、原有的所是。他並非周遊列國但卻知天下事;接觸的是一些無知識、無見識的「類人猿」,但卻發表出高於知識、高於偉人的言論;生活在一群並沒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規、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間,卻能要求人類活出正常人性,同時也揭示了人類卑鄙、低賤的人性。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於任何一個屬血氣的人的所是。對於他來說勿須多此一舉經歷複雜、繁瑣而又骯髒的社會生活就足可作他該作的工作,足可將敗壞人類的本質揭示得淋漓盡致。骯髒的社會生活並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說話僅是揭示人的悖逆,並不是供應給人處世的經驗、教訓,他供應人生命勿須調查社會,也不須調查人的家庭。揭示審判人並非是他發表自己肉身的經歷,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惡人類的敗壞之後才揭示人的不義,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開他的性情,發表他的所是,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並非是屬血氣的人能夠達到的。就他的作工來說,人就說不明白他到底屬於哪類人,人也不能按著他的作工將他歸於受造的人中間,他的所是也不能將他歸於受造的人中間,人就只好把他列在非人類中,但又不知該屬哪一類,只好把他列在「神」的一類中,人這樣做也並非是沒道理的,因他在人中間作了許多人作不了的工作。

神作的工作不代表肉身的經歷,人所作的工作代表個人的經歷,每個人都是講個人的經歷,神能直接發表真理,而人只能在經歷真理之後才能發表出相應的經歷來。神作工沒有規條也不受時間、地理的限制,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能發表他的所是,他作工都是隨便作;人作工是有條件有背景的,否則他就作不了工,也不能發表出對神的認識或對真理的經歷來。是神自己的作工,還是人的作工,只要對照你就知道人與神作工的區別了。若沒有神自己作工,只有人的作工,你就知道人講得高,誰也達不到,說話的語氣、處理事的原則、作工老練穩重誰也達不到。對這些人性高的人你們都佩服,而在神的作工說話中你看不見他有多高的人性,而是普普通通,作工時既正常又實際但凡人又不可估量,從而使人產生了一種敬畏的心。在人的作工裡面或許人的經歷特別高、人的想像推理特別高,而且人性特別好,這只能達到讓人佩服,但並不是敬畏與恐懼,人都佩服那些有作工能力而且經歷特別深、可實行真理的人,但無論如何不能達到敬畏,只是佩服、羨慕,而經歷神作工的人對神不是佩服,乃是感覺他作的工是人達不到,也是人沒法測度的,感覺新鮮又感覺奇妙。人經歷神的作工,對他的第一認識就是「深不可測」、智慧又奇妙,而且使人不自覺地對他產生了敬畏,人感覺到他所作的工作奧祕,不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人只希望能達到他的要求,滿足他的心意,並不希望能夠超越他,因他作的工作超出了人的思維、人的想像,他作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就連人自己都不知自己的缺少,而他卻另外開闢新路來在人中間將人帶入了一個更新更美的天地中,人類才有了新的進展、有了更新的開端。人對他所產生的不是佩服,也可以說不只是佩服,最深的體會是敬畏,也是愛,感覺到神確實奇妙,他作的工作人作不到,他所說的話人說不出來,經歷他作工的人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經歷更深的人對神特別愛,總是感覺到他的可愛,他作的工作太智慧、太奇妙,由此在人中間產生了一股無窮的力量,並非是懼怕也並非是偶爾的愛戴,而是深感神對人的憐憫與寬容,但經歷他刑罰審判的人又感覺他的威嚴不可侵犯。經歷了他多少作工的人對他也測不透,凡是真實敬畏他的人都知道他的作工並不符合人的觀念,都是反擊人的觀念。他不需要人對他能達到完全的佩服或外表的順服,而是達到有真實的敬畏、真實的順服。在這麼多作工中,凡有真實經歷的人對他都產生了高於佩服的敬畏之心。人都因著他刑罰、審判的工作看見了他的性情,由此對他有了敬畏的心。神是讓人敬畏的,是讓人順服的,因為他的所是、他的性情並非是與受造之物相同的,是高於受造之物的。神是非受造之物,只有他是配讓人敬畏、讓人順服的,人是沒有資格的。所以,凡經歷過他作工而且對他有真實認識的人所產生的都是敬畏之心,而那些對他不放下觀念的,也就是根本沒把他當作神的人根本就沒有絲毫敬畏他的心,雖然跟隨但未被征服,這樣的人都是生性悖逆的人。他如此的作工所要達到的果效就是讓受造之物都能有敬畏造物主的心,都能敬拜他,無條件地歸服在他的權下,這是所有作工要達到的最終果效。若是經歷過這些作工的人卻沒有絲毫敬畏神的心,以往的悖逆沒有絲毫的變化,那這些人就定規是被淘汰的人了。人對神的態度若只是佩服或僅是敬而遠之,沒有絲毫的愛,這就是沒有愛神的心的人所達到的,這樣的人缺乏被成全的條件。這麼多的作工不能獲得人真實的愛,這也就是人並沒有得著神的表現,也就是人並沒有真實追求真理的心的表現。不愛神的人就不喜愛真理,也就得不著神,更得不著神的稱許,這樣的人無論如何經歷聖靈的作工、無論如何經歷審判也不能有敬畏神的心,這是本性難移而且是性情極端惡劣的人。凡是沒有敬畏神之心的人都是被淘汰的對象,都是受懲罰的對象,而且是與那些作惡的人一樣的懲罰,甚至所受之苦超過那些行不義之人所受的苦。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經典神話(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得勝者的見證

  •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