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首頁 各类书籍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5 神末世的審判刑罰才是拯救人類的關鍵性、決定性工作。

5 神末世的審判刑罰才是拯救人類的關鍵性、決定性工作。

參考聖經:

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啟14:7)

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4:17)

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賽2:4)

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12:47-48)

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16:12-13)

相關神話:

「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並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並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末了的工作就是說話,藉著說話人就能達到很大的變化。現在這些人接受這些話語之後所得著的變化,就比恩典時代人接受那些神蹟奇事之後所得的變化大得多。因為在恩典時代按手禱告鬼就從人身上出去了,但人裡面那些敗壞性情依舊存在,人的病是得著醫治了,人的罪是得著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樣才能脫去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還沒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沒有除去,仍在人的裡面存在。人的罪是藉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赦免的,並不是人的裡面就沒有罪了。人犯罪能藉著贖罪祭而得著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脫去,使人的罪性能夠有所變化,對這個問題人沒法解決。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當耶穌作工時,人對耶穌的認識仍然是渺茫,仍然是模糊不清,一直認為他是大衛的子孫,說他是大先知,說他是贖人罪的仁慈的主。有些人憑著信心一摸他的衣角病就好了,瞎子也能看見,死人也能復活了,但就人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敗壞性情人發現不了,也不知怎麼脫去。人得著了許多恩典,就如肉體的平安、喜樂,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病得醫治等等這些恩典,其餘就是人的善行與人敬虔的外表,人能以此活著便是合格的信徒,這樣的信徒在死後才能進入天堂,就是得救了。但這些人生前根本不明白生命的道,只是犯罪認罪、犯罪認罪,並沒有性情變化的路,恩典時代人就是這種情形。人完全蒙拯救了嗎?沒有!所以,那步工作作完之後,還有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這步就是藉著話語來潔淨人,來達到讓人有路可行,這步若再趕鬼那就沒有果效、沒有意義了,因為人的罪性不能脫去,只停止在罪得赦免這個基礎上。藉著贖罪祭人已經罪得赦免了,因為十字架的工作已經結束,神已勝過撒但,但是人的敗壞性情還在人裡面存在,人還能犯罪抵擋神,神並沒有得著人類。所以這步用話語來揭示人的敗壞性情,讓人按著合適的路去實行。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義,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為現在是話語直接供應人的生命,讓人的性情能夠徹底更新,是一步更徹底的工作,所以說,末了的道成肉身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徹底完成了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說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著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著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著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著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說出的話卻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說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在整個國度時代神都用話語來作工,以話語來達到作工果效,他不顯神蹟也不顯異能,只用話語來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著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別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沒法顯露出來。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所以說,這樣的性情都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性情的顯明、公開是為了每個新時代的工作,並不是無意義地隨意顯明他的性情。若在顯明人結局的末世仍來對人施下不盡的憐憫、慈愛來愛人,仍然對人是愛,不是公義的審判,而是寬容、忍耐、赦免,無論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饒恕,沒有一點公義的審判,那整個經營何時能收尾呢?這樣的性情何時能將人帶入人類合適的歸宿中呢?就如一個法官他永遠愛人,是一個心慈面軟的愛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麼罪的他都愛他,不管什麼人他都愛他、包容他,那他什麼時候才能斷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其實,現在所作的工作就是讓人背叛撒但,背叛老祖宗,話語的審判都是為了揭露人的敗壞性情,都是為了讓人明白人生的實質,這一次又一次的審判,都扎在了人的心上,哪一次的審判都直接涉及人的命運,有意刺傷人的心,讓人能將這些都放下,藉此來達到讓人認識人生、認識這污穢的世界,也讓人認識神的智慧與全能,認識這撒但敗壞的人類。越是這樣的刑罰、審判,越能刺傷人的心,也能喚起人的靈,這樣的審判,目的就是為了喚醒這些敗壞至深而且是蒙蔽最深的人的心靈。人沒有靈,就是人的靈早死了,不知有天,也不知有神,更不知自己是在死亡的深淵中掙扎,人哪能知道自己就活在這罪惡的人間地獄之中?人哪能知道自己這腐爛的屍體就是經撒但敗壞後又落入了死亡的陰間中的?人怎麼能知道地上的萬物早已叫人類敗壞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了?人又怎麼能知道造物的主今天來在地上正在尋找一班他可拯救的被敗壞的人呢?人雖經百般熬煉、審判,但人那麻木的知覺始終是一動不動,幾乎沒有一點反應,人太墮落了!這樣的審判雖然猶如從天而降的無情的冰雹,但對人卻是最有益處的。不這樣審判人就達不到果效,根本不能將人拯救出苦海的深淵,不這樣作工,人很難從陰間中出來,因為人的心早已死了,人的靈早叫撒但踐踏了。要想拯救你們這些墮落到極處的人,必須得竭力地呼喚、竭力地審判才能喚醒你們那顆冰涼的心。你們的肉體、你們的奢侈慾望、你們的貪心、你們的情慾在你們的身上扎根太深了,這些東西一直控制著你們的心,以至於你們都無法擺脫這些封建而又墮落的思想的束縛,你們沒有改變現狀的嚮往,也沒有擺脫黑暗權勢的嚮往,只是被這些東西捆綁著。」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神作審判的工作、作刑罰的工作都是為了達到讓人對他有認識,都是為了他的見證而作的。他不藉著審判人的敗壞性情,人就不可能認識他的公義不可觸犯的性情,也不能對神從舊的認識中轉到新的認識之中。為了他的見證,為了他的經營,他將他的全部都公布於眾,從而讓人因著他的公開顯現而達到認識他,性情有變化,達到為他作響亮的見證。人的性情是在神的多種作工之中達到變化的,人若沒有性情的變化就不能達到見證神,不能達到合神心意。人的性情變化就標誌著人已脫離了撒但的捆綁,脫離了黑暗的權勢,真正成了神工作的模型、標本,真正成了神的見證人,成了合神心意的人。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來在地上作工,他對人的要求就是讓人達到認識他、順服他、見證他,認識的是他的實際、正常的作工,順服他的一切不合人觀念的說話與作工,見證他的拯救人的所有作工,見證他征服人的所有作為。見證神的人務必得對神有認識,這樣的見證才準確、實際,這樣的見證才能羞辱撒但。神是藉著經歷他審判、刑罰,經歷他對付、修理而認識他的人作他的見證,他是藉著被撒但敗壞的人見證他,他是藉著性情變化得著他祝福的人見證他。他並不需要人對他口頭的讚美,也不需不經他拯救的撒但的種類讚美他、見證他。認識神的人才有資格見證神,性情變化的人才能有資格見證神,神不會讓人故意去羞辱他的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在國度時代期間要將人徹底作成。征服工作之後人便進入熬煉之中,進入患難之中,在患難之中得勝的站住見證的就是最終被作成的,這些人就是得勝者。在患難之中對人的要求就是能接受此次熬煉,這熬煉是最後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經營工作結束之前的最後一次熬煉,凡是跟隨神的人都得接受這最終的檢驗,都得接受這最後一次的熬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工作一步比一步進深,對人的要求一步比一步拔高,這樣整個經營就逐步成形,正是因為對人的要求越來越高,人的性情越來越接近神所要求的標準,整個人類才逐步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出來,以至於到工作徹底告終之時全人類都從撒但的權勢之下被拯救出來。此時神的工作結束了,人為了達到性情變化而與神的配合也就取消了,全人類就都活在了神的光中,從此再沒有悖逆與抵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什麼是審判,什麼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嗎?若你明白了,我勸你還是服服貼貼地受審判,否則你永遠沒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永遠沒有機會被神帶入神的國中。那些只接受審判卻總不能被潔淨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棄。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卻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體都受懲罰的報應,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嗎?這不正是神審判人、顯明人的目的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毀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著死屍的味道,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神將那些並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種罪狀一一列在他們的記事冊上,在合適的時候將他們扔在污鬼之中,讓污鬼任意玷污他們的全身,使他們永遠不得超生,使他們永遠不能再見到光明;神將那些曾經一度時期效力卻並未忠心到最終的假冒為善的人列在了惡人中間,讓其與惡人同流合污成為烏合之眾,最終將其滅掉;神將那些從未對基督忠心或從未獻出一點力量的人扔在一邊從不搭理,更換時代時將他們統統滅掉,他們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談不上進入神的國中了;神將那些從未對神真心而是被逼無奈應付神的人列在了為子民效力的人中間,他們這些人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將同那些連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毀滅;最終,神將所有與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眾子以及神所預定做祭司的人帶入神的國度之中,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著的結晶。而那些並不能歸於神所劃分類別中的人則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們的結局是什麼你們是可想而知的。我該說的都對你們說過了,該選擇怎樣的路那都是由你們自己的選擇而決定的。你們應明白這樣一句話: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當列國列民都回歸我的寶座之前時,隨即我將在天之一切豐富賜予人間,讓人間因我而豐富無比。當舊世界存在之時,我要向列國大發烈怒,頒布向全宇公開的行政,誰若觸犯將遭到刑罰:

我面向全宇說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說,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我要將天上的眾星都重新更換,太陽、月亮因我而更換,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萬物重新更換,因我的話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換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毀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沒;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宗教之界將在我刑罰列民之時而不同程度地回歸我國,因著我的作為而被征服,因為其都看到了『駕著白雲的聖者』已來到;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著所作所為的區別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著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眾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六篇說話》

「在末世的審判、刑罰工作中,即在最後的潔淨工作中能站立住的也就是與神一同進入最後的安息中的,所以進入安息中的人都是經過最後一步潔淨的工作才達到脫離撒但的權勢而被神得著的,這些最後被得著的人將進入最後的安息之中。刑罰、審判的工作其實質就是為了潔淨人類,為了最後的安息之日,否則,全人類就不能各從其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這個工作是人類進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他要建的國度是他自己的國度,他要的人類是敬拜他的人類,是完全順服他的人類,是有他榮耀的人類。若不將敗壞的人類拯救出來,他造人的意義就化為烏有,他在人中間就不會再有權柄,而且在地上也不會再有他的國度,若不將那些悖逆他的仇敵都毀滅他就不能得著完全的榮耀,也不會在地上建立他的國度。將那些人類的悖逆者都徹底毀滅,將那些被作成的都帶入安息之中,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標誌,是他大功告成的標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跟隨羔羊唱新歌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講道供應文選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